• Home
  • 未分類

「溫泉蟹是生活在四十度左右溫泉里的一種奇怪的蟹類,只有指甲大渾身透明,味道異常鮮美,只不過數量非常稀少。」

在李震觀看卡片的時候,姓劉的緊張得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水。

這兩種動物可是他師父偶然在一處山脈上現的,而現在他們就隱居在那處山脈。當他師傅讓他用這兩種動物來換取最少一瓶人蔘蜜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的師傅腦袋秀逗了。

這兩種動物雖然很稀少,但是在他們居住的那處山脈中,如果細心尋找,認可多花費點時間,還是能找到的,而就是這樣的東西,就能換取那價值連城,可以增加人壽命的寶貝?這讓他說什麼都不能相信。

所以,李震觀看卡片的時間越長。他的心情越緊張,到了最後,緊張得汗水都流淌了下來而不自知。

其實李震並沒有看多長時間。卡片里的內容簡潔但是外廣詳實的。令李震目瞭然「他想了下,然後合卜卡件:照后說道「東西不錯,可以換兩瓶人蔘蜜!」

「謝謝李少!謝謝李少」。姓劉的一聽居然能換兩瓶人蔘蜜,先是一愣神,然後就被巨大的驚喜所替代了。

「先別謝,我還沒有看到貨呢?等確定了東西的真假,再說謝也不遲!」李震擺了擺手,然後看著對方說道。

由於是以物換物,而且在這裡還是自由交易,所以,自由交易的規矩就是,現場交易,錢貨兩清,概不除欠。甚至還有不許找后賬這一條;這也就是說,這裡面也存在著虛假,一切都要靠自己的眼力和經驗了。

當然,前三天的拍賣,就不需要這麼麻煩,因為有王家當中間人。所以即使沒有馬上拿出現貨或現金,大家也都放心,畢竟王家雖然不是什麼世家,但是實力卻也不弱;沒有人敢在王家的地盤上耍什麼

段。

而王家拍賣的也不一定都是真貨。但是在拍賣前,王家的宣傳冊上都做了標記,哪種是接受委託拍賣的。這樣的東西真假不明,拍賣方不負責,請拍賣的時候注意。也有的則是註明。這件物品是舉辦方也就是王家提供的,假一賠十等等。

其中,暗拍更是這樣,是否能買到貨真價實的東西,還都要看自己的眼力,因為暗拍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外人委託的,而王家只是提供一個場所而已。

「東西就在那邊,我這就把我師傅喊過來姓劉的此時依然還處於激動中。

很快,就見一輛非常大的貨櫃車開了過來,停在了專門為看貨準備的場地上,這個場地就在草棚的旁邊。李震只需要走上幾步就能到,這樣的安排也是為了李震收貨方便而設計得。

「好大的龜呀!」本來看到卡片上的介紹,說是巨型龜,李震就已經有了點心理準備,但是真正看到那天星龜的時候,李震還是被震



因為這隻龜太大了,大得站上去三個人。都不顯得擁擠,而那個巨大的貨櫃更是被兩隻天星龜塞得滿滿的。裝卸都得用鏟車。

那溫泉蟹也很神奇,裝在一個可保溫的魚缸里,只有大拇指加蓋那麼大外形到是和普通的河蟹沒多大的區別,但是它渾身晶瑩剔透。就連兩個大鉗子都好像水晶做成的似的,說它是動物,到不如說是工藝品更形象。

這兩種動物李震都很滿意,看了一下之後,立玄就準備與對方交易。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楚緩突然拉了拉他的胳膊,興奮的說道「李震,這大烏龜送給我一隻好嗎?」

