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兩人均是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沒說什麼,象徵性的夾了兩筷子菜,然後乾巴巴的往嘴裡塞了起來。心裡直恨:草他娘,這架沒打利索,心裡就是有火兒,就是他娘的憋屈啊!連個飯都咽不下口!

寧葉琪看到三個人都在敷衍自己,不禁有些不滿意,嗔道:「我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做點東西給你們吃,你們就這麼不給面子啊?我做的有那麼難吃嘛?」

崔國棟苦笑道:「很好吃。」

「那你為什麼不吃?」寧葉琪鼓著腮幫問他。相處便會熟悉,現在的寧葉琪面對崔國棟和老貓,已經沒有最開始那樣的生硬和矜持了,她真的把自己擺到劉伯陽的媳婦,他們大嫂的位置上。

「呵呵,吃、我吃!」說來奇怪,一向視女孩兒如玩物,從沒真正把她們當回事兒的崔國棟,竟然在面對寧葉琪的時候表現出了令人意外的心軟,也許是不忍惹得大嫂不高興,他真的捧起飯碗裝模作樣的扒起飯來。

「陽哥,對不住,剛才下手輕了點兒,沒廢了那兩個王八蛋,主要是當時我看到周圍有人,也沒好亮出刀來,現在可他媽後悔死我了,真該上去就動刀,整死兩個兔崽子!」老貓略帶歉意的對著劉伯陽說道。他心裡不舒服的原因是覺得是自己把事兒辦砸了,對不起自己的大哥大嫂,如果當時劉伯陽親自出馬,絕對不像他下手那麼輕。

劉伯陽嘆口氣道:「算了,不怪你們,你們已經替葉琪出氣了,誰能知道這小區里有那麼多喜歡發揚風格的『爺爺奶奶』啊!有空你們去查查這個『斧頭幫』到底是什麼來頭!」

「沒問題!我現在就去!」崔國棟立刻放下碗,擦了一下嘴就站起來往外跑。

「慢著!」劉伯陽看了一眼媳婦寧葉琪,只見她的臉在一瞬間急的蒼白,想勸住國棟,與其這樣,還是自己開口的好,他一聲斷喝就讓崔國棟的步子停了下來。

「不著急,先吃飯吧,葉琪忙活了半天也不容易。」劉伯陽說到最後輕輕一笑,很知足的看了寧葉琪一眼,算是對賢惠媳婦的鼓勵。

崔國棟沒說什麼,同樣回頭看了看滿臉委屈有點可憐的大嫂,最終還是重新坐回去了。

接下來他就和老貓一樣,開始悶聲不響的扒飯。

看到三個人死氣沉沉的樣子,寧葉琪終於吃不下去了,紅著眼圈開口道:「我求求你們別生氣了好嗎?你們這樣,弄得我好難過……」

劉伯陽放下碗筷,淡笑著伸出一隻手摸著她嬌嫩的側臉,柔聲道:「你難過什麼,又不關你的事!」

寧葉琪輕咬嘴唇:「可是看到你們這樣,我心裡不舒服。我不想自己一來就給你們添麻煩……」

劉伯陽苦笑著唏噓一聲,輕輕伸手把她拉了過來,寧葉琪順勢放下碗筷,將整個柔軟的嬌軀都投進劉伯陽的懷裡。原本被人追蹤,她心裡就充滿了恐懼和無助,現在看到劉伯陽等人因為自己生氣的連飯都吃不下去,她就更加的委屈心疼,總覺得自己很多餘很礙腳。

其實四個人當中,心裡最不好受的就是她。

「你想哪去了啊?」劉伯陽哭笑不得的撫摸著她柔順的頭髮,輕輕擦拭她眼角晶瑩的冰淚,溫聲勸道:「這跟你有啥關係?行行行,不哭,我們吃飯就是了,不哭了哦,你也給我老老實實吃飯。」

