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霞遠也不說話,擺擺手。幾位宗老落荒而逃。

「你們這幾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不得好死」。有宗老憤怒的罵道。

即是如此,也沒有擋住宗老們叛逃。 重織錦繡 一個個宗老交了靈袋,低頭逃出大殿。轉眼間,殿內只留下五位宗老。

霞遠拄著腮盯著餘下的宗老,不緊不慢的敲著桌子。「再給你們一盅茶的時間,到時不要願我無情無義」。

莫邪化身看著宗老們個個怒不可言,即然有不交的,那就再看看形勢,反正,我身上也沒有靈袋。

又等了會兒,霞遠不耐煩了。「來人,把他們押起來」。

「慢!我交」。那位怒罵眾人的宗老嘆了口氣,解下靈袋交給了霞遠。其它宗老一看,唯一敢直言的都交了,還等什麼,只得紛紛交上靈袋,轉身憤然離開。

大殿內只留下了莫邪化身和霞遠,兩人對著眼。

霞遠敲敲桌子,莫邪化身搖搖頭。

霞遠瞪起眼睛,重重的敲了敲。莫邪化身還是搖著頭。

又敲了一次,莫邪化身依舊沒有動。霞遠猛的站了起來。「你等死吧」!

莫邪化身呲著牙樂了,他沒有靈袋,也交不出靈袋,怎麼交。只能硬著頭皮挺著,主人一再強調不能交。為什麼?莫邪化身也不知道。

霞遠見這個宗老不吃他這一套,也沒了辦法,狠狠的瞪眼靈士,嘴裡罵了句。「不識抬舉,有你哭的時候」。 「伏羲大神,且慢!」

這聲音驀然在伏羲腦海里響起,卻絕不是普通的說話之聲。

那是一種精神上的輸入,與其說是說話,倒不如說是對方用意念將信號傳遞到他的腦海,並將之化為文字,使伏羲聽見,猶如在腦海里說話一般。而這種信號傳遞的方式,便連伏羲身旁的祝融、句芒也無法察覺它的存在。

伏羲發覺那聲音信號竟是來自億萬公裡外的地球,心頭益發疑惑,並且吃驚不已。能夠做到這樣程度的人,實力實是到了不能小覷的程度。

重生之六界尊主 「你是誰?」他同樣以腦海閃念,與對方互為應答。

「我乃四大凶獸之一,排行第二的混沌便是。」對方的聲音不緊不慢,不溫不火,每一個字,都彷彿電腦輸入,一板一眼。

「什麼!」伏羲腦海里閃現過無數神明的形象,甚至連死神之王的王者都想到了,卻萬萬沒有想到跟自己精神傳輸之人,竟會是四凶之一的混沌。

「我此時正在封印之地第三層,對敵雷神雷公,閑暇之餘,與你發送遠程腦聊。受阿修羅主人之託,奉饕餮老大之命,我將與你聊聊關於這個三界九天的生死存亡的問題。」混沌的聲音,依然看似緩慢,逐字逐字說道。

「阿修羅主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伏羲已經從驚疑中回過神來,聽得阿修羅的名字,對對方的敵意也漸漸消除。

混沌便將當前的形勢與伏羲大略說了一遍。他在腦海里看似說話緩慢,實則一閃即逝,卻將想要表達的話語一字一句清晰無比地印到對方的腦海之中。

「竟有此事!」聽到對方的述說,伏羲心頭驚駭不已。倘若真如混沌所言,那麼,他即便犧牲自己救下地球上的億萬子民,那又有何意義?聯想到之前盤古的一些怪異表現,以及自己心裡的一些不良感覺,果然事情極可能如混沌所言。

「沒錯。所以,你此刻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自我犧牲,最後也是白搭。緊追其後,這整個世界全部消逝,所有的一切,盡歸虛無。」混沌將伏羲心頭所思,又重新說了一遍,重重敲擊了一下伏羲的心魂。

「那……」沉默片刻,伏羲緩緩道,「阿修羅……他希望我怎麼做?專程讓你與我聯繫說及此事,必有因由吧?」

「很簡單。」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混沌毫無感情的聲音依然不慌不忙,說道,「你,依然得死。該怎麼死,還怎麼死。只不過……」

「只不過怎樣?」聽到自己依然得死,伏羲絲毫不為所動。他知道,破不了王者的局,大家終究還是死。而且,他本來就萌生死志,原無再次求生的念頭。更何況,他此刻若不死,如混沌方剛所言,也不過是破壞了王者的劇本,王者因此又去重開劇情,於是大家不過又是重頭開始罷了。