「你一個女孩家,要這個幹什麼?再說了,這天星龜可是非常兇猛的。你看,它們的嘴上不都帶著鐵罩子,這就是為了安全起見才做的保險措施!」李震不解的問道。

「幹什麼?騎呀!前段時間宋芊芊開了輛跑車,就敢在我面前炫耀。我要是騎這麼一個大傢伙,還不把她壓得死死的!」楚緩興奮得說道。

「宋芊芊家裡很有錢,和緩緩好像天生就是對頭似的,見面就瞪眼睛」。白靈在一旁給李震解釋其中的緣故。

「這我更不能給你了!這東西可不是當坐騎的,我有大用」。李震心想,這對天星龜估計會成為桃源世界里最大的一種龜的鼻祖,怎麼能給你當坐騎呀。

「哼小氣!靈兒,咱們不在這裡陪他了,咱們去那邊轉轉吧,你看那裡多熱鬧!」楚緩不滿的哼了一聲,就把白靈拉走了。

「楚雄,你也跟著去吧,我這裡有他們就行了!而且估計王亮和趙網也快回來了!」李震指了指那些王家派來維持秩序的人,笑著對楚雄說道。

「是!」雖然楚雄還沒見過李震出手。但是白靈出手帶給他的震撼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消失,所以他此時變得更加的恭敬了。

李震重新坐回到草棚之後,第二個人就迫不及待的跑了上來,同樣將一張印刷得非常精美的卡片遞了過來。李震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提前都商量好的,因為用這種形式。確實既方便,又省事,如果李震滿意。就去看貨,如果不滿意的話。則也可以省去貨物來回運輸的麻煩。

「星星草?花如星狀,夜晚開花。花粉中蘊含著奇異的磷狀物,所以開花時能散出淡淡的熒光,遠看就好像天邊掛著的星星!不錯是不錯。不過這數量也太少了,才三棵而已,,哦?再加上一個億?我說了。我不要錢!哎!你別跪呀!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換給你一瓶人蔘蜜吧!」「恐鶴!這是什麼東西?不會飛的,巨大的食肉性鳥類?啊!居然是兩千集年前的生物。這你們都能弄來?有將真三米的高度,重一百三十多公斤,好一隻大鳥呀,你們有幾隻?五隻?三大倆小?太好了,給你四瓶人蔘蜜」。

「食人樹!這是生長在印度尼西亞爪哇島上的奠拍,雖然神奇,但是卻不珍惜,而且這種樹對我們沒有什麼用處,再加上我們已經有了這種樹,所以,不好意思!」

「麵包樹?我們也有了,

「這是什麼?火焰雞?你當我是傻子呀,把雞染成紅色就說是火焰雞,如果染成白色是不是就說是冰雪雞了?」

「雕齒獸,居然也是史前動物,看來這史前動物並不是全部都滅絕了,而是圈養在一些不為人知的地方。有史以來毛皮裝甲最厚重的哺乳動物,堪稱為哺乳動物中的鐵甲武士。成熟的雕齒獸身體全長約四米。背部最高達三米,堅硬盔甲直徑就經常大於兩米,保護著它的身軀。可以說是狐徐的遠親。這可是個好東西,有多少只?兩隻,一公一母?好,三瓶人蔘蜜!」

「這是神秘。熊嗎?不對,居然是巨型袋鼠?四萬年前的生物呀!是不是以前的動物都很大,這隻袋鼠我這麼看比河馬的體型還大?有多少只?才一隻呀?要是有一對的,我就給你三瓶人蔘蜜了。但是這一隻,我頂多就給你一瓶了!」

李震就如同做買賣一樣,等待著那些顧客上面,不過顧客是上帝的原則在他這裡好像改了,所有來和李震進行交易的,都畢恭畢敬的,而且李震說什麼就是什麼。

當然,李震也不會隨意的打壓對方。給出的「價位」也都能令人滿意。

很快,李震準備好的三十九瓶人蔘蜜就被換出去一多半了,換出去的多,得到的珍稀動、植物當然也不少。不過李震現在是既喜又憂。

因為眼看著三十九瓶人蔘蜜現在只剩下十幾瓶了,但是換到的東西不是動物就是植物,雖然都是桃園世界里沒有的物種,但是李震現在最想得到的就是一部最基礎的修鍊功法。要知道,不論是桃源世界里還是現實社會中,還有很多他挂念的人無法修鍊呢。