「對啊,大嫂別哭了,呵呵,咱不生氣了,吃飯!嫂子手藝絕了,做的菜天下第一啊!」崔國棟一邊笑著應和,一邊扒起碗來悶頭大吃。

老貓也誇張的拿過那盤糖醋排骨,笑道:「既然大嫂這樣說了,那這盤骨頭就是我的了,你們誰也別跟我搶!」

「哇草貓哥你還真霸道,都胖成什麼樣了還搶肉吃,給我放下!不然別怪當弟的翻臉!」崔國棟驚呼道。

「好小子,敢當著嫂子的面說我胖,我看你這不是想翻臉,你是想翻身啊!再把你的狗爪子伸過來搶一個我看看,嫩死你啊!」老貓非常霸道的把那盤糖醋排骨護在懷裡,凶神惡煞的威脅道。

寧葉琪被這倆活寶逗得忍不住輕笑一聲,雖然明知道他們兩人是故意耍寶逗自己開心,不過她的心情還真的跟著放鬆不少。

劉伯陽淡笑鬆開手,寧葉琪便離開他的懷抱,又重新坐正了身子,她輕輕順了順自己凌亂的發梢,對著劉伯陽道:「還有,你們要答應我,不許再去找那個什麼『斧頭幫』的麻煩!」

劉伯陽剛想把一勺白飯送進碗里,聽到這話,手在空中一頓,又把飯放了回去,淡淡笑問:「為什麼?」 斯圖亞特.海斯蒂上士大概是英軍當中的第一批坦克手,在1916年9月15日,當坦克這種武器第一次登上戰爭大舞台時,海斯蒂上士還是個列兵,那一天他駕駛著mark1型雄性坦克登上了戰場。

說實話對於那一戰,海斯蒂上士有點不堪回憶。原因是mark1型雄性坦克是一種很糟糕的武器,用他的話說:「十足的蹩腳貨色!每輛mark1型雄性坦克配有8名成員,我們在戰鬥時不光要戴上皮質頭盔,還要佩戴大號的護目鏡(原因後面說),以及一塊由金屬片打造的鎖鏈式面罩(以防卡彈、開炮的火花和彈出的彈殼造成傷害)。這些該死的雜碎又重又沉,壓得你連脖子都抬不起來,有時候還會影響呼吸!」

因為戰前有過操作拖拉機的經驗,海蒂斯被選為駕駛員,在他的回憶中,駕駛mark1型雄性坦克是一件費力的苦差事。

「……坦克轉向完全靠制動左右兩側的履帶差速來實現,操縱桿相當的沉重,需要極好的臂力。說實話,離開部隊之後,我發現手腕子粗了不少……坦克啟動時,需要四個兄弟通力合作使勁地搖,而發動機啟動之後,好吧,艙內的溫度會很快上升到50攝氏度左右,夏天的時候會更高……這還不是最遭罪的,最遭罪是開戰的時候,只要機槍和大炮開火,艙內就會變得烏煙瘴氣,火藥的硝煙和汽油機的廢氣以及一氧化碳會聯合起來蹂躪你的肺,這可比吸二手煙危害大多了!這麼說吧。我們這些坦克手在戰鬥過程中暈厥過去實在是一件平常事!」

「除了糟糕的空氣質量之外。艙內的雜訊大得令人崩潰。 戛然而止的愛情 人員、發動機、變速箱之間沒有任何間隔區分,都擠在一起,如果某個兄弟想要表達什麼意見,最常見的做法就是找一個扳手或者鎚頭狠狠地敲打艙壁,這樣大家才會知道你有話說。這時候想要說話的人才可以打手勢或者在寫字板上寫點什麼。什麼,你說後來配備了通話器?嘿嘿,傻小子,你能在一個噪音高達上百分貝的封閉空間內正常的說話嗎?那玩意兒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說到這裡。海蒂斯苦笑了一聲:「相對而言,車長和駕駛員的環境還算不錯,最可憐的是炮手和裝填手,在雄性坦克中,炮手和裝填手根本無法坐下或者站直,只能貓著腰弓在那裡,說實話這個姿態很要命。我的好朋友維克就是一名炮手,離開軍隊的時候他得了腰椎間盤突出,要知道他才剛剛22歲!」

