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瞬間,風無痕的腳在地上重重一蹬,身子憑空飛掠至雷霸的面前的上空。手中的長劍一劃動。

數十道火紅色的劍影虛空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落下了下去。

雷霸的神色微微的一凝,感到那數十道劍影組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劍網,層層疊疊的將自己圍攏了起來。

「檔!」「擋!」「當!」雷霸不住的揮拳抵擋。

每一次的碰撞都讓雷霸被震的氣血浮動。

而且讓雷霸感到驚駭的是風無痕那劍網還在以自己為中心收縮著。他知道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被困死的。

就在雷霸微微一分神的時候,身上已掛了彩了。他的身上多了十幾道的血痕。火辣辣的。要知道風無痕這一劍是帶著火屬性的。加持了火屬性的傷害。

感到傷口帶來的痛苦,雷霸還是咬牙的堅持住了。

「你認輸吧!」風無痕看到雷霸的狼狽,感到無比的爽快。

似乎折磨一個人,能讓他感到一種變態的滿足感。

每一劍下去,雷霸身上都會掛了幾道彩,看的看台上的幾人的心裡都非常的糾結。

「別打了,認輸吧!」所有人的心裡都起了這念頭。

風無痕作為玄師期的修鍊者,實力和雷霸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差距。雖然秦浩天在事前就讓眾人有了心理準備,並告知了對應的方法,但在實際上的操作,還是有很大的難度。

看著時間,秦浩天目光凌冽的看著看台上浴血奮戰的雷霸,喃喃的道:「時間快到了,雷霸,你就堅持一會兒,就是勝利了。」

風無痕看著雷霸渾身浴血竟然還在堅持,也有些的不耐了,因為他知道,時間快到了,如果在最後,自己竟然被對方給逼平了,那就鬧了笑話了。

風無痕運轉起了全身所有的力量,神色無比的陰冷。一股凌厲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在風無痕那能量的爆發下,整個試煉台微微的震動了起來。

「你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

「火神劍斬!」風無痕幾個箭步已到了雷霸的面前。

手中的劍帶著強盜無匹的力量,對著雷霸虛空斬了下去。

雷霸看著虛空向著自己身上劈來的火神劍,那龐大的力量,讓他原本虛弱的身子如大海中的小舟般,腳步更加的虛浮了起來。但他卻是硬挺了下來。神色一肅。

「成敗在此一舉!」

秦浩天在上台前也曾經說過風無痕的火神劍斬。

雷霸知道面對這可怕的劍網只能是以強破強了。他的神色無比的肅穆。

「天雷霸拳!」

這是雷霸天雷拳的升級版,就算是雷霸也只是堪堪的掌握而已,在這個時候,他也是迫不得已才用出來。

虛空中,傳來了巨雷響動的聲音,聽在看台上所有人的耳中宛如驚雷乍響。

「轟!」雷霸這一拳和風無痕的劍碰撞在一起。

洶湧澎湃的力量當場將他掀飛出去。一股逆血從雷霸的喉嚨中湧起。當場噴了出來。

風無痕雖然沒有被震退,但是雷霸那霸道的電流還是讓風無痕感到了極度的不適。強烈的電流衝擊進入了風無痕的身體內,讓他一剎那間覺的自己的身體似乎都有些的麻了。

那裁判看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雷霸,覺的雷霸在這麼強烈的打擊下,應該不可能再有戰鬥力了,正待宣布風無痕勝。

悠然,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且慢!」 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它有一個很強大的功能,伸縮自由,粗細自由。在特定的條件下,如果熱刺激,冷刺激,視覺刺激,感官刺激等等條件下,它的變化會變得異常的驚人。它用本身的能力向世界展示了一句廣告詞的強悍,「我能!

