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司屠說完,也不瞧這三個,踏步向體能館里走去,冷聲道:「其他人跟我來集合,接下來是器械煅煉。」

……

從上午10點半,一直到下午15點半,整整五個小時。七班所有學生,在司屠的指令下,被蹂躪得慘不忍睹。

跑圈、器械加強、體操訓練、跑圈……

當司屠下達今天課程結束的指令后,所有學生都癱倒。

然後,又在司屠殺人的眼光中,又再集結,前往食堂。

每個人已經累得指頭都抬不起來。

但是,由於食物中滿是營養品,精心調配的上等餐,所以每個人都不敢浪費,強撐著把食物都塞進肚子里。

寧沖吃得最歡快,甚至期盼能再多一些。

畢竟在場所有學生里,他的生活條件最差。平時吃的食物,完全和現在不能比。武大的營養餐,對於他來說就是珍品。

半小時休息時間。

營養品的效果發揮作用,每個人都恢復了精力。

甚至都能感覺到,體內的基因樹受到了觸動。僅僅只是這一次的體能煅煉,就比他們在家操練一個月,還要有效。

下午的課程,則是文化課。

回到教室之後,整個教室里,課桌已經被撤除。

中央區域,只有一個寬大的手術台。

冰冷的手術台上空無一物,旁邊站著一位老者。

寧沖認出,這位老者,就是之前在招生廳,負責最後檢測,併發放學牌的那個陰冷老者。

「我是外域生物學專科老師,可以稱呼我鹿翁。」

鹿翁淡淡說著,眯起如毒蛇般的眼睛,環視所有人。然後輕拍身邊的手術台:「我的課程很簡單,負責教導你們,了解敵人,了解什麼是外域生物。」

說著,有兩名校內警衛,抬著一具白布蒙著的屍骸,放在手術台上。

鹿翁掀起白布。

一具比成人體型還大,變異螳螂的屍骸,展現眼前。 寧沖早就見識過,活生生的變異螳螂。

七班有少數人,豪族出身,也早就見識過。

但是大多數學生,平生第一次見到變異螳螂。

有些女生,即使是基因樹開啟,早已強過普通人許多,但陡然見到外域恐怖生物,都是臉色一變,仍有懼意。

「變異蟲族,是地窟中最常見,也最低級的外域生物。它們智慧略低,行動以群體為主。殺傷力普通,但數量多起來,也足夠致命。」

「變異螳螂,是變異蟲族中,殺傷力較高的種類。一般來說,它們分佈在綠源地窟的上界,以及界橋區域。」

「將來你們征戰綠源地窟,面對最多的,可能就是變異螳螂。所以,今天第一節課,就教導你們,如何分析其強弱點。」

鹿翁手中多了一柄手術刀。

他一邊說,一邊切割著變異螳螂。

鹿翁的神情,就彷彿面對一幅畫,開始精雕細琢。

每一片甲、每一截筋骨、每一張皮質,都向學生們展示。並詳細講解其強弱點,以及特點和用途。

變異蟲族的血液,有紅有黃有綠有白,呈鐵腥味。隨著鹿翁的不斷解剖,整個教室里都瀰漫著作嘔的氣息。

有十幾個學生,實在是忍受不住,拚命地衝出教室。

不過一會,外面就傳來嘔吐聲。

寧沖卻聽得非常認真,專註度比所有人都高。

因為他必須了解每一個地窟生物,才能更好的在模擬地窟里修鍊。這個課程,實在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時間逐漸過去。

