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藍光也注意到了苗振中眼中流露出來的關愛感,這是一種長輩對晚輩的關懷,他在猜測苗振中是不是和巫丹有什麼親戚關係,但是好像苗振中並不是安原人,以前也一直在外省工作,倒不清楚對方對巫丹怎麼會如此關愛有加,但是毫無疑問自己選擇巫丹來作為一個橋樑很合適。

投之以木桃,報之以瓊瑤,這個世界本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人都是感情動物,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選擇自己熟悉的親近的了解的,這無可厚非。

秋高氣爽的午後,陽光依然有些熾烈,但是山上風很大,穿著短衫漫步在山崗上還覺得有些涼意,苗振中披上了一件夾克,倒是巫丹這丫頭興緻勃勃,一個人在前面尋幽覽勝,這丫頭也是一個精靈人物「也知道自己和藍光可能有些話要說,自顧自的跑到前面去了。「老藍,你到寧陵多少年孓?」

「q7年到的寧陵,是和陸劍民一起到的寧陵,當政法委書記一當就當了七年。」藍光比負手前行的苗振中稍稍慢了小半步,這樣既可以保持著兩人一定距離,也不影響兩人談話。「哦?陸劍民在藍山豐得不賴啊,你也要努力啊。」苗振中目光悠遠,踩著路旁的枯枝碎葉,軟綿綿的,感覺很舒服,淡淡的道。

「是啊,前兩個月我去了一趟藍山,劍民市長撥冗陪我吃了一頓飯,我感覺他精神狀態很好,看樣子也是已經適應了藍山那邊的工作。」藍光努力的保持著心緒平靜。 興漢使命 「唔,老龍要走了,有沒有興趣到永梁去擔一擔更重的擔子?」苗振中當糶知道藍光感慨的背後是什麼。「正是想要向苗書記彙報工作,看看有沒有機會換個環境。」藍光心中一陣狂喜掠過。

「唔,我知道,但是這一次省里變動不僅僅只有永梁,還要看東流書記怎樣考慮,省委需要通盤考慮,我會向東流書記推薦你,不過你也要有思想準備,不要抱過大希望,還是先f好自己目前的工作。苗振微微稽。」苗書記請放心,藍光不是不知進退的人。」藍光立即道。

「嗯,你也可以把你的想法開誠布公的向趙國棟彙報一下,一來他現在也是省委常委了,二來,他和韓度關係不錯,如果能夠得到他的理解和支持,我想阻力就要小許多。」苗振中站住腳步「這一次省里調整可能涉及方方面面,一切都還未定,所以你要提前該做工作就得做工作。」

藍光點點頭,趙國棟那邊他早已經和對方交換了意見了,趙國棟表示一力支持,並表示願意在韓度那裡幫他溝通,也要他主動向韓庋彙報思想,估摸著現在有意永梁市長這個位置的人都在動起來,只要苗振中這裡堅決支持他,而韓度那裡也認同,自己把握性就大了許多,當然還需要過應東流那最後一關。

「巫丹那裡你也要多看顧一下,她一個女孩子擔任區長,肯定也需要幾個能夠給她工作上能夠撐得起的人,在可以的情況下,也要多考慮理解和支持她的想法。」

藍光知道苗振中話語中的意思,區委書記劉如懷和焦鳳鳴關係莫逆,在人事安排上巫丹並沒有多少言權,前些時日巫丹希望安排一名從安原大學團委下來到市團委掛職的幹部下到區里擔任區長助理,劉如懷不置可否,實際上是不太贊同,報到市委組織部被擱下來了,連上常委會過程序都沒有走。

這也不是啥大事情,只是劉如懷覺得巫丹在用人工有些偏差而已,倒不是對巫丹本人有啥看法,只是一個區長助理實在有些小題大做「大概也是劉如懷敲打巫丹一子而已,焦鳳鳴那邊自己打個招呼就沒啥大問題,至於劉如懷那裡,既然是自己出面說項,想必也無人在這個問題和誰過不去。

就在苗振中和藍光、巫丹打球休閑的時候,他們並不知道趙國棟也就在直線距離不過五百米的另一處球場上和楊勁光角力。

趙國棟以一記漂亮的a豳。球擅垮了楊勁光的抵抗信心,讓喘著粗氣的楊勁光只能舉手投降。

喘著粗氣坐在場邊,楊勁光一邊擦拭著額際的汗珠,一邊拈起胸前球衫扇呼著「國格,這樣好的球場讓我們倆這技術來糟蹋是不是太可惜了一點?」

這個球場是標準的天然草地球場,在整個雲螺湖度假山莊這邊也只有這裡保留了一處,養護費用很大,比起人造球場來其開支不可同日聖語。

「秘書長,是你的技術有點糟蹋,我對我自己的技術還是比較滿意的。」趙國棟笑嘻嘻的道:「網球是一項高雅而又充分鍛煉體能和意志的運動,我覺得比所謂貴族運動的高爾夫要好得多,寧陵也有幾家比較好的場地,秘書長哪天過來,我陪你在玩玩。」「你小子是不是想要吞你們班子成員面前展示一下你把我打得經花流水的威風?」楊勁光斷然搖頭:「高爾夫可以,網球不來。」

