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魂陣,那可是非常消耗元石的陣法,比起開啟聚元陣還要消耗,一天差不多要消耗掉百萬中品元石,更高級一點的話就需要千萬甚至億萬中品元石,甚至是上品元石。

那要看養魂陣的級別在哪了。

現在這個不過是低級的養魂陣,能夠微妙的滋潤每一個人的靈魂,開啟這麼龐大的陣法,一天消耗的元石足足要千萬中品元石,這也是為什麼剛剛那人說丹谷財大氣粗。

有錢真好。

劍痴感概道。 劍痴走到前台,前台前都有好多人在詢問,有的是買丹藥的;有的是買藥材的;還有的是詢問怎麼考核煉丹師的,可以說問題五花八門。

他來到了前台,一個小姐姐負責接待他,小姐姐露出職業般的笑容,問道:「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

雖然劍痴年紀不大,但這些前台的侍女並沒有因為他年紀小而瞧不起他,相反她們的態度一視同仁,高低之分不是那麼明顯,這一點比起地下商盟是差了那麼一線,人家地下商盟專做生意,服務態度的確比起丹谷的那些侍女要好很多。

雖然她們態度一視同仁,但劍痴從她們眼睛里讀出一些東西,那種拿著丹谷身份的驕傲已經完全刻在骨子裡了。

他輕輕一笑,說道:「你好,我想購買一些藥材和一鼎丹爐,需要在哪裡購買?」本身劍痴的聲音就很溫和,加上人比較帥,所以那名小姐姐也很樂呵,用溫柔的聲音將他的問題詳細的回答了一遍。

「小弟弟,你寂寞嗎?」

她嫵媚的笑了笑,玉手伸出,欲要勾.引他,劍痴不動聲色的往後移了一下,微笑的看著這名侍女。

「多謝。」

然後轉身朝著她所說的方向走去。

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身影,那名侍女撇了撇嘴。

「無趣。」 夜少的二婚新妻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繼續接待外來的客人,做著自己本職工作。這個寶典大大小小至少有上百間房間,每一個房間都有很大的空間,可容納上萬人。

而且每一間都是賣著不一樣的東西,倘若沒有前台的指引,要想找到自己心目中想去的地方恐怕要花上很長的時間。

很快他進到一房間里,這裡賣的是許多藥材,一眼掃去其中一家,至少有上百株藥材,不分明貴,不分等級;房間最角落的地方是最熱鬧的地方,那裡是一塊賭石坊,類似於賭..博之類的東西。

劍痴開始購買藥材了,邪天的記憶里包括了很多,不僅僅是煉藥手法,還是大量的煉藥知識,這種煉藥知識是最珍貴的,可以說是用無價來衡量,有了這些知識,他便可以煉製更高級的葯,成為更高級的煉藥師。

經過一家藥材坊,他餘光瞥了一眼那些藥材的價格,全都是一萬中品元石起步,還有一些還是一千上品元石起步的。

看到這裡,劍痴的眉頭不自然的挑了一挑。

「老闆,這株人蔘怎麼賣?」

他來到某家藥材坊,隨手指去一株人蔘,漫不經心的問。

一些特殊的藥材並沒有標價,因為它的價格是不能衡量的,所以價格是由購買者來定,對於有需求的購買者來說,定的價格一定會很高,因為他有需求;而對於那些需求不高的人來說,假如用人蔘為例,它的作用無非是強身壯體,增強血氣;所以對於氣血虛弱的人來說很需要,但對於氣血旺盛的人來說,這不過是一道菜而已,可有可無。

所以這種無標價的藥材往往可以賣出比它本身還要貴的價格。

「你打算出多少買它?」

老闆反問他。

「五萬中品元石。」

劍痴隨口道,對於這株人蔘他並不感興趣。

他的表情完全盡收老闆的眼裡,察言觀色是作為一個老闆最基本的技能之一;聽到價錢后,老闆搖頭,這個價格遠遠低於成本價。

劍痴輕輕一笑,手指向另一邊的藥材,通黑雜草模樣的藥材,道:「加上這株十五萬中品元石如何?」

十五萬中品元石剛剛好是這株人蔘的成本價,因為這株人蔘並不高級,所以價格不會超過二十萬中品元石,這也是劍痴為什麼出十五萬的原因。

老闆眯起眼,指向他所指的藥材,道:「你別看這株像雜草模樣的藥材,它可是非常稀有的一株名葯,對於煉丹來說,可以煉製特有的丹藥,對於身體有著非常好的功效,它的作用比起那株人蔘要高很多,十五萬買不了它。」

