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到了碼頭,楊晨早立刻去安排渡船了,周天浩看了看身邊的陳麗。

「陳老師,是不是放假了,回家去啊。」

陳麗點點頭,還是沒有說話。

小顧很快過來了,此刻,周天浩看著正在慢慢成型的大橋,很是感慨,部隊修橋,速度是很快的,七月初的時候,已經能夠看見整個大橋的模型了,無數的鋼筋支撐著大橋,接下里就是灌模了,灌模的速度要稍微慢一些,必須等到水泥完全乾涸成型,部隊的技術是不用說的,比地方上到底還是強一些的。

到了雲和鄉的碼頭,匡仁貴早就在碼頭等著周天浩了,山前鄉修橋,雲和鄉也跟著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周書記,還是老規矩的,吃飯之後到縣裡去,這次,我可要好好和你喝酒的,將來,山前鄉建起了水泥廠,可不要忘記關照雲和鄉了啊。」

「匡書記,你這是說笑話啊,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情。」

匡仁貴看見了一直站在周天浩的身邊的陳麗,周天浩連忙介紹了。

「這是我們鄉里中心小學的陳麗老師,學校放假了,回家去的。」

「陳老師,你好啊,我是匡仁貴,雲和鄉的書記,既然遇到一起了,就是有緣分,一起到鄉里去吃飯,你放心,跟著周書記,到城裡是沒有問題的。」

看見匡仁貴臉上出現的親切笑容,以及那種說出不來的炫耀,周天浩感覺有些不好,匡仁貴完全沒有必要自我介紹是雲和鄉的書記啊,難道有其他的想法嗎。未完待續。。 家中已經準備好了慶功宴在等著小軍和大山的歸來,並且今天這頓晚餐已經相當於幾家的年夜晚了。

無論是周為民、左愛國還是張天養、劉建華,在大年三十的這一天,工作都很多,有去下面慰問各級官兵的,有跟著領導出去慰問軍烈屬孤寡老人的,還有盯在公安戰線第一線的除了小軍,大年三十這一天都會非常的忙碌,甚至大軍明天也要跟著d出去慰問。

看著小軍身上金光閃閃的兩顆將星和大山肩膀上的兩毛三,深受李雪喜愛幾乎長在左家的玉兒第一個跳了起來,大聲的喊叫道:「二表哥、大山哥,你們是玉兒的偶像!」

隨著左家人數的增加,飯桌的大小也在隨著人數的變化而變大,十幾人圍坐在長條桌上,觀看著電視吃著團圓飯。

「二表哥,大山哥,怎麼電視中都看不到你們啊!」看電視是在家的這些人要看一看當時授銜的場面,結果只是寥寥無幾的幾個側臉,還都是有人擋著一部分光鮮的側臉,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根本就認不出台上受獎和餐桌上被敬酒的幾個人是誰。

於嬸拉住了坐在身邊的玉兒,側著耳朵聽著電視中的解說:「在今天這樣一個歡慶的日子裡,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大會堂與這一年中在各個領域裡取得傲人成績的人們一起聯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世界軍事技能競賽中為華夏取得第一名好成績的左將軍一行人,在聯歡之前的表彰儀式中,黨和國家領導人正式授予左將軍中將軍銜,其參加這次競賽的官兵們也紛紛獲得獎勵。左將軍也因此成為華夏歷史上最年輕地將軍

儘管電視中並沒有對小軍和大山等人進行正面的拍攝,可那激昂的聲音解說。還是讓守候在電視機前的左家這一大家子人和全國能夠看到電視收看到這一新聞的所有百姓興奮不已,只是為了這些功臣們能夠被獎賞。

自從於嬸和李紅菊一家與左家走得越來越近,小軍和曉雨的房間徹底地被徵用,兩人只得搬到周家的房間內居住,這一晚是闊別已久之後屬於兩個人的激情,從小軍出發去參加這軍事競賽。曉雨沒有一天能夠讓自己安然入睡,即便是睡著了,睡夢中也總是被那血淋淋的噩夢驚醒。

