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妹的!這到底是要將我們燒死,還是要將我們淹死?倒是給個實數啊!」老實了一輩子的何大偉,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一眨眼,剛剛還濕透了的衣衫,已經被烤的幹了,開始著了起來。

忽然,先前那年輕人從門外飛身而入,來到何大偉二人身前,直道:「抱歉了二位!」心念一閃間,一股清泉澆滅了兩人身上的火焰。下一瞬間,屋內四周冰棱疊生,阻礙那熊熊的火勢繼續蔓延。只是,很快的,那些冰棱已開始融化。紫火的頭已從門外探了進來,大笑道:「流痕大人!你要往哪裡逃?」

流痕與紫火僅交手兩合,自知自己在地球上時日太久,實力上殊無增長,甚至倒退了不少,這紫火的兇猛攻勢,他根本無法招架。若是強行戰鬥下去,一旦死亡氣息消耗完,也便是自己的死期。而且,在此之前,何歡的父母也必然先就此死去了。

他身上帶有一個傳送門的傳送點,可以直通趙嚴別墅內的那個水晶球中,只是事在緊急,竟無暇開啟傳送門。此時來到何大偉身邊,想要帶著他們遁逃,沒想到紫火忽然間襲來,竟連逃跑的時間都沒有。

「糟了!」

紫火殘酷的笑聲響徹整個天地,大笑道:「流痕,就讓我來接收了你的死神之珠吧!」她現在可顧不上是否殺傷何大偉夫妻了,讓自己的實力得到飛升,無疑是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火焰——侵蝕之焰!」

******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必須得逃跑了!」

眼看著那邊的大胖子已經將整棟樓恢復成原狀,劉歡歡是真的有點著急了。

她與面前的這隻巨大的斑斕猛虎周旋,費勁了腦細胞,將身邊可以利用的任何物事都利用起來了,卻始終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有好些次差點被劉威抓傷。抽空時瞥了一眼小玉的情況,竟是更加不容樂觀。那看似殭屍的人,不知道耍了什麼把戲,好似將小玉的心神控制住了,以致於她的行動越來越緩慢。再照這樣下去,她最終會失去行動力,任由那殭屍宰割了。

劉歡歡知道形勢嚴重,若再不跑,等那個胖子過來幫忙他們,她二人就真的死定了。心念及此,她急忙大喝道:「小玉,快走!」

那邊的小玉早已心急如焚,一面控制自己的身軀企圖逃離殭屍的控制,一面終究不能拋下劉歡歡獨自逃走,待聽到劉歡歡那一聲大喝,連忙將早在手上備好的死亡之魂戴在額頭。

光芒閃爍,一瞬間,兩個女子的身形消失得無影無蹤。

劉威的猛虎身軀猛地撲到劉歡歡所在處,卻撲了一個空。他重新變回人形,「切」了一聲,道:「被她們跑了啊!」與殭屍對視了一眼。

這時李大蝦已挺著碩大的肚子奔行過來。

劉威問道:「大蝦,情況怎麼樣了?」

李大蝦攤了一下手,道:「死了七個人,其他人的各種傷勢已經全部恢復。不過,這一帶的人都得噴點『記憶消除噴劑』了。至於那七個死去的人,我是沒什麼辦法了。」

劉威沉吟道:「這個等回頭我們上報給南都市調查局,讓他們自行處理吧。」仰望湛藍的天空,喃喃道,「那兩個女性惡魔,總覺得很奇怪啊!你們說,她們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是從惡魔老巢直接來到這裡的?她們為什麼要突然襲擊這幢大樓?」

李大蝦撇撇嘴,道:「誰知道!要不是咱們恰好經過,可不知要死多少人。」

劉威點點頭,道:「先不管這個。我們還是繼續尋找何歡。實在不行,就去找洪總隊長,總會查到些端倪。」

便在這時,警笛齊鳴。南都市調查局及警方的人終於來到這個接近郊區的所在。

劉威扭頭看了方剛劉歡歡與小玉消失的地方,仍是滿心困惑。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惡魔可以直接這樣離奇消失的。搖了搖頭,帶著兩位隊員迎著警車來處走去。

