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心張嘴反駁,可要是他是故意這麼說,自己駁斥了話,豈不是真遂了他的心思?

不行,遲早的事情,默認也是認了

「哎,可惜了,聽說龍鞭還是大補」蕭寒望著地上那長長的一截,下一句話令白青霞差點沒一腳踩空

這人,太hún蛋了,居然當著自己的面說這種話題

「hún蛋」暴龍氣得差點背過氣去,他雖然是魔獸,可傷了那地方,那不但是身體上的創傷,有心靈的打擊

蕭寒雖然在最後那一擊之下,也受了一點輕傷,但是他的傷要遠遠的比暴龍輕多了,何況時間每走一分,他的傷勢就好一分,暴龍可就沒有這麼好得運氣了。

等到蕭寒走到暴龍那龐大的如山一般的身軀之前的時候,他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了,除了嘴角的一絲血漬證明了他曾經受傷吐血,可若是從臉色到氣息,幾乎看不出他身體有傷

暴龍兩條后tuǐ胯間血流不止,在他的身下已經形成一個不的一灘了。

蕭寒那一刀傷得他不輕,傷口的創面很大,又劃破了他大tuǐ的動脈血管,雖然暴龍的恢復能力不弱,可對人對獸來說都十分脆弱的地方,本來防禦力就不高,加上經過劇烈的打鬥,血流的度至少是平時的三倍。

因此血流不止,也不是沒有可能了。

「再不止血,要不了多久,你就會血流乾淨而死的」蕭寒邪魅的一笑道。

「人類,我也殺了你」

「嘿嘿,你現在除非自殺,還能殺人嗎?」

「我們魔獸跟你們移宮有協議,不能殺害聖階以上的魔獸,否則你們會遭到我們魔獸界的報復的」暴龍色厲內荏道。

「現在才想起這條協議嗎,剛才怎麼喊打喊殺的」白青霞惱怒暴龍對她的無禮,怒斥一聲道。

「是你們無緣無故的闖入我的領地,難道我連過問一聲都不能嗎?」暴龍辯駁道。

「你的問候就是將我二人打殺不成?」蕭寒嘿嘿一聲冷笑。

暴龍盯著蕭寒,凶光緩緩的逝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沮喪,人為刀俎我為魚rou,暴龍兇橫了一世,終於明白了那些被他殺死吃掉的弱者臨死之前是怎樣的心態了。

「想活命的話,帶我們去你的d府」蕭寒道。

「你們太卑鄙了」暴龍瞬間明悟了,這二人不馬上殺了他,目的是為了他幾千年的珍藏

「看起來,你明白不少」蕭寒陰冷的一笑,「你死了,那些東西也沒有用,還不如給我們,或許可以揮他們的作用,你說呢?」

「你們殺了我吧」暴龍怒不可遏道。

「殺你,我們可沒有殺你,這點傷其實並不容易致命,是不是?」蕭寒嘿嘿一笑。

白青霞站在一邊,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蕭寒,原以為蕭寒只是想要暴龍的財富,卻沒有想到蕭寒是既想要財富,又想要暴龍的命

心狠手辣,看上去與他敦厚的相貌判若兩人

「你,卑鄙」

確實,如果沒有蕭寒虎視眈眈在一邊,暴龍要想活命卻不難,最多虛弱一陣子罷了,只要tǐng過這一陣子,照樣可以生龍活虎,只是會失去xìng福生活。

蕭寒看著他,暴龍就不能夠儘快的療傷止血,話說,這也只能說蕭寒打傷了他,並沒有殺他,暴龍的死,是他自己沒有及時治療,失血過多死亡

死亡原因固然跟蕭寒有關,但歸根結底,是他自己自尋短見,不止血療傷,難道還能怪別人?

「好,我答應你,先讓我止血療傷,我再帶你去」命在,什麼都在,命沒了,什麼都沒了,暴龍可是一頭聰明的地行龍後裔,一咬牙答應下來

「明知道死還答應,愚蠢」白青霞突然張嘴道。

「青霞,你到底幫誰?」蕭寒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望著白青霞,表情十分不滿

「我說得不是事實嗎?」白青霞逆反心理上來了,沖蕭寒大聲說道。

「暴龍,你很不幸,居然還有人幫你說話,對不起了」蕭寒冷冷的一笑,手提屠龍刀朝暴龍走了過去。

「娘皮,你胡說什麼,哥哥的事兒不要你管」

「還佔便宜呢?」

白青霞臉色一白,暴龍的心思她如何猜不出來,可她能猜到,蕭寒會猜不到?