有道是小別勝新婚,更何況兩人的情況又不僅僅是小別。

一回到房間,平日中基本都是被動的曉雨顯得格外的主動,晚上喝了幾杯慶祝小酒地她,臉上帶著一絲的紅暈一把就摟住了小軍。主動的獻上香吻,雙手在愛人的身上第一次主動的上下其手,甚至主動地解開小軍身上的褲腰帶把手伸了進去。

「唔公

紅袖添香。渾身散發出女人風情的曉雨格外的吸引著人,身上灑了一點點小軍從f國為她帶回來的香水,解開的衣物中也是屬於巴黎購物街上最時尚的內衣。

即便沒有酒精的刺激。小軍那自認為超強地意志力也沒有辦法忍住如此狀態下的曉雨之誘惑。

幾年的時間讓曉雨從一個青澀的小女孩完全的蛻變成成熟地女人,雖然只有20歲,可那骨子中散發出來地風情絕對會讓很多自詡成熟的女人黯然失色。

不同於煙兒地豐滿、小影的骨幹、霜兒地柔,曉雨給人的感覺就是玲瓏有致,從上到下無一不透露出精緻,無一不顯示出黃金比例。

第一次感受到曉雨的主動、激情,讓小軍一下子有些不適應,但這不適應也僅僅停留了幾秒鐘。就瞬間的沉浸在曉雨為他編織出來的柔情之中。

今天的曉雨也格外的拼,從來兩人只是淺嘗則止,今日也徹底的火山爆發,即便是拚命的壓制從身體深處散發出來的聲音,可那亦喜亦憂的臉頰上還是讓**佔據了曉雨那平日里嬌羞的床第性格。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一點都不假。一直以來都有些懼怕自己男人在床第之間強硬的曉雨,今日里竟然一直堅持到那男人心滿意足的噴發。

摟著已經癱軟如泥的曉雨躺在床上。打開床頭燈點燃一支煙,小軍才淡淡的問道:「老婆。你怎麼了?」

曉雨眼皮抬了抬,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的她猶豫了一下之後,已經沒有任何力氣的雙手突然迸發出力量,緊緊的摟住愛人的腰肢,那貼在他胸膛上的臉頰,也狠狠的靠了靠。

「老公我怕!」曉雨喃喃的說道。

「到底怎麼了,老婆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小軍聽了一愣,把煙掐滅,伸出手把曉雨的臉頰抬起,四目相對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問道。

曉雨動了動身子往前挪動了一下,揚起頭輕輕的在愛人的唇間吻了一下之後,才帶著一絲幽怨和不安的說道:「不光是我這樣,我們幾個都是,小影她竟然有了放手的打算!」

「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事,還是她心中已經有了別人!」小軍有些急,身子一下子從床上坐起,臉上帶著一點忿恨的問道,他不相信,曾經的海誓山盟小影全部都忘掉了。

曉雨把身子整個的挪到愛人的身上,那本就帶有汗跡的兩個身體靠在一起,把雙手從被中伸出來,點著小軍的臉說道:「你想什麼呢?小影怎麼會是那樣的人,我們都是為了你,今天的表彰大會和授銜儀式,不要以為我們不懂其中是什麼含義,小影害怕自己成為你的累贅,你的弱點,你未來對手的攻擊點。霜兒好說,只要她自己注意一點,不會出什麼問題。煙兒也好說,從明面歸到地下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今天的事情一傳到xg,即便如薛家。也不得不考慮你個人地位置了,只要煙兒自己願意,相信薛家也樂得有了你這樣一個除了身份之外都存在的女婿。只有小影,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她的家庭她的身份註定了她是一個比較敏感的人物。

