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蘇沐是沒有說出來具體措施。但別忘記他的身份,作為全市主管教育文化的副市長,他的話絕對不會只是說說而已。不然要是說蘇沐做出這種承諾,到最後卻沒有執行,那到最後倒霉的就只能是蘇沐,這對蘇沐的官聲是肯定會有所影響的。

秦錦繡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心滿意足。

「蘇老師,我想要問的是國學真的能走出國門嗎?」

「當然能。」

蘇沐斬釘截鐵道:「別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國外對我們國家都是持以一種神秘感。是什麼讓我們國家變的神秘,就是因為我們的國學。我們的國學讓我們國家多出一種其餘國家沒有的底蘊,這些國學要是說真的能夠發揚光大。別說是在國內形成一種種浪潮,就算是在全球,都能夠引起探索狂潮。對這點我是深信不疑,我也希望在場的每個人和我一起努力。」

嘩嘩。

又是一陣掌聲響起來。

一個個問題不斷的問出來,蘇沐在這邊是沒有任何厭倦的回答著。只要是問出來的。他都盡量用最簡短話語來介紹清楚,讓答案成為所有人都滿意的。蘇沐是不會有任何含糊,只要是含糊的答案全都從他這裡摒棄掉。

這堂課完美結束。

當課程結束后,所有人都仍然是意猶未盡,繼續坐在教室裡面三三兩兩的討論著什麼。他們當然是被蘇沐的話所吸引,所以他們想要做的事情中,竟然是有人想要組建起來一個國學會。這個國學會是如何運作的。到時候會有什麼樣的活動,都在這樣的討論中進行著。而當秦錦繡拋下這麼一個論調后,就直接前去尋找蘇沐。

「蘇市長真的是感謝您能在百忙中抽時間前來給我們的學生講課。」張黎勝出現在蘇沐面前感激道。

「像是這樣的話以後就不要再說了,我過來是因為我答應你不假,但現在我也喜歡上這種氛圍。我很樂意將我的一些想法說給大家聽,在如今這個社會。只有我們的學生能夠發展起來。我們的國家才有希望。

所以張校長我希望你們學校在今後能夠注重發展學生的德智體美勞,你們是大學,不能再像是所謂的初高中那樣對大學生沒有更加系統的培養。強身健體,只有身體強壯,只有思想解放。我之前給你說過的商禪學院大變革,才能夠進行下去。任何時候,所謂的思想僵化都將成為改革的強大阻力,懂嗎?」蘇沐嚴肅道。

「是,我知道怎麼辦。」張黎勝應聲道。

就在兩個人的對話中,秦錦繡站在不遠處,想要過來卻又擔心會影響到蘇沐他們兩人談話。不過蘇沐倒是看到了秦錦繡,直接結束了和張黎勝的談話,沖著秦錦繡揮揮手,後者趕緊跑過來。

「找我有事嗎?」蘇沐笑著問道。

「我就是想要告訴你,我們學院準備成立一個國學會,我會成為這個國學會的會長。到時候我會有很多事情,要是有想要請教你的地方,不知道方不方便?」秦錦繡沒有絲毫怯場問道。

國學會?

會長?

蘇沐有些好奇的打量著秦錦繡,「你都會點什麼啊?」

「我說你不能這麼瞧不起人,我會的東西可多了,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能夠成為學生會的會長,我會彈奏古琴,我還會書法,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能夠讓你看看我書法的獲獎證書。至於說到國學其餘的東西,我就算是不懂我也能夠學啊。只要是你說的那些,我是肯定會努力學習的。」秦錦繡嚴肅認真道。

真的是一個執著的小姑娘。

不過這個執著的小姑娘倒是真的讓蘇沐很為滿意,要是說秦錦繡不能夠做到這樣,才真的是讓蘇沐有些失望。像是她這樣的學生會幹部,就應該充分發揮領頭羊的角色。再說蘇沐還有個小私心,他知道像是秦錦繡這樣的美女,真的要是能夠肩負起來做這事的責任,必然會是一呼百應的。要是能達到這個目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你要是過來給我說的只是這個的話,那我可以答應你。只要是你們國學會的事情,我會全力支持的。你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事情,能解決的你們解決,不能解決的告訴我,我會幫著你們解決。」蘇沐笑道。

「你說的,不準反悔。」秦錦繡眉開眼笑道。

「當然,我怎麼會反悔?」蘇沐點頭道。

和秦錦繡說完這個事情,蘇沐就動身回家。這兩天真的是有點小忙碌,該解決的時候就全都解決掉,回到家后也能夠安心睡覺不是。還有就是蘇老實他們已經回去了,因為萱萱就要開學。這個時候不走的話,過兩天會更麻煩。再說已經立秋,天氣不是那麼炎熱的情況下,回到蘇庄還能夠照顧下家裡。

