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謝明弦所說的道理邏輯完整,不過現在的關鍵在於人民黨和江蘇方面立場衝突。江蘇議員和士紳們抱持著「被害者」心態。自然不能接受人民黨的主導權。這點謝明弦清楚的很,真的是「凡勝者能大度」,人民黨作為強勢的一方,以制度和體制碾壓其他地區。全面優勢的局面下,謝明弦不急不忙的。

江蘇士紳則是堅定的要求掌握主導權,這一看就不是合作的態度。謝明弦瞅了瞅王有宏,「王巡撫,要麼就談到這裡吧。我受命來次只是提出這樣的方案,若是諸位不能接受,我就回去了。你看多久能給我消息?」

「這件事牽扯甚大,耽誤謝先生多待幾天。我們好歹也要拿出一個討論的章程才好。」王有宏答道。

「需要多久?」謝明弦可不想在這裡無限期的待下去。

「三天之內我們告知謝先生多久能談出個結果出來。」王有宏回答的很爽快。

謝明弦一走,王有宏立刻遭到了議員們狂風暴雨般的詢問。聽完了這一堆意見之後,王有宏問道:「諸位,大家說說自己最高希望是什麼?」

「最高期望?」議員們很是不解。

「最高期望,就是大家希望這個買賣能談到什麼程度是最好。例如咱們讓人民黨把銷售渠道讓出來由咱們掌管?還是把蠶種交出來讓咱們來弄?或者是咱們制定人民黨購買咱們生絲的價格?」王有宏一面向士紳解釋最高期望是什麼,一面言語裡頭夾槍帶棒的嘲弄著。

這些嘲弄的內容其實都是士紳們真心希望的東西,也是不少人方才在談判裡頭住了沒有直說,但是明裡暗裡暗示的內容。不過大家能被選上當議員,這點子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人民黨過來談判,而不是帶兵殺過來,這已經是很和平的做法了。反客為主,這根本不可能。

方才議員們敢這麼囂張,那是因為他們面對的只有謝明弦和另外兩名談判代表,人數上佔了優勢,又是江蘇本地,心理上也有優勢感。現在謝明弦一走,王有宏把話一挑明,議員們也覺得自己方才的話也過份了些。

張玉通連忙問道:「王大人,您有什麼想法。」

「我不懂絲綢,人民黨的這些生絲果然那麼好么?」王有宏問。

這個問題讓士紳們本來已經被打擊的情緒更加低落了一些。議員們看著眼前的生絲樣品,他們很想說這些生絲是人民黨用來唬江蘇士紳的。不過大家都是識貨的人,蠶業生產是個很批量的東西,蠶繭是按「布」這個單位來算的,因為大家會讓蠶蛾在布上產卵,一張布就是好幾百蠶卵。每一批蠶卵的質量相同。這說明人民黨真的弄到了好蠶種。

「這生絲的確不錯,我們現在比不了。」張玉通答道。

王有宏平靜的說道:「諸位,咱們蘇南素來重視桑蠶,安徽的桑蠶本來根本不成氣候。比種桑養蠶的經驗,人民黨拍馬都趕不上咱們。這話沒錯吧。」

議員們紛紛表示贊同,他們其實沒有用軍事解決人民黨的雄圖大略,大家只是完全沒有接受江蘇桑蠶業被人民黨徹底擊垮的心理承受能力。

王有宏接著說道:「大家都去調查過安徽,很多消息還是諸位給我說的。那安徽種桑、養蠶、繅絲,是由當地官府組織起來的鏈條。所有參加的百姓只用幹活就行。不用自負盈虧。所以人民黨可以統一蠶種,統一收購,統一繅絲。本官想來想去,人民黨也就比咱們強到了這點上。」

