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秦洛屢次拯救凌笑,凌笑能夠醒過來也得力於秦洛的治療。可是今天凌笑卻對恩人做出這種恩將仇報的事情,這對母子的心裡非常不安。

「秦醫生,剛才真的很對不起。笑笑她——她就是太委屈了。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別放在心上。」凌母一臉歉意地說道。

「伯母,沒事的。我能夠理解笑笑的心情。」秦洛笑著安慰道。

「謝謝。」凌隕面無表情的說道,看起來有點兒勉強。但是秦洛清楚這個人面冷心熱,和他妹妹的性格倒是有幾分相似。他們不擅長在嘴上表達,但是,如果他們認定了一個人,就願意託付生命。譬如凌笑於管緒—–只是管緒無福消受而已。

「這是我應該做的。」秦洛笑著說道。

他看了一眼凌母和凌隕,說道:「我能不能和凌笑單獨說幾句話?」

凌母擔憂的看了秦洛一眼,然後很快的點頭,說道:「可以。秦醫生,如果笑笑她不懂事——」

「放心。我不會動手打人的。」秦洛笑著說道。這老婦人把自己當成暴力狂了。自己看起來是那種人嗎?

「我沒有那種意思。」凌母尷尬不已。「你是她哥,教訓教訓她也是應該的。」

凌隕一言不發,率先走出房間。

寧碎碎對著秦洛笑笑,也跟在凌母身後走了出去。出去的時候還幫忙關上了病房的房間門。

現在,病房裡就只剩下秦洛和凌笑兩個人了。

秦洛拉了張椅子坐在凌笑的床頭,說道:「我知道你能聽到我說的話。」

凌笑沒有回答,她的表情,她的身體一動也不動。如果不是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會讓人以為她還沒有蘇醒過來。

「我知道管緒為什麼那麼對你。」秦洛不得不爆出猛料。

果然,凌笑有了反應,側過腦袋死死地盯著秦洛。

「他在美國留學的時候,被一個神秘組織看重。根據我的猜測,那是一個以毀滅中醫為目標的龐大機構—–他們的實力雄厚,財力用之不竭,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麼他回國之後就創建名醫堂了吧?你應該知道他為什麼要殺掉李令西了吧?因為李令西知道了他不應該知道的東西——至於你,我一直沒有想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對你。是為了留下線索?還是單純的把你當做一枚棋子?我想他做這些一定有他迫不得已的理由。」

秦洛笑了笑,說道:「給自己死去的對手說好話是有點兒奇怪。他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原諒他。因為他的原因,中醫確實受到損害,李令西無辜慘死,還有你——你被他害成這樣。這些都是他的過錯。他仍然是個惡人。」

「什麼組織?」凌笑聲音沙啞的問道。至少,她的聲音平靜了許多。

「你不需要知道。因為你無力抗衡。」秦洛說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那個組織的一些人已經得到他們應受的懲罰。」

「你在對付他們?」凌笑再次發問。

「是他們一直想對付我。」秦洛苦笑、

「能不能帶上我?」凌笑哀求道。「你既然給了我一條命,那就再施捨一些活著的意義給我吧。」

「———」

———–

———–

俠歌會所。一個極具軍人風格的酒吧。

這裡面的裝飾品大多是槍械、子彈以及各種刀具,還有不少刀具上血跡斑斑,據說是從那些殺人如麻的戰鬥英雄手上購買過來的。那些血是人血—–如果是別的地方,大家會懷疑這血到底是人血還是狗血。不過,在俠歌會所,沒有人會有這樣的懷疑。

因為,俠歌會所的創始人戰俠歌就是東南之劍特種部隊的戰鬥英雄。也是前一任隊長。

不小心被炸彈抹掉了一條腿,於是退役回來開了這家酒吧。

他本身就是傳說中的人物,再加上眾多隊友的扶持,這間會所一旦落地燕京就生意火爆。

特別是那些身穿緊身迷彩服的英俊男服務員以及穿著海軍衫T恤迷彩短褲的大胸女服務員在人群間穿來穿去,更是吸引不少人火辣辣的眼神。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的臉上身上都用顏料劃出一條條斑紋,就跟『阿凡達』似的。即便看不清楚他們的臉,可是也仍然覺得他們身上充滿了誘惑力和想要征服的慾望。

「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我敬你一杯。」凌隕端起面前的酒杯,看著秦洛說道。

昭華未央 「確實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乾杯。」秦洛笑著說道。他明白凌隕把他叫出來喝酒的原因是感謝他對凌笑的再生之恩,同樣也是發泄一下心中的喜悅。凌笑昏迷不醒的日子裡,他這個做哥哥的心裡彷彿有一塊大石壓著,又何曾輕鬆過一天?

