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些低階妖獸感受到他們兩幾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根本不敢靠近,尤其是周天啟,那柄長刀隱約露出殺氣。

如果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一柄靈器。

走著走著大壯忽然停下腳步轉過身沉聲說道:「大家小心了,那兩頭烈焰虎所在的洞穴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們最好不要驚動他們,暗殺最為妥當!」

隨後他們將身上的氣息隱藏了起來,前進起來悄然無聲。

十分鐘以後他們果然看見一個幽深烏黑的洞穴,隱約還能夠聽到洞穴中傳出猛獸酣睡的呼嚕聲,每一聲都將山洞震動,可想而知此凶獸靈力相當渾厚。

「這樣吧,以我們這點人和實力肯定是不能同時應對兩頭烈焰虎的,我建議一頭一頭的擊殺。」周天啟突然開口說道。

對於他的想法眾人都十分贊同,這樣才能夠最大程度的降低危險。

「可是怎麼才能夠一頭一頭的擊殺呢?」凌羽問道。

周天啟自豪的笑了笑,旋即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棵火紅的靈草,頓時一股怪異的氣味傳出,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捂住鼻子,這他娘的也太臭了,一股腐爛中夾雜著血腥的味道,讓人作嘔。

「周師弟,這……這是什麼東西,咋這麼臭,趕緊收起來!」大壯眉頭緊皺,一隻手緊緊的捏著鼻子。

周天啟笑了笑,說道:「你們可別小看它,它是我們引出烈焰虎至關重要的東西,這靈草名為血腥草,是烈焰最喜歡的東西,一會我利用它引出一頭烈焰虎,至於後面一頭由凌兄台引來如何?」

周天啟說完狐疑的看著凌羽。

「凌兄台不用擔心,只要我們解決一頭后就來幫你,只要你拖住它就行,不需要擊殺。」周天啟擔心凌羽不同意,又接著解釋道。

凌羽笑了笑,點頭道:「可以,沒問題。」

隨後周天啟又拿出一株血腥草遞給凌羽,凌羽屏住呼吸從他手裡接了過來。

周天啟帶著手中的靈草朝著洞穴緩緩靠近,由於血腥草的味道很大,很快便傳進了洞穴之中,不多時裡面便傳來咚咚的腳步聲。

「出來了,大家往後退。」

周天啟話音剛落便見一道龐大的黑影從洞穴之中竄出,好在這個境界的妖獸並沒有靈智,因此它們只會跟著氣味跑,速度極快。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周天啟幾人也是非常迅速,不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最後洞穴之外就只剩下凌羽一人,看了看手裡的血腥草,他嘴角不由得劃過一道弧度。

