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放在心上,所以才會忘記。

真正放在心坎里的東西,是一天也不會忘的。

蘇玖念對鍾嬋這個結髮妻子不能說不愛,但仍然是抵不過如今賢妻在側。

時間能沖淡一切,包括所有的大愛大恨。

即便當時在想念,現在這股感情到底是淡薄了。

然而,蘇宜貞自然不會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

她只是真誠的勸慰著難得心生愧疚的中年男人,「爸爸每天這麼辛苦,她看著都心疼,怎麼還會怪你?」 怪不怪的,誰又能知道呢?

蘇宜貞要是鍾嬋,知道自己拚死生下來的女兒被親爹這麼忽視,被后媽、異母妹妹欺負成這樣,甚至最後丟了性命,她就是死了化成灰,也得從棺材里爬出來弄死這群傻逼。

真是上輩子造了孽了才遇上這麼一群奇葩,為了家產不擇手段。

當然,這話肯定是不能對她爹直說的。

「媽媽她有多愛你,爸爸是知道的,只要你開心快樂,她哪裡還有不滿足的?」

她要是泉下有知,知道你個偏心眼乾的事,估計今天晚上就能出來把你帶走。

蘇宜貞在心裡腹誹,十分不以為然。

蘇念玖神情悵惘而懷念,「你媽媽去的真的太早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投胎轉世。」

蘇宜貞覺得他的想法挺可笑的,面上還只能裝作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她大概已經投胎到了新的家庭,開始了新生活了吧?」

「但願如此吧……」

「爸爸,等到忌日那天,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看看媽媽?我想她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十分平靜,既沒有故意裝哭,也沒有裝可憐。

但正是這樣表情平靜的訴說著想念,配合著身周沉鬱的氣質,才更加讓人覺得這是思念至深的表現。

「好,爸爸答應你。」蘇念玖竟然微微紅了眼圈,摸了摸她的頭,「你媽死的早,我也沒把你照顧好。」

「沒有啊,我不是現在活得好好的?」蘇宜貞主動握住他的手,眼神瞥了一下康美雲,「新媽媽把我養的這麼胖這麼健康,我還有什麼可求的?」

一說起胖這個問題,蘇念玖眼神開始糾結了起來。

他斟酌了好一會兒,才試探的開口,「阿貞啊,呃……你有沒有覺得瘦點兒,不走豐滿路線,換換風格啊?」

蘇宜貞差點笑出聲來,只能強忍著不讓自己表情太奇怪,「我也想啊,可媽說這樣健康啊。」

一聽女兒也有減肥的想法,蘇玖念也不顧及那麼多了,「健康個屁!肥胖才是很多病的根源,你別聽你媽瞎說。」

康美雲臉色難看了一下,「你是說我是在害她了?要不是她小時候經常犯病,瘦的一把骨頭,我能費這個力氣天天給她進補嗎?」

「得得得。」他頭疼不已,「你怎麼在孩子們面前就哭起來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啊,你別多想。」

她拭了拭眼角的淚,「那你是什麼意思?」

「你替我照顧阿貞,肯定是功勞啊,但是她現在胖的已經有些過了,也是該控制控制了。」

「你們不要再為了我爭吵了。」蘇宜貞弱弱的打斷兩人的對話,「爸爸,媽她說要和小雨一起多吃點,陪著我胖。」

蘇溪雨:「???」

康美云:「……」我不是,我沒有,你別瞎說!

面對丈夫和女兒震驚且疑惑的視線,康美雲笑的勉強,「阿貞大概是誤會了,我沒——」

蘇宜貞歪了歪頭,笑著看她,「難道剛才媽媽說的胖才是健康好看的,這些話都是騙我的嗎?」 蘇宜貞笑的時候眼睛里像是有星光在閃爍一樣。

即便她現在並不好看,甚至稱得上難看,但是那笑容卻仍然讓人移不開眼。

就好像是臃腫醜陋的蠶蛹,開始一點點的從裡頭被破開了一樣,星星點點的光芒開始處處嶄露頭角。

康美雲心裡一沉,想要再去深究她的表情之時,那樣的光彩卻已經不見了蹤跡。

就好像曇花一現的錯覺一樣,讓她無從尋找。

但她卻沒辦法就此安心,甚至心底竟然還隱隱有幾分忌憚難安。

「媽,我……我對我現在的身材挺滿意的。」蘇溪雨見她不說話,不由得開始急了,「你就別讓我跟著增肥了吧?我身體健康又沒什麼問題,姐姐才需要——」

康美雲收回心思,「你給我閉嘴,我說什麼了嗎?你激動什麼?」

她還是不著痕迹的瞪了自己女兒一眼,心裡恨鐵不成鋼。

沒用的丫頭,這麼沉不住氣!