因為他手裡現在只有五種修鍊方法。最好的就是九轉金身決,但是這部功法可不是誰都能修鍊的,沒有一定基礎的人,根本就摸不到門徑。

而另外四種功法,雖然都很玄奧神奇,但是限制也比較多,而且按照李震的分析,這種類型的功法應該有七套,現在他還沒有完全收集齊,所以就不能令所有人都修鍊。

現在只要能得到一部最基礎的修鍊功法。他就可以憑藉手裡的資源。讓暫時還不能修鍊的家人、朋友、弟子快的成長起來,然後修鍊九轉金身決。「主人!主人!我感應到一什好東西!哈哈,你見了絕對會高興的」。就在李震遺憾的時候,一直藏身在他口袋裡的七彩突然興奮得叫了起來。

「好東西?什麼好東西?快說!」李震最想聽到七彩說這句話了,因為只要七彩說是好東西,那麼絕對是好東西。

「那是翳鳥。不對,是一窩還沒有孵化出來的翳鳥卵」。七彩的聲音里充滿了激動的色彩。

「翳鳥?就是山海經里說到過的那種大得離譜。展開翅膀可覆蓋方圓五里的翳鳥?。李震驚異的問道。

「沒有你說的那麼玄乎,翳鳥翅膀確實不但是卻也達不到張開以後覆蓋方圓五里的程度,我見過的最大的翳鳥翅膀展開才十米左右長。而且翳鳥有五彩羽毛,其眼睛據說可以作為古代珠寶,名曰:翳珀。翳珀,程油綠色,與陽光下可變為褐色,可作為定情信物。絕對是稀世珍寶!」七彩介紹道。

「哦,確實不錯!不過,這不就是一種咱們以前沒見過的鳥嗎?你至於這麼激動嗎?」李震調侃的問道。

「怎麼能不激動,你還記得前兩天見到的那對青鸞嗎?那對青鸞是我們鳳凰一族的附屬,即使有鳳凰血脈,但是卻也異常的稀薄。 千秋謀世 而翳鳥卻不同,它可是我們鳳凰一族的近親。身體里最少流淌著一半的鳳凰血液,現在桃源世界里只有我和小凰,這很容易導致我們鳳凰一族滅亡。但是有翳鳥在,我們就不那麼擔心了。因為我們和翳鳥結合,很有可能會生出鳳凰來的!」七彩嘰嘰喳喳的興奮得說道。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你說的翳鳥卵在哪裡?快帶我去看看!」李震不由得再次被無奇不有的大十世界震驚了。

「就在那輛車裡,第二輛」。七彩小心的將小腦袋從李震的口袋裡探出來看了一下,然後指點給李震說道。

李震一看,現七彩所說的那輛車,正停在王家給他劃分的那片區域。這也就是說,車的主人正是準備要與他交換人蔘蜜的人,於是他本來要站起來的身體又坐下了,心想,原來是準備和我交換人蔘蜜的,這就好說了。

「你這個好像是一種石油樹吧?在樹的表面插個聳子,就可以得到石油?這種種我們已經有了,不好意思!平一個!」李震飛快的將目前的第一個人打走。

「給我換最少五瓶人蔘蜜」。下一個人從外面一走了進來,就囂張的喊叫起來。

「是你?。李震正低頭思考這麼從對方的手裡換取那一窩翳鳥卵呢。聽到這個張狂得聲音,眉頭頓時一皺,臉上立刻浮現出厭惡的神情「是你?。 袁世凱比較尊重文人,馮煦既然是江南才子,他也自然高看一眼。雙方的這次會談是極為開誠布公的。當所有問題都集中到一個矛盾焦點上的時候,任何欺騙都沒有意義。袁世凱認為這次會面無論馮煦說出什麼樣的結果,他都能夠接受。

面對袁世凱的問題,「假如北洋與人民黨合作,在頑固派被消滅后,事情會向哪個方向發展。」馮煦表示,基於北洋與人民黨都會謀求中國政權的主導權,雙方的矛盾將一直存在。

王士珍一點都不希望人民黨與北洋達成協議,哪怕明知道「滿清頑固派」與袁世凱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王士珍依舊不希望袁世凱淪為「叛逆」。無論如何,背叛舊主並不是一件光彩事。馮煦把北洋與人民黨之間的矛盾解釋的如此清楚,王士珍覺得心裡頭生出一種希望,他希望袁世凱不會與人民黨這個大敵站到一起。

