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城外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了,死城城主可以感受到,所有死族生物的實力都在增長,而且是很快速的增長。

他也知道如若不破掉這祭師布置的陣法的話,恐怕死城只能守,不能反擊,當然若是聖宗派遣更為強大之人來,或者是聖宗宗主直接親臨,這些倒是都不算什麼,可是這些在他們眼中不過小事耳,他們不會出手的。

除非是更為強大的存在入侵了。

天刑紀 死城城主現在也只能望著陣法興嘆了。

忽然,有著一道藍光迅速飛來,死城城主眼睛一閃,立刻將陣法開了口子,將那道藍光放了進來,死城城主立刻趕了過去。

是林長老!

「林長老,沒事吧?」死城城主看著林長老渾身是血,似乎傷勢很重的樣子,不禁有點擔憂。

「沒事,得儘快將聖宗弟子都撤出來,估計再過一會兒,幽綠噬靈陣就會真正的啟動了,到時候他們恐怕都不出來了。」林長老說道,語氣有點擔憂。

「這件事我去辦,你們先送林長老回去療傷。」死城城主看著林長老略顯堅定地說道,順便吩咐趕來的幾個士兵。

那幾個士兵便送林長老下去了。

「看來得出動所有兵力了。」死城城主喃喃自語了一句話,便轉身吩咐了自己的親兵,那個親兵聽完后,便立刻飛奔著向著別處跑去。

沒有過一會兒,死城城中所有的將領都來到了死城城主的面前。

「城主有何吩咐?」所有將領盡皆半跪,問道。

「需要你們每一個人帶一隊精兵,出去將那些聖宗弟子帶回來。」死城城主淡淡地說道。

「末將遵命!」所有將領都大聲應和,基本都下去了,只剩下幾個留了下來。

「你們幾個,去保護此人,不得有失!」死城城主拿出一塊石頭,石頭裡浮現出一副畫像,剩下的將領看了幾眼,便都下去了。

「這年頭,聖宗弟子閃失不得,少主也閃失不得,這城主當的真的是窩囊。」

「沒辦法,既然做了,就必須承擔,我倒是明白了父親為什麼說這句話了。」

死城城主望著城外說道,有點自嘲。

死亡山脈邊緣,有著一群人,看著死城方向。

他們便是趕來的聖宗長老,他們一路上雖然加快了速度,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祭師竟然讓骨龍留了下來,而且還設置了陣法,拖延他們不少的時間。

「我們還是來得晚了些。」符宗長老說道,臉上露出了一抹焦急。

「沒事,大不了,破陣唄。」一位長老特別認真的說道。

「你倒是說的輕巧,你不知道祭師有多難對付,也不知道是哪位大祭師手下的祭師?」一位女性長老立刻便反駁道,那位長老雖然想回回去,但是事實如此,他也不好說什麼。

「好了,雖然不是沒有可能,但是我們還是要嘗試破陣!」符宗長老說道,所有長老的臉上都露出了謹慎的表情。

「說的是。」忽然又有著一群人飛了過來,人未到,聲音先到。

他們便是冥宗長老一行人。

「你們這麼快便趕上來了?」符宗長老問道。

「一路上的障礙不是都被你們清理了,我們趕來自然快了些,對了,田長老他沒有將剩下的那些骨龍攔下,估計現在離我們不遠了。」冥宗長老解釋著。

「哦,那你將入口封印了嗎?」相比較骨龍,所有的長老還是更加關心封印的事。

「這個事,已經有陳宗主去了。」冥宗長老說道,其他人臉色一斂,心中還是有著一絲小小的驚訝。

「既然陳宗主已經出手,那這事確實無需擔心了,對了田長老怎麼樣了?」符宗長老說道,其他人又都聽了起來,畢竟田長老可是為了讓他們離開才留下來斷後的。

「他身受重傷,不過他不讓我們留下,要我們趕來支援你們。」冥宗長老照實說道,長老們都安靜了一下。

「好吧,相信田長老會沒有事的。」符宗長老率先開口,說道,其他人也都點了點頭,冥宗長老也是如此。

「現如今的當務之急是破掉這個陣法。」一句話沒說的武王終於發聲了,之前的事都是人家的私事,他管不了,現在需要討論的是正事,所以武王才出聲的。

「武王說的是,不過,要破這個陣法,要找的便應該是陣法的陣眼了,找到陣眼,破陣很簡單。」符宗長老笑了笑說道,現在的人都有些沉默。

「這事情啊,還得我陣宗來。」一位在所有長老中最為蒼老之人移步出來,說道。

陣宗長老,陣法大師,九老!