******

道具管理局。

傅少的蝕骨寵妻 傳送大廳。

劉歡歡與小玉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心魂未定。

之前,為了設計活埋何歡與饕餮,她們費了不少死亡氣息,此後又與劉威他們作戰,死神之珠內存著的死亡氣息幾乎也將消耗殆盡。只是,此刻她們都尚未確定是否成功殺死了何歡,心頭也是有些惴惴,不知該如何跟王者彙報。

兩人整理了一下衣衫,將帽子頭巾嚴實地戴好,重新展示出王城使者的威嚴來,從傳送大廳走了出來。

然後,她們不禁愣住。

英雌 與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情景,整個道具管理局內竟空無一人。若說有人,也只是一具具被燒成焦炭的屍體罷了。

「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面面相覷,都是疑惑不已。

外頭隱隱傳來陣陣喧嚷聲。

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步履緩慢地走向大樓外面。

?????? 看見街道上的情景,她們一時間嚇得目瞪口呆。

到處都是死神,到處都是屍體。

人們成群結隊,相互廝殺。低階死神各自尋找依託,高階死神集結手下,見到不歸順的人,直接展開能力將之擊殺,並奪取對方的死神之珠。

從街道的這一頭,一直殺到那一頭。一忽兒功夫,這地方變得冷清起來,路面上只留下一地的屍首。

遠處的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同樣廝殺的聲響。天空中光環四射,顯見一些高階死神正在出手殺敵。看樣子,這個地球管理區域的中心區域內,所有的地方都在發生著同樣的狀況。

已經虛弱不堪的劉歡歡看了看小玉,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擔憂與恐懼。她們不知道自己的姐妹們是否還安然地守護著曾經是傳送門的所在,可是,看到這個地球管理區域內發生的情景,她們心中已經有了極其不妙的預感。

倘若光明之都與王者的威壓尚存,是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亂象的。

兩人從道具管理局出來,小心翼翼地望著原本的住處飛去。

忽然,身後一個雄厚的聲音大聲喝道:「那兩個人!給我站住!」

劉歡歡與小玉兩人聽言,只覺心頭一沉。 ?幾十技過後,十九子沒佔到便宜,被魑原逼得危相環生,驚得一身的臭汗。

「鳩晴、靈震子還不出手」。

靈震子看眼鳩晴,他沒有出手的意思,這百年沒少被十九子數落,心裡正憋著火,巴不得魑原宰了他。

鳩晴不同了,她是沒找到出手機會,捻著「八面驚雷」,就等著兩敗俱傷時,坐擁魚翁之利。

十九子上竄下跳,手慌腳亂,心裡又驚的不得了。當年比試時沒這樣,百年不見魑原的戰力強出一大截。

骨刀劈在戰盾上,十九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魑原鬼影般出現在十九子身前,刀鋒錯過盾沿。

鳩晴眼神微變,機會來了。「八面驚雷」飛落兩位族子四周,嗡的旋出八道光柱。

咔咔!幾聲脆音,四道光柱被斬斷。魑原和十九子瞬間逃出雷區,頭髮都燒焦了幾縷。

「八面驚雷」被破,反饋的雷霆將鳩晴擊飛,重重的撞在石壁上,胸甲碎了幾塊,捂著胸口看向虛空。

魑梅笑嘻嘻的走到魑原身邊。「哥哥,我乾的怎麼樣」。

魑原乾笑兩聲,是不錯,就是晚了那麼一點點。指著燒焦的頭髮。「你說哪!快成禿子了」。

「嘻嘻嘻!他比你還慘」。

十九子臉烤得火紅,頭髮卷在一起,冒著煙。狠狠摸了把,拉下一頭的灰焦。眼神兇巴巴的轉向鳩晴。「好狠毒的女人」。

「看什麼,我不救你,你廢了」。鳩晴扶著石壁站起,狠狠的罵道。

啪啪啪!靈震子拍著巴掌笑著。「好戲!好戲!太驚彩了」。

「好你媽個頭,鳩晴殺了他,我們的事一筆勾銷」。十九子都要氣瘋了,指著靈震子罵道。

鳩晴剛才沒想到魑梅會在,不小心吃了暗虧,還沒有緩過來,聽到十九子在罵人。「罵誰哪」?

