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郭雪芳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懂,張青雲含笑道:「有點扯遠了,不過不管怎麼說我很感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剛以凶提的事情我自己會有分寸。但有點我想說。心牲,技園這個項目是關乎整個江南的戰略項目,是將來大蓉城規劃的很核心的一個環節。

我作為這個項目的主管領導。我有職責讓這個項目做得盡善盡美。所以從這個角度說,你我道不同不相為謀!世界上的事總有正邪之分。一味的走鼠徑,鑽狗洞上不了檯面,你認為呢?」

「你郭雪芳臉一紅,人已經站起身來,張青雲這話太刁毒。一點面子都沒有給她留,「你究竟會不會分好歹,我這事為你好,你反過來還罵我,你,,你」

張青雲。多了一聲,道:「為我好?如真是這樣我前面就已經謝謝你了!你還是多擔心你雲山集團的投資計劃吧!在這裡狗拿耗子,萬一那邊出了什麼疏漏,你如何跟家族和董事會交代?」

「你郭雪芳終於老羞成怒了,臉上罩上了一層寒霜,用手指著張青雲的臉龐,氣得渾身動。半晌道:「你,滾!馬上給我走,狼心狗肺的傢伙,走呀」。

張青棄皺皺眉頭,心中也覺著有一團火,如果放在兩年以前他肯定會一巴掌甩過去,不過現在他基本能夠控制這種突性的怒火了。

慢慢的站起身子,最後還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張青雲才冷冷一笑,道:「作為女士,你現在的形象太差了!讓我連雲山集團都不看好」。說完,他迅轉身,拉開了門。「等一下!」郭雪芳寒聲道,張青雲停住身子,郭雪芳長吁了一口氣,道:「青雲,只要你在這件事上妥協,我可以幫你擺脫黃氏兄弟的騷擾,而且在江南,這些年經營我也有了一些牌,到時候我可以助力一臂之力,如何?」

張青雲回頭,眼睛冷冷的打量了郭雪芳數眼,心下嘆了一口氣。郭雪芳確實今非昔比,可是卻不懂男人的心思,她喜歡像男人一般將所有的事情都控制住,殊不知這樣一來更惹人反感。

沒有一個男人願意受一個女人的威脅,也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被一個,女人指手畫腳,郭雪芳這一點太失敗了。

輕輕的關上門,張青雲沒說任何話就那樣出去了,郭雪芳痴痴的站著開始滿臉奇怪,漸漸臉色開始陰沉,最後更是變成了綠色。

「嘩拉拉」會客室的能移動的東西全被郭雪芳用在砸在了地上,她覺得自己的胸脯有一種要撕裂的感覺,她不懂為什麼事情會談成這個,樣子。 前夫襲愛:老婆離婚無效 她約見張青雲真是好意,因為他知道張青雲現在面臨很大的危機。她可以幫到他,也願意幫他。

可是這一番話談下來卻完全和初衷相差太遠,張青雲不上路一意孤行倒也罷了,關鍵無法容忍的是他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自己的一番好意全部當成了驢肝肺。

郭雪芳用力撞了兩下桌面,眼淚悄然的滑落,整個人都被委屈所包裹。又想起張青雲所面臨的局面,這明顯就是一出雙簧。現在科技園的項目在京城出問題,在清江他的政敵也正在磨刀霍霍,等的就是這樣的機會。

面對這樣的局面,張青雲撞得頭破血流最後的結果可能是既保不住那幾百畝地,又在清江受到打壓,兩方面都得不償失,他這又是何苦呢?郭雪芳覺得張青雲就是一個瘋子。不可理喻的瘋子。

從郭雪芳的會客室出來,張青雲心情也有些激動,不過回過頭來卻詭異的笑了一下。郭雪芳的提醒讓他意識到了自己的兇險,所謂征地問題很有可能是一出雙簧,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無論事件結果如何,別人都有話說。自己馬上妥協了,回去清江別人會指指點點自己沒有原則。自己不妥協,這事情擱淺了,回去了秋後算賬,自己當初不按項目圖紙規劃操作的問題哪裡會解釋清楚?