一面抱著希望,王士珍一面看向聽了這話的袁世凱。袁世凱臉上露出了完全可以理解王士珍說法的微笑。不僅微笑,袁世凱還在微微點頭稱讚。這稱讚自然是針對馮煦的坦率,以及對未來局面的正確判斷。

看到這裡,王士珍突然插了一句,「馮先生,太后駕崩時,人民黨可否歡慶起來?」

馮煦聽了一笑,「太后駕崩時,人民黨正在加緊練兵。大家都是辦事的人,哪裡有那麼多閑心管這些。倒是我和沈曾植沈兄擺了香案祭奠了皇帝與太后。」

「哦?」王士珍半驚訝,半諷刺的應了一聲。

難得王士珍給了這麼一個機會,馮煦就把之後沈曾植與陳克的爭吵敘述了一遍,包括楊寶貴最後怒斥沈曾植的話,馮煦也說得清清楚楚。

袁世凱聽的認真,他知道馮煦這是在很巧妙的勸說自己。這天下,忠於慈禧的人是有的,例如他袁世凱。忠於光緒的人也是有的,例如康有為梁啟超。但是這普天之下,發自內心忠於宣統和攝政王載灃的可以說一個都沒有。沈曾植有些話說的是對的,失了道義之後,現在的滿清頑固派擁有的只有滿清這套「法統」,而「法統」這玩意,是被別人認同之後才有用的。人民黨就從不認同滿清的法統,所以人民黨絕對不會認為反清是背叛,他們反倒覺得反清是自己無上的光榮。

既然有了這個機會,馮煦就繼續開始勸說。人民黨不僅在北京散發了《慈禧的這一生》,在周邊好多省份都散發了這份文稿。可以說,經過慈禧死前的決定,讓滿清的法統都遇到了重大危機。現在滿清頑固派們非常希望能夠得到各督撫實權派的公開支持,以維繫其搖搖欲墜的法統和地位。所以人民黨這才派兵猛烈襲擊直隸,將滿清的虛弱徹底暴漏在各督撫面前。

「袁公,您肯定很清楚,天下督撫絕大多數都是支持維新的。不管誰在地方上干,開設新式學堂,架設電報,辦製造局。這已經是風氣。不用說太久,三十年前,李鴻章大人在的時候,誰這麼干,誰就是被人打壓的洋務派。現在呢,以前反對洋務派的,只怕做事比當時的洋務派還要洋務派些。推動中國建設工業,袁公你可是出了大力的。」馮煦說起了歷史。

袁世凱聽到這個,不禁莞爾。

「當時執政的太后,不管怎麼評論洋務派,不管她怎麼打壓想借著洋務運動奪取權力的人,太后可是沒有打壓洋務運動本身。」馮煦巧妙的把話題轉入了真正的要點。其實這也是《慈禧的這一生》中闡述的內容。參與這本書編輯的馮煦,對這些內容極為熟悉,並且完全贊同陳克的觀點。

見袁世凱微微點頭,馮煦接著說道:「袁公,現在立憲運動又成了新的洋務運動,並且得到了很多省份的支持。在這件事上,太后依舊沒有打壓過立憲運動。她只是打壓試圖用立憲運動獲取權力的人。太後幾個月前還頒布了《欽定立憲大綱》,甚至允許江蘇先按照這欽定立憲大綱,搞個試行議會。」

袁世凱就是被慈禧打擊過的「試圖通過立憲獲得權力的人」,他對這些事不可能不清楚。袁世凱原本以為自己借用立憲運動的那點小心思能夠騙過慈禧,不久前看到《慈禧的這一生》相關內容的時候,袁世凱真的有恍然大悟的感覺。慈禧對各方動態把握的清楚著呢。

