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們這群當官的,也未免太能琢磨事情了吧?我這邊的確就是這麼想的,但我從來沒有說出來,你是怎麼知道的?你又怎麼能夠想到這其中的貓膩?

張凱這時是徹底驚懼起來。

「張凱,不要害怕,我是不會如何你的,遲早會放你走的。不過你也別得意太早,我既然敢放你走,就有絕對把握能制住你。我有的是手段讓寧昊真的認為你已經出賣他,你這個叛徒還想要在年輪縣好好過下去,可能嗎?」蘇沐點燃一支香煙,悠然打量起整個學校來,說著這話的隨意勁頭就好像是平常聊天。

蘇沐真的是個魔鬼。

張凱望著蘇沐的眼神充滿恐懼,他現在總算明白,自己的毒辣和蘇沐相比是那樣的不入流。自己也就是撐死了耍耍狠,但和蘇沐這種玩政治的人對上,死的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但張凱總算不太愚蠢,他腦袋瓜子急速轉動,盯著蘇沐音調有些急促。

「蘇主任,我今天算是認栽,您說吧,你想要我怎麼樣,只要您給我指條明路,我什麼都願意做。」(未完待續。。) 捕廉燦朝的行動沒有任何難度。

5月29日傍晚,劉曉賓與康曉霆在西安開往蘭州的高速列車找到了正趕去與「女友」見面的廉燦朝,隨即將他帶往審訊中心。

審訊還沒開始,李存勛就得出了結論。

見到關在審訊室里的女間諜,廉燦朝就露出了非常震驚的神色。因為事關「炎黃計劃」,所以李存勛沒有讓審訊中心的人幫忙,親自審問了廉燦朝。

把香煙丟到廉燦朝面前,李存勛決定等對方下開口。

廉燦朝哆嗦著點上煙,抽了一口就用力咳嗽起來。

「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廉燦朝猛的一驚,改口說道,「我什麼都沒說,相信我,我什麼都沒有說。」

李存勛冷冷一笑,說道:「這是她教你的吧?」

廉燦朝猛的哆嗦了一下。「不……不是……」

李存勛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還想狡辯,知道我為什麼抓捕你嗎?」

「我……我……」

「她已經交代了。」李存勛深吸了口氣。「你說說都沒關係。明天天亮前一切都結束了。」

廉燦朝猛地瞪大了眼睛。說道:「不……相信我。我什麼都沒說。」

「讓我怎麼相信你?」李存勛冷冷一笑。「憑你說地幾句話?」

「資料全在我地筆記本計算機裡面。我還沒有交給她。真地。我什麼都沒說。」

李存勛點上香煙。抽了兩口。等著廉燦朝繼續說下去。

玻璃牆後面,劉曉賓讓人將廉燦朝地筆記本計算機拿了過來。

「其實……其實我也是受害者,我不想背叛祖國,可是……可是……」廉燦朝咬緊牙關,神色突然變得悲痛起來,「我也不想啊……」

「有什麼好好說,別哭哭啼啼地!」

在李存勛的呵斥下,廉燦朝克制住了情緒,一五一十的把過去的事情交代了出來。

去西北物理實驗中心后,廉燦朝工作非常拚命,因此耽擱了個人問題。幾年來,父母一直催他結婚,廉燦朝都沒有時間談戀愛。直到3年前,在一個親戚的介紹下,廉燦朝認識了住在蘭州的苗翠蓮。兩人可以說是一見鍾情,苗翠蓮很欣賞廉燦朝的才華,而廉燦朝也被苗翠蓮的美貌吸引住了。兩人交往了2年多,因為廉燦朝的工作非常特殊,所以兩人的接觸機會並不多。直到去年,兩人才開始同居。也就在這個時候,廉燦朝知道苗翠蓮是越南情報機構地間諜。

