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櫻木佐浩吃驚地看著沒了刀尖的武士刀,這可是用上好的緬鋼打造出來的寶刀呵,怎麼可能輕易折斷,除非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兩顆子彈全都打在了同一個點上!

高戰用手指勾著手槍的扳機瀟洒地旋轉了一圈,臉上露出陰森的笑意:「借用躺下的那位先生的話,你們的鋼刀再硬,硬得過我的子彈嗎?哈哈,還是槍這玩意好使啊!」

櫻木佐浩此刻就像是憋足氣的氣球,想要向前沖吧,又不敢沖,只能雙手握刀氣呼呼地拿眼瞪著高戰,大叫道:「八嘎雅鹿,你們這些該死的中國人就是膽小如鼠,總是不敢光明正大地和我們決鬥!」

高戰迷迷一笑:「怎麼,害怕我手裡的槍,想用激將法激我?好,老子成全你!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中國男人!」

高戰一隻手解開扣子,小心翼翼地脫下西服,然後把西服凌空一甩,掛在了卡車的車燈上。

咔嚓!他把子彈卸了下來,金黃的子彈掉落一地,然後用手指一勾,做了一個輕蔑的手勢:「來啊,讓我看看你們這些日本人有什麼本事!」

「八嘎!」看見高戰這樣輕視自己,櫻木佐浩徹底憤怒了,憤怒中發出雙眼血紅咧嘴大笑道:「該死的中國人,我要讓你知道你驕傲自大的後果!」雖然這樣說,他還是保持冷靜地尋找最好的下手機會,眼睛像毒蛇一樣盯著高戰,希望他能夠露出破綻。

高戰雙手十指相插掌心向外,拱了拱,然後扭了扭脖子,脖子和手指咯咯作響,囂張地道:「還等什麼,早死早投胎,我一定會把你們送進地獄的,啊哈,千萬千萬不要謝我,處理你們這些人渣是我的榮幸,嘎嘎嘎!」

那一刻櫻木佐浩覺得對方的笑聲比自己的還要刺耳難聽。

受不了啦,憤怒了!

櫻木佐浩雙手握刀,用盡全身的力氣揮刀劈了過去。

刀鋒如電,宛若凌厲無匹的白練自天而降,罡風呼嘯,刀鋒已到眼前!

突然.~:

就像老虎吃人的時候,舔抿著嘴唇,齜牙咧嘴地在對著獵物微笑。

好可怕的微笑,櫻木佐浩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笑意,那是兇猛的動物中才有的殘暴和暴戾,充滿惡毒的玩弄和不屑….

笑意瞬間凝滯,然後櫻木佐浩就發現自己銳不可擋的殺意被冰封在了空氣中,就像是一頭勇猛進攻的鯊魚,突然發現自己鑽進了冰冷的北極,一切全部凍結!

手中剛猛無比的武士刀,被高戰穩穩地抓在了手中!

怎麼可能?

櫻木佐浩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來!

這是做夢,一定是在做夢,自己一向引以為豪的刀法,毀天滅地的「斷水流」刀法竟然被對方用手給抓住了?

哦,我敬仰的日照大神啊,你一定是在給我開國際玩笑,怎麼可能?刀鋒抵不過手掌?我快要崩潰啦!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不等櫻木佐浩自行「崩潰」,高戰已經讓他崩潰了。

他陰險地惡毒地笑著,然後一拳搗向櫻木佐浩的左眼!

哀嚎中,櫻木佐浩的左眼成了烏眼青。

「嗷,我的眼睛,我什麼都看不見啦!該死的中國人,你打瞎了我的眼睛!」雖然叫喊著,但雙手還是緊握著武士刀不放手。

不理會櫻木佐浩的嚎叫,高戰嘴角掛著冷笑,輕描淡寫道:「怎麼,還不過癮? 當紅奶爸:小老婆別害羞 那我就滿足你的要求!」

舉起缽大的拳頭,用近乎無賴的打法,砰地又是一拳,櫻木佐浩的另一隻眼也成了烏眼青,此刻他徹底被高戰整治成了日本大熊貓!

