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似好奇,實際上也是側面印證之前歐莉安娜的話的可靠性,而且提供海賊情報並不是海軍好心,只是因為北方女王艦隊打擊海賊對海軍有利益罷了。

歐莉安娜笑盈盈的道:

「我們下一步打算去海底的魚人島去看一看傳說中的人魚和魚人。

聽說魚人島在海底一萬米之下依舊能夠照到陽光,這麼神奇的事情,不知是真是假。」

鶴中將微微頷首,露出些許回憶的神色,蒼老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道:

「當然是真的,老身年輕的時候也去過幾次魚人島,雖然在海底一萬米,但晝夜變化與海上無二,那是一個童話般夢幻的地方。

可惜由於海賊的緣故,魚人對人類的態度不怎麼好,近幾年來愈發惡劣。」

說到最後,鶴中將無可奈何的小小嘆息了一下,魚人島和人類的惡劣關係,海賊要佔一大半的原因,但不僅僅是海賊的緣故。

而且,魚人島對人類的排斥是無差別的,不僅僅是海賊,對於『正義』的海軍也一樣討厭,厭惡程度甚至不亞於海賊,其中的種種緣由值得深究···

魚人島是偉大航路進入新世界的中轉站,對於無法從紅土大陸經過的海賊而言是必經之路。

如果魚人島和海軍的關係好一些,那麼海軍的壓力將減輕許多。

畢竟沒有了偉大航路前半段的新生海賊加入,新世界的海賊後繼無人,只會越打越少。

歐莉安娜沒有多想鶴中將嘆息的緣由,微微一笑,信心十足的道:

「些許小問題,不值一提。」

「對於你們而言的確如此。」

鶴中將輕笑,實際上魚人島的魚人力量並不強,超新星級別的海賊,或者老牌中將的實力就足以在魚人島橫行無忌。

···

暢聊之後,戰國、藤虎、鶴三位海軍大佬回到軍艦返航,對於多弗朗明哥和CP0等人隻字不提,彷彿壓根沒有出現過那些人,他們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多弗朗明哥一樣。

這是雙方的默契,在談話中歐莉安娜不著痕迹的表示多弗朗明哥等人不會再出現在大海上,鶴中將自然也就沒有提出的必要。

對於德雷斯羅薩,在確定艾斯德斯沒有佔據的意思之後也不再提起,並不是說不管了,而是留給艾斯德斯打掃戰場、收取戰利品的時間,等到北方女王艦隊離開之後,海軍才會過來善後。

許多事情,都不需要明說,在談話中不著痕迹的達成協議。

這並不是套路,只是談話的藝術和聰明人之間的默契。

於是,多弗朗明哥和CP0就這樣被賣掉了。

至於世界政府那邊怎麼解釋,那倒是方便得很,新世界的天氣變化多端,海域變化無常,這是眾所周知的,遇到糟糕的氣候,沒來得及阻止北方女王艦隊,沒毛病。

拉攏北方女王艦隊那就是他們海軍自己的事情了,是在世界政府的任務失敗之後完成的,所以更沒有問題。

當然,這屬於強詞奪理,不過前任元帥、現任大將、老牌中將一致做出這樣的決定,就算世界政府也無可奈何,最多派遣CP組織搞些小動作。

這個世界的海軍和世界政府的關係就是這麼古怪。 而且按照這一個架勢,這些攝影師上傳的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林牧如此輕而易舉的獲得道界之主的身份的。

