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我想起來了,是一個叫寧馨兒,另外一個叫冰雲的吧?」戰小慈身為戰堂高層。與龍族關係密切,龍五的婚禮自然也有他出席的資格,所以對到來龍島的人類賓客,戰堂都特別有過調查,蕭寒和逐浪號上的所有人的底細,自然不可能被忽略!

特別是蕭寒與火龍族燭融一戰,其戰果在戰堂中產生了激烈的反響,只不過當時龍族封鎖了海域,不允許戰堂的人登上迎賓島觀戰,因此包括老爺子在內都對龍族的做法產生一絲強烈的不滿!

說心裡話,戰小慈對這個蕭寒還是挺佩服的,他雖然自我感覺很不錯,但還沒膽子挑戰火龍王那樣強大的存在,這大陸上來的這位年輕人簡直就是初生的牛犢不怕死,挑戰火龍王,最後雖然是個雙雙失蹤的結果,可也足夠令人自傲了。

「是的,家主。」下屬垂手而立,大氣都不敢出,戰小慈是出了名的馭下柯嚴,一點點的做的不好,都會遭到斥責,這下屬不過是戰家的一個小輩,當然是又敬又畏了。

「他真的是說要陪夫人看完演唱會,明天再過來?」戰小慈確認了一遍道。

「是的,他的確是對我們派出的人這麼說的。」

「好了,你去吧。」戰小慈一擺手道。

這玄門中居然出現了這樣一個異類。倒是有點意思了,為了陪老婆,居然將戰家的邀請往後推遲一天,這可是一件新鮮事兒,身居戰堂高位這麼多年,他還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人。

「來人,把玄門的一位叫齊三的護法的檔案以及履歷資料都給我取過來!」戰小慈手指輕輕的敲擊了桌案數下之後,然後似乎有所決定,叫來侍衛吩咐道。

戰堂天門島,天門門主戰雨的府中一連串的巨響傳了出來,整個天門島都震動了。

「門主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火?」

「還能怎麼了,心愛的女人要被別人搶走,能不火嗎?」

「噓,你小聲點,別讓人聽見,否則我們哥倆都的哎板子!」

「你們兩個在嘀咕什麼呢?」兩侍衛一抬頭,頓時嚇的呆如木雞,戰雨那張擇人而噬的火紅眼珠子正滴溜溜的在他倆身上轉動著呢!

「門主,其實我們在討論他昨天晚上被女人從被窩裡踢出來的事情的。」

「是呀,門主。我那婆娘那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不我就跟兄弟取經,看今晚怎麼教訓她呢!」

「這個理由太蹩腳,重新想一個!」戰雨看看你,又看看他,眼珠子紅紅的說道。

「門主,饒命!」兩侍衛嚇的一齊跪了下來!

「你們兩個背後議論主子,這是要打板子的,不過你們也沒錯,做主子的背後要沒人議論,那這個做主子的鐵定是個失敗的主子,也可以說你們沒什麼大錯,至少你們沒有在背後罵我!」戰雨盯著二人說道。

「不過你們錯就錯在,你們背後議論我的時候,卻被我聽見了。」戰雨繼續說道,「說吧,我該怎麼懲罰你們呢?」

兩侍衛悔的腸子都青了,沒事多什麼嘴嘛,這下可好了,別讓發配去洗馬桶,沖廁所就算不錯了。

「你們不說,我也不好不教而誅,那就跪在這裡想吧,什麼時候想到處罰你們的辦法,什麼時候再來告訴我!」戰雨丟下一句話,撣了撣衣襟,飄然離去了。

「哎,兄弟。你說咱們怎麼這麼倒霉呀!」 https://tw.95zongcai.com/zc/38255/ 一對難兄難弟頓時耷拉著腦袋,跪在地上,不住的嘆氣!

其實戰雨心中已經動了殺機,差點要把這兩個亂嚼舌根的侍衛當場給人道毀滅了,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不是普通人,是戰堂天門的門主,將來還有可能成為戰堂的堂主,如果就為了這點事殺人的話,恐怕會給舅舅和爺爺極其不好的印象,認為他沒有大將的胸徑,沒有容人的肚量!