無論是她的父親還是你,你們地未來路程中是不允許出現一點點瑕疵的,而小影則成了最大的瑕疵。你懂吧?江伯伯沒有說什麼,可不代表小影不會去想,她害怕自己成為你們的拖累。今天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心情看得出來很不好,甚至有了一點點輕生的念頭。想想小影那樣堅強的女人,會出現這種念頭。代表著她是多麼地愛你,多麼的不想離開你,但又不想耽誤你。」

聽了曉雨的話,小軍半天沒有說話,輕輕的把曉雨扶到旁邊,坐直身子點燃煙,一支接著一支,曉雨也沒有打擾他。她知道,這個問題小軍遲早要面對,遲早要想到解決的方法,遲早要去面對。

穿上睡衣,走到窗前。微微打開一點點地窗戶。刺骨的寒風從窗外湧進來,吹打在小軍裸露的胸膛上。室內的溫度瞬間降了許多,曉雨把棉被嚴嚴實實的蓋在自己身上。她知道,愛人即將相通了,他要用這寒風來刺激自己做最後的決定。

眯著眼睛迎著窗外的寒風,小軍低下頭,摸著自己胸膛瞬間冰冷的肌膚,把窗戶關上,他已然下定了決心,也不屬於下定決心,這個決心不用下,在第一瞬間聽到這消息地時候都沒有過任何的猶豫,讓他放棄幾個女孩子當中的任何一個都是不可能的,只是想要把事情的利弊和未來可能遇到地阻力解決方式全部地想清楚。

「老婆,我不會放手,無論這一身皮還在不在,無論將來遇到什麼樣的阻力,我相信我能夠處理得了,神魔如何,如要擋我,皆數屠之!」

重新地躺倒床上,心中屬於那一塊凈土上的波瀾,誰也不能動搖,大不了修羅從華夏地修羅變身成為只屬於左昊軍身邊人的修羅,摟著曉雨閉上眼睛,小軍的心中,那波瀾已經平復。

曉雨感覺到愛人身上的堅定,雖然早就知道他會如此的選擇,但沒有想到他是這麼的決然,任何一個人面對著巔峰權力的誘惑,相信心中都會起漣漪,有江山何患無美人?縱觀歷史又有幾人愛江山更愛美人,坦然如斯,情深如斯,此男人沒有選錯,小影沒有白白付出。

看著愛人緊閉的雙眼,曉雨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微笑,貼在愛人的懷中也閉上了眼睛。

「老婆,此生此世,必不負你們的深情!」低聲的嘟囔著,雙手環住曉雨的身子。

曉雨沒有回應愛人這不知道是夢囈還是清醒之下的表白,只是把自己的身子緊緊向愛人的懷內靠了靠,嘴角的淺笑一直沒有消散。

大年三十一大早,家家戶戶都洋溢著新年的喜慶,軍區大院中也難得的從以往的嚴肅中變得歡快起來,孩子們在今天可以不用顧忌家中那些教條的軍人父親們的嚴厲管教,盡情的在大院中肆意的蹦蹦跳跳,肆意的喊叫,平日里禁止在大院中燃放的鞭炮也被孩子們拿了出來,一大早就聽到院子中噼里啪啦的陣陣小鞭響。

曉雨早早的就睜開眼睛,只是酸軟的身體讓她沒有力氣起來,只是靠著小軍,用自己的髮絲輕輕的撥弄小軍的鼻尖。

「阿嚏!!」噴嚏聲響起之後,小軍睜開了眼睛,曉雨突然發現,愛人的眼睛今天格外的亮。

「老婆,我今天去一趟gs。」小軍打了個哈欠,從被窩中坐起身子,有些歉意的看著曉雨,大過年的不能陪著家人在家中過年,誰的心裡都不會好受。

曉雨點指了一下小軍的額頭,嬌媚的說道:「你呀你,就知道你今天肯定會有這句話說出來,你們部隊過年還休息呢,更別說gs政府了,人家小影前天就回來了,江伯伯也回來了。不過昨天就走了,小影本來也應該昨天走的,就為了等你,中午的飛機回sh,你有一上午的時間去江家在天京的老房子去和小影甜蜜。」