「九老!」符宗長老,還有其他長老的眼球都縮了起來,他們走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現,陣宗此次來得竟然是九老。

這可是可以布置九錢品質陣法之人的九老啊。

要知道,九老自己本身的實力也不過才七錢修為罷了。

「不要這麼驚訝,太久沒有走動,這麼,出來走走,對身體有好處。」九老咧開嘴,笑著說道,倒是一個心態很年輕的老人啊。

「好,有九老在,這陣法必破無疑!」冥宗長老臉上露出了喜悅。

幽綠噬靈陣,從現在這個看來,不過七錢品質罷了,要知道九老可是連九錢陣法都布得出來的人。

「抬舉了,不過,要破此陣,還需各位配合。」九老先是謙虛了一下,又立馬換了個語氣說道,很認真,很不一樣。

「謹聽九老吩咐。」所有的聖宗長老都是這樣子直接回答道。

「好,之前他也知道要找到陣眼,這句話是對的」九老指了指符宗長老,說道。

符宗長老點了點頭。

「可是,這個陣法不止一個陣眼,所以我們需要兵分幾路,去破陣法。」九老繼續說著,聖宗長老們聆聽著。

「這是一塊陣法圖,剛才剛剛畫的,有點簡陋,不過也是可以用的。」九老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分羊皮地圖,上面畫著陣眼的分佈。

大部分聖宗長老瞬間就被這一張圖吸引了,只看了這麼幾眼陣法,便知道了整個陣法的陣眼所在,陣法結構,九老的名頭果然名不虛傳啊。

「我剛才看了一下,一共有七個陣眼,所有我們得分為七隊。」

「到時候,每個隊伍都必須找到陣眼,然後看我的信號,便可以一起動手,破陣了。」

九老看著所有人沉思的面孔,停下了言語。

「好!」符宗長老率先表態,說道。

其他人也都沒有異議。

很快,七個隊伍分好,他們便出發了。

時間又流逝了一會兒,太陽落山了。

幽綠噬靈陣中,一位拿著骨杖的祭師,現在祭台上,不知道在吟唱著什麼。

忽然,又有一名祭師出現在了這個祭台之上。

「七……一恐怕……來不了了。」那個祭師三說道,語氣有點斷斷續續的,祭師講話好像都是如此的。

「哦,為……何?」祭師七略微好奇了一下。

「他們……被一個人……擋在了入口,差點死了,要不是……大祭師出手,現在我就是一了。」祭師三說道。

「哦。」祭師七想了想,心裡不禁有些擔心,當然現在的它也沒有心。

「還有,那些……我們留下……的陣法已破,估計……那些聖宗長老……也都過來了。」祭師三繼續說著,祭師七魂火顫抖了一下。

「那你……先回去吧,我估計……他們已經……進來破陣,我們雖然只……是過來完成吸引的任務,誘餌……的任務,但是……我們也不能……這麼輕易的放棄。」祭師七說道,祭師三點了點頭便消失了。

「恐怕,我們……得準備……後路了。」喃喃自語的話音剛落,一群人便從死氣之中沖了過來。

祭師七立刻在祭台上站了起來。

「果然啊,該來……的,還是……會來啊。」祭師七如此說道。

死城城主這邊,基本上人都已經回來了,沒有一個聖宗弟子落在外面。

忽然,死城城主的眼睛看向了陣法之中。

只見一處有一道光束衝上了天,然後便是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光芒在死氣還有陣法的掩蓋之下是那麼朦朧。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些隱隱約約在地上可以見到的綠色絲線都在回收著。

突然,陣法直接歸攏,到了一定範圍又停了下來。

九老看著一個破碎的祭台,心裡露出了一抹沉思。

「有點意思,竟然還有一個核心!」九老很快臉上便露出了笑容,告訴了其他人。

「九老你是說除了這些陣眼,還有個核心。」一位長老說道。

「對啊,我說的就是這個,現在不要糾結這些,趕快集結人,去核心,一舉破掉此陣,要不然,核心依舊在,陣法就依舊可以擴張。」九老說道,便立刻向著一個方向飛掠而去,其他的人便也跟了上去,一路上用上了各種聯絡的方法,通知了這些。