「嘿嘿,秘我們寧陵沒有高爾夫球場。」趙國棟瞅了一眼楊勁光,似乎是聽出啥味道來了「秘書長,不是觀瀾體育產業有限公司那個項目省裡邊有意鬆口了?」

「別在我面前裝,你那心思我還不知道?省政協交了一個提案到政府這邊,說是要合理扶持體育產業的展,尤其是在經濟達地區,滿足各種不同層次的消費階層需求,有助於玫善投資環境,促進文化體育事業的進一步展,我看了看省政協那邊幾個委員提議都是來自你們寧陵博,那還不是在為你們那個高爾夫球場迷勢?」楊勁光瞪了一眼趙國棟「浩然省長和東流書記以及為峰省長都為此討論過了。

「哦?結果如何?」見楊勁光把這屎盆子扣在自己頭上,趙國棟也不解釋,本來他對寧陵展高爾夫球場的鈹想是無可亢不可的,不支持也不反對,但是政府那邊像鍾躍軍、顧永彬、竺文魑,以及文彥華都比較支持,在通過各種渠道想要讓省裡邊鬆口子,動用政協委員力量不過是其中一步罷了。 「估計秦省長還是想要鬆口子,君豪集團也通過其他一些渠道在施加影響力,寧陵外資企業、大企業以及民營企業發展很快,已經出現了一個經濟條件較好的階層,對於較高層次的消費也可以理解,應該正確面對。」楊勁光笑了笑:「東流書記主要是從政治影響這個角度來考慮,擔心東寨機場已經是你們寧陵搞了特例,雲嶺電解鋁項目現在也是爭論不休,引起風波還沒有平息,現在高爾夫項目全國都停了,省里同意,報到發改委,弄不好又得挨批啊。」

「秘書長,在我看來其實沒啥,啥壞事兒就讓我們寧陵來背了行了,我想我們寧陵頂著全國經濟增速冠軍這個光環,可就是一個虛名,虛名要換實利啊,咱們經濟發展夠快這是事實,今年一到八月,寧陵經濟增速依然保持著百分之八十多的增速,估計蟬聯冠軍問題不大,可光是這冠軍頭銜對咱們寧陵沒啥實際好處啊,在一些政策上提前解禁或者提前開口子突破一下,我想也算是一塊試驗田不是?」

趙國棟斟酌著言辭,楊勁光的態度某些時候也就代表著應東流的觀點,要想說服應東流,那在楊勁光這裡贏得支持就很有必要。

「嗯,有點兒意思,試驗田?」楊勁光玩味著趙國棟話語中的含義。

「對,就像深圳對於全國一樣,如果沒有一塊試驗田來先行一步,怎麼知道能不能推廣?怎麼知道它的結果如何?」趙國棟擱下球拍,坐在躺椅里,滄浪4800冰川礦泉水似乎無處不在,隨意提醒著人們在礦泉水高端市場上,滄浪一直把持著龍頭老大地位。

「你這比喻不恰當,像高爾夫這種項目並非什麼新政策的試點,純粹就是為了你地方上的一己私利,哪裡有半點創新可言?」楊勁光搖頭表示不贊同趙國棟的說法。

「不,秘書長,我不僅僅是說高爾夫項目這一點,包括雲嶺電解鋁項目,現在民營經濟地位已經在憲法上確定,但是實際操作中存在於行政職能部門和領導幹部思想中依然還有一些陳腐觀念,總是下意識的將民營經濟視為等外產物,而將外資、合資供為上賓,享受超國民待遇,國有企業更不用說了,這些企業在稅收政策、融資、配套上都享受著民營經濟無法比擬的優勢,這種現象在沿海就很明顯,在內陸地區就更嚴重。」

楊勁光點點頭,示意趙國棟繼續。

「目前國家正在醞釀出台促進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一系列政策,但是我覺得我們安原沒有必要非要等到中央政策出台再來貫徹實施,有些時候該大膽一些就得大膽一些,要敢於嘗試突破,所以我覺得咱們寧陵頂著全國經濟增速冠軍這個名頭,完全可以來當這個探險者,在各個方面都嘗試一下突破。咱們安原不能啥都亦步亦趨人云亦云,還是要有點敢為天下先的勁頭,太求穩往往要是去發展先機。」

楊勁光將身體kao在躺椅上沉思半晌,沒有做聲,趙國棟也知道對方在琢磨這份冒險可能帶來的後果和影響,尤其是現在中央調控政策依然未松弦的情況下,很容易會被人物皆為挑戰中央權威。

「你們寧陵打算在哪些方面做些嘗試?」楊勁光突然睜開雙眼問道。

「有了一些初步想法,但是要落實可能難度還是比較大,比如我們想要採取bot和boot方式募集民資修建寧唐高速和寧通高速兩條高速公路,又比如我們打算進一步放開寧陵商業銀行的股權控制,政府逐步轉讓股權,爭取引進民營資本和戰略投資者來進一步擴大寧陵商業銀行規模,力爭讓寧陵商業銀行早一點走出寧陵。」趙國棟拋出的一連串的設想讓楊勁光大為震驚,他沒有想到趙國棟竟然在不聲不響間就有這樣龐大的計劃,寧唐高速是指寧陵經奎陽到唐江的高速公路,而寧通高速則是指寧陵到通城的高速公路,這兩條高速公路的設想無疑是沖著要將寧陵打造成為安東地區核心城市和交通樞紐這一目標而去的。

「國棟,你這個設想胃口很大啊,寧唐高速還好一些,寧陵到通城之間的地質狀況可相當困難,這兩條高速公路的建設成本可不低啊,如果真的按照你設想要通過bot民資建設,回收時間不短不說,而且能不能按時收回成本也是一個未知數,如此大的投資民營資本敢於進入么?」楊勁光反問道。