曉雨調侃了愛人一句。

「煙兒回xg了,霜兒呢?」

王妃請賜教 「知道你這個年會很忙。霜兒跟著煙兒去xg了。」

瑞雪兆豐年,大年三十地一大早,天上就飄飄洒洒的落下一片片的雪花,這雪不是冷的、不是冰的,在所有歡慶這新年的熱烈氣氛中,所有地人都覺得這雪是暖的。

大街上的人很多,集市也特別的多。逛街的人也非常多,雖說購買年貨都是提前預備,可一家人一起在集市中逛街買東西的感覺,吸引著無數的家庭在這瑞雪中早上街頭。

小軍走到江家老宅,看著那冰冷冷地宅院。心頭一震,大過年的,小影一個人獨守這院子只為了等自己,真難為她了。

吱嘎!!!

院門被輕輕拉開,那道倩影佇立在門邊!

有些猶豫的望著小軍,有些猶豫的不敢上前,有些猶豫兩人的關係。小軍沒有猶豫,衝上去緊緊地抱住那道倩影。

「不讓人看到了!」小影有些抗拒。 薄情女孩:痞女征服黑老大 推著小軍眼睛四周的看著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己二人。

「我不在乎,記住,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手,你也不要有放手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無論天涯海角無亂事態變遷。你。江清影,我。左昊軍,誰都不能想到把那牽著的手放開。記住,誰都不能,我也不會允許。無論是誰都不能拆散我們,你不要想那些沒有的事情,聽到了沒有,聽到了沒有!!!」

小軍緊緊的摟著,恨不得把江清影的身體融入到自己地身體當中,那堅定而又帶著瘋狂的語氣讓眼淚頓時從江清影的眼角滴落。

「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那麼的自私,你有大好的前程,你有遠大地理想,我不能當你地累贅,我不能拖累你。」江清影不停的搖著頭,不停地說著不能,可雙手不自然的回應了愛人地擁抱,緊緊的抱住他。

小軍雙手扶住江清影的雙肩,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你看著我,小影,你相信我嗎,相信我就沒有那麼多的不能,我做得到!」

看著愛人堅定的目光,江清影哭著點頭,幾天了,對於這份情感的割捨,成了江清影心頭的痛,她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要想得那麼多,為什麼不能自私一回,那樣的話就不會這麼的痛。

「呵呵,傻丫頭,已經是國家中層幹部了,還這麼幼稚,也不知道你這幾年在gs是怎麼歷練的,如果想要讓你成為攻擊我們的把柄,即便斷了也一樣會被人利用起來。你覺得我和江伯伯會怕這些東西嗎?再說了,有些東西在真正的鬥爭中是不會被使用的,那是底線,懂嗎?」

「你別說了,我不管了,愛怎麼樣怎麼樣了,不管將來怎麼樣,誰要是動你,我會十倍的回敬他們!」

女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很多時候會迷茫、會不知所措、會發一種自己都理解不了的神經,也會患得患失,但只有那讓她變成這一切的男人給予他一個堅定的擁抱、眼神、話語,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江清影又如何,碰上這樣的問題同樣會變成普通的女人,普通戀愛中的女人,有些神經質。

一上午的時間,小軍和江清影兩個人就靜靜的相擁而坐,互相低聲傾訴著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感受著對方的生活。

中午的時候小軍不顧小影的阻攔,堅持把她送到了機場送上了飛機,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會在乎被人知道,更何況現在知道自己事情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動用這樣的事情來打擊對手,是禁忌。真有人用了,自己不介意使用一些非正常手段,無論是誰不仁,我左昊軍肯定十倍百倍的不義。

今年昊雨服飾工廠值班的是董成,董秀秀在京演出不能回家國家,他也沒有回去,正好公司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留守,董成的留下也把韓虎和煙兒解放,韓虎和霜兒趁此機會正好回去陪巫師過個年。煙兒也能回家陪家人正正經經的過個年。

