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說是聊天,其實只是安筱悠一直在說,凌羽頂多也就是應了數聲而已。

這一幕引得場上不少男性的不滿,安筱悠作為校花級別的人物,愛慕者從來就不少,這群男人當中,至少有九成以上的人暗戀過安筱悠,表白過的人更是不少,不過無一都是同樣被拒絕了,要是他們來找安筱悠搭話的話,怕是理都不理會自己。

但是此時的安筱悠就像是一隻開心的小麻雀在凌羽的耳邊不斷地說著話,但是凌羽那平淡的反應就讓眾人看得十分的不爽了,就算不是任澤帆故意排擠他,他們也會將凌羽提出自己的圈子。

現狀沒有持續多久,從江浩晨打了人到現在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包廂門忽然被人推開。

魚貫而入一群身穿黑色保鏢服飾的女人,冷峭的臉上沒有多餘的感情,入門第一句話便是質問。

「誰是江浩晨?」

頓時包廂中的眾人面面相覷,看上去這群人應該就是剛才江浩晨打的那人找來的,不過找來一群女的當保鏢,這就有點獨特了,要是換成一群男的話,說不定雙方直接就是抄起酒瓶之類的起衝突了,但是現在……

任澤帆可沒有眾人想的那麼多,直接就是站起來反問一句:「你們想找他幹嘛?」

「他招惹了他不應該招惹的人。」

帶頭那冷峭的美女保鏢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你是江浩晨?我勸你乖乖和我們走一趟,省的我們用強。」

「用強?」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朝著帶頭的冷峻美女保鏢走去,很明顯是喝多了,一旁的人頓時想拉住他,卻是沒有拉住:「美女想強上我們?行啊,來……」

四眼仔直接被冷峻美女保鏢一巴掌扇了過去,直接扇得他牙齒都崩壞了好幾顆,吐了不少血,撞在牆上,直接昏死了過去。

「他媽的,居然敢動手!」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頓時所有男生都站了起來,就算他們想要憐香惜玉,也不是現在這種情況下。

但是江浩晨和任澤帆則是看出了這個美女的不同,這是一個練家子,不然手勁不可能這麼大,倒是凌羽從她剛才出手,看出了一絲的異樣,這人出手的時候,竟然隱隱牽動了空氣中的靈氣,看來是快摸到內勁武者的門檻了。

「我勸你們還是乖乖將江浩晨交出來,不然你們的下場可就不會像剛才那個一樣輕鬆了,你們招惹到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冷峻的保鏢再次出聲。

「行,我江浩晨就跟你走,我倒是要看看是誰,能夠在我江浩晨面前充大臉。」江浩晨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他倒不覺得那個死肥豬暴發戶能夠叫來什麼大人物。

「走。」冷峻的女子帶頭離開,江浩晨跟隨其後,另外一些美女保鏢則是緩緩在江浩晨周圍圍成一個圈防止他逃跑。

任澤帆看著一幕,對著身後眾人說道:「我們是一起出來的,不能看著浩晨就這樣被帶走,還有義氣的跟我一起走。」

這場聚會是他任澤帆發起的,要是他任澤帆今天不站出來幫江浩晨的話,那今天在青年一輩的圈子中,自己可就會落得一個不義氣,到時候誰會聽他的話,誰敢跟他,於情於理他都得站出來幫江浩晨說話。

「好,一起去。」

「這要是不去的話,那還是人嗎?」

「就是,我們那麼多人,基本上十大家的弟子都有,難不成還怕這裡的地頭蛇不成。」

身後一眾人,開始眾人還是猶豫了一下,但是有人帶頭,就有人起鬨,剩下幾個就算是不想去也不行,不想去的話,之後他們就不用在班級裡面是這個圈子混了,往大了說,以後畢業見面,關係絕對不會好。

所以基本上男的都打算去,這裡不少人都是成雙成對來的,男的跟著去了,女的自然也是跟著去,沈諾涵也是跟著去了,畢竟她幾個朋友都去了,因此安筱悠則是跟著沈諾涵,凌羽則是無奈的跟著安筱悠。