「炮手和裝填手不光是姿態彆扭,活計也相當遭罪。當火炮需要做俯仰運動時,炮手就得像猴子一樣掛在炮尾。用自己的體重將炮口抬起來。至於裝填手,每次射擊之後,這個可憐的孩子就得徒手將滾燙的彈殼從炮座底部的開口扔出去!」

說到雄性坦克上的六磅炮,海斯蒂露出了苦笑,因為這種武器真心是不好用,用他的話說:「這種武器在行進間根本就不可能命中任何目標,哪怕這個目標在僅僅十碼開外……至於靜止狀態下開火,嘿嘿,記得我之前提到過的護目鏡嗎?炮手戴上那玩意兒之後就變成了睜眼瞎,根本就看不清車外的狀況,只能盲射!」

說到這日,海斯蒂聳了聳肩,然後說道:「實際上機槍更管用一些,大部分時候我們更樂於用機槍去打擊敵人。直到mark4型坦克換裝了劉易斯機槍之後,我們才更多的使用火炮,該死的貝克.卡爾(英國第一坦克旅旅長)把我們給害慘了!」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總而言之,海斯蒂是個有著豐富戰鬥經驗的老兵,而他的部隊是第一批投入到華沙攻堅戰中的坦克部隊。在這場攻堅戰中,老兵海斯蒂和他戰友讓圖哈切夫斯基吃盡了苦頭。

戰鬥首先在華沙外圍打響,海斯蒂的座駕跟隨在連長後面緩緩地向農田後方的紅軍陣地壓過去。mark4雄性坦克的哈奇開斯6磅速射炮一如既往的不給力,朝著紅軍盲射了幾發炮彈之後,就停止了這種徒勞的努力。因為偏得實在太離譜了,每一發炮彈都偏離了目標至少三十米。

駕駛著坦克的海斯蒂對這種情況已經習以為常了,行動中炮手們如果打中了目標那才值得奇怪,一般而言行進間的射擊更多的是一種威懾,是用來嚇唬敵人的機槍手的,如果他被嚇住掉頭跑了,那麼開炮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當然,正常情況下,這種威懾是相當無力的,除了坦克第一次登上戰場時嚇唬了一下沒見過世面的德國土豹子,其他的時候,行進間開炮更多的是給自己的坦克找不自在。

用海斯蒂的話說:「車長很快就制止了炮手繼續開火,因為整個車廂里都瀰漫著火藥味,太嗆人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海斯蒂突然注意到,在農田後面的公路上突然開過來了幾輛裝甲汽車,他們輕快地在公路上飛馳,跟在泥濘鬆軟的土地中「打滾」的坦克相比,裝甲汽車顯得那麼優雅愜意。

很快車長也注意到了這幾個不速之客,這位老兄馬上操起大號扳手猛捶艙壁,刺耳的噹噹聲讓海斯蒂耳膜發疼。他稍微偏了偏頭,能看到車長正在手舞足蹈的比劃著什麼,意思似乎是讓炮手和機槍手摧毀那幾輛裝甲汽車。不過車長揮舞著大號扳手手舞足蹈的樣子著實讓海斯蒂想笑,不過在車長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之後,他趕緊憋住了笑意。

海斯蒂一邊憋著笑一邊踩了剎車,前面說過了,行進間射擊就是聽響兒的,真正想要發揮出mark4坦克的威力,就得停下。

炮手多爾蒂撫了撫頭上的面罩。用盡全身力氣操控著不那麼聽話的六磅炮。一番努力之後。他終於將炮口調整到了正確的方向,透過狹窄的觀察縫他緩緩地做著最後的精細微調,這份工作得特別仔細,因為打不打得准全靠炮手的經驗!

