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洪玉龍走的是曲線救國的招數。他認為,秦洛是蔡公民一手提拔起來的。理應看蔡公民的眼神聽他的命令行事。

先讓人在金星大酒店定一桌好菜,然後去邀請秦洛過來吃飯。即便他心裡千百個不願意,但是知道有蔡公民也到場,也一定會過來的。

拿人手短,吃人的嘴軟。

到時候飯也吃了,酒也喝了,對不起也說了,他再想生氣也氣不起來了吧?

可是,世事總是不如預想的那麼美好。

「那就是說,他不答應了?」蔡公民面無表情的說道。從他的臉上你看不到任何的情緒波動,不知道他到底是願意幫這個忙還是根本就不願意做這個說客。

「可能他還還沒轉過彎吧。」洪玉龍笑呵呵的說道。「有蔡部長出馬,自然就不會再有任何問題了。」

蔡公民的眼睛轉向洪玉龍臉上,眼神灼灼的盯著他,說道:「這件事,秦洛的態度是關鍵。他同意和解,那就一切無事。他如果不願意就此罷休,就必然想要得到一個結果的。」

「我也知道有些困難。所以才厚著臉皮求到老領導面前。」洪玉龍笑著說道。

「你知道我和秦洛是什麼關係嗎?」蔡公民問道。

「全燕京城的人都知道,蔡部長是秦洛這匹千里馬的伯樂。」

「你錯了。」蔡公民說道。「即便沒有我這個伯樂,也會有其它的伯樂。即便沒有伯樂,他也照樣會突圍而出成為人中龍鳳。他的醫術,他的品德都註定了他不會默默無聞。我終究也只是一個引導者罷了。」

「部長太謙虛了。」

「我還真沒有謙虛。」蔡公民擺手說道。「我們結識,都是他在幫我,我能夠幫他的事情寥寥無幾。所以,我們更應該屬於知己和同行的關係。」

洪玉龍心裡一驚,沒想到那小子竟然在蔡公民的心裡有如此重要的位置。早知道這樣,就應該換一種洽談方式了。

看來,還是低估了那小子的實力。

「蔡部長如此看重這位年輕人,看來他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我也確實是有心想認識這樣的年輕俊傑——還請部長幫忙引薦。」

「玉龍同志,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還是得坦白的告訴你,我不會打這通電話的。」蔡公民直截了當的說道。「我說了,他不一定會聽從。就算他會聽從,並且答應這件事就此了解。可是,那樣的話,我以後就再難開口請求他做事了——一個人的名字就是一個品牌。如果我經營不好蔡公民這個品牌,就不能夠讓消費者和周圍的朋友信服。更加產生不了任何的購買力。這是市場營銷學的知識,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明白。」

洪玉龍心裡暗恨,但還是客氣的說道:「我明白蔡部長的意思了。蔡部長的高風亮節讓人欽佩。知道部長公務繁忙,我就不打擾了。」

蔡公民點了點頭,並沒有站起來相送的意思。

「部長。」候衛東走過來,幫蔡公民的杯子里續上茶水。

「把他的資料整理出來送到我辦公桌上。」蔡公民說道。

「是。」候衛東說道。

他知道,蔡公民要讓洪夢樓『挪窩』了。

洪夢樓說出這等蠢話,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前面幾次的成功讓他變得如此自大驕傲不可一世。

而他能夠成功,必然和他父親的權勢是脫離不開關係的。

這個時候動他,恰到火候。名正言順,而且不會有任何阻力。

看來,以後要和秦洛的關係走得更緊一些了。據說自己的前任就和他是很好的朋友,現在放任衛生廳做廳長。有幾個秘書能夠有這樣的待遇?

————

————

秦洛一邊吃早餐,一邊翻看著今天的報紙。

貝貝坐在他的旁邊,撅著小嘴喝奶,一臉的不高興。

「問題解決了吧?」林浣溪一邊給秦洛碗里夾菜,一邊說道。

「這兩天就能夠解決了。厲傾城辦事——她還是挺讓人放心的。」秦洛脫口就說出了厲傾城的名字。覺得這樣不妥,可是想收也收不回來了。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林浣溪的臉上沒有任何異樣,說道:「我昨天看到她了。還感謝過她在巴黎對你的照顧。」

「——應該的。」秦洛心虛的應道。厲傾城確實『照顧』的很周到,甚至還超標了。

像是知道秦洛在逃避這種話題似的,林浣溪說道:「貝貝還在生你的氣。你答應下午接她放學。卻不見你人影。「

想到這個,秦洛就一肚子的火氣。

昨天和洪夢樓的老爹談完話后,秦洛便急急忙忙的趕去幼兒園。可是去了之後,幼兒園已經關門了。

在他記憶里,幼兒園是五點半才放學的。後來才知道,原來四點半就放學了。

「貝貝,今天我還送你去上學好不好?」秦洛一臉討好的對貝貝說道。

「不好。」貝貝說道。

「為什麼啊?」

「因為你說話不算數。」貝貝說道。

林清源笑著接話道:「我不知道你答應放學去接她。下班我就讓司機把車開到了學校門口。沒想到她站在門口不肯走,說要等你去接——我走吧。又不放心她一個人站在哪兒。只好陪她在門口等著。足足等了快一個鐘頭,還沒見你回來。我就先把她給接回來了。」

