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齊空明莫名地覺得與玉靈公主有了一點莫名的默契。

這一舞,好像鳳凰于飛,青鳥相隨;這一舞,好像風中舞動的花兒,綠葉相襯;這一舞,好像天上的雲彩,光影相伴。

一曲舞畢,掌聲如雷,齊空明感受著這掌聲,心中好像落下了一顆巨石,嘆了口氣,轉身看著玉靈公主謝幕,忽然有點迷茫,我這是在幹什麼呢?

玉靈公主轉身看見發獃的齊空明,在他的眼前揮了揮手,齊空明便從出神的狀態之中緩了過來。

「你怎麼了?」玉靈公主與齊空明一起下台,但是她看著齊空明還是在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中,有點擔心地問道。

「沒什麼,想一些事情,這晚宴也快結束了,我就先回去了。」齊空明看了玉靈公主一眼,說道,就轉身離開了,玉靈公主看著他離開的身影,心中疑惑不已,他這是怎麼了?

齊空明走在路上,看著天上的皓月,再次嘆了嘆口氣,我這是怎麼了,沒事,很快就可以完成任務,回到宗門,我到底在想什麼呢。

穹頂之上 正玄殿中,晚宴也快結束,玉靈公主看著自己身旁的空位,心中也忽然泛出一股迷茫,我何時對一個男子如此上心過,我這是怎麼了?我可是小魔女啊。

猛然喝下一口酒,心中想到,沒錯,我們是朋友,好朋友。

齊空明也在心中想著,是啊,我們是朋友,好朋友。

長夜漫漫,晚宴只是長夜的部分,人生漫漫,這隻不過是人生的一部分,或許他們未來才會明白,這時的相遇。 皓月當空,皇宮之中,晚宴已經結束,齊空明盤坐在床上,都不知道要幹什麼,修鍊?再修鍊下去他就得突破了,睡覺?要是睡得著他早就睡了。

走到窗口,看著天空,他想著,師父說讓我達到玄榜百名,可如今我才玄榜三千名,距離百名還是有點遙遠,現在我的實力已經再次增長,是時候繼續征戰玄榜了,其他的事先放一旁。他越想著,眼神便也越堅定。

第二天早上,太陽才剛剛出現,齊空明便出了宮,朝著戰殿而去。

走入戰殿,一大清早殿中便有著許多人在,齊空明走到玄榜旁,看著玄榜上的排名,尋找著對手。

人只要一走進戰殿,他的名字便會在榜上亮起,這樣便可以知道,對方在不在,也好方便挑戰。

看著那些亮起的名字,齊空明鎖定了一個名字,玄榜二千三百八十名,莫天麟!

齊空明想起之前的第一戰,自己直接跳了許多名挑戰侯榮,贏得很慘,贏得很莫名其妙,所以這一次齊空明準備一點點往上打,好確定自己的實力。

齊空明點擊莫天麟的名字,發起了挑戰,走到傳送陣內,等待結果,沒有等多久,齊空明便被傳送而去,來到了一方小世界中。

齊空明望向四周,發現周圍全是水,而且是一望無際的水,風平浪靜,水中有著多處露出水面的礁石,而齊空明現在就現在礁石之上。

他的對手就在不遠處,也與齊空明一樣觀察著環境,後來他們對視了,他們知道,此處無處可躲,那隻能正面一戰了。

意念一動,齊空明手中出現一面盾牌,盾牌之上刻畫著一隻玄龜,而玄龜背上刻畫著深奧的紋路。

對手,單手持劍,看著齊空明,一動不動。

齊空明並沒有跟他耗著,體內靈力運轉,重水沖!齊空明小腿彎曲,肌肉繃緊,爆發!身影連閃,一次次踏著水面之上的礁石,朝著莫天麟衝去。

莫天麟看齊空明向著他衝來,身體彎曲,手中劍橫著,眼睛緊盯著齊空明。

齊空明在莫天麟不遠處的一塊礁石上猛然一踏,凌空而起,手中盾牌砸向莫天麟。

莫天麟看著齊空明越來越近的身影,眼中精光一閃,立刻縱身一躍,手中劍刺向齊空明。

齊空明手中之盾直接格擋莫天麟之劍,劍盾相擊,莫天麟身影飛退,墜入水中,而齊空明繼續向著莫天麟原本所站之地砸去。

瞬間,齊空明便摧毀了礁石落入水中,影融靈體!玄龜入水,不就是如魚得水嗎?在影融靈體狀態下的齊空明在水中甚至比在陸地上還要強大。

齊空明在水下潛行著,而莫天麟已經從水中跳出,站在一塊礁石之上,警惕著四周。

莫天麟的臉色有點蒼白,他沒有想到齊空明的力量這麼強大,他若是知道的話,他絕對不會去硬碰硬,不過由於下方為水,倒是為他卸了不少的力,若是實地,他就不止是臉色蒼白這麼簡單的。