昊雨服飾這一年沒有太多的變化,附近地土地雖然在小軍的操作中早就買了下來,可並沒有擴建廠區,整個華夏的供貨量這裡已經足夠了,至於國際上的,xg那邊的分廠和特區那裡專門建造的工廠足以供給。天京地昊雨服飾廠區。現在儼然成了熱門的單位,掛在軍委總裝備部名下的昊雨服飾,在很多人的眼中也帶有一絲國企的味道,不少的年輕人都以能夠進入到昊雨服飾工作為榮,畢竟這裡的錢賺得是最多地。

「老張,老劉,怎麼沒回家過年啊。給,拿著!」小軍把車子停在廠區門口,看著跑出來臉上帶笑的昊雨第一批門衛,臉上也跟著露出笑容,這輛車子雖然一直都是曉雨或者家中人有事的時候開。可裡面的煙一直都沒有斷過,隨手扔了兩盒給二人。「您來了,快請進!」兩個人接住香煙,恭敬的打開大門讓小軍車子進入,雖然這老闆一年見不到幾回,可每次見到對方那一直謙和地態度,讓工廠中所有見過小軍的老員工,都對這工廠的向心性非常的高。

本來小軍只是下意識的想來這裡看看。卻意外的發現廠區中在這大過年的情況下,幾個廠房還沒有關閉,裡面轟轟的聲音依舊響著。

走過去,正好時至午飯期間,裡面地工人正吃著飯。董成也正好站在門口處的餐車附近。對著裡面的工人說著新年的祝賀。

「首先祝願大家新年快樂,大過年的還要各位在這裡加班我地心裡也不舒服。但公司地訂單下來了,只好讓各位加班加點的工作了。請大家放心。加班地時間所開的工資翻倍,另外公司為所有地員工準備的福利也加倍,中午飯也是加餐,凍豆腐頓魚、紅燒肉管夠,大家儘管吃!」

「哦!!」工資翻倍,福利肉和水果翻倍,這是所有今天工作的工人沒有想到的,本來是看到公司的訂單過多,昨天中午正式開始放過年假的時候董經理提了一嘴,在這公司中感受到了溫暖的工人們,沒有成家的都自發的留了下來,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紛紛叫好。

另外站在董成身邊的身影是小軍沒有想到的,她不是要隨著文工團進行慰問演出嗎?怎麼今天還有時間在這裡?

「小軍!」董成一回頭正好看到了小軍,剛從妹妹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同窗現在竟然成了中將,還在昨天那樣的場合中,被那麼多的首長親自接見,早就知道這小了自己幾歲的同窗非池中之物,沒想到這麼早就一飛衝天了。

「董事長!」一些老員工也認得這個年輕俊朗的老闆,看到小軍走進來也都齊聲的打著招呼。

「謝謝大家在這舉家團圓的日子裡能夠自發的為公司加班,我在這裡謝謝大家對於昊雨的厚愛!」小軍走向前,向著所有的員工微微鞠了一躬。

「啪啪啪啪!!」謙和的態度讓所有的工人都發自內心的鼓掌,這麼大的老闆能夠與普通員工一樣,自然會贏得工人們的尊重。

「董成剛才說了,午飯魚和肉管夠,我親自看看這裡的伙食是不是夠好,給我盛一碗,要是偷工減料,我為你們做主好不好!」小軍看著一個個推車上大盆中的飯菜,大米飯噴噴香,肉也都是好肉,遂小小的開了一個玩笑。

「呵呵呵呵!!」看著大老闆都端著飯碗在這大過年的與普通的工人一樣吃著公司的加餐,雖然這裡的伙食已經夠好了,但比起家中有親人有氣氛的過年飯,還是差了一些,但有了小軍這個大老闆的參與,工人們的積極性被再次的調動起來。

