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園。燕京東郊的一處高檔小區。

秦洛拿著手裡的名片看了看,對大頭說道:「往左邊拐。」

於是,大頭便開著他的雪佛蘭把車子往小區的大門口駛過去。

秦洛按下車窗,對守門的保安說道:「你好,我們來找人。」

「請問你們是找哪位業主?有預約嗎?」保安問道,態度倒是挺和藹可親的。

「張敏女士。」秦洛說道。李藤輝的情人張敏就住在這個小區,秦洛已經通過聞人家的人和張敏取得了聯絡。

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張敏的一個朋友在和張敏喝茶的時候問起了張敏兩個女兒的病情,張敏搖頭嘆息,然後她的朋友便說向她推薦一個很有名氣的醫生他叫秦洛是天才醫生是傑出青年是少婦殺手是無數少男少女的偶像,並且讓她在報紙網路上去搜集秦洛的相關資料。

要知道,秦洛這人的經歷還是挺騷包挺傳奇的。只要是個病人或者家裡有病人的家屬在看到這些資料后都恨不得立即抱著他的大腿痛哭三聲然後請求秦洛幫忙治病妙手回春。

張敏立即和她的朋友聯繫,並且請求她幫忙介紹秦洛給她認識。

於是,秦洛就拿著張敏的名片上門了。

最高明的推銷技術不是你求著顧客買什麼而是顧客拉著你的手求你把什麼賣給他。很明顯,秦洛同學就屬於暢銷品。

「她在哪一幢樓哪一個房間?請你給她打個電話好嗎?」保安很盡職的說道。

秦洛在電子感應門上撥了張敏家的門牌號碼,從可視視頻上出現一個中年女人的頭像。很漂亮,臉型看起來有點兒像港台明星張曼玉。秦洛想,難怪李藤輝娶了秦家的女人還敢跑出來偷食。這樣的女人還真是讓男人難以拒絕。

「秦洛醫生嗎?實在抱歉,沒有去小區門口接你——我們直接進來吧。是第二排的第一幢別墅。我在外面等你。」女人聲音清脆幹練的說道。

「好的。一會兒見。」秦洛掛斷電話說道。

「進去吧。」秦洛對大頭說道。

大頭髮動了車子,在保安的恭敬敬禮下進入了小區。

視頻里還有些模糊,現實中的張敏更加的風情萬種。紅色的西裝外套,開叉的鉛筆裙,黑色的魚網絲襪看起來很有誘惑力。

短髮齊肩,燙了一點兒微微的小波浪。精明,幹練,美麗,性感。 殿下不好惹 但是,她的表情卻非常的疲憊。連帶著笑容也顯得有些不自然。

車子還沒有停穩,張敏便快步迎了上來。笑著說道:「秦醫生,實在是抱歉。剛才在幫小女穿衣服,所以就沒有出去迎接你們。還請不要見怪。」

即便張敏家境富裕,自己也經營著企業。但是仍然對秦洛保持著足夠的尊敬。

「沒關係。我能理解。」秦洛帶著任務而來,所以就格外的留心她說的每一句話。「兩位千金呢?」

「在屋子裡。」張敏說道。「我把她們鎖住了。沒辦法。一打開門,她們就要往外跑。」

「這樣的話,病情是挺嚴重的了。」秦洛說道。

「是啊。找了好多醫生都不管用,吃了葯也不見效——孩子大了,再這樣下去,可怎麼辦哪?」張敏痛苦無比的說道。

"不要擔心。 影視世界當神探 天無絕人之路。」秦洛安慰道。「總是會有機會的。」

在張敏的帶領下,三人走進小院。張敏取出鑰匙要去開門的時候,秦洛伸手拉住了她。

「先等等。」秦洛說道。

通過玻璃窗戶,他也能夠看到客廳裡面的情景。

心有不 客廳的地上坐著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兒,十八九歲的模樣,穿著嶄新的牛仔褲和天藍色毛衣,看起來是新換的。她們的面孔很漂亮,和張敏有七八分的相似。只是膚色更加的蒼白,這是長期沒有見到太陽的原因。

