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眾人之所以對古清風登上二十七層感到如此驚奇,並不是因為他沒有修為,也不是因為他是第一次闖奪金塔,而是因為他給人的感覺,輕而易舉的就登上了奪金塔的第二十七層。

這就不得不讓眾人暗暗稱奇。

特別是對於負責奪金塔的大主事羅老前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奪金塔的玄妙,這麼多年以來,他也不是沒有見過輕輕鬆鬆登上奪金塔二十七層的人,但要說像古清風一邊抽著靈煙兒,吃著靈果,還喝著小酒兒,如此輕鬆的,絕對是頭一回見到。

惡魔強寵,情人不乖 在他看來,這已經不能說是輕鬆了,簡直就跟玩一樣,隨隨便便就登上去了。

如若只是登上二十七層也就罷了,可現在並不止二十七層那麼簡單,在全場眾人的矚目中,古清風又順利登上了二十八層。

所有人都知道。

奪金塔的幾率,逢九增加一倍。

第九層的幾率是十分之一,十八層的幾率是百分之一,二十七層的幾率是千分之一,二十八層的幾率是兩千分之一,換言之,上了二十八層之後,這一層會有兩千個陣法交替變化,其中只有一道陣法能夠通往下一層。

從兩千個陣法中,推演出正確的陣法,本身就已經非常困難,更加可怕的是,這兩千個陣法還在不停的交替變化,而且每一次變化,傳送陣都會減弱幾分,直至徹底潰散,若是在陣法潰散之前,還沒有做出選擇,那麼同樣也會慘遭淘汰。

一些悟性不錯的仙驕,面對九個陣法,或許能在第一次變化的時候,推演出通往下一層的陣法。

可若是面對數十個,那麼就要花費一段時間去推演,或許在陣法第二次交替變化,第三次,甚至更多。

如花蝶仙子一樣,她在第九層的時候,當陣法第一次交替變化的時候,便已推演出來。

可是越往上,隨著陣法的增多,以她的悟性神識已經無法在陣法第一次變化的時候準確推演出來。

買個金手指吧 來到二十多層的時候,都是數百個陣法在交替變化,花蝶仙子雖然最後順利登上二十七層,可每一次都是在陣法變了又變,直至快要潰散的時候,才推演出來,而且其中還有一半運氣的成分。

場內很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古清風闖奪金塔,當陣法凝衍出來之後,連第一次交替變化都沒有,他就站了上去。

在第一層是這樣,第九層是這樣,第十八層是這樣,第二十七層還是這樣,從未遲疑過,也從未猶豫過,哪怕一次也沒有。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莫說其他人沒有見過,就是奪金塔的大主事羅老前輩也聞所未聞。

難倒說在陣法凝衍出來的那一瞬間他就推演出來通往下一層的陣法了不成?

這可能嗎?

不知道。

誰也不清楚。

只知古清風在奪金塔上繼續前進著,登上了二十九層,三十層,第三十一層……第三十六層。

完了嗎?

沒有。

第三十七層,第三十八層……第四十層。

在全場所有人不可思議的注視下,古清風就這麼一層又一層的闖著奪金塔,當他登上四十五層的時候,全場早已是鴉雀無聲。

就連那些見多識廣閱歷豐富的老前輩,哪怕是負責奪金塔的大主事羅老前輩這一次也不淡定了。

要知道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奪金塔二十七層已是遙不可及的高度,三十六層連做夢都不敢想,然而在古清風卻登上了四十五層。

這可是奪金塔的第四十五層啊,三十六層的幾率是萬分之一,而四十五層的幾率可是十萬分之一啊!

從一千個陣法裡面推演出通往下一層的陣法,已是難上之難,可是從十萬個陣法裡面推演出通往下一層的陣法,這已經不是困難的問題了,對於大家來說,這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問題。

推演?

如何推演?

十萬個陣法,光是看都看不完,還怎麼去推演?又如何去推演?