人都有一種心情,需要被認可和尊重,無論是做什麼工作的,即便是掃大街的,他們的認可是所有的行人能夠對乾淨的街道贊上一聲,他們的尊重是所有的行人能夠不用那種低賤工作的眼神望著他們。而昊雨地這些人,能夠自發的參加加班,是對整個公司的認可,而小軍這個大老闆親自向所有人表示感謝,是尊重;能夠與大家同吃一鍋飯,是認可。

大塊的紅燒肉。鮮美的魚湯,看著大老闆吃得那麼香,董成和所有參加加班的員工一樣,盛飯一起吃了起來,最後連董秀秀也拿了一個碗,與一些女工一起吃了起來。

午飯過後。小軍與所有地工人一起,在工廠中一齊工作,儘管對於機器的操作陌生,對於手工方面的工作乾脆不會,但這大老闆與普通工人一齊工作的心情,還是打動了所有的工人,這一下午三個小時的工作效率超過了以往一天的工作量。提前下班一個小時。

本來董秀秀今天還有演出,但臨時那場演出取消了,她就過來陪著哥哥過年。晚上地時候小軍把想留在公司過年的兩兄妹拉到了家中,對於小軍的家,兩人也不是很陌生。與這一大家子的人一起過年的誘惑,讓兩個人沒有拒絕小軍地提議。

年夜晚,儘管幾家的大男人沒有在,但湊到一起過年的幾家,還是過得非常愉快,一幫女將算是正式的佔據了家庭的主導地位。

飯後看著只能以聊天、打撲克、打麻將消磨時間的一眾人,小軍不禁感嘆,雖然自己對於已經演爛了的春節晚會不感冒。但在這個年代,那所有華夏人大年夜最重要的一道大餐還沒有正式地端上桌,想想還有兩年春節晚會才能正式的走入千家萬戶,那時候也許所有的人都會圍坐在電視機前觀看吧?

如果有時間的話,把這道大年夜的大餐提前搬上桌。也許是個不錯地主意。想到這裡小軍不自覺地看了看與曉雨、玉兒、張彤鬧在一處的董秀秀。她也許會走上這春晚整條星光大道吧!

守歲地習俗是自古有之,臨近半夜的時候。家中地幾個男人紛紛歸來,幾大家子人難得的湊在一起。共同迎來了1981年的新年鐘聲。

這一夜,歡聲笑語充斥著整個的院落,看著親人朋友們的一張張笑臉,小軍真的希望能夠一生都擁有這樣的幸福,美中不足的是不能讓所有心愛的女人一齊享受這幸福。

鐘聲過後小軍拿起電話,給遠在xg和sh的薛雨煙、江清影打電話拜年,這在這個時候還是非常新鮮的事情,能在這新年的伊始聽到愛人的祝福,兩女心底那一點小小的遺憾和幽怨,在這一刻消散不見。想要聯繫霜兒,後來想了想,小軍沒有繼續撥打那唯一與巫師聯繫的號碼,這時候他們應該根據自己的習俗在谷中進行的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盡情的玩樂吧,一個電話打過去,愉悅的心情可能在這緊急電話鈴響起的一瞬間,所有的人心一緊吧,算了,明天有時間再打吧。

大山、董成和董秀秀這三個算是外來人的加入,也給這家中增添了一絲別樣的感覺,看到這平日里仰望都望不到的幾個家庭的和睦美滿,三個人也非常的為小軍和曉雨高興,來自朋友的祝福有時候也是一種非常的鞭策。

總之,儘管孕育著不平凡的平淡新年第一天,就在這中歡快的氣氛中結束,平日里都非常忙的幾家男人,能夠在這大年夜團聚在一起,一起吃吃餃子,一起說說話,就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小軍接到了來自長輩們的紅包,儘管這些錢對於他來說已經無足輕重,但那份心意是他所在乎的。早上的飯還沒等吃,一個電話把小軍在這過年中高興的心情完全的破壞。