「秘書長,沒有試過你怎麼知道沒有人願意?原來是他們想進入國家政策不允許,實際上我們寧陵在一些縣份上的道路建設上都在通過變通方式在實施,只是不顯山lou水罷了,當然高速公路又不一樣。」趙國棟接著道:「現在民間資本相當豐足,尤其是江浙沿海地區,其實你看一看房地產市場就知道,為什麼漲得這樣厲害,很大一個因素就是因為民間投資渠道不暢,搞實業找不到門路,搞股票風險太大,於是一個勁兒沖入房市,不是啥溫州炒房團都出來了么?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投資衝動,如果能夠找到合理的投資渠道,也能夠在一定程度減輕對房地產市場的壓力。」

對於趙國棟這一觀點楊勁光點頭贊同,「的確如此,民間資本投資渠道不暢這是公認的,而我國金融證券和股票市場發育不完善,帶有先天性的缺陷,使得風險更高,所以民間資本找不到合適的渠道,湧向房市也情有可原。」

「還有我們打算對我們寧陵市天然氣公司進行改制,將這個作為公用事業改制的試點,另外也準備在一些縣份上進行污水處理廠的bot,我希望能在兩年內在每個縣都實現城鎮污水處理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趙國棟拋出的一連串的設想讓楊勁光大為震驚,他沒有想到這位寧陵市委書記晉位省委常委之後步子卻邁得更大,人家都說上位之後需要穩一穩,抬頭看看路,觀察一下形勢,而這一位卻是半步不停,反而步伐邁得更快更大。

「你打算把公用事業也向民營資本開放?這恐怕會突破國家一些政策界限吧?」楊勁光坐直了身體。

「我研究過這方面的一些政策,都比較含糊,也沒有明確禁止民營資本進入,只是有一些內部政策解釋有限制,但是我估計隨著這一次促進民營經濟發展三十六條政策出台,一些已經不合時宜的內部政策會被廢止,我覺得在公用事業上對民資敞開可以逐步推進。」趙國棟很篤定的道:「我們寧陵不過是想走得更前面一些罷了。」

「國棟,我看可以,你把你這些想法和意見整理一下,找個機會向東流書記彙報一下,就像你說的,寧陵既然頂了這個名頭,你現在也是省委常委,就該要做出一些突破性的表率作用,安原也需要這樣一個示範或者說試驗田!」

楊勁光在這方面也是相當果斷利落,一旦認定就不回頭。

「那好,這些想法和觀點我已經琢磨了一段時間了,就是想尋找一個合適時機向兩位主要領導彙報,就請秘書長替我安排時間了。」趙國棟也不客氣,將就著這個機會,他也可以把自己就寧陵人事上的一些觀點談一談,藍光如果運作得好,市委副書記要空缺出來,也就是說,寧陵市級班子里又要有一些微妙的變動。

***************************************************************************

顧永彬一直有一種惴惴不安的感覺,但是又找不出什麼原由來。

第一輪土地拍賣已經結束了,四宗地全數拍出了讓人滿意的價格,尤其是預想中天壇路那一宗地更是創造了寧陵土地市場拍賣價格新高,也引發了外界相當熱議,連《安原日報》都不吝給予了一個版面來介紹這一次土地拍賣詳細過程,順便也把寧陵城市規劃發展狀況做了一個介紹。

第二輪和第三輪土地拍賣也將在今後一個星期內陸續展開,前來報名的房地產商多達十多家,來自安都和省外的開發商個個都是挾巨資而來,擺出了一副猛龍過江的架勢,而本地開放商也是抱團參拍,擺明車馬要志在必得,證明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句話永遠不過時。

前期氣勢氛圍營造得很好,加上絕佳的廣告效應,使得這十多宗土地都被炒得沸沸揚揚,幾乎每天這十來宗土地周圍都停滿了各種豪車,賓士寶馬,奧迪沃爾沃,至於日本車更是比比皆是,都是房地產商們的座駕,手裡邊都拿著規劃圖四處轉悠,看看哪一塊地更具有發展前景,琢磨著自己該以什麼樣的價格出手。 應該說這三輪推出的十多宗地都應當uanshi江東新區位置較好的地塊,當輝煌大橋一通車,和915國道大橋形成互通的環形,這樣一來「整個這一片區就徹底活了起來,而且這一區塊道路完全成形,基本建設已經完成,沿江的綠化、健身廣場、文體設施、小憩迴廊亭台,各種設施全部都建設到位,可以說是一塊完全成熟的區域。

之前之所以一直有點養在深閨無人知的意思,主要原因也就是市裡邊希望能夠在這一區域的基建徹底完成之後再來推出,一來這樣可以方便市裡統籌規劃,二來可以極大的推高這個區域的土地價格,讓市裡財政收益最大化,而現在這些要素都已經基本具備,自然也就該出手了。

第一輪的拍賣就掀起了一輪高氵朝,四宗地一百六十畝,拍出了一點三個億,其中天壇路一宗地更是拍出了一百唧十萬每畝的天價,這比起前一年寧陵在老城區核心地段出讓的宗地價格每畝高出了將近三十萬,大大出了人們想象。

在寧陵土地市場上,江東新區的土地從來沒有過四十萬的價格,但是近一年多來江東新區自打開始正式開以來,在土地的轉讓上除了政府以協議轉讓的方式的包括旅寧陵建國賓館等幾宗地之外,就只有前不久與喜來登集團和華拓實業集團簽署協議轉讓的一宗地以及與君豪集團簽署協議轉讓的一宗地了。

