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雷此時還在捂著腦袋瓜。

曹魏詢問道:「其他人呢?還有那位德皇子在什麼地方?」

安德雷無奈的搖了搖頭。

「大人,不瞞你說,那位德皇子剛來的時候,還吵吵著要上天入地,可自從接觸到了擼圈擼,就淡定下來了,每天吵吵著要我們陪他上分,實在讓人懊惱。」

威廉聽著,也無奈的搖了搖頭,顯然也深受其害。

前妻的蜜戀 「只要他不鬧啥事都好說。」曹魏說著,帶著幾人向著議事廳走去。 「咻。」

「咻。」

幾人剛剛走進議事廳。

只見德森文和甘小雞剛好從擼圈擼的遊戲中出來。

「小雞,剛剛你要是早點秒掉那個射手,我們就贏了呀。」德森文滿臉的抱怨。

甘小雞低著頭沒說話。

「德皇子。」曹魏喊了聲。

德森文回頭,當看見安德雷和威廉時,雙眼閃著金光,幾步跑了過來。

「安哥,威哥,帶我上分怎麼樣?」

安德雷和威廉看向一旁的曹魏。

德森文此時也終於注意到了曹魏的歸來。

「小曹曹,你咋回來了?」

曹魏鄙視的看了眼德森文,講道:「現在墮落城滿城都在通緝我們兩個,我不回來難道去蹲大牢嗎?」

「是嗎?」德森文現在還不知道,一堆人想著幹掉自己的事情。

「好了,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的親衛隊什麼時候到?裡面有沒有間諜?」曹魏不爽的問道。

德森文拍著胸脯保證道:「那是我大哥的親衛隊,忠誠絕對有保證,至於啥時候到,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曹魏感覺這件事有坑。

要是那所謂的親衛隊一直不來。

那自己可就要供這位三皇子一輩子了。

「不行,不行,我曹魏絕對不能吃虧。」曹魏在心裡想著。

同時上下打量起了德森文。

德森文被看的非常難受,用手捂住胸口,講道:「你想對本皇子幹什麼?我不賣藝,也不賣身。」

曹魏笑呵呵的講道:「我在思考,你整天閑著也不好,不如給你找點活干?」

「本皇子拒絕!」德森文拒絕的很果斷。

曹魏看向一旁的安德雷:「去叫盧卡來。」

安德雷面帶笑容的離開。

德森文好奇的問道:「盧卡是誰?」

「等會你就知道了。」曹魏隨口說了聲。

威廉露出了懼怕的表情,連忙告退。

德森文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正準備沉迷遊戲時,盧卡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大人,是不是又有好貨色了?」

曹魏指著一旁的德森文,講道:「剛來的德皇子,今後就交給你好好調教吧。」

「皇子?」盧卡上下打量德森文,甚至還動手掐了掐德森文的肌肉。

最後無奈的搖著頭,講道:「太瘦小,我怕他吃不了苦。」

「你說誰瘦小呢?」德森文瞬間不服了。

盧卡瞪了眼德森文。

德森文瞬間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瘦小就讓他多吃點,最近我剛好從種植園帶回來很多蔬菜水果,剛好可以給你們挖土部門增強抵抗力。」曹魏說完,將一枚儲物戒丟給了盧卡。