聽著王有宏的話,議員們已經明白了王有宏的意思,作為江蘇現在的最高官員,王有宏是想插手桑蠶業。模仿人民黨的模式來組建全新的生產體系。不少士紳在這次談判前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了王有宏的打算,大家就是不肯王有宏掌管的官府插手此事,才會想方設法挽救局面。現在雖然無法反駁王有宏的話,不少議員還是用沉默來表達自己的態度。

「我知道諸位害怕官府一旦插手這買賣,就會奪了大家的利潤。不過看看人民黨的所作所為,結果明顯不是這樣啊。本官有一得之愚,不知道諸位是否願意聽聽。」王有宏說道。

「請大人賜教。」議員們也不敢不讓王有宏說話。

「這就是生產資料,勞動力,還有盈利。」王有宏拿了張紙,把這些寫在紙上。

用了一個多小時的講解,議員們稍微明白了點資本主義到底是怎麼一個剝削法。在講解過程中,先明白過來的議員們已經激動起來。看著他們「朝聞道夕可死焉」的激動模樣,王有宏心裡頭一陣苦笑。當他看到陳克寫的那篇《馬克思論剩餘價值簡介》的文章,王有宏對陳克和這位姓馬的高人就徹底服氣了。

特別是那句「由商品轉變到貨幣,是驚險的一跳。」王有宏甚至拍案大呼!好多曾經困擾著他的東西都在這一瞬徹底解開了。

雖然還不清楚陳克到底打通了什麼關節,但是王有宏能確定,陳克的人民黨無疑已經在桑蠶業上找到了輕鬆邁過這「驚險一跳」的法門。而蘇南的地主們卻被蓬勃興起的人民黨擠的苟延殘喘。在聽到謝明弦提出的人民黨能向江蘇提供整條生產和銷售鏈條的建議之後,是否同意對王有宏已經不是一個問題。王有宏唯一擔心的只是怎麼保證這種合作關係能夠兌現,而且能夠維持下去。

所以江蘇議員們都沒有注意到謝明弦提出的那個「四年合作協議」,王有宏卻不能不注意這個時間上的關鍵問題。如果不能達成協議,江蘇桑蠶業就是死路一條。即便能夠達成協議,四年後的江蘇桑蠶業還很有可能死路一條。

看著議員們對「剩餘價值」理論讚歎欣賞,自以為聰明的議員對著還沒有完全弄明白的議員自以為是的講述著通過剝削勞動力,講述能夠得到如何豐厚的利潤。王有宏心裡頭就覺得一種悲哀。

在陳克這個年輕人已經把自己的理論付諸實踐的時候,這麼一群沒用的議員居然還沒有理解到這個道理。如果以後陳克帶著他一手教育出來的,平均年齡不到三十歲的人民党進攻江蘇,王有宏和這群平均年齡超過40歲的議員們有能力抵抗么?抵抗的結果只怕是連渣子都剩不下來吧?

想到這裡,王有宏突然明白了一件事,為什麼陳克從來不吝於將自己的知識傳授給人民黨黨員。哪怕是自己當不了皇帝,但是陳克在世的時候,卻可以縱橫天下,建立無與倫比的功業。

但是王有宏手下都是這麼一群土包子傻瓜蛋,王有宏再怎麼試圖建立屬於王有宏自己的江蘇王國,都是徒勞無功的。

「陳克,爺爺我就和你標上了,你說啥,我就跟啥。爺爺我到底要看看你能怎麼樣!」王有宏心中閃過了悲愴的決心。 二漢的度也不算慢。但是到達祠堂的時候還是晚了測,孫西他們已經進入到了那個密室里,只有鄭季恆的屍體躺在那裡。

對於鄭季恆這個人,李震是沒有什麼感情的,但是鄭廣山卻和爺牟有著深厚的感情,所以一見到爺爺的慘樣。頓時就凄慘得大哭了起來。

而且一開始他就要撲到鄭季恆的身上,但是卻被李震攔住了,畢竟鄭季恆臉色黑,一看就是中毒的樣子,所以李震怕鄭廣山也被牽連,不過後來經過他的檢查,現這個毒並不會擴散,只要不讓毒侵入到自己的血液中,也就不會中毒。於是這才放心讓鄭廣山撲在鄭季恆的身上痛哭流涕。