目前,陳青雲正經受著一個考驗。

不過,他沒有經受得住,恐怕任何一個男人都控制不住。水晶跪在身前,手握小青雲,吐氣如蘭的她細心的吹氣,這可是要比世界上任何一種春藥都管用。

慢慢的,心中默念金剛經的陳青雲發現已經沒有效用了。他很可恥的在變化,一點一點。終於「,「水晶有所發覺了。

原本她的小手握得很牢固,可是怎麼就越來越握不住了呢?而且,陳青雲明明沒有動,可是怎麼感覺那東西在距離她越來越近了。

突然,她發現了小青雲變化的速度變快了,簡直是驚人的變化,她居然可以用肉眼都看得到。

呃「陳青雲感覺到小青雲好像碰到什麼了。

低頭一看,瞳孔瞬間變大,水晶獃獃的愣在那裡,嘴唇上頂著小青雲。

罪過啊,陳青雲在心中默默的贖罪了一番。不過現在他可不能有什麼反應,不然就露餡了。

然而,這個意外似乎還沒有停止。就在兩人都發獃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眼前的狀況時,衛生間的門突然開了。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對,「對,「對不起!」翟靈薇凌亂的關上了衛生間的房門。

作為事情的作俑者,陳青雲還得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趕緊用雙手擋住了水晶的臉頰。驚恐的問道:「怎麼了,怎麼了?怎麼還有別人!。」

水晶都要哭了,翟靈薇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跑進來啊!完了,完了,都被看到了,肯定誤會了。

自己怎麼就親上去了而且,「而且,這傢伙一碰到她腦袋,不由自主的往前一衝,整張臉都貼了上去。

「啊!不好意思,我太緊張了!…」陳青雲的腦門上也都是汗水,只顧擋著了,結果把水晶給按到了小青雲的上面,趕緊鬆開了水晶。

如果這個時候地上有條縫,水晶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這都什麼事啊!能誤會到這個份上也算是到了極點,解釋給別人聽都會以為她在胡扯。

可是她的內心中為什麼一點厭惡感都沒有呢?原本她以為男人的那裡太脆髒了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去親那裡。可是今天碰到了,居然以前的那種反感一點都沒有出現。為什麼,因為是他的那裡嗎?

這個時候陳青雲也顧不得水晶發愣了,自己站了起來把褲子穿好。

「水晶,我們出去吧!…」陳青雲提醒了一句。

「哦,好!」水晶害羞的答應了一聲,聲音小到她自己都要聽不到了。

陳青雲也不坐輪椅了雙手伸直,摸索著往衛生間外面走去。水晶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起身扶著陳青雲。

「不用坐輪椅嗎?」

「沒事。我只是肩膀受傷了。只是眼睛看不到不方便而已,習慣一下就好了。」陳青雲說道。

回到客廳客廳裡面已經沒有了翟靈薇的影子,肯定又回到樓上去了。

水晶扶著陳青雲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然後就沉默起來。氣氛十分的曖昧,水晶好像感冒了一樣,臉紅的都有些恐怖。

「謝謝你!」水晶說道。

「剛剛還說對不起,現在又說謝謝。這又是什麼意思?」陳青雲問道。

「我總是給你惹麻煩你都不嫌棄我。以後我一定做一個合格的老婆!」水晶害羞的說道。

陳青雲苦笑了一下,說道:「水晶,你說這此會讓我的心裡很難受。你已經很優秀了只是我配不上你,還總是讓你受委屈。嚴格來說,我並不是一個稱職的丈夫。…」

「以前我也是這樣覺得。不過,我現在想明白了。你是一個好丈夫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好丈夫。是我配不上你!…」水晶說道。

聽到對方能如此說,陳青雲真不知道是好是壞內心中的喜悅和愧疚是相等的。

「所以,從今天起,我會學著做一個合格的老婆。每天陪你聊天,學做飯,學洗衣服,學插花,學刺繡,認真練習防身術,學習按摩,學習生孩子。當我合格的時候,你真正的娶我過門好嗎?」水晶用著期盼的眼神望著陳青雲。

陳青雲很想告訴水晶,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這些的。更想告訴水晶,生孩子是不用學的。不過他這些話說不出口,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好!…」

「不許反悔,拉鉤!…」水晶拉著了陳青雲的手,用小指勾了勾,算是達成了協議。

「從現在開始,你就住在甜甜這裡吧!等我變成一個合格的老婆時,我就把你接回家。有她照顧你,我也就放心了。…」水晶說出了一個讓陳青雲十分吃驚的消息,居然要把他放在冉甜甜這裡。

「天晚了,我先回去了。一會靈薇姐會下來,你告訴她一聲,我先回去了。記得好好睡覺,快點康復起來哦!」水晶在陳青雲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快速的跑出了別墅。

陳青雲摸了摸臉頰,還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經過義大利事件后,水晶似乎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真不知道是好是壞啊!

