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不,公孫勝與少主才剛剛見面,還有許多話想要對少主細說呢」公孫勝急忙道。

「少主,公孫前輩,您這個稱呼晚輩受不起。」

「不,神尊大人曾經指導過公孫勝,在公孫勝的心裡,神尊就是我的恩師,恩師的義子,那就是我公孫神的少主了」公孫勝一口氣解釋道。

「就算義父曾經教導過前輩,可義父是義父,我是我,前輩不用如此的。」

「不,若不是神尊大人,公孫勝焉能有今天,我今天的一切可以說是神尊大人給的,少主,我尊你一聲少主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公孫勝有些激動的說道。

「公孫前輩,無論在故鄉,還是在這這裡,您都比我年長,我怎麼能

10/11

讓您尊我為主呢?」蕭寒忙道。

「禮不可廢,將來見了神尊大人,叫我如何面對他老人家?」公孫勝道。

「前輩就說是我不許的,就行了」

「不行,我要是同意了,明天非得被她們撕了不可」公孫勝執拗道。

「她們是誰?」

「就是白夢蘿、蔚輕揚和修羅他們」

「白夢蘿,蔚輕揚,修羅應該是這三家的初祖吧?」蕭寒心中猜測道。

「前輩多慮了,一個稱呼而已,前輩還是叫蕭哥兒,這聽著舒坦。」蕭寒道。

「這不行,若是少主不說,我也不知道原來少主跟神尊大人的關係,這也沒什麼,現在既然少主已經說明身份,那按照輩分,少主跟我們至少是平輩論交,這lun理綱常是不能廢棄。」公孫勝嚴肅的解釋道。

「那義父給我頂下的婚事怎麼說,按照我的輩分,我豈不是她們的老祖宗,這豈不是大大的違背lun理?」蕭寒反問道。

「啊?」公孫勝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11/11 「公孫前輩,你年長,還是不要這樣了」

「少主此言差異,我雖然年長,但是輩分卻等同,少主是恩師的義子,那就是我的小師弟,少主人,這何錯只有,至於少主與老夫等幾個後輩的婚事,其實也沒什麼,少主與她們並無任何血緣關係,雖然輩分上有些差異,但有句話不是說,愛情是不分年齡和輩分的嗎?」公孫勝冷靜思考了一下,駁斥道。

「你真的要我娶宮嫣然她們?」

「這個可不是我的意思,是神尊大人親自下的旨意,我們只能遵從」

「算了,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這事兒以後再談」蕭寒決定了,只要自己離開理想空間,到時候就算蚩尤給他強行定下這額外的三門婚事,他就拖著不辦,拖著拖著就不了了之了。

「也好,少主,我來給你解說一下理想空間內的情況」公孫勝見蕭寒不想就這個話題討論下去,他也沒有必要糾纏,繼續說道。

蕭寒點了點頭,這是他迫切需要了解的。

理想空間至少存在十萬年之久,甚至還要更久,蚩尤並不是理想空間的第一個主人,他的第一個主人是上古的一位大能,名字叫蘇丹,這名大能精修領域,因此才創造出空間絕後的理想空間。

蘇丹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他妄想將自己的領域修鍊成一個宇宙,一個他自己主宰的宇宙,以達到自己突破神王後期,再進一步的目標。

但是他最終還是失敗了,留下了理想空間這個無主的空間,後來不少人都進入過理想空間,獲得了巨大的財富,進而成為蒼茫宇宙中一個個的傳奇

直到十幾萬年前,理想空間被蚩尤得到並完全得到空間的承認,成為它的主人

從第一代主人隕落,蚩尤其實算是第二代,因為在這之前,所有從理想空間出去的人,都沒有完全得到空間的承認,只有蚩尤,他完全繼承了理想空間,並將之拓展,壯大,並發展成一個幾乎可以媲美神界的空間。

公孫勝還說出了鷹愁澗就是蚩尤行宮這個重大秘密,因為那裡存在很多的禁制,若非蚩尤自己選的人進去,否則進去之後,別想活著出來。

所以即使金鷹佔據了鷹愁澗,他們也知道金鷹是不可能得到那裡最核心的東西,任由金鷹佔據那裡,也省得有人給他們看守鷹愁澗的門戶了。

這一點蕭寒已經猜測到了,而現在更是在公孫勝口中得到了驗證,鷹愁澗果然是義父蚩尤在理想空間內的行在

而令他吃驚的是理想空間的主人居然就是蚩尤本人,這天下能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嗎?