車內的氣氛有些凝滯,包括海斯蒂在內的其他人員都屏聲斂息地望著炮手和機槍手,幾秒鐘之後,劉易斯機槍首先打破了沉默,炒豆子一樣的射擊聲聽著就是那麼利落。不過車內的所有人都知道。機槍手打不了多少連射,很快他就必須停下來!

為什麼呢?這還得從劉易斯機槍的自動原理說起,在野戰條件下,這種氣冷式機槍確實比笨重的水冷式維克斯機槍輕便好用。可惜成也蕭何敗蕭何,這種氣冷式武器裝上坦克之後,氣冷式輕便的優點就變成了大麻煩!

因為劉易斯機槍的氣冷循環方式正好跟mark4坦克的內部冷卻風扇的空氣循環方向相反,也就是說,每一次射擊之後,劉易斯機槍發出的灼熱的火藥燃氣和槍口煙霧都會直撲射手的面門,不要小看了槍口煙的溫度。這玩意兒真心是很燙地!

所以,mark4坦克的機槍手都不太敢連續射擊。因為這幾乎是在燒灼他們的臉皮!

很快,咬牙了打了十幾次連射的機槍手慘叫一聲之後停止了射擊,海斯蒂能看出這貨絕對是被燙傷了。從機槍手咬牙切齒的表情不難看出,此時他一定在問候貝克.卡爾中校的八輩祖宗。

那麼機槍手冒著燒傷危險進行的攻擊有什麼戰果嗎?可以說沒有,因為對面的裝甲汽車防護還真不錯,劉易斯輕機槍無法擊穿它們的鋼板,從海斯蒂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對面的裝甲汽車外殼火花四射,但不一會兒,它頭上的機槍塔就猛烈地開始還擊。

和mark1型相比,mark4加強了裝甲,抵禦機槍子彈還是輕鬆愉快的,所以海斯蒂可以淡定的坐在坦克里透過觀察縫觀察敵人的攻擊。反正以前他是絕對不敢這麼乾的,因為之間的mark1用的不是「簡陋」的觀察縫,而是高大上的「觀察窗」。

首席保鏢,柔心噬骨 可是這些「觀察窗」的質量實在是太差,在機槍和彈片的打擊下很快就會崩裂飛散,不少倒霉的坦克手直接就被這些觀察窗毀掉了雙眼。在吸取血的教訓之後,英國人趕緊用簡陋的觀察縫取代了觀察窗。

劉易斯機槍奈何不了裝甲汽車,而紅軍裝甲汽車上的馬克沁也奈何不了mark4,雙方的對射除了打得火花四射之外,沒有任何戰果。

不過情況很快就會改變,因為mark4可是有炮的,雖然用後世坦克炮的角度看6磅哈奇開斯速射炮是一種很糟糕的坦克炮,可在這個年月,它的威力還是足夠的。

說起這種火炮,不得不提一句,mark1坦克上用的哈奇開斯6磅炮和mark4坦克的還有點區別,mark1用的是長身管型號,而mark4的身管短一截。

是不是比較奇葩?站在後世的角度說,炮管變短了,炮彈初速必然會降低,動能自然也就變小了。後世都是想法設法的提高坦克炮的威力,英國人怎麼反其道而行之呢?難道英國人腦殘了?

當然不是,至少英國人當年覺得這麼做的理由十分充分,首先將身管改短大大降低了炮手的工作負擔。其次,他們認為:「坦克在戰場上普遍是抵近目標時再開火,而不是嘗試遠距離發炮……坦克炮擊的最重要效果就是以聲光來嚇唬敵人,沒有人指望他們能經常能命中目標!」。

就算是mark4型用的是短管哈奇開斯,但是威力足夠摧毀一般的機槍火力點和普通裝甲目標。這一次也是如此,海斯蒂的炮手經過一番仔細的瞄準之後,向一百多米外的裝甲汽車開炮了。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以及車體的微微一震,一發六磅重的彈丸飛向了敵人,命中了俄國裝甲汽車前方一兩米的位置,雖然沒有取得直接命中,但是爆炸產生的彈丸還是讓俄國人很吃虧,裸露的輪胎、懸挂系統和減震器在彈片的洗禮下被打了個稀爛。

這輛漏氣的裝甲汽車很快就向一邊傾斜。車上的紅軍似乎有些猶豫。不知道該離開這個鐵棺材還是繼續留下來戰鬥。而他們的猶豫給了海斯蒂的小夥伴機會。

裝填手飛快地將燙手地彈殼扔出了車外。然後趕緊往炮膛里又塞了一發炮彈,些微調整了一下之後,炮手毫不猶豫地再次發動攻擊。

轟!