「袁公,你搞立憲,自然很清楚。立憲是指憲法最高,一切權力皆來自憲法。而議會,則是讓參與到政治中的人多起來。立憲與議會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碼事,現在天下卻誤以為是一碼事。清流們未必支持立憲,卻絕對支持建立議會。這也是陳主席為何向袁公建議採取聯省自治的原因……」

馮煦正準備把聯省自治的特點給袁世凱詳細說明,卻被袁世凱打斷了話,「那陳文青為何不與清流聯絡,偏偏找上我呢?俗話說,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陳文青為人城府極深,跑到北京去坑了我一把,騙了個老婆,結果他拍屁股就走。這次我怎麼知道他不是故伎重演呢?」

「因為人民黨現在即便是擊破了袁公現在雲集在河南的北洋三鎮,這天下也不過是陷入軍閥混戰的局面。人民黨作為革命黨,本來就是掀桌子的。就算是掀了桌子,人民黨也不可能就立刻統一中國。可是咱們中國遭罪太久了,甲午戰爭,戊戌變法,義和拳,庚子事變。這些年的天災人禍不斷。袁公,如果這又軍閥混戰起來。這天下百姓得遭多少罪?」

「呵呵。」袁世凱冷笑起來。人民黨不就是挑動天下的罪魁禍首之一么?!可是見馮煦說的情真意切,還真的像那麼一回事。人民黨居然害怕軍閥混戰?人民黨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造反者也有害怕的東西?扼制不住的滑稽感覺如同海潮一樣在袁世凱胸中湧起。「呵呵,嘿嘿,哈哈。」袁世凱忍不住大笑起來。

既然人民黨鐵了心造反,袁世凱這種人自然不會無聊到用「禍亂天下」當面抨擊人民黨。人民黨本來就是要禍亂天下,再這麼說沒意義。見人民黨終於害怕軍閥混戰,袁世凱突然覺得胸中充滿了正義感。這群混賬小子終於知道天下不是想象的那回事啦。

馮煦明白袁世凱的心思,他等袁世凱笑意平復,這才接著說道:「現在日本拚命搞工業,他們對中國虎視眈眈。洋鬼子們就等著中國亂起來,然後瓜分中國。可是滿清頑固派有能力保衛中國利益么?他們沒有。就算是我們兩家同歸於盡,滿清頑固派沒了敵人,他們照樣保衛不了中國。我們人民黨之所以一定要打倒滿清頑固派,就是因為我們看清了這幫人的面目。只要他們還在台上一天,中國就一天沒指望。只要頑固派還在台上一天,引發軍閥混戰我們也在所不惜。」

這話是必須說明的,馮煦知道自己不是來向北洋屈膝投降的。因為人民黨並不是沒有消滅北洋在河南三鎮兵力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以陳克在人民黨中幾乎絕對的力量,依舊費了那麼大力氣,才勉強讓年輕同志們接受與袁世凱試著談判的決定。

但是這個基礎是如此脆弱。人民黨從不把主動權交給別人,即便提出談判建議的陳克,依舊緊鑼密鼓的做著全面戰爭的準備。一旦短期內袁世凱不選擇合作,人民黨就會調動兵力在河南殲滅袁世凱所部。

馮煦真的不想來一場全面內戰,至少他堅定認同陳克的觀點。現在不是全面內戰的最佳時機。

「袁公,我們想請您主持這天下的局面。您是天下皆知的英雄,天下人對您有極大的期待。在這個時候,身為天下的英雄,您有義務站出來,您必須站出來。人民黨有信心在長期內奪取中國革命的全面勝利。但是在這個關鍵的時間點上,袁公你有能力成為主導中國局面的人。軍閥混戰對中國有什麼好處?人民黨與北洋現在一旦達成共識,建成一個新中國。大家肯定要發展生產,搞經濟,搞工業,搞農業。天下太平之時,人民生計總會好起來。咱們買的那麼多的機器設備,洋務派花了幾十年積攢起來的這些家底,總是能好好的營運起來。哪怕到了雙反兵戎相見的那時候,北洋獲勝了,依舊可以輕鬆統一中國。打仗,中國也少受好多損失和痛苦。更何況以後也未必會用打仗的方式解決問題。」