他很清楚周天啟等人心裡的小算盤,對方不過是把自己當成了炮灰,等他們真的把那頭烈焰虎解決后恐怕自己也不行了。

不多時不遠處傳來激烈的打鬥聲,凌羽這邊也沒有墨跡,拿起血腥草朝著洞穴奔去,從他的神態中全然看不到一絲的畏懼,因為荒天境的妖獸他根本不放在眼裡。

「吼吼……」

一道震耳發聵的虎嘯聲從洞穴之中傳出,緊接著一股狂暴的威壓席捲而來,來不及多想,凌羽急忙暴退。

「砰!」

巨響之後地面頓時出現一個幾丈深的坑,塵土漫天,狂暴的能量罡氣將周圍的樹木盡數摧毀。

等到塵埃落地,凌羽才看清楚眼前這頭龐然大物的模樣。

老虎的身軀,雙眸猩紅,頭頂上冒著兩團火焰,一舉一動都讓地面顫抖。

「他娘的,居然是一頭荒天境後期的妖獸,棘手了。」凌羽感嘆道。

「吼!」

又是一聲咆哮,烈焰虎後腿往地面上猛地一踏,身軀頓時射出幾丈遠。

面對頭頂上猛撲下來的烈焰虎,凌羽雙拳緊握,開始調動體內的玄力,眨眼間便在掌中凝聚出一個藍色的能量球。

面對這種兇猛的野獸,凌羽自認為和它們比肉身那完全是自取滅亡。

在烈焰虎距離凌羽僅有十米的時候抬手徑直拍出手中的能量球。

那夾雜著狂暴力量的能量球精準的擊打在烈焰虎的肚子上。

「轟!」

面對凌羽極道境的力量烈焰虎竟毫髮無損,那四肢以勢不可擋的趨勢直直的落了下來。

凌羽腳下生風,急忙躲閃,身後的巨石直接被烈焰虎拍成粉碎。

這時候凌羽才意識到要想擊殺這頭烈焰虎最好的辦法就是和它周旋找出它的破綻。

緊接著凌羽從須彌戒中拿出一柄長劍,準備拿眼前這頭烈焰虎試試三少爺的劍法。

「畜牲,遇到我算你不幸。」

說罷,凌羽抬起手中的長劍凝固出無數劍芒,其毫不猶豫的劈下一劍,劍芒瘋狂沖向烈焰虎,落在它身上后爆出一團火光。

「呵呵,也不過如此嘛。」凌羽冷笑幾聲,隨後身形一閃再一次出現在烈焰虎的上空,手中長劍凌空一劈。

「第二劍,離殤!」

一聲爆喝,滔天的劍芒宛如九天之下落下的瀑布一般狂泄而出。

這一次烈焰虎似乎對凌羽的攻擊有了一些畏懼,張嘴噴出一個巨型火球,一紅一白兩道兩道能量相碰在虛空之中炸裂。

那力量狂暴無比,宛如核彈一般炸裂開來,周圍的山石樹木全部摧毀。

「這也能擋住?試試第三劍吧……」

旋即凌羽長發無風自動,天地之靈力開始迅速朝著他手中的劍凝聚,頓時形成一柄巨型劍,足有數丈。

「第二劍,紅塵!」

凝聚而成的劍帶著狂鳴聲落下,那劍形是烈焰虎的幾倍,勢如破竹,傾泄而出,彷彿虛空都將被撕開。

烈焰虎的身軀很快被光芒淹沒。

「轟隆!」 地面被劈出一道恐怖的溝壑,烈焰虎則是倒飛在千米之外,從它那火紅的瞳孔中可以看到無盡的震驚,似乎是根本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類會有如此力量。

別說是它了,就是凌羽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他這一劍斬出的力量比先前訓練的時候還要強上幾分,他猜想大抵是實戰帶來的提升吧。

凌羽剛落地,長劍入鞘,周天啟等人便回來了,他們一個個大汗淋漓,渾身是血,並且少了一人,顯然已經慘死烈焰虎手中了。

不過從他們興奮喜悅的神態中不難看出,他們似乎覺得這一條人命換一頭烈焰虎相當值得。

「不會吧,他一個人之力擊敗了一頭烈焰虎?」

「看來這小子對我們隱藏實力了!」

……

眾人紛紛愣在了原地,此時凌羽正緩緩走向烈焰虎,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宛如一頭惡魔。

抽刀出劍,入鞘,整個過程一氣呵成,那原本奄奄一息的烈焰虎頓時被一道銀色劍芒劃開腹部。

隨後凌羽相當熟練的從烈焰虎肚子中取出獸核,突然凌羽摸到了一顆冰涼的珠子,拿出來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因為這竟是一顆完全成熟的聚神丹,可以說是價值連城啊。

這樣的聚神丹就算是極道境的強者也會眼紅。

「凌道友,這下你可發了,一級聚神丹,就算是突破佛海境也是有作用的。」這時候周天啟站出來說道,雖然他神情故作淡然,實際上對這顆聚身丹垂涎三尺。

「佛海境,這麼說周兄已經早就突破到了極道境?」凌羽當著他們的面直接將一級聚神丹放進了須彌戒之中。

周天啟正欲謙虛幾句,不料他身後的大壯激動的走上前來開口說道:「那是當然,我周師弟可是咱們華南學院的天才,二十歲就已經突破極道境了,現在的實力最起碼也是極道境中期。」