但凡修行之人皆知道,推演的前提需要強大的神識來支撐。

神識的強大與否,直接關係著你能同時探查多少個陣法。

那些個普通的凡仙,神識也普普通通,祭出神識,也就能同時探查幾個陣法的玄妙,再多的話,也不是不能探查,至於能不能探查到陣法的玄妙,那就不好說了。

這就如用眼睛去看東西一樣,如果只是單獨看一件東西,你能看的很仔細,也看清楚這件東西的細節,可如若同時看四五樣東西,就無法看的那麼仔細,也無法看到細節,或許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

神識探查也是一樣的道理。

與眼睛不同的是,眼睛看的只是外表,而神識則可以探查到內在。

一些個資質不錯的雅仙,神識強一些,也不過探查幾十個陣法的玄妙。

神識越強大,探查的能力就越強。

不過。

也只是探查的能力強而已,推演不僅需要用神識去探查,還要用腦子去領悟,光是探查到玄妙不行,還得能夠領悟探查到的玄妙,只有領悟到這些陣法之間的玄妙變化,方能準確無誤的推演出通往下一層的陣法。

而奪金塔四十五層共有十萬個陣法,換句話說,如果想從這十萬個陣法裡面推演出一道通往下一層的陣法,那麼需要神識先探查到十萬個陣法裡面的玄妙,然後還得在短時間將十萬個陣法裡面蘊含的玄妙盡數領悟。

什麼樣的神識,短時間內能夠探查到十萬個陣法?

什麼樣的悟性,又能領悟領悟十萬個陣法的玄妙?

誰知道?

誰也不知道。

連想象都想象不出來。 奪金塔。

第四十五層。

那暴發戶上到這一層后,隨便找了個地方,吃著大羅易經洗髓丹,不慌不忙的等待著。

這一層會衍變十萬道陣法,這十萬道陣法並不是一次性凝衍而出,則是持續凝衍的,凝衍之時,如同海面上盪起的波紋一樣一圈一圈。

過了片刻,古清風抽了一口靈煙兒,站在一道陣法上。

嘩的一瞬間,陣法運轉,隨之傳送,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第四十六層。

完了嗎?

沒有完。

也不會完。

第四十七層凝衍三十萬陣法,古清風順利通過。

第四十八層凝衍四十萬陣法,古清風再次順利通過。

第五十二層凝衍八十萬陣法,古清風依舊順利通過。

第五十四層凝衍百萬陣法,古清風仍然順利通過。

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奪金塔第五十四層的時候,全場為之嘩然沸騰。

雖然奪金塔自建塔以來,最高記錄是乃六十三層,但自從千年之前修改過一次規則之後,千年以來,最高的記錄是乃五十四層。

也就是說,當古清風站在奪金塔第五十四層的時候,意味著他已經站在了千年以來最高的記錄線上。

場內眾人歡呼大叫,看起來一個比一個激動興奮。

能夠親眼目睹有人破掉奪金塔千年以來的最高記錄,這的確是一件值得歡呼的事情。

不過。

除了歡呼之外,更多的是震撼,是羨慕,是嫉妒。

震撼是因為沒有人能想到如此一個毫無任何修為的凡人,言談舉止又極其浮誇的暴發戶,竟然可以站在千年以來的最高記錄。

羨慕是因為,五十四層的獎金高達百億之巨。

那可是足足百億仙石啊!這叫人怎能不羨慕。

嫉妒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後,這浮誇的暴發戶定然會在雙極天域一舉成名,到時候財富美女將會數之不盡滾滾而來。

「蒼天啊!這個傢伙竟然破了千年以來的最高記錄啊!這也太瘋狂了吧!」

此時此刻,沐靈瑤已是不知該如何來形容激動的內心,興奮的語無倫次。

而花蝶仙子、千凌的內心亦是一個比一個複雜,如果先前她們還對古清風以前是不是大老爺有所懷疑的話,那麼現在,懷疑已然消失,她們敢肯定,古清風以前一定是一位大老爺,而且還是非同一般的大老爺。

如若不然,根本不可能登上奪金塔五十四層,因為這需要強大浩瀚的神識,也需要無與倫比的悟性。

一個人的悟性或許是天生的,後天也很難改變的,但是神識是沒有捷徑可走的,想要讓神識變得強大,唯有一點一滴的慢慢磨練積累。

在她們想來,古清風以前一定是一位修為高深的大老爺,可能因為什麼緣故,導致修為盡失,但也只是修為盡失而已,其神識依舊還很強大,推演的本事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

與此同時。

各大秘境的前輩高人也都在議論著古清風的身份,在此之前,他們都認為古清風可能只是一個一夜暴富得意忘形的暴發戶,直至現在親眼目睹古清風登上奪金塔五十四層,他們都意識到自己判斷錯了,也看走眼了。

「難倒此人以前真的是大老爺?」

奪金塔的一幫執事也都在議論著。

羅老爺子深深皺著眉頭,盯著奪金塔上古清風的身影,沉聲道:「此人以前到底是不是大老爺,老朽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一位簡簡單單的暴發戶,暴發戶是不可能登上奪金塔五十四層的。」