左邊的女孩兒伸手入懷,一陣拉扯后,硬生生的把身上戴著的黑色內衣給取了出來,丟在兩人的中間位置,喊道:「二餅。」

右邊的女孩兒有樣學樣,也從身上扯斷內衣,把那兩塊圓形黑布丟出來,又從沙發底下掏出來一條之前遺留下來的胸罩,兩條放在一塊丟出去,喊道:「碰。」

那一刻,秦洛只覺得天昏地暗,有種當場暈眩的感覺。 「打住!」莫子坤聞言,沉聲喝道。

見他開口,眾人連忙安靜了下來。

「諸位,今日是子坤對大家不住了。只是無論如何,務必要保他二人離開。」莫子坤朝眾人說道。

話音一落,他朝蘇魅看了過去。

「蘇小姐,瑾軒就交給你了,一會我們會擋住他們的攻擊,你們倆只管跑,跑得越遠越好。」他一臉沉重的交待道。

聽他這麼說,莫瑾軒急了。

「父親,我不走,我要留下來。」

「胡鬧,你不過士階,留下來有什麼用。聽爹爹的話,一會趕緊走,只要你還活著,莫家就還有希望。」莫子坤焦急的呵斥道。

聽到這裡,莫家人總算意識到了什麼。其實看到蘇魅在這邊,他們就明白了過來。

「瑾軒,大哥叫你走就走,別廢話。」莫瑾軒的叔叔沉聲喝道。他面色沉重,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

「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就在這時,王定天開口了。

「既然莫家非要多管閑事,就一起死吧。眾人聽令,眼前之人,一個都不得放過!」

「是!」

王家人得到命令,立刻圍了過來,而林家家主及幾名隨從見此,也跟著沖了上來。

「備戰!」

莫子坤見此,眸光一緊,立刻吩咐道。

「是!」

幾人聞言,立刻備戰,同時將莫瑾軒與蘇魅護在了中間。

「瑾軒,蘇小姐,一會趁亂趕緊跑。」莫子坤抽出兵器,不忘朝兩人叮囑道。

「爹爹——」莫瑾軒聞言,當即露出了悲痛之色。

蘇魅站在一旁,見父子倆一幅生離死別的樣子,唇角不禁微勾了起來。

「殺!」

就在此時,王定天下達了攻擊的命令。話音一落,他手握大刀,率先朝莫子坤這邊攻了過來。

該結束了!

蘇魅見此,眸光一寒。神識微動間,只見無數道雷電豁然從天而降,齊刷刷朝下方王家人的頭頂直落下去。

轟——

一道道雷鳴聲接連不斷的炸響在這片寂靜的街道上。由於王家太過霸道,街道周邊少有人家和商鋪。那些離得稍近些的百姓見是蘇魅打上王家,一個個都躲得遠遠的,哪敢上前來看熱鬧。

無數道雷電憑空出現,在這些人尚來不及動手之際,便齊刷刷的落了下來。頃刻間,只見王林兩家人已死了大片。

王府門口,除了蘇魅與莫家人,便只有王定天一人滿頭冒煙的站在那裡。

全場一片死寂!

莫家人手握兵器,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臉上布滿了難以置信。

都死了!

抬眼四顧,滿地皆是冒煙的屍體,唯有王定天還保持著進攻的姿勢,

彷彿被定在了那裡。

沒人開口,過於巨大的震撼下,大家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王定天,好好看著,今日之後,青陽鎮將再無王家。」一片靜默中,蘇魅抬腳向前,緩緩走到了王定天的面前。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她素手輕抬,只見偌大的王府上空,迅速現出了一片雷光。緊接著,雷光化為無數道細如手指般的閃電,四面八方一角不漏的朝府邸落了下去。

轟——

巨大的轟鳴聲再次響了起來。雷鳴聲后,王府上空現出了一片火光。

「啊——」

「啊——」

府內很快響起了一道道慘呼聲,不過片刻后便被火光吞噬殆盡。 「不——」

親眼看見這一幕,王定天怎能承受得住。他想衝進府中,無奈怎樣掙扎都動彈不得,絕望之下不禁發出了一道野獸般的嘶吼。

「啊——妖女——你敢——」

凄厲的慘呼在耳邊漸漸消失,眼見傳承了數百年的家族就在自己眼前化為灰燼,王定天的雙眸頓時紅如血染。

「妖女,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轉過頭顱,王定天將那雙野獸般的血眸對準了蘇魅。

四周一片寂靜,莫家無人開口,包括莫子坤在內,每個人的臉上都布滿了深深的震撼與難以置信。

她竟然真的將王家給滅了!只手一人,將一個傳承了數百年的望族屠滅一空!

雖然知道王家人的確該死,但親眼見到一個家族的覆滅,且還是這般凄慘,莫家人在震撼的同時,心中不由得就生出了一股強烈的駭然。

好狠的手段!

