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攻擊得手之後鴻鵠尊者便讓羨仙進入五火七禽扇,而被羨仙困住的石怪也即將掙脫束縛。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羨仙馬上打開了五火七禽扇空間在石怪掙脫束縛的最後一秒鐘羨仙終於是踏入了五火七禽扇的空間之中。

擺脫了這兩隻怪物的追擊之後羨仙終於鬆了一口氣,這謫仙嶺不愧被稱為禁地隨便遇到的怪物實力都如此強大。

「羨仙哥哥,你沒事吧。」

柳如煙一臉焦急的來到羨仙身旁關心的問道。

五火七禽扇之中柳如煙一行人全程目睹了羨仙之前的遭遇。

「無礙,雖然這兩隻怪物十分強悍但所幸沒有糾纏太久否則就很難說了。」

羨仙微微一笑安慰道。

「不過話說為什麼在她們使用元力時我絲毫感受不到元力屬性波動呢?」

羨仙話鋒一轉有些不解的問道。

「它們恐怕不是用的元力。」

鴻鵠尊者現身回答道。

「不是元力?這怎麼可能?」

之前石怪對羨仙使出的無數巨大石錐很明顯就是土屬性元力的招式。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世界上可不單單隻有元力的存在的。這兩隻怪物應該是類似於精靈般的存在。」

https://tw.95zongcai.com/zc/57210/ 鴻鵠尊者微微一笑解釋道。

「精靈?」

「對,精靈。精靈一族十分的神秘沒有人知道它們是如何出現在這片大陸的,但不得不說的是精靈一族雖然稀少無比但是個個實力都無比強大。傳說精靈族是受到上天眷顧的種族它們從出生開始不用學習就會使用各種元素和你們理解的元力屬性差不多,每一個精靈族的族人都是天生的戰士。在遠古時期也曾經顯赫一時,不過到了我的時代據說就已經徹底銷聲匿跡了…..」

鴻鵠尊者感嘆道。

一個種族在站上巔峰之時也是開始消亡的開始,天道輪迴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是會一直在巔峰之上的。

「既然精靈族已經不存在了那為什麼會在謫仙嶺內出現精靈族呢?」

黎千聯問道。

「這兩隻怪物應該是有精靈族的部分血脈而已遠古時期精靈會賜予一些動物自身的血脈,而被賜予血脈的動物便會實力大漲擁有賜予者部分能力也被稱為守護獸或者僕從,雖然精靈族已經消失匿跡但有精靈族的僕從血脈留存也不奇怪。」

聽到這裡眾人才恍然大悟。

「可是我們怎麼才能逃脫這兩隻僕從的追捕呢?」

羨仙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羨仙奪取了地龍之靈,憑藉這兩隻怪物的性格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如此一來如何逃離出去就成為了此時最大的問題。

「辦法還是有的。」 「有何辦法?」

眾人連忙問道。

美食供應商 「雖然精靈僕從的實力強大但是據說靈智並不是很高,在沒有精靈的指揮下稍加引誘就能讓它們東奔西跑亂作一團。」

鴻鵠尊者笑著說道。

「既然是這樣那就好辦了,千聯用你的分身變化出我的模樣四散而逃,那兩隻僕從看到后必然前去追擊我趁機逃出這裡。」

「好。」

話說在羨仙憑空消失之後兩隻僕從並未離去而是再次等候有些焦躁不安,就在此時五火七禽扇空間打開從中飛出若干個羨仙的身影向著四面八方飛去,兩隻精靈僕從有些慌亂,黎千聯的紫晶變幻可是連氣息都能模仿個八九不離十的,同等級的高手在他的紫晶變幻中也不敢妄動對付智慧低下的異獸還不是手到擒來。

只見這兩隻精靈僕從果然開始東奔西跑手足無措,趁此機會羨仙真身找到空隙飛身而去。

「呼~總算是逃出來了。」

在徹底擺脫了兩隻精靈僕從之後羨仙開始按照原定路線繼續前進,距離戚風遺迹也是十分的接近了,現在是前有狼後有虎就算是退也來不及了還不如放手一搏。

逃出生天的羨仙來不及休息便直接趕路,之前為了取得地龍之靈耽誤了太長的時間戚風遺迹近日就會開啟再耽誤不得。於是羨仙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在這段時間中羨仙時刻不敢放鬆警惕,或許是深入謫仙嶺腹地的原因也或許是之前那件事的原因羨仙一路上感覺到不少氣息強大的存在但憑藉靈巧的身手都是有驚無險的躲過了。