所以,他們兩個人在現在更加的就不能暴露了,他們還要作為一張底牌打出。

只有到時候見到了林牧才能決定接下來怎麼做,而他們現在就要做的,就是全力的趕路即可。

反正林牧的痕迹,現在已經沒那一些聖人之上給推算出來了,就算是現在林牧得到了消息,全力的逃脫也絕對不可能逃脫這麼多聖人之上強者的。

劍令 還不如等到了最後他們幾個爆發一場決戰。

華瀾和龍偉兩人相處了多年,自然也明白了龍偉給自己傳遞的眼神代表著什麼意思,他微微一想,也覺得龍偉給自己的意思沒錯。

他們現在兩人是絕對不能暴露出來的。

如果他們兩人都暴露出來了,那麼林牧就真的是孤立無援了。

就算是萬靈老祖現在還在他那一邊,但是他們兩個是絕對不可能擋得過五位聖人之上強者的。

而只有當他們兩個人趕到,林牧那一方才有可能去抗衡諸天萬界當中其他的聖人之上強者。

索性,兩人也不再以眼神傳遞消息,只是朝著那一個方向趕去。

「嗯!現在還沒有人露出任何馬腳嗎?果然是一些老奸巨猾的傢伙。」

古軒不斷的用神識打探著這一些和自己同等級別的存在。

想要從這有些傢伙的身上看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或者說是想要從這一些人裡面看看,還有多少人是站在了林牧的那一方。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路程都已經趕到了一半,還是沒有人出現了異動。

難不成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整個諸天的所有聖人之上強者裡面就只有萬靈老祖一個人站在了林牧的那一邊。

和這樣的想法相比,古軒更加的相信還是和林牧站在那一邊的那一些生人之上強者實在是太過能夠沉得住氣了,或者說是太過老奸巨猾。

直到現在的這個時候都沒有輕舉妄動。

古軒可以肯定這一些聖人之上強者裡面絕對還有和林牧站在一起的存在。

但是他卻是無可奈何罷了。

畢竟自己沒有證據,也不可能去私自的得罪這一些和自己同等級別的強大存在。

到時候要是自己被這一些傢伙給針對了,那麼事情就可不太妙了,說不定自己前面的布局就徹底沒有用處。

所以他也只能在暗中打探,在內心當中猜測誰和林牧站在了一起。

但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

一旦說出來,萬一自己的猜測是錯的,那麼無疑就是得罪了一個堂堂的聖人之上的強大的存在。

古軒為了道歉恥辱這一個位置已經不知道努力了多久的時間,到了這最為關鍵的時候,他又怎麼可能會犯這個明顯的錯誤呢?

所以,也只能用神十暗中打探的這一些傢伙有沒有異動,只希望路途遠近之後,那些傢伙會沉不過氣來吧。

古軒一邊朝著林牧的具體位置所趕去,一邊在內心當中不斷的思索著到底還有誰。

…… 艾斯德斯並不在意海軍和世界政府之間的貓膩,在海軍離開之後,便讓泰佐洛和小丑巴基兩人帶著各自的手下等到搜刮多弗朗明哥的寶庫,以及追捕那些因為種種緣由沒有參戰的堂吉訶德家族幹部。

多弗朗明哥戰敗生死不知,及其勢力堂吉訶德家族覆滅的消息,如同在平靜的湖丟入一顆石子,濺起水花,掀起漣漪,迅速傳遍了世界各地。

不關心,亦或是沒有多少利益瓜葛的人,將此事只是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甚至在聽聞之後便拋之腦後,而關心的人,則十分重視,紛紛開始行動。

世界政府的CP9接到一紙命令,前往新世界,調查多弗朗明哥和CP0兩位成員的生死,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地下世界風起雲湧,吞併多弗朗明哥消失后多出來的軍火市場和奴隸市場空缺,這是一塊大肥肉,以前多弗朗明哥佔據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份額,龐大的利潤令人眼紅。

新世界某座奇特的,有一座一半土地赤紅,火山林立,氣溫灼熱,空氣為之扭曲,另一半卻冰天雪地,氣溫冰冷,大雪紛飛的島嶼。

雖然說新世界有些島嶼很奇葩,但是這座島嶼不一樣,原本這座島嶼只是無人的荒島,之所以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是由於兩年前原海軍大將與現任海軍元帥赤犬大戰的緣故。