很快,大部分聖宗長老都來到了這個陣法的核心地帶,有著七個祭師,已經在等他們了。

然後,沒有言語,就是打。

祭師就算是在難纏,沒有骨龍的協助,雖然有陣法的糾纏,但是它們終究打不過聖宗長老。

不過千鈞一髮之際,骨龍趕來了。

感覺這一切又急轉直落了下來。

可是一直沒有出手的九老出手了。

骨龍瞬間落敗了,就在大家認為此次就要破掉陣法的時候,七個祭師同時施法,竟然將所有的骨龍要進行融合。

這要是成功那還了得。

九老果斷出手,但是祭師的頑強反抗,它們操縱著幽綠噬靈陣,以天地之力對抗,九老雖然布置出了八錢陣法,可是這裡現在還是死族的天下,沒有天地靈力的加持,還是差了點,竟然被這七錢的幽綠噬靈陣擋住了。

之前破陣眼之時就沒有受到過這麼嚴重的抵抗。

可惜了,九老不是蓋的,其他人也都不是蓋的,七個六錢修為的祭師,它們再強大,修為還是弱的一方。

最終骨龍沒有融合,在融合之前,陣法還是被破了。

從死城觀看,可以看見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升起,甚至在死城都可以感受到地面的震動。

這下子陣法徹底破了。

但是,七個祭師一個都沒有被抓到,全部被就走了。

九老斷言,必然是大祭師的出手。

其他聖宗長老也頗感無奈,若真的是大祭師出手,那他們也阻止不了,不過,能破了陣法也是好事。 幽綠噬靈陣被破了。

死城城主看著城外心裡閃過這麼一句話,心裡也踏實了許多。

那巨大的蘑菇雲久久沒有散去,站在城頭上的那些士兵嘴巴都是張的大大的,合不攏嘴,他們也是人生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

七十二聖宗長老,武王一群人站在離蘑菇雲很遠的地方,看著蘑菇雲。

「這些祭師還是讓它們跑了。」武王口氣中略顯可惜。

「沒辦法,有人出手,我們也反抗不得啊。」符宗長老感慨地說道。

確實沒有辦法,之前出手救走七個祭師的死族生靈其修為不是他們可以比得上的。

「可惜了,要是我有提前布置九錢陣法的話,它們也走不得,沒有想到,這一回大祭師也出手了。」九老低沉著聲音說道,所有的聖宗長老都是心中一震。

大祭師!

骨皇手下最為得力的四個手下,其中一位便是大祭師,大祭師出手的話,就算是宗主在這也討不了好處。

「走吧,此地估計是沒有個十幾年恢復不了了。」九老看著那朵緩緩散去的蘑菇雲,說道。

一個七錢品質的陣法和一個八錢品質的陣法一起爆炸銷毀,這樣子的威力,讓空間都破碎了。

在一定的時間內,這個地方恐怕是很少有人接近得了的。

「九老,我先去救援田長老,再回去吧。」冥宗長老對著九老說道,九老點了頭,他便離開了。

「對了,我老頭子還有事,就先走了,不陪你們在這裡玩了,這一行,有點收穫。」九老與其他長老剛剛飛了沒有多久便要離開了,看他的樣子,似乎是要有大突破的樣子。

是什麼啟發了他呢?

其他人當然不敢阻攔,看著九老離開,他們也就趕快回了死城。

田長老此刻已經盤坐在地上,體內的死氣大部分已經被驅逐了,身上的傷勢倒是恢復的很完美,若是換一身衣物,都看不出曾經受過傷。

冥宗長老很快便趕來了,看著田長老已經恢復了差不多了,便與田長老先說明了情況,田長老聽完便站起身子,與冥宗長老一起飛往死城。

此次一形,基本上已經完成了當初之設想,當然他們不知道,死亡之井沒有被封印,九老爺知道沒有,因為他看得出來那九龍陣,他也是看過了這九龍陣之後,便有了一些想法,所以便立刻準備回去,估計會有很大的收穫。

至於為什麼不跟其他人說,這是因為說了也沒有用,這是一種遠古陣法,用的龍越強大,陣法便是越強。

而且,陳宗主也沒有將這事情說出來,說明這一切自有上面的決定,他也就不多嘴了。

田長老與冥宗長老很快便回了死城,死城未來一段時間內會太平下來了,現在就只剩下一些殘留的死族生物,到時候清理掉便可。

這些事情,聖宗弟子也會參與進來,所以他們還要在這留上半個月左右的時間。

當然,還有些事情得等長老們商議過後才會決定。

至於陳宗主那邊,他已經在被他封印的冥界入口處站了有一段時間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入口有著一股氣息,那便是魔族的氣息。

此前他便有所懷疑,這冥界入侵必然有魔族的影子,現在的情況看來,這一切似乎不再只是猜想了。

麻煩啊,魔界,冥界,真不知道,我們這片天地有什麼他們貪戀之物嗎?

不過魔族這一件事情白老定然是知道的,他總是這樣,一切事情遮遮掩掩的,很麻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