恐怕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吧

「不要殺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暴龍大叫一聲,眼神之中透1ù出無限的恐懼 田濤梯早就等的不耐煩,作為一個派出所所長,作為一個所謂的有人脈的派出所所長,他是知道,想要真正的有人脈,那麼你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有事做。<沒事做的話,你從哪裡來的這種所謂的油水不是。只是將這裡查封掉的話,田濤梯是能夠得到一筆錢,但是這筆錢真的是不夠多,只是很小的一筆。

必須再做點什麼事情。

比如說現在這樣。

要知道在田濤梯心中,整件事情已經是全都在他的控制中,誰都是別想能夠在這時候鬧出點什麼幺蛾子的。所以說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必須趕緊動手,將展年給帶走。帶走展年,田濤梯不但是能夠從宋七那裡得到好處,還能夠從林佳伊這邊弄出點錢來。一下吃兩家,這是田濤梯最喜歡做的事情,也是最為喜歡做的事情。

所以說田濤梯開始向著這邊走過來。

展年他們的臉色很快就變的陰沉起來,因為他們能夠看到田濤梯是朝著這邊走的,果然田濤梯帶隊過來后,沖著展年上下掃視一遍后,眉角微動,漠然道:

「展年,不要說我不夠意思,你這邊涉嫌毒品交易,我剛才已經是給你安排的機會。你要是沒有做完的話,只能夠算你倒霉。現在和我走吧,咱們去所裡面好好的說說你的事情。」

「田所長,你是知道的。我們酒吧是絕對不可能出現那種事情的。更別說你給出的理由還是昨天晚上我愛人生日宴會上出現毒品,這怎麼可能那?我們生日的時候就是吃生日蛋糕,在場的都是證人。她們都是空姐,都是我愛人的同事,相信她們的證詞是能夠說明問題的吧?」展年急聲道。

「就是,我們能夠證明沒有毒品的。」

「什麼毒品,我們怎麼會在生日的時候吸食毒品。」

「我說你們派出所這到底是怎麼辦案的?你們這也未免有點太過草菅人命吧?」

……

莫沫她們是沒有誰有任何遲疑,在她們臉上湧現出來的是一種要多不屑有多不屑的眼神,整件事情擺明就是申耀文在搗鬼。你們這些警察真的認為我們什麼世面都沒有見過嗎?你們為虎作倀,你們難道說就不怕事發后你們全都被調查嗎?像是你們這樣的人。真的是不配再穿著你們身上的警服。趁早全都脫下來。

田濤梯為人是囂張跋扈的,身為派出所所長,仗著這個權勢,他不知道在這個片區中和多少夜總會有著聯繫。俗話所說的穿著警服玩女人。說的就是田濤梯。而他的眼神早就隨著莫沫她們開始這樣七嘴八舌的時候。已經是多出一種不加掩飾的貪婪。這麼多空姐。如此鶯鶯燕燕的圍繞著展年過生日,想到那種場景,就讓人妒忌的很。

好啊。你們讓我妒忌,我就收拾你們。

能夠得到的東西才是最為珍貴的。

最珍貴的東西,田濤梯是會奉若珍寶。而要是說那些不珍貴的,那些沒有辦法弄到手中的,田濤梯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毀滅。像是只有這樣毀滅,才能夠體現出來他心中的那種狂熱霸道**。

「你們全都在場,好啊,我正愁找不到人那,既然你們全都在場,那就全都跟隨我回所里調查吧。你們還真的是不要想著反抗,信不信我只要一個電話過去,你們就全都會出名的。一群空姐吸食毒品,這樣的頭條我相信是肯定會奪人眼球的吧?」田濤梯滿不在乎的掃過莫沫她們的嬌軀,貪婪的說道。

「你?」

莫沫他們真的是被田濤梯的無恥給震住。

就這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混進公安隊伍暫且不說,你怎麼能夠如此肆意的誣衊我們?你難道不知道這樣的說法,是要背負上法律責任的?你就算是警察,也絕對不能夠這樣信口開河不是。你這樣算是什麼話,我們也就是沒有能力,不然的話,是非要將你給掀翻在地,將你狠狠的踐踏,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羞辱。