「怎麼沒打我電話?」秦洛歉意的說道。

「我的手機又忘記充電了。年紀大了,又記不住你的號碼——」林清源笑著說道。

「我答應貝貝,今天一定去接貝貝放學。好不好?」秦洛捏捏貝貝肉乎乎的小臉,說道。

「你要是不守信用怎麼辦?」貝貝說道。

「那我就負責接送貝貝一年。」秦洛保證似的說道。

貝貝咧開小嘴笑了起來,說道:「那你最好今天又忘記來啦。」

秦洛把貝貝送到學校,再三保證今天一定會來接她后,招了輛計程車便趕去了傾城國際美容院。

這個時候還早,那些名媛貴婦們可能還沒有起床,更不可能會來做美容了。所以,美容院顯得有些冷清。

秦洛輕車熟路的來到三樓,敲了房門后,裡面傳來厲傾城『請進』的聲音。

秦洛推門進去的時候,厲傾城穿著紫色睡衣頭髮披散的坐在電腦前工作。

「你昨天晚上就睡在這兒?」秦洛驚訝的問道。

「是啊。出去一段時間,工作堆積的太多。我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索性一晚上把它們全部處理完了。」厲傾城說道。俏臉不著粉黛,卻媚態天生。 異能狩獵 「老闆,我這麼努力的工作。你有什麼獎勵呢?」

「這——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給自己買。」秦洛說道。「公費報銷。」

「我要你。」厲傾城舔了舔嘴唇說道。

「——」

厲傾城嫣然一笑,說道:「這麼早過來,一定是打探錄音門的事情進展吧?」

「是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42941/ 秦洛說道。「你怎麼沒有向媒體公布出來他的身份?」

「你知道人都有一種什麼樣的劣根性嗎?」厲傾城問道。

「什麼?」

「輕易得到的東西,不知道珍惜。」厲傾城說道。 來吧,狼性總裁 「如果我一下子就把他的身份給抖出去了,這件事情很快就炒不下去了。我要等到那些記者自己尋找——這樣,能夠增加新聞的長度。他們也會倍加珍惜自己的勞動成果。從而在這上面大做文章。當然,也等於是免費幫我們的產品打廣告。要知道,平時在他們的報紙上打廣告,廣告費可是很高的。還不會給你好的版面。」

秦洛一臉驚訝,說道:「為什麼你能把所有的因素都利用上呢?」

「因為我是妖精。」厲傾城笑嘻嘻的說道。

「還沒吃早餐吧?我陪你去吃點兒東西。」秦洛說道。

「好。我先換身衣服。」厲傾城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道。

秦洛驚訝的看著她,說道:「你的腿——已經好了?「

「當然好了。」厲傾城說道:「我就被打了一棍,能被傷成什麼樣子?」

「那你——在巴黎?」

「我是假裝的。」厲傾城坦白說道。

「假裝?」

「是啊。」厲傾城說道:「就像故意醉酒的女人其實是為了給壞人機會一樣。如果我不假裝,又怎麼能夠把你勾上床?」

(PS:第三更,求紅票。新的一周,我們一起期待百萬紅票的到來!這是我的榮譽,更是你們的。因為這一百萬是你們一張票一張票堆積而來的。) 阿光示意道:「好,陳范,你先把你這幾天掌握到的情報說一下吧。」

陳范點頭道:「張氏財團打算在下個月組織一次秘密行動,前往無人區勘察神樹和血晶。」

「等會,你說神樹?」

「怎麼?這個神樹有問題?」

阿光面色複雜的解釋道:「陳范,不瞞你說,我們也一直在查找神樹的下落。這個神樹堪稱是陸地晶石的母樹,據說所有的陸地晶石的形成都跟神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陳范震撼道:「也就是說,找到了神樹,就相當於找到了所有陸地晶石的源頭?」

「恩,可以這麼說。」

阿光接著問道:「陳范,張氏財團是已經掌握了神樹的具體位置嗎?」

陳范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張龍跟我說過,這次行動是打著尋找神樹的幌子,暗地裡去尋找血晶礦脈的位置,也就是說張氏財團其實並沒有真正掌握神樹的具體位置。」

