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隨即又對著李林甫問道:「右相以為如何?」

「臣舉薦韋城男,江淮南租庸、轉運、處置使韋堅。」李林甫淡淡的說道。

此言一出,李適之大驚!他之所以舉薦陳希烈,除了陳希烈和他關係不錯之外,最重要的是陳希烈這人底子厚,資歷足,放眼滿朝文武能和他競爭相位的也不多。

但是這個韋堅除了在廣運潭一事上討了聖上的歡心之外,並無多大功績,反而帶著一絲寵臣味道,在百官那邊的口碑遠遠算不上好,雖然和自己關係也不錯,但要真把他推出去,決計過不了百官那一關。

要知道,就算你不經百官廷推而被皇帝簡拔為相,但是在百官中沒有根基的話,不用幾次風雨便會將你打回原形,推薦韋堅對李適之來說,根本就是得不償失。

可是李林甫為什麼要推舉這麼一個人,且不說韋堅和他關係本就不佳,再者,這個韋堅根本就沒有上台的可能嘛!那李林甫為何還要作此無用之功呢?李適之回想上午的情形,忽然間聞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穿越之秦夢蝶 「既然你們倆推薦的人選不一,那便上朝讓百官廷推吧!」李隆基決定道。

當天,聖上要再次封相的消息便被人傳遍了整個長安城,而兩位相爺各自推舉的人選也一道傳了出去。

陳希烈那邊倒有些波瀾不驚,至於韋堅這邊那便是狂喜了!雖然以前和李林甫關係不佳,但是此次李林甫能不計前嫌的推舉自己,韋堅還是很感動的,當日便命人備了一份大禮送去布政坊的右相府上。相反對於昔日好友李適之心中卻難免起了一些芥蒂。

幾日之後的朝會上,高級官員們參與了對新任宰相的廷推,但是候選之人卻只有陳希烈一人!

沒別的原因,只是御史台內的一個御史幾天前上了一本彈章,彈劾江淮南租庸、轉運、處置使韋堅在修建廣運潭之時毀壞百姓房屋墳墓,同時還大肆收刮民脂民膏,貪墨工程款項,一樁樁一件件具證據確鑿,不容韋堅抵賴。

所以,現如今的韋堅早已停職在家中等著朝廷的審查,哪裡還能來參加宰相的選舉。就這樣,陳希烈毫無懸念的進入了政事堂,成了排名第三的宰相。

等到陳希烈事後前去拜謝李適之的推薦之恩時,卻明顯看出李適之面帶愁容,遂出聲問道:「左相可是有何煩心之事?」

「唉……又被李哥奴擺了一道啊!」李適之苦嘆道。

「左相說的是韋堅的事?」陳希烈問道,對於韋堅他們什麼交情,談不上好惡。

「是啊!這離間之計使得那真是無跡可尋卻又效果驚人啊!」李適之苦笑道。

李適之不愧是多年的宰相,一眼就看出了李林甫的計策,只是所謂當局者迷,如今正悲苦著的韋堅卻決計不會相信這些的。

斷了入相之路的韋堅整日間泡在酒肆中醉生夢死,而經過有心人指點之後,更是將導致自己如今境遇的罪魁禍首的帽子安在了李適之頭上。從李適之繞開右相卻和陳希烈前去冊封壽王妃,到如今舉薦陳希烈入相,無一不說明兩人早就沆瀣一氣了,此次見自己也被推舉,害怕自己當選當了陳希烈的路,便指使人誣陷自己,實乃不當人子!