總裁夫人有點萌 最後所有人都在冷峻女子的帶領下來到了帝王廳內。

一大群人進來,自然是吸引了帝王廳內所有人,幸霸見到冷峻女子身後的江浩晨便是眼神一亮喝道:「就是這個小子。」

還不知道事情嚴重的江浩晨卻是驚異了一聲:「喲,你個死肥豬還住得起帝王廳。」

這句話直接氣的幸霸臉色都染成了豬肝紅,但是KTV的主人韓沉德還沒有說話,他自然也是不會先動手,因為他打不過江浩晨。

江浩晨這話一說,燁良辰直接就是笑出聲了,這傢伙是蠢到了一定程度啊。

韓沉德臉色都不好看了起來,區區一個江家的小輩,竟然敢如此囂張?

「小輩,你可知道我是誰。」這時坐在高台上的韓沉德沉聲道。 這時,跟隨在冷峻女子身後的任澤帆等人此時也是來到了帝王廳。

任澤帆忽然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因為他看到了燁良辰,天忠勢力的華堂堂主,開過公司的他自然是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畢竟他公司裡面的保鏢基本上都是從安保公司招的,自然也是有稍微聽聞過一些事情,然而天忠勢力的華堂堂主,此時卻是坐在一旁而已。

那麼坐在高台上的那個老者又是誰?

這時,任澤帆看到老者旁邊的奎姐是,臉色突變,那不是傳聞中冷若冰霜的女強人奎姐嗎?不是說他賣藝不賣身的?此時為什麼會服侍在這個老者身旁,想到了這裡,任澤帆隱約猜到這個老者的身份了。

任澤帆身後一群公子爺和富家少女此時並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們想的是,他們所有人加起來,基本十大家中人都有,四大家也有幾個,當然除了安筱悠是安家中的嫡系之外,剩下那幾個四大家的人都是旁系家族的人,這麼多的人一起,還擔心的。

倒是凌羽的眉頭皺了一下,他掃視了大廳中一眼之後,發現燁良辰也在這裡,燁良辰就是上次在天星閣和凌羽發生過衝突的人。

「你難不成還能是這家帝逸的董事長?」江浩晨心中雖然有點慌,但是臉上的傲氣依舊,他並不相信自己會這麼衰,招惹到這種大人物。

江浩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燁良辰差點大笑出聲,世上還真的有這種白痴。

奎姐則是搖了搖頭,看向江浩晨的眼神,就跟看死人一般,這傢伙已經蠢到一定的地步了。

「呵呵。」韓沉德冷笑一聲:「沒錯,這家帝逸就是我開的。」

「撕!」

任澤帆以及江浩晨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可是聽說這家帝逸KTV的背景極大,大到連四大家的人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但是現在他們卻招惹到了,而且還是往死里得罪了,這讓他們怎麼能不心慌。

特別是安筱悠皺得更加的厲害了,她們兩個可是有聽說過,四大家背後還有一個操縱著它們的超級大家族,韓家,這一細想就很可怕了,他們居然招惹到這樣的恐怖的存在。

雖然安筱悠不知道這人在韓家中什麼地位,也不知道用安家的名稱能否壓住他,但就算是她能夠幫忙,她也絕對不會站出來,因為招惹都韓家的人是江浩晨,江浩晨對凌羽的冷言嘲諷,安筱悠一直都記在心裡呢。

看著已經嚇傻的江浩晨,韓沉德冷哼一聲道:「敢在我的地盤上打人,膽子不小,幸霸,這些人交給你處理了。」

幸霸坐在南江第一地產王,身家過三十多億,這次來到天雲市找韓沉德自然是談生意的,這次在他的地盤上被人打,他自然也是要做出姿態的,並不是因為幸霸的面子大,而是要維護自身的威嚴。