莫天麟深吸了一口氣,調整著身體,手還在略微顫抖著。

齊空明在水下早已發現莫天麟,但是他現在還不急,他想要來一次偷襲。

莫天麟緊繃著身體,忽然,水面忽然劇烈波動了起來,莫天麟就更加緊張了。

這時,一道水柱朝著莫天麟射來,莫天麟腳步一踏,水柱落空。

「玄龜!驚濤駭浪!」齊空明在水中看著莫天麟飛在空中,玄龜之技!驚濤駭浪立刻發動!

重生田園貴媛:名門暖婚 莫天麟還在空中,而四周的水忽然暴動起來,形成了一道巨浪,向著莫天麟襲來,聲勢浩大。

望著前方驚人的巨浪,莫天麟眼中閃過一絲驚慌,影融靈體發動!

莫天麟背後一隻身帶雷霆背上長翼之虎向天咆哮,沖入莫天麟體內,莫天麟身體開始發生巨變。六品靈脈,雷靈翼虎!

身後長出一條虎尾,身上也長出虎之皮毛,背後更是生出雙翼。

雙翼撲動,雷霆閃爍,莫天麟瞬間凌空,而巨浪便從他的身下掠過,沒有對他造成一點影響。

齊空明在水下看著這一幕暗呼不好,雷屬性靈脈,而且會飛!這下子有點難辦了。

齊空明不再潛行,從水中飛出,落在一礁石之上,莫天麟亦落在一礁石之上,兩者相視。

不得不說,齊空明影融靈體之後變化更大,全身上下被玄龜龜殼鎧甲緊緊包裹,只有雙眼不被鎧甲覆蓋,身後也尾巴,玄龜之尾化為他肩上的一根長長的尖刺,玄龜之首在他的右肩之上,玄龜之首,宛若龍首,凝望著莫天麟,散發著淡淡的威壓。

齊空明手持玄龜盾,身批玄龜甲,頗有一副大將之姿。

而莫天麟身批虎毛,手化虎爪,後有虎尾亦有雙翼,耳化虎耳,就好似一個虎人一般,頗有一副大妖之相。

莫天麟手中之劍揮動,靈力外放!道道劍刃射出,齊空明肌肉爆發,無視劍刃朝著莫天麟殺來。

道道劍刃斬在齊空明身上,沒有造成一點傷害,但是雷屬性靈力的特殊性出來了,齊空明只感覺整個身體都有點麻了,這是隔著玄龜甲的效果,若是直接打在身上,恐怕這種麻會讓其很難行動。

莫天麟看著齊空明襲來,剛想飛起,齊空明破裂重擊發動,莫天麟瞬間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崩塌,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著他,壓著他的五臟六腑,讓莫天麟無法動彈。

盾戰式,盾刃!鋒利的盾牌邊緣猶如一把彎刀斬向莫天麟。

就在最後時刻,莫天麟從破裂重擊之中緩了過來,雷靈翼虎之技!雷霆縱發動!莫天麟身化雷霆,藍光閃爍,莫天麟瞬間衝上天際,看著下方的齊空明,眼中充滿著認真。

齊空明站在莫天麟站的礁石上,看著凌空的莫天麟,心中有一點遺憾,八極步在這樣的地形之中很難使用,除非八極步修鍊到圓滿,可他還沒有修鍊到這個地步,否則,剛才他完全可以在莫天麟還未反應過來之時殺來,那戰鬥可以說就這樣子結束了。

腦海中飛快思索著,齊空明看著莫天麟也是很苦惱,雖然歷練了三個多月了,但是這種會飛的對手他是極少見到,這不禁讓他有點頭大。

齊空明手一招,萬千水柱衝天而起,玄龜之技,控水!莫天麟飛在空中不停閃躲,而齊空明的靈魂力也在不停地消耗著。

他的手再次一招,萬千水柱竟然在空中化為一條水之巨龍,朝著莫天麟襲殺而去。

莫天麟只能在空中不停閃躲,水,齊空明的主場!

