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原來還有這個好處,難怪這麼多人沉迷於其中了。那以後……那以後我准許你和我那樣……」藍可欣臉色微微的有些紅著對秦浩天說。

「額……這個好吧!」秦浩天訕訕的點了點頭。

這一次陰陽交泰,秦浩天雖然沒有取得突破。畢竟剛剛突破玄士期的二段。在這個階段想要馬上取得突破,倒沒有這麼的容易。不過秦浩天還是覺得自己的玄氣變的更為凝實了。也算是一個進步的了。

藍可欣因為剛剛破瓜所以多留了一天,兩人才繼續的趕路。不過在到了南方帝國邊界的小鎮卡奇后,秦浩天就和藍可欣分開了。

在趁著蒼龍學院要開學的時候,秦浩天準備悄悄的回去飛鴻門一趟。秦浩天想要弄清自己的身世到底如何。那位死去的青年的音容笑貌仍然回蕩在秦浩天的腦海里,久久的不能平靜。在飛鴻門的時候,秦浩天也想過自己的身世。但是卻從沒有像這一次來的這麼的強烈。也許那青年臨死之前,對母親那種眷念給了秦浩天一種很大的觸動。秦浩天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的孤獨,他也需要親情的溫暖。

秦浩天已很久沒有回飛鴻門了,雖然對飛鴻門秦浩天沒有什麼太大的感情,但畢竟也是這裡長大的,回來看看,也覺得不錯。

一路上,秦浩天的速度倒不快,不過他倒無所謂。正好可以藉此觀賞下現在的人土風情,倒也愜意。這玄武大陸比地球所有土地面積加起來還大,各個地方的民俗都有很大的區別。

經過三天的趕路,夜已漸漸黑了,秦浩天錯過了宿頭,他沒有在晚上趕路的習慣,在到了一個小村莊外,秦浩天決定在這村子內借宿一個晚上。

到了一戶人家外,秦浩天敲了一戶人家的門。

「吱!」的一聲。門很快的就開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奶奶開了門。那老奶奶望著秦浩天的目光很是警惕的樣子。

「你找誰?」

秦浩天見那老奶奶看著自己的目光就好像看一位強盜的一般。門只開了一條縫。這讓秦浩天很是鬱悶。心中想道:「我靠,有見過這麼帥的強盜嗎?」

「老奶奶,我錯過了宿頭,想找您借宿呢!」秦浩天很是禮貌的對那個老奶奶說。

「哦!見秦浩天這般說。那老奶奶上下打量了秦浩天一眼,點了點頭。臉色緩和了下來。把門打開了,對秦浩天笑著說道:「進來吧!」

「哎!」秦浩天走了進來,順手把門關上了。

一位拿著燈的老大爺走了過來,對秦浩天歉意的說道:「少年,不要怪我老伴,這裡最近鬧強盜,所以我們村子一般都不留客人的。」

秦浩天聞言,這才瞭然了原來是如此。點了點頭,對那老頭笑了笑說道:「原來是這樣,沒關係的大爺,我只留一個晚上就走。」

那老大爺把秦浩天帶到了一個房間內。對秦浩天歉意的道:「我們鄉下人,地方簡陋,這房間原來是我們睡的,我老伴說天冷,怕你睡不慣,希望你不要嫌棄。」

秦浩天聞言,神色一驚,連忙擺了擺手道:「大爺,這怎麼可以。這可是您的地方?我隨便有個落腳的地方就好了。」

那大爺的脾氣很是執拗。秦浩天無奈只得接受了對方的好意。

秦浩天在房間內洗漱完畢,正要睡覺的時候。一個看起來十一二歲扎著辮子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來到了秦浩天的面前。對著秦浩天笑盈盈的說道:「大哥哥,吃水果。」

秦浩天看著盤子里的兩個大桃子,點了點頭,笑著對那小女孩道:「謝謝你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秦浩天見那小女孩很可愛,笑了笑,問。

「大哥哥,我叫晶晶。」那女孩對秦浩天笑嘻嘻的說。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秦浩天見那女孩的目光不時的看著盤子里的桃子,似乎很是垂涎的樣子。笑了笑,拿起了一個桃子對晶晶說道:「晶晶,我們一人一個怎麼樣?」

那知出乎了秦浩天意料之外的卻是晶晶對秦浩天搖了搖頭道:「不行,奶奶說了,這是給哥哥吃的!」

秦浩天有些意外的問,對著晶晶問道:「為什麼?」

晶晶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奶奶說了,大哥哥一個人在外面趕路,一定很辛苦的。」

秦浩天的心裡無比的感動,對晶晶笑著道:「這是哥哥讓你吃的,因為哥哥沒有人陪吃不下,奶奶不會怪你的。」

見晶晶還是有些不肯接受,秦浩天連忙的對著她說道:「怎麼?難道晶晶想看著哥哥一個人吃嗎?」

最終,在秦浩天的勸說下,晶晶終於開心的和秦浩天一人吃著一個桃子。

看著晶晶離開的樣子,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暗道:這是多麼純樸的一家人啊!