今天,那塊大石終於落地,他全身都舒坦的像是要飛起來。

凌隕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就把那足足有一升的大杯扎啤給灌了進去。

秦洛傻眼了,他說『乾杯』只是說說而已,沒說一定要幹完吧?

可是,凌隕已經喝完了,自己不喝完也實在不講義氣。

咬了咬牙,秦洛也仰起脖子灌了起來。

寧肯喝死,也不能讓別人說自己是小白臉。而且,秦洛確實很珍惜和凌隕的友誼。

咕咚咕咚—–

咕咚咕咚—–

噗——-

秦洛一口氣沒有緩過來,把嘴裡的酒給噴了出去。

「啊——」

旁邊,傳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音。顯然,她不幸中招,和秦洛的口水——和秦洛口中的啤酒來了個親密接觸。

(PS:抱歉。昨天家裡有事,沒辦法更新。) 此時接下來修復大陣的工作自然是落到了楚天的身上,而王鵬也是表明現在王家的戰事需要他的指揮,所以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在這裡停留。

現場留下來幫忙的也只有王語嵐一個人而已,雖然後者也是表明了想要幫忙的意思,但是王鵬直接拒絕了,所以無奈之下的王語嵐也只好在如今王家需要用人之際的情況下,獨自留在這個安全的祖嗣之內。

而至於楚天則是已經開始了修復陣法的過程,這個浮屠陣雖然相當的複雜,但是正所謂萬變不離其宗,修復這個陣法楚天還是有信心的,只要給他時間隨時都能夠修復好這個陣法。

此時留在祖嗣之內的只有楚天、紫菱和王語嵐三人而已,布置陣法的事情自然是交給了楚天,所以剩下的兩個人則是有些無所事事。

就在此時一直在觀摩陣法的楚天突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之後他的目光落在了王語嵐的身上。

「陣法的大致我已經看完了,修復陣法沒有問題,只不過我想要先拿到我應該得到的報酬,現在我身處於你們王家的地盤之內,我想你們應該不用擔心我會拿著報酬跑掉吧。」楚天開口道。

聽到了楚天的話王語嵐微微一愣,不過想到了先前他們王家如此的催趕楚天,她也是感覺相當的不好意思。

「報酬方面我現在就去準備,你不用擔心,這次的事情麻煩你了。」王語嵐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之後將一張需要的單子交給了王語嵐,讓後者替自己去準備那些材料,王語嵐在得到單子之後略微的看了一眼,上方的都是基礎的陣法材料,他們王家倒是能夠提供。

「那我現在就去準備。」王語嵐開口道。

這之後對方便離開了這個祖嗣,紫菱的目光也是落在了楚天的身上。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王家的目的,有什麼辦法解決這種處境嗎?想要輕易離開這個王家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吧。」紫菱開口道。

「辦法自然是有的,我到時候會讓王家不敢動我們分毫,然後平安無事的離開王家。」楚天開口道。

聽到這話紫菱相當的驚訝,這之後她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來,之後紫菱便在一旁無所事事的閉目修鍊起來。

不多時的功夫,王語嵐便已經再次回到了祖嗣之內,後者的手中已經帶來了楚天想要的各種材料,這之後王語嵐將一個大袋子交到了楚天的手中。

「這裡便是一萬五千塊上品靈石,你可以清點一番,我王家也是講誠信的人,說到必然會做到。」王語嵐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之後將那裝了靈石的袋子收入了自己的乾坤袋之中,對於王語嵐的話他可以選擇相信,但是後者的話可不代表整個王家,所以楚天對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不會有任何的羞愧。

畢竟在修行的路途之中,充滿了艱難險阻,優勝劣汰便是這個修鍊者世界的真理。

楚天之後開始動手修復陣法了,雖然王語嵐在觀察自己的修築過程,但是楚天根本不擔心自己的手腳會被後者察覺到,即便是王鵬在這裡恐怕也是無法看出這個陣法的些許改變。

而既然該拿的東西已經到手了,楚天自然要開始想辦法保全他們自身的周全,他可不想就這樣永遠的囚禁在王家之內。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王語嵐的心中也是不禁有些焦急了起來,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相當重要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王家必然會損失慘重,她非常清楚他們王家河李家的差距。