所以,不管這個三界九天到最後能否得到最終的解救,對他而言,這自我犧牲的一步,已成定局,誰也無法更改。只是,伏羲宅心仁厚,更不希望自己的犧牲是如此無價。阿修羅能夠讓他的死變得有價值,他由衷的感激,因此上,竟迫不及待地追問混沌。

「死歸死,只是,希望你在死的時候,留得一絲清明,留一番話給盤古,讓盤古在最後的那一刻不要猶豫,直接帶著阿修羅主人追擊到那個異界空間的房間里去,一切便有挽回的餘地!」混沌像個復讀機,複述著饕餮在來的路上就交付給他說給伏羲聽的話。

之所以將這個任務交給伏羲,是因為在之前黑暗輪迴里所見的情節中,何歡發現,盤古與伏羲之間關係極密。何況,在這一役之中,伏羲更是犧牲了自己,完成拯救蒼生的大舉。或許,也只有伏羲的話,才能觸動到盤古的心,或者能讓對方的想法有所改變,能夠早一點,哪怕僅僅只是一瞬,便能讓何歡及時闖入那個房間里去。

伏羲仰望天上星辰,良久,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腦海里,閃現出之前與女媧離別的情景。

「那時候,你如此哭泣,原來是因為如此啊!」

******

封印之地第五層。

與蚩尤一番苦戰後,何歡終於突破了實力,成為超越黑珠死神的存在。

「原來如此!」蚩尤神色卻凝重起來,六手一收,將六把兵器換成了金色神斧。

「蚩尤,我有話跟你說。」在這最後決戰的前一刻,何歡突然開口說道。此時不說,便再無機會。一旦跟蚩尤戰鬥上,兩個人誰都不敢先停手,唯有事前商量妥當,到時候才能有一起將矛頭對向王者的機會。畢竟,這一次,已不會再有亞瑟前來攪局,唯有何歡自己能夠抽身出來才可。可是,若是不和蚩尤先打好招呼,他便無法抽身,到時候,所有的安排都成妄想。

這其實是一招險棋,只因為,蚩尤畢竟不是伏羲,對方能否配合自己實在也是難說。而且,臨到頭來,他若倒戈而行,也是極為兇險的一件事情。

「嗯?」蚩尤沒想到對方突然要跟自己說話,倒是沒反應過來,道,「阿修羅,你又有什麼陰謀詭計了?」

何歡心頭不禁苦笑。人似乎總避免不了如此,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便總以為別人也是什麼樣的人。

「不。不是什麼陰謀詭計。」何歡簡單跟對方述說了一下真實的情況。他相信,蚩尤是個聰明人,一聽便知。

「呵呵!還有這種事情?你想怎麼做?」蚩尤沉聲一笑,看著對方的眼睛,試圖在那裡邊找到一些騙人的痕迹。他心裡卻也不禁暗自嘀咕,頭裡在魔界開十二大魔神會議時,便隱隱有些不大對頭的感覺。

「很簡單,等會王者現身的時候,我們兩人一齊住手,共同對付他。」何歡不假思索地說道。

「嘿!停手?焉知,這是否是你二人的陰謀詭計?」蚩尤心頭將信將疑,緩緩說道。

「笑話。這若是我們的陰謀詭計,我又何必跟你說這麼多?一會王者前來,我任他取走了定心珠豈不是更好?甚至我們聯手擊敗你,你又能奈何?蚩尤,你的目的本不是要得到定心珠么?被王者拿走後,你的目的又還何在?」何歡眼中帶著譏誚,說道。

「似乎說的很有道理啊!」蚩尤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成交!」

「嗯,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再不開打,王者可要起疑了。」何歡微微一笑,體內磅礴至極的死亡氣息滾滾湧起。

蚩尤心頭暗贊,愈發相信對方所言,神力到處,手中的金色神斧高高舉起。 地球一隅。

王者飄飛在天際,手中拿著那個小小的手機,看著上邊的劇情一步步發展著。

「他們終於開始了啊!只是,為什麼這之間出現了小小的停頓?」他心裡有著一絲小小的疑惑,卻不禁想道,「罷了!現在時機也是剛剛好,再晚一會,等盤古來到此處,那便脫身不得了。我總不能為這小小的一點疑慮就重新開啟一次遊戲吧?何況,那個房間作為兩邊的交接點,穩定性也已越來越弱,誰知道下一次是不是還能再次運行,更不知道下一次是否會出現更多的問題?」

想到這些,他決心一定,飛身撲向封印之地的入口。

「哼!就算他何歡和蚩尤兩人聯手,我又豈會怕了他們?頂多被多拖得一兩個瞬間罷了。大不了還如上次那般,只要趕在盤古追上我之前脫身,便沒什麼問題!」

這般一想,他已沖入了封印之地。

******

封印之地第五層。

「鏘」一聲,何歡與蚩尤,以最極限的力量,相互交擊。

為了引王者進來,他們也是不遺餘力。

「咻!」

王者終於現身!