櫻木佐浩執著啊,眼睛腫成了一條細縫,眼珠子都快要爆裂了,但他在心裡說,再疼也不能把刀給丟了,忍者的刀就是忍者的生命,我要堅持呵!

「我操,你還挺硬朗的,不知道你這兒硬不硬?」高戰陰狠地瞅了瞅櫻木的褲襠,然後提起膝蓋,用盡全力,狠狠地撞了上去!

櫻木佐浩彷彿看見兩顆雞蛋在自己體內爆裂,蛋黃飈飛!

「嗷—!」凄慘的叫聲完全可以媲美正在被閹割的公豬,高昂,餘音不絕!握刀的手鬆了下來,櫻木佐浩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雙手緊捂褲襠,哀嚎中脖子帶臉像驟然勃起的老二,膨脹充血,青筋畢露,模樣醜陋之極!

櫻木千空三人見首領一招不敵就受了傷,立刻揮刀救援。

劉金定和啞巴見他們動手。也都跟著出手了。

櫻木千空避過兩人直奔高戰。

高戰再次展現了他機械左臂的驚人力量,一手抓住劈來的鋼刀,隨即揮起櫻木佐浩的武士刀向對方地手臂斬去!

血水飛濺!

痛叫!

整個活生生的手臂被他一刀斬了下來。

斷臂還緊緊地抓著鋼刀。高戰一把把它扔在地上,無動於衷地說:「真他媽垃圾!」

櫻木千空:「八嘎….」

高戰:「八嘎你個頭!」揚起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快地刀法。根本就讓人無法躲避。

隨著刀鋒的狠壓,櫻木千空慢慢地跪了下去,直到高戰一腳踏在他地肩膀上。

陰笑,高戰的臉上露出市儈的表情:「你能不能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比如說一些有價值的消息。或者秘密?」

人哪有不怕死地,忍者也是人,尤其像他們這些一般養尊處優的「高級」忍者,早已經磨平了忍者必備的艱苦素質,更是知道生命有多美好,陽光有多燦爛,大姑娘有多漂亮…

不行,要是這樣就求饒的話會被這些中國豬看不起的,要先表示出一些骨氣。然後才好討價還價,中國人不都喜歡這樣賣關子么。

於是櫻木千空忍著斷臂的疼痛,綻露出一副壯烈激懷的模樣。用生澀的中國話說:「我是不會屈服的,即使你砍掉我地腦袋…」

話音還沒落下。只見高戰踏住他的肩膀。揮刀斬去,噗地一聲。腦袋飛落地上,血花綻放,腦袋的臉上露著不能相信表情。

乾淨利落,所用地方式正是日本皇軍砍殺中國人的方式。這絕對恐怖地一幕恰好被剛剛能看見一絲東西地櫻木佐浩看見,心中抽搐,反胃,自己不是沒殺過人,可是現在被殺的是自己地手下,是一名活生生的日本人,這心情和感覺就又不一樣啦。

真是殘忍,沒人性啊!

櫻木佐浩剛感嘆完,就又看見了另外一幕,一個拿著大鐵鎚的壯漢在猛砸自己另一名手下,整個人都被砸進地里了還砸,哦,我的日照大神啊,他們究竟是人還是野獸?哦不,他們都是地獄中的惡魔!

然後他就看見那名「惡魔」走向了他,嘴角依然帶著淡淡的笑意,勾勒出的弧度宛若日本最美的月牙,但此刻櫻木佐浩心裏面卻恐懼這彎彎的月牙,因為它是勾魂索魄的徵兆!