當然,李震在給鄭季恆做檢查的時候,順便也做了一些現場勘查,現現場有打鬥的痕迹,周圍還零星的有著不少的血跡,同時鄭季恆手裡的那把拂塵上,也沾染上了血跡,這說明謀害鄭季恆的人,也受到了一些傷害。

從小彩彙報來的情況分析,李震直接就把人鎖定在了陳西和唐吳他們身上,作為世家的子弟,陳西和唐吳在普通人眼裡可以算得上是高手了。但是這樣的高手都能在鄭季恆手下吃了虧,而且看場地打鬥的痕迹,明顯是陳西和唐吳聯手才礙手的,這說明,這個鄭季恆也是個高手。

而在這個偏遠的山區,隱藏著如此厲害的高手,再加上這個祠堂的建築規模,以及神秘程度李震頓時也對這裡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隨後他就看到了被搬動的靈位以及因為龜駝碑的移動,而露出來的那個黝黑陰森的洞口。

不過他剛走到那個洞口。正準備向下探一探,祠堂外就突然闖進來七個人,這七個人非常有特色。都是鶴童顏,猛然一看,就好像是一群老神仙似的。不過看他們的表情,卻又如同凶神惡煞,因為他們一個個都瞪著血紅的眼睛,估計如果自己敢再向下走一步的話,他們絕對會群起而攻之的。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常季輝進來之後,一眼就看到鄭廣山抱著鄭季恆痛苦的樣子。頓時對著李震就厲喝道。

「不要誤會,我是廣山的朋友,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鄭爺爺就已經被人殺害了。而且這裡還出現了一個洞口。我估計殺害鄭爺爺的人就在這裡面,正準備下去探查一下呢!」李震怕弓起不必要的誤會,連忙如實的回答道。

「廣山的朋友?你姓李?。常季輝的目光在李震的臉上掃了一下,然後突然問道。

「是的!」李震一愣,然後點了點頭。因為他是在弄不明白。這個老頭怎麼會知道他的。

「炎光和我說起過你,說你在外面很照顧他,甚至還準備把他帶在身邊。提攜他」。常季輝的臉色突然緩和了一下,不過依然還是很嚴肅。

「炎光?」李震有些莫名其妙,因為這個名字他很陌生。

。好像你們都叫他常亮,我是他爺爺!」常季輝解釋道。

「啊!常亮」。李震恍然的點了點頭,不過突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連忙說道「常亮來了嗎?昨天我和他見過面,他說,他的摩托車壞在路上,碰巧遇到幾個人要到五石村。然後就搭了的順風車」。

「哦」。雖然李震沒有明說什麼,但是常季輝卻已經達到人老精的程度,所以頓時就明白李栗話語中的意思,他直接扭頭對著旁邊的一個人說道「季央,你去把我家那個小混蛋叫來!」

安排完這一切之後。常季輝才面露悲傷的表情,帶著剩餘的五人一起走向正抱著鄭季恆的屍體哭泣的鄭廣山那裡。

「大爺爺!我爺爺心,,我爺爺他」!」正處於悲傷中的鄭廣山突然感覺到肩膀上被人拍了拍,抬頭一看,赫然正是村子里最德高望重,但是卻因為家族人丁稀少,既不是族長又不是村長的常季輝頓時哭得就更加悲切了。

「放心,季恆的仇我們會為他報的」。常季輝說完,直接就把目光放在了那個露出來的洞口上。

而且不光是他,其餘那幾個老者的目光也都盯在那個洞口。不過李震卻現,有幾個人眼睛里的神色並不完全都仇恨,有的甚至還有些期待的光芒。

「爺爺」。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李震熟悉的。 神仙的圈養生活 響亮的聲音從祠堂外面傳了進來。