被人寄以如此厚望,袁世凱自然是很高興的。可是他也面臨著極大的問題,揮手打斷馮煦的話,袁世凱問道:「馮先生,你這意思是一定要我來背叛滿清了!」

馮煦重重的搖搖頭,「袁公,滿清氣數盡了。在這點上,袁公你就不用替滿清粉飾了。以滿清結怨之廣,得罪天下人之深。一旦開了議會,那議會定然要求到袁公這裡,要滿清遜位的。不是袁公你背叛滿清,而是袁公你承天下之重望,實現天下萬民之呼聲。堯舜禹也不過如此而已。」

王士珍覺得一道徹骨的寒意順著脊樑傳了上來,他大大的打了個寒顫。轉頭看袁世凱。卻見袁世凱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上密密麻麻的起了雞皮疙瘩。雖然神情還保持穩定,可是袁世凱內心的激動與震撼再也藏不住了。

停了半晌,袁世凱才問道:「那議會能廢了清帝……」

「袁公,所以我們人民黨才要推行聯省自治。這是為我們自己謀划,也是為袁公你謀划。」

馮煦再也沒有任何隱瞞,將聯省自治的特點以及蘊含其中的營運模式對袁世凱講了個透徹。由於中央無權任免各省提督,各省的提督都是各省自己按照自己本省的政治模式弄出來的。說白了誰當總統,那就是誰佔據的地盤多。北洋普遍認為數量累加就是積累力量的最佳方式。而人民黨認為挖掘內部潛力則是力量的來源。人民黨將滿足於一定的地盤,對北洋軍奪取其他省份的軍事和政治行動,人民黨絕不干涉。作為回報,北洋在人民黨奪取預定地盤的時候,也不能干涉。

「那陳文青到底想要多大地盤。」袁世凱帶著點譏誚的語氣問道。人民黨攻城略地,現在已經插手到了湖北,怎麼都沒看出有滿足的跡象。

馮煦拿出了一份地圖,展開之後,袁世凱眉頭皺了起來。這是張中國地圖,安徽、湖北、江西,以及一個奇特的「淮海省」,都用紅色為底色。而在江蘇靠海的連雲港,則重點標出。人民黨不僅要佔據長江流域,還要獲得出海口。

「這就是我們要的地盤,其他地區,任袁公取之。」馮煦給出了答案。說完之後,馮煦靜靜的看著袁世凱。

即便看到直隸山東被陳克划走了一大塊,袁世凱依舊沒有憤怒,更沒有「陳克胃口好大」的譏誚。袁世凱與王士珍看了一陣地圖,就命人送馮煦回住處。

如果有討價還價,那還說明袁世凱把陳克的提議放到了心裡。現在這種談都不談的局面,馮煦極為失望的想到,這次談判完全沒有任何效果。

送走了馮煦,王士珍又看了看地圖。紅色區域盤踞在中國腹心地區,特別是「淮海省」,更是切去了山東南部。怪不得陳克願意與北洋合作,他在談判桌上已經得到了戰場上都遠沒有得到的戰果。就在這時,王士珍突然聽到袁世凱問道:「聘卿,你說實話,我北洋軍三萬人可勝得陳克五萬人么?」

王士珍一凜,他很想說能勝。不過這話怎麼都說不出口。單以人民黨上次展現出的力量,三萬北洋軍絕對勝不了五萬人民黨部隊。

「袁公,難道你就信了人民黨的話么?」王士珍焦慮的問道。

「聘卿,若是真的軍閥混戰起來,你怕不怕?」袁世凱的回答讓王士珍覺得如墜冰窟。這不僅僅是因為袁世凱的態度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王士珍知道,馮煦所傳遞的這個情報絕非人民黨危言聳聽。