「師兄言重了,我哪是什麼天才,不過是僥倖獲得一些機遇突破了而已。」周天啟瞪了大壯一眼,很是不悅,因為在這兇險的世界中讓他人知道自己的實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倘若此時凌羽境界比他們高,隨時都可以將他們虐殺。

殺人奪寶的事在這古武世界實在是太常見了,別人甚至都不需要借口就直接把你殺了。

「對了這妖獸是我一個人擊殺的,這獸核與聚神丹我收下了,你們應該沒意見吧?」凌羽才不管對方是不是極道境,只要不招惹自己就行。

這話一出大壯等幾人面面相覷看了一眼,眼神之中似乎在交流著什麼。

他們之前確實是決定合力將烈焰虎擊殺后再來解決凌羽拖住的這頭,可是誰也沒想到凌羽憑藉一己之力把這烈焰虎給擊殺了。

此時大壯等人的手都已經不自覺的放在刀劍之上了,隨時可以動手,這一輕微的舉動被敏銳的凌羽所察覺到,當即眼中閃過一抹陰冷,只要他們敢動手,凌羽不介意殺光他們后再掠奪一番。

「哈哈哈,凌道友說的這是什麼話,烈焰虎是你殺的,那麼聚神丹和獸核定然都歸你所有,我們怎麼會有意見呢?」

感受到凌羽身上散發出一股極道境的氣息,周天啟當機立斷開口說道,他這麼一說頓時打消了大壯幾人殺人奪寶的想法。

「烈焰虎其它的部位價值也不菲,就給你們吧,要不是你們帶我來,我也沒機會擊殺烈焰虎取得如此豐厚的收穫。」

凌羽笑呵呵的說道,他此時深刻的意識到了實力的重要性,若不是他足夠強大,現在他或許就應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那……那就多謝凌道友了。」

旋即大壯帶著僅存的另外一個武者去取烈焰虎的其他值錢的部位,這些東西拿去城裡還是可以賣個不錯的價格的。

「凌道友,很高興認識你,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咱們這次就此別過,下一次捕獵咱們在相約而行。」

「好的,沒問題,來截天學院找我就行,小弟喜歡和妖獸打交道。」

幾人雙手抱拳相互道別。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片刻之後出現了一群氣勢磅礴的黑衣人,他們一上來二話沒說便將凌羽一行四人給團團圍住。

「你們是誰?」大壯麵色一凝,厲聲喝道。

「哈哈哈,真是沒想到勞資昨天才發現的烈焰虎今天就被人拿下了,不過也好,省去了勞資不少的時間。」

一道爽朗的笑聲從頭頂上空傳來,緊接著一個黑袍中年落下,落地之後震出漫天塵土。

該中年赤手空拳,雙手插在褲兜之中,抬頭紋很重,眉宇之間透著一股凶煞之氣,此人殺氣很重,像是墳場中走出來的,一看就是不是個好人。

「原來是捕獵王張德同啊,我當是誰呢,怎麼,這是想殺人奪寶?」周天啟一眼便認出了中年男人,出言嘲諷道。

聞言,大壯眼中浮現出一抹驚恐,他可是聽說過張德同的惡名。

張德同是這梵凈山出了名的捕獵人,帶著一群兄弟常年以捕獵為生,碰到其他的捕獵人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殺人奪寶,他境界雖然不高但是實戰經驗確實異常豐富,試想一下,每天和凶獸搏鬥,腦袋掛在腰上過日子的人能差到哪兒去。

「殺人奪寶說的多難聽,我老張不過是好久沒有捕到好的獵物了,想找你們借點東西改善一下生活。」

張德同笑呵呵的說道,語氣相當輕蔑,把凌羽四人已經當成了死人,奪寶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張德同,你覺得就憑你們能夠對付的了我們嗎?兩個極道境的強者,豈是你能抵擋的?我要是你一定會求饒逃命。」

