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人的出現,慕尚情還是有些詫異的。

由於她身份的特殊,每次被派來與他商定事情的人,除了驚蟄這個影子的頭外,便是皇帝陛下的親衛了。

他們都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只是這些人的身份同樣很神秘,外人很少有得知的,相比較慕尚情也只是差了幾分而已。

慕尚情想,怪不得沐灝誠會覺得人眼熟,可卻又想不起來。

畫千行,畫子揚的侄子,只不過在很小的時候就離京了,早就淡出了人們的記憶。小九會有印象,想必也是因為人和畫子揚有六分相似的長相。

「很奇怪?其實沒什麼大驚小怪的。說實話,你的身份才讓我驚了許久呢!真的沒有想到,沐家的千金,幾乎遊走在圈子外的你,竟然會是那個身份,太出乎人意料了。」

冷淡的畫千行在提到這個時,還有著一點唏噓。

那個存在,是在他們通過考核,在經歷過種種校驗,最後確定合格之後,在必要的時候才會知曉的。

現實和想象中實在有著很大的差異。當神秘的面紗掀開時,結果意外的讓人錯愕。

「就像你說的,沒什麼可奇怪的,只是那個地方與我而言,正好合適罷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是忽略過很多。沒誰生下來,就是在哪個位置上合適的,不是經過千錘百鍊,又怎麼可能讓自己完美的契合。

因為畫子揚的關係,慕尚情和畫千行還是很熟悉的。多次交道,算得上半個朋友。

閑談起來倒也隨意。

「哈,說的輕巧。又不是賣蘿蔔白菜的,隨隨便便就合適了?真是和三叔一樣,別管什麼說起來都是輕描淡寫的。」

什麼是黑暗?自己又不是沒有經歷過。光鮮下的醜陋,暗藏的罪惡,人吃人的狡詐,在那個不會受到陽光照射的圈子裡,這些簡直就是太習以為常了。

「嘖嘖,可憐的孩子,你到底是讓誰給賣了?語氣中含著這麼深的感觸,看起來這小小的年紀,經歷的倒是一點也不少。」

親衛的職責,可不是一句話,保護皇帝陛下的安危就夠了。

不僅僅是忠誠的問題,當然忠誠是最重要的。通過一系列的基礎考核,確定完全通過的他們,將會被直接丟出去試練。

試煉的場地,可以說是各個領域。

不過黑暗帝國的那個圈子,卻是他們必要經過的。

那是考驗他們的機智,膽識和實際應用,綜合個人能力的一關。

必不可少,重要的是真的會死人。

「什麼叫被賣了?我可不是被誰坑進去的。我那可是想要為國家儘力,為陛下分憂,心自告奮勇的。事實也證明,我確實是有這個能力的。」

對於慕尚情的話,畫千行直接冷言反駁。他這麼聰明,是那種會被人賣了的人嗎?開什麼玩笑!

想想那兩年煉獄般的水深火熱,在想想結束後進入試煉時所經歷的彷徨迷茫,畫千行表示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功了。

追根究底……不要想,原因不重要,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行,你厲害。只是沒想到親衛的篩選,竟然直接從你這個輩分開始的。」