高戰若無其事地將長刀放在了櫻木佐浩的脖子上,然後把刀背上的人血在他的肩頭輕輕地抹抿著,用溫和的語氣說:「你看看,你能出什麼價碼呢?或者跟他一樣提出立馬掉腦袋的要求,我這人一向都是很民主的,從不強迫被人做他不願意做的事兒!」表情就像是一個正在與人談交易的商人,沒有絲毫的殺氣。

但櫻木佐浩卻分明感覺到了裡面的冰冷,死是什麼? 婚心計,千金有毒 他曾經想過,但現在真的到了這種地步,他竟然產生了戰慄,一種可恥的戰慄,這不是高尚強悍的日本忍者該有的行為,但他就是感覺到了害怕,在這個笑容可掬的中國人面前。

「我…我可說出秘密來交換,交換我的生命!」咬緊牙關,櫻木佐浩終於用最大的勇氣說出了求饒的話,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向敵人求饒也需要莫大的勇氣。狗屁的武士道精神,狗屁的忍者必死的信念,讓它們統統滾蛋吧,只有活著才是最好的,只要能看見明天的太陽,就會永遠都有希望,啊,生命是什麼?日照大神呀,我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能夠天天看到你,膜拜你啊!

櫻木佐浩為自己找了一個不能算是借口的借口。

「很好,你是個聰明的日本人!有什麼能比生命更重要呢?說吧,我洗耳恭聽,看你能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櫻木佐浩條理了一些死路,橘子般的老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我們是日本武田家族和介川家族的手下,這一次來香港主要是為了尋找兩位失蹤的少爺,如果找到了的話,會有很豐厚地賞金哦!」

「你在放狗屁。知道嗎?這些不是我想要的資料,看起來你是想為主子盡忠啦…」

長刀在脖子上劃出一道血印。

「我說我說,千萬不要啊!」櫻木佐浩徹底變成了一個貪生怕死的傢伙。受傷地眼睛可憐兮兮地眨巴著。

「我還有一件寶物可以送給你!」他迅速地解開褲腰帶,掏出一張捲軸模樣的東西遞到高戰地眼前:「這是一份藏寶圖。不過只有一半兒,上面記載著我們大日本皇軍…哦不,我們日寇,日寇,在香港埋藏的寶藏!」

高戰用長刀把捲軸挑到手裡。翻看了一下,看不出是什麼質地,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地標滿了黑點,紅點,看不出所以然來。

「這是什麼垃圾,想糊弄我么?」

真害怕對方不相信自己,櫻木佐浩急忙道:「這是用人皮做的,叫人皮寶藏,當年佔領香港的時候我們日軍的首領池田大佐把槍來地金條和古董文物埋在了香港的地下。然後將地圖用刺青的方法紋在了他的身上。誰知道一名知道秘密的中國翻譯起了貪心,覬覦這份寶藏,日軍撤退的時候在官邸把池田大作給暗殺了。在剝皮的時候武田,介川兩位家主剛好趕來。所以他只帶走了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就是這張藏寶圖!」

高戰沒想到裡面的故事這麼曲折,還有。這些日本人還是變態加噁心,以前只在影視中聽說過人皮做地東東,沒想到還真有這玩意,媽的,刺哪兒不好,非要刺在自己的身上,你這不是找著讓人剝你地皮么?

「那個中國翻譯是誰?」

「他原來叫做潘六福,現在估計已經改名字啦,我們找了很久都沒有他的消息!」

「那你們找到這什麼人皮寶藏地線索沒有?」

櫻木佐浩搖搖頭:「慚愧啊,只有半張地圖是不行地,只有兩張合併才能找到真正的藏寶地點!」

「你們地主子就這麼安心讓你拿著這玩意?不怕你貪了它?」

「我剛才說過,只有一半是沒有用的,況且在日本我的家人都在家主的手上,他不怕我私吞的!」

「那現在你為什麼有膽量把它獻給我?要知道,就算我放了你,你也很難對主子交代!」

櫻木佐浩低下了頭:「老婆可以再娶,兒子可以再生,我必須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求求你,饒了我吧,我已經把知道的秘密都說了出來!」