這一炮直接命中了那輛已經癱瘓的裝甲汽車,在汽車前臉上開了一個人眼可見的窟窿,很快這輛汽車開始起火燃燒,不出意外的話它馬上就能在垃圾場給自己找到一個新位置。

不過海斯蒂卻沒工夫為自己的小夥伴高興,在揮舞著大號扳手的車長指揮下,他稍微調整了一下車體。讓左右兩邊的炮手都能從容的射擊下一個目標。

俄國人很快就吃到了苦頭,裝甲汽車幾乎拿坦克沒有任何辦法,戰鬥的結果幾乎是一邊倒。當一輛輛裝甲汽車被點名,當他們前赴後繼地開始殉爆時,白俄羅斯方面設在華沙外圍的第一道陣地不可避免的將被突破。

而在此期間,唯一能給坦克手們造成麻煩的只有紅軍的炮擊、坦克本身的機械故障以及泥濘的地面和油箱耗盡。

比如海斯蒂的坦克,在突破了紅軍的第一道陣地並協助尾隨的步兵打退了哥薩克騎兵的反衝鋒之後,他很苦惱的發現油箱見底了。這時候比較搞笑的一幕出現了,車長命令海斯蒂選了一個有利的位置停車之後,自己提著兩個油桶步行返回後方「加油」去了。

不得不說。那個年月的裝甲突擊作戰不光是理論匱乏,而且後勤保障也跟不上。大量的坦克因為各種原因被遺棄在戰場上。諸如沒有油和履帶斷了之類的小問題往往造成大損失。

好在這一次英國人面對的是火力匱乏的紅軍,否則這些停留在戰場上的活靶子真心是一輛也別想回去。

「情況相當的嚴峻!敵人僅僅用了一個上午就突破了我們的外圍防線,按照這種速度,他們很快就能攻入華沙城內!」

面對參謀長的警告,圖哈切夫斯基既驚訝也無語,驚訝的是協約國的突擊能力這麼強,坦克很輕鬆的就碾過了他精心布置的防線,並且將他最寶貴的裝甲突擊力量——裝甲汽車營,打得潰不成軍。和坦克比起來,裝甲汽車簡直就是一個蹩腳的玩具。

而讓圖哈切夫斯基無語的是什麼呢?是之前烏博列維奇和特里安達菲洛夫就已經警告過他,提醒他注意協約國的裝甲部隊,尤其是坦克部隊。

可惜的是,當時圖哈切夫斯基並沒有把坦克當一回事兒,甚至認為自己的裝甲汽車足以跟敵人的坦克對壘。而事實證明,他錯了,錯得非常離譜!

而正是因為坦克的優異表現,導致了圖哈切夫斯基的全盤被動,他真心是悔不該當初。按照圖哈切夫斯基之前的計劃,他的部隊將利用華沙作為一個緩衝,用華沙這座堅固的大城市稍微阻擋一下協約國的兵鋒,讓之前被打散了的白俄羅斯方面軍有個重整旗鼓的機會。

說白了圖哈切夫斯基就是要用華沙為自己爭取一點兒時間,他準備用少量部隊在華沙打一場阻擊戰,而他的主力將在後方重新集結、休整和構築更堅固的防線,然後他才可能在這場決戰中翻本。

按照圖哈切夫斯基的計劃,華沙最少也得守個十天半個月,最外圍的防線多少也得扛個三五天。可誰想到,僅僅一個上午,外圍防線就岌岌可危了。此時,他的部隊還在華沙城內緊張地加固工事,還沒有做好戰鬥準備囁!

