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兩千塊,就連邢家也不敢這樣輕飄飄的叫出來!

「兩千塊上品晶石,我不信你真的拿的出來!」

刑炎一臉不甘心,不相信的問道。

「咳咳……」

「七夜公子。兩千塊上品晶石,可不是個小數目。」

主持拍賣的張主事也是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生魂草的價格,一千塊上品晶石,已經是有些溢價了。

七夜以兩千塊上品晶石的價格來競拍,似乎有些玩笑了。

「小子,你身上真有兩千塊上品晶石?老子可是個窮人,待會拿不出來,可別說認識我,我可丟不起那個人……」

諸虔為了祛除自己體內的死氣屍毒,可是早就花光了身上的上品晶石。

否則,自己這個曾經的武皇強者,也不用淪落街頭,擺小攤兒……

甲字包間再次傳出的一個聲音,讓拍賣場更加變得沉默,眾人都在探聽。

「額,我身上也沒有晶石,能不能用丹藥或是玄器換點兒?」

七夜這話,讓拍賣場的武者皆是嘴角微微抽搐。

甲字包間的諸虔差點一巴掌將七夜拍飛。

你他媽身上沒錢還來競拍?

「混蛋,你他媽耍我,你根本沒有晶石也來競拍?」

刑炎憤怒的咆哮道。

「張主事,這種人故意在拍賣場鬧事,難道不該廢了他,亂棒打出去?」

刑炎對著張主事喝問道,眼裡帶著一抹毒辣之色。

「誰說我沒錢?」

七夜單手一揮,五個玉瓶直接落入了張主事手中。

五個玉瓶的出現,讓整個拍賣場的武者同時屏息凝視,用玄力感應著玉瓶中的丹藥波動!