這個祠堂算是五石村的禁地,在沒有獲得長輩允許的情況下,一般是不允許隨便進來的,所以即使常亮是常季輝派人叫來的,但是在沒有得到確定答覆,他是不敢輕易走進祠堂的。

「進來!」常季輝一直沒有做出什麼舉動或者下達什麼命令。主要就是因為想要等常亮來,問清楚其中的關鍵。

常亮非常恭敬的從外面走了進來,不過當他看到李震居然在這裡,頓時微微一驚,畢竟家族的規矩他還是很清楚的。外人更難進入到這裡的,不過轉念一想李震的神秘。頓時也就瞭然了。

「聽說你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幾個人,這幾個人上哪裡去了?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常季輝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到了主題。

池們一共四個人。一個,一」。常亮雖然還不知道白也世爺為什麼要問這些東西,但是卻一點也不敢隱瞞,甚至連最後那些人的去處也都說了出來「他們進到村子之後,就到了村長家裡!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村長?孫勝達?」一說起這個名字,那五個老人裡面,最少有四個的變色都變了,因為這件事情要是母為孫勝達而起,那麼他們孫家的臉面可就全部丟光了,要知道上一次家族動亂的罪魁禍也是孫姓的。

「常爺爺,根據這裡的腳印分析,一共有五個人下到密室裡面了!從外面來的四個人,如果再加上孫村長,那麼與常亮所說的人物數字就完全吻合!」李震在旁邊幫忙分析道。

「你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兒子勾結外人,謀害鄭族長嗎?。李震的話音剛落,孫季結就憤怒的看著李震,大有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加的味道。

「我並沒有說什麼,我只是分析而且,至於是不是孫村長勾結外人。下去一探不就知道了?我想那些人應該還在下面李震輕鬆的說道。

「恩!李震,謝謝你的幫忙!不過這件事情是我們家族內部的事情!廣山,帶上你朋友馬上離開這裡!」常季輝的臉色始終都很嚴肅,讓人根本就摸不清他在想什麼。不過這話李震還是聽明白了。

「我走沒關係,不過有句話我要提醒各位,這下去的幾個人。既然能將鄭爺爺置於死地,那麼就說明他們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而且估計都是有功夫在身的。另外。還有一點希望各位能記住了,他們中肯定有人精通使毒,因為鄭爺爺就是例子!」李震說完,就來到了鄭廣山的旁邊,然後對鄭廣山說道「老大,節哀順變。現在咱們先把爺爺抬出去!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在說」。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恩!」此時鄭廣山乙經被突如其來的禍事弄得慌了心智,自己已經沒有了主見,所以李震怎麼說,他就怎麼辦。

得到鄭廣山的允許后,李震和鄭廣山一起,抬起了鄭季恆的屍體就向外走去,見到李震要把鄭季恆的屍體抬出去,常季輝的嘴吧張了張,不過最後反對的意見還是沒有說出來。雖然他想從鄭季恆的屍體上找出一些對方的破綻或者別的什麼線索。但是人家的子孫不願意,再加上死者為大。一般的人都不願意在騷擾死者,所以,最後他還是忍耐住了。

走出了祠堂之後小王連忙上前將李震替換了下來,而薛義趁機將李震拉到一邊,忍不住的詢問道「李少,咱們就這麼離開了?那裡絕對有大秘密!」

「呵呵,不光你知道有大秘密,我也知道,他們更知道。所以你沒看到嗎?那些老傢伙在進到祠堂之後,就一直在防備著咱們!甚至怕咱們走進那個通道,連自家兄弟死在那裡都顧不得查看,一味的防範著咱們」。李震微笑著說道。

「啊!你不說,我還真沒有注意!這些人確實做得有些詭異!哪有自家的兄弟被人殺害,而不上前查看的。他們好像自從進來之後。大部分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了那個被打開的洞口,另一小部分精力估計就在防範咱們」。薛義兵不傻,李震一指點。他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而且憑對方對那個洞口的重視程度,除非將那些老者都打倒,否則顧及無論誰都不可能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進入密室的。