盧卡接住儲物戒,看在戒指的份上,勉強答應了下來。

德森文顯然還是對之前盧卡說自己瘦小表示不服,直接就跟著盧卡離開,要去證明自己。

竹馬纏青梅 「師傅,那位盧卡先生要帶森文去幹什麼?」甘小雞一臉好奇。

曹魏問道:「你想去也可以跟去。」

「真的?」甘小雞賊興奮。

曹魏點了點頭,甘小雞立馬飛奔了出去。

…幾分鐘過後,德森文和甘小雞被帶到了工地。

盧卡很粗魯的丟給他們兩把鐵鏟,指著遠處的工地講道:「今天挖不到兩噸土,就別想吃飯。」

「你這是虐待。」德森文不爽的喊道。

盧卡露出壞壞的笑容:「沒錯,我這就是虐待你,你能咋滴?」

「我…我要見曹魏。」德森文大聲喊著。

司大少的嬌蠻未婚妻 這時一旁躺著睡覺的甘李崽被吵醒了。

起身飛到了盧卡和德森文身前:「吵什麼吵,一個新來的,廢話怎麼這麼多。」

德森文身為惡魔,自然不怕甘李崽的龍威。

「哼,小小龍族,拽什麼拽!」

「喲呵,你小子很傲啊。」甘李崽不服了,走上前就要和德森文干一架。

「甘李崽,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嗎?」盧卡突然嚴肅的問道。

甘李崽愣在了那裡。

今天它啥也沒幹,光睡了一天。

「那個,盧老大,要不今天活算到明天?」

盧卡不知不覺的靠近了甘李崽。

「你還欠我六十噸土,今天不挖完,這鏟子就是你打下場。」說完,盧卡手臂一伸,一旁的鏟子瞬間被掐的稀碎。

「咕。」甘李崽咽下一口唾沫,立馬開始挖土。

盧卡回頭看向德森文和甘小雞:「你們兩個,挖不挖?」

「挖,我馬上挖。」德森文顯得非常配合。

甘小雞突然好後悔,為啥要跟著德森文跑出來。

「師傅,我想你了。」甘小雞悲催的喊了句,彎下腰拿起鐵鍬就開始幹活。

盧卡一直站在一旁監督。

挖了許久,甘李崽心裡抱怨道:「這個盧扒皮,怎麼還沒走?」

盧卡此時顯得很悠閑,坐在那裡享受著閑散時光。

「大人,我肚子疼。」德森文突然捂著肚子跑到了盧卡身前。

盧卡笑著問道:「晚上想餓肚子嗎?」

德森文搖晃了兩下腦袋:「不想。」

「那就給我回去挖土,別搞小動作。」盧卡的語氣加重。

德森文很絕望,只能跑回去慢慢挖土。

入夜。

曹魏聚集了眾人,來商討關於在部落里興建遊戲廳的事情。

經過眾人的激烈討論,決定暫時安放一百台擼圈擼的子機器,用於訓練士兵的戰鬥能力專用。

至於平民,暫時還不開放。

曹魏對此自然沒什麼意見。

讓一旁的林東取出部落城的地圖。

在議事廳的旁邊,選出一塊較好的空地后,讓賽爾和魯斯安排人手,明天就開始建設。

至於之前規劃的獸場項目,因為一段時間的擱置,所以使得野獸再次聚集。

需要讓安德雷和布魯斯進行二次處理。

…深夜。

曹魏解散了眾人,獨自回到了小屋內。

說實話,這才是讓曹魏感覺最安全的地方。

「咚咚咚…神子大人在嗎?」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和紀藝的喊聲。

曹魏好奇的打開門,只見紀藝穿著黑絲短裙正站在門外。

「小藝藝?這麼晚了你來幹什麼?」

紀藝低著頭,講道:「我屋子的大門壞了,今晚能不能讓我住你這裡。」

「門壞了?」曹魏感覺這是件大事。

立馬出了門,牽著紀藝的手,向著紀藝所住的屋子跑去。 紀藝此時一臉懵逼,硬是被扯到了家的門口。

「門沒壞呀。」曹魏上前推了推紀藝家的大門,並沒有發現任何損壞的現象。

「紀藝現在顯得很尷尬:「那個…其實是裡面的門壞了。」

「是嗎?那我得要進去看看。」曹魏說著,就想要進入紀藝家。

紀藝這時急忙攔在了曹魏身前,撓著腦袋講道:「今天這麼晚了,要不神子大人你還是先回去睡吧。」

「不行,我身為神子大人,必須保證大祭司你的生活質量。」曹魏果斷拒絕後,還是要進入屋子。

紀藝心思急轉,連忙說道:「人家一個女孩子的房間,你一個男孩子怎麼能隨便進。」

曹魏感覺有道理,自己身為部落的榜樣。

這樣粗魯的踏入人家女孩子的家的確不好。

「那你要我怎麼辦?如果我進不去,怎麼幫你修門?」

「要不這樣,你明天來,今晚我把東西收拾一下,這樣你明天不就可以進去了嗎?」紀藝提議道。

曹魏想了想,感覺這樣也好。

「好吧,那明天我有空再來。」

「拜拜。」紀藝笑著揮了揮手。

曹魏獨自回了家。

「呼…」紀藝呼出一口氣,打開門回到了屋內。

但是並未入睡,而是目光掃向了自己睡房的房門。

「門門啊,這你可不能怪我了。」

紀藝念叨完,舉起一旁的斧頭,直接劈爛了房門。

次日清早。

曹魏早早就和賽爾去了規劃出來的土地,指揮眾人開始修建遊戲廳。

而安德雷和布魯斯,也早早的出發去清理修建牧場的場地。

當然,最為慘烈的還是挖土部。

德森文和甘小雞在昨晚凌晨,才完成了任務,今天剛剛起來,就感覺全身酸痛。

「快快快…大人最近要修建建築,為了部落的發展,各位加把勁。」盧卡在空地上大聲喲呵著。

一旁正在用兩腳挖土的甘李崽不爽的逼逼道:「什麼為了部落的發展,明明就是為了滿足那個人的私慾。」

「龍兄,他們說的大人是不是就是曹魏?」德森文拿著鐵鍬湊了過去。

甘李崽左右尋視了一圈,小心翼翼的講道:「兄弟,在工地里千萬不要直呼那個王八蛋的真名,否則被人聽到了,會被吊起來打。」

「這麼恐怖?」德森文顯然不信。

甘李崽連忙說起了過去,自己某次無意中大呼曹魏的真名,被吊起來打的往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