五火七禽扇之中

「如煙,按照地圖上的指示不出一日我們就能到達戚風遺迹,但照著目前的情況來看戚風遺迹應該還未開啟,一路上不論是異獸還是其他生靈都顯得有些安靜並不像當日我們發現的那一幕情況相同。」

羨仙說道。

一路上的種種五火七禽扇之中的一行人也都看在了眼裡,的確有些安靜的不同尋常。既然他們已經知曉了有生靈想要對他們不利從而發生一些事情已到達那隻生靈所期望的目的,不過在此地的都是各個勢力的佼佼者怎會任人魚肉?

「既然我們有其他勢力所不具備的底牌「五火七禽扇」,我們受到攻擊的可能性也比其他勢力要小得多,但依舊不可大意那隻生靈的本身我與如煙也是親眼見識過,實力強悍實在是超出了我們的認知。

僅僅是一口吐息就有著毀滅一切的威力,就算是妖皇大人與青蓮閣主同時抵抗估計都十分吃力。且不說它就是眾多的異獸之王我們都不可能打得過所以千萬不可大意!」

羨仙面色凝重的說道。

眾人皆是點頭稱是。

本以為這就是次危險係數較大的尋寶,可曾想到他們的危機不僅僅是禁地的危險竟然還要時刻提防不明生靈的威脅。尤其是第一次外出柒柒哪裡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雖然她成長的很快但是這無窮盡的戰鬥和逃亡讓她本就幼小的身體更加支持不住。

看到柒柒蒼白的臉色羨仙也知道柒柒這個小丫頭雖然非常努力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外出執行任務,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羨仙走了過去摸著柒柒的小腦袋遞給了她一顆丹藥。

「吃了吧,會舒服很多的。」

說完羨仙便走出了五火七禽扇。

「這是?」

柒柒拿著這顆青綠色的丹藥有些不解的問道。

只見這顆丹藥通體青綠散發出陣陣丹香一看知此丹品階不凡。

看到柒柒蒼白的臉頰柳如煙也很是心疼。作為青蓮閣的聖女她並沒有太多的朋友,所有人見到她都是畢恭畢敬就像凡人看到天空中的仙子一般心中除了敬畏再無其他。

可是柒柒第一次見到柳如煙時,柒柒就喜歡上了這個美如天仙的大姐姐,一直跟在這個漂亮姐姐的身後問她自己以後也會像她這麼漂亮嗎?按照柒柒的話說就是我以後也要長成姐姐這般漂亮的女子這樣就會有男孩子給我送很多好吃的啦。柒柒可以說是整個門派的掌中寶,有次她偷偷跑進青蓮閣的葯田拔了一顆百年人蔘去喂自己撿到的小白兔,煉藥閣的長老知道此事雖然心疼不已但看到柒柒委屈的神情真是打也不得罵也不得只好就此作罷。

「柒柒,服下應該會對你有很大好處的。」

柳如煙摸了摸柒柒的頭說道。

柒柒服下這顆丹藥后便盤膝閉目開始煉化,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小丫頭的臉色便重新恢復了紅潤,氣息也逐漸穩定了下來而且竟然突破了一個小階級到達了元嬰後期巔峰。實在是給眾人一個不小的驚喜。

而此時的羨仙正在小心翼翼的趕路,馬上要到達戚風遺迹了必定要處處小心大意不得。就在羨仙覺得此處無礙繼續前進之時突然感到一陣危機,下意識的躲避開來。

只見一股勁氣貼著著羨仙的身體劃了過去將羨仙身後的參天大樹打出一個大洞。

「誰!」

正當羨仙以為被異獸發現之時,一道身影翩然來到羨仙身旁而這道身影的主人臉色可是不太好看。

「大名鼎鼎狐王大人,竟然欺騙一個弱小女子說出去怕是會被天下人恥笑吧!」

這熟悉的聲音不正是合歡宗洛依依嗎?

羨仙剛起身就感覺到一對十分柔軟的東西在擠壓自己的背部,此時的洛依依趴在羨仙背上捏著羨仙的耳朵怒氣沖沖的說道。

「我何時欺騙與你?」

「你還敢問?我問你你的毛不是能感悟天地元力嗎?為什麼不告訴只有短短的幾刻鐘而且只能用一次?」

洛依依都快氣死了幾根毛就騙走了她地獄靈芝衍生液,還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每每想到那個場面洛依依就氣的牙痒痒恨不得將羨仙扒皮抽筋,爆錘一頓再狠狠的咬上幾口才能解去心頭之恨!