自然系的能力者覺醒之後能夠永久性改變氣候和環境,兩年前,在海軍本部發生的頂上戰爭之後,原海軍元帥戰國退位,當時同為大將的青雉與赤犬爭奪元帥之位,在這座島上進行了可怕的戰鬥,雙方拼盡全力,結果就是這座島變成了現在的冰火兩重天。

冰島一側的小型港口外,一艘體型不大,造型流暢,風帆等功能配置絲毫不遜色於大型帆船的海船揚帆起航,向著新世界更深處進發。

少年巫師的煩惱 僅僅看外表就能讓人感受到精緻做工,船首像有些可愛,非常討人喜。

然而,桅杆頂端飄揚著頭戴草帽骷髏的黑旗表明了這艘船的真實身份。

桅杆下的甲板鋪了一層草皮,一片青綠,賞心悅目,這艘船的主人,兩年前在大海上闖出偌大名聲的草帽路飛一夥和他們的盟友特拉法爾加·羅隨意的盤腿坐在青草上,氣氛有些沉悶。

並不是盟友鬧翻了,只是有些鬱悶。

剛剛定下的目標,熱血沸騰的準備去完成,結果忽然傳來消息說目標被人截胡了,換做是誰都會感到鬱悶的。

「草帽當家的···」

特拉法爾加·羅頭戴毛茸茸帶有豹子斑點的冬季毛帽下露出一雙死魚眼,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配上漠然的表情和下巴精緻打理的短鬍子,給人冷淡的感覺。

黑色過膝長風衣的袖子捲起一半,懷裡抱著一把刀鞘主體黑色有白色十字形圖案,綁著紅色束繩子,護手上有毛茸茸的護物的野太刀。

在他腳邊的草皮上放著一張攤開的報紙,報紙上赫然是黃金大和號的全身照和艾斯德斯一口氣凍結半座島嶼的景象,圖片下的大片段落全部是形容艾斯德斯強大以及加入海軍的事情。

海軍在宣傳方面的確是用了心,一版報紙,居然用了一整面來宣傳艾斯德斯的事迹。

現在的大海上,異軍突起的北方女王艦隊和白狼中將艾斯德斯的大名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白狼』是海軍和艾斯德斯商議之後的代號,根據海軍的規矩,中將就有自己的代號了,顏色加動物是大將和大將候補的專用形式。

所謂商議什麼的,其實是海軍根據北方女王艦隊的旗幟,擬了『白狼』的代號,徵求艾斯德斯意見,艾斯德斯並不在意,而且『白狼』也不算跟難聽,於是答應了下來。

擊殺三災、覆滅堂吉訶德家族的戰功造就了艾斯德斯在大海上的赫赫凶名,海軍大肆宣揚之後,效果可謂是立竿見影,德雷斯羅薩附近海域的海賊都低調了許多,誰都不想撞在那位絕世凶人手中。

特拉法爾加·羅看著報紙嘆了口氣,對神色帶著幾分無所謂的路飛,無奈的道:

「草帽當家,看來我們的盟約經過短暫的愉快合作之後就要終止了。」

愉快么,這個值得深究,特拉法爾加·羅心情有些複雜,愉快是比較愉快的,但是草帽一夥的種種逗比,尤其是路飛突破天際的腦迴路,讓特拉法爾加·羅簡直身心俱疲。

路飛聽到特拉法爾加·羅的話,無所謂中帶著幾分嬉笑的表情收斂起來,他對於海軍怎麼怎麼樣並不是很在意,他的目標是海賊王,只要不是阻礙他成為海賊王,那麼就無所謂。

當然,要說完全不在意也是不可能,畢竟海賊和海軍勢不兩立,雖然路飛他們本質上是打著海賊旗的冒險家,但遇上海軍是免不了戰鬥的。

即便如此,神經大條的路飛也不會刻意做些什麼,在他想來,遇上戰鬥就是了,這孩子就是這麼耿直!