「就算他以前真的是大老爺,修為盡失的話,仙靈之體應該也在吧,不可能淪落為凡人的血肉之軀啊。」

「或許他是輪迴轉世之人。」

「可問題是,他身上根本沒有輪迴轉世的濁息!」

「這……」

他們猜測著,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羅老爺子說道:「天地之大,無盡神秘,無盡未知,我等不過是大荒一隅的井底之蛙,又怎能知曉這天地之間的蒼生萬象。」

奪金塔上。

古清風登上第五十四層之後,並沒有停止,繼續向上。

雖然五十四層之後,陣法成倍遞增,可對於古清風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唯一的區別不過是多等一些時間而已,因為陣法越多,凝衍的時間就越長。

第五十五層凝衍兩百萬陣法,古清風順利通過。

第五十六層凝衍三百萬陣法,古清風依然順利通過。

第六十二層凝衍九百萬陣法,古清風再次順利通過。

伴隨著古清風在奪金塔上一層又一層的前進著,場內的歡呼聲議論聲也越來越小,直至當古清風的身影出現在第六十三層的時候,場內再次變得鴉雀無聲,沒有人再歡呼,亦沒有人再議論。

第六十三層,這是自奪金塔建塔以來的最高記錄,而這個記錄還是奪金塔沒有修為規則的幾千多年前創造的,修改規則之後,幾千年過去,再也沒有人能夠登上第六十三層。

今天。

終於有人破掉了奪金塔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

而這個人還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

歡呼?

大家已經歡呼不起來了,因為這一幕實在太瘋狂了,瘋狂的令他們有種如夢似幻,亦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議論?

大家也議論不起來了。

這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已經登上了奪金塔六十三層,再議論他到底是不是什麼大老爺還有意義嗎?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有區別嗎?他都已經登上了奪金塔六十三層,就算真的只是一個浮誇的暴發戶,那也是一位傳奇般神一樣的暴發戶!

暴發戶的傳說並沒有因此而之終止,依舊在延續。

第六十四層,第六十五層……第六十七層……第七十二層,第七十三層……

這一刻。

聚集在奪金塔的人,不管是求財湊熱鬧的凡仙,還是求名利的雅仙,也不管是見多識廣的前輩,還是閱歷豐富的高人,所有人都仰著頭,瞪著眼睛,張著嘴,神情震驚的望著,如一尊尊雕像一樣就這麼望著,也只能望著,忘記了呼吸,忘記了思考,腦海中早已是一片空白。 望著站在奪金塔九九八十一層的古清風。

聚集在奪金塔周圍數不盡的人們,在這一刻都有一種天旋地轉,頭暈目眩的感覺。

自奪金塔建塔以來前後足有數千年的時間,從來沒有人能夠登上奪金塔的最頂層,哪怕一個也沒有,今天終於有人破了這個有史以來最為瘋狂的記錄,而且還是一位渾身上下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

這叫人怎能不感到天旋地轉,又怎能不頭暈目眩。

奪金塔九九八十一層,足足凝衍十億道陣法。

這可不是十億道光華,而是十億道陣法啊!

就算是十億道光華,看也能把眼睛看瞎了,更何況還是十億道陣法。

什麼樣的神識,能夠探查十億道陣法的玄妙?

什麼樣的悟性,又能領悟十億道陣法的玄妙?

誰知道?

誰也不知道。

千凌、沐靈瑤、花蝶仙子想象不出來,場內那些見多識廣的前輩高人想象不出來,即便是曾經參與布置奪金塔陣法的羅老爺子也都想象不出來。

站在奪金塔八十一層,古清風問了一句:「上面應該沒有了吧?到頭了吧?爺我這應該算是登頂了吧?」

羅老爺子縱身躍起,飛身到八十一層,神情有些激動,拱手回應道:「大、大老爺,你……已經登頂了,而且……還是我們奪金塔有史以來第一位登頂之人,老朽……老朽實在佩服至極啊!」

由於不知古清風的身份,羅老爺子也不敢託大,更不敢有絲毫怠慢無禮之處,不僅拱手行禮表示尊敬,還尊稱古清風為大老爺。

「既然登頂了就行。」古清風伸了一個懶腰,說道:「別說,還真他娘的有點累得慌。」

「若是大老爺覺得累,可在我們奪金塔的園子歇息片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