但最終,她也只能勉強答應了下來,贊同了蘇宜貞適當減肥這個提議。

自己搬起的石頭,腳砸爛了也要笑著說好。

總不可能真的同意跟著這個死肥豬一起整天發胖吧?

總之,有她時刻盯著,蘇宜貞哪裡有可能逃得過她的手掌心?

她在心裡冷笑著,面上卻還在叮囑她減肥的時候注意身體健康和孩子的發育。

蘇宜貞自然是一一答應了下來,一邊跟老妖婆你來我往的過招,一邊盤算著別的事情,不料手卻被一個溫熱的大掌裹住了。

現在的天氣已經相當暖和了,而且孕婦體溫又高,忽然來了個熱乎乎的手心握住她的手,蘇宜貞差點沒下意識抽開。

好在她及時想起來坐在自己身邊的是安弘旭,這才沒有露出異樣。

蘇宜貞詢問似的偏過頭看向他,「怎麼了?」

「其實你不需要辛苦減肥的。」安弘旭握住她的手,表情認真且神情,「不管你什麼樣子,我都依然愛你。」

蘇宜貞其實是個有點大男子主義的人。

從來不喜歡在外人面前秀恩愛,更何況她跟面前這人也實在是跟恩愛沾不上邊。

餘光瞥見蘇玖念滿意欣慰的神情,她就知道這人又在拿她演戲了。

她心裡冷笑連連。

要是蘇玖念知道安弘旭結婚之後根本沒碰過原主,不知道是什麼反應。

根據原主的記憶來看,他們沒結婚的時候是有過一次的,但是那段記憶非常非常的模糊。

原主當時是喝醉的狀態,幾乎算得上是斷片了,醒來的時候自己就光著身子,旁邊就是也在睡著的安弘旭。

一般情況下這種情況都會默認身邊的人就是良宵一度的那個人,原主當時只顧得上甜蜜又害怕,哪裡會有所懷疑?

但蘇宜貞仔細翻看了那段模糊的記憶,卻忍不住產生了一些疑惑。

雖然房間里沒開燈,但是從窗外照進來的月光隱約還是能看出一些輪廓的。

蘇宜貞對著那模糊的影子研究了許久,始終覺得當時跟原主有過一晚的那個人看影子跟身形,應該比安弘旭要更瘦更高一些。 再聯想到原劇情裡面,安弘旭露出真面目之後,一直在說原主生的孩子不是他的……

雖然說全都是在利用罷了,但是當時公司上下已經完全在他掌握之中了。

這種情況下實在沒必要強行往自己頭上扣綠帽子吧?

還是說他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這麼一想,她心裡一沉,越發沒底了。

原主除了那一次的接觸之後,跟安弘旭甚至連真正的接吻都沒有過。

每次都是用一種極溫柔的態度來對待她,但是也只是那種浮於表面的溫柔罷了。

不同於原主這種很少接觸男人的姑娘,她可是大風大浪裡頭走過來的,這種渣男慣用伎倆她見的多了。

從很多細節都能看的出他是打著懷孕怕傷到孩子的幌子,故意拒絕跟原主進行近距離的接觸。

「怎麼了阿貞?」安弘旭皺眉,略顯擔憂的看向蘇宜貞,「我看你臉色不太好。」

「有么?」她淡定的抽回手,「我不怕辛苦,這次我想試著改變自己看看。」

安弘旭盯著她滴水不露的表情,溫柔的眼睛里閃過一抹異色,但很快便隱去了,「嗯,你能開心就好。」

「我逛街累了。」蘇宜貞站起身,「先上樓歇著了,你們慢慢聊。」

蘇玖念點點頭,「去吧,好好休息,別累著了。」

等到蘇宜貞上樓之後,康美雲盯著樓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我怎麼覺得今天的阿貞有點奇怪呢?」

「嗯?怎麼了?」

「平時她可沒這麼健談好說話啊,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蘇溪雨也點頭應和,「我也覺得姐有點奇怪,她平時可不是這樣的。」