因此,對於大海上出現了一位可怕的海軍,這種事,路飛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不過路飛對於特拉法爾加·羅的感覺很不錯,不說這次愉快的合作,兩年前特拉法爾加·羅就曾救過路飛一命。

「不行,男子漢答應的事情就要說到做到。」

路飛像個孩子一樣,似是無理取鬧,實則卻是心思純粹質樸,對特拉法爾加·羅擲地有聲的保證道:

「特拉男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們一定幫你做到!」

嘭!

金鐵交擊發出沉悶的碰撞聲,一道熱血沸騰的聲音響起。

「沒錯,男人就是要super義氣!」

說話的是一個變·態···沒錯,就是一個變·態。

頭髮是牛角一樣的髮型,戴著墨鏡,上半身穿著黑色西裝,體型魁梧,虎背熊腰,肩膀是標準的球形,手臂卻是長方形,看起來很有機械感,袖子外的雙手更是紅色的機械手。

目前為止並沒有絲毫變態之處?錯,往下看就會發現,這傢伙就穿了一個紅褲衩,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有著明顯機械改造的雙腿就那麼紅果果的露在外面。 重生之相公別跑 而現在的林牧還根本就沒有察覺得到,那一些聖人之上強者的存在已經盯上了自己,而且已經朝著自己的位置所感恩過來。

他現在還是無比的焦急的盯著前方到這一片荒蕪之地。

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但是他還是一籌莫展,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一點進入到那涅槃之地的方法。

彷彿那涅槃之地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在那一個涅槃之地當中的某個人身上留下的因果之力,指示的方向就是在這裡。

自己的大因果術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而且自己也可以實打實的感受得到那自己留下的因果之力的氣息。

但是卻找不到入口在何方。

在此期間,林牧也試圖用自己在涅槃之地裡面某一個人身上留下的因果之力來找到涅槃之隊的入口,但是,效果卻不容樂觀。

雖然自己可以感受到那一絲因果之力的存在,但是自己卻沒法驅動它。

也就是說自己現在還沒有辦法通過那因果之力找到這個世界的入口。

所以現在的林牧喊著的露出了一絲煩躁之意。

畢竟,現在安亦還在這個世界的裡面,誰也不知道到底遇到了什麼危險。

而自己一直待在這一個地方也是十分的危險,萬一被那一些聖人之上的強者給察覺到了,自己可就危險了。

但是過去了這麼多的時間還是一籌莫展,所以他才會露出這樣煩躁的心情。

「靈道友,你那邊怎麼樣了?」

林牧對萬靈老祖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信心,所謂術業有專攻,萬靈老祖本就不適合來破解這一些陣法,比起這一點,萬靈老祖說不定還不如自己。

哪怕是聖人之上強者也不可能做到全面精通的。

所以,林牧也只不過是隨口一問,或許也有一點期待能夠聽到一點有用的消息。

但是如同林牧所想的一樣,萬靈老祖根本就沒有給自己帶來任何一點有用的線索。

「唉,說來慚愧,這麼久的時間之內,在下還是沒有找到任何一點有用的線索。」

萬靈老祖臉上透露出了一絲尷尬之色。

她可是堂堂的聖人之上強者啊,是站在了諸天萬界當中的巔峰的存在,但是面對這一次的事情卻是一籌莫展。

而且就算這個具體的地址都不是自己親自找到的。

這不由得讓萬靈老祖感到十分的羞愧。

同時也在暗自的嘆道,這麼多年的修鍊修鍊到狗身上去了。

自己比林牧成為聖人之上強者不知道多了多少的時間?

但是,現在自己卻在一個剛剛晉陞聖人之上不久的後輩面前表現的如此的沒有用。

「靈道友也無需介懷,畢竟術業有專攻,靈道友本身就對這一領域不甚精通,能夠做到這一點也是十分的不易了。」

「在下也只不過是仗著在此之前。對這一領域有所研究,才能做到如此罷了。」

林牧看著萬靈老祖臉上那尷尬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不曉得開口安慰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