齊空明也覺得挺無奈的,他現在最為強大的是他的肉身,但是此刻,他的肉身不太管用,在影融靈體狀態下的莫天麟,他的速度可是很快的,畢竟是雷屬性靈脈,而且是虎之靈脈,速度可比他快多了,除非齊空明心境高,會逍遙步,否則想要進行肉身上的碰撞恐怕難了,那他只好利用玄龜的天賦之力,控水!來對付這莫天麟畢竟這到處是水,這不正好是他的主場。

莫天麟不斷閃躲,可他身後的水龍一直追著他,他深知如此下去自己的消耗會比齊空明還大,於是乎,他反擊了。

「雷霆劍法!第一式,電閃雷鳴!」莫天麟猛然轉身,身上雷霆閃爍,手中劍舞動,體內靈力運轉,雷霆劍法!四錢武技!

莫天麟靈力激發,身影在空中留下一道藍色的電弧,劍上閃電盤旋,雷聲陣陣,朝著齊空明極速殺來。

齊空明瞳孔一縮,手一一放,跟在莫天麟身後的水龍立刻墜落,化為水滴,從天而落。

齊空明腳下一踏,手持盾牌,飛天而起。硬碰硬,誰怕誰!

「當!!!」一聲巨響響起,齊空明從天而墜,直接落入水中,不知生死,莫天麟亦是倒飛,飛在空中,一口鮮血在空中飛舞。

「嘩啦!」一道身影從水中衝出,正是齊空明,穩穩落在這一塊礁石上,身上時不時有電弧閃爍。

「雷屬性就是麻煩。」齊空明看了看身上,自言自語著。

抬頭一看,雷光乍現,連忙舉盾抵擋,齊空明腳下的礁石瞬間碎裂,齊空明再次墜入水中。

莫天麟振翅高飛,看著下方的水面,警惕著,忽然數道水柱衝天而起,莫天麟瞬間躲閃,而他的身後有一道黑影出現,齊空明!

盾牌朝著莫天麟砸下,呼嘯之聲響起,盾牌還未砸到,空氣形成的氣彈就已經提前殺去。

然而雷霆閃爍,莫天麟瞬間下墜,直接躲開,持劍上挑,劍法使出,雷霆劍法第二式,雷龍破軍!

長劍之上,雷龍出擊,齊空明空中調整,頭朝下,持盾護頭,二錢武技,千斤墜!

雷龍轟擊在齊空明的盾牌上與他的身體之上,極速下落的齊空明向上飛起,麻痹之感沖入腦中。

莫天麟乘此機會,還想追殺,但是忽然感覺整個天空都變得昏暗了起來,玄龜之技,驚濤駭浪!

齊空明飛在空中,玄龜天賦,控水!不止是一滔天之浪砸向莫天麟,還有著一隻巨大的水龍朝著莫天麟殺去,兩面夾擊,莫天麟已經顧不得補刀齊空明了。

齊空明感覺自己的靈魂力正在極速消耗著,靈脈之力,消耗靈魂力巨大,他不過三錢修為,連續幾下下來,靈魂力也消耗過半。

齊空明看著莫天麟,控水天賦再次發威,從水中召開一水柱,將在空中自由落體的齊空明朝著莫天麟砸了過去。

莫天麟看見自己的上方已經被巨浪包圍,下方又有水龍衝天,他知道,自己剛才就已經陷入陷阱之中,為今之計,只有強行破開巨浪,才可逃出生天。

莫天麟深吸一口氣,體內剩餘之靈力全部運轉了起來。

雷霆劍法第三式,雷嘯九天!齊空明只見被水龍巨浪包圍著的莫天麟渾身閃電飛出,雷霆環繞,衝天而起,沖入巨浪。

巨浪之中,雷聲傳出,閃電從巨浪之中瀰漫而出,一道深藍色的身影在淺藍色的水中穿梭。

「嘩啦!」莫天麟從巨浪之中沖了出來,渾身濕漉漉的,喘著粗氣。

齊空明看著這一幕,頗為無奈,靈力外放,提前修鍊四錢武技,齊空明再怎麼算,也沒什麼辦法徹底困死他。

齊空明墜落在一塊礁石之上,直接將礁石砸碎,又落入水中,而莫天麟緩緩降落,此刻他體內的靈力已經耗盡,就算他可以靈力外放,可他並不是四錢伏魔師,經不起這四錢武技的消耗,而且他三錢伏魔師的靈力外放可比四錢伏魔師的靈力外放弱了一籌。