「唉!你個傻娘們,不知好歹呀你」。

靈震子看到機會慢慢的移向魑原。「少主,族主下了追殺令,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魑原和魑梅看向靈震子。「什麼追殺令」?

「靈震子,你敢……」。十九子說著,提勾斬向靈震子。

靈震子扔出晶軸,凝出戰尊與十九子斗在一起。

魑原接過晶軸,慢慢的拉開,數句晶字閃現在空中。怎麼可能,急忙拉到最後,紅色光漆大印飛出,這下他信了。立即想起在鬼瀑前,就連魑洪長老都來追殺他,看來,族母真的因他私入「幽冥域」發怒了。不對!族母再怒也不能拿親生兒子開刀呀!

魑原還是有幾分不信。魑梅卻哭成了淚人。「哥哥,族母不要我了」。

「沒事,一時生氣罷了,等我們得到『幽冥神光』,他們會八抬大轎來請我們」。

魑梅眼淚汪汪的。「得不到怎麼辦」。

得不到?魑原也不知道怎麼辦。「管他哪!哥哥陪著你浪跡天涯」。

這要是以前,魑梅非得撲過去,此時可沒了心境。她就是養在溫室的小花,習慣了有人澆水施肥,那裡經得起風雨。看到追殺令,嚇得六神無主。「哥……哥哥,我不去了,我要回去向族母請罪」。

「梅妹……」。魑原想拉住魑梅,卻沒能拉住,黑光閃過,魑梅鑽入蟲洞中。

「唉」!魑原沒想到憑時天不怕地不怕的梅妹會這樣。

靈震子看到此景,心裡這個後悔呀!他原本不想出手,看到魑原、魑梅,立即來了勁,三對二完勝,沒想到會這樣。

十九子心情大好,跳出戰圈。「靈震子,你沒選對呀」!

靈震子紅著臉,一聲不吱。是不是要重新站隊,他現在還沒想好。

「鳩晴還不出手嗎」?十九子又看向鳩晴,現在只要有一個人能幫他,斬殺魑原只是時間的問題。

魑原轉過身看著靈震子,這些人好奸詐。

鳩晴剛才吃了暗虧,被魑梅打的胸都要爆了,才緩過氣來,狠狠的盯著魑原。「你妹的,今天你來還」。

十九子樂了,有了鳩晴,魑原死定了,不過,他可不想剛才的事再發生,斜眼看向靈震子。「站哪隊呀」!

靈震子看看十九子,又看看魑原。跟十九子不難,魑原必死,不過他死了進了幽冥域誰來幫他,十九子和鳩晴能放過他嗎?