手術台上那隻變異螳螂,已經被分解成無數堆小碎塊。

七班300名學生,基本上有四五十多人,已經忍受不了。

「我對你們的態度表示失望!」

鹿翁看著這群曾經跑出教室,然後蒼白臉返回的學生,搖搖頭又說道:「全球武者的藥劑、裝備等資源,都依靠這些變異蟲族的軀體分解,從中獲益,才有對抗地窟的資格。」

「將來終有一天,你們會踏入真正地窟,面對變異蟲族。到那時,你們這種表現,只會成為變異蟲族的口中食,然後被排泄。」

鹿翁面無表情的,拍了拍手。

二十名警衛沉默地走進來,都抬著白布蓋著的屍骸。

又有十架手術台被推到學生們面前,屍骸被擺上去。

「每三個人一組,按照我的要求解剖,分析強弱點。」

「如果受不了,你們可以申請離校。」

「開始!」

……

帶著麻木的心情,七班的所有學生,都彷彿行屍走肉似的,被帶進了晚餐食堂。

每個人在手術台邊,已經待滿整整4小時。

當食物和營養品被放在面前後,大量的學生都是一陣煩惡,紛紛又衝出食堂。

雖然他們都是基因樹開啟的人才,軀體強化超過普通人,甚至智慧也強過普通人。但是心理、心情,仍然和普通人一樣。該怕的會怕、該噁心的也會噁心。

寧沖雖然也有不適,但蘇青璇的那句話,還回蕩在耳邊。

離校或放棄,代表著黑名單,永久不能獲得武校資格。

寧沖承受不起這個後果。

現在哪怕是要他一邊分解變異蟲族,一邊吃營養餐,他也要硬挺著熬過去。而這只是開始,還只是第一天而已。

寧沖沉默地嚼著食物,一直到塞滿肚子,再才依照指示,回到三樓的集體宿舍。

漢江武大新制度,每個星期只有最後一天,12小時的假期。其餘時間要麼是課堂,要麼是在集體宿舍,集體生活。

能夠容納300人的大型宿舍,劃分兩側,男女區分。

每個人一張鋼鑄單床,冰冷而堅硬。

日用品已經全都擺設在床頭櫃。

中間牆壁上,貼著宿舍制度、作息時間、警告提示。

一個大掛鐘,顯示時間為晚間20點30分。

從坐上公交車到達武大校門,直到此刻,寧沖已經堅持了12個小時。精神上的緊繃,以及身體上的疲乏,令他很快就倒在床上,立即沉睡。

不知什麼時侯起,驚銳刺耳的哨聲響徹整個宿舍。

鋼鑄的床上,甚至散發出冰冷的寒氣。

寧沖驚醒,隨即飛快地穿衣起身。

牆壁上的警示,清楚寫著,起床哨音響后,必須馬上到操場集合。違抗或延遲者,都會受到懲罰。

當寧沖跑到操場時,操場上已經有稀鬆的學生們,開始集合。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緊張。