齊空明從水中跳出,站在一塊礁石上,看著莫天麟,齊空明與莫天麟不同,他消耗的只有靈魂力,靈力可是幾乎沒有消耗,而且煉體之人,體能極其龐大,戰鬥到現在,莫天麟氣喘吁吁,齊空明還是跟沒事人一樣。

「我認輸。」正在齊空明還在想著對策之時,他的耳中傳來不可思議之聲音,他震驚地看著莫天麟。

「我靈力耗盡,最大的依仗已經沒了,就算是可以跟你耗著,可是你是煉體之人,我完全耗不起,所以還是直接認輸比較好,不麻煩。」莫天麟看著齊空明震驚的表情,笑著解釋著。

「這,我知道,可是我以為你會繼續戰鬥下去呢。」齊空明一聽便明白了,他從落上礁石之時就已經知道自己這局必贏,因為對手的消耗太大,而他卻並沒有什麼消耗,但是他沒有想到莫天麟會直接認輸。

「太麻煩了。」莫天麟笑著說道,「而且有些底牌不能使用,所以說,讓你贏,沒關係。」

底牌?是啊,當初玄榜三千名的侯榮都有異寶,這莫天麟都已經玄榜兩千三百八十名,怎麼可能只有這些能耐,但是他留著底牌幹什麼呢?

齊空明還在想著,空間劇烈變幻,齊空明只感覺眼前一黑再一亮,便回到了炎華城戰殿之中。

沒事,他有底牌,而我的能耐也沒有完全發揮!齊空明晃了晃腦袋,朝著戰殿外走去。

齊空明走在回皇宮的路上,想著,這莫天麟排名比侯榮還高,但是給我的威脅還不如侯榮。可他卻沒有想到,此時的他實力比之前強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再加上這次進入的小世界可是他的主場,而且莫天麟也確實有些底牌沒有使用出來,若是莫天麟使出底牌,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不過,其實齊空明此時擁有的力量可比侯榮異寶發威之時的力量還要強大,所以說,他還是有點不自信,他其實完全可以繼續下去,當然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沒什麼人可以改變他的意志。

皇宮之中,玉靈公主已經發現了齊空明不在,問了問周圍的侍衛,得知齊空明已經出宮,她便回宮換了一身男子之衣,便出了宮,她這是有什麼事要找齊空明嗎?

此刻,齊空明正好在回宮的路上,說不定可以碰上。 齊空明走到離宮門不遠之處,發現一個清秀男子從宮門走出,定睛一看,那不是玉靈公主嗎?

沒錯,齊空明看到的就是剛剛出宮的玉靈公主,玉靈公主走出宮門也看見了不遠處的齊空明,招了招手。

玉靈公主朝著齊空明走來,齊空明亦是朝著玉靈公主走去。

「公主這是要去哪裡?」齊空明站定,說道。

「走,跟我去一個地方。」玉靈公主神神秘秘地說道。

「哪裡?」齊空明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對了,把這個帶上,等會有用。」玉靈公主說著拿出了一個面具遞給了齊空明,齊空明看了看手中的面具,還是不解。

「走。」玉靈公主賣著關子,向著一個小巷子走去,齊空明跟了上去,就這樣,齊空明跟著玉靈公主在炎華城內的小道,巷子中穿梭著,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死胡同之中,玉靈公主徑直朝著那牆壁走去,在玉靈公主接觸那牆壁之後便消失不見,見到這一幕,齊空明連忙跟上,也跟著消失不見。

空間轉換,齊空明只覺得眼前一黑又一亮便來到了一個異常寬闊的地方,而這裡又有著許許多多的人來來往往,有的在叫賣,有的在挑選物品,有的沉默不語,他們不是帶著面具,便是穿著斗篷,看著這些,齊空明明白了,這便是齊空明在書中曾經看過的黑市。

黑市,傳說由四個神秘人物所創,沒有人知曉那四個人是誰,只知道黑市幾乎每個城市都有,無論多大,無論多小。

黑市,裡面都是買賣東西之人,你有可能在裡面淘到至寶,也有可能血本無歸,而這裡面的人個個都是刀口舔血之人,所以每個人都不願意露出真面容,都掩飾著自己。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傳說之中,黑市剛剛創立之時受到了所有勢力的抵觸,但是那四個神秘人物出手了,傳聞他們大戰各方勢力,也有傳聞他們與個個勢力達成了利益上的協議。