「所以我們才必須離開,否則早晚會和他們生衝突!而且你注意了。這幾個老傢伙都是有功夫的人,估計最弱的一個你都打不過!」李震看著薛義,就如同開玩笑似的說道。

「這個我承認,你沒看到那幾個老傢伙的太陽穴向外鼓得多厲害。尤其是那個姓常的,估計已經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地步! 夫人她又美又壞 別我一個我了,就是十個我也打不過他呀!」薛義並沒有被李震的話打擊,因為生為世家子弟,早就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的道理。

「有自知之名就好,這件事情看起來不複雜,但是牽扯到人家家族內部的機密,再不複雜也變得複雜了,所以就目前的情況看。咱們還是不參與的為好!」雖然李震的好奇心也很重,但是卻也剋制住了。

「好,我聽你的」。薛義點了點頭道。

。想不想知道是誰殺害的廣山的爺爺?。李震看著走在前面。一臉悲切的鄭廣山,突然神秘的說道。

「誰?」薛義神情猛然凝重起來。因為他看到李震雖然說得輕鬆,但是眼睛里卻有著令人心驚的寒芒。

「陳家的陳西以及唐家的唐吳!」李震輕輕的說出了兩個人名。

「啊!居然是他們?奇怪了。他們怎麼會來到這裡的呢?」薛義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當初我被人下藥。估計就是這兩個人在搗的鬼!葯是唐吳提供的,曹雄的手下有個叫張勇的特種兵,對於下藥這種手段很熟悉李震的神情越的冷峻了。自己被下藥的整個事情經過雖然還沒有得到證實,但是根據自己的調查,他也已經將整個過程推敲得一清二楚了,哪怕有些小差錯,估計也錯不

「靠,這兩個混蛋,我一定饒不了他們!」薛義現在絕對已經把李震當成好朋友,一聽李震被人暗算的經過,頓時憤恨的說道。

「我也不會放過他們的!」李震的臉上突然閃現出一絲殺氣。

「啊!難道他們出現在這裡是準備繼續對你不利?」薛義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從咱們剛一到這裡,他們就追了過來,而且咱們網去了一趟祠堂,那裡就有人被殺。說他們不是沖著我來的,我也不相信!」李震眼中的殺機越來越盛。

李震並不知道陳西他們出現在五石村純粹就是一種巧合,陳西也根本就不知道李震在五石村。他們要是知道李震在五石村的話,估計來不來五石村還都要思量一下。

不過無論這件事是不是巧合,李震在內心深處已經認定,這是陳西和唐吳二人在第一次算計自己不成,所以才尾隨自己,準備再繼續算計自己。而對於陳西對自己有意見,想要報復自己,李震也能想得出來。

但是他對於唐家的唐吳居然也參與其中。就深感不解了。因為他認為自己與唐家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不過他卻沒有意識到,他僅僅是和唐家的老怪物唐亮的關係好,而唐亮卻並不代表唐家。

「陳西不算什麼!功夫很一般,不用你動手,我都可以對付了,但是那個唐吳比較難纏,很多人都知道這小子擅長使用迷藥。不過只有我們這些知根知底的世家子弟才清楚,這小子的使毒手段,也深不可測!」看著李震眼裡的殺機,薛義在一旁提醒道。

「毒?呵呵難道就光他會使毒嗎?」李震說著,手隨意的一擺,一條渾身上下黝黑放光,但是卻只有筷子粗細的小蛇突然出現在李震的手裡。

「這,,這是什麼蛇?。薛義沒有想到李震居然還會玩蛇,不過李震手裡的那條小蛇他卻是第一次見到,拆以不由得奇怪的問起來。

「別看我這條蛇但是絕對是各種毒物的剋星,我稱呼它為黑幽靈。你看它遊動起來,是不是像個要命的幽靈!它可是有過曾經一口就咬死過帶有劇毒的大王蛇的經歷!」李震擺弄著手裡的小蛇,微笑著說道。