而更要命的是,圖哈切夫斯基對此還沒什麼辦法,總不能讓城裡搶修工事的部隊出城堵搶眼吧?就算能堵住,城裡的防禦怎麼解決?之前的戰鬥已經告訴了他,跟協約**隊野戰,紅軍真心是扛不住地!沒有堅固工事的保護,敵人的優勢火力會像死神的鐮刀一樣收割紅軍戰士的生命,而圖哈切夫斯基已經沒有多餘的兵力去填坑了!

情況很危急,很無解,至少圖哈切夫斯基暫時想不出什麼辦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求救,希望伏龍芝能拉他一把。而此時,伏龍芝也很急,他的烏克蘭方面軍已經是不惜一切代價地向華沙方向趕,但是十幾萬的大軍就算是急行軍又能有多快?

而且基於白俄羅斯方面軍之前的經驗教訓,伏龍芝可不敢輕視炮兵的作用了,沒有了大炮紅軍就算人多,也會被協約國碾成渣渣。所以伏龍芝還必須帶上那些笨重的傢伙,而這樣一來速度就更慢了。

這麼說吧,不管是政治局、圖哈切夫斯基還是伏龍芝,都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了,波蘭的決戰很可能會失敗,想要重新在波蘭境內建立一道阻擋協約國兵鋒的防線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協約國腦殘停止追擊,而這種可能性怎麼看都是不存在的……

ps:鞠躬感謝暢飲千杯人未醉同志!



… 「不為什麼,就是不想讓你們去。」寧葉琪輕抿嘴唇,細聲道。

「呵呵,怕我們整不過他們?」劉伯陽笑問。

「哎呀,不是!」寧葉琪慌忙解釋,生怕劉伯陽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馬上補充道:「我只是不想看你們跟別人斗,咱們都是剛來g市,對這裡很多情況都不了解,能不惹事就不要惹事的好啊!我只希望你們都能平平安安的!」

劉伯陽微微一笑,道:「可是他們敢惹你啊,媳婦。」他知道寧葉琪是好心,所以也沒生氣,只不過心裡卻是有著自己的堅持,以前在w市咱沒怕過誰,那麼就算來到這g市,也不會怕了誰!管你斧頭幫還是木頭幫,惹到自己,四個字:就、是、不、行!

「他們……」寧葉琪咬著嘴唇,自己說著也沒底氣:「他們以後或許不會再來了吧,而且他們也沒對我做什麼,或許是我自己敏感過頭了呢!」說到最後眨著大眼睛看向劉伯陽,嘴裡含著小調羹,模樣異常可愛。

劉伯陽苦笑道:「他們來不來你能管的著?難道還非得他們動了你,咱們才能找他們算賬?」心裡真叫個哭笑不得,媳婦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危險,真是什麼荒唐的話都說的出來。

「可是……」寧葉琪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吞吞吐吐。

「沒有可是,」劉伯陽打斷她,碾牙笑道:「他們有膽子覬覦我劉伯陽的媳婦,就是找死!」

在這g市,他的軟肋不多,而寧葉琪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龍有逆鱗,觸之必亡!誰說話都不好使!

寧葉琪還想說什麼,可是心裡已經被感動貫滿,看著劉伯陽那認真的表情,她忽然感覺自己為了他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喉頭酸澀,再也說不出話來。

劉伯陽也不想再爭執下去搞的媳婦連飯都吃不下,笑道:「媳婦,你也別多想了,我明白你的擔心!我答應你,如果那些王八蛋能記住這次教訓,以後再也不來挑事兒的話,我就不會主動去找他們的麻煩!但是如果他們不死心,還敢來找刺激,那這事兒你就再別攔著了,你男人不是裝13,為了你,還是能豁出去的!」