「全都帶走。」

「誰敢?」

蘇沐在所有人的期待眼神中,果斷出現在田濤梯的前面,凝視著眼前這個所謂的派出所所長,蘇沐是沒有任何猶豫,果斷的動用官榜剝奪威能,就開始剝奪起來田濤梯的官途。蘇沐甚至都沒有必要動用官榜去查閱田濤梯到底是不是壞人,就憑他現在的所作所為,田濤梯要是說真的是什麼好人的話,那才是天大笑話。

「呦喝,真的有人敢這樣做,你這是想要干擾我們執行公務嗎?信不信我將你也帶走那?」田濤梯怒喝道。

「田所長,我建議你真的是需要將他也帶走,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在場。」

就在這時申耀文從車內下來,他是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他在這裡為的就是等待如此機會,既然機會到來,申耀文當然是要毫不猶豫的狠狠踩上幾腳。莫沫也好,蕭瀟也罷,你們全都給我聽清楚,你們全都給我看清楚,睜大你們的眼睛瞧著,我是如何蹂躪你們心中的男神,我會讓你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男神。

「申耀文,你要臉不要臉。」莫沫怒聲喊叫道。

「申耀文,就你這樣的還想要追求我,我告訴你,我就算是和路邊的乞丐談戀愛,都不會正眼瞧你一下的。瞧瞧你現在的模樣,多麼的無能,你敢說整件事情不是你鼓搗出來的嗎?還有你這個派出所所長,不要以為我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你就是收了申耀文的錢,所以說才來這裡對付玖澀酒吧的。

什麼毒品交易,什麼生日晚宴上的集體吸食毒品,我說你能不能找到稍微靠譜的理由。你怎麼能夠證明我們是吸食過毒品的?你或許不知道我們航空公司有著很為明確的規章制度吧?就算是晚上回去睡覺之前,我們都要接受身體檢查的。我們的檢查報告每天都有,我們都是證明為健康的,你現在是不是感到很意外?」莫沫更是冷言冷語起來。

田濤梯會恐懼嗎?

笑話,真的認為田濤梯是第一天出來混的嗎?他做這樣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除非你是這個系統中,能夠直接管到他的,不然你以為你們隨便說幾句話就能夠讓田濤梯恐懼嗎?

「你們說再多的話都是沒用的,你們要不現在乖乖的跟著我們回去接受調查,要不就讓我們請你們回去。還有你,你也是必須要跟著我們回去的。」田濤梯盯著蘇沐道。

這個人是必須要帶回去的。

既然申耀文擺明要收拾的人就是他,那麼就沒有什麼好說的,玩死就是。

「對,別人帶不帶走他是必須帶走的,我親眼看到就是他在發放毒品,就是他鼓動著其餘人吸食毒品的。這點是錯不了的,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現在可以帶著他前去檢查,我保證你們在他身體中是能夠發現毒品的。」申耀文放肆的喊叫起來,掃向蘇沐的眼神流露出一種不屑的挑釁,不見掩飾的高傲。

小樣,和我玩,玩不死你。

「田濤梯,你確定要這麼做嗎?」蘇沐肅聲問道。

「什麼確定不確定的,我這是按照規矩辦事,你少在這裡給我詐唬。趕緊的,給我走。」田濤梯冷聲喝道。

蘇沐眼角掃向不遠處,眼底露出一抹冷光。

三輛警車從遠處開過來,車剛停穩從裡面便衝下來十幾道身影,他們著急的向著這邊衝過來,為首的是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國字臉,瞧著就讓你有種威嚴的感覺。

他叫做莘懼,

莘懼直勾勾的沖向前去,站到蘇沐面前後,果斷的立正敬禮,「莘懼奉命前來報道。」

「莘懼?說出你的職務。」蘇沐淡然道。

「我是省公安廳警務督察處的處長。」莘懼鏗鏘有力道。

「警務督察處的處長嗎?這麼說倒是有點意思,好啊,就是你。這邊發生的事情我相信你已經知道,既然知道的話,那麼你就將這事處理下。我的原則只有一個,那就是務必保證公正。」蘇沐平靜道。

「是。」莘懼當然在過來之前就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說起來他對這個田濤梯也是有所耳聞的,是知道他的事情。

雖然說莘懼不是省公安廳紀檢委的,但是警務督察處想要處置田濤梯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是有著絕對的理由去做的。所以說莘懼從蘇沐這裡得到命令后,轉身掃向田濤梯他們,眼神便變的冷漠起來。

「我是省公安廳警務督察處處長莘懼,我相信你們在場的人有知道我的,既然知道我,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全都給我帶走,配合進行調查。」莘懼眼神如刀。

田濤梯這下傻眼。

申耀文也傻眼。

宋七也傻眼。

展年他們更是當場不知所措。

什麼意思?