看來冥冥之中那還是有定數的。

公孫勝給蕭寒的第一個建議就是全面掌控同盟會,這一點移花宮會全力支持他,並且給予他方便,但同盟會並不完全接受移花宮的控制,畢竟知道同盟會背後還有一個移花宮的人,在同盟會中只有極少數人,這一次若不是大劫將至,就連蔚姿婷等五方魁首都不知道同盟會背後還有如此強大的一個靠山。

掌控同盟會這件事說難不難,說不容易也不容易,同盟會中,他已經掌握其中連股力量,只不過蕭寒不願意跟青衣人硬碰硬,所以才讓哥斯達繼續做他的中部一脈的魁首,作為兩者之間的緩衝。

但是現在公孫勝突然提出來要他掌控全局,這就要改變既定的策略了

哥斯達是不能夠暴露的,哥斯達身份一露,那很有可能會引起青衣人的巨大反彈,有哥斯達存在,青衣人自以為還不用直接面對自己,所以各方面警惕心不會很高,但一旦哥斯達表明身份,那青衣人就回直接面對自己,倒是兩虎相爭,固然他最後能贏,那也好付出不小的代價,很有可能會有巨大的傷亡

現在同盟會的力量能夠保存一分,就多保存一分,未來大劫是需要更多人團結起來才能應付的

青衣人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麾下四大壇壇主每一個都是不下於藍貓、白眉這等天王級別的高手。

這是明面上的力量,青衣人能夠將東方一脈發展成為同盟會第一勢力,除了傲龍暗中不斷的支持外,其自身也培養了一批強有力的屬下。

所以如果要真正統一同盟會,就必須找到一個穩妥的辦法接收青衣人的屬下。

如果青衣人合作,那自然最好,萬一不合作,同盟會必然會一分為二,實力大減。

如果他做不到這一點,恐怕在公孫勝等人眼裡印象分會大大的跌失不少

「少主」這兩個字的分量可輕也可重。

而且他才答應了跟青衣人合作,轉眼之言就反悔,這樣事情他實在是做不出來

若是青衣人跟他又宿怨,倒也沒什麼,他們之間並無實質的對立,他的原則一項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這世界講實力不講道義,可不講道義,那沒有人信服,沒有人跟隨,沒有人效命

蕭寒心中確實兩難

辭別公孫勝,蕭寒在他那殷切的目光之下離開了。

「蕭老弟,老祖宗對你可是另眼相待呀」宮正略帶一絲羨慕的語氣說道。

「宮老哥說笑了,公孫前輩只是想多了解一些他那些曾經的兄弟的事情,這才多說了一會兒。」

「嘿嘿,就算如此,我們這些宮姓直系子弟,有的連老祖宗的面兒都沒有見過,而你一個外人,居然能夠得到老祖宗親自接見,並且單獨面談兩個時辰以上,這事兒要是傳出去,這些人怕是要視蕭老弟為眼中釘,肉中刺呀」宮正提醒道。

「宮老哥,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呀」蕭寒苦笑一聲。

「老弟,不是我有意為難你,這件事本來只有我知道,但是現在嫣然堂妹她……」宮正連忙解釋道。

蕭寒訕訕一笑,宮正的意思他豈能不明白,他雖然與宮正才認識不久,可對他的君子作風還是非常了解的,他是不至於去做那些小人的行徑的。

那個小魔女擺明了對自己產生了不滿,恐怕主動的來找自己的麻煩。

「兵來將擋水來土屯,一切順其自然好了。」蕭寒表態道。

宮正鬆了一口氣,從老祖宗對蕭寒的重視程度看,很顯然非常看好其前途,甚至還有些討好為意思在裡面

雖然蕭寒的修為他還看不在眼裡,但莫欺少年窮,人家才多大,以後成長為擎天巨人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現在搞好關係,適當的投資一下,將來說不定回報會異常驚人,何況就連老祖宗們之間都有了默契,這可是移花宮歷史上罕見的。