「即便軍閥混戰起來,人民黨作為罪魁禍首,也難辭其咎。」王士珍虛弱的抵抗著。

「陳克固然難辭其咎,但是他尚且知道畏懼軍閥混戰。我等難道還不如陳克那些小兔崽子不成?」袁世凱的語氣很是沉重。

王士珍覺得胸口裡頭充滿了冰塊一樣,呼吸幾乎都要停滯了。雖然袁世凱難得的罵了陳克,但是這背後的意思再明白不過。袁世凱被馮煦說動了。

「袁公,朝廷再倒行逆施,他也是朝廷啊。」王士珍的聲音都顫抖起來。這可是極為罕見的。

「連聘卿你都能說朝廷倒行逆施,那我們北洋白白搭進去又有何用?」袁世凱的聲音裡頭有著真正的沉痛,「陳克這個人和咱們北洋一樣,都是個幹事的人。咱們再不拿決斷,我敢說不久之後,他就要從湖北調兵。現在直隸亂作一團,京漢鐵路絕不安全。等陳克調集了五萬軍隊過來,聘卿有何良策?咱們就在河南與陳克決一死戰么?」

王士珍不說話了,他不能對袁世凱說,「咱們就給大清盡忠吧。」王士珍的羞恥心讓他不肯背叛大清,但是這羞恥心也同樣讓王士珍不能違背著良心說今日的大清值得盡忠。

彷彿是要證明北京的大清頑固派到底是什麼貨色。門外突然有親兵進來稟報。袁世凱看了送進來的東西之後,臉色鐵青。他把信遞給了王士珍。王士珍接過來一看,卻是段祺瑞的信。朝廷給段祺瑞下令,讓他帶新軍第三鎮回京接受嘉獎。而浙江就交給浙江巡撫張勳。

這群豬!王士珍在心裡頭暗罵道。慈禧不在之後,滿清頑固派們的水平就低落到這個程度了。玩手腕都如此幼稚可笑。若是慈禧,只怕立刻就通過摻沙子的辦法,讓張勳這個挂名浙江巡撫上任,再把段祺瑞安排一個位於張勳之下的官。讓張勳狠斗段祺瑞。怎麼可能直接讓段祺瑞滾蛋呢?這哪裡有人君之相呢?

「袁公,陳克此人絕不會如同馮煦所說那樣真心支持您。」王士珍已經沒了其他更好的說辭。

「既然都是幹事的人,誰能騙得了誰。陳克認為人民黨能夠最終獲勝,我倒覺得咱們北洋可以一統天下呢。走著看吧。」袁世凱終於下定了決心。

事情的進展和袁世凱預計的完全相同,不是說北洋與人民黨兩家達成了協議之後,天下就歸兩家所有。想有效的改變局面,還有無數的工作要做。

第一件事就是兩家建立了通訊機構。人民黨早就有建立根據地電報系統的打算。不過根據地造不出電報線。或者說,根據地的優質電解銅用來造發電機和電動機尚且不足,而品質不足的銅,又要用在子彈殼製造上。根據地簡易有線電報網路用的是剛能小批量生產的鐵絲。袁世凱立刻提供了一批電報線給根據地。根據地則釋放了抓捕的兩百多名北洋探子作為回報。

這幫被俘人員帶回的消息讓北洋軍吃驚非小,人民黨控制極嚴,以往是設置關卡盤查過往人等。而根據地根本不允許各村人隨意出行。沒有通行證,先給扣押了再說。於是北洋探子們如同飛蛾撲火,一個個自投羅網。

人民黨對根據地的管理到了這等程度,袁世凱很是慶幸自己沒有孤注一擲進攻根據地。王士珍段祺瑞就吃過人民黨堅壁清野的虧,進了懷遠縣之後,他們立刻就兩眼一抹黑。北洋三萬部隊假如殺進根據地,遇到的困難只會比王士珍他們更大。

「告訴陳克,我想和他見一面。」袁世凱命道。

學霸也要談戀愛末日之殺神重生隨身仙府星耀香江進擊的魔法師重生之重甲狂賊魔帝星空超神法師都市藏龍混沌力量亡靈神弓手泡仙記 平震沒有想到講來的人居然是曹時曹雄臉卜的淤疇價然存在。雖然經過陳西的警告,但是當他面對李震的時候,依然記恨在心。因為挨頓打是小事,但是這面子丟的讓他心裡異常的不甘心。

