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雙鷹徽章可是所有正統組織的人,都嚮往得到的啊。

因為這雙鷹徽章代表著的可是無上榮耀和無限前途!當時他可是旁聽過大佬們的談話的,知道要不是凌羽太年輕的話,就沖那份功法,就足以讓凌羽提升到校級的橄欖枝兩顆金星了。

不過凌羽現在領了雙鷹徽章也算是被內定了,橄欖枝兩星是絕對跑不掉的,至於最高級別的橄欖枝三星,凌羽只要後面稍微表現好一點,也有很大可能當上的。

而這橄欖枝三星代表的可是,正統組織最高司令官啊!

其地位,僅次於華夏第一人。

只是凌羽看上去好像並不在意這至高榮譽的雙鷹徽章……這就讓鄧玉山有些胃疼了。

他正等著凌羽問,我那麼大功勞你就給我這個徽章?或者是這個徽章代表著什麼?又或者是那種逆天的功法就值這個徽章之類的問題。

然而,凌羽並沒有問,看上去他好像不在意能不能繼續升職,也不在意雙鷹徽章代表著什麼……

鄧玉山忍不住問了:「總教官,你不在意雙鷹徽章代表著什麼或者是有什麼用嗎?」

「不需要。」凌羽沒有絲毫猶豫就回答了。

你在一個極其落後的小世界中的一個中等組織裡面和一個仙帝談榮譽,還問他在不在意一個徽章?開玩笑?

「不愧是總教官。」鄧玉山尷尬的笑了笑,想來也只有這種洒脫的人,才能夠擁有那種功法,才能擁有一身不凡的修為。

尷尬了一下之後,鄧玉山就說起了另外一件事。

「至於另外一件事情,是個法器有關的,不知道總教官有沒有了解過關於南疆那邊的傳說?」

「沒有。」凌羽稍微來了一點興趣,他知道鄧玉山來找自己不會無的放矢,而說起傳說,凌羽就想起了之前遇到的妖獸,畢方、三頭九尾蛇、鬼鉤蛇、梁月的鈍劍等等,這些可全是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所以現在鄧玉山忽然提起傳說,怕是某個地方出現了異狀。

「那我先給總教官說一段關於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的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傳說吧。」

「很久以前,人們渴望引來天山和昆崙山上的雪水,來澆灌乾旱的塔里木盆地。一位慈善的神仙被百姓的真誠所感動,他把他的寶貝金斧子交給了哈薩克族人,用來劈開阿爾泰山,引來清澈的雪水,他想把它的另一個寶貝金鑰匙交給維吾爾族人,讓他們打開塔里木盆地的寶庫,用裡面的寶物讓土地煥發生機,不幸的是,金鑰匙被神仙的小女兒瑪格薩弄丟了,神仙一怒之下將馬格薩禁錮在塔里木盆地的中心,於是塔里木盆地的中心變成了塔克拉瑪干沙漠。」

鄧玉山說了很長一段話之後,換了一口氣時,凌羽問了一句。

「金斧子被人找到了?」

凌羽只提金斧子而沒有提金鑰匙,那是鄧玉山前面說了和法器有關。

「沒有,不過關於這次的事件,與金斧子和金鑰匙不一定有關係。具體情況還得和另外一段鮮為人知的傳說承接一起。

傳聞馬格薩被禁錮在當地塔里木盆地后,使得原本的土地愈發惡劣了起來,導致原本居住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數萬居民,不得不遷移離開本地,人們離開之後,馬格薩的一個惡名「塔哩」也就是魔女的意思,也被流傳了出去。

數萬居民被迫離鄉之後,沒過多久,他們又回來了,他們是來報仇的,向魔女復仇。

他們將乾草鋪滿馬格薩的周圍,高舉的火把,怒吼著『魔女』『去死』,但是乾草沒有被點燃。

因為馬格薩隨身攜帶的一面銅鏡忽然發出了銅色光芒,召喚出來了無數魔鬼,殺死了在場所有人。」

「而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我們的科學家只在一個地方發現了有骸骨和異獸的屍體混雜在一起,那就是死亡之海——羅布泊。」