「不從我這裡,難道還能從我叔叔那裡?二叔能力有夠強,只是以他的位置,怎麼可能拖得開身做別的。至於三叔,他倒是可以,只是他的志向從來都是遠離這個圈子。」

三叔畫子揚那可是他的偶像,雖然年兩人的年歲只是差了少許,可他對這個只比他大了7歲的叔叔是真的尊敬。

從小到大不只教了他很多為人做事的道理,更是在童年時無微的關懷和照顧。

對人的親近和儒慕程度,堪比老爹了。

「哈哈,你三叔那個病秧子?別鬧了,無可否認,他的腦子確實管用,可在身體力行方面可是有心無力。讓他當軍師來參謀這可以,衝鋒陷陣的活,還是免了吧。」

提到畫子揚,慕尚情忍不住暗暗撇嘴。只憑腦子,那絕對是只老狐狸,每次和人說話心都累。

只可惜,畫子揚的體質弱。

真可謂是人無完人,老天爺有的時候還是很公平的。

…… 與這個女人說話,心裡真的要有承受力啊!畫千行如此想著。

「你這話要是讓三叔聽見了,絕對要傷心死。那可是你的大哥,對你好的絕對比對我這個親侄子還要好。」

病秧子,也就只敢這個人敢這麼說了。這樣的話,畫千行只要在心裡想想都會覺得恐怖。

那張微笑的臉不會猙獰,但絕對能讓你在笑中不覺間就跌進火坑。

別問他為什麼知道,他絕對沒有經歷過,只看過而已,真的。

「你三叔人還是不錯的,對親人朋友從來都是照顧有加。對你也是蠻上心的,在我們面前多次提及到呢。」

對於畫子揚這個人,慕尚情是從心裡稱讚的。雖然不能說是條光明磊落的漢子,但絕對是個能對得起朋友的。

她這樣的稱讚也是沒誰了。

「算你這話說的還算有良心,對別人不說,但對你們三叔是真的沒說的。至於對我,那是我三叔,對我當然好。」

畫子揚對這幾個結拜兄妹的好,畫千行有時看著都不免會生起嫉妒之意。

無論是從思量、還是未來的規劃、他三叔將每個人的路都考慮過,比對他這個侄子還細心。

「嚶」他是親的吶!

「你個小孩子懂什麼,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比較的。我們幾個人之間的那份感情,是可以出生入死的。」

幾人嘴上不服,互相調侃,但面對事情,不會皺一下眉頭,會不遺餘力鼎力相幫。

那份情,不會比親兄弟差。

不過平時怎麼也看不出,他們是能過命的交情。實在是有的時候,真能太互相拆台了。

「切,誰是孩子!說的好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滿打滿算,才三歲而已。別以為我三叔讓我管你叫聲姑,你就真的是長輩了。」

什麼叫小孩子?對於慕尚情的話,畫千行不滿了。

年輕帥氣的臉龐上掛起一個大大的白眼,把開始時擺出的高冷形象破壞的一乾二淨。

慕尚情看的想嘆氣。

不想說,可真覺得人還帶著幼稚。到底是怎麼通過親衛選拔,還能留下來的。

真是想不通吶!

畫千行還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經在對方眼中毀得一塌糊塗了。

「說著說著還喘上了,真當自己胖了?信不信你再面上不服,心裡不憤,真直接把你拽去地下單挑。」

小孩子不聽話?一句,話欠教訓。

直接揍一頓就聽話了。

要是還不聽話,那就再接著揍,服了就聽話了。

簡單粗暴,但這就是慕尚情的形式風格。如此直接,但大多時候還是管用的。

「喂,小瞧我是不是?雖然你是那個身份,但我也是從萬千磨礪中脫穎而出的。別的不敢說,但在格鬥方面我的分數可是一向都是滿分,就連對上教導我的教官都不在話下。

把我拉出去單挑,最後被收拾的人可不一定會是誰,而且我這個人在大鬥上,可是從來不會放水的。」

聽見慕尚情要教訓他的話竟然是單挑畫千行,只覺得好笑。自己可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他可是個男人,23歲正是有力量的好年紀。

教訓?就算對方不弱又怎麼樣,自己也是不弱吶!

論起打架那從來都是專長,後來所掌握的格鬥更是如虎添翼。在經歷過生死存亡的考驗,畫千行自信自己不會屬於任何人。

年輕的孩子,總是有一顆充滿天真爛漫的心。

慕尚情的眉頭挑了挑。

出於一個長輩的職責,這孩子確實是欠教訓了。

這種是自傲毛病,得改改。

至於方法嗎?多教育教育就好了。

用拳頭!

本來要談的正事?

回來再談就好,還能讓人更心平氣和。

畫千行還不清楚,自己已經上了需要被教育的名冊。

不過慕尚情這也是好心了。換做其他人,管他是什麼德性,死了和她都沒關係。

「呵,看來你是自信心十足啊。小朋友自信是好事,但自信過了頭可就不好了。不過我今天倒是可以讓你了解一下,這聲姑可不是白叫的,它能讓你明白很多道理呢。」

慕尚情的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心中想著,畫子揚你可要謝謝我吶!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出的手啊!

