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各種元素屬性的混雜之聲,不斷在生死台上響起。

恐怖的靈力波動,混亂的爆炸,危險的靈技閃爍,讓一旁觀戰的普通武者也驚出了一聲冷汗。

他們發現,七夜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

靈玄雙修,竟然強悍到了如此地步。

「咕嚕!」

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一名新人弟子在震驚和喜悅之中激動的說道:「葉無塵這個卑鄙小人,應該被七夜大哥殺了吧?」

這一連串靈技轟炸之下,如果是他們這些新人弟子,根本接不下這樣的爆裂攻擊。

就連七夜也認為,在自己這樣猛烈的攻擊之下,葉無塵必死無疑,因為四品靈技,對於大武師武者來說,是有致命殺傷力的。

自己一連施展了六個四品靈技,這幾乎將自己靈魂之力抽取的乾乾淨淨。

可是當煙塵散去之後,一聲鮮血凌厲的葉無塵依舊站立著。

這副凄慘的模樣像是身受重傷,然而卻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的感覺。

可是七夜分明發現,葉無塵的實力,似乎突破到了武將一階!

「不對,這葉無塵並不是突破到了武將,這傢伙像是服用了什麼特殊的增幅丹藥,主人,你看,他周身的玄力極不穩定,顯然是無法控制這股狂暴的力量!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絕對是什麼增幅丹藥。」

七夜疑惑的時候,玄心劍魂立刻解答道。

「吞服了增幅丹藥也才武將一階……」

七夜冷冷的注視著幾乎成了一個怪物的葉無塵,眼裡沒有任何色彩。

「七夜,你個新人廢物,我一定要讓你死在我手上!」

怨毒怨恨,完全轉化成了滔天殺意。

「你死之後,我會殺掉你的所有朋友,不過你放心,我會留著你的女人,我會好好照顧她的……桀桀桀」

葉無塵吞服了爆旋丹之後,他的心緒完全展現出了他的邪惡一面。

「是嗎?你覺得,憑你這武將一階的實力,就能殺了我嗎?」

七夜冷冷一笑,以一種可憐的目光,看向葉無塵。

看向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 第三百六十八章厲風雷

「能不能殺你,試試就知道!廢物新人,看劍!」

情緒暴戾,玄力暴躁的葉無塵,直接朝著七夜猛撲了過去。

暫時提升的狂暴實力讓葉無塵的速度近乎暴漲了一倍,而他周身肆虐而出的狂暴玄力,幾乎讓其皮肉翻卷。

這爆旋丹恐怖的藥效,直接在葉無塵身上爆現。

暴戾的玄力一浪接著一浪!

剛剛和葉森長老經過全力一戰,七夜也不敢大意葉無塵的兇猛攻擊。

連番防護,葉無塵的普通劍技,根本對七夜造不成半分傷害。

「死!」

「風雷劍!」

風急電閃,雷光乍現!