「就等德老這句話了。」幸霸臉上的笑容再也藏不住,滿臉戲謔的朝著江浩晨走來,手中還抄起一瓶白蘭地:「你小子剛才不是很拽嗎?」

江浩晨慫了,他剛才拽是因為不知道對方的朋友是帝逸KTV的董事長啊,要是他知道的話,給他一百個膽子,他都不敢那樣囂張,因此他只能露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笑容說道:「我剛才不知道是您啊,要是知道的話,說什麼我也不敢這樣做啊,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過我吧。」

「放過你?」幸霸咧嘴陰險的笑了起來,此時他心裡十分的快意,低吼一聲:「你他娘的覺得可能嗎?」

旋即,便是抄起手中的白蘭地朝著江浩晨的頭上砸下。

瑟瑟發抖的江浩晨根本就不敢躲,要是被家族的人知道自己招惹了這麼一個大麻煩的話,保不準會被他們打一頓,然後綁到幸霸面前,甚至還有可能為了家族長存直接將他江浩晨從族譜中移除,所以他現在不敢躲,他想的是,不管怎麼樣,先制止住幸霸的怒火,只要不把自己打死就行了。

一旁的任澤帆等人更是不敢阻止,因為這件事不是他們這群十大家、四大家的旁系子弟能夠插手的。

「怦!」

幸霸手中的酒吧在江浩晨的腦袋開花,酒水順著流到了地上,江浩晨更是被砸的頭昏眼花,接著幸霸便是把江浩晨踹倒,一陣拳打腳踢,同時口中還不斷罵著。

「老子他媽的還以為你是什麼人物,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江家二代而已。」

逼婚成寵:傅少,請剋制! 「就這垃圾家族也敢拿出來囂張。」

「吃屎去吧!」

看著幸霸出氣的差不多了,任澤帆便是出聲道:「我這位朋友不小心得罪了你們的人,我替他道歉,現在人也被你們打了,那我們可以走了?」

雖然他阻止不了幸霸錘江浩晨,但是至少他得帶江浩晨走,總不能自己先開溜吧,要是他真的這樣做的話,那以後在圈子裡面,還會有誰願意跟他混?

氣踹噓噓的幸霸抹了額頭油膩的汗水,無視了任澤帆,對幾個保鏢揮手說道:「你們幾個過來,給我往死里打。」

打的自然就是江浩晨。

說完幸霸才掃了任澤帆等人一眼,這一看,眼睛瞬間都瞪直了,因為他看到了兩個超級大美女,一個清純可愛,另一個性感動人,他看到的自然是安筱悠和沈諾涵,心中頓時對兩場產生了想法。

這時他才回應被他晾在一旁的任澤帆:「想走可以,他們兩個留下,陪我睡上一晚,什麼都好談。」

幸霸指向安筱悠和沈諾涵,色眯眯的眼神一覽無遺。

他平時也是見過不少美女的,但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極品的美女,長相精緻,身材纖細,該翹的翹,該凸的凸而且還有氣質,這是最難得的,這種極品,他幸霸看到了怎麼能夠放過。

兩女頓時臉色一變。

任澤帆知道今天不管怎麼樣都要留人下來了,便是保持沉默。

被打得半死的江浩晨忽然沖了過去,抱著幸霸的大腿求饒道:「你把那兩人抓走吧,放過我!」 安筱悠和沈諾涵會怎麼樣,關他江浩晨什麼事情,這種時候就應該先保住自己再說其他,先前幸霸打他的時候還沒有什麼,畢竟他只要守好一些身體脆弱的部位就行了,但是幸霸叫來的幾個保鏢那可不是虛的,就算是沒有打身體脆弱的地方,一下一下的錘,就算是鐵人也要受不了。