「老祖宗召見老弟的消息明天就回傳遍移花宮,到時候老弟的威望恐怕又要空前增加了。」宮正道,「同盟會五脈合一現在僵持住了,老弟的意見分量很重」

「小弟不過是剛剛加入同盟會的新人,勉強得到幾分信任被推舉為五方五老的候選人,可實際經驗淺薄,恐怕難有什麼適當的見解」蕭寒在自己沒有考慮好之前,他是不會輕易表態的。

宮正無語,蕭寒拿新人說事,他還這不好說什麼,資歷雖然有時侯不算什麼,可當要用到它的時候,卻顯得無比的重要。

宮正知道,自己今天問了也白問,這人看上去憨厚無比,一副人畜無害的摸樣,實際上心思縝密,不肯透露一絲口風,實為一等一的梟雄

蕭寒要是知道宮正已經在心裡把他定性為梟雄,怕是要立刻跳將起來,連聲駁斥,然後不停的給自己正名。

「我聽說老弟給白家下聘禮了?」宮正突然神秘兮兮拉過蕭寒,小聲的文斗。

「是有這麼一回事,宮老哥,莫非這不符合移花宮的規矩?」蕭寒翻了翻白眼,故意說道。

秘巫之主 「不,不是,我還聽說這聘禮之中有一味丹藥,可以,可以……」宮正扭捏道。

「丹藥,什麼丹藥?」

「老弟,你就別瞞老哥哥我了,那丹藥,能不能勻老哥我幾顆?」宮正迫切渴望的望著蕭寒,那眼神就如同一個採花yin賊遇上了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一樣,眼睛里充滿著赤luo裸的**。

「宮老哥,勻你幾顆丹藥沒問題,但是……」蕭寒沒有往下說,雖然公孫勝許了不少好處給他,可那沒什麼實實在在的東西,所以他可不想白白送出這種珍貴的東西,越是珍貴的東西越是容易得到,那就不珍貴了

「蕭老弟,我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宮正心領神會道。

「我可以免費送你一顆,但是你最終能拿下幾顆,那就看宮老哥你的實力了。」蕭寒相信宮正一定收到了白青霞發出的風聲了,所以才這麼說的。

「多謝老弟了,我替犬子謝謝老弟」宮正滿心歡喜道。

可憐天下父母心

兩人返回移花宮,宮正滿心滿意的離去,蕭寒則返回自己的住處,五個女人一齊坐在他的房間里等著他回來。

女人的擔心蕭寒自然明白,也當然也很感動。

「都在呢?」

「見到宮家老祖宗了?」

「嗯,一個前輩故人」蕭寒道,他跟公孫勝的關係並不是一句兩句解釋的清楚的,索性就不去解釋了。

「爺認識宮家老祖宗?」五個女人,除了沒心沒肺的蕭魂之外,都露出極其驚訝的神色。

「算是認識吧,不太熟」

「宮家老祖宗可是活了三萬多年的老怪物,爺,你怎麼認識的?難道你也是……」

「怎麼可能,宮家老祖是我祖上的一位長輩,早就斷了聯繫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了,而且他還改了名字,所以之前我並不知道他就是我的一位長輩祖先。」蕭寒解釋道。

「哥哥是他的少主人,他又怎麼會不認識呢?」蕭魂清脆的嗓音說道。

「蕭魂,不得胡說。」蕭寒輕斥一聲。

「又不是我逼著他這麼叫你的。」 農女小艾奮鬥記事 蕭魂不滿的嘟囔一聲道。

「別聽蕭魂胡說八道,沒有什麼少主的事情,只是我義父曾經啊、在修鍊方面指導過他,因為他執意如此而已稱呼,我並沒有承認」蕭寒趕緊釋疑道。

有蕭魂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在,蕭寒更加不能夠將與公孫勝見面的過程說出來了。

我的竹馬前夫 「哼,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人家想把移花宮四個小妞送給哥哥你做小妾而已」蕭魂小嘴翹著說道。

蕭寒腳下幸虧是平地,否則必定一個踉蹌栽倒在地,他跟公孫勝的談話何等秘密,就連陪他一起去得宮正都不知道談話內容,蕭魂是怎麼知道的?