更別說他一心想要得到的女人,那個被爺爺寶貝的比自己親孫女還要親的君橙舞了!

君橙舞是我的,你們誰也別想得到!

剛才發泄了一通,砸了不少東西,心情算是平復了下來。

「來人!」現在的戰雨已經恢復了冷靜,而且冷靜的非常可怕。

「主人!」一個黑色的人影跪在戰雨他的身後。

「給我密切注意這幾天上戰家島的人,一個都不要放過,我要知道他們的詳細資料,還有在戰家島的一舉一動!」戰雨下令道。

「是,主人!」

「記住,你的任務就是收集資料,其他的沒有我的命令。你絕不可妄動,聽明白了嗎?」戰雨冷冷的告誡道。

「是,主人,屬下明白了。」

「去吧,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就算我得到,別人也別想得到!」戰雨眼眸之中紅光一閃,一直上好的狼毫「嘎巴」一聲在他手中斷裂了。

天門是戰堂四門中負責征戰的機構,所以門中高手如雲,戰雨能夠成為門主。這自然有他過人的實力,還有頭腦,否則就是站家捧他,那也是不能服眾的。

天門是個崇尚實力存在的部門。

「父親,已經按照您的意思,凡是龍島海域內有人居住的海島,我們都派人去張貼告示了,只不過,有些偏遠的地方,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才會完全都通知道。」戰小慈親自來戰家宗祠稟告有關君橙舞「比武招親」的事情的進展。

「龍族那邊有什麼反應?」戰傾城閉著眼睛躺在逍遙上問道。

「目前還沒有。」戰小慈道。

「還有什麼事?」戰傾城睜開眼睛看戰小慈還站在原地,似乎沒有走的意思。

「父親,我們這一次的動作是不是太過激了些,萬一激起火龍族的強烈反彈,那可就不妙了。」戰小慈小心的說道。

「你能看到這一點,我也可以放心的將戰堂交給你了。」戰傾城道,「眼下龍族內部看似團結,實際上內部早已呈現亂像,火龍族不過是一個起由,其他各族內部都各有各的山頭,新老更替,這是新的一輪權力的爭奪,我們戰堂雖然依附龍族,可畢竟屬於人類的組織,在這個敏感的時刻,就需要有個選擇了。」

「父親,我有些不明白。」戰小慈聽了如墜迷霧之中。

「日後你會明白的。」戰傾城微微一笑,當年的他是緊隨貝蒙多,才有了戰家三千多年的輝煌,以至於現在成為龍島海域第一家族。

而現在又到了龍族內部權力新老交替之際,尤其是神魔通道即將開啟的敏感時期,這個時候的選擇就尤為重要了。

是投靠新龍皇,還是保持中立,這裡面區別可就大了。

投靠也是講究時機了,早了,人家不見得會待見你,晚了,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哪一個獲得的利益和信任更大?

其實戰家也只有兩種選擇,一則是投靠,不過要選擇一個好的時機,另外一個,自然是脫離龍族自立,當然這很有可能會是一個家破人亡的結局。

通過「比武招親」他也想試探一下新龍皇對戰家的態度,也好決定戰家下一個三千年該走哪條路!

戰傾城不會愚忠,龍族不可能會成為他效忠的對象,最多也就是可以信任的盟友。

「小舞讓你請的那八個人怎麼樣了?」戰傾城突然問道。

「有七個已經上島了,還有一個未到。」戰小慈酸溜溜的回答道,老爺子對君橙舞的事情太上心了,比他這個兒子強太多了。

「是你的人沒找到人家,還是人家不願意來?」

「倒不是不願意,而是那人說要陪夫人看完寧馨兒、冰雲兩位大家的演唱會,明天才能過來。」戰小慈如實回答道。

「哦,這人叫什麼?」戰傾城呵呵一笑問道。

「叫齊三,在小舞手下任護法一職。」戰小慈道。

「這齊三不錯,想必他跟夫人很恩愛吧?」

「是的,他們成婚十餘年,這個齊三很少離開玄門島,多數時間都是在家中陪夫人,深居簡出。」戰小慈道。

「哦,這十多年,他都是這麼過來的?」戰傾城問道。

「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偶爾也會出些任務,不過次數並不多,一年也就一兩次而已。」戰小慈道。