又過了一會,翟靈薇和冉甜甜兩人從樓上下來了。

兩人竊竊私語,臉上都帶著古怪的笑容。很顯然,剛剛下來想看看兩人什麼情況,結果無意間發現了廁所一幕的翟靈薇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給了冉甜甜。

這兩個沒心沒肺的女人肯定在上面已經討論得熱火朝天了。見樓下一點動靜都沒有了,這才下了樓。

「靈薇姐,水晶說先回去了。…」陳青雲無奈的說道。

「哦,知道了,我這就回去了。」翟靈薇點了點頭,來到陳青雲的近前,笑著問道:「看來你傷的一點都不重。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盅惑水晶的?」

「那都是誤會。剛剛茶水不小心打翻在褲子上,她在幫我看看有沒有燙傷。」陳青雲回答道。

「啊!你怎麼不早說,快給我看看!」冉甜甜緊張兮兮的跑上前,可是嘴角上卻掛著狡黠的笑容。

陳青雲趕緊按住了褲子,說道:「沒事,不用看了。…」

最近是怎麼了,女人都喜歡脫男人的褲子了。

「哦,對了,水晶沒有說什麼吧?」翟靈薇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陳青雲。

「沒有啊,怎麼了?。」陳青雲不解的問道。

「她不是一直對你屁股很感興趣的嗎?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偷瞄一下?」翟靈薇笑著問道。

陳青雲驚出了一身冷汗,看了嗎,沒看嗎?似乎剛剛的情況,她應該沒有注意到吧!真是嚇死老子了,這屁股要是被水晶給看到了,那一輩子的英明就毀了!

「看起來應該沒有看到。嘿嘿,不過今天晚上我可是要先看了。靈薇姐,你不是要回家嗎? 南宋風煙路 還不趕緊走?」冉甜甜笑著說道。

「好啦!我走啦!他是病人,你可悠著點來。否則明天水晶會跟你拚命的。」翟靈薇笑著離開了。

這女人之間啊!就是不能混的太熟了。她們之間要是流氓起來,可是比男人還要兇猛。平日里,翟靈薇多麼穩重大方的一個女人啊!可是現在看看,已經完全變了另外一個人。

「走吧!我扶你上樓休息吧!剛剛做完運動一定很累了。」冉甜甜笑看來到陳青雲身邊。

「甜甜,剛剛真的是誤會!…」陳青雲無奈的解釋。

「好啦!我知道了,你怎麼去一次義大利還變得害羞了,真不像你啊!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怎麼說服的水晶呢?我相信她絕對不是會幫你做那種事的人,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搞得我也想試試了。…」冉甜甜遐想著說道。

……「。」好吧,我怕了你們行了吧!

兩人上了樓,陳青雲也沒有反對住在哪裡。既然進了這個狼窩,想逃出冉甜甜的閨房肯定是沒門了。

服待陳青雲換了衣服后,冉甜甜換了睡衣躺到了陳青雲的身邊,摸了摸肩膀包紮的傷口。

「傷得深嗎?」

「不深,不過一兩個月是不能打幅度運動了。…」陳青雲說道。

「哦,明白了。也就是說現在我要是想干點什麼,你肯定沒有能力反抗,對吧?」

……」

「看你嚇的,我逗你玩呢?再說了,人家那個來了。肚子正痛呢。」

冉甜甜關掉了房間所有的燈,往陳青雲的身邊蹭了蹭,用手摟住了對方的腰,滿足的說道:「我早就想這樣摟著你睡覺了,終於達成這個願望了……」

陳青雲的嘴角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笑容。如果冉雪還在的話,聽到這妮子這句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一想到冉雪,陳青雲的思緒立刻飄到了很遠。你還活著嗎?你活著的話,現在過得好嗎?現在又在哪裡?