「你以為靈者是嚇大的嗎」?靈震子向魑原移了步,表明了態度。

十九子臉都氣綠了,他想擊殺魑原,廢去千年的修行。靈震子選擇魑原,事難辦了,這架打不起來了。

「靈震子,你等著」。十九子牙都要咬碎了,靈者一個個死奸的,早就應該斬殺了他。

魑原狂笑著。「多謝靈友,你讓十九子失望了」。

「魑原,我不和你見識,幽冥域見」。十九子不想再打,這架打起來,他似乎有點吃虧了。

笑聲未止,頭頂空域暗下,一道黑光凌空砸來。眾人笑容僵固,魑原揮刀劈去。

十九子伸出彎勾,破去骨刀刀鋒,「八面驚雷」將魑原困住。

魑原怎麼也沒想到靈震子說變就變,翻臉比翻書還要快。連擊數道刀鋒,都沒能破開圍攻,戰甲被「獠齒彎勾」勾掉幾片鱗甲。

「小子,你死定了」。十九子沒下殺手,彈掉勾上的鱗片,嘿嘿的笑笑,又跳入戰團。

「媽的」。魑原被打了個跟頭,他算是看明白了,十九子還不想殺他,有意的玩弄。急忙靈識虛空。

魔邪站在光屏前看著三人在玩貓抓老鼠,這魑原真夠慘的了,妹妹是個勢力女,關鍵的時候跑了。本來還有個豬隊友,說變就變了。

「哎喲!我暈,別跌著」。現在還沒有出手的意思,魔邪看起了熱鬧。

幾百技過後,魑原甲破衣碎,被打得成了要飯花子。這臉都氣青了。「魔邪,你不幫我,我回去找秦月」。

魑原突然這麼一嗓子,把十九子和鳩晴嚇哆嗦了。要知道,如今魔邪在煉識同輩中可是如雷貫耳的名字。打眼一掃,氣樂了,追著魑原后屁股一頓打。

嗖!一道骷髏光飛來,十九子揮勾想挑開。噗!紫煙爆起,骷髏箭穿過鉤影,射入十九子眉心正中,將其定在光門。

一股血氣爆開,凝血真元定格在光門中心。

鳩晴猛的回身看到此影,瞬間小臉沒了血色。一記戰尊突如其來的砸在小腹上,嚶的一聲,倒在地上。

魑原回身看到靈震子踩在鳩晴身上,立即明白怎麼回事,太快了,做夢一般,戰局就發生了巨變。

「魑原少主,抓個活的」。靈震子鎖住鳩晴的脖子,痛得她眼淚撲簌簌的掉著。

「魑原不要殺我,我服了,我不去幽冥域了」。鳩晴嘶啞的喊著,哭成了淚人,先前的狂妄、刁蠻沒了影,只剩下柔弱的小女人。

「玩嘴,你有一套」。靈震子狠狠的給鳩晴兩嘴巴子。

魑原看著靈震子,這小子太滑了,到底是那一夥的,剛才打得他滿地找牙,轉眼間就變了。不過靈震子擒住鳩晴是真的。

「行了,別打女人」。魑原很看不起靈震子,只是沒有找到理由收拾他。

魔邪也是吃驚不小,原本第二箭要射這個兩面三刀傢伙,沒想到這夥計變得真快。抬頭看向空中的光門,眼神變了變,抬腳走出虛空。

靈震子看到魔邪,汗滴子噠噠的掉著,好險,如果不是他反應快,出手拿下鳩晴,現在可就不好說了。

魔邪走近靈震子,鳩晴也看到他,嚇對了眼。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魔邪竟然在鬼魑族,按理說還不到千年,魔邪不可能煉出「本源神血」。

「這個女人,我不想看到」。

靈震子臉皮抽搐著,立即明白什麼意思。看眼魑原子,他之所以擒下鳩晴,就是不想得罪鳩魔族,給自己留條後路。

「怎麼,手軟了」。 百變萌主的玫瑰夢 魔邪冷冷的盯著靈震子。

靈震子腦門上青筋爆露,手指微抖。這魔邪已經到了煉識五階,太快了,不聽他的,沒好果子吃。

指尖向內扣去,五指刺破細皮嫩肉。鳩晴眼珠爆碎,掙扎著想喊。咔嚓!腦袋倒向一邊,肉軀隨即爆成血氣。

哎!魑原想喊止,被魔邪拉住。

嗖!「凝血真元」飛向空中的光門,兩道紅光在光門上蔓延開。

靈震子看向光門,眼神變得怪異,立即明白了,魔邪為什麼讓他殺了鳩晴。原來,只有「凝血真元」能打開「幽冥之門」。

激靈!靈震子打了個寒戰,盯著光門的眼神失去光彩,變得越來越暗。

只見「幽冥之門」上的血光越來越慢了,血氣邊緣還差許多才能溢滿。

噗!黑光爆開,靈震子逃入蟲洞中。

魔邪側頭看眼即將消失的蟲洞,這小子成精了,竟然看出了門道,逃了。

魑原臉色變得凝重,靈震子逃了,他也清醒了。如今「靈域之門」前只剩下了他和魔邪。

唰!骨刀一閃,擋在身前,怒目盯著魔邪的側影。

魔邪站著沒有動,仰頭看著「幽冥之門」上的紅光。「為何還不出手」?

魑原臉皮抖著,刀鋒微微的顫動。他從來沒有這麼怕過,站在魔邪面前,他感覺自己渺小的如只螞蟻。 兩人聽到身後那人的大喝聲,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身形,卻終究不敢轉身。

身後那人已帶著一群人飛身過來,一面喝問道:「你們是遵從莫洛大人為王的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