「風雷劍? 師叔無敵 葉無塵竟然能夠施展風雷劍?」

「這不是至少要武將強者才能勉強施展的風雷劍嗎?」

不少無劍宗的劍修弟子皆是驚訝不已。

這些弟子皆是被剛才的事情吸引而來,不過卻錯過了剛才出場的璇璣武王。

反而看到的是葉無塵和七夜的交手。

「風雷劍修鍊的難度極大,施展起來也極為困難,這葉無塵強行提升實力,即便能夠施展出來,恐怕也達不到真正的風雷劍水準!」

一名內門核心弟子搖了搖頭,他身上的玄力階別竟然和普通內門長老不相上下,甚至更強幾分,要知道他只是一名無劍宗的內門弟子……

「雖然達不到真正的風雷劍水準,不過,我可不認為一名大武師七階的武者能夠接下這一劍,而且這個施展風雷劍的葉無塵,似乎被逼的吞服了暴戾的增幅丹藥……」

兩人的談話,直接能夠聽出,他們二人並不知道剛才七夜擊敗葉森,引得五峰老十峰老,還有璇璣武王出手的事情。

「好精妙的劍招!!」

雖然這葉無塵是自己的敵人對手,可是七夜也不得不暗嘆葉無塵施展的劍技,因為他施展的劍技實在是太厲害了一些,也或者說這無劍宗的劍技倒是極為不凡。

不凡的劍技卻出現在了葉無塵這個噁心的傢伙手裡。

七夜的眼裡沒有半分色彩,唯有謹慎之意。

「冰炎靈盾!」

七夜的手印急速變動,紅藍兩色靈光在七夜身前瞬間凝結。

「還不夠,葉無塵這一劍的威力幾乎達到了地階武技層次!」

七夜在施展靈技的瞬間,眼裡閃過一縷幽光,這縷幽光看穿了這風雷劍的威力,因為冰炎靈盾的庇護,沒有察覺七夜眼睛的變化。

單憑一個四品融合靈技,還不足以防禦這樣的一招威力不俗的精妙劍招。

冰炎靈盾結界光紋成型的瞬間。

一圈玄黑色靈光籠罩在了七夜的身上。

「黑玄靈盾!」

大地屬性的黑玄武意融入靈技之中,形成了一圈牢不可破的堅固結界。

「滋滋……」

「嘶嘶嘶……」

雷電。

疾風。

兩種奇異的屬性能量,在劍光之中跳躍。

風雷之力將劍氣的威力提升到了一個極致,閃電,真如閃電一般,直接刺進了七夜的冰炎靈盾之中。

劍氣的青藍色劍尖就如同切豆腐一般穿透了第一層冰炎靈盾。

這並非是普通的玄力攻擊,不是將冰炎靈盾用恐怖的力量擊碎,而是以鋒銳的銳利穿透了第一層冰炎靈盾。

正如七夜早先預料的那般,這《風雷劍》不愧於無劍宗的高深劍技之一,不過在葉無塵手中,它的威力也僅僅如此。

穿透冰炎靈盾,看似是劍技的勢不可擋,其實不如說是強弩之末。

因為葉無塵這一招風雷劍,在穿透七夜的冰炎靈盾之後,已經後繼無力。

當風雷劍的劍氣撞擊到黑玄靈盾之上的時候,一個小小的清脆的聲響,出現在黑玄靈盾之上。

隨後黑玄靈盾的結界黑光之上爆發出了一股大地之力的波動,這一股波動直接將這一道劍氣給粉碎。

聲勢浩大,雷厲疾行的一劍,只是展現了瞬間神采。伴隨著黑色的大地脈動,這最後一縷劍氣的身材也完全被震得煙消雲散。

七夜的防禦和攻擊一體,當黑玄靈盾爆發出一股大地波動的時候,七夜的攻擊已經到了葉無塵身上,這一股震動就連葉無塵身上的暴戾玄力波動,也被震散了一些。

「哇……」

劍氣的反噬,加上七夜的攻擊,直接讓葉無塵噴出了一口鮮血。

「不,不可能!」

「不可能!」

「你一個新人廢物,怎麼可能接下我這一劍?」

「我葉無塵是外門第一人,是天之驕子,整么可能敗給你這個廢物新人!」

「你連給我提鞋也不配的廢物東西,怎麼可能接下我這一劍?怎麼可能?」

葉無塵失聲咆哮道,此時此刻他已經有些瘋狂了。

瘋狂中帶著偏執的咆哮。

「外門第一人,天之驕子?你覺得這些能夠讓你驕傲一輩子嗎?」

七夜冷聲問道,話語之中卻是不屑。

「你雖然曾經是外門第一人,可是你對比過內門第一的天才弟子?我聽聞無劍宗內還有一群核心弟子,他們的實力更是驚世駭俗,無論哪一位放在龍天帝國之中,都能夠笑傲風雲……」

「你有想過和他們比一比?比一比誰是天之驕子?」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七夜又是冷聲問道,字字句句直刺葉無塵的內心。

生死台旁,陸續被吸引而來的內門核心弟子皆是點了點頭。

就連他們這些內門核心弟子,也不敢有多麼狂妄。

因為他們知道,哪怕在內門核心弟子之中也有人比他們更強。

而在其他三大宗門和皇都院中,更是有著讓他們仰望的存在。

一個人實力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內心已經扭曲。

這葉無塵就是如此之人。

一個內心已經扭曲的失敗者。

「閉嘴,不用你這廢物來教育我!」

一聲咆哮,葉無塵的每一處肌肉都在顫抖,怒氣攻心,葉無塵又是噴出幾口鮮血。

剛才全力施展風雷劍后,葉無塵已是油井燈枯。

此時的他已經開始承受爆旋丹的戾氣反噬,葉無塵已經沒有再戰的能力,就連移動也是奢望。

「不用我這廢物來教育你?」

「我這廢物能夠戰勝你,你又是什麼東西?」

七夜頗為好笑的問道。

「你葉無塵三番四次找我們新人弟子的麻煩……」

「更是仗著在無劍宗里有著幾分關係,資歷老道,就為所欲為,侮辱,殘殺實力弱小的弟子!」

「你又是什麼東西?」

「憑你外門第一人的名頭?你就能為所欲為?」

「憑你在無劍宗的資歷?你就能夠肆意侮辱殘殺新人弟子?」

「還是憑你那可笑的實力?能夠說我是個廢物?」

七夜字句鏗鏘,聲聲質問道!

然而七夜的話並沒有讓葉無塵幡然醒悟,反而是讓他變得越發狂暴,暴戾。

發瘋似的咆哮。

侮辱,辱罵……

「你我生死決鬥,這一場恩怨也該結束了!」

七夜面色微冷,一股靈力波動在七夜指尖出現。

這葉無塵的內心已經完全扭曲,不值得七夜再廢話什麼。

一縷冰凌直接朝著葉無塵的喉嚨激射而去。

而七夜則是轉過了身,不想在看到葉無塵的噁心屍體。

「呵呵……一個新人,竟然這麼狂?」

一股雄渾的風雷玄力波動,直接震碎了七夜射出的冰凌。

一身藍色長袍,腰系無劍宗內門核心弟子佩戴的劍玉腰帶,一名眉宇之間帶著尖銳氣息的青年男子,竟然插手了七夜和葉無塵的生死決鬥。

就在這最後時刻,他竟然救下了葉無塵。

「內門核心弟子,劍榜八十四名的風雷劍厲風雷!聽說他的實力已經有武將七階了,看他剛才出手,似乎從劍冢出來后變強了不少。」

內門弟子見到突然出手的厲風雷,不禁震驚的驚呼道。

「葉無塵是厲風雷認的小弟,而且厲風雷還將自己修鍊到極致的風雷劍交給了葉無塵,二人關係更像是親兄弟。」

「這新人七夜將葉無塵打成這樣,還想殺了葉無塵,這梁子結大了……」

一旁的無劍宗內門弟子,皆是低聲說道。

「梁子結大了?我看這厲風雷絕不會放過七夜,厲風雷為人小肚雞腸,心胸狹隘,這七夜想要殺了葉無塵,恐怕厲風雷也會殺了七夜!」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不是可能,是一定。」

一些知曉厲風雷本性的內門弟子悄聲談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