因為站在隊伍前的,赫然就是司屠。

司屠冷冷地看著手中的計時錶,以萬年不變的鐵石雕像表情,一動不動地站在所有人面前,空氣中瀰漫著壓抑。

「現在時間是凌晨5點半,已經到場的同學,先跑十圈。」

「還沒有到場的,二十圈起步。」

「全體都有,出發!」

……

一天接一天,七班學生,都在煎熬中渡過。

當來到第六天時。

寧沖發現,本來是300人的滿額人數,已經減少到250人左右。也就是說,有50多人,永久的被淘汰出局。

這個現實,令所有學生們,都為之懼怕。

每個人進入武大的資格,來之不易,所費巨大。任何人都承受不起,被無情淘汰的命運。

當開啟基因樹成為初選武者,已經覺得高人一等的學生們,如果被打落塵埃,那比殺了他們,還要更加的難受。

面對現實,留下的這批人,無比的珍重自己的存在。

第六天的清晨,依然是在體能館。

「現在你們這群人,勉強還算看得過眼。」

「從今天開始,在我的領地,你們將開始新課程。」

司屠站在所有人面前,冷冷地目光掃過所有人,如雷的聲音說道:「新的課程,格鬥!你們將會學習各種近戰格鬥技巧,最終的目標就是打倒我!」

「所以,積累你們的仇恨,將來發泄在我身上。」

「我等待你們的挑戰!」

司屠的話說完,所有學生們都是沉默地盯著司屠。但是很快,這些目光就黯然。因為司屠實在太強,單憑外形就足夠碾壓他們。

「現在我宣布,第一項課程:扛揍!」

隨著司屠一聲命下,所有學生都脫下上衣,兩人一組,面對面站好,開始徒手互搏。

達標的要求就是一人一招,依次攻擊。

被對手打倒,或自己被干倒。

體能館里,頓時響起一片轟隆的打擊聲。

這一天晚上,所有宿舍里的學生們,都是鼻青臉腫地趴在床上,沒有人能夠安然入眠。

…………

新書求支持!求收藏!

新書需要大家支持!請投「推薦票」!感謝!

「推薦票」越多,更新越多!感謝支持!

………. 只有沉重的喘息聲,在宿舍里回蕩。

一個怨忿的聲音突然響起:「特么的,老子受不了了!這哪是武大?這是特種兵營!是監獄!是黑暗!」

隨著這句話,立即有幾個平時表現差的學生,也紛紛附和著痛罵。他們從未想過,武大生涯居然會是這樣殘酷。

以前的各國武大,都是循序漸進的教導,從未聽說有如此嚴苛的軍事化管理。甚至可以說是變態的管理,完全壓制學生,無條件無理由服從。

突然一個聲音懶洋洋道:「都特么閉嘴吧!你們這群慫貨!別丟了咱們七班的臉面!你們知不知道其他班是什麼情況?」

說話的是曹奔,他站在床上,插著腰,指著那些發牢騷的學生,冷笑道:「一班、二班、三班,全員存在!沒有任何人被淘汰!」

「四班淘汰9個、五班淘汰17個、六班淘汰22個。」

「只有咱們七班,淘汰了51個廢物!」

「你們不覺得丟人!老子都替你們丟人!」

立即有個不服氣的學生,哼道:「照你這麼說,七班排名最末?是渣子班?那你怎麼又報七班?」

曹奔臉色不變,冷冷道:「老子就是喜歡挑戰!早就聽說分班時,一二三班是尖子班,四五六七班是末等班。老子就是要在末等班裡崛起!」

那個學生哈哈大笑:「你就直接說,沒能力去尖子班,不就成了!瞎說什麼大話!就憑你?」

曹奔眉頭一掀,緩緩道:「你要覺得我不夠格,可以試試。比體能、比格鬥,隨便你挑! 顧少新妻買一送一 我要是輸了,就是孫子!」

那個學生立即一窒,說不出話來。

一個星期的訓練,大家都看在眼裡,知根知底。曹奔雖然不是第一名,但始終排名前列,實力在七班都是頂尖。

一個和曹奔關係好的學生,插話道:「狗東西,也不睜開眼瞧瞧,曹巨俠是什麼出身?他家是江市四大家族之一,金聶宋曹的曹家!一二三班隨便挑,他偏偏來了七班。」

又有一個學生接話道:「只有慫貨才會拖七班的後腿!如果我們爭口氣,比別的班都強,那七班就是頂尖班,之前的排名都是狗屁!」

這句話,立即引起許多學生的共鳴。

誰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渣子,何況能考入漢江武大的,絕對不會有渣子。無論出身背景,還是成績,在這個年齡段,屬於全國闖過獨木橋的一批人才。

在學生群里自稱許八八,擅長爆料的許傑輝說道:「我早就說過,今年全世界武大,都採用新制度,軍事化管理。目的就是打造精英,拋棄庸材,把資源都堆積在尖子身上。」

「因為全球地窟都在變異,越來越強盛。如果武者青黃不接,良莠不齊,隨時隨地都會敗在地窟手裡!」

「到那時,哼哼,別說自身難保!即使是大家大業,你的家人親戚朋友,都要成堆成片的送死!大難臨頭,無人可免!」

許傑輝的話,再次讓整個宿舍里,掀起討論的高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