「我們接到一則消息,說是某個門派找到了馬格薩的後人,而馬格薩的後人能夠引導他們到馬格薩的遺骸前,這也就代表著他們能夠找到傳說中那面銅鏡。」

「若我們之前在羅布泊找到的異獸屍體就是那面銅鏡所召喚出來的生物的話,那麼可以確定的是,那些生物的實力,不低於我們人類的宙玄境大圓滿。」

「所以,你們畏懼這面可以召喚出無數宙玄境大圓滿以上的銅鏡落到他人手中,想要我去幫你們拿回這面銅鏡?當然,就你剛才所說的那些漏洞百出的傳說和接到的消息來看,這件事的真偽還沒有定論。」凌羽說道。

鄧玉山尷尬的笑了笑,他早猜到凌羽會這樣說,不過他也沒有辦法,這是上級的命令,他只是一個傳話的,於是將腹中準備好的話說了出來。

「如果總教官感興趣的話,我安排人給您準備飛機,順便說一些細節問題。如經查探,得知傳說是假的話,您就當是旅遊一下,看看不同生態下的環境,但要是真的話,銅鏡被您得到了的話,那銅鏡的歸屬權自然是您的。」

這要是換成其他歸屬正統組織里的人,鄧玉山相信命令絕對不是這樣。

正常來講你出使任務期間,所得的一切物品可是全都要上交的。

但這次出使任務的可是青年宗師的凌羽,你讓一代宗師出馬,然後什麼好處都沒有?你看他下次還幫不幫你?

要是一般正統組織的成員,你總有辦法限制他,但是面對宗師,你拿什麼去限制他,家人、其他的宗師?那樣只會內鬥消耗自己的實力,得不償失!

總之,實力就是通行證,不管是在哪裡都好使。

不過還別說,鄧玉山這樣做,倒是讓凌羽對正統組織有了一點點的好感,不過好感是次要的,對於這件事,凌羽也是稍微有點興趣,於是說道。

「你去安排吧。」 一架直升機落到趙家莊園沒幾分鐘,便奔向夜空,飛離北灣島。

飛機上的凌羽很無語,當他讓鄧玉山安排這件事的時候,鄧玉山直接讓站在門口的方霜芸進來,而方霜芸卻說事情緊急,先上飛機在說。

感情鄧玉山之前看上去那麼冷靜,全是裝出來的。

「抱歉,總教官,聽說你才剛到趙家還沒休息,就被我接出來了。」方霜芸一臉歉意。

「這倒沒什麼,倒是說說,為什麼這麼急?從鄧玉山的話看來,這件事不是連真假都不知道?」凌羽不以為意道。

「羽先生對這件事了解了多少?」

「馬格薩的後人落到某個門派中人手中,為了防止銅鏡落到門派手裡,所以來找我。」凌羽概括了一下說道。

「原來如此。」方霜芸點了一下頭說道:「雖說這件事的真偽難辨,但實際上我們有九成的可能性可以確定這件事是真的。」

說道,方霜芸便話題一轉:「回總教官剛才的問題,那是因為我們的人破解了馬格薩後人留下來的求救信號,從中得知,馬格薩的墓地應該在羅布泊下方,而馬格薩的後人應該是開啟墓地的鑰匙,而開啟的日期則是三天後,更加具體的時間……」

方霜芸搖了搖頭,便繼續說下去。

「就算現在趕到那邊過去,最快也要半天時間,而且為了不引起注意,我們中途還要轉車過去,至少得花一天時間,所以才會這麼著急。」

「不引起注意?誰的注意?」凌羽抓到關鍵點。

「各大門派!得知這則消息的並非只是我們龍組,還有燕京那幾個排行靠前的門派,乾剛門、青山門、獵妖宗等……不過燕京門派的人知道了,他們背後在京都的大勢力也必然得知,而總教官您的身份又還沒有泄露,所以才需要到您出手的,這樣一來才不會被門派中人特別關注,那樣行動起來會很麻煩的。