只要何茂森和杜慎科兩人稍微有點默契。自己在清江徹底被打壓下去的可能性極大,所以現在是進退都不行。

至於現在馬上將這邊的情況向市委彙報,何茂森就更有主動權了,自己彙報了,就說明自己沒了主意,拿不準該怎麼辦!

一旦那樣,自己就成了何茂森砧板上的一塊肉,他可以先處理人再處理問題,也可以先處理問題再處理人。他愛咋樣咋樣,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求支持,兄弟們,第二個送到。今天已經更新北四字了,幾天是最後一天的雙倍月票期限了,手上有票的兄弟們都投了吧!一票頂兩票啊」求支持! 躊躇了很久,張青雲還是決定先走一下高層路線。由於一直以來。占江暉的秘書馬斌和他聯繫比較緊密,張青雲便寫了一個材料讓馬斌轉交占書記過目。

在材料中張青雲如實的反應了目前清江科技園項目面臨的問題,其中直言不諱的提到了郭家,而郭雪芳和自己的談話更是重點提及,算是曝了一個黑幕。

張青雲心裡清楚一點,那就是想解決問題當首先擺正自己的位置,在清江來說,整個班子有何茂森和杜慎科兩個正副班長盯著自己,他們比自己高一個台階,當然優勢也就大一點。

另一方面張青雲現在算是占江暉的人,如果要有動作,首先就要弄清楚占江暉的意圖,要跟他意見達成一致,否則本來就比人低了一頭,又還和領導缺乏溝通,預后哪裡能好呢?

而張青雲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寫成書面材料交給占江暉,一來是弄清書記的意圖,更重要的是他要弄清占江暉的政治傾向。占江暉是郭家的女婿,而張青雲反映的問題正是關於郭家的事,他什麼態度就至關重要了。

張青雲材料的電子版發給馬斌的第二天便接到了他的電話,一開口馬斌就道:「張書記。你這以後給書記遞什麼東西能不能先跟我通一下氣,總得讓我有點心理準備啊!」

張青雲心一緊,道:「怎麼了?書記生氣了嗎?是不是我的措辭出了問題?」

「咳,咳!」電話那頭馬斌咳嗽了兩聲,似乎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行!你讓我將東西轉交書記,當時我也沒怎麼看就直接送了書記辦公桌,書記看了材料劈頭蓋臉的問我的意見,我拿起東西一看……當時很尷尬嘛!你呀,你呀!稍微委婉一點總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

張青雲連連陪笑說對不起,他能想象當時的情形,自己給書記反映情況又不是一次兩次,馬斌也不是每一次都看過材料,這次肯定沒看,被占江暉問了個措手不及,回頭再看的時候嚇出一身冷汗,畢竟張青雲遞交的材料太過敏感了!

「張書記啊!你的東西書記看過了,書記的意思是既然科技園項目是你們清江班子在主導,處理這樣的問題就應該有經驗,要說事兒也沒太大的事兒,關鍵還是有一點溝通的問題。

省國土資源廳和中央國土資源部溝通有問題,清江市委市政府和國土資源部的溝通有問題,這才導致項目擱淺。書記讓你自己多用心、多溝通,不要芝麻綠豆的事情都上綱上線……」馬斌在電話中洋洋洒洒的說了一大段,張青雲聽得雲里霧裡,開始根本就聽不懂意思。

「馬秘書,這……這。書記真是這麼說的嗎?」張青雲道。

「你這是什麼話?難不成我還敢私自捏造不成?你要清楚,你有困難,書記也有困難!書記讓你多溝通,多用心,至於怎麼做需要你自己體會!」馬斌道。

張青雲愣了一下,心下恍然,占江暉說這些套話,可對那幾百畝土地的歸屬卻隻字未提,只說要自己多跟相關部門溝通,那言下之意沒並有讓自己妥協的打算。

這不是什麼都清楚了嗎?這種時候占江暉當然不會明確說什麼過激的話,能這樣說基本就算是支持自己了,總不能讓他出面逼郭家退讓吧!