沒想到這傢伙這麼沒人性,為了活命連老婆孩子都能捨棄。

把捲軸揣進兜里,高戰撇撇嘴說:「你真的很…很誠懇,是的,很誠懇,你的行動深深地打動了我,所以我….」

將長刀慢慢抽回,「…不會殺你!」

櫻木佐浩欣喜啊,不管怎樣終於把自己的命給保住了,就在他高興的時候,高戰接下來的話又把他打到了地獄。

「我說了我不會殺你,但並不代表他們不可以啊,啞巴,你來吧,下手輕一點,不要一下子就玩死了,我們要有仁義道德,說把他們殺光就一定要殺光!」

在櫻木佐浩魂飛魄散中,只見那個面目猙獰的啞巴扛著血乎乎的大鐵鎚,獰笑著朝自己走來!

事後,高戰吩咐劉金定:「把這裡料理一下,跟那兩個日本人一樣,扔到海里餵魚!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該怎麼去做,弄乾凈,連一點血漬都不能留下….!」

哦哦耶耶,無意中撿到了一個寶,它跑呀跑不了!高戰當然不敢把這樣的歌聲唱出來,因為對於自己「狼叫」般的歌喉,劉金定他們一直都是不敢恭維的,還有自己這莫名其妙的歌詞和調調,只會讓他們倍受折磨!

「戰哥,那這個姓李的怎麼辦?」

高戰摸了摸下巴上的青髭,忽然露出一個詭秘的笑容:「怎麼辦?涼拌嘍!」

眼見老闆得意洋洋地離去,劉金定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心裡大叫,老天爺呀,這可叫我怎麼打掃乾淨?就算用鏟車來鏟也鏟不凈啊,這時候還真羨慕睡得像死豬的李洛夫,什麼事兒都不用操心。

看一眼牲口啞巴,劉金定以老大的姿態說:「戰哥說了,叫咱們把這裡打掃乾淨,你先忙活,我去叫一些人手!」

然後抓起地上的李洛夫,怕他快要醒來,於是朝他腦門後頭又猛地一拳。

李洛夫睡得更香了。

一覺醒來,李洛夫只覺得頭痛欲裂,展開眼看看四周,還是那個地方,安安靜靜的,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周圍已經被打理乾淨,他想不出來什麼人有這樣的辦事效率。

從懷中摸出酒壺,晃了晃,還好,裡面還留有些美酒。打開壺嘴李洛夫陽仰頭猛喝了一口。

烈酒入喉,化作几絲憂愁,那份甘冽並沒有讓他更加清醒,反倒變得千頭萬緒分不清楚狀況來。

啊!他突然大叫一聲,把壺中的美酒全部倒在了自己的頭上,酒水劃過他的臉頰滴落在地上,山上冷風颯颯,說不出的陰涼!

他發誓,他絕不會放棄!

但是就在他發誓決不放棄的時候,那個幕後的首腦卻主動找到了他的頭上。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次日,李洛夫收到了信息,有人要見他,地點在九龍尖沙咀的一個陽台上。

高戰站在陽台上,面對著太陽,仰望滄桑。

太陽正在徐徐西沉。他手中拿著煙,香煙繚繞,隨著陽台上的清風化作虛無的塵霧消失在空氣中。

煙頭的星火在太陽底下發出耀眼的光芒,微微一彈,那絲光芒墜落樓下,十多層的深度,永劫不復!

陽台是個很好的地方,高樓大廈,平房矮瓦展露無疑。此刻他就像是一個俯瞰大地的巨人,高高在上,一覽眾小!

