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白眼神一片冷意。

這個周震遠,已經上了他的必殺名單。

梁戰感覺到了袁白的殺意,提醒道:「袁老師,淡定一點,這周震遠可是貴族。」

袁白淡淡一笑。

這世界的貴族,勢力非常龐大,就算是半步宗師,也不敢輕易得罪。不過,袁白可沒那麼多顧忌。

貴族又如何?

該殺的,就殺!

梁戰拍拍袁白肩頭,沉聲說道:「袁老師,明天就要出發了,你還是準備準備吧。像符文,丹藥之類的東西,越多越好!最好買高階的符文,像少陽符,天雷符,這些符文威力比較大。」

袁白點點頭,說道:「多謝梁老師提醒了。」

梁戰擺擺手,說道:「我也得回去準備準備了。唉,這是一次大劫啊,希望能夠活下來吧。」

袁白返回大院,神色平靜。

修鍊到如今,他心境一天比一天強大,即使被安排到銀瓶山這種險地,他依然淡定。

這也是一種自信。

一種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我現在,實力還是太差,面對城主府的徵召,根本沒有拒絕的資格。」

「所以,這個任務再危險,我也得去。」

「我現在實力大增,銀瓶山雖然危險,但也要不了我的命。等我從銀瓶山返回,成為宗師之後,再好好算賬。」

袁白心裡,暗暗作出決定。

– 翌日。

半步宗師齊聚城中廣場。

袁白和梁戰一起趕到。

放眼看去,廣場上面,已經到了三十多人。這些人血氣充沛,氣息雄渾,顯然都是半步宗師。

袁白有些意外,這東雲城的半步宗師不少啊。

梁戰看出袁白的驚異,低聲說道:「東雲城中,原來有六十多個半步宗師。不過,最近隕落了二十多個,就只剩下三十多個了。這次行動,估計還要隕落一批,就看誰比較倒霉了……」

兩人說話間。

有幾位半步宗師行了過來。

梁戰顯然認識這些人,迎上去聊了起來。

聊了幾句,梁戰拉過袁白,介紹道:「這位就是袁白袁老師。」

登時,幾個半步宗師動容了。

一個青袍半步宗師打量著袁白,說道:「閣下就是打敗了劍瘋子,躋身半步宗師戰力榜十四名的袁老師?」

袁白點點頭。

青袍半步宗師說道:「袁老師的任務是什麼?」

袁白如實說道:「獨自鎮守銀瓶山。」

「噝!」

周圍的半步宗師,就齊齊倒抽了一口冷氣。

「獨自鎮守銀瓶山,這,這……」

「這任務簡直是送死啊!」

「怎麼會有這種任務?銀瓶山這種危險的地方,居然只安排了一個人鎮定,這簡直是……」

半步宗師們看著袁白,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袁白笑笑,一臉淡定。

這時,一道強橫氣息突然而至,下一刻,一個六七十歲的白髮老者,突然出現在廣場中央的高台之上。

此人氣息雄渾而精純,遠超半步宗師。

顯然,是一個宗師存在。

梁戰悄聲說道:「此人名叫鄧隱興,出身貴族,乃是城主府供奉。鄧隱興大器晚成,六十五歲的時候,才晉階宗師。但他的戰鬥力非常強大,在越林郡宗師榜上,名列第七十七,乃是東雲城的頂尖人物。」

這時候。

鄧隱興一步踏出,一道強橫的氣息衝天而起,整個廣場的人,都感覺胸口一重,像是壓上了一座大山。

太強了!

廣場里的半步宗師,臉色齊齊一變。

這鄧隱興並沒有施展什麼手段,僅僅是釋放出氣勢,就如此可怕。可想而知,此人的實力,達到了何等地步。

鄧隱興目光如劍,橫掃全場,說道:「本人鄧隱興,此次行動,我負責統率半步宗師。你們的任務,召集令上面,已經寫得很清楚,希望你們老老實實完成任務。如果你們逃跑,又或者消極作戰,本人會親手將你們擊斃。」

全場的半步宗師,都是心頭一緊。

這可是一位宗師!

惹火小嬌妻:老婆,婚令如山 沒人敢懷疑他的話。

鄧隱興繼續說道:「不過。為了鼓勵你們積極行動,城主府拿出了不少的好東西,用來獎賞你們。」

聽到此言。

半步宗師們眼睛登時一亮。

城主府拿出來的東西,絕對是非同小可。

鄧隱興緩緩道:「這次行動,就按斬殺邪異的數量,來進行獎賞。斬殺邪異最多的人,也就是第一名,可以獲得一株天材地寶。順便說一下,這是一株三百年份的天材地寶。」

「轟!」

全場的半步宗師,都轟動起來了。

三百年份的天材地寶,這是半步宗師夢寐以求的寶物。有了這株天材地寶,晉階宗師的機率,至少要提高三成!