有了這個底氣,張青雲開始頻繁跟何茂森和杜慎科彙報情況,他首先當然是承認錯誤,其中最重點的一條便是直說自己用人不當,不應該讓郭周群先去跟國土資源部的領導接觸。

說當時沒考慮到郭周群對科技園項目的了解不夠,以至於他在和國資部的領導溝通的過程中說錯了話,這才出了征地違規的問題。要不然,清江科技園的征地省委領導和省國土資源廳的領導都簽過字的,哪裡可能有違規的問題?

張青雲這一手就是一箭雙鵰,先將郭周群拉在了自己身下做墊背的。萬一到時候出了問題,自己垮了,這傢伙也絕對要不得好死才成。

另一方面,張青雲把省國土資源廳和省委分管工業的虞翔紅拉進了這個問題中,方便到時候扯皮。省一級的國土部門都沒有問題的事情,為什麼一到國土部便出了問題?這個問題很就糾纏的價值。

另外,即使有問題,問題的處理方式是不是一定要如此過激的搞一刀切,就因為幾百畝土地的問題搞得整個項目出於停滯狀態,這合理嗎?

何茂森在電話中聽完張青雲的彙報半天沒有做聲,過了很久才道:「事已至此,你只能將功補過,繼續在京城跟進這事了!至於郭副市長,他既然不堪大用,可以考慮讓他回來嘛!」

「是!」張青雲大聲道,隨即又壓低了聲音道:「書記,郭副市長雖然幫不了忙,但是有些事解鈴需要系鈴人,我的意思是讓他先留在京城,也算是跟我一樣吧,將功補過,您看……」

「那行,這樣也可以!你的能力我是信任的,我等你的好消息!」何茂森道。

掛了電話,張青雲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拖字訣算是順利用成功了,任他何茂森強勢,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就對自己動手。

一來這事情還沒有定論,張青雲還完全可以按照佔書記教的辦法推說是溝通不暢或者誤會所致。這二來。當時這塊地的審批也涉及到了江南地方的領導,張青雲巧妙的將大家綁在一起,何茂森貿然動手必將是先就要落下口實,而且最後的勝負還難預料,這種情況下他肯定是不會動的。

當然,最重要的一個方面,張青雲判斷何茂森並沒想過將自己往死里整,畢竟對何茂森來說,一個聽話的副書記還是非常的重要的。否則真把自己逼急了狗急跳牆,大家都惹一身騷,都沒有好果子吃,受傷的還是他這個班長。

……

這幾天清江駐京辦一片陰雲慘淡,郭周群搬進了駐京辦內面住,平常深居簡出,不敢張揚。馬玉嬌這幾天也沒怎麼拋頭露面,整天就呆在辦公室。

科技園的項目擱淺了,不管最後怎麼追究責任,駐京辦的責任永遠都逃不了,這便是馬玉嬌鬱悶的原因。如果這次不是張青雲主導的,憑她的脾氣估計有該發飆了。

不過在張青雲面前她不敢,項目出問題了,她甚至連張青雲的面都不敢見,因為她清楚。自己不高興,可能人家張書記更不高興。這個時候把張書記惹毛了,自己這個駐京辦主任正好可以被他當作炮灰,馬玉嬌再囂張,這一點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這樣一來,馬玉嬌又開始故技重施,張青雲她惹不起,人家手上有人事權,是市委能說得上話的巨頭。可郭周群不是啊,副市長是啥玩意兒?清江副市長十個指頭都數不過來,大部分副市長就管一個司機和一個秘書。這個郭周群跟著張書記屁大點事都干不好,估計以後的前途也好不到哪裡去。

本著這種心思,馬玉嬌對郭周群的態度這幾天是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平常領導的用餐被她用節省經費為名改成了工作餐,就兩個饃加點小菜,比老百姓還日子還清苦。

郭周群哪裡受得了這個氣,衝到馬玉嬌辦公室就開始罵人,馬玉嬌也不和他對罵,等郭周群一通發泄完畢,她只是嬌聲道:「郭副市長,我也是沒辦法,張書記有話,事情辦砸了就不要吃飯了!我知道他這是氣話,可是領導生氣了,我們總不能還大魚大肉的,您說呢?