「小軍,過來夜色一下,出事了!」付林的聲音很急促,肯定出大事了,不然一項冷靜的付林不會有這樣的表現。

等到小軍帶著大山趕到夜色的時候,那大大的封條讓小軍馬上明白了這裡出了什麼樣的事情,付林看到小軍從車上下來,也帶著阿虎從另一輛車子上走下來,夜色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酒吧,對於青門在華夏的整個經濟策略起不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可已經發展成為天京最熱的夜色,金錢收益雖然頗多,但也不會讓青門的少主付林如此著急。重要的是一個面子上的問題。

夜色是誰開地,全天京有些身份的人都知道。夜色背後的人是誰,天京真正的上層也都知道。在這個時候,在小軍剛剛正式被推向前台。正式的榮升中將之時,出了這樣的事情,無疑於是在小軍地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個巴掌。

「小軍,你看這,昨天客人最多的時候過來查封的。天京市公安局做的,警衛師配合公安局行動。這件事情肯定是針對你,是誰做的,會不會有什麼大的陰謀呢?昨天晚上太晚了,而且最初我也以為可能是看我們夜色賺了太多錢,有人想要小小地伸一下手,等到早上跟我們的關係打電話一問。才知道這件事情上面是下了鐵令的,絕對不允許解封,你看這?」付林的眉宇神態之中,沒有為自己的損失和夜色被封而急,他急地是這件事情是不是針對小軍的。

「呵呵。門口的狗你怎麼還留著?」小軍掃了一眼,發現夜色門前不遠處的一個街道中停著一輛車,又看了看那明晃晃的封條,笑了。

看到小軍平靜的模樣,付林才放下心來,他當然知道發生在小軍身上的事情,在這種時候還有人敢動上來,自然是胸有成竹。擔心小軍吃虧,這才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

「那些小人物,跟他們玩沒意思!」付林當然知道這些耳目,只是懶得搭理他們罷了。

「什麼理由封的?」小軍點燃一支煙問道。這種事情地發生,百分百是沖著自己來的。對方是在試探自己的底線。也是在打擊屬於左昊軍的邊緣勢力,青門在世界再大、幫眾再多。你也只是個社團組織,在華夏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卧著。動青門也是最合適的,即不會與左家真正地交鋒,又能直接打擊剛剛上位地左昊軍。

「妨礙風化、偷稅漏稅、衛生不合格、噪音影響周圍環境等等一些可查可不查的理由,只有一個理由是我今天早上打聽過最致命地,關於我們這樣的場所是沒有正規法規保護地,所有的一切,查你正常,不查你也正常!」付林靠在車門上,點燃一支煙緩緩的說道,他知道這件事情必然需要一場角力了,是華夏內部中爭鬥對於小軍的打擊,媽的,拿老子的地盤當戰鬥場,王八

小軍拍了拍付林的肩膀笑道:「兄弟,這次你別動,我來處理,想跟我玩玩那就玩玩,只不過你要損失些錢和關係戶嘍!」

「錢對於你我,那麼在意嗎?關係戶,能夠經得住考驗的關係戶才是我需要的,這一次正好也把他們煉一煉!」付林點了點頭,政治鬥爭就要用政治的手段來處理,自己插入一腳確實不合適,也很容易讓小軍難做。

「警衛師,呵呵,有意思!」小軍嘟囔了兩句,然後對著付林說:「兄弟,看熱鬧吧,大過年的非得要鬧上一鬧,讓人過不好年,該死!」

「那就看你表演了,有什麼需要的找我,一個夜色我還夠陪他們玩得起。」付林攤了攤手,不在意的說道,一個夜色讓小軍來試試上位后的水,完全的值得。

小軍把煙掐滅,帶著大山走到那停靠在衚衕中的車子旁邊,敲了敲車窗,等著裡面明顯有些緊張的兩個人搖開車窗。

「你有什麼事?」裡面的人搖開車窗,還裝出一副不解的模樣像小軍問道。

「你們是天京市局的吧,別忙著否認,回去給你們張副局長帶個話,一個小卒子我要弄,相信沒有人會為了小卒子與我死磕吧,告訴他我會去找他!」說完小軍沒有給對方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回到付林的身邊。