這條小蛇其實就是桃園世界培育出來的一種非常毒的蛇,這種蛇的毒性李震實驗過,即使最毒的眼睛蛇、響尾蛇也經受不起它的一咬,簡直可以說是毒蛇之最。即使在桃源世界里,這種叫做黑幽靈的蛇,它的毒性也是名列前茅的。

而就在李震向薛義炫耀自己手裡這條毒蛇的時候,黑幽靈突然好想吃了激素一般,猛然從李震手心上盤立了起來,然後腦袋直直的伸到半空中,然後既好想在尋找什麼,又好想是在巡視一般,轉動小半圈之後,猛然就從李震的手心爆射了出去。

「啊!」這一舉動頓時令薛義一驚,就在剛才,李震誇耀黑幽靈厲害的時候,薛義已經產牛了一種懼怕的心裡。現在猛然看到黑幽靈竄了出去。頓時情不自禁的喊叫出聲。

「噓!」李震連忙制止薛義繼續出聲,生怕驚動了黑幽靈似的。

只見那條黑幽靈從李震的手上竄下來之後,用尖細的尾巴在地上接連的點了幾下。就好像彈簧一樣。彈跳著向前竄去。度之快即使薛義這樣練過的人,也只是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而已。

「啊!」不過當黑幽靈停止彈跳之後,薛義再也忍耐不住的又驚叫了起來。因為他現那條黑幽靈正咬在鄭季恆耷拉在身體兩邊的手指上。

「老大,小王快把他放下來!」看著黑幽靈的舉動,李震突然眼前一亮。然後匆忙的跑上前,讓鄭廣山將鄭季恆的屍體放下。

「老三,!啊!」鄭廣山不明白李震是什麼意思,正準備開口詢問,但是卻被李震直接制止了。然後鄭廣山就現,李震正全神貫注的看著什麼,不過等他看清楚李震在看的什麼的時候,頓時也忍耐不住的驚叫起來,同時伸手就去抓咬在鄭季恆手指上的蛇。

「不要」。李震連忙阻止了鄭廣山的行動,然後小聲的說道「等等,看看情況再說!」

於是李震、薛義、鄭廣山還有小王就蹲守在鄭季恆的屍體旁邊,觀看著黑幽靈的一舉一動,然後在四人的注視下,就見黑幽靈的肚子逐漸的開始鼓起來,而鄭季恆臉上的黑氣卻隨著黑幽靈的肚子鼓起來,而越來越淡。到此大家才都明白,黑幽靈在幫鄭季恆吸毒。

「老三,我爺爺都已經死了。這毒吸不吸的也無所謂了」。雖然感嘆這黑幽靈的神奇,但是鄭廣山一想到爺爺已經死了,神情頓時又憂傷起來。

「不對,你爺爺還沒有死!你們快看!」而就在這個時候,薛義突然指著鄭季恆的屍體喊叫了起來。因為他現,隨著鄭季恆臉上的黑氣慢慢的散去,他的臉色居然出現了一片紅潤,而這樣的紅潤是不可能出現這一具屍體上的。 「封建地主想轉化成資本家,也是很艱難的一件事。」謝明弦和同志們討論起此事的時候,竟然有些很無奈的感覺。

人民黨代表團在南京的住處被王有宏的緊密監視,人民黨的代表們根本不在乎。根據制度條例完善,黨小組有義務開展組織生活,開會討論。對當前遇到的情況進行分析。雖然知道現在局面並不絕對安全,但是只要沒死,黨員就有義務為黨組織完善做出貢獻。

謝明弦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臨危不懼的大無畏精神,但是如果不召開黨會,不把當前的局面分析清楚,謝明弦反倒會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不安。所謂「死也要死的明白」,這是人民黨黨員們的一種心態。