再說您也不要把我們駐京辦當成了富家班了,我們的經費都是市財政撥款的,用的也都是納稅人的錢,市委政府領導一再叮囑我們,讓我們要節儉,所以在沒有客人的時候,我們都是這樣的。

當然,郭副市長您今天既然說了這個問題,我馬上給何書記或者張書記打個報告,然後按特供給您上餐,您就放心吧!」

郭周群一聽這話,氣得差點吐血,自己一堂堂副市長,在接待辦吃頓飯還得接待辦主任跟領導打報告才能行,這是哪裡來的強盜邏輯?

郭周群當場就想一耳光甩到馬玉嬌的臉上,可看女人一臉陪笑,絲毫不懼,他想了想還是沒敢動手。

非常時期,能忍則忍吧!郭周群心中清楚,這次自己給張青雲留的印象極差,以後在清江,張青雲這條線基本算是不用太多考慮了。而現在在京城。自己還不能擺脫張青雲的掌控,此時此刻,如果再生事端,後果真就難說了。

看到郭周群軟下去了,馬玉嬌心下對其更是鄙視,正準備譏諷他幾句,手機突然響了,她連忙將手機放在耳邊,只說一句話,臉上便變了顏色,只是道:「是,是,書記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好!一定,一定!」

說完這些話,她迅速掛斷了電話,人立馬變得精神起來,對一旁的郭周群看都不看一眼,開始招呼人開會。駐京辦的應急能力很強,很快幾個主事的骨幹都來齊了,馬玉嬌拍拍手道:

「各位,我長話短說了!剛才張書記來電話了,下午我們辦有貴客光臨,都是部長級別的領導,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各就各位開始準備,一定要給領導留一個好的印象……」

一旁的郭周群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不由得一動,他知道張青雲終於開始行動了,怎麼行動呢?下午來的又是什麼人呢?部長級別的領導?郭周群一時覺得腦子有點跟不上。

在他看來這次項目被擱淺是板上釘釘的事兒,自己郭家的頭面人物顯然是有心於這個事情,當然更關鍵的是在江南郭家現在的力量也漸漸起來了,該到發力的時候了。

愛你是情難自禁 張青雲如果夠聰明,就應該順勢而為,順便還能賣郭家一個人情,以後大家有這份人情在相處起來也就融洽點。官場上不就講人脈和關係嗎?張青雲大好前途,完全沒有必要在這事上較真嘛!

不過看這架勢,張青雲沒想過妥協,這還在拚命的找關係斡旋呢!郭周群第一次感到了有些震撼,他相信憑張青雲的能力和地位肯定看得比自己清楚,可是他竟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單單這份勇氣和決斷就夠讓人震撼了。

「郭副市長,請吧!我們都忙起來了,您是客人,我們可不敢讓您幫忙,不過待會兒來的可是貴客,所以還希望您沒什麼事不要隨便亂走,這應該沒有問題吧?」馬玉嬌嬌聲道。

郭周群遭馬玉嬌一通奚落才回過神來自己站的位置不對,再看馬玉嬌那副嘴臉更覺得胃不舒服,他本一肚子火,可想想還是不願降低身價和一女流之輩較真,只是哼了兩聲,走出門去。

此時整個駐京辦上上下下都忙碌了起來,大家都各司其職開始收拾,郭周群突然發現自己是個多餘的人,留在這裡他幫不了一下手,還處處惹人厭,他真想回去了。

可是市裡沒有通知,張青雲更沒有通知,郭周群哪裡敢貿然成行?這種痛苦讓人難以忍受。人在官場上混,最痛苦的就是無事可做,孤獨寂寞。現在郭周群就陷入了這種悲哀,窩在房間里就和坐牢差不多,更諷刺的是連生活水平都跟監獄差不多,當官當到這種程度,郭周群有時候突然想起還真是心戚戚焉……

張青雲在駐京辦宴請汪峰和趙傳,趙傳的車是軍委車牌,汪峰竟然開著外交部的車過來的,張青雲和趙傳同車,一看到汪峰,汪峰也正看向他,兩人都盯著對方,最後還是張青雲主動,上前伸出手道:「汪大哥好!」