這兩宗土地都是因為涉及到進一步展寧陵酒店服務業,所以在經過市委市府慎重研究之後,同意以協議方式轉讓,也搶在了531大限之前完成了協議轉讓。

按照協議要求這兩宗地都要建成主體建築過三十層的高層建築,而且要引入國際著名酒店管理集團,建成五星級酒店,其中華拓集團與喜來登集團合作建成寧陵喜來登大酒店,而君豪集團則與香港半島酒店集團合作建成寧陵半島酒店。

這兩宗地也都位於烏江東岸的濱江路上,只不過喜來登酒店將位於輝煌大道以北的江東新區一期境內,而半島酒店則距離較遠,將在江東新區二期境內,已經在緊鄰即將動工的東方紅大橋頭上了。

這兩家五星級酒店的簽約加上已經在加班加點建設的四星級寧陵建國賓館的確為整個江東新區拉抬了不少品味,從某個角度上來說,也將江東新區的地價拉抬了不少,連顧永彬也要承認趙國棟和鍾躍軍做出的這個決定相當明智,雖然在與兩家協議土地轉讓上價格比較低,但是對於周邊地價拉抬來說,其回報卻是成倍數的增加。

但是顧永彬總覺得這一段時間裡自己不怎麼踏實,第一輪的土地競標中,匯生地產和南都地產並沒有中標,但這很正常,匯生地產的目標是第二輪在地壇路上的那一塊一百二十畝的土地,西南都地產的日標則是第三輪掛牌中頤和園路上的那塊六十畝的土地。

由於趙國棟突然改變了主意,要求在土地供應上適當放寬,但是要求將其他幾宗地也一起放出,加之前期廣告力度很大,使得來競拍的開商相當多,競爭也越澆烈,有些開商目標還不止一宗土地,所以使得聯手作戰競拍也成了竄態。

顧永彬有些摸不準趙國棟的思路了,按照慣例,如果政府想要利益最大化,那麼就應該採取飢餓療法,斷斷續續的供地,讓開放商總覺得吃不飽,這樣競爭會更激烈,但是現在這樣在較短時間內大量放出土地,雖然有前期廣告宣傳做得好因素在其中,但是還是有些不合竄理,顧永彬總覺得這其中有什麼貓膩甚至陰謀,但是一時間也猜測不出來-f

「碩市長,怎麼有些心不在焉啊?」黃匯生笑著遞給對方一支煙-,他覺得這位常務副市長其實挺好說話的,當然可能也是因為坐在自己身畔的這一位的緣故,有些時候光有哉的確不太好使,但是如果你再能找到一個具有特殊身份的合作夥伴,那就無往不利了。「嗯,黃總,陸總,下一輪競拍你們準備好了么?」顧永彬微微搖頭。

「怎麼說呢?基本上我們能做的都作了,但是顧市長你也知道,這二十來家開商,我們不能家家招呼都打到,而且還的確有那麼幾家是想要和咱們爭一爭的,打招呼也沒有用,那就得憑真金白銀,當然我們憑實力也不怕,不瞞你說,那宗地我們志在必得,所以這你倒不用擔心,只是我們拿下這宗地之後,後續事情還多了去,給顧市長添麻煩時候還多呢。」黃匯生笑了笑,將捲煙撕開,將煙絲塞進特質的煙筒中,美美的抽了一口,川子,這樁事兒咱們做好了,要全靠顧市長幫忙啊,咱們不是知恩不報的白眼狼不是?得記住。

陸川白哲的面孔上浮起一抹笑意「生哥,你說的沒錯,顧市長這邊我知道怎麼辦,但關鍵是咱們得把眼前事寸↑才:『,顧市長,如果你能方便再出面幫我們打打招呼,有些不開眼的! 影帝的天價前妻 :十。丁。:局,那我們就感激不盡了。有些時候光是憑實力還不行,有些人十。=」-「十二愣子的,就要給扛上斗個紅眼,結果呢,兩敗俱傷,您說是不是?你要能出面,他們就該明白了。」黃匯生點頭稱善。

顧永彬有些煩躁,黃匯生他可以婉拒,但是陸川此人糾葛其中,卻是不好對付,這件事情自己本來就毫無利益瓜葛,本無需這樣患得患失,現在卻落得個惴惴不安,心中委實不爽之極。

「兩位老總,恐怕你們也知道這一次市裡邊是有意打廣告專門邀請各地開商來寧陵展,這些開商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背景測源的,前期我們已經做了一些暗示,此時市裡邊如果再有傾向性的干涉,恐怕不妥,還請兩位理解。」

顧永彬一番話也說得合情合理,黃匯生也想到日後有求於對方時候很多,陸川雖然是秦浩然舅子,但是秦浩然能在安原干多久現在也說不清楚,他已經從一個渠道得知說秦浩然有可能要在明年到中央某部委任職,而匯生地產一旦落戶寧陵,這個項日沒個兩三年完結不了,若是此時逼得太緊,得罪了此人,反為不美。

「碩市長這樣說,我們也不敢勉強,我們匯生地產也有信心拿下這宗地,倒是拿下之後,還有很多需要麻煩顧市長的,到時候還請顧市長多家關照才是,這個項目也是我和陸川合作的一個相當重要的項日,奐在出不得差錯。」「這沒有問題。」顧永彬見對方鬆口,也是舒了一口大氣。

和黃匯生、陸川等人交涉完畢之後,顧永彬就給錢子華打了一個電話,問問他在哪裡。

鈽子華是市規劃建設局副局長,算得上顧永彬在規劃建設局裡的一個貼心人,在解決錢子華兒子進市勞動局的問題上顧永彬給幫了大忙,所以錢子華一直和顧永彬走得比較近。

「在妙峰山?到妙峰山幹什麼?」顧永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趙書記和鍾市長也在么?」對方在昝話里稱是。