怎麼回事? 第五百九十八章:誅殺莫懷古與西域之主(二十九)「秘密,你能有什麼秘密告訴我?」蕭寒一愣,旋即表示懷疑不信。

「真的,只要你不殺我,我就把這個秘密告訴你」暴龍急切的說道,雖然他已經竭力的控制血流的速度,但為了防止蕭寒突然出手,又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警惕蓄力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騙我呢?」蕭寒玩味的說道。

「不騙你,真的不騙你,我可以起誓的」暴龍口不擇言道。

「發誓?」蕭寒呵呵一笑,「我從不相信什麼狗屁誓言,是要實力夠強,就是神王老子也照殺不誤」

「那你想怎麼樣?」暴龍心中一震惡寒,你這人類的口氣也太大了,神王那是什麼樣的人物,就你這樣的,人家吹口氣就能將你滅了,不過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為了小命,不得不低頭。

「把你知道的秘密先告訴我,然後我再判斷要不要饒了你的xìng命」蕭寒說道。

「時間不多,你可以慢慢考慮」末了,蕭寒還特意提醒的加了一句。

「你這個惡魔」暴龍咬牙切齒道。

「你真聰明,我有一個外號,就叫風魔」蕭寒嘿嘿一笑,屠龍刀發出一聲震天的龍yín,似乎很喜歡主人的xìng格。

「你們這一路上被人跟蹤了」暴龍沮喪的低下了腦袋,是死是活就看人家一念之間了。

「被跟蹤了?」蕭寒與白青霞聞言,都是霍然一驚,怎麼她們兩個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們的神識都強大無比,雖然在這裡有些限制,可如果有人跟蹤或者接近她們,應該會被發現的。

怎麼會一點都沒有察覺呢?

「暴龍,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蕭寒面sè一冷,沖暴龍嚴厲喝道。

「這不是一個笑話,你們兩個是人類,跟蹤你們的是一隻魔獸,它可不是一般的魔獸,你們發現不了也是很正常的」暴龍咧嘴苦笑一聲道。

蕭寒與白青霞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一絲震驚,能夠瞞過她們神識的魔獸,會是什麼樣的存在?

靜下心來,搜索方圓三公里的一草一木,一塊石頭一條縫隙都不放過

沒有還是沒有

「你們是發現不了它的,我可以幫你們抓住它,但是你們要答應不要殺我」暴龍灰暗的眼珠子里閃過一絲喜sè,死道友不死貧道,為了自己活著,就只能對不起你了

雖然大家同屬魔獸一脈,可並不是同族,出賣你也不算大罪過。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隨便弄一個替死鬼?」蕭寒的眼中閃耀著厲芒,暴龍的狡詐他是領教過了,豈會輕易的相信他的話。

「你要是不相信,現在就把我殺了」暴龍閉上眼睛,十分光棍的說道。

「蕭寒,我看他的話像是真的,不如就相信他這一次?」白青霞沉yín道。

蕭寒眼珠轉了一下道:「好,看在青霞為你說話的份上,我暫且相信你,不過你可別耍花樣,我要殺你,就算你躲得過初也躲不過十五」

暴龍緩緩的睜開雙眼,盯著蕭寒的眼睛,發現他不像是說假話,神識傳音道:「在你身後大約兩千米……」

聽完暴龍的敘說,蕭寒眉頭一皺,方圓三公里的地方都讓他仔細的搜尋過了,暴龍說得地方他剛才至少神識掃描過十遍以上,都沒有發現任何異樣,難道自己的神識還會欺騙自己不成?

「那明明是一塊石頭,你說是魔獸,不是在騙我?」蕭寒厲聲傳音道。

「是不是石頭,你攻擊一下不就明白了」暴龍蔑視的一笑。

「好」蕭寒隨手一甩,一道風刃劃破空氣,無聲無息的劈向那塊石頭

風刃距離那塊石頭不到三尺的時候,灰sè的石頭動了,一隻兔子大的魔獸四蹄翻飛,眼眸中閃過一絲驚恐,迅速的朝旁邊的草叢中逃逸而去

真的是魔獸

蕭寒吃驚的望著灰sè的魔獸閃電般的從自己眼前逃逸,大喝一聲,想跑,沒那麼容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