夜晚,在秦浩天造例進行了一天的修鍊后。整準備要躺下休息的時候。悠然間,他的心裡一震,外面火光衝天的。讓秦浩天無比的奇怪,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臉色有些的凝重。

悠然,外面的門被推開了。晶晶神色驚惶的對著秦浩天道:「大哥哥,快躲起來,強盜來的。」

「什麼……強盜來了?」秦浩天有些驚詫。似乎是沒有想到自己來借宿了一次,竟然連強盜都趕上了。 夜幕降臨,就是另一種制度的開始。

連續吃虧的火龍幫等於被人在臉上狠狠的抽了幾把掌。刑天會讓他們在中海市丟盡了臉。

臉面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賺取的。所以,他們想要重新找回面子,那麼只能用另類的方式找回去。

沒有任何叫囂的語言,沒有任何裝逼的開場。

一群黑壓壓的腦袋上綁著白sè抽帶的人衝到了江湖酒吧的門口,立刻從后腰抽出了砍刀,棒球棒等殺傷xìng極強的貧民式武器。

開打!

刑天會這邊沒有得到任何消息。不過好在今天有特殊情況,人員情況倒也充足。只是武器方面有些吃虧,只能用酒吧內的椅子和酒瓶了。

陳青雲來到樓下,刑天和馬濤正一人拿著一瓶啤酒樂呵呵的撥著花生。這種場面已經很久沒有發生了,他們倒是挺期待了。

生活在安逸的生活中久了,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想繼續安逸到死,另外一種就是不甘寂寞了。

刑天和馬濤絕對是屬於後者。平rì里對幫派中的小弟嚴加管教,有了突髮狀況,沒有絲毫的慌亂,立刻迎頭痛擊!

看到陳青雲下來了,刑天兩人立刻起身,來到陳青雲身邊,笑著說道:「老闆,這可不是我安排的。是火龍幫擔心我們演得不夠好。特意安排的娛樂節目。您需要持續多長時間?」

「這麼有把握?」陳青雲坐了下來,笑著問道。

刑天被陳青雲一問,反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坐了下來,道:「他們那才幾個人啊!我為了演好今天晚上的戲,我把整個幫派的兄弟都叫到這裡了。除了酒吧裡面這些偽裝的。還有一些門口的行人都是。就是擔心出現意外,沒有想到這次還真的押對了。」

刑天會到底有多少人,陳青雲不知道。不過,從刑天如此沉著冷靜的態度來看,也知道佔有毀滅xìng的優勢。

這樣也好,就讓那個張牧白好好看看吧!這麼壯觀的場面可不是很常見的。

火龍幫氣勢洶洶的殺過來,卻沒有想到落個悲慘的結局。還未衝到門口,他們可憐的一百人就被圍個水泄不通,只有挨打的份。

曾幾何時,我們在學校的時候經常干一些人多欺負人少的事情。雖然很可恥,但是絕對很爽,所以很多人對這種事情樂此不疲。

此刻刑天會這幫小子們就充分的享受著這種樂趣,非常熱情的招呼著這些前來叫囂的敵人們。

完全沒有懸念的戰鬥,陳青雲也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這種大陣勢,就是陳青雲事先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狗娘養的生活還真是豐富多彩。