汪峰伸手和張青雲的手緊握了一下,用力一帶,張青雲一個立足不穩向前衝去,被汪峰用雙手扶住,他只覺得雙肩一麻,兩隻肩膀各被汪峰拍了一巴掌,他才聽汪峰道:「好小夥子,幾年不見這范兒了不得了,得趁你官還不夠大多拍拍你的肩膀,以後想這樣可不容易了!」

張青雲抿嘴笑笑,汪峰就這種性子很迷惑人,任誰第一眼遇到汪峰都會被他的爽快和坦誠所征服。可實際上汪峰原則性極強,對厚黑學的研究也爐火純青,臉皮絕對的堪比城牆,一顆紅心絕對也是由紅變黑再變紅的,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崇尚的也是實力。

想想也是,出來混的誰不圖利和權,哪裡來的善男信女,自己不是善男信女就不要以此來要求別人。所以對汪峰,張青雲一直一來都不太反感,實際上兩人也就鬧僵過一次,後面雖然關係磕磕絆絆,但終究都沒撕破臉,時至今日,兩人也還可以坐在一起喝酒,當然更重要的是兩人還有機會互相利用一下對方。這也就是官場上所謂的關係和人脈吧!

「我們清江駐京辦也有些年頭了,可是接待外交部的領導今日可才是第一次!」馬玉嬌在旁邊忍不住插口道。她一眼就看出今天來的兩個客人很不一般。

開軍車的客人很容易就能看出身份,一個豆子的少將,合行政級別也是副部以上的官員,這對一個小小的清江來說,就已經算是大領導了。

可是對汪峰,馬玉嬌真覺得有些懵,開外交部的車,這算是怎麼回事嘛!難不成清江那點事還涉及到了外交的問題?

「馬主任,你去安排上菜。看人不能看車,這是汪峰汪總,可不是外交部的人,你在京城呆了這麼久,汪峰的名字你應該聽說過吧?」張青雲含笑道。

「聽說過,聽說過!」馬玉嬌雞啄米似的點點頭,神色微微有些激動,汪峰在京城的名聲誰不知道?江南傳媒的董事局主席,汪系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在體制內混的人基本都知道。

當然,趙傳的名聲也不小,不過說到群眾基礎,汪峰畢竟是做傳媒,接觸社會面很廣,這一點趙傳這樣的軍人是比不上的,所以在馬玉嬌眼中,汪峰可能才是今天真正的貴客。

看著汪峰和張青雲稱兄道弟,馬玉嬌更加堅信了自己的判斷,張書記在京城的根很深。一念及此,她內心安慰了不少,覺得事情恐怕真就有轉機,誰說得准呢? 我家後門通洪荒 政治上的事兒只要最後的罈子蓋兒沒有蓋上就有無限的可能。

迎汪峰兩人到包房,張青雲作為主人主動讓服務員先提了六瓶茅台過來,汪峰一見茅台酒興緻馬上就來了,道:「很久沒有痛快喝過了,我們今天哥仨不醉不歸!」

張青雲哈哈大笑,對汪峰的示好張青雲一點都不感到意外,現在清江國企班子調整,那件事情的起因就是自己向省委組織部門建議的,現在馬上要成為事實了,汪清泉是去是留還是未知,這個時候汪系有人接觸自己並不意外。

而對汪峰來說,他還可能有更深的意圖。自從占江暉入主江南后,汪系在江南不見了往日的風光,尤其是江北邱家東窗事發后,汪系在江南的力量是大受損失。

在這種情況下,汪峰和張青雲應該是有廣闊合作空間的。張青雲雖說現在級別不高,但是他自己的分量不輕。最重要的是張青雲一直在江南經營,不知不覺各路的人脈已經隱隱有了一個規模。

省委組織部、省委占書記、何副書記,還有常務副省長韋忠國都能算得上是張青雲的人脈,在地方上,武陵、武德、巴陵、衡水,或多或少張青雲也都有些關係,雖然缺乏整合,但是只要張青雲的地位越來越穩固,這些關係遲早都會生根發芽,慢慢的形成氣候。