老闆心中冷冷一笑,對於這樣的手段他見過不知道有多少人這樣還價,一開始指著一個不感興趣的藥材問價格,然後發現對方對他所提的價格不滿,下一步就將自己要的藥材加進去,在提高一點價格,盡量做到低價購買。

如今劍痴也是這樣,但這種小戲法被他看穿了。

他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噢,那你說說那株藥材值多少錢?」

「至少這個數。」

老闆毫不猶豫地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十萬中品元石。」

劍痴微微皺眉,搖搖頭:「太貴了。」

「三十萬。」

老闆搖了搖頭,微微笑起:「兄弟,你也是煉丹師了,至於這麼小氣嘛,而且那副藥材真的值這份價。」

「四十萬,這已經是我底線了。」

劍痴艱難的開口,表情十分猙獰,彷彿割掉了四十萬他就會死一樣;但老闆的眼力是何等犀利,是神是鬼一眼就能看出來,劍痴雖然在掙扎,但眼睛里的不舍依然流露出來,完全看得出他確實相中了那副藥材。

只要咬著五十萬不放,老闆斷言他會拿五十萬成交的。

果不其然,劍痴嘆了口氣,一臉肉疼的說道:「五十萬也成,不過我要拿多兩株藥草。」

老闆心中一凜,餘光偷偷掃過自己的藥草,想要看看劍痴選什麼。

「你說說哪種藥草,我看看能不能給你。」

劍痴指了兩株,那兩株都是沒人要的藥草,不算得上極度珍貴,但和五十萬相比,相差天地之遙。

「行,成交。」

老闆這次爽快的答應下來,劍痴將五十萬中品元石交給了老闆后,將那四株藥材收進蒼海戒中,這次他賺翻了。

老闆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傻小子,我這次賺大了,以兩個低級藥草和兩個成本不足以三十萬的藥材賣出了五十萬的資本,真是賺大了。

兩人的心思同時認為自己賺大了。

劍痴選中的兩株藥草是煉製靈魂液的輔葯,珍貴的輔葯,這裡都是煉丹師,對於煉丹師來說,這兩株藥草不過是煉製簡單的丹藥其一的藥材,並不珍貴。在藥師中,有一種特殊的藥材可以煉製出靈魂液,增強自身靈魂力。

沒想到根據邪天的記憶,他會在這裡發現這兩株藥草。

他靈魂力被邪天奪取了一部分導致他沒有原有那麼強大,所以他需要煉製靈魂液來彌補缺失的靈魂力,再次增強自己的靈魂。

不過煉製這種藥液,他沒有十足的把握,只能見步走步了。 劍痴心裡鬆了口氣,討價還價總算是結束了。如果問他五十萬買了四株藥材值不值得話,他絕對會說值得,因為那個價值在那裡,哪有不值得的,換作其他藥師來購買同樣是值得的;但如果是煉丹師用五十萬買四株藥材,那就是血虧,虧大了。

他離開了那家店,繼續左顧右看。

眨眼他來到了賭石坊,這裡人是最多的,而且賭石的價格都不菲,但許多人都想搏一搏運氣,萬一切開一個價值百萬元石的東西呢。

運氣一事誰敢說得准。

劍痴好奇的來到這裡,有人直接購買了一個石頭,那塊石頭竟然需要五十萬中品元石,他很是神奇,只見那人拿起一把小刀,朝著石頭慢慢的切去。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片刻,石頭分成兩半,裡面空蕩蕩的。

「靠,又沒中!」

那人罵了一聲,眼睛里很不甘,又花了五十萬。

「中了!中了!」

另一人突然高喝道,聲音很大聲,不少人齊齊看去那人的石頭,裡面含有拇指那麼大的翡翠,價值遠遠超過了五十萬。

這令所有人都羨慕不已。

「兄弟,這翡翠我出五百萬中品元石買了如何?」

翡翠其實是一個裝飾,沒有多大的用處,但對於富商的人來說,這完全可以收藏起來;對於陣法師來講,可以將陣法刻在裡面,轉手賣出更高的價錢。

這一切都是很平常的事。

劍痴掃過一眼,有人歡喜有人憂,不過眾人都是玩的很是歡樂。他目光落在桌子上那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石頭上,心裡便詢問道:「邪天,你會賭石么?」

剛問完,他就笑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4463/ 真是的,自從邪天在他腦海里他就已經習慣了,偶爾跟他斗下嘴緩解一下無聊的氣氛,雖然他老是想要奪舍自己,但不得不說他對自己的幫助也是很大的。

