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展牧風聽完,心裡暗忖:「看來,現在我就算見到了父親也幫不上什麼大忙,說不定還得讓父親分心,倒不如先提升修為,到時候才能在關鍵的時候予父親以幫助,給敵人以意想不到的打擊…」

「膽敢對我父親使用陰謀詭計,那就試試誰是刀俎誰是魚肉!」

展牧風陷入了沉思,臉色有些凝重,甚至是不悅。

這神色,在大鬍子五人看來,卻不明白展牧風究竟在想些什麼,還以為展牧風不相信自己,不由地心下甚是忐忑。

展牧風想了會,忽然笑道:「這段時間我可能會在聖珠學院安心修鍊,你們好自為之,我的人形真氣會跟著你們的。」

大鬍子驚道:「原來大哥竟然是聖珠學院的高徒,我們兄弟五人有眼無珠,得罪了大哥,該死該死。」

展牧風笑道:「我也是剛去那裡。對了,大鬍子,你不也是靈王境么,為什麼不試試去聖珠學院修鍊?」

大鬍子聽完,眼神忽地就黯淡了下來,堂堂七尺男兒,兩行熱淚刷地流了下來。

展牧風一愣,正色道:「怎麼回事?」

大鬍子雙目流出血淚,慘然說道:「大哥有所不知。我家本是洛城中的一個大宗府,因為宗府實力被城主覬覦,被城主滅門。這城主不僅殘殺了我宗府滿門三百餘口,還偽造我宗府勾結西方部洲意毒宗的罪狀,妄圖將我宗府污衊到永無翻身之地。我是因為外出歷練才僥倖躲過一劫,要不然…可憐我宗府數百口含冤而死,死不瞑目啊,城主喪心病狂到連孩子甚至孕婦都不放過啊,大哥啊…」

說道這裡,大鬍子早已經泣不成聲,眼裡流出來的淚水,夾雜著滾滾熱血。

對於意毒宗,展牧風倒也是聽說過一些。

據說,那是存在於九離部洲西方的一個極其神秘的宗派,擅長以意毒侵入靈力修鍊者經絡氣海,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中毒者一點異樣癥狀都不會有。

但是,一旦修鍊者要使用靈力儲備,施展靈力功法,那意毒就會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令修鍊者生不如死。

是以,整個九離部洲的修鍊者,都對意毒宗恨之入骨,卻又拿之無可奈何。

大鬍子頓了頓,繼續說道:「最關鍵的是,那城主不僅近來修為大增,據說已經突破靈皇境,而且,還是聖珠學院某位大能的院外心腹。甚至,還有一名子侄在聖珠學院,暗中也在尋找我的下路,想要斬草除根。我輾轉思量,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去聖珠學院…」 展牧風默然,沉吟良久,嘆了口氣,說道:「大鬍子,你沒騙我?」

大鬍子滿臉血淚,叩頭如搗蒜,泣不成聲的說道:「如有半句虛言,我大鬍子願遭天譴而死!」

「大哥,奧,不,鬍子哥經常在夜裡也會哭死過去,我們都能作證,鬍子哥沒有騙你啊,大哥!」李老二四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展牧風嘆了口氣,想不到這大鬍子身上竟有如此血海深仇,想起師父說起關於父親之事,不由得感慨萬千,世事無情啊。

沉吟良久,展牧風正色道:「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在這裡也給你個承諾,既然你們跟了我,我就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還你宗府清白!」

大鬍子啊的一聲大叫,連連給展牧風叩頭,悲愴地說道:「如果大哥能夠幫小弟雪此血海深仇,小弟這條命今後就是大哥的了,小弟必將一心一意跟隨大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等必將一心一意跟隨大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其餘四人也隨即斬釘截鐵地說道。

收下了大鬍子等五名手下,展牧風又對大鬍子五人一陣叮囑,隨後就先行趕回了聖珠學院。

就在展牧風滿腹心事地往回走時,介乎虛無飄渺之間,一道若有若無的神識,從展牧風身上看似無意地掃過。

「恩?這神識怎麼如此的熟悉?似乎還是女人的神識?而且看樣子,至少是靈皇二重修為的強者啊…」

展牧風一愣,心裡暗暗稱奇,自己初來乍到這九離至尊皇朝皇城,沒想到竟然能遇到除了刀瓜男之外的熟人?

只是,展牧風想破了頭皮,也沒有想起自己竟然有靈皇二重修為的熟人,難道是巫吧也在這聖珠學院?