這一點別人不清楚,汪峰是清楚的,汪峰這麼多年,最得意的地方就是消息靈通,為此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張青雲在江南的種種表現,基本都在他的耳目之下。

結人與未發跡之時這是古老的權謀之術,但是古為今用,這一招依舊很有市場,張青雲現在雖然不能說沒有發跡,但是離大乘確實還很有差距。汪峰此是和張青雲坐下談談,兩人就某些問題達成一些共識是很必要的。至少汪峰是這樣認為的,而張青雲對此也不反感,於是才有了今天的這次哥仨聚會。

桌上的三人都是好酒量,三人推杯換盞,談笑風生,似乎都在盡興喝酒。其實每個人心裡都在盤算,對張青雲來說他現在需要幫助,他認真思考了現在的困難,還是覺得最好是先繞過國土資源部,先將爭議擱置才是最穩妥的策略。

因為這個策略才最有隱蔽性,郭家現在肯定是認為自己會去找國土資源部的相關司死纏爛打,他們肯定已經設置了無數道的門檻,憑自己的力量過去只能將事情越鬧越僵,沒有半點好處。

與其這樣,張青雲認為還不如乾脆釜底抽薪,將幾百畝土地的問題擱置在那裡,到發改委那邊將這事解釋清楚,先把第二期項目的字簽下來,後面的問題再步步為營才是上策。

可現在擺在張青雲面前的問題是如何跟發改委的實權人物搭上線的問題,冒冒失失去肯定不行,找不到關鍵人反倒打草驚蛇,所以這方面張青雲希望和汪峰或者趙傳能有共同利益。

隨著酒喝得越來越多,張青雲還是沒想好如何措辭,正在急躁間,汪峰突然開口道:「青雲啊,清江是蓉城最核心的工業重鎮,你們發展高科技沒錯,可是對傳統大型企業,老牌國企也不能放下,畢竟清江的發展離不開他們,清江的老百姓更離不開他們,你說是嗎?」

張青雲愣了一下,皺皺眉頭,感覺麻煩來了!汪峰對清江的高新科技園好似沒有好感,另外汪峰不直接說汪清泉的問題,而知將矛頭指向了清江黨委政府和國企關係的問題,顯然說明他汪系在國企內面的根子有點深,像國企幹部制度改革這樣的事他們的態度肯定也是抵觸的。

一念及此,張青雲馬上收攏了剛才那些不現實的心思,才恍然明白汪系也好,郭系也好,那都是不是好鳥,都是無利不起早的傢伙,指望這幫人做成事,黃花菜都要涼了!

既然如此,人不求人品自高,張青雲也用不著跟汪峰多客氣了,前段時間差點被汪清泉那個老鬼整成了神經質,今日就拿汪峰當一回出氣筒吧……

【求月票,第一更六千字送到了,有月票的兄弟們不要吝惜啊!砸過來吧!】 拉達怯生生的看著自己的哥哥瓦西里,今晚發生的一切讓她有些應接不暇,先是遇上了歹徒,接著被救,然後她就暈了過去,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卻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雖然哥哥已經說了這是救命恩人的家,但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要到恩人家裡來。

「不好意思,這裡有點亂,你們先坐,我給你們弄吃的!」**一邊說一邊走進了隔壁屋,他可不想讓這兄妹倆看到聚寶盆的神通,倒不是怕他們偷,而是這事實在沒法解釋。

「太謝謝您了!」

瓦西里一邊又一邊的重複著感謝的話,倒是拉達好奇的打量著**的住所。

房間里的陳設很簡單,一張寫字檯、一張床和一個帶鏡子的衣櫃和幾把椅子就是全部傢具,到處凌亂的放著大部頭的書籍,和所有的單身漢住所一樣,這裡有一股臭鹹魚的味道。總而言之,在拉達看來這就是一間普通的大學生公寓。