顧永彬有些納悶兒,妙峰山和妙湖已經被確定為今後十年寧陵城市展規劃中的城市中心公園,但是妙峰山和妙湖不但面積太大了一些,而且距離也有些遠,諸位都是淺丘地形,按照顧永彬的推測,城市每延伸到妙峰山附近,至少需要三年時間,現在道路建設也才剛剛規劃到妙峰山西麓,預計要在明年下半年才會著手開建,估摸著遠景規劃中的圍繞妙峰山的環山沿線建設工程也要到散年前後才開建。

據說趙國棟對妙峰山和妙潮尤為感興趣,認為城市中心如果能夠有一大片森林和水面,對於整座城市的環境和品味都會提升不少,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到這樣一個觀點,但這個觀點也居然被堂而皇之融入到了寧陵城市規劃中了,難怪人人都想當一把手,至少你心中的觀點可以體現為政府意志。

「這個時候突然想起看妙峰山幹什麼?對輝煌大道延伸線進展不滿意?進展度不算慢了吧?預計不是說明年下半年就能延伸到妙峰山西麓附近么?要提前到今年年底?這是不是太急了?」

顧永彬有些糊塗了,他不知道趙國棟和鍾躍軍怎麼合突然又對輝煌大道延伸線如此感興趣起來,不是原來確定的是先沿著濱江沿線開建設,將東江新區二期尤其是輝煌大道以南這一片作為重點開區域么?和君豪集團與半島酒店集團也簽了約,東方紅大橋前期建設已經就緒,全面開工也是昔勢待,就能十一國慶節輝煌大橋竣工剪綵暨東方紅大橋、團結大橋主橋開工典禮一併舉行了,這趙國棟不知道那根筋又不對了。 「大家看,這裡算得上是咱們寧陵城區最高點了,從這裡向西望輝煌大道頂端就是輝煌大橋,越過烏江就是西江老城區,而烏江以東到這妙峰山麓下,北到q15國道,南到東方紅大道,將是今後兩到三年我們寧陵重點開的江東新區二期乃至三期。」站在妙峰山巔,一干人都覺得心情頓時豁然開朗,極目天舒這個詞兒似乎就是專門為這個時候形容的。

向西望去,輝煌大道在距離妙峰山麓還有約兩公里左右就戛然而止,而那一片已經是塔吊林立,在今後幾個月里,那裡還要變成忙碌的海洋,當那十多宗地全面開工之後,江東新區一期建設才能真正說得上是全面鋪開了,之前沿著輝煌大道和濱江大道以及一期的分界線一一頃和園大道拔地而起的建築物不過是一些支撐門面的標誌建築物罷了。

頤和園大道以東一直封妙峰山西麓則是蓄勢待的江東新區二期,道路建設已經規劃完畢,但是日前尚未正式啟動,因為根據先前的規劃,城市建設要重點向輝煌大道南北兩邊延伸,雖然輝煌大道和q15國道之間的一期建設已經如火如荼,但是在輝煌大道和東方紅大道之間二期南本建設卻還只是剛剛開始,一些道路尚未竣工,估計要等到明年上半年才能將二期南片的道路基礎設施基本建成。

「大家不要覺得我是不是胃口太大了,兩三年就要展到這山腳下?面前都還是一片曠野,寧俊城市步伐能邁得那麼大嗎?」趙國櫟負手而立,氣定神閑「我告訴大家,寧陵城市和全省其他城市比起來不算慢,但是和寧陵經濟展以及寧陵前景需要比起來仍然慢了,而且是大大的慢了。

竺文魑,的表情並沒有什麼不妥,反倒是一旁的規劃建設局一幫人臉色有些微微變色,市委書記這話有點子對規劃建設局工作不太滿意的意思在其中,但是瞅了一眼分管領導的表情又不太像。

「我們寧陵今年gdp增可能會在百分之九十以上,雖然前八個月只達到了百分之八十多,但是那是受到中央宏觀調控經濟政策影響,下半年增已經明顯加快,預計過百分之九十問題不大,也就是說,今年我們的gdp將逼近甚至過iodi乙!」趙國棟的話讓簇擁在周圍的一干人心頭都是忍不住一震,iod億!

年gdp破千億的非省會地級市只有十二個,其中東部沿海地區佔到了十一個,本北地區有一個特例一一大慶,而偌大中西部地區竟然沒有一個城市入圍,而且看那份統計表,中西部地區的地級市距離一千億都相差甚遠,距離最近的也就是豫省的洛陽和南陽兩市,但是要想在一兩年內實現破千億都相當困難,沒想到這一歷史將有可能被寧陵改寫。

按照測算,今年全國突破千億的地級市估計會達到二十個左右,如果寧陵有幸破千億,那也就意味著寧陵將再一次創造歷史,率先為中西部地區打出一條血路,成為第一個gdp破千億的中西部內陸地區地級市。

「文魑」七八月份你帶隊把國土、建設和交通部門的同志們帶出去看了一看,深圳、大連、蘇州、無錫、青島、煙台,你們都溜達了一大圉,有什麼感觸? 傲嬌總裁何棄療 這些就是gopj緹了千億的城市,他們的城市規模、城市規劃和城市建設以及城市建築風格怎麼樣?我們寧陵和他們差距有多大?有沒有可比性?在座的不少人也去過這些城市吧?有沒有感覺到我們寧陸是不是和他們還是有那麼一星半點的差距啊?」