蘇玖念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樣,但是不管怎麼樣,大女兒願意接觸人,能好好跟家裡人說話,這總是好事。

於是,他不在意的擺擺手,「可能是當媽了,心情不一樣了,你媽當年壞你的時候情緒變化也很大。」

蘇溪雨還想說什麼,卻被安弘旭打斷了。

「好了,小雨,讓爸爸清閑一會兒吧。」他溫和的笑笑,「你之前不還說你隨堂作業還沒做完呢,快去做吧。」

蘇溪雨知道這是讓她別再說下去,於是只能將剩下的話咽了回去,悶悶的應了一聲,也上樓回房間寫作業去了。

而這時,躲在樓梯口附近並未走遠的蘇宜貞這才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看來她今天的變化已經引起了注意,不過這變化還在眾人的可接受範圍之內。

不過接下來,她的改變會更加的多。

晚上的時候,安弘旭終於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房間的時候,蘇宜貞背對著她正在做瑜伽。

聽見門響,她沒轉身,「你工作做完了?」

「嗯?」清潤的嗓音帶笑,安弘旭一邊解開領帶,一邊順口問,「你怎麼知道是我?」

蘇宜貞舒展雙臂,微微閉目,「聽腳步聲就能聽得出來,而且……」

原主對他的感情有多深,安弘旭從來都不知道,她了解他的每一點喜好,每一點的小習慣。 但就是這樣每天都在細心觀察安弘旭喜怒的原主,卻沒能發現他的出.軌和欺騙。

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傻,還是單純的發現了,但是自我催眠不願意相信。

「每次你靠近我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得到。」

她坐在瑜伽墊上,夕陽的餘暉灑在她身上,背影臃腫難看。

但她每一個姿態,每一寸肌骨都帶著讓人難以抵抗的魅力。

要是往日里,安弘旭估計早就移開視線覺得辣眼睛了。

但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他頭一次覺得這個讓他感到厭惡的女人竟然讓他腦海里浮現出了美麗兩個字。

不知道是夕陽太美,還是純粹的想要滿足心裡的惡意,安弘旭脫口而出問了一句——

「你真的愛我嗎?」

蘇宜貞十指交叉,慢慢地高舉過頭頂,「愛呀,愛的恨不得與你生同寢,死同穴……」

笑意盈盈的聲音纏.綿悱惻,像是在人耳邊呢喃一樣。

如果閉上眼睛,那真是絕頂的享受。

而在沒人看得見的地方,蘇宜貞一雙淺褐色的眼睛被窗外赤色的夕陽映照的隱隱泛著血色。

內里的冷漠和惡意讓人忍不住聯想起血池翻湧的地獄。

視線里那一身累贅的皮囊里像是下一秒就會裂開,從裡面鑽出一個世間難尋的絕色美人。

安弘旭盯著那背影,渾身像是過電一樣酥麻,心跳不斷加速。

他竟然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一步,「阿貞……我……」

忽然間,一個響指聲忽然在房間里響了起來,他一哆嗦,整個人頓時清醒過來了。

蘇宜貞從瑜伽墊上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好了,做完運動感覺舒坦多了。」

周圍氣氛瞬間恢復了正常,剛才的旖旎迷幻就像是不存在一樣。

安弘旭難以置信的睜大眼。

他難以想象自己有一天會被這樣一個又胖又丑的女人所迷惑,竟然隱隱感到了些許心動。

他這是中邪了嗎?忽然間這麼飢不擇食?!

是最近缺女人了?

不應該啊,明明他下午才跟蘇溪雨親熱過。

蘇宜貞把他的神情變化盡收眼底,心裡隱隱好笑。

「怎麼了老公?臉色這麼難看?」她故意裝作什麼也不知道,關切的走到他身邊,試圖摸摸他的額頭,「是不是發燒了?」

安弘旭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面色陰晴不定。

他現在再看著面前這張胖臉越發覺得倒胃口了,最讓他噁心的是他剛才鬼迷心竅的想法。

蘇宜貞表情受傷的收回了手,沒有再靠近他,「老公……你怎麼了啊?」

他心裡一沉,頓時警覺自己的情緒外露的太多。

「我沒事,就是忽然有點頭暈,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他按了按太陽穴,「你別靠近我,小心傳染給你,你還懷著孕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