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光是翼訊快報得到了『神秘勢力』的警告,白雲市大大小小的報社,都同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而白雲商報和都市晨報兩大報紙巨頭在一夜之間倒台,兩者顯然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

至於具體是什麼,沒人敢多問。

放學之後的簡艾站在公交站牌旁的報亭拿著報紙隨意看了看,就看到了今日翼訊快報的頭版頭條。

前兩天惡意誇大東海地產施工事故的兩家報社,竟然在今天雙雙垮台? 接下來,各方人馬,不斷來臨。

七日之後,妙果城之中,已經人滿為患。

聖山山巔之處的妙果建樹上,則是再度發生變化,第六個花苞開始綻放,即將凝成天地妙果,牽動了不少人的心神。

但是,他們也只能望而止步。

因為早在前幾日,星空一族的絕世天才十一少,就施展了一門恐怖瞳術,洞徹了禁制奧妙,得知還需要十幾日時間,才會自行散開。

「聽說了嗎?九宮金仙宗的少宮主孟九宮來了!」

「當然知道,這位少宮主剛來,就舉辦了一場酒宴,邀請了城中所有的絕世天才和蓋世天才!」

「嘿嘿,天仙巔峰修士也能參與,先不說了,我過去瞧瞧。」

忽然之間,城中掀起了不少波動,一位位天仙巔峰修士們,還有一些強大存在們,紛紛動身。

那些修為不足的,則是有些鬱悶。

要知道,除了那些赫赫有名的絕世天才之外,還有不少隱秘的存在,不為人知,他們想去見識見識。

不久之後,妙果城中最大的一座宮殿之中。

放眼望去,一張張仙玉桌椅面前,都坐滿了修士,有著不下於百位,每一位的氣息,要麼是在天仙巔峰,要麼就是深不可測,宛如黑淵。

「感謝各位道友,前來捧場,我先干為敬。」

孟九宮從前方走出,即使是面對著如此之多的絕世天才們,也非常從容,不卑不吭。

「孟九宮,如此耗費心思,把我們這些人全部叫過來,有什麼屁話就放吧,別耽誤我們的時間!」

一道不合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

在場不少人尋聲望去,一看之下,心中暗凜。

說話之人,乃是一名眉心中有著一輪明月的青年,生有一頭紫色長發,雙眸中閃動著淡紫色光芒,身上散發著一股神秘氣勢。

這是十四大無上道統之一,幻道仙宗的絕世天才,宗常!

一直以來,幻道仙宗和九宮金仙宗都非常不合,這也是眾人所知之事。

孟九宮臉色不變,依舊笑道:「既然宗道友已經開口,那我就直說了。」

「最近各位道友們,想必都收到了不少消息,但是應該沒有我們九宮金仙宗得知的全。」

「據我們所知,已經有不少蓋世霸主,準備打碎原血之界,強攻進來。」

公主又被看穿啦 孟九宮頓了頓,道:「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一齊聯手,將禁制給打碎。」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眉頭,都微微一皺。

宗常目露不屑,道:「我看不必吧,五族法城內,現在可是有著不下於十位九天至尊,布置了不少手段,哪些蓋世霸主敢來尋死?」

一些人點了點頭,外面的五個大族,為了確保無人干擾這場盛會,可是下了大血本。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孟九宮臉上笑容不減,道:「五個大族的手段,確實了得,但是這些蓋世霸主,也不是吃素的。而且,宗道友別忘了,暗中還有其他勢力。」

「就譬如,太古禁忌。」

話音一落,砰的兩聲,兩個仙杯爆開。

紋古一族的古風,古逍遙,身上都散發出來了一道冷冽氣息,他們紋古一族和太古禁忌之間,可是有著生死大仇。

宗常先是點了點頭,隨即嘴角浮起了抹冷笑,道:「你說的在理,但你區區一個天仙一重,道境小成,哪來的資格在此號召諸位一起聯手?」

一些天仙巔峰們,都是暗暗咂舌。

這位宗常,還真是一點情面都不給。

饒是孟九宮心性非凡,現在臉色也有些冷了。

「宗常,那你又有什麼資格,來說我弟弟?他天生鴻運之體,未來的宮主,你又算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一道冷冰冰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名身穿著灰色長袍,頭髮散亂,身負古老長劍,好似一位流浪劍客般的青年,從孟九宮後方走了出來。

