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一戰,異靈族被滅,異族、靈族精英損失殆盡。異族還好,靈族在此戰之後,數千萬年都沒有大靈者出現。靈域各族得到的唯一好處,就是「化血龍晶」,再不用受異靈族的壓制。

「怎麼辦」!魔玄老六神無主,「乾坤藤」能凌空化生,即攻實體,又攻靈識,煉識境者見其盡而遠之。

魔姑苦笑,她能有什麼辦法。如今和三隻魔玄老靈識與邪魔捆在一起,邪魔不出血靈城,戰牌不會爆裂,她們也別想收回殘識,也只能如此了。

不過,魔姑心裡有幾分驚喜,早把九魂魔祖的話丟到九霄雲外。

魔邪沿著潭邊重重斷壁走著,潭內怪石嶙峋,潭水在山間流淌。石路蜿蜒著,深嵌在森嚴的殘壁之間,在兩面陡起的峭壁掩蔽盤行,殘石、斷木時而躺在路上,冒著縷縷白煙。

這裡似乎剛剛經歷戰事,破敗的不成樣子。只是氣息陳舊了,血氣消失了。

呀!一聲驚呼從從石縫中傳出。

魔邪愣了下,眼皮眨巴下。「小靈女」?

疾如風,快如箭。魔邪掄開半截「斷空噬血刃」劈在傾斜的石壁上,石花飛濺。霧騰騰的院落出現在眼前。

嗖嗖嗖!三支骷髏箭射入院中,魔邪飛身竄入霧內。

瀰漫的白霧落去。數位修者愣愣的站在院落里,驚死的眼仁里爆著黑光。

一位靈女背對古藤樹,潔白象朝霞中冉冉的晶露,水靈靈的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豐滿苗條身影襯著雪白的戰甲,露出肩部白嫩的圓滑流瑩曲線。

魔邪眼神變了變,不認識!聽到喊聲,他以為是靈影子。

靈女細長的尖眉瞄著魔蟲士,她沒想到,關鍵的時候,竟然殺出一隻魔蟲。

異族修者見到魔邪,又看了眼扎在「乾坤藤」上的三支骷髏箭。臉上凝出笑容。

「魔蟲友絕不能讓『化血龍晶』落到靈族手中」。

「不錯,靈女讓開」。

幾位修者雖然叫囂,卻沒敢出手。

靈女小臉冰冷,她感應到魔蟲士的可怖。能搶在她前面攻破「乾坤藤」的防禦,戰力不在自己之下。

一道金光刺芒閃在「化血龍晶」上。

「我先得到的」。靈女反手抓住「化血龍晶」。

魔邪的眼皮跳了跳,這靈女好野蠻,剛剛把靈器刺在「化血龍晶」上,就要佔為已有。

「一群廢物,讓靈女搶了先手」。魔邪罵了句。走到古壇邊,骷髏弓影閃過,齊根削斷「乾坤藤」。

「這個歸我行嗎」?

靈女瞪著水靈靈的眼睛,沒想到魔蟲士會這麼干,她正準備著與眾蟲死戰,得到兩珠「化血龍晶」夠本了,只要放入靈袋,爆了體,化血重生后,「化血龍晶」依舊會在袋中。

靈女機械式的點點頭。數位蟲者傻了眼,本想依仗魔蟲士,誰想,這傢伙吃錯了葯,不要「化血龍晶」,竟然要「乾坤藤」。

噗!清光一閃,蟲者消失在空中。殘破的院子里只留下靈女和魔邪。

靈女警惕的退了步,一道黑芒閃現在指尖。

魔邪抱著膀子看眼靈女。「哎!合作一次」。

靈女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異族修者接觸多了,沒什麼好感,見了就是死磕。在荒血墓原里,斬殺了十幾隻。進了血靈城就更不用說了,一點都沒手軟過。剛才就沒急著破陣,趁亂擊殺了數十隻異族修者。 時間似乎被按下了靜止鍵,大片大片的過往在那一襲白衣的身後氤氳成絢麗的光團,只是目之所及,就已灼傷了眉眼。

……

「艾利公子,久仰大名。」

「艾公子,擦擦汗吧。

「熬夜傷身,要多注意休息才是。」

……

「艾大哥可知,這秘境之中危險重重,單槍匹馬恐怕很難取得好的成績,不知艾大哥可有意加入個隊伍?」

「不是這樣的,暴風盟的盟主是我哥哥,但哥哥此次並未以暴風盟的名號帶隊,這次算是私人隊伍,若是艾大哥能夠參加,哥哥一定會很歡喜的,……也會很歡喜。」

……

「我嫁,我嫁,你不要傷害他們……」

「哥…哥哥? 我的天命嬌妻 艾大哥?你,你們快走,若是火炎回來了,她不會放過你們的!快走!」

……

「沒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是我自己太莽撞了…對不起,給你造成困擾了,以後不會了。」