我會將您送到距離羅布泊最近的客棧,哪裡有我們的線人,住宿之類的我們已經全部安排好了,要是有什麼需要,或者是情況,總教官你只需要按下這個,就可以隨時和我們聯絡。」

說罷,方霜芸給凌羽遞上來一個小型耳機,仔細看的話,還能夠看到耳機背面有一個很小的按鈕。

說到這幾個門派,凌羽就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在燕京舊四點金的一件事。

當時他剛和三頭九尾蛇簽訂契約,就忽然跳出來一群人要滅掉三頭九尾蛇,凌羽當時就將那群人給全殺了,依稀還記得,那群人這種,好像恰好就有,方霜芸說的這幾個門派。

不過依照當時這群人說的話,好像是偷偷摸摸出來的,那他們的死要被發現,應該沒有那麼快。

至於刻意調查之類的,凌羽也不擔心,現在自己掛著的名頭可是黑隼總教官,華夏能讓他們查出自己的行蹤?顯然是不可能的。

凌羽將這件事甩到腦後,接過耳機,忽然想起什麼,眉頭一皺的問道:「客棧距離羅布泊有多遠?」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塔克拉瑪干沙漠只有邊緣部分有人居住,算起來差不多是整個沙漠的五分之一還不到的面積,而羅布泊可是在塔卡拉瑪干沙漠中心,這距離可就遠了去了。

要是安排客棧在外圍的話,那到時候要是羅布泊真有什麼的話,等他花個半天時間趕到羅布泊那邊去,黃花菜都涼了。

似乎是察覺到凌羽的擔憂,方霜芸微笑的解釋道:「總教官不用擔心,我們安排的客棧就在羅布泊的邊緣,沒錯,位於塔克拉瑪干沙漠的中心,羅布泊的邊緣,有一家客棧!

畢竟羅布泊也是一處奇景,只要不是夏天、冬天,那裡平時還是有很多人去參觀的。

但很多去到羅布泊的人都不知道哪裡的天氣規則,很容易就遇險,於是就有人在羅布泊的邊緣建立了一個客棧。

不過經我們調查,這個客棧並不是正常製成的,而是好幾個土系法師聯合製成的,所以很堅固,並且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情況,這個客棧下面還有地下室,十分安全。」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方霜芸解釋完偷偷看了凌羽一眼,順便掃過凌羽旁邊那個大塊頭,黑煞僵。

雖然她知道荒天境宗師很強,肉身抗子彈,隨手的攻擊堪比炮彈爆炸,但是她不知道荒天境的宗師要是遇上自然災害會怎麼樣,能不能扛過去,就算他能夠抗過去,跟隨著凌羽的這個黑名單又能不能扛過去,所以特地強調了安全兩個字。

要知道,塔克拉瑪干沙漠那邊現在可是入夏了啊,入夏了也就代表著,白天時不時會出現沙塵暴,晚上時不時會出現冰雹……

「原來如此。」

羅布泊的邊緣有客棧,總好過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邊緣有客棧,不過方霜芸這麼一說,凌羽也意識到了一點:「也就是說,到時候那些門派中人也會出現在那個客棧,而你擔心到時候門派串通一氣,將你們派去的人滅口,所以才如此安排。」

別以為那些門派會因為畏懼龍組的身份而乖乖將寶物讓出來,那可是鳥不拉屎的沙漠,殺個人埋在沙漠中,誰知道?