「孟金仙大哥?」

「什麼?孟金仙也來了?」

在場一位位天仙巔峰們,目露驚色,古風、祝焰、古逍遙、陸輕音、十一少等等這些絕世天才們,目光也是齊齊一凜。

孟金仙,九宮金仙宗宮主之子,九宮金仙宗第一絕世天才,誕生之初,就引來主境異象,乃是最頂尖的絕世天才之一!

一般情況下,很難看見他出現,就連在場許多絕世天才,也只是聽說過他的存在。

「孟金仙,原來你也來了,那倒正好!」

宗常站起身來,一頭紫發,無風自舞,可怕氣勢,散發而出,將地面震動:「五年前我輸你半招,今日我必然要贏你一招!」

他體內仙力,滾滾運轉,竟是要直接出手。

「九宮金仙宗召集諸位前來,是來談正事的,你卻要在這裡動手?既然如此,那我來做你的對手。」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名短髮青年,雙手背負身後,在宮無畫,還有一名蒙面女子的陪同之下,緩緩走了進來,每踏出一步,都氣勢滔天,猶如一位絕世王者,重現人世。

「江逆?」

在場的絕世天才、蓋世天才等等修士們,心神無不一振。

那宗常的瞳仁,也是微微縮了縮。

江逆,極生門第一絕世天才,他與孟金仙不同,多次出現在各大無上道統,各大古族勢力之中,獨自一人,挑戰其他絕世天才,毫無敗績。

「江逆道友所言甚是,還請宗常道友收手,畢竟到時候一群蓋世霸主強闖進來,於我們而言,不是什麼好事。」

陸輕音這時開口了,聲音清脆,猶如泉水一般,流入人的心神之中,令之莫名舒暢。

https://tw.95zongcai.com/zc/53092/ 「既然陸美人和江道友都這麼說了,那就算了。」

宗常過了幾息,臉上露出了抹笑意,氣勢重歸於體內。

「金仙道友,你們九宮金仙宗提起此事,想必已有周全準備,那不妨直接說出來。」

江逆看向孟金仙,道:「只要能行,我便出手。」

孟金仙道謝一聲,卻並未作答,而是看向了古風、祝焰、陸輕音等等絕世天才們,見到後者中一大半點頭,便開口道出計劃。 數個時辰之後,聖山山中。

秦南盤坐在一塊大石上,吸納著仙意。

早在三天之前,他就不在注視,因為該來的人,基本上都來了,還有一些藏於暗中的,他也沒有辦法去觀察,索性不再去管。

「嗯?」

忽然之間,秦南若有所感,運轉戰神仙瞳看去。

「這是準備強行打碎禁制了?」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異色,從妙果城中爆發出的波動來看,這一次的出手,要比前幾十次都要強大的多。