現在也是如此,習慣性去問邪天了,現在他不在,反而有些不太習慣,沒有了他的聲音生活總感覺缺少了什麼。

「兄弟,我的眼力極好,我幫人買的石頭百分百中獎,我可以幫你物色哪一塊石頭中獎率高,不中不要錢。」

突然一名男子走到劍痴身邊,說道。

來這裡玩的無疑不是有錢人,而且不少是紈絝子弟,他從一開始就觀察劍痴,雖然劍痴平平淡淡,但一路上見到他出手闊綽,已經好幾次花了上千萬元石,這一幕他都看在眼裡,直接將劍痴當成了某個家族出來玩樂的紈絝弟子。

劍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沒有回答他的話。

「不過中了獎,裡面的價值我可要五成。」

那名男子充滿笑容的看著他。

五成!

劍痴心裡暗暗的鄙視這人,真特么的不要臉。

不過細心一想,男子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必然有一定的眼力,不過……劍痴心中冷笑,想要五成的茶水費未免也太欺人太甚了吧。

想要在他這裡拿取一半的費用,那是不可能的!

劍痴露出善意的微笑,見此男子以為有戲,臉上同樣露出笑容,然而劍痴下一句話讓他傻眼了。

「我不需要。」

「額……」

男子萬萬沒想到會得到這個回答,他可是老手啊,論眼力至少也能猜得出一二,比起那些新人要好上不少。

「要不我四成半?」

男子不死心,降低了一些價格問道。

劍痴搖頭,然後目光落回在那些石頭上。

「哼,裝什麼垃圾,看你輸的太慘。」

男子少了一筆生意十分不爽,暗地裡詛咒劍痴開不到好東西。

劍痴第一次玩這個,隨手選了一塊石頭,拿起一把小刀往石頭上切入。片刻,裡面露出了一角葉子,劍痴有些詫異。

石頭裡生有葉子,難道裡面有藥草?

想到這裡,他便加快切開石頭的速度,眨眼,一根草完全呈現在他的眼前。

「哈哈哈哈,雜草,真的是石頭裡長草!」

之前那名男子大笑起來,引起周圍人的圍觀,不少人竊竊私語,石頭裡切出雜草也是聞所未聞,這也是一道趣事。

男子傲然地看著劍痴,聲音極其驕傲的道:「小子,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我保證你穩賺不虧,但我要拿七成!」

劍痴充耳不聞,再次付了五十萬中品元石,這次他認真了,挑選了一個較大的石頭。

這個石頭平面有些光滑。

然後他開始切起來。

男子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塊石頭,臉上的表情時常變幻多端,似乎也看不出這塊石頭裡到底有沒有寶貝。

劍痴切到一半突然停頓下來,轉頭笑眯眯地看著男子,道:「要不要猜一下我這石頭有沒有寶物?」

男子沉默不語,顯然他也不敢確定。

劍痴笑了笑,直接切開兩半,裡面空蕩蕩的,他笑道:「什麼都沒有。」男子的臉色很是難看,他知道對方是故意的,先前說他眼力厲害,如今卻不敢猜一塊石頭。

「有種在選。」

簡直不要臉到極致。

周圍人噓唏一陣,男子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他目光死死的盯著劍痴,再次說道:「怎麼,你敢不敢在和我賭?」

劍痴聳了聳肩,道:「誰怕誰,五十萬起步,輸了給對方五十萬如何?」

「好!」

一場賭注開始了,其實這樣的情況也很經常,畢竟有賭石的地方就有人不甘心,有人嫉妒,一旦嫉妒就會做出超出理智的行為。

劍痴一如既往的付了錢選擇了一個石頭,然後切開。

空無一物。

他輸了。

男子笑了。

接著繼續,男子的毒癮逐漸被劍痴勾引出來,越賭越興奮,數額也越來越大,到最後劍痴輸了數百萬中品元石。

「最右邊那個。」

突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劍痴為之一震,停頓了一下。男子見狀,冷笑道:「怎麼,不敢繼續了嗎?賭石可是靠眼力的,沒有眼力就不要出來丟人現臉。」

「這次我賭兩千萬中品元石,你敢賭嗎?」

劍痴反問道。

兩千萬中品元石對於不少人是一筆不菲的數字,男子有些猶豫了,兩千萬中品元石可以說是他全部家當了。

「怎麼不敢嗎?」

劍痴用他之前的語氣譏諷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