一些只差一線的老牌半步宗師,如果獲得這株天材地寶,就很有可能一步登天,直接成為宗師!

「好東西啊。 大叔離婚請放手 老夫一定要得到它。」

「這株天材過寶,是老子的了。」

「哈哈,機緣,這是大機緣啊,一定要把握住!」

袁白看著,周圍的半步宗師,一個個眼冒精光,激動無比。站在旁邊的梁戰,也是面色發紅,一副激動的模樣。

梁戰喃喃說道:「三百年份的天材地寶啊,一定不能錯過了。老夫今年已經五十八了,有了這株天材地寶,還有一線機會,可以晉階宗師。」

袁白搖搖頭。

他很是淡定。

他現在,每天都在突飛猛進,每天血氣都可以長一寸。就算沒有天材地寶,再過二十多天,他照樣可以成為宗師。

所以。

這株天材地寶,他並不是很看重。

他也不會為了一株天材地寶去拚命去冒險。

保命,平安的返回,這才是袁白的目標。

鄧隱興乾咳一聲,繼續說道:「第二名,可以獲得半株天材地寶。這同樣是三百年份的天材地寶。」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人們又是一陣騷動。

接下來,鄧隱興繼續宣布獎賞,第三名可以獲得三瓶二階極品氣血丹,這也是一個非常豐厚的獎勵。二階氣血丹,是每一個半步宗師都需要的,有錢也難以買到。而二階極品氣血丹,更是難得!

袁白殺死了四個半步宗師,也只收穫了七瓶二階上品氣血丹。二階上品的氣血丹,比起二階極品氣血丹,相差就非常大了。

第四到第十名,獎品都是黃金。

這個武者們的興趣就小了許多。黃金雖然也是好東西,但比起天材地寶來,就相差太遠了。

這時候。

有人說道:「鄧宗師,我們斬殺邪異的時候,又沒有人在旁邊記錄,如何確定名次啊?」

鄧隱興淡淡說道:「這個,自有辦法。」

說著,衣袖一拂。

「呼!」

一塊塊拇指大小的黑色水晶,像是雨點一般飛出,落到全場半步宗師手裡,正好一人一塊。

袁白拿著水晶,只感覺到,一道淡淡的涼意,從水晶是傳出。

鄧隱興說道:「這是邪息水晶。邪息水晶可以記錄邪異氣息,每殺死一個邪異,就會記錄下一道氣息。你們完成任務之後,把邪息水晶交上來,老夫自會分辨出斬殺邪異的數量,排出名次。」

眾人恍然。

鄧隱興又冷冷道:「提醒你們一句,這邪息水晶,不但可以記錄邪異氣息,同時也可以確定你們的位置。你們如果逃走,老夫第一時間就會知道。到時候,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你們可明白了?」

半步宗師們心頭一凜,齊聲道:「明白了!」

通天神途 鄧隱興微微點頭,說道:「既然明白,那就出發吧。」

– 銀瓶山。

袁白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遠處。

這是一個幽深的山谷,山谷裡面像是被一層霧籠罩,幽暗一片,看不到景物,就連地面都看不到。

周圍一片寂靜。

一般來說,這種野外的地方,都有小動物和飛鳥的。但這裡,完全看不到小動物和飛鳥的蹤影。

就連蟲子也沒有一隻。

十分的詭異。

「噓……」

一絲淡淡的氣流湧來,好像有人在他耳邊吹氣。

袁白目光一閃,喃喃的說道:「這麼快就來了?光天化日的,也敢冒出來,真是找死。刀!」

一道白氣閃過,空中傳來一聲輕響,就像一個氣球破了。

顯然。

有一個邪異,被袁白斬殺了。

「呼呼呼——」

周圍的氣溫,突然間低了下來,一道道詭異的氣流,從虛無中生出,化成狂風朝袁白吹來。

袁白輕喝:「刀刀刀刀!」

登時,四道白氣,橫掃四個方向。

「噗噗噗噗——」

一連串的輕響之後,狂風瞬間消失。

不過。

狂風消散之後,周圍並沒有變得寂靜。

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傳了過來。

「咭咭咭咭……」

聲音時近時遠,像是山風在吹拂,像是有人在笑,又像是有人在低吟,在哭泣,在哀號不止……

袁白眼中閃起一絲冷意。

這玩意,居然在他面前玩弄聲音。

這不是找嗎。

袁白喝道:「死!」

白氣飛出,聲如雷霆!

「轟隆!」

四五十步之外,一處石頭猛然間炸開,石塊紛飛中,一道淡淡的虛影發出一聲哀鳴,當場消散。

這下,周圍終於恢復了寂靜。

不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