要知道,凌羽以前剛遇到鶴方的時候,那幾個門派的人為了得到鶴方當時就想殺掉龍組的人,包括凌羽來著。

方霜芸毫不察覺的輕微一點頭。

正如凌羽所說,所以方霜芸才會依照上面的要求,隱藏凌羽的身份,免得打草驚蛇。

要是那些門派知道龍組出動一個宗師,那京都那些門派會怎麼樣可就不好說了,到時候說不定會發展成一場宗師大戰,前提是銅鏡確實存在,而金鑰匙和寶庫也確實存在。

總之這都是為了事情防止變得麻煩才這樣安排的。

凌羽也沒在這件事上多提,反正隱藏也好,不隱藏也好,對他來說沒差。

「對了,總教官,要是這三天沒能收集到什麼信息的話,可以的話,請第三天的晚上務必守在羅布泊,具我們的推測,三天後的夜晚也就是三伏天的夜晚,很有可能出現異象!」 塔克拉瑪干沙漠唯一一條直通死亡之海羅布泊的公路上,空氣逐漸凝重焦灼了起來,拂過的黃沙越來越快,越來越多,在空氣灼燒壓抑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個低氣壓區域形成了,隨即而來的颶風,由黃沙聚成的颶風,那是沙塵暴!

而在沙塵暴前面,一輛越野車正在飛速行駛,速度高達每小時200公里,看上去就要徑直撞上沙塵暴一樣。

郝仁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輩子居然能夠見到沙塵暴在自己面前形成。

這就麻煩了。

「完了,要是減速下來的話,會直接被吹飛,但是不減速下來的話,直接衝進去沙塵暴,這要不是被沙塵暴撕成碎片,就是直接被吹飛啊!」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因為是在沙漠無人的公路上,同時前方視野也很清晰,所以他基本是油門踩到底,200時速想要在公路上掉頭,他怎麼掉?

此時,郝仁陷入了兩難之境,但選擇的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他都感覺要涼,所以他,猶豫了。

郝仁苦笑一聲:「總教官,這下得請你帶我飛了。」

好歹他也是龍組的成員,也是知道眼前這個青年的身份,青年宗師,傳聞宗師有罡氣護體,雖然不知道這罡氣護不護隊友,但畢竟是宗師,總應該有能力帶一個人離開沙塵暴吧?

雖然他之前是不認為這個青年就是宗師的,也和其他朋友在私底下說過,這個所謂的宗師,怕不是用錢買來的。

不過現在出門遇到沙塵暴,他也只能祈禱這個宗師是真的,而不是摻了水分的,要不然他們死的可就憋屈了,堂堂宗師和一個龍組帶路人,出使任務的第一天被沙塵暴給卷死了,傳出去可得笑死人。

「嗯,油門踩緊。」凌羽瞥了一眼前方襲來的沙塵暴,非常淡定的說道。

說話間,凌羽凌羽右手抬起來一揮,越野車的外殼頓時裹上一層淡藍色的罩子。

魔法護盾,能夠有效的抵擋攻擊,護盾一出現,沙塵暴那強勁的風力吹到車上,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吸收了一般,車輪更是毫無阻力,車內也不像沙塵暴出現之前一樣顛簸。

「咦,車不晃了?」郝仁詫異道,他也算是開車老手,對車速多少會遇到多少阻力,還是大概有所了解的,而剛才在沙塵暴出現的時候,他就明顯的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阻力,隨之而來的是車身的顛簸,他知道,那種情況下,只要他的車子稍微有點偏斜,就會被沙塵暴直接吹飛。

然而,就在凌羽一抬手之後,那種感覺居然就不見了。

這也太神奇了!

難道這就是宗師的手段嗎?

郝仁心中震撼,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連沙塵暴這種自然災害,在宗師面前就和開玩笑一樣。

於是,郝仁道歉了:「總教官,抱歉,在你還沒來之前說了你壞話。」

雖然郝仁是和同伴在背地裡說的,但是他總感覺,不道歉的話,有些過意不去。

凌羽隨口應了一聲,並不在意。

倒是這沙塵暴的出現,讓凌羽稍微有些在意,在沙塵暴形成的時候,中心一閃而過出現了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雖然現在法力波動波動逐漸變弱,但還是存在的。

沙塵暴的中心有法力波動,怎麼想都不正常!