這一幕看的任澤帆身後的人一陣沉默,因為換成是他們說不定也會這樣做,畢竟四大家對他們來說就是龐然大物了,那四大家之上呢,他們根本就敢想象。

「滾。」幸霸怒喝一聲,抬起大象般粗的大腿便是踹了江浩晨一腳。

坐在高台上的韓沉德沒有說話,自然也就是默認了幸霸的做法。

而燁良辰也是滿臉的戲謔。看戲一般的眼神看著江浩晨等人。

「他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安筱悠皺著柳眉,有點害怕的說道,拉著身旁沈諾涵的手,轉身便是要走:「諾涵,我們走。」

本來安筱悠就不想來,但是因為擔心沈諾涵才跟了過來,沒想到現在會遇上這種事情。

沈諾涵也是想離開這裡。

但是,幸霸可不會讓兩人極品美女就這樣離開。

「想走?晚了。」

眾保鏢見韓沉德沒有發話,就知道他是默認了,便是將大門給堵住。

「行,你們兩人不想留下來是嗎,那也可以,只要其他人都留下一根手指,你們兩人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幸霸滿臉嘲弄的笑容看著任澤帆等人。

這話一出,任澤帆身後一群人就坐不住了,剛才沒有波及到他們,他們才選擇沉默,而現在要讓他們切掉一根手指,這讓他們怎麼坐得住。

「要不,你們兩人就留下來吧,事後我們會感謝你們兩人的。」

「是啊,留下來吧。」

「你們兩人總不能看著我們所有人都被切下一根手指吧?」

「兩個受傷總好過十幾個人一起受傷吧?你們兩人就留下來吧。」

眾人讓安筱悠和沈諾涵兩人留下來的聲音越來越大。

安筱悠和沈諾涵兩人越聽越氣憤,因為說讓他們去陪那個肥豬的人之中,還有好幾個是他們自認為是好朋友的人,現在一遇到事情,一個個的退縮的比誰都快,簡直就是塑料友情。

幸霸戲謔一笑,這一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要的就是讓眾人逼迫兩人乖乖就範,旋即便是說道:「看來你的朋友們已經幫你們做出了選擇,很好,將他們兩人抓過來。」

幸霸一下令,幾個保鏢的便是上前,伸出手,抓著兩人,保鏢抓到沈諾涵的時候,還沒有什麼,但是在他即將抓住安筱悠的時候,一隻手攔住了他們。

「你們想動其他人可以,但她是我的人,想動她,就不要怪我出手了。」

說話的人正是凌羽。

此情惟你獨鐘 安筱悠轉頭看向凌羽,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感情有些複雜,她在想,凌羽說的自己是他的人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是趁機和自己表露心意,還是說,只是隨口說說的呢,但現在這不是重點啊,凌羽要是站出來,那就等於把雷往自己身上抗了啊!

其他人驚了,這個時候居然有人站出來說這種話,找死不成?眾人望去,卻是先前被他們冷落在一旁的凌羽,一時間看他的眼神中不少人都帶著憤怒,因為這件事只要安筱悠和沈諾涵兩人陪幸霸一晚就可以解決的,現在凌羽卻站出來說這種不知死活的話,要是惹怒了幸霸等人的話,那他們還能夠站著走出去?

「凌羽,不要以為你會打就天下無敵了,他們可是那麼多人呢,擦亮你的眼睛看看好吧。」

「就是,本就只是一件小事,你可不要把事情搞大了。」

「快閉嘴吧,就這廢物,還想做什麼?」

未等幸霸等人說話,任澤帆身後一群人直接就是怒了。

此時幸霸也是看向說話的人,眉頭都皺了起來。

倒是韓沉德驚疑了一聲,在場這些十大家、四大家的子弟都不敢說話,現在卻是跳出來一個人,這人是什麼來頭。

燁良辰在看到凌羽的時候,本來一臉戲謔看戲的臉色瞬間就僵了下來:「冤家路窄,德老,這傢伙是凌家的子弟,只不過和冷家有點瓜葛而已。」

上次在天星閣被冷天恆壓了一頭的燁良辰也是有去打聽過凌羽的事情,自然是知道他是凌家的人。

還以為凌羽是什麼不得了的存在,現在一聽,韓沉德的臉上就不好看了,連一個小小的凌家人都敢站出來說這種話,他韓沉德臉面往哪放?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任澤帆身後一群人聽見燁良辰這句話的時候,心中疑惑萬分,凌羽是凌家人,不過就是打架厲害一點而已,怎麼就和冷家有關係了?