「這還算正常,這個齊三明天要是過來的話,你見一見,看是否是個人才,橙舞離開玄門,也該提拔一些可靠的人上位。」戰傾城道。

「是,父親。」戰小慈道,「若是這個齊三是個可造之材,給他一個鍛煉的位置也是可以的。」

「是不是人才,要等見了之後才知道,另外七個人也別怠慢了,我們戰家是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戰傾城道。

「知道了,父親。」戰小慈微微點了點頭,「就是雨兒哪裡,鬧了點情緒,聽說砸了不少東西!」

「哼,有本事到擂台上去,砸東西算什麼英雄好漢!」戰傾城怒哼一聲。

「雨兒是擔心小舞根本不給他機會。」戰小慈吶吶的說道。

戰傾城一愣,迅即想起他答應君橙舞的條件中就有一條,那就是她跟什麼人比武得她說了算,也就是說,只要君橙舞不給機會,戰雨根本就沒有機會!

「父親,雨兒這孩子打小就喜歡小舞,我看這一次他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次機會的。」戰小慈道。

「小雨什麼都好,就是心機太重,小舞最不喜歡的就是他這種類型,你讓老頭子我怎麼辦,難道還能綁著他們成親不成,再說了比武招親的告示已經貼出去了,難道讓我老頭子肥而食言不成?」戰傾城臉色不太好看道。

「您看是不是跟小舞說一聲,給小雨一個機會,假若小雨輸給了小舞,那隻能怪他自己沒這個福氣,這樣話,他也該死心了。」戰小慈提議道。

「這丫頭答應比武招親那是看在我老頭子的面子上的,現在如果再附加條件,我怕不好說呀。」戰傾城猶豫道,「要不,你這個當舅舅的去說說?」

暗戀成婚:老公,吻我! 戰小慈一臉的苦笑:「您都不好說,我還能好說嗎?」

「那就看小舞的意思好了,給不給這個機會決定權不在我們手上。」戰傾城道。

回到齊府之後,蕭寒就開始為晚上的火龍洞取寶行動做準備了,那地元火髓一般的東西盛放不了,必須是千年火玉製成的瓶子,自己空間戒指中上次臨走的時候硬扣下幾塊萬年火玉,做幾個火玉瓶應該問題不大。

於是蕭寒吩咐了三娘,任何人來了都給他擋駕,他誰都不見,準備專心致志的做火玉瓶!

空間戒指內沒有時間流逝,所以火淼的屍體依舊以人體形狀出現,栩栩如生,蕭寒知道,如今火淼的死已經超過了六個時辰,他要是取出火淼的屍體,就會立刻變成本體,那火龍族的老祖宗,屍身那肯定如同一座肉山,蕭寒儘管很想嘗一下龍肉,不過一想,這火淼都兩萬多歲了,這麼老的巨龍,龍肉一定是非常的難咬,不吃也罷!

蕭寒神識一進入空間戒指,在最大的那塊萬年火玉內藏身的火淼龍魂就立刻發現了,可是他不敢亂動,生怕被蕭寒發現他的存在。

火淼其實並不知道蕭寒的身份,可蕭寒神識強大,令火淼感覺到一絲恐慌,難道這個偷襲殺死我的人有跟我不相伯仲的修為?

完了,這下完蛋了,如果強大的神識修為,要發現萬年火玉中龍魂豈不是更加容易?

更糟糕的是,他現在躲都沒地方躲,只能暗暗祈禱對方只是例行查探一下空間戒指內的東西,不會停留多長時間!

蕭寒神識瞅見了那幾塊被自己扣下的萬年火玉,心神一動,取了一塊較小的,神識退出了空間戒指!