「就是啊嫂子,你既然住進這裡,你的安全,我崔國棟在這裡說了,我負責!你和陽哥只管享受你們的二人世界就好,要是再讓我看見那兩個王八蛋,我親手抽了他們的筋!」崔國棟拍胸脯保證道。

老貓沒說什麼話,趴在桌子上啃骨頭,末了才淡淡補充一句:「那你小子也得搶的過我才行!」

寧葉琪感動的不知該說什麼好,如果對著自家人說謝謝就太見外了,什麼話都不說,就是對他們對好的認可,她抽了抽小瓊鼻,捧起碗來,故作大方道:「行!呵呵,那以後你們要是想吃什麼菜,儘管跟我說,我保證做到你們滿意愛吃!」

這頓飯一直吃到六點四十五,學校里上晚自習的時間是七點半。劉伯陽三人等寧葉琪收拾好碗筷之後,稍微休息了一下,四個人這才一起回到了學校。

劉伯陽帶著寧葉琪走進教室之後,發現裡面馬曉玉馬可兒兩姐妹竟然早就來了,只不過她們就算看到自己牽著寧葉琪從後門走進,也只是回頭看了一眼,沒說什麼,又把臉轉了回去!彷佛彼此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互不認識似的。

只不過就她們那一瞥,劉伯陽還是捕捉到了姐妹花不同的眼神,馬可兒的眼神透著一股不忿和傲慢,而馬曉玉的眼神中卻帶著些許幽怨和失落。

劉伯陽沒說什麼,無論馬曉玉還是馬可兒,他現在都沒工夫理睬,因為晚上還有正事兒要辦。

按照北x中學的慣例,每天晚上的學生自習都是老師輪流制值班,比如說今天歷史老師盯一晚上,明天就換地理老師坐一晚講台,責任到人,哪天出了事,就算到那位值班老師頭上。當然,班主任可以憑自己意願,在任何時間來班裡瞅兩眼。

今天晚上值班的是生物老師,一個脾氣很好的大齡婦女,課講的好只是一方面,關鍵她很好說話,也很有分寸,該她管的事,向來認真負責,不該她管的,她也絕不會多問。這樣的老師才最受學生愛戴,比郭建國那種當上個破老師就忘了自己姓啥,一天到晚擺譜太把自己當回事兒的傢伙強太多了,所以這名姓程的生物老師在七班有很好的口碑。

既然是她值班,劉伯陽就更沒多少顧慮了,她不是那種大小報告的人,自己翹了課只要不出事兒,估計她就不會深究到底。

於是在晚自習第一節上課鈴聲快要打響的時候,劉伯陽輕輕捏了捏媳婦寧葉琪那嬌嫩的臉蛋兒,趴到她耳邊小聲說:「媳婦,我出去辦點事兒,大概晚點才會回來,你不用擔心我,乖乖在這裡上課,等我回來接你放學,再去幫你拿行李!」

寧葉琪吃了一驚,問他:「你要去哪?」

劉伯陽明白她的擔心,笑著解釋:「放心,不是去惹事兒!我說了暫時不會對付『斧頭幫』,那就不會!你別胡思亂想了,好好做你的作業,回頭還要拿回去我抄呢!」

說完不顧媳婦再說什麼,直接轉身走人。路過同樣坐在後排的佟文身邊的時候,劉伯陽低聲囑咐他道:「幫我看著點,班裡誰要敢找寧葉琪的麻煩,別給我客氣!誰也不例外!」說著還故意瞥了前面的馬可兒的一眼。

佟文馬上說我懂,雖然知道這是個苦差事,但他除了應下來,沒別的選擇。

「媳婦,我走了!」劉伯陽回頭笑道。

「哎——」寧葉琪站起來想喊住他,顯然還是有點不放心,但是劉伯陽速度快的很,已經出了門。

這一晚,不單劉伯陽翹了課,老貓、崔國棟、龍天養、李萬豪、任嘯天,以及李萬豪從體育班帶來的三號心腹小弟,也都一起翹了課。

北x中學晚上的管理還是比較嚴格的,畢竟市西的混亂全市出名,校方也不想某些社會上居心不良的混混,趁黑趁亂摸進來找學生尤其是女生的麻煩,所以晚上學校三個大門都是封門的,沒有老師的假條很難出去。