「當時……當時我想向上面彙報情況,可是……」

「可是她威脅你,說你要是向上級報告,你的前程就全完了。」

廉燦朝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想這樣,我在實驗中心工作了十年,整整十年啊!我的青春全都花在了工作上,我的夢想全都寄托在工作上。我不想失去工作,更不想被趕出實驗中心,我……」

「所以,你被迫答應了她地要求。」

廉燦朝長出了口氣,猛吸了兩口煙,臉色都北青了。「我答應了她的要求,但是我沒有向她出賣情報。雖然我不是情報部門地人員,但是我知道苗翠蓮要的東西有多重要。不管怎麼樣,我不會出賣自己的祖國。」

「是嗎?」

「相信我,就算讓我死,我也不會出賣祖國。」

李存勛淡淡一笑,示意廉燦朝繼續說下去。

「苗翠蓮要我提供複合蓄電池的材料,這些我都搞到手了。」廉燦朝又吸了兩口煙,「不過我一直沒有給她,而是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拖延時間。」

「為什麼?」

廉燦朝看了眼李存勛,苦笑著說道:「那是我們花了大半輩子心血的研究成果,能夠隨便交給其他國家地間諜嗎?」

「然後呢?」

「她逼得很急,幾次威脅要將我們的事暴光。」廉燦朝地情緒冷靜了許多,「直到上次見面,我才答應把資料交給她。」

「所以,你們約定了見面時間與地點。」

「對,我也準備好了資料。」廉燦朝遲疑了一下,說道,「只是,我給她的不是複合蓄電池地資料,而是一份假資料。」

「假資料?」李存勛皺起了眉頭。

「實驗中心成立的時候,軍情局就準備了一些假資料,用來應付難以預測地突發情況。沒過幾年,就發生了資料被盜的事件,當時被偷走的就是假資料。」

李存勛微微點了點頭。廉燦朝說的是幾年前的「炎黃計劃」竊密事件,李存勛就是當事人。

「後來,這些假資料都留在了實驗中心。」

「怎麼證明你的話?」

「計算機d盤『絕密』文件夾下有一個隱藏子目錄,用實驗中心的解密軟體運行就能從中取出我帶出來的假資料,看過之後你們就明白了。」

李存勛點了點頭,這些事情不用他操心,劉曉賓

做。

「照你的說法,你準備把假資料給越南間諜?」

「對。如果有人依據我提供的假資料搞研究,只會錯上加錯,別想得到什麼成果。」

李存勛淡淡一笑,說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廉燦朝長出了口氣,說道:「苗翠蓮承諾帶我離開共和國,我沒有答應,或者說沒有真正答應。」

「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讓她帶著假資料離開。」廉燦朝苦笑了一下,「也許我的想法有點幼稚,但是我沒有別的選擇。只有騙她離開,我才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像以往那樣繼續工作。我不想丟掉工作,更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叛徒。」

李存勛微微點了點頭,說道:「你地想法確實非常幼稚。」

「我能留下來嗎?」

「我不知道。」李存勛搖了搖頭,起身說道,「如果你交代地是實情,只能證明你沒有背叛國家。以目前的情況,你不大可能回到實驗中心繼續工作了。」

「我……」

「怎麼處理,不由我做決定。只要你沒有背叛國家,相信會有一個較好的結果。」

看了廉燦朝一眼,李存勛離開了審訊室。

「資料找到了。」劉曉賓已經忙完了,「跟他說的一樣,確實是軍情局在幾年前搞的假資料。不過,計算機里有沒有真資料,現在還不能肯定。」

「帶回去交給技術部門,徹底檢查計算機硬碟里的文件。」

「我覺得廉燦朝沒有說謊。」

李存勛點了點頭。「除非他是受過訓練的間諜,不然不可能編出這樣完美的謊言。」

「現在怎麼辦?」

「審訊過程錄下來了嗎?」

劉曉賓點了點頭。

「全都錄下來了。」

「剪接一下,利用廉燦朝讓苗翠蓮開口。」李存勛拿出了香煙,「至少,我們知道她的化名叫苗翠蓮了。另外,聯繫老潘,讓他利用已經掌握的資料從越南情報機構查出苗翠蓮地底細。只要掌握了她的基本情況,我就能讓她開口。」