趙國棟前面連續幾個提問讓規劃建設局一幫人心都懸了起來,好在最後一句話口氣一轉變成了有點調侃和自我解嘲的味道,連趙國棟都忍不住自己笑了起來,讓在座眾人都禁不住也跟著笑了起來。

「趙書記,不是一星半點的差距,而是差距很大,要說沒有可比性也對。」竺文魁卻沒有笑,只是一本正經的道:「我覺得像這些城市的確有我們值得學習的一方面,尤其是他們在新城區的規劃建設上魄力比我們大,步子比我們快,領導思想比我們更開放,值得我們學習,但是我們也有他們無法比擬的,那就是我們在老城區老建築的保護比他們做得好!」

「嗯,文魑」你不要把話題扯到一邊,老城區舊有建築物的保護我們做得是不錯,省裡邊都給予了我們表揚,但是我們城市要展,不能囿於固有的觀念,尤其是隨著大量企業落戶,大量外來人口的湧入,我們寧陵要打造成為安東核心城市,打造成為內陸地區的中心節點城市,打造成為百萬人口大城市,在城市規劃上就要先行,也必須要先行,我希望市裡邊不但要在規劃構思上走到前面,在推進建設度上也一樣不能放鬆,要有意識的調整觀念,提前布局,提前拿出框架!」

趙國棟卻沒有給竺文魑,多少鬆氣的機會,一句接一句的話語扔過來讓竺文魑,和規劃建設局一幫人都是覺得沉甸甸的。

「文魁,我想問一句,妙峰山中央森林公園環線建設你預計什麼時候能夠完成規劃和建設?」趙國棟接下來的話讓-d-文魑,倍感壓力「輝煌大道延伸線到妙峰山西麓這一段呢?」

見竺文魑,默默盤算的模樣,趙國棋也知道自己給對方壓力有些大,笑了笑道:「文魁,我和躍軍市長兩人商量了,妙峰山和妙潮將來要作為我們寧陵城市的中心坐標出現,這一點也是市裡邊研究決定的,城市展遠景目標就是要圍繞妙峰山和妙湖為中心展開,在這一點上我們不能等,不能等到江東新區一期二期的建設全面鋪開甚至建成后才未考慮重心東移,所以市裡邊尤其是城投集團要肩負起先行一步的重擔,我給你們定一個時間,輝煌大道延伸線到妙峰山西麓這一段年底必須要竣工,而妙峰山公園環線,明年年底必須要竣工,我建議你好好考慮下一步該怎麼來推進。」

竺文魑,面呈難色,這個壓力可不小,輝煌大道延伸線問題不大,還有三四個月時間,本來也早就規劃好了,地勢也相當平坦,只是原本持重點放在了江東新區二期的南片,現在適當調整一下重點,甚至不需要調整,只需要多上兩隻建設隊伍,就可以將這一段只有三公里不到的道路建設完畢,但是妙峰山公園環線就不一樣了。

這妙峰山公園環線原來趙國棟曾經提及過,當時竺文魑,也意識到了趙國棟似乎有點湖山情結,不知道是不是從懷慶那邊槁城市建設時留下的遺憾。

據說當時他在懷慶當市長時就親自規劃了懷慶的中央森林公園,那就是將潮與山都包含在內,結果壯志未酬就被擠出了懷慶。竺文魁為此還專門去懷慶通過一些關係了解當時趙國棟的想法和觀點,也自認為自己還是揣摩到了一些趙國棟心中所想,所以的那個趙國棟提出要將略顯偏遠的妙峰山和妙湖納入城市規劃時,他就意識到了這一點。

但是趙國棟提出要將妙峰山和妙湖規劃成為寧陵城市中心坐標還是讓竺文魑,大吃了一驚,這一步可是邁得夠大,一下子就將寧陵城市中心向東挪動了五公里左右,讓整個江東新區和西江區都一下子變成了城市的東半塊,即便是本著十年規劃的想法,這一步也的確跨越太大了一些。

不過趙國棟的脾性竺文魁已經有所了解,你千萬不能忽略他特意提及的某些問題,尤其是在知曉了趙國棟的潮山情結之後,竺文魑,自然不敢掉以輕心,所以特別安排建鈹局和城投集團對妙峰山環線進行了一次全面勘測和道路規劃,在當時建設局內部都頗有微詞,認為這是好高騖遠毫無意義,這個勘測和規劃鈹計至少五年內都用不上,沒想到這才一年多時間,就要派上用場了。

如果當初忽略了趙國棟那番話,現在再來槁勘測和規劃設計,那可就真的麻煩了,沒有幾個月時間拿不出來,而以趙國棟雷厲風行的脾氣,若是兩三個月還沒見你有動靜,自己可就真的要拿話來說了。

「趙書記,延伸線沒有問題,保證完成問題,但是妙牛j,公園環線恐怕難度限大,一來規劃中的妙峰山環線地質狀況都是淺丘,土方工程量比較大,時間太緊,二來在交金支持上恐怕也有難度,第三,那一片動遷上都還沒有開始,也會延遲777777:

竺文魑,話語尚未說話,趙國棟就打斷了他:「文魑」工程量大的問題不需要我解決,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資金問題不是問題,今年市裡土地出讓金收入不少,主要用於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以及保障房建設,難道還不夠?至於動遷,據我所知妙峰山周邊動遷量很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你不要告訴我東江區連這點事情也要花上幾個月時間吧?