正是因為明白這其中的差距,故此王語嵐才會如此的緊張,如若這個陣法不能夠修築完成的話,到時候他們王家可就要毀於一旦了。

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突然衝出了祖嗣之內,王語嵐心中一驚,她正準備動手阻攔後者,但是一驚來不及了,後者的身影直取楚天而去。

王語嵐的眼神瞳孔一縮,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突然也是進入了大殿之內,隨即後者一拳落在了那道黑影的身後,後者一下子就被擊飛了出去。

這之後渾身浴血的王鵬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看這個樣子後者應該是儘力了一場死戰,即便是實力強大如同王鵬這般,也是無法承受住李家的進攻,看來這李家敢於強行進攻過來,也是早有準備的。

「楚天陣法已經完成了嗎?」王鵬開口道。

而就在此時楚天也是站起身來,他嘴角上揚露出了一道笑容來。

「放心好了,陣法已經完成了,現在我就開啟這浮屠陣,憑藉這個陣法你王家必然能夠擊退李家的。」楚天開口道。

王鵬的目光一亮,陣法的修復完成無疑給他們王家帶來了新的生機。

「我來親自主持陣法,我要讓李家的人有來無回。」王鵬開口道。

楚天也是讓出了大陣的位置,這之後王鵬迅速的來到了陣法的核心,之後他打出了一道道的印決,隨後將靈氣關注到了陣法之內,頓時大殿之內散發出一道奪目的光芒。

而整個王家的城池之內,以大殿為核心一道光圈向著周圍不斷的擴散開來,而一旦被光圈所籠罩的人全部無法動彈,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束縛住了所有的人。

不管是何種境界的人都是一樣的,而即便是在大殿之內的王鵬和王語嵐兩人也是無法動彈,王鵬眼神瞳孔一縮,難以置信的看向了楚天。

「果然王鵬前輩你的實力非同凡響,竟然能夠支撐住這個陣法的束縛力量,不過即便是你的實力想要恢復身體的活動能力也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到了那個時候恐怕我等早就已經遠遁他方了。」楚天開口道。

「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王鵬皺眉的看著楚天開口道。

「放心好了,我什麼都不會做的,我這麼做也不過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周全罷了,王鵬前輩你之所以會那麼爽快答應我的要求,應該是因為早就算計好了,因為我實力低微,到時候憑藉你們王家的實力完全可以留住我,不用有絲毫的擔心吧。」楚天開口道。

聽到這話王鵬沉默了下來,既然已經被楚天給看出來了,他也只能選擇默認了,而一旁的王語嵐眼中大為震動,顯然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她的眼神流轉過一道慚愧。

剛剛明明她已經保證了王家的信譽,沒有想到事實和她所想的完全不同。

「城主你也不用如此的自責,畢竟這個修鍊者的世界本就是爾你我詐,放心好了,浮屠陣確實被我修好了,我只是略微改變了一下罷了,等會陣法便會徹底生效,侵入你們王家的李家賊人必然會被陣法解決掉,那麼既然報酬我已經收到了,王家的諸位我就先行告辭了。」楚天雙手抱拳道。

王鵬沉默的看著楚天的言行,但是即便他想要阻攔楚天也是做不到的,陣法的力量死死的束縛住了他,他們王家族祖先留下來的這個浮屠陣的威力有多強他是清楚的。

「王鵬前輩,臨走前給你解釋一下疑惑吧,之所以連你這個控陣的人都無法動彈的原因,那是因為你開啟的只是這個浮屠陣的表面而已,那表面便是我借用浮屠陣設下的埋伏,你只要開啟了陣法,我才是這個陣法的真正控制人。」楚天開口道。

王鵬恍然大悟,他無奈的嘆了口氣,事已至此他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了,只能說他輸給了楚天罷了。

這之後楚天也沒有理會大殿之內的眾人,他就這樣帶著紫菱迅速的離開此地,他們向著傳送陣法的方向而去。

「果然你是在陣法之內下了文章嗎?」紫菱開口道。

「沒有辦法,為了自保我也只好不擇手段了。」楚天開口道。

紫菱點了點頭,她反而認為楚天很是厲害,能夠從王家的地盤之內這樣的佔據優勢,憑藉一個生死境的修士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相當驚人了。 第1313章、裝逼的人要扎十一根針!