唯一和別的學生公寓不一樣的是,屋裡的床被一條大狗佔據了,這條狗正「虎視眈眈」的望著她,這讓拉達覺得有些緊張,不由得緊了緊衣裳。

說實話,拉達不拉扯自己的衣服還好,稍微一用力,布帛的撕裂聲就響了起來,她可憐的外套頓時變成了一塊爛布頭。

「哥哥,我不是故意弄壞的。」

拉達知道她身上穿的已經是家裡為數不多的好衣服,家裡已經沒有錢給她置辦新衣服了,可是爛成這樣也沒法縫補。

拉達的眼睛里淚珠兒不斷的打著轉,而瓦西里只能無耐的嘆了口氣,他當然知道衣服不是妹妹弄壞的,絕對是那些暴徒乾的好事,可對於爛成這樣的衣服他也沒轍,難道要找親戚去借一件外套?不過這個時節,哪個窮人家又會有多餘的衣服呢?

**端著兩個熱氣騰騰的大碗終於從隔壁房裡走了出來,一股濃烈的香味勾得兄妹倆食指大動,完全忘記了衣服的事。

**將大碗遞了過去:「餓壞了吧!快趁熱吃!」

瓦西里倒是趕緊接了過去,但可憐的小拉達就沒辦法了,如今她哪裡敢撒手,只要一鬆手身上的衣服就會掉下去,而裡面的內衣早就被暴徒撕碎,她可不想在陌生男人面前走光。

2b的某人看了看碗里的康師傅紅燒牛肉麵,問道:「怎麼了?不喜歡吃面?」

敢情這廝直接圖省事,給瓦西里兄妹泡的的速食麵。

拉達搖頭道:「不……我喜歡吃面,但是……但是……」

一邊說拉達眼眶中的淚珠又有泛濫的趨勢,直讓某2b青年在心中大呼吃不消,那一雙大眼睛實在是太勾魂了。好在這廝也不是完全二到家,很快就發現了優質軟妹的尷尬所在。

「哦!衣服破了!」這**乍呼呼的說道,「沒關係,咱們換一套就是了!」

說完這廝裝模作樣的走到衣櫃前,卻暗地裡趕緊從聚寶盆中買了一套高檔女裝。

「送給你的,趕緊換上,然後吃東西!」**將新買的羽絨服、牛仔褲和一雙羊皮低筒女靴塞進了拉達手中。

封先生,求婚成功了嗎? 「先生,這怎麼合適!」拉達有些不知所措,頻頻的目視自己的大哥。

瓦西里也過意不去道:「先生,您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這衣服太貴重,我們不能接受!」

貴重嗎?

某2b青年卻不這麼覺得,對於擁有聚寶盆的他來說,哪怕是後世頂尖的定製版品牌時裝,香奈兒也好、范思哲也好、阿瑪尼也好,都完全沒有壓力,最貴的也不過是十來個單位的仙力一套,也就是打坐十來分鐘的事,完全不值得一提。

「說了送給你的就是送給你,哪有收回來的道理!」**霸氣將衣服又一次塞了回去,指了指隔壁道:「快點去換上!」

拉達猶豫的看了看瓦西里,後者無奈的點了點頭,小女孩趕緊朝**道謝,不過心中卻是在暗暗懷疑。雖然對方嘴上說得輕鬆,但是她哪怕再沒有眼光,光憑手感也能發現手中的衣服絕對不便宜。尤其是那件羽絨服的料子,她就從來沒有見過。

帶著滿心的疑問,小女孩換上全套衣物,當她從隔壁走出來的時候,不光是**眼前一亮,連瓦西里都看直了眼,他還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妹妹這麼漂亮過。

拉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問道:「怎麼了?」

其實拉達穿的時候就覺得有些怪異,尤其是那條「帆布」的褲子,崩得緊緊的,將她下半身的線條完全勾勒出來了,讓她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瓦西里痴痴獃呆的回答道:「太……太好看了……就是有點怪怪的……」

沒見識的土豹子,**鄙視了瓦西里一眼,21世紀最潮的時裝哪是這個保守的時代能比的。當然這也得看誰穿,也就是拉達青春靚麗,換成一個肥胖的俄羅斯中年大媽穿出來,好吧,會雷翻整條街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