先來一節,兄弟們把推薦票準備好啊,十二點爆! 文彥華還是第一次看到趙國棟凌厲的一面,在她印象中竺文魁應該是和趙國棟關係相當密切,但是談及工作,趙國棟卻是言語如刀,半點情面不留,不過文彥華也感覺到竺文魑,對此似乎已經習慣了,再看看周圍其他人的表情,顯然是對趙國棟這種工作作風早有思想準備。

她的逐漸適應這位市委書記的風格,別看在飯局上談笑風生,一旦回到工作場面上,這個人卻是風格大變。

竺文魁原本還想解釋一番,卻被趙國棟一番話噎了回去,臉上露出苦笑,撓了撓頭:「趙書記,時間的確有些緊,我只能說儘力而為。」

「儘力而為不行,我要聽要保證完成任務。」趙國棟搖搖頭,諄氣卻很輕鬆:「城投集團一家完成不了,可以對外招標,在城市建鈹上我們只有越走在前面,今後我們的展前景才會越好。」

竺文魑,不再吭聲,趙國棟日光落到符娟和文彥華兩位女副市長臉上「苻市長,文市長,今天請你們兩位來,也就是要讓你們了解一下我們寧陵市展的下一步規劃,也要請你們兩位結合你們各自分管的工作認真考慮一下,教育、衛生機構在這個區域的規劃,商業、金融網點以及我們城市多功能區的合理搭配,我們都需要提前考慮,務求從滿足普通民眾和企事業單位的需求出,考慮部署周全。」

趙國棟注意到鍾躍軍興緻不高,整個這一趟視察都沒有多少話f6,原本應該是他來唱主角的,卻變成了自己這個市委書記來唱獨角戲。

山j&上只剩下他們兩人,秘書們都各自瞧瞧的躲在了一邊,即便是像文彥華和符娟以及規劃建設局一幫人也都看出了鍾市長心情的不佳,沒有人願意去觸霎頭,當趙國棟一擺手示意大家可以先離去時,都打了招呼就忙著下山了。「躍軍,是不是有些情緒?」趙國棟斟酌著言聳。

他知道鍾躍軍這兩天情緒有些低落,連今天自己把他拖來都有些意興闌珊,省委組織部對藍光的考察組馬上就要下來了,這也就意味著藍光馬上很快就會離開,永梁市長這個人選的競爭最終還是落到了藍光的頭上,而藍光的離開也就意味著鍾躍軍要是的可能性很小了,事實上也是如此,通城市委書記貝鐵林調任綿州市委書記,安都市委常委、統戰部長兼總工會主席盧衛紅調任通城市委書記,這兩個消息雖然還未經最後確定,但是也就是等過省委常委會那一關了。

「怎麼說呢,趙來,我自認為自己在寧陵幹得也不錯,和你搭檔不能說天作之合,至少咱們寧陵的展成績擺在這裡在,誰也無法否認,難道說省裡邊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從沒有考慮過鍾某人的想法?」

鍾躍軍雖然語氣不算很激烈,但是對於性格較為溫和的他來說,這已經是怨氣到了極點的表現了。

趙國棟沉吟不語,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這位搭檔。

貝鐵林出任綿州地委書記這一職位實在出乎他的意料,沒想到這老小子還有些深藏不露的本事,通城這兩年說實話變化也不大,但是貝鐵林在通城官場上卻是把素來有些桀驁排外的通城本地官員一個個梳理得服服帖帖,足見此人本事,再聯想到此人在省廣播電影電視廳也是乾坤獨斷的性格,相當霸道,所以省委考慮讓貝鐵林出饋慕氣日重的綿州,未嘗不是想要用貝鐵林的鐵腕來去一去綿州的慕氣,振奮一下綿州的精神。

趙國棟按照楊勁光的建議專門嚮應東流做了彙報,主要內容也就是寧陵想要作為安原經濟創新改革的探路者和先行者,想要在中央一些政策尚未正式明確下來的情況下先是一步,搞一搞試驗田。

在彙報中,趙國棟明確提出了要寧陵要採取bo丁或者卯o丁形式建設寧唐高公路和寧通高公路,引進戰略投資者進入寧陵商業銀行,做大做強,力爭在三到五年內推動寧陵商業銀行上市,推動寧陵天然氣公司改制,為公用事業像民營資本開放進行試點。

趙國棟的彙報引起了應東流的極大興趣,中央促進非公有制經濟三十六條依然還在徵求意見稿,估計就是徵求意見稿出爐正式以文件形式下,真正要到地方上來落實,沒有一年半載時間不行,而趙國棟提出要先行一步這個想法無疑是具有挑戰性和震撼性的,再往深處說,也是具有相當風險收的,但是趙國棟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就是寧陵日前的展勢頭和名聲,加上自己本人的省委常委身份,也就具備了可以一冒這個風險的實力,現在需要的就是省委在這個問題上採取政治上支持和允許犯錯誤的態度,讓寧陵可以被尋去嘗試一番。

應東流和趙國棟一談就是三個多小時,最終應東流認可了趙國棟的觀點,與其這樣窩窩囊囊的坐等政策下來,不如自己先行一步嘗試,錯了可以馬上改回來,對了就可以搶佔先機,贏得主動,寧陵有全國經濟增冠軍這塊頭牌抵擋著,就算是真的出了偏差,那也是敢為天下先的嘗試,算不得什麼大逆不道,而中國從來就不乏敢沖敢闖吃螃蟹的先例。

應東流之後也問及了一些人事上的看法,也問了問鍾躍軍和藍光的情況,趙國棟也比較客觀的介紹了鍾躍軍和藍光兩人情況和優缺點,應東流沒有明確表態,趙國棟也不知道自己這番話能夠起到多大作用。