「五品丹藥!」

「不,是五品高階丹藥!」

鈔能力班主任 「似乎是玄元丹!」

「是玄元丹!這種丹藥味道絕對錯不了,我曾吞服過一顆玄元丹,那丹藥波動,完全比不上這五顆!」

玄元丹,一種輔助玄力修鍊的丹藥,比起普通的五品練氣丹藥,混元丹要好上十倍不止。

這玄元丹對於武王強者的修鍊有巨大的好處,五顆玄元丹,幾乎可以讓一名低階武王提升兩階的實力。

這等丹藥,對於任何武王強者來說都有致命的誘惑。

若是用玄元丹和生魂草交換,恐怕一顆就能換上一株生魂草。

因為丹藥乃煉藥師精心煉製的溫和藥物,和單純的藥材靈草相比,祛除了雜質,更易於吸收,而且不會有普通靈草藥材的副作用。

故而,玄元丹的出現,再次引爆了整個拍賣會場。

然而這事情還沒有結束。

甲字包間里,射出了一道鋒芒。

「如果那五顆玄元丹不夠,這柄上品皇器寶劍,一起折算一下吧!」

七夜從龍盟聖碑里召喚出了一柄上品皇器寶劍。

這柄上品皇器寶劍的出現,再一次讓眾人浮現出一抹激動興奮之色。

「嶄新的皇品玄器!」

而刑炎的臉色變得陰沉如同死水,他直接癱坐在了座位上。

可是他的眼裡,卻是出現了狠辣的殺意。 第五百六十七章刑鄙

「咳咳……七夜公子,你這些丹藥,和這柄皇品玄器,是想直接拍賣掉?」

張主事見七夜拿出了五顆玄元丹,一柄皇品玄器,心裡也微微跳動了一下。

雖然張主事背後的家族不一般,也有幾分見識和定力,可北荒城畢竟是個偏遠小城,能夠直接拿出五顆玄元丹和一柄嶄新的皇品玄器寶劍,倒的確是一個讓人驚訝的事情。

「一起拍賣折換成晶石吧,我手頭也挺缺晶石的!」

七夜淡淡一笑。

五顆玄元丹和一柄嶄新的皇品玄器長劍,這讓整個拍賣場直接籠罩在了一層興奮之中。

「既然七夜公子提供了新的拍賣物品,那麼我百草商行,就先行拍賣這五顆玄元丹,以及這柄嶄新的皇品玄器寶劍了!」

張主事將一個裝有玄元的玉瓶放入托盤之中,直接揚了揚手。

「五品高階寶丹,玄元丹。這玄元丹的丹藥效果恐怕不用我贅述了!」

「起拍價和往日相同,一百塊上品晶石!」

張主事揚了揚手,整個拍賣場的武者直接陷入了興奮的色彩。

「兩百塊上品晶石!」

「兩百二十塊!」

一人加價,立刻又有持續加價。

「二十塊也好意思加?三百!」

不過短短几息時間,一顆玄元的價格直接拍到了九百塊上品晶石。

最後在一千三百塊的價格被一名北荒城的大家族拍下。

第一顆玄元丹被拍下之後。

北荒城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大家族,銳家,孟家,季家皆是拍下了一顆玄元丹。

最後一顆則是被一名散修拍下。

五顆玄元丹,直接拍賣得到了六千塊上品晶石,這個數額,七夜具體也不了解,不過也算滿意。

而重頭戲,卻是七夜拍賣的皇品玄器寶劍,清風拂柳劍。

「這是一柄皇品玄器,銘文嶄新烙印上的,而且這皇品玄器似乎溫養出了靈性,倘若長久被人用靈魂之力溫養,恐怕會誕生劍靈,霎時,其品階不僅僅局限於皇品玄器之列。」

「這等寶劍,算是我北荒城中百年難得一見的寶物。」

「這劍,本商行決定暫時不直接拍賣,而是三日後再行拍賣。」

張主事和七夜傳音商議了一番之後,再次站在了拍賣台上,對著眾人說道。

七夜之所以也答應如此,那是因為,百草商行給了七夜一個承諾。

那就是百草商行能夠幫助七夜搞到冥魂石,也就是補魂玄冥丹的最重要的一味藥引。

張主事這個突然的承諾倒是讓七夜微微有些驚訝。

因為七夜在第一次詢問張主事的時候,他曾說百草商行沒有冥魂石,而現在卻又說能夠弄到冥魂石。

雖然這一點讓七夜有些疑惑,可是只要獲得冥魂石,自己的玄丹就能恢復,這自然是七夜樂意見到的。

所以無論有多少疑惑,七夜也不在乎。

三天時間,能夠搞到冥魂石,然後利用拍賣掉的皇品玄器寶劍,輕風拂柳劍的拍賣晶石來換取玄冥石。

這是七夜所期盼的事情。

在扣除百草商行的拍賣委託資金,扣除生魂草的拍賣金額,七夜還有四千塊上品晶石結餘,這倒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拍賣會繼續,百草拍賣會拍賣的靈藥,靈草,靈果極多,就連七夜也忍不住花費了不少。

四千塊上品晶石,還沒有捂熱,就被七夜花去了一大半。

雖說有些心疼,不過有玄心劍魂的存在,這些靈藥,靈草,靈果,倒是能夠很好的利用。

拍賣會持續到深夜才結束。

邢家的刑炎等人早早就離開,不過看向七夜的神色異常的不友善,甚至可以說帶著仇恨殺意。

在拍賣會結束之後,北荒城的四大家族的其中兩大家族,竟然直接拋來了橄欖枝。

「七夜公子,小女孟家的孟韓,想邀請你到孟家坐坐!」

孟韓一身雅紅色的長裙,臻首高抬,仰著挺翹的酥胸,並著雪白的纖長細腿,眼裡浮現出一抹垂青之色,對著七夜說道。

「騷浪蹄子……」

看到自己的冤家對手在勾引七夜,季家的季旋直接說了一句讓眾人臉色有些尷尬的話。

我只想做藥師啊 「七夜公子,我季家也想邀請公子,去季家坐坐!」

季旋對著七夜道,話語裡帶著一份英氣。

鑽石女人極品男 季旋低低的瞥了一眼自己那有些不爭氣的略小酥胸,眼裡流露出了一份頹然之色,彷彿在頹廢被孟韓比了下去。

這細小的細節眼神,差點讓七夜忍不住笑出來。

這兩個女子倒是挺讓人覺得有意思的,不過不喜歡麻煩的七夜則是無奈的笑了笑了。

「多謝二位好意,在下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去貴府打攪了!」

七夜躬身一禮之後,隨同諸虔,侍女紅兒,直接離開了百草商行的拍賣場,在城中尋了一處酒樓,吃喝好后,才轉回到銳家之中。

……

……

北荒城,邢家府邸之中。

刑炎一回家中,直接一掌拍碎了房門。

「炎兒,發生了何事?這般動怒?」

邢家家主刑鄙見自己的愛子如此憤怒,當即問道。

「今日拍賣場中,刑炎少爺和一名來自其他城的青年競拍,產生了一點矛盾。」

刑炎並沒有說話,一旁的邢家六長老直接回到。

豪門嬌妻:紀少,寵上天 「其他城的青年?」

刑鄙有些疑惑的問道。

剛剛問話,門外就出現了一名黑衣影子。

「長老,奉您的命令,屬下一路監視那名叫七夜的青年,他最後落腳的地方是銳家府邸。」

「銳家千金小姐,以及銳家家主,親自在門口接待那青年七夜!」

這黑衣影子的這句話,讓人邢家的人皆是面色一冷。

「銳馨兒那婊子,原來是攀上了這個七夜,難怪那日我們去截人的時候,會被人阻擾!」

刑炎的手掌捏的咯咯直響,眼裡更是帶著不甘。

銳馨兒是北荒城第一美人,也是刑炎心頭的禁臠,剛才探子所查探的信息,幾乎已經言明了一切。

刑炎心頭所想,銳馨兒和銳深親自接待七夜,那麼銳馨兒必定已經是七夜的人了。

一想到這個,刑炎自然是怒不可遏,一邊大罵銳馨兒婊子,一邊流露出了對七夜的殺意和凶光。

「六長老?你們是說,那七夜是銳家請的一位青年高手?」

刑鄙面色微變,冷聲問道。

「那青年身邊有高階武王高手保護,而且出手闊綽,一次性拿出了五顆玄元丹和一柄皇品玄器,恐怕不是一般家族的人!」

六長老連忙說道,這話再次讓刑鄙的臉色微變,變得鄭重嚴肅。

「不是一般家族又如何?爹,請大哥回來吧!他是屠日武皇的關門弟子,若是讓他請動屠日武皇,咱們邢家可以直接除掉銳家這個麻煩。」

「如果真的讓銳馨兒那婊子搭上了一個大家族,我們邢家恐怕就危險了!」

刑炎曉以利害,著急的說道。

刑鄙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刑炎和刑獵鷹的話,倒是讓刑鄙立刻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當即果斷命令。

「去,把天兒招回來,讓他請屠日武皇大人到北荒城來!」 第五百六十八章刑寒天

三日時間,轉瞬而過。

甚至還不到三日,第三日的一大早,百草商行,就將玄冥石送到了七夜手中。

並且邀請七夜,參加今晚的皇品玄器拍賣,也就是七夜自己想要拿去拍賣的清風拂柳寶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