想到這裡的洛依依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照著羨仙的脖子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洛依依你屬狗的呀!」

羨仙把趴在自己背上的洛依依拽了下來,只見洛依依被羨仙提在手中臉色氣鼓鼓的讓羨仙是哭笑不得。

「喂喂喂!你咬的是我唉!你還生氣。」

羨仙一臉無奈的說道。

「誰讓你騙我的!」

洛依依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哪裡騙你了?你一聽到我的毛髮有感悟元力屬性的能力就什麼都顧不得了,你有問過我能用幾次嗎?」

羨仙振振有詞的回答道。

「你……」

洛依依一時語塞,的確。當時她只是急著將寶物拿到手就沒有多問。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是一個人?」

羨仙問道,所有勢力為了避免提早相遇都是在不同的方向進去謫仙嶺的,按照羨仙一行人的行動速度不可能落後太多。

「我堂堂合歡宗魔女大人當然是以一敵百了!」

洛依依撅起嘴巴得意洋洋的說道。

「好吧……那你怎麼會在這裡?」

雖然羨仙有些不信但現在可不是質疑的時候。

「我……迷路了。」

洛依依臉頰有些微紅的說道。

「迷路?」

「我進入謫仙嶺之後遇到了一個幻陣,破除幻陣后竟然還有一個隱藏的小型傳送陣法,然後我就不知道被傳送到哪裡了……」

堂堂魔女竟然會在這上面栽跟頭,洛依依也是十分沒有面子。

「.…..」

兩人陷入寂靜。

「接下來你怎麼辦?」

羨仙看向洛依依問道。

洛依依狡黠的眼睛一轉突然伸手抱住羨仙的手臂嬌滴滴的說道。

「人家一個弱女子無依無靠的你忍心丟下奴家一個人嗎?」

看著洛依依淚眼汪汪的表情還有手臂上傳來及富有彈性的觸感,羨仙有些頭痛。

雖然羨仙不喜歡和魔修的有太多的交集但此時的處境,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就這樣拋下洛依依離去羨仙也做不出來。

思索片刻后只得答應了洛依依的要求。

看到羨仙答應了自己的要求洛依依立馬止住了淚水笑嘻嘻的看著羨仙。

「.…..」

話罷,兩人休息片刻后就一起動身趕往戚風遺迹了。

「羨仙,還有多久才能到戚風遺迹?」

「按照現在的速度不到兩個時辰就可到達戚風遺迹。」

「那我們就在此駐紮歇息吧。」

「好。」

夜晚

篝火映照在羨仙與洛依依的臉上。

「羨仙你做的東西還是很符合本姑娘的胃口的嘛。」

洛依依剛剛吃完一條烤魚后又眼巴巴的看著羨仙正在烤制的山雞。

「堂堂合歡宗的魔女沒吃過飯啊?」

羨仙打趣道。

「喂喂喂!本姑娘吃你做的東西是給你面子好不好。那個……這隻雞烤好沒有呀。嘻嘻。」

看著洛依依一臉期望的看著羨仙,準確的說是盯著羨仙手中的烤雞……

一頓風捲殘雲之後洛依依十分滿足毫無形象的癱坐一旁剔著牙齒。

「你現在的樣子一點魔女的形象都沒有,倒是很像個吃貨……」

羨仙看著洛依依的樣子無奈的說道。

「誰說魔女就一定要不苟言笑了?我最看不上的就是那種飄飄欲仙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模樣。而且我長得漂亮就行了呀~」

五火七禽扇之中

柳如煙面不改色的捏碎了手腕上的比精鋼還堅硬的玄石手鐲……

「到這裡來之前,你見過其他勢力的人馬嗎?」

羨仙一邊往篝火里添著柴火一邊問洛依依。

「一路上我都是暗中蟄伏收斂氣息前進的,不過我在路過一片斷谷之時感受到了一絲很微弱的血氣應該是血魔宗的人。按照路線來說不出一日便能到達戚風遺迹。」

聽到這個問題洛依依也收起了開玩笑的表情神情變得嚴肅。

「看來其他勢力不出一日內就可以在戚風遺迹外聚集。」

羨仙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