然而,事情到此還沒有結束。陳青雲在樓下待了有十分鐘,準備上樓的時候,外面衝進來一名小弟,緊張的跑到了刑天的面前。

「天哥,jǐng察來了。」

刑天立刻就做出判斷:「告訴所有的兄弟都撤!」

「知道了!」那名小弟立刻跑了出去。

很快,外面的jǐng笛聲連成了片,而外面的叫罵聲也平息了下來。

今天算是仇小爻比較鬱悶的一天了,剛剛處理完父親的後事。忙碌了幾天的她正準備好好的睡上一覺,卻接到一個舉報電話,江湖酒吧晚上會有百人的暴力事件。

這種事情不管真假,她也必須現場考察一下。這種大型的暴力事件一旦發生了,影響可不小。

事實沒有讓她失望,似乎不止一百人吧!。

仇小爻下了車,看著地上躺著哼哼唧唧的一干幫眾,氣道:「這幫混蛋還讓不讓人安生了。都給我抓起來!」

可憐的火龍幫幫眾,挨打了一頓不說,還被jǐng察抓了。反觀刑天會的那些幫眾,在一聲號令下,早就提前跑得無影無蹤。

暴力事件,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只追究一方。

jǐng察們收拾著火龍幫的幫眾,而仇小爻則黑著臉走進了江湖酒吧。

事情既然發生在江湖酒吧前,那麼自然跟刑天會脫離不了關係了。一走進酒吧,仇小爻就看到了那張最不希望在這裡看到的面孔。

陳青雲正坐在門口的位置,叼著一根煙,好像看熱鬧一般的欣賞著外面的場面。

這種事情,自然輪不到陳青雲出面。刑天正準備上前打招呼,可是仇小爻卻直接對他擺擺手示意他站到一邊。

仇小爻來到陳青雲的面前,表情十分嚴肅的說道:「你好像忘記當初我對你說過什麼了?你不要告訴我,這一切跟你沒有一點關係?」

這個時候,陳青雲不能逃避,因為葉蜻蜓還在上面。如果不儘快打發走仇小爻,樓上很有可能發生突髮狀況。

「如果仇jǐng官眼神沒毛病的話,你應該能看得出來。是有人到這裡搗亂,而我只是個看熱鬧的人好不好?如果你真要追究責任,那邊有兩個傻了吧唧的,抓走吧!」陳青雲無所謂的說道。「當然了,你非要栽贓在我身上,我也說不出什麼。」

仇小爻真的很想痛扁一頓這傢伙。到了這種時候,他居然還敢這麼牛氣。如果不是念在對方還算是個講義氣的人,真想跟他較量一下。

酒吧內,打扮統一,沒有任何一個客人。卻偏偏陳青雲出現在這裡,仇小爻又不是傻子,怎麼能一點東西都看不出來。

「仇jǐng官,你看是不是出了誤會。這位是我們這裡的客人。如果你要是問話,大可問我們。」馬濤只能腆著臉皮站了出來,他總不能看著老闆被帶走吧!

「一邊站著去,別煩我,是不是客人,我自會判斷。不要以為你們什麼事都沒有,一會再詢問你們。陳青雲,你跟我過來。」仇小爻瞪了一眼馬濤,一點面子都不給。

仇小爻的火爆脾氣是有名的。這小妞要是來脾氣,就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懼,更何況是刑天會裡面的這種小頭目。

陳青雲不知道仇小爻做什麼,只得跟對方來到角落偏僻的地方。

「你跟刑天到底什麼關係。如果還當我是朋友,就跟我說實話。」仇小爻冰著臉問道。

陳青雲還真是挺意外仇小爻能對他說出這句話。原來這個xìng情中的女人已經因為上次的事情將他列為朋友的範圍。

拽出了一根煙,陳青雲坐了下來,看著仇小爻生氣的模樣,倒是挺有意思的。

「朋友。」陳青雲知道不給仇小爻一個滿意的答案,對方是不能善罷甘休的。

仇小爻氣得用手使勁拍打了一下桌面。很顯然,陳青雲給她的這個答案讓她十分的不滿意。難道這傢伙腦袋有毛病,上次自己跟他說過的話都當做耳旁風了嗎?

「告訴我,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青雲嘆了口氣:「只能說這是巧合,我只是帶個很重要的朋友過來喝酒。結果就發生了衝突事件,然後你們就來了。」

「什麼朋友!」仇小爻立刻問道,還真是咄咄逼人。

陳青雲無奈的笑了笑,沒有想到幫葉蜻蜓演戲,居然演出這麼多事端出來。現如今說謊,肯定不能讓仇小爻滿意。不滿意,肯定會牽連到刑天等人。

要知道這小妞可是鐵面青天,遇到違法的事情,誰講情面都不行的。現如今也只有半真半實的講出來了。

「一個生意上的朋友。你沒有看到,為了表現出對他的重視。我特意讓刑天幫忙搞了一些氣氛。你看看他的這些服務員,都穿上了黑sè西裝,這都是特意為今天晚上安排的。就是為了讓朋友感到對他的重視。可是沒有想到,發生了這種事情。哎,幸虧你們來了。」

仇小爻是那麼好騙的嗎?

只是稍微琢磨了一下,就覺得陳青雲的話不可信,立刻說道:「行,我暫且相信你。 豪門天價前妻 你帶我看看你的朋友。」

陳青雲無語,這妮子還真執著啊!