「生產模式不同,特別是有沒有明確的目的,這是最大的區別。」謝明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這倒未必,我覺得江蘇的最大問題是,統治階級自己沒有覺悟,他們覺得自己的統治者地位是天經地義的,並沒有真正理解到統制的根源在哪裡。這點上,咱們人民黨是理解透了。」林夢楚操著一口彆扭的廣東普通話說道。

「統治階級必須有自覺才行,想推動社會發展,統治階級用一種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態度,那是一定會被時代拋棄的。」

「說得好!」

林夢楚這個觀點得到了黨小組成員的一致的贊同。江蘇的統治階級根本沒有現代國家制度的概念,這與人民黨這種強調階級立場與社會制度的政黨完全不同。

「我也是來了之後一聽這幫傢伙說話,才明白過來的。這些人還是很簡單的對發生的事情有了感受,然後這些感受催生了他們的行動。至於這種表象到底是什麼樣的矛盾引發的,這些矛盾是怎麼產生的,前因後果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真的是當局者迷!」得到了同志們讚賞,林夢楚更加興奮起來。

「現在的中國能理解這些矛盾的也沒什麼人吧?這幫人完全缺乏社會概念,現在看不清,以後他們也看不清。跟不上時代就這麼一個下場。」

「哈哈……」一眾年輕人都笑了起來。雖然人民黨的幹部都很年輕,不過人民黨工業體制下社會的變化之快,節奏之緊密,也就是這些親身參與了社會勞動的青年才能感受到。單論所見過的,所經過的,更年長的江蘇士紳們也是遠遠不如。

人民黨已經把自己的視野投向全球的時候,江蘇士紳集團與王有宏還沒有理解到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根據地工業化大生產到底以何等的效率與深度在持續發展。作為旁觀者,人民黨的同志不能不感覺到一種滑稽。

感到了強烈的滑稽感,謝明弦說道:「我今天做個自我批評,看見張玉通的時候,我心裡頭還是看不起他。不過張玉通第一個看出咱們的絲是一根絲,我覺得這個人還是干過活。換了我,我是想不到這點。這種心態我覺得有害,不實事求是。低級趣味真難消除。」

林夢楚笑道:「我今天也有這想法。看不起那群議員,覺得他們實在是太廢物了。謝明弦同志這麼一說,我也覺的我沒能實事求是。不過我話說頭裡,我給自己找個借口。真的消除了低級趣味,那就是陳主席那種人了。 落魄千金的借種計劃 而且陳主席也承認,他自己怎麼也消除不了低級趣味。人性的黑暗面很難克服。我覺得我怎麼都解決不了想炫耀一下的心思。這肯定是工作乾的不夠多。干基層工作的時候,壓力大,我反倒沒這個想法。一不幹基層工作,這些攀比心什麼的都出來了。」

六個年輕同志都承認自己有這個問題,想嘲笑別人就是本能。一眼就瞅見別人的錯在哪裡,但是對自己的錯誤就是視而不見。

笑了一陣,張玉棟先恢復了冷靜,「陳主席說,這是工作乾的少,對自己沒信心。也不知道怕。我當過兵,現在回想起來,在戰場上就沒這回事。在戰場上你還笑話別人呢?自己都快嚇尿褲了。讓你往前沖,沖不上去。明知道從戰壕裡頭衝出去,敵人的子彈就會跟潑水一樣打過來,站哪裡都不安全。那時候我每次都得把怕死的念頭先給去掉,然後再把想象出來的戰場模樣給去掉。專心在打仗那件事情上。地形啊,敵人的布置,還有平日裡頭的訓練。每次戰後開總結會,我們發現越是把注意力放到這些現實的事情上,就越是沒事。戰果還越大。當時覺得那叫個苦,現在我覺得在地方上工作,還不如在軍隊上工作簡單輕鬆呢。至少在軍隊工作,每次都那麼差不多幾件事。地方上工作,事情太多。每次還都不一樣。一看見新東西,我就容易被迷惑。」