憤怒中的人,思維一旦經人引導,便會落入誤區中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斷了入相之路的韋堅可謂心如死灰,頓感了無生趣,又哪裡還能聽得人勸。

隨後,玄宗見韋堅整日間醉生夢死,連正事也不梳理了,也對韋堅失望透頂。其實這貪墨之事,到了韋堅這個高度,皇帝其實已經不再介意,看重的也只是你的能力,只要別太過火,伸手拿點也無傷大雅。

只是韋堅如今這個狀態哪裡還能擔任轉運一職,李隆基遂向宰相們詢問該由何人接任韋堅的轉運諸使的位子。

李適之這回沒有再輕易出言,陳希烈剛來暫時也不遠說話,所以就剩下李林甫舉薦了戶部郎中王鉷。

李隆基聽完之後卻沒有回話,隔天之後便下發了一道旨意,任命御史中丞楊慎矜兼任江淮南租庸、轉運、處置諸使,同時也放了韋堅一馬,將其任命為刑部尚書,而左相李適之將不再擔任刑部尚書一職。

自此,朝野上下也總算看清了楊慎矜到底是誰的人,這楊慎矜不願做他人的馬仔,而只想著搭上玄宗李隆基的線,在朝野上自立一處山頭,事實上,現如今的他也做到了。

天寶以來,土地兼并嚴重,關中和山東的土地再一次成了世家大族們的私地,朝廷能在上面收到的賦稅越來越少,這讓一直依靠著這兩塊中原之地的中央財政越來越拮据,加上玄宗李隆基又是個花錢大手大腳的主,中央財政也快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了。而自從韋堅開通廣運潭后,江淮等南方之地的財貨和賦稅大大的緩解了中央財政的壓力,這也是韋堅大受恩寵的原因所在。

而如今的楊慎矜便處在這麼一個位子上,一手抓著財權,一手又掌著天憲,又管錢又管罰,真可謂權傾宰相,那剛入政事堂的末位宰相陳希烈在他面前都不夠看的。

到這裡,李林甫抓住時機發動的倒李第一戰徹底結束,去掉了李適之手上的一個實權大部,更加離間了對方的一員大將,可謂戰果豐厚,只是最後卻全部便宜了楊慎矜這個「兩姓家奴」。

得與失,實在很難算得清楚…… 唐蕊給了顏溪胤一個讚賞的眼神,他歡喜得差點跳起來,笑得像個傻子一樣。

蕊兒表揚他了。

「我會好好幫蕊兒忙的。」

庄秋雲瞧見顏溪胤那副傻樣,不忍直視的別開臉。一個堂堂的強者,在唐蕊面前要多聽話便有多聽話。

唐蕊的情緒牽動著顏溪胤的情緒。

可是,他也太讓人看不下去了。

妥妥的妻奴,且是在妻奴的道路上一去不回頭。

唐蕊嗯了一聲,「師父,接下來的事我們不再插手,以免唐山那邊查出來,惹來一身騷。」

「聽你的。」

「蕊兒,你之前答應為我下廚的。」顏溪胤小心翼翼的,注意著唐蕊的神色,一有不對立馬改口,「那個……今晚可不可以?」

唐蕊恍然想起這件事,之前到魔界拜見顏夫人,這件事便擱置下來了,「走吧,我們到小廚房看看,今晚我做個火鍋給你們吃。」

顏溪胤見唐蕊沒有發火,膽子大了不少,「蕊兒,火鍋是什麼?」

兩人相伴往小廚房的方向走。

庄秋雲笑著回了自己的屋裡,顏溪胤和唐蕊過二人世界,她這個超大瓦數的電燈泡就別去了,免得那小倆口沒辦法卿卿我我。

下廚可是增進夫妻感情的好方法。

每個學院住的院落皆是有小廚房的,方便每個學院自己做點吃食。

小廚房裡應有盡有,如果沒有的可以自己出去買,或者請玄羽學院的人幫忙買。

顏溪胤在到廚房前,吩咐暗衛前往唐家辦事。

「火鍋是一種吃食,做出來你便知道了。」唐蕊掃了一圈小廚房裡的東西,她要的東西都有,「火鍋要人多吃著才熱鬧,正好今晚和學院的人聚在一起吃火鍋。」

顏溪胤癟了癟嘴,他想和蕊兒過二人世界,其他人有多遠滾多遠。

可蕊兒高興,他也只能照辦。

天大地大,媳婦最大。

「蕊兒,我幫你打下手。」

「好。」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唐蕊將做火鍋所需的一切全準備妥當,和顏溪胤兩人邊聊天,邊準備食材。