……

「咳咳,我…我沒辦法…看著…你死掉。」

「今生…能夠遇…遇見你,我…我不后…後悔,可若有來…來生,我再…再也不要…」

……

視線定格在一襲白衣飄落的瞬間,漫天的血色里,那人沖著她笑得清淺又決絕。

「雪……雪柔?」

艾莉絲只覺得嗓子一陣乾澀,聲音顫抖地厲害,似乎有什麼話就要噴薄而出,可她卻不敢多說些什麼,生怕一個高聲,就驚擾了眼前的夢。

她好像,看到雪柔了。

那個溫婉純凈如飄雪的女子,那個曾經決絕地護在她身前,說著此生不悔的女子,那個……再也不想遇見她的女子。

是她回來了么?

不會……是她看錯了吧?

她想要靠近些仔細看看,卻又怕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她想要後退遠離,卻又無法擺脫心底的那絲執念。

「奴家黎陌染,多謝姑娘出手相救。」

「啪——」一聲清脆的聲響從心底響起,有什麼東西,碎掉了。

不是……不是她。

黎陌染,黎……陌染?

不,不對,那明明就是雪柔,怎麼……怎麼會是其他人?

「主人,你?」

「姑娘,你弄疼我了。」

「額。」直到耳畔兩道聲音齊齊響起,艾莉絲才恍然回過神來,只見她此時正緊緊地攥著黎陌染的手腕,纖細的手腕上顯現著一道刺目的紅痕。

「抱……抱歉。」

察覺到自己行事不妥的艾莉絲急急鬆手,磕磕絆絆地說道。

「主人,她不是雪柔小姐。」小吱悄悄給艾莉絲傳音道,作為魔獸,他對氣息的敏感程度要比艾莉絲強得多。

眼前的女子雖然肖似雪柔,可他能夠感覺到,她們的血脈中卻沒有一絲聯繫,她不是雪柔。

「嗯,我知道。」艾莉絲有些頹然地垂下頭。

靠得近了,有些地方的不同也顯露了出來。

兩人雖然極為肖似,可相較而言,雪柔的面部輪廓更加柔和一點,而黎陌染則偏向冷冽。

雪柔的雙眸是秋水無塵的杏子眼,黎陌染的眼尾較之則稍長,也更顯深邃。

只是乍一看去,兩人卻是莫名重合,令艾莉絲的心中又是一痛。 「不礙事。」

黎陌染則輕輕搖了搖頭,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被艾莉絲攥出紅痕的皓腕,沖著艾莉絲笑了笑。

「姑娘方才救了我,若非姑娘,陌染今日怕是……又怎會責怪姑娘。只是我見姑娘初見陌染之時心緒激蕩,如今又這樣看著陌染,可是在透過陌染在思念什麼人?陌染和她長得,很像么?」

黎陌染的聲音清凌凌的,同樣像極了雪柔,只是較之多了幾分疏離感,聽得艾莉絲又是微微一震。

「一個故人。」頓了頓,艾莉絲又補充道:「很像。」

「那她……?」黎陌染剛一開口就猛地一頓,硬生生壓下了後續的疑問,看對方現下的神色,那個和自己極為相像的人的下落,已經不必再問了。

「抱歉。」黎陌染低低開口,不知是因為給對方添了麻煩,還是因為自己的容貌觸及了別人的傷心事。

「沒關係,不是你的錯,你沒必要為了自己沒做過的事情道歉。倒是你一女兒家,又無靈力傍身,怎麼會來此偏僻之地,又遇上流氓糾纏,若非我來得及時,後果怕是不堪設想。」

或許是因為黎陌染與雪柔過於相像的緣故,艾莉絲的口吻中不免就帶了幾分長者的語氣。

而一想到這與雪柔極為相似的黎姑娘差點在這樹林中被……艾莉絲的心中就不免升騰起一絲無名之火,語氣也不自覺地加重了起來。

「我……」誰知黎陌染一句話未出口,眼淚就已經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滾落了下來。

「誒,你怎麼了?你別哭啊。」

若說這個世界上最讓艾莉絲沒轍的,怕就是女子的眼淚了吧,晶瑩的淚珠承載著痛苦與難過從臉側滑落,留下斑駁的印記。

「你是遇到什麼事情了么?沒關係,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艾莉絲在黎陌染耳畔輕聲說著,不為別的,就為這張臉,她也絕對,絕對不會讓她受欺負。