蘇沐成為孤家寡人。

蘇沐回到家中后,就從書房中抽出一個文件開始看起來,這個文件就是蘇沐這段時間整理出來的,有關國學的舉措。他不是一個喜歡說大話說空話的人,既然說出來的話就要一個唾沫一個釘。

這份國學發展計劃書是蘇沐準備舉全市之力進行的。

商禪市現在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沒有特點,在立場不鮮明的情況下,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繼續進行下去。所以說蘇沐才會這樣做,他是準備將商禪市打造成一個文化城市。以文化城市作為商禪市的名片,這對商禪市的今後發展也是有好處的。當然這只是一個設想,能不能成功還要看多方面的配合發展。

叮鈴鈴。

就在蘇沐這邊正研究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發現是段鵬打過來的后,蘇沐眉宇間閃過一抹肅然。這個時間點,段鵬打過來電話,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而段鵬最近正在做的就是監視陳星,難道說是這個陳星做出了什麼事情嗎?

想到這裡蘇沐果斷接通。

「領導,這麼晚給您打電話不好意思。」段鵬憨厚道。

「說事情。」蘇沐直接道。

「陳星在我們的監視中,這段時間原本是比較低調的,但今天卻是舉動有些反常,他和一個人接頭了,這個人就是雷小飛。」段鵬將得到的消息說出來。

陳星和雷小飛接觸了?

這個消息真的是讓蘇沐有些意外,這怎麼可能?陳星代表的是彭抒懷,他不應該和雷小飛有任何接觸才是。難道說彭抒懷和雷鳴之間是見面的嗎?想到這裡,蘇沐就意識到情況可能會出現變化。

「雷鳴從殷玄縣離開后,沒有和雷小飛聯繫嗎?」蘇沐肅聲問道。

「有,雷鳴和彭抒懷吃的午飯。」段鵬言簡意賅道。

果然如此。

全都對上了。

就知道會是這樣的事情。

蘇沐相信陳星不可能事前和雷小飛也是有聯繫的,像是他這樣的人,是溫瑞紫在暗中扶植起來的,是為溫瑞紫辦事的。很多不光彩的事情,很多上不了檯面的事情,全都是他們在解決。陳星必然是通過彭抒懷和雷鳴的共進午餐,才會和雷小飛聯繫。

只是他們會醞釀什麼事情那?

「繼續盯著。」蘇沐淡然道。

「是。」

兔子尾巴遲早會漏出來的,不要被我抓住,這次我要是再抓住的話,會狠狠給你們兩口子一巴掌的。 第四百八十三章:布局南海(二)「這倒是句實話。龍族可不是好說話的,不過我倒是在龍島待過一段時間,就是現在出來了,卻不知道咋回去了,這大海實在是太大了。」蕭寒道。

「大,大人去過龍島?」劍二激動的臉紅脖子粗道。

「當然,我這一次就是從龍島出來的,誰知道中途遇到了些意外,才到了這裡。」蕭寒笑笑道。

「大人一定見過龍皇陛下了?」劍二激動的問道。

「當然,我跟龍皇陛下還一起喝過酒呢!」蕭寒道。

「大人的機緣實在令小的羨慕。」劍二道。

「羨慕,這又什麼羨慕的,你要是好好的跟著我,下次去龍島,我帶你過去。」蕭寒笑道。

「大人,此話當真?」劍二驚喜無比的道。

「你一個小小劍聖,我何須騙你?」

「大人若是帶小的回龍島,小的願意為大人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劍二激動的跪下磕頭道。

「你是龍島出來的?」蕭寒一聽這話,感覺有點不對,迅即琢磨出味兒來,吃驚的問道。

劍二哽咽道:「小的年幼無知。一心想要走出那個沉悶無比的小島,想要出去闖一番事業,於是在我十六歲那年……」

「這麼說,與你一塊出來的還有三個人,那他們現在?」蕭寒聽完了劍二的故事,終於有些明白為什麼劍二一提到龍島就激動無比了,原來他出身是龍島上的那些曾經雖龍族東遷的土著。