「你覺得這後面還有沒查清楚的東西?」

「肯定有,而且是最重要的。」李存勛拍了下搭檔地肩膀,「苗翠蓮為誰服務?肯定不是越南情報機構,也不是黎明傑。她會怎麼利用廉燦朝提供的資料?肯定不是帶回越南。這些問題沒有搞清楚,威脅就沒有解除。」

劉曉賓微微點了點頭。「我儘快處理,你去聯繫老潘。」

與李存勛通話后,潘雲生立即讓駐河內大使館情報參贊聯繫越南國家安全局,要求提供與苗翠蓮有關地所有資料。

到此,潘雲生才鬆了口氣。

不幸中的萬幸,「炎黃計劃」的相關資料並沒泄露出去。

2天後,技術部門檢查了廉燦朝的筆記本計算機,確認裡面沒有任何與「炎黃計劃」相關的資料。苗翠蓮的身份也查了出來,真實姓名叫黃香蓮,前越南陸軍軍事情報局地高級間諜,2014年被派往共和國卧底,主要負責搜集共和國的絕密情報,只是在20199年3月之前就與陸軍軍事情報局失去了聯繫。

因為越南重建地時候,情報系統遭到破壞,所以能夠提供的資料非常有限。

可惜地是,審訊沒有收到效果,李存勛沒能讓越南女間諜開口。

6月,經過長達一周的拷問,黃香蓮「老實交代」。她不但私下向黎明傑效忠,還是黎明傑地「養女」。黎明傑逃亡到日本后,黃香蓮與日本情報機構接觸,得知黎明傑被日本情報機構軟禁。為了救出「養父」,黃香蓮被迫與日本情報機構合作,答應將獲取的情報交給日本情報機構。

潘雲生採納了李存勛的建議,以索要黎明傑的財產為由,派人與日本情報機構接觸。

送出去的不是真資料,而是軍情局安排的假資料。

對潘雲生來說,最要緊的事不是讓日本情報機構上當,而是修補國內情報安全漏洞。黃香蓮打入共和國內部,差點獲取最高絕密資料,證明共和國的情報安全有問題。以前,不管是軍情局、還是負責國內情報安全的國安局,都忽視了如同越南這些小國家的情報系統,重點對付cia等大國的情報系統。

這個問題不容小覷,誰能保證下次還有這麼好的運氣?

在向趙潤東彙報情況的時候,潘雲生就明確提到,必須高度重視國內情報安全,加大對小國情報網的打擊力度。

當前,前提是軍情局、國安局、涉外情報局獲得更多的經費。

*****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吧! ;();安全事件告已段落,潘雲生沒讓李存勛與劉曉賓司。

雖然潘雲生沒向任何人提起,但是再過一年,趙潤東第一界任期屆滿,潘雲生也正好60歲,肯定會辭職退休。到時候,歲的李存勛將是軍情局局長的頭號人選,37歲的劉曉賓則是軍情局副局長的最佳人選。潘雲生讓李存勛與劉曉賓返回軍情局,就是為了逐步向他們交接工作。

對於局長的安排,李存勛與劉曉賓也不好多說什麼。

辭去中重公司的職務后,兩人在6月22日前往軍情局報道。從這一天開始,他們不但脫離了外勤特工隊伍,還恢復了真實身份。

李存勛原名李志浩,1982月7日出生,河南南陽人;父母均是軍情局間諜,幼年隨組父母長大;1998年考入青年政治學院,2年後被軍情局招募;2003年畢業,正式加入軍情局;接受為期3年的特別培訓后,2006年化名前往美國,隨後打入ciia內部;20111年回國,成為高級間諜。除了檔案中記載的內容之外,李存勛(因為仍然是軍情局特工,所以李存勛沒有使用真實姓名)的父親李向雲是潘雲生的搭檔,1年科索沃戰爭爆發后,兩人一同前往南聯盟。大使館被炸的那天晚上,潘雲生帶著獲得的貴重物品乘機返回共和,李向雲留下善後,被炸彈炸死。潘雲生從沒向李存勛提起過這件事情。作為軍情局局長,潘雲生不會因為個人感情格外照顧李存勛。如果沒有出色的能力,就算李存勛是潘雲生的兒子,他也不會讓李存勛成為下一任軍情局局長。