周天啟知道凌羽的實力之後很有底氣,自己這邊兩個極道境,張德同再厲害也只有他一人厲害,其他的人全都是三腳貓的功夫,他一劍就能擊殺一大片。

「是嗎?看來這位小友並沒有聽說過我鬼魅啊……」 這聲音陰冷無比,是從周天啟身後傳來的,幾人聞聲望去,只見一個黑衣人取下了頭罩,露出了一張讓人不寒而慄的臉龐。

此人的臉不見了三分之一,嘴也只有一半,笑起來無比的慎人,尤其是那搜尋獵物一般的深邃瞳孔。

極道境!

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只要一個武者不願意隱藏氣息,他的境界是很容易讓對方知曉的。

「怎麼樣,現在我們有資格讓你們交出東西了吧,如果你們聰明人的話就趕緊把東西交出來,否則……」

張德同出聲威脅道。

「這樣吧,我們把這烈焰虎的皮和骨頭都給你們,還多給你們一千塊中品靈石,行不行?」周天啟突然開口說道。

並非他膽小怕事,是因為他先前對付第二頭烈焰虎的時候不小心被拍過一掌,此時胸口還隱隱作痛,讓他對付一個極道境的強者顯然不可能。

奈何張德同似乎根本不給他面子,怒喝道:「你們這是把我當成要飯的了,我需要什麼你們不清楚嗎?荒天境的妖獸,最值錢的就是獸核,把獸核都交出來,勞資可以饒你們不死。」

大壯等人內心一松,慶幸張德同並不知道這烈焰虎體內還有聚神丹,不然自己等人可能就真的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原本凌羽以為周天啟等人會反抗一下,沒想到下一秒就乖乖的將東西交出來了。

凌羽想都沒想腳下生風轉身就跑,反正留在這裡對付兩個極道境的強者有害無益,隨後有兩個比較靠近他的黑衣人迅速出手阻擋,卻被一劍劈死。

以凌羽極道境後期的實力想要跑沒有人攔得住。

逃出梵凈山後凌羽來到附近的一座城中,聽說名為白帝城。

京都到白帝城的足足有數千公里,縱然是凌羽也花了三天的時間才抵達。

白帝城,天玄大陸第一重城,整個大陸的高手和上等資源全都聚集在這座城之中,在這裡無數人或是因為說錯一句話而橫死街頭,又或是一些人因為身上帶了什麼貴重的靈草或武器被無情擊殺。

總之每天都有無數人死於非命,說這裡是一座罪惡之地也並不為過。

因為就算是人皇也不過是個傀儡,掌控他的另有其人。

剛一踏進白帝城的城門,凌羽便感覺有無數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大抵是大家對這種新來的外地人口都當做待宰的羔羊了吧。

不過凌羽倒是並不在意他們,因為他們在凌羽眼中也同樣是羔羊。

就在這時,一陣激烈的馬蹄聲響起,街道上的行人紛紛往道路兩旁躲閃。

隨後只見一群身穿鎧甲的士兵騎著馬橫衝直撞而過,全然不顧路人的安危。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一道撕心裂肺的求救聲傳進凌羽耳中,聞聲望去正好瞧見一個小孩兒站在道路中間,此時人已經嚇傻了,張著嘴巴大哭。

凌羽雖然殺人如麻,但是小孩兒婦女他從來不殺,因此此時他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當即凌羽身形一閃徑直衝了過去,他雙腿扎地,右拳凝聚出一道道靈力。

「砰!嗷……」

伴隨著一道馬鳴聲,這匹極速賓士的戰馬被凌羽直接硬生生拍翻。

上面身穿戰衣的男子及時跳了下來,戰馬則是奄奄一息。

那小女孩算是得救了,婦女過來連連道謝。

可是凌羽就麻煩了,因為他擋的是白帝城三少爺的馬,眾所周知,他最愛的就是這匹汗血寶馬。

隨後十幾名將士從馬上跳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