可巫吧是男人啊,這神識明明就是女人發出來的。

神識只是有意無意地一掃,隨即不再出現,展牧風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短短數月,我該如何是好呢?」

展牧風內心無比的焦急,但是他知道,要想給父親旃莫離以幫助,最關鍵的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否則,一切都只是白談,甚至,還會成為父親的累贅。

一邊是迫在眉睫的危險,一邊是迫在眉睫需要提升的修為。

而修為的提升,最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焦慮和煩躁,往往會適得其反,甚至走火入魔。

這就非常考驗心智了。

展牧風強自平復下內心,算好時日,便放下一切心思,在聖珠學院安心修鍊。

聖珠學院名義上會給各弟子安排授業師傅,但不少修為強橫的高手為了自身修為,往往常年雲遊在外。

學院給展牧風安排的名義師傅,已經數十年雲遊在外,未歸了。

好在,展牧風早已習慣,也絲毫不以為意。

也好在,聖珠學院的學生,除了師傅帶,還有各式各樣的大能授課,甚至是大能的人形真氣授課,以及自修課堂。

一有時間,展牧風就鑽入各式各樣的授課場聽高手授課。

聖珠學院不愧是九離部洲最為頂級的學府,從靈力運轉、丹藥用途、神識識別、靈核用處、符篆使用、奇門陣法到靜氣凝神、辨物認識等各種知識,聖珠學院都有專門的課堂傳授。

簡直就是靈力修鍊知識的海洋,修士修習的天堂。

無窮無盡的知識,展牧風學的雖然極快,卻依舊是只學了冰山一角。

白天修鍊完畢,夜深人靜、四下無人之際,展牧風便會悄悄潛出聖珠學院,找一個僻靜的所在,修鍊自身靈力。

此時此刻,展牧風體內的毀天滅地大雷神箭靈力、六翼血天使靈力、琉璃戰塔靈力、深淵凈化泉靈力都磨練的越來越精純,越來越呈現出龍歸大海的融會貫通的和諧之勢。

最為特別的,是展牧風的身軀,也在逐漸的發生變化。

本來,即使只是靈徒,修鍊靈力也能夠加快體內元氣搬運,元氣運轉加速,加速排除毒素,身體就會越發強健,但那只是最為粗淺的活血化瘀,強身健體。

靈力修鍊者,隨著修為的提升,體內的雜質就會不斷地排出體外,身軀也越來越完美。

但那依舊是對自身軀體的完善。

到御靈師境往上,修鍊者不僅身軀趨於完美,體內以凡人看來,幾乎沒有絲毫雜質,且身軀經絡都能源源不斷產生靈力元氣,此時,身軀更加完美,壽元更加悠長。

一旦突破靈王境,就可強行吸收天地靈氣幫助自己伐毛洗髓。

此時的修士,已經是相當於初步可與天地爭輝了。

至於更高修為,那就更加超凡入聖更加恐怖神奇了。

此時,展牧風的身軀,不僅越來越強健、越來越完美。

甚至,在一呼一吸之間,就能夠將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從周圍的空氣中剝離,直接吸取,用以提升完善自己。