「說得好,我也是。」林夢楚想笑,可怎麼都沒有想笑的感覺,「那你覺得這件事怎麼解決?」

張玉棟也正色說道:「我覺得還是培養專業的談判隊伍。現在談判要麼是陳主席親自上,要麼是拉郎配一樣,找幾個比較熟悉情況的同志上。不專業。這得跟打仗一樣,有人長年累月的專門搞這個才行。讓我當護衛可以,讓我參與談判,我真不行。」

謝明弦答道:「專門隊伍可以組建,不過黨小組就是要討論。這是民主集中制,你在你的專業領域提出建議,而且也要聽同志們的說法。如果一個專業隊伍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出去談判也不行啊。」

黨小組的同志們對這麼認真的態度很是贊同。張玉棟想起件事,他氣呼呼的說道:「關鍵還是態度問題,各司其職也沒用。我在老根據地就見到一些人開始應付差事了。氣象工作,就讓他們抄個數據。風和日麗的日子還行,一到颳風下雨,你看他意見大的。出個門,不是打狗就是攆雞。反正不知道他自己是幹什麼的了。滿腦子想的是陞官,幹活敷衍了事。最後給我造假抄數據。我們做曲線的,一看就出來了。我開完會之後,連著開除了六個人。基本上把氣象局幹掉了一半。」

「後來怎麼解決的?」同志們都來了興趣。

「怎麼辦?教育唄!」張玉棟很是對自己的選擇自豪,「把全縣的軍墾農場、國營農場、國營林場、牧業飼養單位還有民間自發組織的生產隊集結起來,進行了宣傳教育,農業部門配合,把土地溫度,氣候變化的意義講透了。大家都是干農業的,對這個也上心,總算是把氣候測量數據工作給分擔下來了。而且地方上的駐軍也分配了任務。還是咱們軍隊管的好,氣象兵們就是比氣象局這幫人上心。這數據總算是給實實在在的記錄上來。氣象局那幫人還不接受教訓,他們沒認識到自己的工作就這麼枯燥重複,還想對別的單位指手畫腳。我一看,去球,這幫人統統給我滾蛋。我把氣象局給裁了,改成氣候匯總服務中心,歸到農業部下屬。弄了些剛畢業的學生,只管畫圖。數據積累起來之後,地質部門還來了興趣。說什麼熱傳導有可能對地址分部有研究意義,很是熱乎了一陣。後來我去黨校進修,就留到湖北了。具體後面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了。」

聽張玉棟說完了自己的經歷,好多同志都覺得思路豁然開朗。謝明弦贊道:「科技肯定是要給生產服務的,怎麼把這兩者給聯合起來,意義重大。」

林夢楚也贊道:「怪不得陳主席對你青睞的很。」

人民黨的優秀幹部們大多數都在基層工作上有自己的思路,不過敢向張玉棟這樣直接對組織架構和工作方式進行大刀闊斧的調整,這也真的需要極大的膽量。而張玉棟能被陳克提拔,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張玉棟卻搖搖頭,「這不是陳主席對我青睞,陳主席一直要求激活基層黨組織,讓基層黨組織根據地實際情況來安排工作。在平原地區可以用我的方法,可是在山區,這是興風造雨的地方,很是關鍵。但是能種地,能辦林場的地方也少,非得靠專門建立氣象局才行。山區百姓實在,我聽負責山區氣象部門的同志說,山區群眾不好嚼纏,可是只要達成協議,人家為了那個錢,真的老老實實給你干,比較讓人放心。多放幾組測量點,多提供點就業機會,反倒不在乎那幾個錢。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啊。」

「基層黨組織和政府的確是關鍵啊。」大夥對張玉棟的這個判斷深以為然。

張玉棟覺得自己忍不住開始吹牛了,因為不願意再來一次自我批評,他轉換了話題,「不說這個了,大家是不是覺得王有宏這個人很有意思。我看他很有點想學咱們大工業生產的態度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