齊空明正在回想著自己所知道的,關於黑市之事時,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齊空明轉頭一看,是個身著白衣之人,臉帶面具,一種清秀的氣質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

「你趕緊把面具帶上,咱們逛逛這黑市,想必你也知道黑市吧,我想著在這看能不能淘到寶貝,雖然我也不太缺,但是我父皇說過,黑市之中總有你想不到的東西。」一聽到此人的聲音齊空明便知曉了此人便是玉靈公主,連忙按他說的帶上了面具,聽著玉靈公主說話。

「去那邊看看。」 修仙之王者歸來 玉靈公主指著一個方向,二人便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路上,齊空明看著路邊擺著一個個小攤,上面有著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東西,甚至還有斷劍,斷刀之類的物品,看著古樸。

「你看那些物品,裡面只有一兩樣是真正的寶貝,其他的都是迷惑你的,當然有些寶貝,那些賣家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寶貝。」玉靈公主邊走邊指著小攤上的物品說道,齊空明第一次來到黑市,內心中還是有點小激動。

「還有,能在黑市之中有店鋪的人一般都不好惹,這個你要記住。」玉靈公主鄭重地說道,齊空明點了點頭,忽然,玉靈公主轉了方向,朝著一家店鋪走去,齊空明連忙跟上。

走入那家店鋪,放眼望去,樸實無華,貨架上擺著一件件破爛之物,當然也有著一些完整的物品。

在售貨處,沒有一個人站在那裡,齊空明走了過去,發現有一個老頭躺在躺椅上,睡在貨台內側,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有人走進這家店鋪一樣。

玉靈公主則是在這店鋪之中逛了起來,時不時拿起一件物品仔細觀賞,又放了下去,似乎是不太滿意。

齊空明也走到玉靈公主身旁看玉靈公主在看些什麼。

「齊公子,店鋪之中的東西一般都是真的,你不用擔心,但是要在其中買到真正的寶貝,那是挺難的,其實我也不會挑,我一切憑著感覺,你也不必跟著我,你可以自己在這家店鋪逛逛。」玉靈公主拿起一件斷劍對著齊空明說道。

「那個……我們算不算朋友?」齊空明並沒有離開,而是問著玉靈公主。

「算吧。」玉靈公主愣了一下,回答道。

「那你就不用叫我齊公子,我也不是什麼公子,叫我空明就行。」齊空明撓著自己的後腦勺,說道,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這玉靈公主算是他第一個異性朋友。

「行,那你以後也可以叫我玉靈,不過在別人面前最好還是叫我公主比較好。」玉靈公主盯著齊空明,點了點頭,回答道。

「行。」齊空明得到了答案。鬆了一口氣,就走到一旁,自己去逛了,玉靈公主看了看齊空明,就又看著自己手上的物品。

齊空明拿起一件又一件的物品看著,感覺完全看不出名堂,也發現不了這些東西的神奇之處,讓齊空明自己頗感無奈。

就在齊空明準備去售貨處等玉靈公主逛完之時,齊空明靈脈之中的影竟然有了些異動,齊空明停下腳步,看著貨架上的的物品,尋找著,拿起了貨架上的物品一個一個的觀看,直到他拿起了一片龜殼之時,他體內的影再次異動了起來。

能讓我的影有異動,想來也是件不一樣的東西。齊空明拿著那個龜殼走向售貨處,發現玉靈公主也站在那裡,手裡拿著一個瓶子,瓶子上刻畫著一些看著雜亂無章的紋路,而那個老頭也沒有在那睡著,而是站著,把玉靈公主手上的瓶子拿了過去,看著。齊空明走到玉靈公主的身旁,站著。

「五千玄階魔晶。」老頭放下瓶子,說道,那聲音充滿著滄桑感,再看看的眼睛,渾濁無比。

「給。」玉靈公主的手上忽然出現一張黑色的卡片,遞給了那個老頭,那個老頭渾濁的眼睛中忽然出現了一絲亮光,抬起頭來看了看玉靈公主,又低下了頭,他也拿出了一張黑色卡片,兩張卡片合在一起,發著淡淡的光芒,老頭的手指在玉靈公主的黑色卡片上劃了幾下,又把那黑色卡片還給了玉靈公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