與此同時,妙果城內,一位位的修士們,皆被這突如其來的劇烈波動給驚動。

「各大絕世天才們要動手了!」

「據說這次參與的絕世天才,有著不下於三十位啊,還有許多蓋世天才,天仙巔峰!」

「如此龐大陣容,應該能將禁制打開吧!」

在各種各樣的聲音響起之時,城中陡然爆發出來了四十多道絕世虹芒,直衝雲霄,那為首之人,赫然是孟金仙。

「仙靈之體,號令天地!」

陸輕音衣決飄飄,猶如絕代仙女,率領數位仙靈一族天仙巔峰修為的蓋世天才,踏空而來,眉心之中的仙字綻放奪目光華,手掌齊齊拍出。

霎時之間,大片大片的天地之力,從天空傾瀉而下,加持在了孟金仙等人身上,使之一身氣勢,驟然暴漲。

「浩瀚星瞳,徹破萬法!」

「天地雷瞳,疾!」

十一少率領星空一族的天仙巔峰,雷瞳一族的天仙巔峰,同時運轉瞳術,無比磅礴的瞳力,當即暴發,落在整個禁制之上。

不過多時,禁制的中間之處,勾勒出來了一個星辰符號。

繡花王爺:殺手王妃不好惹 「乾!」

孟金仙背後古劍嗡嗡顫鳴,手中法印結出。

「坤!」「震!」「巽!」

梟禮記、巫提、令尋雪三位絕世天才,緊隨其後。

「坎!」「離!」「艮!」「兌!」

餘下的一位位絕世天才,蓋世天才,天仙巔峰,法印連連結出,體內衝起一縷縷道光,一片片仙光。

嗡!

方圓數萬里的虛空,陡然如海浪般泛動。

一道道白色陣紋,黑色陣紋,立刻以四十多人為中心,交織出來,並且在對應的八方上,浮現出來了一尊無比偉岸的身影。

「四陽升,四陰沉!五行在外,陰陽在內!」

孟金仙一人氣勢,猶如絕世仙劍,直衝雲霄,短短一息之間,就結出上千法印,他的一雙眼睛,也驟然變成了黑白二色。

「先天八卦屠尊陣!」

孟金仙手掌一拍,整座大陣驟然爆發出來了一記無比恐怖的力量,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在了那一道星辰符文之上。

轟隆!

四面八方,都陷入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整片大地,不斷震顫,無數罡風,狂涌而出。

那一道不動如山般的恐怖禁制,第一次劇烈晃動起來,尤其是那星辰符文所在之處,更是蔓延開來了一道道裂紋。

「裂紋浮現,要碎了!」

「好恐怖的大陣啊,九宮金仙宗竟然準備了如此手段!」

妙果城中的一位位修士們,都被如此一幕,給衝擊了心神。

「這還不夠啊,光是這一點力量,根本不足以將這禁制打碎!」

然而,有一些強大存在,從起初的驚訝之後,很快就反應過來,搖了搖頭。

若真那麼簡單,這禁制早就被人聯手打碎了。

「焚陽陣!」

「神皇仙國!」

「九宮化三清!」

突然之間,一道道身影,從虛空中演化而出,結成了一座座大陣,共有三十多座,每一座都爆發出浩瀚力量,化作各種各樣的驚世之光,連連轟去。

這裡有祝焰引領的焚滅一族,也有低調的崆峒一族,以及大梟一族、大災一族、劍王一族等等古族,還有三清古教、天虛祖教等等勢力。

「地獄門開,五方閻羅!」

古風和古逍遙和紋古一族的修士們出手了,兩人的手掌,都是朝下一摁,一座黑暗的地獄之門,一座古老的陣法,同時浮現,閃爍光芒。

緊接著,一尊尊上古有著赫赫威名的鬼將,還有一位位在上古時期具備著驚人修為的修士,一一演化天地之間,打出上古仙術。

「人魔一劍!」

「玲瓏生死棋!」

不止如此,宮無畫、宗常等等一位位絕世天才們,爆發出磅礴氣勢,於各個陣法之下,也依然無比耀眼,打出一門門無上殺術,或者同時催動數件上古道器。

那道恐怖禁制,在如此之多的攻擊之下,響起了一道道咔咔咔的響聲,其他的地方也蔓延出來了無數道裂紋。

「這——」

城中修士,無不震動。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聯手,竟然是如此之大的場面。

即使是聖山內的秦南,也是吃了一驚。

而且,他距離最近,感受最深,這些出手都動用了這本事,各種仙術、陣法的意志,已經開始從禁制之內滲出來了。

「道無存。」

一直沒有動靜的江逆現身了,手中之劍,釋出無盡鋒芒,整個人則一步一步,不急不緩,向前走去。

再其四周,風火雷電等等異象,紛紛浮現,冥冥大勢,不斷凝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