「等我電話行事,放心吧,不會讓你夜色全部賠掉的!」跟付林打了一聲招呼,小軍帶著大山開車離開。

阿虎低頭問道:「少主,左少這次

「放心吧,小軍如果連這初次試探性的交鋒都處理不好,他也就不叫左昊軍了。這小子估計是想要為我們出氣,不然站在這裡處理這件事情都未嘗不可,兄弟,看你這次能把事情玩多大,玩到多深,並且如何順利收場吧?」付林其實想勸勸小軍不要玩大了,但想想他的性格也就算了,心中難免會對剛剛上位就大動干戈的小軍有些擔憂。

「大山,去警衛師,不是單獨與天京軍區了嗎?我倒要看看他們單獨成什麼樣子?」小軍靠在後座上閉著眼睛權衡利弊,這次的事情如何做才能獲得最好的效果呢?

「是!」大山沒有問小軍為何不動用關係出面而非要自己去辦,他知道小軍有自己的想法。

風驟起!!!

ps:謝謝大家的支持,一個單章200多張月票,實在太感謝了。但各位大神兇猛,看看都市分類月票的戰爭已經進入了決戰期間,兄弟們頂住了,無我的菊花想要保住啊!!! 浮生幾重戀 投月票很簡單,那紅色的字體!! 到了縣城,周天浩叫司機將陳麗直接送到家裡去了,他沒有下車,今天的整體感覺,不是很好,特別是在吃飯的時候,匡仁貴的表現,令周天浩感覺到有些丟臉。匡仁貴過於的熱情了,總是在找機會和陳麗說話,陳麗大概是有些不適應,一直都處於應付的階段,周天浩已經看出來了,陳麗顯得有些尷尬和不願意,很多時候,都在偷偷看著周天浩,好像害怕周天浩不高興一樣的。匡仁貴喝酒之後,不斷的在說著自己的經歷,表面上是對著周天浩說的,其實目光是不是看著陳麗,周天浩是過來人,已經看懂了匡仁貴的心思了。

陳麗這樣的女孩子,男人看見之後,都是會動心的,就是周天浩自己,都不能夠免俗,不過,官場上,還是要稍微注意一下影響的,匡仁貴可能是覺得周天浩很年輕,看不出來他的一些心思,這也太小看周天浩了。都在天星縣工作,鄉鎮黨委書記的情況,周天浩還是需要了解的,匡仁貴工作成績不錯,應該是很有希望的鄉鎮主要負責人了。處於這樣的情況下,匡仁貴更是要注意了,要時刻注意到影響,對於男女之間的關係,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周天浩是不會去關心那麼多的。

蔡志明一直都在辦公室等著周天浩,相關的事情,蔡志明已經做好了,銀行和信用社的領導,都表態了,現在,山前鄉可以辦手續了。蔡志明對周天浩的看法。已經完全改變了,周天浩出手很大方,兩萬元錢,蔡志明都沒有想到,所以,在做工作的過程中,蔡志明是非常儘力的。這兩萬元錢,表現出來,周天浩是做大事情的。是明白所有的關節的,一段時間,蔡志明還有些奇怪。如此年輕的周天浩,為什麼會明白這麼多的事情,想到周天浩在京城那麼多年,可能是見過了諸多世面的,所以,蔡志明也釋然了。還有一個最為關鍵的地方,就是周天浩充分表現出來了對自己的尊重。

兩萬元錢,對於山前鄉來說,不是小事情,要拿出來這筆錢。不是很容易的,而且,接近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周天浩根本沒有過問,也沒有展現出來焦急的情形。好像這件事情,沒有發生一樣,這是一種對領導的信任,對他人人格的尊敬。

看見周天浩進入了辦公室,蔡志明笑著開口說話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