旃牧風氣坑深處,充沛的靈力中心,似乎有一座泉眼在靈力之中不斷地沉浮著、運轉著,源源不斷的精純能量,持續地補充著展牧風經絡血脈。

此時,展牧風的整個身軀,皮膚之下,高貴的金色淡淡鋪灑。

此刻,展牧風的身軀,甚至可以說,已不再是血肉凡軀,而是逐漸修鍊成了一種能夠走向不朽的不敗金身。

就在此時,展牧風伸手一抓,一隻靈氣大手劃過一道奇特的弧線。

數十萬步之外,一隻相當於大靈師境的鐵殼山甲獸,尚未來得及反應就被抓了回來。

這鐵殼山甲獸個頭倒是不大,不過壯漢兩個拳頭大小。

但是,這鐵殼山甲獸外殼卻是極其堅硬,甚至能頂守住御靈師境強者的全力一擊。

鐵殼山甲獸一邊憤怒地廝嚎,一邊驚恐地看著展牧風,那樣子,既是示威,又似乎是哀求。

展牧風哈哈一笑,靈氣手掌抓著鐵殼山甲獸,一道道靈氣在鐵殼山甲獸的鐵殼上來回遊動。

忽然,展牧風左手拇指食指一捏,鐵殼山甲獸肩上第十七塊肩甲,也是鐵殼山甲獸身上最硬的鐵殼,被展牧風輕輕拔了下來。

「這塊鐵殼就代你一條命了,你走吧。」

展牧風淡淡地笑道,一枚靈丹送入鐵殼山甲獸口中,並不取這鐵殼山甲獸的性命。

相當於大靈師境修為的鐵殼山甲獸頗具靈性,聽得展牧風這句話簡直如獲大赦,嗖的一聲,就飛走了。

展牧風看著眼前的山甲獸鐵殼,右手一抓,一塊巨大的岩石忽地飛了過來,穩穩地停在展牧風身前。

「恩,這應該這是這附近萬步方圓最硬的一塊石頭了。」展牧風淡淡地笑道。

展牧風左手拿著鐵殼在石頭上輕輕一劃,就像利刃切豆腐,猶勝刀斧。

「這鐵殼山甲獸的殼果然是鋒利無比,難怪穿山如入無人之地,簡直堪比聖珠學院內高人鐵匠打造的寶劍利刃。」展牧風笑道。

說完,展牧風隨手拿著鐵殼,極快地在自己手臂上重重一劃。

但是,除了一道淡淡的痕迹之外,卻是別無其他。

這痕迹,還是鐵殼被磨碎留下的淡淡灰跡。

鐵殼能切破萬步方圓內最硬的石頭,卻割不破展牧風的皮膚。

這還是在展牧風沒有運起自身靈力的前提下,身軀對外界自然的反應。

展牧風淡淡一笑,身形一動,原地已經消失了蹤影。

這一日。

展牧風從聖珠學院丹藥學堂學后歸來,一起的還有兩個志同道合的同窗,楊無忌和司馬鐵木。

「兩位兄弟,今天的收穫如何?」展牧風笑道。

「還不錯,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楊無忌笑道。

「我也是受益匪淺啊。」司馬鐵木也是大笑道。

三人都是外院弟子,平日里走的也近。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聊得不亦樂乎。

就在此時,一道迅捷無比的人影沖了過來,三人差點躲閃不及。 「你們活膩了么?竟然敢攔小爺的路!」

來人停了下來,赫然竟是一尊靈皇一重的強者,模樣頗為俊俏,年齡也頗為年輕,不過三十來歲。

拒嫁腹黑闊少 三十多歲修成靈皇境,即便是在高手如雲的聖珠學院,也算是資質極佳。

「對不住了師兄,不好意思,我們修為低下,一時反應不過來,莫怪莫怪。」

司馬鐵木躬身上前,陪著笑,小心地說道。

這裡,本來是外院弟子的屬地,但經常有內院甚至更高修為的弟子來此。

有的是閑來無事前,來回味先前的修鍊生活,心情好時也會順便指導下外院弟子修為。

但大部分來這裡的,都是靈皇一重、靈皇二重修為,這些在精英弟子中並不突出的修士,主要目的,就是來顯擺修為,耀武揚威。

特別是有些在別人手下受了氣的內院弟子,不敢對欺負他的修士發火,便往往喜歡來此發泄。

甚至動不動就將外院弟子打成重傷甚至殘廢,還美其名曰,指導外院弟子修為,但外院弟子修為實在太差云云。

展牧風和楊無忌二人卻是不言語。

「你們倆個雜碎?趕緊給小爺道歉!」

這內院弟子看著展牧風和楊無忌二人竟然絲毫沒有給自己道歉的意思,覺得大受侮辱,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看樣子,似乎就要準備出手。

「你這麼不講道理,是以為自己修為更強,擺明了想要欺負我們了?」展牧風冷冷地說道,鄙夷地看著眼前這尊靈皇一重的內院弟子。

「哦,你是什麼東西?一隻靈王境的螻蟻,也敢這樣跟小爺說話?」那名靈皇一重修為的內院弟子說道。

「大路朝天各走半邊,我們沒惹你,我們也不怕你。這事情就算吵到學院,也是我們有理。」展牧風依舊淡淡地說道。

楊無忌倒是絲毫無所謂,司馬鐵木卻是一臉驚愕,拉了拉展牧風的衣襟。

「風師弟,算了,算了,他是內院弟子,臨風黨的煞阡陌,咱們惹不起!」

「吵到學院?你個小小的螻蟻,憑什麼吵到學院?」那名內院弟子一聲虎吼,靈皇一重的威壓施展開來,想要將展牧風三人逼迫的跪下。

展牧風身軀一震,一波波強力的靈氣散發出來,一波接著一波,轟擊在壓迫而來的威壓之上,所有的威壓都風吹雲散。

不少外院弟子紛紛圍觀,一時間眾人皆是嘖嘖稱奇。

這還是展牧風有意隱藏實力。

那名內院弟子稍稍一愣,冷哼一聲,似乎知道一時半會也討不了好,扔下一句話就走了:「小子,有種的話,三日後鬼木林海見。」

「鬼木林海?」展牧風一愣。

「我聽說過,鬼木林海在聖珠學院西側數萬里開外,那裡是一片茫茫無際的林海,根本沒人知道究竟多大。裡面有各種珍奇異獸,隱藏了不少高等級的靈獸,相當於靈皇境的靈獸不在少數,甚至有傳說中的鬼木樹妖…」

司馬鐵木滔滔不絕地說道,臉上既有好奇又有恐懼。

「這樣子啊,看起來也是和天陰山腳下煞屍山脈一樣,都很危險了?」

司馬鐵木一臉驚愕,笑道:「煞屍山脈和鬼木林海比起來,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原來如此,真是個好地方!」

展牧風知道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也很危險,但是到危險的地方去歷練去戰鬥,這卻是提升修為的不二法門。

就在剛才,面對靈皇一重煞阡陌的挑釁,展牧風絲毫不落下風,這讓他異常興奮。

展牧風笑著跟楊無忌和司馬鐵木二人詳細了解鬼木林海,試圖找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只可惜,楊無忌和司馬鐵木二人並沒有去過鬼木林海,他倆所知道的東西,大半還是道聽途說而來的。

甚至於,展牧風去聖珠學院藏書閣,專門查閱了關於鬼木林海的資料,竟然也並不甚多。

「雖然準備的不是很充分,但事不宜遲,也只能硬著頭皮硬上了!」

展牧風稍作收拾,立即只身前往鬼木林海。

以展牧風現在的靈王境修為,對於數萬里的飛行,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萬步高空之上,恰如驚鴻一瞥,展牧風身形行雲流水,勝似閑庭信步。

「真是風景美如畫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