「你切斷辣椒后不要摸眼睛,會辣到眼睛的。」她提醒道,「你吃的辣不辣?」

醜女奪夫記 「蕊兒按照自己的口味來調便好,我隨你的口味。」顏溪胤笑容燦爛,令他整個人越發的耀眼奪目,令人移不開眼,「有沒有想吃的食材,我吩咐人前去拿來。」

「暫時沒有,一會兒再看看。」

唐蕊瞥了眼顏溪胤,有幾分驚艷。她趕忙移開眼,繼續摘菜。

不得不說,他的這副皮囊真的帥到沒有詞語可以形容,任何詞語形容他的容貌,彷彿都會玷污了他一般。

前世她作為古武世家的家主,交往的人大多數皆是修鍊者。修鍊者比尋常人身體好,容貌出眾,壽命長。

她不是沒看到過俊男,可像顏溪胤這副容貌的,她只看到過他。

唐蕊深吸了一口氣,壓住砰砰砰亂跳的心。這可真是,不過是看了一眼顏溪胤的容貌,心便亂了。

感情之事啊……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雖說之前想著要順著自己的心走。可當她面對顏溪胤的深情時,她又猶豫了。

終有一日,她是要回到現代的。而他是魔界未來的王,不可能跟著她回到現代,他肩上的重擔註定他要守護魔界。

回到現代報仇再回來嗎?

這不是普通的撕裂空間,是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消耗是巨大的,能成功一次已是極為不易。

誰也無法保證她能否第二次撕裂空間。

和顏溪胤說清楚?

她對他了解的不是十成十,卻也了解五六分。以他的性子,他是絕不會放手的。

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

「蕊兒是不是被我的容貌迷住了?」顏溪胤將臉湊到唐蕊的面前,兩人的臉挨得極近,他趁機偷了個香吻,「我剛發現你偷偷看我。」

唐蕊瞪了眼顏溪胤,她一丁點兒小動作也逃不過他,「顏溪胤,如果,我說如果。」

「如果有一天,我要離開這裡,到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也許不會再回來了……」

她忽然停了下來,她在說什麼啊。

以後的事誰也說不準,沒必要現在急急的知道答案。現在知道的答案,在將來不一定是答案。

人心是最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

修鍊者最不缺的便是時間。

在漫長的時間裡,有幾個人能遵守當初的諾言,從一而終。

「蕊兒想去哪兒?」顏溪胤似是沒有聽出唐蕊話里的真正意思一般,滿眼的溫柔情意,「不管你在哪兒,我都會找到你的,我不會離開你太遠,也不會離開你太久。」

「我是屬於你的,你千萬別忘了帶著我一起走。如果你敢忘記帶走我,等我找到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唐蕊聽懂了顏溪胤話里的意思,壓下心裡的各種情緒,裝作若無其事的開玩笑,「你可是魔界未來的王,不能亂跑的。」

「我可不想到時候被魔界眾人追殺,連個清凈也沒有。」

「魔界之王又不是非我不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你。」蕊兒到底有何事瞞著他?「再則,我爹還沒老,可以處理魔界的事情。他清閑了這麼多年,也該好好的活動活動筋骨了,免得老和我娘膩歪。」

唐蕊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她又說不出口。

就算她一個人悄悄的回到現代,以顏溪胤的性子,不管付出何種代價也會找到她的。

「蕊兒,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顏溪胤放手手裡的事,伸手拉著唐蕊的雙手,深情的凝視著她,「我也知道你的這些秘密無法告訴任何人。我在等,等你對我真正敞開心扉的那一天。」

「魔界缺了我不會出任何事,我爹能管理好魔界,且也有合適的接班人。對我來說,你是最重要的,沒人或者事能比得過你分毫。我可以給你足夠的時間,但請你不要離開我太遠,也不要離開我太遠,我怕我會瘋。」