不在多說廢話,手底下見真章才能讓人很充分具體的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你仰著頭自信滿滿,就能按照想法來的,所以別太想當然了。

由於家族的特殊性,沐家在祖宅的地下建有訓練場。面積很廣,設施齊全,幾乎能涵蓋所有的訓練。

畫千行跟隨在慕尚情進入到了訓練場的格鬥區內,看著眼前的一切畫千行都有些咂舌。

「不虧是號稱天龍帝國的大家族,嘖嘖,這底蘊就是厚啊!這裡的面積雖然沒有我們那邊的訓練場大,但這設施是一點也不差。」

沐家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實戰訓練場,畫千行還挺驚異的。

跑場,格鬥場,靶場……

應有盡有啊!

「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早開始早結束,你姑我可是從昨天早起到現在為止,沒得到半刻歇息呢。辦完正事要早點滾蛋。」

啰嗦什麼,辦就完了!這不是慕尚情太過於小瞧畫千行,只是兩個人真的不是一個級別的。

十三歲就可以在槍林彈雨中徜徉,靠的可不是什麼身份,畢竟子彈可是不會認人的。

在哪種惡鬼環伺,虎狼窺視中,力壓群雄靠的也不可能單單隻是腦子,沒有力壓一切的實力,只能是被瓜分而食的下場。

能在黑暗帝國撐起一片屬於自己的天,並被承認暗帝的身份,慕尚情無論是在智慧上,還是手段和個人實力上,都是讓人追崇的。

「來就來,好像誰很閑似的。我可是每天都奮鬥在工作的前線,還要回去交工呢!」

畫千行帶著他的那股不服輸的勁頭,和慕尚情一起進入了格鬥場。

氣場是什麼?

已經經歷過許多的畫千行,不是不知道。

在交手時算是經常能遇到過。煞氣,戾氣,兇殘暴虐之氣……很多,就是讓人真沒動手前,在心理上就開始發怵。

可當畫千行在格鬥區慕尚情的對面時,才發覺以前的那些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他面前不遠處的慕尚情和平日里認識的,簡直是判若兩人。還是那個容貌,可氣息卻完全不同。

靜,如無風的海面,但那海面之下卻是暗藏著能毀滅一切的滔天巨浪。

人還未動,他卻已經覺壓力大的快要抬不起腰來。

再這樣下去,就不用比了。

「呀啊!」

一聲吼喝,畫千行向著人沖了過去。

這算是給自己緩解打氣了。

「小行有心討教,我這個做姑姑的自然要耐心的好好教導教導你。」

在開口時,慕尚情也動了。

拳法,腿法,套路?抱歉,這些都不在慕尚情學習的範圍之內,她從一開始接觸的招式就只有一個,殺!

對她而言,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快而省力的將對手殺死,才是所學的。

拳影相交。

慕尚情卻在即將要和人兩拳相碰時,突然轉換方向側襲。速度快如閃電,角度打出的更是刁鑽又狠厲,直擊向人的太陽穴。

那帶著風的力度要是打實了,絕對不死也要半殘。畫千行大驚,顧不得什麼進攻,只能被迫回防。

緊接著便是「嘭」的一聲悶響。

別想太多,不是交上手了,是畫千行直接被慕尚情一個側手摔了出去。

摔在地上的人,完全處於發懵中,感覺也只有一個,疼。

我是誰?我在哪兒?發生了什麼?

靠,做夢了吧,沒醒呢吧?

剛剛交手那一衝一側的瞬間,畫千行只有一個感覺,他被一隻高巔之上的狼王盯上了。

血液冰冷,彷彿隨時都會被扯斷喉嚨。想動,大腦給出指令,可身體卻好像不會執行。

真的不會死嗎?

連他自己都不敢肯定。

那一瞬間,畫千行就是感覺自己會死。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真的會被殺死,不是較量。

絕對壓制!

以為自己有兩下子的畫千行,發現形容自己有點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