「謝謝。」黎陌染看著目露關切的艾莉絲,努力地剋制住眼淚,緩緩開口講述起來。

原來,黎陌染此行是來皇城投親的,只是未曾料到世事變遷,皇城中的親戚早已不知又遷向何處,無奈之下,她只好走上返鄉的路途,誰知半路上竟遇到……若非有艾莉絲相助,她怕是早已……

一想到這兒,黎陌染便淚水潺潺。

「混賬!天子腳下也敢幹出這般背德之事,方才真是便宜他們了。」

「就是就是,我要是早知道是這樣,就該把他們全部廢掉,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出去禍害人。」

小吱在一旁義憤填膺地復和道。

「小吱。」艾莉絲輕瞥了小吱一眼,話雖是這般說沒錯,可小吱看上去才十二三的年歲,嘴上動不動就掛上這樣的話還是太驚世駭俗了一些,偏生小吱自己心裡還沒個概念,更別提約束自己的行為了。

「那黎姑娘後續有何打算?」

看著眼前的黎陌染,艾莉絲又不自覺地將其認成了雪柔,一時沒忍住,開口問道。 ? 網游之高冷師父很護短 竟然有不怕死的,靈女微微點頭。「好」。

魔邪眼睛亮了。進了血靈城,能連得兩顆「化血龍晶」,非一般修者能做到。下一處如何,誰心裡都沒底。即然此女能破開光藤,戰力必定非同一般。

迷霧散開,漫長的古道上出現兩道身影。女的小巧玲瓏,清麗如畫。男的身材中等,身著骷髏甲,十分的兇狠。

兩靈沿著殘牆斷壁遁行,速度十分的緩慢。

「你叫什麼」?靈女打破了沉默。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我……,名字太難聽,不說為好」。

「難聽,總比沒有強,總不能叫……」。靈女停頓會,不好意思再說下去。聽說異族最忌諱有幾個詞。什麼妖魔、邪魔、鬼怪,她怕說出來,遇到個酸臉猴子,不用再談合作了。

「你知道?都叫我邪魔,不太中聽」。魔邪眉頭挑挑,冷冷的回道。

靈女暗做了個鬼臉,媽呀!真有叫這個的。安慰道:「你是魔族,應該以魔字為姓,是叫魔邪吧」!

魔邪驚大了眼睛,呵呵兩聲。「你說對了」。

「魔……邪……,莫……邪……」。靈女小聲的嘟囔道,聲音變得顫慄,側頭凝視著魔蟲士的身影。

這是她真正的細看魔蟲士。

個頭少說有七尺以上,一身略微緊身的戰甲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只是這眼睛太冷漠,沒有勾魂攝魄的魅力。差的太遠了,對視一眼,冰寒透骨,沒有一點親和力。

靈女微微的嘆口氣,目光移向破敗的殿宇。

魔邪感應到靈女火辣辣的眼神,突然,又變得冷漠,沒有了一絲的暖意。

「靈友芳名」?

「秦姬」。

「哦!靈族的名字很怪,分不出族群的」。魔邪撇撇嘴。

「愚昧!靈族即認同血脈,也認同族群,當然也有文化、語言認同,異族不會懂的」。

魔邪呵呵兩聲,什麼文化、語言,難不成整個異族說話能聽懂的都是靈族了。

一座古老的宮殿,倒塌在長長的石基上。千階石基滾落著大大小小的斷柱、殘檐、碎瓦,每一塊碎石都靈光閃動,符紋幽幽,顯露著久遠年代氣息。

秦姬凝視著百階一台長基,眼神驚疑。石階在煙熏火燎中面目全非,彷彿踏上去,就能塌陷下去。

「走呀」!魔邪催促道。

秦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是女人,魔族不懂得尊重嗎」?

「哼!女人為了修鍊不殺人嗎」?魔邪呲牙道,沒給秦姬半點面子。

秦姬的臉騰的紅了。心裡暗道:「你說的不錯」。

魔邪沒給秦姬好臉子,兩靈是利益關係,用不著客氣。說白了,在庭院里能讓給她那顆「化血龍晶」也是有目的的。

二靈並排遁上石階。

啪!凌空踏上,腐朽不知多少年的石階碎裂開,留下深深的腳印。

魔邪瞄眼靈女腳下的碎石,嘴角撇了撇。「秦姬,你這點靈識,能活到現在真不容易」。

秦姬俏臉如霜,死邪魔果然利害。「進城時洗臉了嗎」?

「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