唐蕊抿了抿唇,心裡十分難受。有兩個小人在她的腦海中不停的爭吵,一個小人說和顏溪胤在一起,一個小人說報仇重要。

她不知該如何選擇。

順著自己的心,說著容易,做起來太難。 「蕊兒不用急著給我答覆。」顏溪胤伸手將唐蕊圈進自己懷裡,「我們兩個有一輩子的時間,你可以慢慢想,我會一直等到你想通的那一天。」

她會因為別的女子而吃醋和生氣,會因為他而對自己的決定有所猶豫,證明她是在意他的,只差一點點便是喜歡。

只要他再努力努力,蕊兒定會答應嫁給他的。

唐蕊垂下眼嗯了一聲,難得乖巧的靠在顏溪胤的肩上。

是啊,還有很長的時間,何必急在這一時做出決定。

她要達到撕裂空間回現代的修為,應該是法神級別。

要到法神級別談何容易,沒有幾百上千年,或者是幾千年,怎可能達到法神級別。

她有足夠長的時間思考這件事。

時間也是考驗人心最好的辦法,由時間來決定這件事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

或許,她也應該為顏溪胤做出一些改變。

他為她改變了這麼多。

沒了那些煩惱的唐蕊,整個人輕鬆了不少,氣息也柔和了下來。

她太急切在最短的時間做出選擇。

「明明不用著急的。」

忽然,唐蕊周身氣息一變。

她很是驚訝的抬目望向顏溪胤,正巧他也垂目凝視著他,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愕。

「我的蕊兒真的厲害。」他吻了吻她的紅唇,「可有突破到大法師?」

唐蕊輕輕搖了搖頭,這一次沒有對顏溪胤的行為有其它的情緒,彷彿認同他的行為,「沒有,剛好到法師十級,倒是心境開闊了不少。」

打個比方,她之前的心境是條小溪,現在她的心境是條小河。

心境比修鍊難得數倍。心境越開闊,對修鍊的幫助越大。

是因為她想通了和顏溪胤感情之事的原因。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這件事一直困擾著她,令她修鍊都受到了阻礙。現在想通了這件事,不止是晉級了,連心境也開闊了很多。

「我幫了大忙,可有獎勵?」顏溪胤意有所指的說道,「我婦唱夫隨得好,蕊兒才能有此收穫。」

唐蕊自是聽懂了,裝作沒有聽懂,一把推開顏溪胤,繼續摘菜,「再得寸進尺,今晚你便看著我們吃。」

「媳婦,我錯了。」顏溪胤嬉皮笑臉的說道,「我保證乖乖聽話,你喊我往東,我絕不會往西。」

今個兒福利也有,蕊兒的心意也確定了,收穫頗豐,剩下的便是按照計劃繼續努力。

唐蕊的唇角噙著一抹淺笑,沒有計較顏溪胤的稱呼,「對了,可有抓到夏婉茹和夏天雲?」

「暫時還沒有,這兩人挺會藏的。蕊兒別擔心,我會儘快處理了他們兩個。」顏溪胤不想讓這個話題打擾了現在的好氣氛,便說起了輕鬆愉快的話題逗唐蕊開心。

大明帝國,青都,唐家的宅院。

喬姨娘的院落。

她的地位只比當家主母邱靜梅低一點點,是唐山最寵愛的妾室,沒有之一,育有一兒一女。

春兒快步走進屋,右手一揮,除了她以外的下人全退了出去,並關上房門。

她來到妝台前,福了一禮,低聲的說道,「姨娘,奴婢剛收到消息,夫人似乎有孕了。」

正在描眉的喬姨娘手一頓,隨即沉下臉,「是否為真?」

她一幅江南溫婉女子的容貌,一顰一笑帶著幾分妖嬈,看起來宛如二八少女,一點兒也看不出是生了兩個孩子的女人。

「您是知道夫人向來防守得有多嚴,不確定是否為真。」春兒說道,「但夫人最近的飲食多數為補,且吩咐萬媽媽外出買了不少的藥材,暗衛的數量也比之前多了。「

喬姨娘眼目中的陰狠一閃,生生破壞了她溫婉的模樣,「做的乾淨一點兒,不要讓邱靜梅那賤人查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