「他們三個都已經不在了,都死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劍二落寞的說道。

「那你原來叫什麼名字?」蕭寒問道。

「小的名叫劉順。」劍二道。

「劉順,我看你以後還是用回原來的名字吧,叫劉順好。」蕭寒點了點頭。

「謝大人。」劉順感激道。

「謝我做什麼,你本來就叫劉順嘛!」蕭寒一聽樂了。

「大人,小的說順口了。」劉順訕訕一笑,不好意思道。

「有機會的,家裡還有什麼人沒有?」蕭寒問道。

「走的時候家裡父母都還在,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劉順說道。

「大人,黑炎族族長求見。」這時候門外腳步聲響動,劉順的一個手下低著頭走進來,恭敬的稟告道。

「嗯,把人請過來。」蕭寒略微沉吟了一下,吩咐道。

不會兒,黑炎族族長炎戰面帶激動的神色走了進來:「炎戰見過恩公大人!」

炎戰身為一族族長,此時卻沒有一點身為族長的自重,對著蕭寒納頭便跪拜了下去。

「炎族長,這可使不得,快快請起!」蕭寒衣袖輕輕一拂。 總裁,你好狠 炎戰的身子才拜到一半,就被託了起來,再也拜不下去了,令他黝黑的臉色漲得通紅。

「恩公……」

「炎族長,說到底,還是令郎先救我在先,這份大禮我可不敢受呀。」蕭寒微笑的說道。

「恩公不但救了我族數百萬族人性命,還給予了如此之多的糧食,此等大恩我們黑炎族無以為報,恩公之前所說只條件,炎戰雖然不能提替族人們答應,不過炎戰已經跟諸位長老商議過了,挑選一部分族人跟隨恩公去西域!」炎戰眼圈微微一紅道。

「哦,黑炎族打算挑選多少人去西域定居?」蕭寒知道黑炎族人故土難離,換做是哪一族都是這樣的,現在沒有了外部的威脅,更加不願意離開故土了,但是黑炎族能夠做出這樣一個決定,確實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種族。

「十萬人,不知道恩公可否滿意?」炎戰說道。

「十萬?」 我真不想躺贏啊 蕭寒沉吟了一下。

「不夠嗎,二十萬人如何?」炎戰以為蕭寒嫌少不滿。又加了十萬人。

「不,不是嫌少,而是現在,我暫時不需要將你們送到西域。」蕭寒道。

「恩公的意思,不需要我們了?」炎戰大驚失色道。

「不,我現在控制了黑塔總督還有黑塔艦隊,未來,我將會控制整個黑塔行省,我會下令釋放所有的黑炎族人,然後劃定一個區域給你們居住,讓你們擁有跟白人普通百姓同等的權利!」蕭寒說道。

「恩公說的可是真的?」炎戰聽了之後,激動的雙手都顫抖了。

「當然,不過,我跟族長的約定還有效嗎?」蕭寒微微一笑,問道。

「有,有效,恩公對我黑炎族有再生之恩,我黑炎族必以死報答恩公。」炎戰鏗鏘有力的說道。

「那就好,我會廢除黑塔行省內歧視黑炎族的所有法律,到時候你們可以自由的在黑塔行省內生活定居!」蕭寒道。

「黑炎一族誓死效忠恩公大人!」炎戰單膝跪下,左手撐在地上,右手平舉至胸部,擲地有聲的道。

蕭寒知道這是一種表示效忠的儀式,因此也就沒有阻止,黑炎族雖然被神靈詛咒,可擁有一雙靈巧的手,頭腦也很聰慧,如果不是社會地位的問題,他們應該可以創造出十分可觀的財富。

「不要叫我恩公大人。叫我主公好了。」蕭寒淡然一笑。

「炎戰參見主公!」炎戰愣了一下,迅即明白,眼前這個年輕強者有著一顆不同於人的雄心,跟隨這樣的人更加容易建功立業,黑炎族雖然已經到了差不多滅絕的邊緣,可是蕭寒橫插一手,挽救了黑炎族,身為黑炎族的族長可不能僅僅滿足於現狀,他應該有比普通族人更加卓越的見識和深遠的打算!

目前看來,只有蕭寒這位拯救了黑煙族的恩公是他們可以追隨的人。

事實上,黑炎族已經沒有選擇,蕭寒的強大令他們沒有能力反抗,同樣,蕭寒令她們免於黑塔的滅族之禍,還給了他們生存的糧食,這些糧食足夠島上族人吃喝好幾月的,如此主人他們不投,豈不是犯傻了?

沒有武力保護,黑炎族這一次無恙了,可下一次呢,覬覦黑炎族的可不是黑塔一個人,只是黑塔太強大了,別人不敢從他嘴裡搶食罷了。

「炎戰族長。這座島嶼除了樹木之外,根本養不活黑炎族這麼多人,我有個計劃,不知道炎戰族長意下如何?」蕭寒道。

「主公請說。」炎戰很快的就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我打算內遷一部分人回到你們原來的居住地,你看怎麼樣?」蕭寒問道。