郝仁見到凌羽一點都不在意,內心忍不住感嘆,不愧是宗師級別的大佬,心胸就是寬廣。

雖然危險沒有了,但是他卻沒有聽凌羽說的那樣,將油門踩緊,而是緩慢的抬起了踩著油門的腳,同時一點點的踩著剎車:「總教官,這段路必須將車速減緩下來,前面再走一段直線后,就要轉彎了,在這種視線不好的地方,亂開容易出事,相比起慢慢開,摸索道路,還不如停下來,等沙塵暴過去之後,再開來的快,放心,這裡的沙塵暴過去得很快的,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

說話間,沙塵暴便將兩人乘坐的越野車給包圍了,雖說沒有沙子、石子拍打車子的情況,但是透過車窗的外界,已經是兩眼一抹黃了。

同時越野車的車速也在急速下降。

被靈氣波動吸引了注意力的凌羽才回過神來,用一種毋庸置疑的語氣說道:「打開車燈。」

「總教官,這種情況下就算打開車燈也沒用的,這沙子太密集了,什麼都看不到的,開了和沒開沒有區別的。」郝仁說道。

他郝仁雖然只是一個宇黃境的內勁武者,但也有聽說過,荒天境宗師有搬山倒海之能,但是這搬山倒海和打開車燈有什麼關係?

要是凌羽下去直接讓沙塵暴倒吹回去他還相信,但是想要在這漫天沙子中看清路線,開個燈有什麼用?

說是這樣說,郝仁看見凌羽眼中那令人不容置疑的態度,也是沒敢繼續勸說,直接打開遠光燈了。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然後就是看到,凌羽又一抬手,然後放下。

郝仁幾乎都能夠猜測到後車鏡中,凌羽的臉上出現尷尬的神色了,然而並沒有,凌羽的臉色就沒變過,郝仁悠悠的將視線下移,頓時『卧槽』了出聲,只見遠關燈下,原本被黃沙掩蓋的道路變得清晰了起來。

但是窗外飛馳而過的沙子,依舊在飛馳著,郝仁感覺自己開了透視。

「宗師之能……」

郝仁說完這句話后,乖乖踩緊油門,郝仁感覺自己就是傻逼,不過是看了一下凌羽的臉,就下意識的忘記了對付的身份,青年宗師!

能夠搬山倒海的青年宗師啊!

連山都搬得動,清理一下視線問題又會是什麼難事?

錯惹古板總裁 凌羽在剛才抬手起來的瞬間,在車燈前甩出了一個小陣法,一個清空土元素的陣法,陣法接連光元素,也就是燈光,因此燈光所到之處,沒有了土元素,也就沒有了黃沙一類的,前路自然就清楚了起來。

一個小時后,一輛衝進沙塵暴的越野車,穿過整個沙塵暴,車身詭異的幾乎不帶多少黃沙的,停在了一間土石築成的客棧前。 羅布泊唯一的客棧,外表是由土石建築而成的,但這並非是傳統的建築方式,而是店主找來了多個土元素法師建立起來的,所以這硬度非同一般,而唯一沒有用土石建築而成的大門的材料,可是從南疆最南的天山上取來的巨石造成的。

這巨石的硬度,往沙漠中一放,都要沉進去好幾十公分,可見非凡。

而現在,客棧的巨石大門是緊閉著的,將凌羽三人擋在門外。

郝仁直接去敲門了,或者說砸門。

「老鐵們,開下門!」

砸門的「砰砰!」聲持續了有半分鐘,才有人從門眼中望了出來,審視的眼神看了有一會,才回聲道:「等等。」

「咯吱……」

似乎門內是抬下去了什麼東西,一般來講,應該是實木啥的,用來加強大門,免得直接被沙塵暴之類的直接吹開大門,那樣的話,客棧直接玩完。

咯吱聲過後,就是幾個大漢的喘氣聲,顯然是有好幾個有力的青年在開門,凌羽能夠感受到,這四個開門的青年全是內勁武者,不過是低級的練氣境,也就是宇黃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