但是後來事實證明自己的意見還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藍光終於如願以償的在常委會上獲得了通過,進入了考查程序,而沒想到貝鐵林卻走出人意料的由應東流提出了調任綿州市委書記,與此同時苗振中建議盧衛紅出任通城市委書記,這應該是幾巨頭們的妥協結果,趙國棟注意到秦浩然臉色有些陰鬱,常委會上沒有多少話語。

很顯然在這一波較量角力中出現了一些偏差,鍾躍軍認為自己理應是綿州市委書記的最佳人選,而出人意科的卻由貝鐵林調任。

趙國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夜自己所說起到了作用,他當時就認為綿州沉痾日重關鍵在於現任綿州市委書記性格偏軟,而綿州本地官員抱團排外,所以需要一個強勢且不乏手腕的領導去擔任市委書記,綿州問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領導問題,思想風氣問題,當時應東流沒有回應,但是現在看起來自己的話對應東流紲動不小,也間接促成了貝鐵林出任綿州市委書記,而盧衛紅則有些意外的到通城擔任市委書記了。

鍾躍軍一無所獲,這與當初市裡邊傳出來他可能要到綿州擔任市委書記這一說形成了鮮明對比,貝鐵林到了綿州擔任市委書記,而空缺出來的通城市委書記也落到了名不見經傳的盧衛紅頭上,而作為寧陵市的市長,鍾躍軍居然無人問津,這已經不僅僅是失落的問題了,甚至有些屈辱的味道。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躍軍,關於這件事情上,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解釋一下。」趙國棟思考著該用何種方式來釋去鍾躍軍心中的鬱結,但是卻又不能讓對方感到不漓-o「哦?趙這裡邊還有什麼隱情不成?」鍾躍軍愣了一愣,狐疑的目光落在趙國棟臉上。「隱情說不上,但是應該說你沒有走,我起了一定作用。」趙國棟面色平和泰然。鍾躍軍目光一動,卻不言f6,靜等趙國棟下文。

秦浩然告訴他綿州市委書記應東流定了由貝鐵林調任,可以爭一爭通城市委書記,雖然鍾躍軍對於通城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不是很感冒,但是想一想畢竟也是市委書記,一把手,自己在寧陵市長這個位置上呆的時間也不算短了,現在趙國棟又擔任了省委常委,他什麼時候走也每個準兒,而且以目前寧陵展態勢和日後的經濟地位,今後趙國棟要務的離開這個位置,自己能不能接任寧陵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也很難說。

「當時韓部長也徵求了我的意見就是通城市委書記人選問題,我說寧陵市長到通城擔任市委書記看起來是升了,但是對於你來說意義不大,我和你配合相當就契,寧陵這兩年的展離不了你,我希望你能繼續留在寧陵,日後就算是我走了,也希望你能接班繼續保持寧陵展勢頭,我不希望看到寧陵展大計被打斷。」

趙國棟直言不諱的言語讓鍾躍軍也是一怔,好半晌才苦笑著從牙縫裡蹦出話來:「趙書記,你這是害我還是捧我啊?」

「是害你還是捧你,現在還說不清楚,要等到我走了那一天,誰來接任這個寧陵市委。」趙國棟悠悠的道:「躍軍,總之我認為,你沒有必要去通城趟渾水。」十二點了,v1戶的兄弟們月票還不砸出來?每人三張,多多益善 鍾躍軍被趙國棟如此坦蕩而又爽快的態度還真的給弄得氣也不是,恨也不是,樂也不是,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好半天,鍾躍軍才吭哧吭哧的冒出一句話來:「趙書記,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你了,你就是想要奴役我,也不能這樣干啊,我不能一輩子都在這寧陵當市長吧?」

「誰說你會在一輩子當市長?」趙國棟反問道:「躍軍,你不是認為我會在這裡當市委書記一輩子吧?」

趙國棟話語犀利中帶著一份霸氣,讓鍾躍軍又是一怔,但是面對趙國棟這句反問,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趙國棟肯定會走,但是何時?

難道他自己就知道?鍾躍軍不相信。

或者說他已經得到一些音信?這似乎也不可能。省委常委的調整那需要中央來考慮,就算是趙國棟深得應東流和韓度的青睞信任,只怕也不可能隨意動趙國棟位置,何況以目前的態勢來看,應東流只怕也更希望趙國棟和自己繼續搭班子,把寧陵的經濟再往上推一個台階才對。

「算了,趙書記,你我的命運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現在事已至此,說啥也沒有意義了,不過你的話還是讓我很有觸動,你不會一輩子呆在這兒,我也不可能一輩子呆在這兒,誰讓我遇人不淑呢?不過咱們現在呆在這兒,那就得干點對得起這裡的事情來不是?」

這個時候的鐘躍軍彷彿也被趙國棟幾番莫名其妙的話語弄得輕鬆起來,先前有些煩躁失落的感覺也似乎就消失在兩人有點子相互鬥氣的話語中,正如鍾躍軍所說的,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能怎樣,只能悲嘆遇人不淑了,至於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楚?

趙國棟眼睛中亮起一抹星火,而鍾躍軍目中同樣回視的是一縷精光,這個時候趙國棟才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這位一直以來做事實在而又風格低調的市長,每個人都有所隱藏的一面,將自己的實力完全暴lou在外人視線中其實並不代表強大,適當內斂含而不lou才是最恰當的。

「很好,躍軍,我想我們倆在這一點上的看法是一致的,總得要干點實實在在的事情,對得起這座城市,對得起這裡的老百姓,對得起這一方水土!所以一切還要繼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