面對王定天瘋狂的咆哮,蘇魅眸中平靜無波。

「既已見證過了,便下去陪他們吧。」

抬眼對上那雙血眸,她面無表情的開口道。話音一落,她素手輕抬,準備就地了結了對方。就在此時,一陣破空聲起,緊接著一道聲音自不遠處響了起來。

「孽障,還不趕快住手!」

有人來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聽到聲音,場上眾人立刻反應了過來。與此同時,正處在絕望中的王定天微微一怔,緊接著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激動。

有人來了——太好了!

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喝止,蘇魅卻並未回頭,甚至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一道靈力揮出,瞬間便割開了王定天的喉。

咕嚕——

頸間大動脈被靈力切開,一股鮮血頓時噴洒了出來。

王定天睜著一雙難以置信的眼,死死的盯著少女,來不及再說一個字便硬挺挺的倒了下去。

「孽障——爾敢!」

來人根本沒有料到對方竟敢不顧自己的喝止當場殺人,頓時氣得一聲大喝。喝聲剛止,便見數道身影先後落在了眾人眼前。

來人共有十來個,為首的是一名中年模樣的男子,他身後緊跟著幾人。與他一同前來的,還有青陽鎮老鎮長與幾大家族的人。

這些人剛落在王府門口,便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了。

屍首遍地、滿目瘡痍!

王家門外,只見二十幾具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滿面焦黑,無一完好。而王家之內更是火光四溢、濃煙滾滾,儼然一片火場。

看清眼前的景象,眾人瞪大眼睛,齊齊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王家——被滅了!

青陽鎮上一流望族王家,竟然就這麼被滅了!

就在眾人沉浸在難以置信中時,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掃過四周后,面色變得越發陰沉起來。

抬眼向前,眸光自莫家人身上一掃而過,中年男子的眼神最終落到了前方唯一一名少女身上。

「你就是蘇魅!」

目光緊盯住少女,中年男子的神色晦暗莫名。

男子一開口,眾人當即回過神,朝這邊看了過來。而莫家人看見來者,猜到對方的身份,則再次變了臉。

蘇魅立在兩隊人馬中間,早在這群人到來的剎那,便已將他們打量完畢。除了為首的幾人外,其他人她基本都見過,全是鎮上的人。至於不認識的那幾個,她心裡已有了猜測。

見此人沖著自己而來,她緩緩抬起了眼。 「你是蘇家人。」面無表情的看向對方,蘇魅沉聲開口道。

連老鎮長都站到了此人身後,除了新到的蘇家,青陽鎮還有誰能有這個威力。

中年男子見她竟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不禁有些訝異,不過見她明知道自己是蘇家人,卻還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頓時怒了。

「孽障!見到本族長者竟敢如此無禮,真是毫無教養!難怪你這一脈敗落至此,當真是我蘇家之恥!」中年男子眉頭緊蹙,當即厲聲喝罵道。

聽到這番怒罵,場上眾人神色各不相同。

莫子坤雙眉微蹙,心下一片瞭然。老鎮長及其他幾位家主則滿臉複雜,無人敢開口說些什麼。只有跟隨在那男人身後的幾人,聽到這番話后立刻露出了鄙夷。

「果然是上樑不正下樑歪,老的是廢物,小的又如此粗野,真是丟盡了我蘇家的臉。好在父親英明,已將那老廢物逐出了蘇家。」中年男子話音剛落,他身後一名年輕男子立刻跟著說道,語氣間充滿了鄙夷跟不屑。

蘇魅的臉色早在中年男子開口說出第一個字時便沉了下來,如今聽到這父子倆的對話,唇角頓時勾起了一抹森冷的笑。

很好!原本打算處理完這裡的事便去蘇家,沒想到這些人倒自己送上門了。

莫子坤站在一旁,聽到蘇家父子的話,當即朝蘇魅看了過去。見她眸光陰沉,便知她動了殺念。雙眉微蹙,他開始擔憂起來。

蘇家不比王家,此人來自帝都,實力必在王定天之上,蘇魅她能應付得了么!

蘇魅的確動了殺念,眸光化為冰錐,她已懶得同這些人廢話,抬手間便召出了數道雷電。

有雷電!

看見雷電憑空閃現,老鎮長等人驚得立刻跳開了數米,與蘇家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這是蘇家自己的事,他們可不想參合,也不敢參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