既然大門走不通,唯一的辦法就是翻牆了。這就是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對很多學校里住宿的混混和貪玩學生而言,這是他們每天晚上逃出學校這個大牢籠,泡網吧或者尋歡作樂的直便途徑。

大食堂旁邊,宿舍區後面的一排圍牆相對較矮,於是首當其衝的被男生們當作了第一道「越獄口」。

月黑風高之下,轉秋的時節近夜已經有了絲絲涼氣,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一些胸懷熱血的少年!

只見九道漆黑的身影一邊小聲笑著說著什麼,一邊祟祟的來到了這排圍牆之下,每一個人的身手都不凡,兩腳踏牆幾個墊布雙手閃電一扒,卡住牆頭身子一撐就攢了上去,然後借著朦朧的月影,他們九條黑乎乎的身影以各種不同的姿勢站在圍牆上停頓了一下,頗像一副很有意境的九俠客畫卷,回頭對著偌大的學校掃視幾眼,毫不猶豫飛身跳了出去。

這一夜,對很多人而言,註定又是不眠的一夜。 圖哈切夫斯基又一次成為了戰場上的焦點,不過和內戰戰場上大殺特殺趕得白軍和死狗一樣大英雄不同,這一回他彷彿變成了扶不起來的阿斗,一次又一次地讓托洛茨基,讓政治局失望。如果不是波蘭這個爛攤子誰都不願意接手,政治局肯定將其撤換掉了。

在這個艱難的時刻,軍委以及中央委員會的部分領導認為,波蘭的全盤崩壞已經不可避免了,為今之計只有儘快從波蘭抽身撤退,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一線重新構築防線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甚至有部分比較奇葩的人士認為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根本就守不住,為了防止局面朝著最壞的方向發展,解決危機的最好辦法就是和談。持有這種觀點的代表人物就是我們眾所熟知的加米涅夫。石頭同志不愧是布爾什維克歷史上的第一奇葩,每一次在歷史的拐點上,他總能做出最錯誤的選擇,而且還樂此不疲,讓我們為他這種奮不顧身的作死精神鼓掌吧!

好在加米涅夫從十月革命勝利之後就屬於黨內的一小撮異端分子,代表不了最主流的意見。不管是列寧、托洛茨基還是小斯、鋼鐵或者布哈林都不會允許這種投降主義的論調死灰復燃,分分鐘就聯合起來k.o了加米涅夫。

當然,在此期間季諾維也夫表現得十分有趣,這位雖然在最後的表決中站在了主流意見這一邊,但是他的發言、他的表情都暴露出了他和加米涅夫根本就是同一類人,而歷史上他們也最終一起走進了地獄。

經過一番緊急討論。中央委員會達成了統一的意見。那就是繼續戰鬥。不能同邪惡的帝國主義妥協,一定要將世界大革命進行到底!

按照中央委員會的意見,軍委很快進行了新的布置,要求圖哈切夫斯基盡量地在華沙爭取時間,多堅持一個小時也是好的。而白俄羅斯方面軍應該全速向布列斯特方向撤退,抓緊時間構築陣地,至於烏克蘭方面軍則應該用急行軍的方式趕到布列斯特,兩軍會合之後。依託布列斯特的堡壘擋住帝國主義侵略軍的步伐。

當然,這份決議中最有意思的是將波羅的海方面軍遺忘了,提都沒有提這個方面軍的任務,彷彿這個方面軍沒有參加戰鬥一般。

是軍委失誤了嗎?

肯定不可能,如果軍委的頭頭腦腦敢出這麼無厘頭的失誤,那以列寧為首的政治局就能讓他們統統去勞動改造營挖煤干苦力。膽敢調戲政治局,你丫的活膩了是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