劉曉賓原名劉洪波(因為同樣的原因,劉曉賓沒有使用真實姓名),1985年8月22日出生,山西太原人;父親是電廠職工,母親是醫生;2003年考入北京科技大學,畢業后加入軍情局;2010年完成培訓,次年與李存勛搭檔。李存勛是他的第一個搭檔,也是最後一個搭檔。與李存勛相比,劉曉賓的簡歷「簡單」得多。

「你們的個人資料將被保存在軍情局的絕密資料庫里。」潘雲生收回了兩份簡歷,「有問題嗎?」

李存勛與劉曉賓搖了搖頭,表示沒問題。

因為長期在外執行秘密任務,所以兩人地個人簡歷都是重新製作地,很多地方都做了修改,以免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潘雲生把個人簡歷給他們過目,也是讓他們提意見,對不合理的地方進行修改。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地高級助理。」潘雲生拿出了香煙。「我給你們安排了一間辦公室。就在隔壁。等下可以去看看。需要添加什麼直接找我地秘書。為你們安排地秘書還在審核。過段時間才能過來。畢竟找到合適地秘書並不容易。」

「也就是說。今後我們做什麼都得跟著你?」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潘雲生呵呵一笑。說道。「軍情局不是中重公司。需要學習地地方有很多。等你們學得差不多了。我再把工作逐步轉交給你們。」

「老潘。你真準備退休?」

「早就想退休了。」潘雲生嘆了口氣。「如果不是老元首讓我留下來。四年前就離開了軍情局。不過。再苦也苦不了幾天了。」

李存勛也嘆了口氣。說道:「你還年輕。這麼早就退下去……」

「年輕?」潘雲生立即笑了起來,「你認為我很年輕嗎?」

「老潘,你確實很年輕,走到大街上,別人保證認為你是我們的大哥。」

「得,劉曉賓,你小子跟著李存勛學壞了,才進軍情局的時候,你老實得多。」

劉曉賓呵呵一笑,撓了撓頭皮。

「老一輩遲早要退下去,未來屬於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潘雲生拍了拍沙發地扶手,「沒人能在這個位置上干一輩子,我也該回去享享清福了。你們去辦公室看一看吧,等下我來叫你們。」

「有什麼事嗎?」

「去元首府做彙報。」潘雲生朝放在桌面上的文件袋看了一眼,「上午才收到的偵察衛星照片,我已經給元首打了電話,他讓我們吃午飯前過去。」

李存勛與劉曉賓沒多羅嗦,去隔壁的辦公室轉了一圈。

去元首府的路上,潘雲生把沖洗出來的衛星偵察照片給了李存勛。

「日本地?」李存勛首先看了眼照片右上角的經緯度坐標。

「名古屋航空設備製造廠地。」潘雲生把放大鏡遞了過去。

「用不著。」李存勛拿起照片,仔細看了一會,說道,「媽的,小日本地動作確實夠快,這才幾天,第一批f-22jb就下線了。」

「還有第一批f-35aj!」劉曉賓將手裡的照片給了李存勛,「解析度不夠高,無法判斷出與美軍裝備地f-35有多少差別。」

「後面幾幅照片清楚得多。」

兩人立即翻到了後面的照片。

「這是我們的情報人員

拍攝的。」潘雲生稍微停頓了一下,陳良雲,識。」

李存勛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見過一次,專攻技術的。」

「對,你退下來之後,他是我手裡最厲害的間諜之一。」

「照片是他拍的?」劉曉賓問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