看來明天有必要跟家裡的老爺子好好談談了。實在不行,看來得再去一次龍京。現在自己已經成了這個樣子,龍頭也是該跟自己透透底了吧?雖然上次去龍京得到了一此消息,不過陳青雲結合了這次義大利發生的事件,猜測龍頭一定有隱瞞自己的地方。(未完待續。 「什麼?」就在那主裁判導師要宣布風無痕贏得這場比賽的時候。雷霸踉蹌著身子從地上站立了起來。看著他身子那搖搖晃晃的樣子,沒有人懷疑,一陣大風就能將現在的雷霸給吹倒。

蒼龍學院的看台上,秦浩天看到雷霸又重新的站立起來。無比的激動。但又很擔心,因為秦浩天看出雷霸現在的狀況無比的糟糕。能勉力的站立起來,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風無痕看到雷霸在這個情況仍然能站立起來,也有些吃驚。但是也感到一股無形的憤怒。他全力的運轉起身上的玄氣,一股浩瀚的能量氣息已鎖定住了眼前的雷霸。

雷霸感到一股令他感到窒息的壓力撲面而來。就好像一座山的一般。雷霸覺的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了。但是一股不服輸的信念還是讓雷霸硬挺了下去。

就在風無痕手中的劍一展,要動的時候。

「時間到,本場比賽結束!」

「什麼?」現場的人都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了。要知道此時正是風無痕佔據絕對優勢的時候。怎麼裁判就宣布比賽結束了。

當然,沒有人會認為裁判偏袒蒼龍學院。因為這是在西大陸,這學院賽的裁判可都是西大陸的。自然不可能存在偏袒蒼龍學院的可能。要偏袒也是偏袒天南學院。

「時間到了,自然是無話可說。」這學院賽的規矩,兩個時辰沒有分出勝負,就按照平局計算。

「我不服,我只要一劍就能解決他了。」風無痕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無痕下來……不要和裁判爭執!」天南學院的人看到風無痕竟然和裁判吵了起來,皆是嚇了一跳。

在試煉台上,這主裁判導師可是權威。他即使是錯判了,也得等到下台再來爭執。無論那一個學員敢在試煉台上質疑主裁判導師的權威,都是不容許的。即使是天南學院。

看著主裁判導師陰沉的臉。冷楓連忙的衝上台,將有些衝動的風無痕給拉住了。

「不要衝動,你找死啊!」冷楓抱住了正對裁判導師怒目而視的風無痕。

不過風無痕也終究不是傻子,漸漸的冷靜了下來。一想到如果自己真正的觸怒了主裁判導師的後果,冷楓心裡一冷。那可是會被主裁判導師給直接判輸的。在台上主裁判導師是最大的權威,如果有理由,他完全有這個權利的。

「導師,對不起,剛剛是我的衝動。」風無痕看著主裁判導師陰沉的臉色,知道自己如果不認錯,估計會很慘。

裁判忽然一揮手中的令旗。道:「蒼龍學院雷霸,對天南學院風無痕,平局。」

雖然秦浩天已知道這個結果,看著主裁判導師旗幟一落下,他還是猛然的鬆了口氣。這個平局可以說來的太不容易了。風無痕可不是一個軟骨頭。雖然實力還不如冷楓和夏振龍,但是雷霸能取的這一次平局,在秦浩天看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秦浩天、葉武城、兩人在主裁判導師宣布比賽結束后,連忙的沖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雷霸。雷霸看著秦浩天和葉武城,微微的一笑。直接的倒在了秦浩天的懷裡。

秦浩天看著雷霸如此,知道他為了比賽的勝率,著實是付出了很多。

秦浩天連忙拿出了一顆丹藥給雷霸服下。

這第一局竟然是以這種方式落幕了,多少還是讓人有些的意外。畢竟風無痕雖然在這幾年都在養傷,但是名聲畢竟是擺在那裡的,這一次竟然如此的敗了,多少讓人覺得愕然。不過即便如此,仍然沒有改變許多人對這一次結局的想法。

休息了十分鐘。緊接著開始第二局的比賽。

第二局天南學院派出了一名選手,並非是冷楓、夏振龍兩人。雖然如此,但是秦浩天還是可以感應的出,這人實力絕對不弱。應該喲玄者期巔峰的實力。

秦浩天微微的鬆了口氣,只要不是那兩人,他就還有些把握。

玄者期巔峰,實力比起燕飛凌還高一些。但是如果只是追求平局的話,應該還是有些希望的。

「飛凌,這一局,你上,只要平局就是勝利。」秦浩天鄭重的對著燕飛凌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