阿光等人頗為遺憾的嘆了嘆氣,看來這個神樹對他們來說相當重要。

陳范心裡也動了點心思,看來得花點心思去打探一下這顆神樹的下落,找到了神樹相當於找到了所有陸地晶石的源頭,想想就讓人激動。

阿光還是不死心:「陳范,我覺得張氏財團應該是掌握了一些線索,所以才會借著這個機會去勘察一下。」

陳范潑冷水道:「光哥,別抱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阿光笑著道:「不試試怎麼知道,萬一真的找到了呢?」

「隨便你吧,真要跟著去湊熱鬧,到時候出了啥事,我可不負責。」

「放心,陳范,絕對不會拖你下水的,到時候你只需要在前進的路線上留下記號,我們就能順著記號找過去。」

陳范顧慮道:「留記號?這不太好吧,會不會太顯眼了?」

「這你放心,我們早就幫你安排好了,爆珠,把東西拿出來吧。」阿光示意道。

爆珠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黑色的小瓶子遞到陳范的手上解釋道:「這是一種特殊的藥劑,是我們組織的老中醫調配的,無色無味,你將這藥劑偷偷滴在前進的路線上,我們就能找到你。」

陳范疑惑的問道:「這麼牛逼?我有點好奇,這藥劑既然是無色無味,你們又怎麼能分辨得出來?難不成你們當中謀個人的鼻子特別靈?」

阿光推了推眼鏡道:「陳范,這個問題不需要你考慮,我們自然是有把握。」

「不說算了,還賣關子!」

阿冷看陳范有些不高興,連忙幫著勸導道:「陳范,你別生氣,要是想知道這個藥劑是怎麼調配的,等到了我們組織的領地,我讓老師傅手把手的教你。」

「不必了,我沒那個閑工夫,繼續說計劃吧。」

「好,神樹不管有沒有找到,但是血晶礦脈必須要找到,陳范,你可以跟我們說一下血晶礦脈的位置,我們提前去踩個點。」

陳范偷偷留了個心眼道:「血晶礦脈在無人區遮天密林附近,路不太好走,你們確定要去?」

阿光笑著道:「還是去一下,提前了解一下情況,這樣後續行動才會更有把握。」

「那好吧,還有二十來天,你們慢慢了解!」

陳范在心裡偷著樂,小樣,你們不是愛賣關子嗎?那我也跟你們賣個關子。

阿光他們並沒有對陳范百分百的信任,當然也不能要求陳范對他們拋心置腹,雙方都各有保留,也別指責對方不厚道。

阿光接著道:「阿冷跟我們交待過,作為雙方合作的條件之一,我們要想辦法救出白老大和老張,陳范這兩人現在還被關押在情報科的秘密基地內嗎?」

「恩,暫時還在秘密基地內。」

阿光傷腦筋道:「那就棘手了,要混進安全區救人,還要潛入秘密基地內,難度太大了。」

陳范示意道:「不用你們潛入安全區,我已經有辦法了,不過需要你們配合接應。」

阿光一聽不用進安全區,頓時大喜過望道:「沒問題,需要我們怎麼配合?」

「神樹計劃開始之前,我會利用基因覺醒者的身份,弄到任務授權,然後讓阿冷帶著我媽,還有白老大和老張等人離開安全區,你們要在外面幫忙接應,具體的行動時間到時候再通知你們。」

「好,那咱們見機行事!」

事情聊得差不多了,雙方結束了交流。

陳范拱了拱手,獨自離開了房間,他看得出來阿冷有些話要跟阿光他們單獨談。

阿冷偷偷給了陳范一個歉意的目光,陳范畢竟不是他們組織的人,有些事情還是要保密的。

陳范也不稀罕,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跟阿冷背後的組織暫時合作可以,但是想要讓他加入幾乎是不可能的。

以前單槍匹馬,加入某個組織倒也無所謂,但是現在手下已經跟著一班人馬跟著混飯吃,陳范就得為手下的弟兄們負責。

現在這群雇傭兵明面上還是白老大的隊伍,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群雇傭兵已經悄悄的易主了,就算白老大出來以後,恐怕說話的份量也沒以前重了。

末世時代,強者為尊,陳范展現出來的實力和人格魅力遠在白老大之上,而且陳范更加的年輕、充滿朝氣。

白老大經歷過財團的一輪打擊,多年打拚的下來的基業損毀過半,就算回到集市上也會威勢大減,想要重振雄風怕是難了。

最主要的是,陳范有膽量,敢帶著這群雇傭兵跟財團對著干,但是白老大不行,他的骨子裡始終透著一股卑微,對財團發自內心的恐懼,這種無聲的屈服和被支配感很可怕!

實際上,這群雇傭兵還是很講情義的,並沒有拋棄白老大,要是換做別的雇傭兵,早特么的一拍兩散,搶了錢財換個地方過瀟洒日子,還管你白老大的死活?

陳范從屋內出來,出門一看劉銘正和阿龍、阿虎等人坐在一起喝酒吹牛。

看不出來,短短的幾天時間,劉銘便取得這群雇傭兵的信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