「換五瓶人蔘蜜!」曹雄也不正眼去看李震,只是將一張和其它人差不多的卡片扔在了李震面前的桌子上,就鼻孔朝天的把頭扭到了一邊。

「九尾狐」!」李震將卡片打開之後,心裡頓時就暗安了起來,沒想到對方花費如此大的價錢,居然是為了用它來換人蔘蜜,不過這九尾狐已經確定是假的,李震如何會去上當。於是他直接略過九尾狐的介紹,向下看去。

「咦?有生命跡象的奇異獸卵六枚!這又是什麼東西?啊」難道就是七彩所說的翳鳥卵?」陳西拿出來的第二種物品讓李震既疑惑又驚異「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呵呵,不知道更好!」「龍芻?這又是什麼東西?」李震繼續向下看去「東海島龍駒川,穆天子養八駿處。島中有草名龍芻。馬食之,日行千里。古語:一摁龍芻,化為龍駒。真的假的,要是這樣的話,那麼桃源世界里就沒有劣馬了!」

看完陳西提供的三種動、植物之後。李震不由得感嘆起這世家的底蘊就是豐厚,連這些傳說中的東西,都能拿出來,當然,如果那隻九尾狐不是假的話,李震還真應該給他五瓶人蔘蜜,不過現在看來。別說五件了,就連兩瓶他都要考慮一下。因為對方的卡片上可是寫著「有生命跡象的奇異獸卵六枚!」

既然對方都不知道這獸卵是什麼。李震更不會去提醒了,甚至已經在心裡想好如何貶低對方的東西,然後再狠狠的壓下價。

「走!咱們去看看實物」。李震想好該怎麼做之後,就站了起來。

「還看什麼看,快點給我五瓶人蔘蜜」。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曹雄依然蠻橫的說道。

「看來你是不想換了,那好。我還不想換給你呢!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順便叫下一位進來」。李震一見對方如此不知進退,頓時也把臉沉了下來。

王家為了交好李震,可是給他派了不少的好手,而且也已經鄭重的交代過一切都要聽從李震的指揮。所以,李震一聲令下,那些人毫不猶豫的就瞪著眼睛向曹雄走了過去。

「你」!哼,不換就不換!」曹雄還想說什麼,不過隨後他就看到幾個長相雖然不是多麼兇惡,但是氣勢卻非常逼人的人向自己走過來。頓時令他想起了先前挨的那頓打,於是他直接就退縮了出去。

「主人,你怎麼能讓他出去。那翳鳥卵怎麼辦?而且龍芻也是好東西,你如果用它喂那些天馬,絕對會令那些天馬的血統變得更加純,凈」。七彩一見李震將曹雄趕了出去,頓時就著急了。

「放心,他還會再來的,而且那個時候,他就不敢再這麼囂張了!不過你說天馬吃了龍芻后血統會變得更加純凈,這是真的嗎?。李震有些意外的問道。

桃源世界的天馬是用試管受精的技術培養出來的,而且還是以普通的馬做為母體,雖然已經具備天馬的外形,但是據七彩說,和真正的天馬比起來,還差的很遠。當初知道這一情況之後,李震也苦惱了半天。要知道他對天馬可是異常的喜愛。

這天馬不光看起來神俊威武。而且代步的作用更大,此時在血統還不算很純的情況下,度都如此悄人。如果血統變得精純之後,那不就真是天涯咫尺了。

「當然了!」七彩非常肯定的說道。

「呵呵,有人進來了,一會咱們再說,不過我敢保證,那翳鳥卵和龍芻絕對都是咱們的囊中之物!」李震信心十足的說道,當然,他的信心來源於人蔘蜜,延年益壽的誘惑,即使古代最偉大的帝王,也是經受不住的。

「李少,我們家少爺想用三棵玉紅草,一對千里鼠換取人蔘蜜!」由於草棚根本就不隔音,所以曹雄的遭遇離草棚近的人都聽到了,所以新進來的人表現得更加恭敬了,而且這個人也沒有拿什麼卡片,而是直接介紹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