見到他二人猶在惡鬥,他心頭稍慰。但這一次不同於前次,他生怕事情有變,不經任何猶豫,直接沖入了第六層。而與此同時,何歡與蚩尤同時停手。

二人對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身在第六層的王者,這一次一點都不耽擱,拿起台上的定心珠便走!

可惜,來到第五層的時候,他不由得愣住。

何歡與蚩尤二人,一左一右,竟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兩人明明本該還在惡鬥,誰也無法先行住手的。否則,停手的那個人,必死無疑。除非,他們早已商量好了在某一個時刻同時罷手。

心念及此,王者不僅沒有驚慌,反而冷冷一笑。幸好,他早有了心理準備。

「就憑你們,也想留住我?」僅僅一閃念的事,他黑色的身軀早已一閃而走,從那兩人之間強行穿過。

那兩人卻也不含糊,陡然見到王者,二人已一齊出手!

「萬鬼歸來——兵神之怒!」

「暗影刀——時之刃!」

兩股濃厚至極的力量,夾帶著兩人心頭不同的憤怒,一起追著王者的身影狠狠斬了過去!

「暗影刀——光明之刃!」

王者身在半空,在剎那之間,竟忽然轉身,右手單手出招!

他的左手,竟背到身後。只因,這隻手,必須牢牢護著那顆定心珠。他可不希望這一次又功虧一簣。

「轟!」三股力量交織在一起。

「噗!」王者在半空之中,鮮血狂噴。

他的實力雖然較何歡、蚩尤二人為高,但單手迎敵,以一敵二,終究還是受了重創。

只是,這也正是他的目的!

被何歡與蚩尤二人合力一擊,他的身軀借勢向後直射,直接回到封印之地第四層去了。

「追!」何歡早知留不住王者,心中卻也不急,只是身形不停,直接沖往第四層。

忽然,身後一股力量排山倒海般襲來。他心頭一驚,知道蚩尤要趁這個時機殺了自己。他原來早料到蚩尤不可靠,因此心裡也有所防備,只不過沒想到蚩尤會這麼著急動手。但細思之下,對方這般做也是情有可原。此時王者已受重創,蚩尤更有眾神協助,自然不懼他。倒是眼前的何歡,實力在不知不覺間長到與蚩尤同級的程度,若不趁機除了,回頭必成大患。

當下,何歡急忙回手接招,也幸虧他本來就防著對方,要不然直接當場斃命。畢竟,如蚩尤這等強大的魔神,遭他偷襲,便算盤古也不見得能全身而退。只是,雖然及時接下蚩尤的偷襲,但措手不及之下,終究慢了小半拍,側身受力不住,右邊肩背處被餘力掃中,疼痛不已。

他知不能與蚩尤多加糾纏,當然,眼前形勢,也容不得讓他與之糾纏,於是一如王者剛剛之舉,借著那一擊之勢,直接回到了上一層。

******

王者來到第四層,原想同上一次一般,直接一層接一層逃向天外,哪知第四層中,又有兩個大怪物攔住了去路。

四大凶獸之首的饕餮,此時仰天大笑道:「王者!你這宇宙間的霸主,今日叫你插翅難飛!」

他身旁匍匐一團的紅色身影,嘿嘿一聲傻笑,卻是混沌。他木訥說道:「老大說的對!」

這第四層中,原是饕餮與艾維斯合力對抗飛廉。只是艾維斯力戰之後勢弱,饕餮要以一己之力收伏飛廉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幸得何歡交待,第三層的混沌,在王者進入之後,緊隨至第四層。這兩大怪物,一個是精神攻擊之大能,一個是吞噬能力之大能,互補之下,立馬讓飛廉敗北。一戰才歇,一戰又來。那王者才方剛進去,竟倏忽便轉了出來。