「看來我韓沉德的名聲太久沒有人提都要被忘記了,連一個垃圾家族的人也敢站出來反駁我的話,照幸霸的話做,還有,廢了他的四肢。」

韓沉德沉聲道。

一聲令下,在場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保鏢便是朝凌羽和安筱悠走來,見狀安筱悠便是躲在凌羽身後,她有些害怕,美眸凝視著凌羽,緊張的拽著凌羽的衣角,眼神中流露出擔心:「凌羽…」

凌羽看出了安筱悠的擔心,一聲輕笑,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安筱悠才有些放心的送開了凌羽的衣角,但是心中依舊的擔心,畢竟對方可是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人。

任澤帆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就算是凌羽再怎麼能打。能打得過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人?要知道,這些人能夠成為韓沉德的保鏢那自然是不簡單的,每一個保鏢單挑都能夠打十幾個成年人,更別說拿著武器的他們,武力值更是增強了不少,這麼厲害的一群人現在要制服一個凌羽,那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眾人幾乎都是這樣想的,他們彷彿能夠看到接下來,凌羽被這群保鏢捶得半死的畫面。

就連被打斷幾根骨頭的江浩晨,看到凌羽這麼找死,心裡也是陰暗的想著,就算他打不過凌羽,但是他也能夠看到凌羽被人打成殘廢也是一件好事,想到這裡,一陣痛快的他,都感覺身上的傷勢減輕了不少。

就在這時,凌羽動了。 凌羽視線一轉掃視著這十幾個人,凌羽一聲冷哼,身影忽然動了起來,眾人只感覺眼前的凌羽身影一晃,整個人便在原地消失了,所有保鏢愣了一下,就在他們懵逼的時候,凌羽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再次出現,不過這次是直接出現在剛才距離凌羽最近的保鏢面前。

就在眾保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凌羽已經出拳了,快若閃電,那保鏢不過是眼睛忽然睜大,手上根本就來不及揮舞武器攻擊,整個人便緩緩的倒下。

其他保鏢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揮舞手中的武器,但是他們的武器剛舉起來的時候,凌羽就已經來到他們面前,一閃,又是一個保鏢倒下。

對眾人來說也就是幾個眨眼之間,十幾個圍攻凌羽的保鏢便全部倒下,整個過程還不到二十秒。

所有人都愣住了。

等他們回過神來,便是以看著怪物的眼光一般看著凌羽。

特別是任澤帆身後一群人,簡直驚呆了。

「卧槽,那可是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人,這這樣被凌羽解決掉了?不是吧?」

「雖然知道凌羽打架厲害,但沒想解決十幾個保鏢也就那麼一眨眼的時間,簡直碉堡了。」

「有點牛逼啊……」

一群人紛紛發出驚嘆,只有任澤帆反應與眾人不同,他心中直著急,本來只要留下安筱悠和沈諾涵就可以解決這件事的,但是凌羽出來攪局這下就很麻煩了,這下就算是兩女留下來也不見得韓沉德會放他們走。

江浩晨直接就是看傻了,他練武八年也不敢說自己能夠對付得了這群保鏢,甚至說自己在這群保鏢的手中逃跑都有點困難,畢竟他們來當韓沉德的保鏢,哪一個不是練過好幾年的,但是現在卻被凌羽給秒了!秒了!此時他心裡猶如千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安筱悠見到凌羽的身後,也是驚呆得美眸閃閃的看著他,雖然她先前就知道凌羽打架很厲害,但聽說和見到終究是不一樣的。

沈諾涵則是保持著原來的想法,凌羽就算是打架厲害一點那又怎麼樣,打了韓沉德的人,他們會輕易的放過凌羽?和她們一群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