不得不說,秦洛同學的酒量確實不怎麼樣。

凌隕一口氣灌一杯,他好幾氣才灌了一半。

看到自己的『口水』噴到了別人,秦洛趕緊放下杯子,抽出幾張紙巾就跑過去,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擦。」

「你有沒有長眼睛啊?」一個高個美女指著秦洛氣急敗壞的罵道。她的臉上、頭髮上還有衣服上全是酒水,看起來很是狼狽。「會不會喝酒啊?不會喝酒滾回家裡喝果汁去。跑這兒來裝什麼豪邁?還一口乾。怎麼不噎死你?」

「對不起對不起。」秦洛伸手往她臉上擦去,說道:「我就是喝急了。沒注意。」

「摸什麼摸?老娘叫你擦了?」女人並不領情,一把把秦洛的手打出去。「想揩油也找找別的法子。像你這樣的貨色老娘見得多了—–滾一邊去。看什麼看?」

「小姐,我真不是要揩油。」秦洛無辜的說道。

「讓你滾,你沒聽見?」和美女同座的一個大塊頭出聲喝道。他的表情冷峻,眼神狠辣,一看就是軍人出身—-要麼就是殺手。接觸這兩種人多了,秦洛發現軍人和殺手這兩種職業之間有很多共性。當然,他們的職責都是殺人。

「說話客氣點兒。」凌隕盯著大塊頭男人說道。秦洛的口水沒有噴到自己臉上,倒是噴到旁邊的一桌。讓那個面對他的女人殃及池魚,實在是夠倒霉的。

「我還在和他說話,就已經很客氣了。」大塊頭男人眼神灼灼地盯著凌隕,說道。他看出來了,面前的這個傢伙和他身上有著相同的氣勢。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都屬於同樣的職業。

「我朋友不是故意的。」凌隕說道。他指著高個女人,說道:「你的朋友太咄咄逼人。」

「是不是故意的已經不重要了。他只要滾開就行了。」大塊頭寸步不讓。雖然他以一敵二,但是絲毫也不認為自己會吃虧。

秦洛的眉毛也皺了起來,那個被他噴『口水』的女人把他誤認為是色狼,呵斥他幾句也就算了。這個大老爺們的說話這麼毒,就讓人受不了了。

「我已經道過歉了。」秦洛說道。「不用這麼得禮不饒人吧?」

「對付你這樣的色狼,來一個抽一個。沒抽你臉算是對你客氣了。怎麼著?老娘還要請你坐下來喝一杯?」那個女孩子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說話又急又溜,尖酸刻薄,實在讓人難以招架。

原本秦洛還沒有想過要『色』這個女人,想著息事寧人,繼續和凌隕喝酒。現在被她污衊,也有了幾分火氣。

他斜瞥著那個女人,說道:「我怎麼色你了?」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你——」女人有些厭惡的盯著秦洛,說道:「你故意把酒水噴到我身上,然後想趁機來揩油。拜託,大叔,這樣的招式早就過時了好不好?」

「——–」

秦洛真是氣壞了。氣急敗壞。

你冤枉我趁機揩油也就算了,竟然還叫我『大叔』—————你憑什麼叫我大叔?你憑什麼叫我大叔?

「我想,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大塊頭男人明顯有些不耐煩,說道:「請你們離開。」

「抱歉。我們的酒還沒喝完。」凌隕說道。為了慶祝凌笑康復,他點了十二扎冰啤。現在才剛剛解決完第一紮,怎麼能現在就走?

「現在不走,以後就沒機會走了。」大塊頭看來是想來個眼不見為凈。一定要趕走秦洛。

「那要讓你失望了。」秦洛骨子裡的傲氣也被激發出來了。他徑直走到自己剛才坐著的位置坐下,說道:「剛才要不是你在她大腿上摸來摸去的,我也不會噴酒了。」

確實,秦洛並不是無故噴酒。而是被對面那兩個人給逗的。

他仰著臉灌酒時,眼角的餘光恰好注意到旁邊那一對男女的舉動。

男人的手在桌子底下揉捏著女人的大腿根部,極盡挑逗之能事。可是兩人的臉上竟然一本正經,就像是商務洽談一般。

聽到秦洛的話,大塊頭男人的表情變得陰沉起來。

他走到秦洛面前,聲音低沉地喝道:「你說什麼?」

「我說你很會演戲。」秦洛笑著說道。「表面上一套,私底下做的是另外一套。」

「看來你很不識抬舉。」男人說著,大巴掌就朝著秦洛的腦袋拍了下去。

凌隕一直在警惕的盯著他,看到他動手,一拳就砸向他的腦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