饕餮暗暗佩服主人何歡的神機妙算,當下大笑攔阻。

王者心頭冷笑:「當真虎落平陽為犬欺,連饕餮這樣的貨色都要騎到我的頭上撒野來了。只可惜我現在也沒工夫跟他耗。」心念急閃,一個飛身便沖了過去。

他的速度快極,對方這二怪甚至都看不清他的去向。

眼看要衝出第四層,忽然身形一緩,彷彿陷入一個泥潭。他心頭一驚,知道這是混沌那精神力量搞的鬼。雖然他身形速度已是快到極致,沒想到仍快不過混沌頭腦里一閃念的速度。

饕餮已然大笑,道:「看你往哪裡逃!」

王者一聲冷笑,一扭身,竟硬生生擺脫了混沌的束縛。那混沌實力雖強,可是要與他這個死神之王以精神力直面對抗,仍然差了一籌。

饕餮見之不禁一呆,平生竟第一次見到混沌與人在精神力的比拼碰撞中吃虧。

王者身軀一晃,早已去了第三層。

饕餮二人正要追擊,卻聽身後何歡的聲音叫道:「老饕!你們拖住蚩尤!王者讓我來追!」

饕餮還沒來得及回應,一個黑色身形一閃而過,早已去了第三層,他心中不禁喃喃驚叫:「乖乖隆地咚!主人貌似又厲害了許多。真不愧為我老饕的主人。」心頭想著,身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傳來,口中大叫道:「好!攔住蚩尤!」

平生之中,連他自己都沒想自己竟會有如此豪氣。 霞遠出了大殿,殿內只留下莫邪化身。他不理解,明明沒有靈袋,為什麼不讓他走。

大殿外,霞遠舒展著筋骨,嘴角凝著滿意的笑容。這次賺的盆滿缽滿,輕鬆的拿下數十位宗老。餘下這些不太好對付,必須再想個主意。

「把那些廢物都壓到城主大殿」。

「霞遠,你不得好死」。遠處傳來謾罵聲,響徹整個空域。

霞遠撇撇嘴。一群傻逼,你以為能輕易的逃出去。

不多時,城主殿外站著近百宗老,個個都被「鎖魂環」捆著,有的低著頭,有的怒目而視,有的傲視而立,橫眉冷對。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也不知道。

「請各宗老入殿」。

站在眾宗老身邊的護法,深深的欠身。「宗老請」!

見有這麼多的宗老,眾人緊張的心平靜下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何事?法不則眾。就不信了,這麼多的宗老都會被責罰。

進了大殿。只見城主、副城主和三位大老都在殿內,心神一緊,難道出大事了?

宛月將晶軸交與飛鴻。副城主走到近處,點過名,一一的查驗過。點到莫邪時,等了半天沒人答應。

「霞遠,人哪」?

霞遠眨巴兩下眼睛。「城主,我用了這種方法……」。

霞遠把事情經過從頭到尾細細的說了,呵呵的笑道:「想跑的一定有問題,只有不跑的才不怕事,所以,我關了莫邪,沒有帶來」。

宛月知道霞遠自作聰明,自作主張。方法雖然卑鄙,確實能有效果。點點頭,默許了。

霞遠心裡這個美,掃眼幾位大老,嘴角撇上了天。

看他美了,下面一群人都要氣瘋了,包括副城主飛鴻和三位大老。心裡狠狠的罵著。

宛月掃向眾宗老。「今天請各位來,非本城主所願,實在是沒有辦法,本城長老王安被異族巡使正法……」。

眾宗老本來還個個神氣,傲然而立,聽到王安和異族巡使,立即臉都白了。近萬年來,異族常常派來巡查使者,監督盟約落實情況。不少靈者都因此被斬殺,更甚者將「本元神血」封印,令化血還魂的靈者無法再生。

打眼一掃,壞了!看明白了,這些宗老都是憑時與王安長老有交集的。不由得陣陣寒戰,混身冷汗直流。先前那種傲視與神氣一掃而光。

「各位見諒了,一切等巡查使者來后處理」。宛月一臉的無耐,她也沒有辦法。

大殿內鴉雀無聲,時針在一點點的流逝,靜得令人窒息。

噹!一聲脆音。眾人打了個寒戰。殿內一處神秘的光門亮起,數只神蟲者出現在殿域內。

神狄拿出令牌輕輕一晃,空中亮起血光,凝成十個大字。「二十三族駐靈域巡查使」。

宛月和眾靈祖急忙行大禮,齊聲祝賀,頭都沒敢抬起。

嗖!一顆「凝魂真元」落在空中。眾靈祖陣陣寒慄,立即感應到真元內的魂息和血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