「什麼?」四個女人驚的一起站起來,異口同聲問道。

「宮家老祖宗是有提過,不過讓我給嚴詞拒絕了。」蕭寒面對四對質問的眼神,有些心虛的解釋道。

不對,我沒那個想法,幹嘛心虛,難道潛意識裡已經接受了嗎?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蕭寒心虛的眼神落在四個女人的眼裡,那就更加證實了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

「哎,這件事是義父他老人家給安排的,並不是我的本意,我事先一點都不知道。」蕭寒訕訕解釋道。

「明白」四個女人紛紛露出明白的眼神,但是那神色之中明顯帶著一絲不相信。

「你們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蕭寒道。

「這倒是真的,哥哥沒有撒謊,大鬍子脫困了,第一件事就是給哥哥找來四個小媳婦,嘻嘻……」蕭魂證實道。

之前蕭魂所說,基本上都得到證實,蕭魂的話基本上得到了四個女人的信任。

白青霞為之一喜,蕭魂說的四個小媳婦中就有她一個,等於說她已經被蕭寒的義父承認了地位。

「現在說的事情,你們每個人聽了,都放在心裡,但不能對任何人講」蕭寒嚴肅的說道。

這是要說正事的表情,五個女人,除了蕭魂,其他四個女人也都收起了酸酸的情緒,認真起來。

「我決定了,掌控同盟會,明面上不行,暗地裡也可以,現在的問題是,同盟會五脈合一,我們該怎麼辦才能達到掌控的目的?」



蕭寒的這個突然的決定令幾個女人都感到驚訝,蕭魂對權力沒興趣,所以自顧自的往自己鮮艷的紅唇之間不斷的塞提子,而白青霞眼睛一亮,蕭寒低調的風格令她有那麼一絲不認同,現在蕭寒突然轉變自己,決定掌權,這太符合她的心中的想法了

蔚姿婷三女現在基本上都已蕭寒的意見為主,不管蕭寒作出什麼樣的的決定,她們都盡心儘力的輔助,很少會提出異議。

「可是你之前不是跟青衣人有過君子協定?」蔚姿婷修為微蹙道。

一個言而無信之人怎麼能夠令人信服呢?

「不錯,我是跟青衣人有君子協定,不過這個協定基於我對他的,與你們無關,所以……」蕭寒沒有說下去,但是意思四個女人都挺清楚了。

蕭寒礙於君子協定,可能要居於幕后。

這也是蕭寒思考之後決定的。

「五脈合一的方案出來了嗎?」蔚姿婷沉吟了一會兒,問道。

蕭寒搖了搖頭,道:「現在方案還沒有出來,不過最遲不過明天,相信會有一個決定的。」

蔚姿婷點了點頭,不管最終方案如何,都繞不過她這個未來的第一長老。

「青霞,元靈丹給我預留一顆」蕭寒又對白青霞說道。

白青霞應了一聲,答應下來,也沒問蕭寒要一顆元靈丹幹什麼。

五個女人都散去了,白青霞返回白家,蔚姿婷因為要跟蕭寒談事,留了下來,白牡丹和修紫衣則返回自己房間,至於蕭魂,哈欠一打,返回弒神碑空間睡覺去了。

蕭寒與蔚姿婷談了一宿,基本上定下了蔚姿婷居前,而蕭寒在幕後的方針。

至於五脈合一的方案,蕭寒也與蔚姿婷商議了三套,分為上、中、下三種方案。

第二天一早,白青霞就過來了,這一次她來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她的母親復活奪舍的事情。

蕭寒交代一聲,跟白青霞去了

白老爺子已經先去一步了,安置白青霞母親的是一出地下寒冰洞,是白老爺子求宮家一位長老用一塊萬鈞中的萬年寒冰石為陣眼布置的,能夠常年保持零下百度,能夠保持屍身萬年不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