就在高戰仰望太陽的時候,一把槍指在了他的後面。

「我真是很以外,你會這樣的自投羅網,哦不,或者你有什麼詭計,可以這樣的有恃無恐!但是你顯然算錯了一點,我不是那種容易服輸的人!」

李洛夫的聲音很陰沉,像他這幾天的心情,自己被人玩弄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高戰緩緩地回過身,稜角分明的輪廓在太陽的餘暉中發出金色的光芒,那一刻竟然令李洛夫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

高戰望著李洛夫,眼神是睥睨的,不屑的,彷彿眼前根本沒有什麼槍口相對,而是在看一個影子般的人。

「你就是神探李洛夫?」高戰明知故問道。

「猜得不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尖沙咀的華探長高戰?!」

高戰挑了挑自己的濃眉,嘴角勾勒出笑容:「你看,我們現在都已經認識了,有必要還用槍指著我嗎?」

「哈哈。真不知道你是自大,還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裡!槍么,我是不會放下地。沒有逮捕你之前,這裡面的任何一顆子彈都可能為你送行!」

高戰聳聳肩。將煙放在嘴邊吸了一口,吐出濃煙道:「你看看,搞得我們多麼對立啊!不就是兩個日本人嗎,犯得著你這麼窮追不捨么?你要是想知道他們的下落,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去海里找找看,我不久前才把他們餵了鯊魚,如果可能地話,還爛在肚子里沒有消化!哎,這就是幸福的人總是相似,而不幸地人各有不同,多哲學啊!」

即使李洛夫修養再好,也受不了高戰這樣的嘲弄,他上前一步把槍口應准了高戰的鼻尖:「我倒要看看你對著槍口是不是還能這樣侃侃而談?」

高戰無所謂瞟他一眼道:「你真的在意正義與邪惡的區分么?或者說。你只是死不認輸,想要挽回一點面子?」

李洛夫冷道:「我從來都不在乎自己地面子,我只在乎你是否踐踏了法律。在法律面前你必將受到懲罰,不管他們是不是日本人。即使是罪大惡極的犯人。你也沒有權利去殺死他們!你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你洗凈屁股等著坐牢吧!」

啪啪啪,高戰輕輕地拍了幾下巴掌,用玩味的口氣說:「很精彩的演說,你的話就像你的為人一樣剛直,可惜啊,你到現在還沒弄明白狀況,香港究竟是什麼樣,我告訴你,它不是你想象的人間樂土,大香港雖然遍地黃金,但也遍地的污穢!什麼正義,什麼法律,狗屁,法律和正義都是有錢人的遊戲,是保護那些有權有勢者冠冕堂皇地借口!你是神探,一年你能偵破多少案子,又有多少個犯人受到了真正的懲罰? https://tw.95zongcai.com/zc/50928/ 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你抓的那些有錢佬大部分都在逍遙法外,人有堅持沒有錯,錯地是他堅持了不該堅持的事!比如,現在!」

哈哈哈,李洛夫笑了起來,笑聲震蕩在高樓地半空中,充滿了滄桑和幾許悲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小說網.

「你想收買我嗎?」

「不,準確地說我很欣賞你,你不是一個很好地幫手,因為你不夠卑鄙,但你卻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因為你非常血性!」高戰地聲音很沉穩,讓人不能懷疑他的誠意。

李洛夫把槍換到另一隻手裡,依舊指著高戰點頭道:「謝謝你的誇獎,我很血性么,你是第一個這樣說我的人,不過很遺憾,我還是不會放過你,任你說的口舌生瘡,天花亂墜,我只想告訴你,法律就是法律,沒有人能夠對抗法律,你現在不能,永遠也不能!」

「那就是談不攏嘍?」

「我從來就沒打算和你談過!」

「好樣的!」

「彼此,彼此!」

高戰感覺自己就像是電影裡面的反角,應經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

「也許,你會改變想法的!」

紫星大帝 李洛夫:「除非天塌下來!」

「天不會塌,你卻會塌!」高戰將手中夾著的煙頭猛地彈到空中,一腳朝李洛夫的手槍踢去!

猝不及防,李洛夫沒想到他會這麼膽大,更沒想到他的速度會這麼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