其實看看到時無所謂,只不過很容易露餡,那問題就嚴重了。要知道這都是他一心花費心血布的局。而且關乎到葉蜻蜓的一生幸福,陳青雲可不敢兒戲。

知道不讓仇小爻看,對方肯定不能罷休。

陳青雲踩滅了煙頭,站起身來到了仇小爻的近前,雙手掐住對方的肩膀,用很堅定的眼神望著對方:「小爻,相信我一次。我保證沒有做任何壞事。你馬上帶著人離開,我明天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不要跟我演戲,你這套對付你那傻媳婦還行。對我沒用!」仇小爻閃開了身子,坐到椅子上目光直視陳青雲。

陳青雲苦笑,難道這妮子非得逼自己顯露原形才肯罷休嗎?

怎麼辦才好呢?

陳青雲突然靈光一閃,從兜中掏出了一直沒有用到的炎黃令,在仇小爻的面前晃了晃?

「你認識這玩意是什麼不?」

雖然炎黃令有著至高無上的作用,可它不是貧民百姓誰都認識的。陳青雲還真是擔心,仇小爻不認識這玩意,那自己可就丟人了。

仇小爻看到陳青雲手中的東西后,眼睛瞪得很大,不敢置信的望了半天。她當初只有在jǐng校上課的時候從老師的電腦中看過一次的東西,居然拿在了陳青雲的手中。

「這個是炎黃令?」仇小爻還是不敢確定,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在一個如此年輕的人手中。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川有四天時間。

炎黃令,代表著無上的權利。沒有人敢拿這種東西開玩笑,一旦被人知道作假,腦袋必定跟身子分家。

仇小文知道陳青雲膽子大,也知道對方不是那種腦子一熱什麼事情都敢做的人。看到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后,立刻起身恭恭敬敬的對陳青雲敬了一個禮。

「見過首長」。

見炎黃令如見總理,陳青雲能享受這樣的待遇一點都不奇怪。只不過,他心裡有些愧對這塊炎黃令啊!

沒用它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情。第一次用到它,居然是為了泡妞。

「好了小鬼。不用客氣了。現在可以走了吧?」陳青雲像模像樣的拍了拍仇小艾的肩膀,很大氣的問道。

如果陳青雲手中沒令牌,仇小艾真的有跟這傢伙拚命的衝動了。敢叫自己小鬼,除了自己死去的老爸,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叫過呢。

「好,今天給你個面子。」仇小久也沒有廢話,也明白對方這麼急著讓她走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炎黃令是什麼,那就是信譽、忠誠的表現。

仇小小文轉身就走,一點沒有拖泥帶水。只不過走了兩步。又回頭說道:,「不管怎麼樣?你缺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等你電話!」

陳青雲暈倒,還能不能行了,居然還要解釋!我令牌不是白拿出來了嗎?

火龍幫幫眾全部被仇小文帶走,還真是滿載而歸。刑天會則全部卓免,無一人有事。這種結果,可真是少見。

與仇小艾經常打交道的刑天真是對陳青雲敬佩的要命。

原本還擔心仇久火爆的脾氣會對陳青雲做出點什麼? 提前登陸三百年 哪想到,兩人到一邊談論了一會過後,仇小文居然給陳青雲敬了個禮,然後就帶著人撤退了。

老闆到底是什麼人啊!將整個中海市都知道的暴力警花仇小艾收拾得服服帖帖的,還真是讓人敬仰的要命。

送走了仇小艾,總算讓陳青雲長嘆了一口氣。也沒有時間理會刑天和馬濤兩人古怪的目光,趕緊上樓,上面可別出現什麼狀況才好。

剛剛發生的暴力事件,在二樓正好可以看到。這絕對是視覺上的享受,只是不知道葉蜻蜓能不能挺得住?

葉蜻蜓表情嚴肅的站在窗戶前,望著樓平幾百人的廝殺。這些場景,就算是在電影中都不曾出現。

這可是現實中,不存在胎。只要倒下了,就有可能站不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已經下去那麼久了,不會出什麼事吧?葉蜻蜓微微皺著眉頭,現在她不能考慮其他的事情。只是按照陳青雲的吩咐,認真看著樓下的局勢。

雖然沒有到血流成河的地步,但也夠驚心動魄的。

張牧白只能算一個精明的讀書人。特長除了唱歌之外,還有很強的語言天賦和經營頭腦。他們家在美國的超市,經過他的幾次建議,目前已經變成了連鎖超市,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為此,一些學校還特意邀請他現場演講,為學生們講解成功的奧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