「主公,內遷我是贊成的,可是我們原來的居住地已經成為一片廢墟之地,回去了,我們吃什麼?喝什麼呢?」炎戰問道。

「吃住,你不要擔心,我會按時給你們供給。」蕭寒道。

「主公的意思是。我們就白吃白喝著,什麼事都不幹?」炎戰怪異的問道。

「誰說讓你們白吃白喝了。」蕭寒道,「我在給你們送吃喝的同時,也會讓給你們送一些原料,你們給我生產傢具、織錦、珠寶首飾等等,凡是你們可以做出來的東西,我都可以提供原料,你們給我生產出產品,我來收購,怎麼樣?」

「如果是這樣,那主公,這個收購的價錢?」炎戰眼睛一亮,這可比黑塔直接把人抓回去,然後賣掉或者壓榨勞動,每天都吃不飽,睡不好,還有疾病的困擾好多了。

「放心,不會讓你們吃虧的。」蕭寒微微一笑,「這個價格我們可以商議著來。」

「如此,那就太好了。」炎戰道

「好,這件事就這麼辦,炎戰族長,最遲明天,艦隊就會離開,內遷的族人就必須準備隨時登艦!」蕭寒道。

「這麼快?」 雲中歌2(大漢情緣) 炎戰一臉的難色。

「好吧,看情況,我不能留太長的時間,不過我已經叫來一位屬下,他會全權負責這件事,如果他能夠及時趕到的話,那可以再延長些時間。」蕭寒想了一下,時間確實太倉促了,可是自己的時間更加緊迫,還有一條人命壓在自己身上,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因此而喪命!

還有,要將自己生還的消息儘快的傳到龍島之上蔚姿婷諸女的耳中。自己失蹤了這麼多天,她們該急壞了吧。

要傳回消息,一定要登上陸地才行,到時候藉助魔法通訊設備,才能迅速的將消息傳出去,這樣好讓她們不必太過於擔心。

蕭寒不是沒想過從海路返回龍島,可是想了又想,他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其一,他不認識路,在海上也沒有一個可以問路的人,連劉順這個龍島出來的人,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何況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出來的,哪裡知道回去的路?

所以從先回到陸地上,然後通過魔法通訊手段傳回消息,然後在決定是去龍島跟蔚姿婷她們匯合,還是去魔獸森林碰碰運氣雖然東海上活火山多一些,可魔獸森林中也有這樣的極端環境存在,自己已經差不多一年半沒有去魔獸森林了,也該去看一看建設中的魔獸之城了!

還有一個想法,就是他想再見一次森羅神獸,這可是活了數萬年的老人了,如果得到他的指引,或許可以更快的找到烈陽草,但凡有一分希望,蕭寒都是不會放棄的。

當然,如果蔚姿婷眾女能夠在東海尋找到烈陽草,那就更好了,所以他打算先跟蔚姿婷她們聯繫上之後,再決定行止!

時間雖然緊迫,可他也沒有辦法,既然出手管了黑炎族這攤子事,就不能管到一半,撒手不管了,做人做事總要有始有終,再說他還在這裡碰到了海風的人,就不得不出手了。

得到大量糧食的黑炎族人歡天喜地,雖然他們大部分人不知道為什麼白人會把一袋袋糧食從船上搬下來,並堆積成一座座小山,但從哪些白人水手臉上不甘的情形來看,這個恐怕不是他們自願的。

有了糧食就能吃飽飯,吃飽飯就不用挨餓,不用挨餓就能幹活,幹活就能繼承祖宗傳下來的手藝!

黑炎族人就是這麼簡單,沒有什麼太大的野心和理想!

他們除了傳宗接代之外,唯一的願望就是把祖先們一代一代們傳下來的靈巧技藝給傳下去!

黑炎人就是一個工匠大雜燴,有人精於雕刻,有人精於編織,還有人善繪圖,有人善構造,他們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技藝都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有的失傳了,有的創新了,所有成就了一代有一代人靠手吃飯的傳奇!

但是他們掌握的技藝與他們的社會地位不相符和,因為是神之棄民,縱然他們有一雙雙巧手,可等待的他們的是一次又一次被迫害悲慘命運!

他們想反抗,可是沒有反抗的力量,因為這是神的詛咒,根本沒有人能夠解開他們身體內的詛咒,所以他們的反抗被鎮壓,然後血腥的殺戮,逃亡,一個十幾億人的不足,到現在連千萬人口都不到,還包括哪些散落在蒼茫大陸各地為奴為婢的黑炎人!

可以說這一個萬年來,是黑炎族的悲酸血淚史!

原因就是,當年黑炎族祖先們跟錯了主子,魔族的大敗,這些更隨魔族的人就被放逐,幾十億人被放逐道大陸的南方的崇山峻岭之中,黑炎族就是這個時候形成的,因為他們的貢獻,為魔族聚斂了巨額的財富,所以神族與人類聯軍戰勝魔族之後,神族就將追隨魔族中最有才華的一部分人廢去了修為,並且詛咒他們子孫不能夠修鍊魔法和武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