火淼感覺自己好像從冥界入口走了一遭,要不是沒有實體,此刻他一定是滿頭大汗,背後冷汗淋漓了。

蕭寒並沒有發現火淼的存在,他現在一心一意的想要製造幾個火玉瓶子來。

蕭寒做瓶子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將火玉切成長方體,然後掏空裡面九成了,就是這瓶塞不太好配,不過這也難不倒蕭寒,不就是磨口瓶嘛!

他有風針,只要控制風針在瓶口部刺上不規則的小洞不就可以了,只不過這個活兒實在是太細緻了,一般人還真幹不了呢!

蕭寒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做了三個火玉瓶子,順便將腳料都收了起來,這萬年火玉可是好東西,製成帶有魔法陣的玉佩,那就是一件上好魔法道具,可以承受禁咒的威力,不過很少有人會拿如此珍貴的東西去做什麼禁咒玉佩,而是會刻制一些輔助修鍊的魔法陣,佩戴於胸前,對火魔法修鍊更是助益非凡!

若是兵器中摻雜一些火玉粉沫,那就很有可能變成一把魔兵,修鍊屬性功訣的人如果擁有一把同屬性的魔兵,那戰鬥力能成倍的增長,可以說除了神兵之外,魔兵是每一個武士最希望得到的兵器了!

魔兵的產量稀少,那是因為魔兵需要特殊的打造工藝,還有特殊的材料,就想蕭寒手中的萬年火玉。

手指甲大的那麼一塊,就可以製造出一柄上等的魔兵了,價值何止千萬?

這些蕭寒自然知道,所以打造瓶子留下的腳料自然不能浪費了,神兵可遇不可求,可魔兵那是可以鍛造出來的,如果自己的部隊大量裝備魔兵的話,那戰場上一拔劍,奼紫嫣紅,估計都能將敵人給嚇傻了。

雖然是丑了一點,可對蕭寒來說,已經十分夠用了,三個瓶子,最大的有一百毫升左右,最小的也有四五十毫升,二十滴地元火髓,最小的那個瓶子就足夠了,剩下的兩個備用,誰知道那裡面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好東西呢?

至少那池子里的水應該不是普通的水,要不是不能靠近,說不定他就可以鑒定出那是什麼水了。

不過,今天夜裡謎底也該揭曉了。

時間過得很快,等蕭寒差不多搗鼓完了三個瓶子之後,天已經黑了。

蕭寒將三個瓶子扔進了空間戒指之中,便從密室中出來了。

「三哥,你終於出來了。」卡比拉那個死胖子滿面春風的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

「卡比拉,你怎麼又來了?」蕭寒儘管很想從這個好色的胖子身上追查下去,但是他現在並不想見到他,只是沒想到這個死胖子陰魂不散,在玄門總部前分開的時候還如喪考妣,這會兒就恢復如常了。

「嫂子做的菜很好吃,我嘴饞,就來蹭飯來了!」卡比拉倒是一點不以此為恥,覺得這好像是天經地義一般。

若是齊三,恐怕他也許會真的不介意,畢竟是一起滾泥巴長大的,可他不是齊三,而且他不能因為這個死肥豬壞了自己的大事! 一連幾天陰雨連綿,今天總算是雨過天晴。

周二的天是明媚的。

你還別說有時候這個天氣預報還是應該要相信的,你要是全都相信的話那是傻子。但要是說完全不相信的話也是沒有必要的,就像是現在,天氣預報說不會下雨真的就是變的明朗起來。當陽光開始出現,照耀整座商禪市的時候,到處都變的明亮輕快的很。這種輕快給人種難以說出來的幸福和歡樂,沉浸在這種歡樂中你會有種想要宣洩的衝動。

所以按照之前的計劃,廟會開始舉辦。

商禪市古城街道。

這個街道就是古廟會舉辦的地方,因為這裡兩側建築要麼是古城牆,要麼就是仿古建造出來的建築,用古香古色來形容這裡,真的是沒錯。再加上這條街道還有個好處就是沒有車輛,你想要過來的話只有步行。一條名副其實的步行街,能夠讓你放心的在這裡面遊玩和暢遊,很多事情只要去想就能夠做出來。

「那邊有吹糖人的,我喜歡,我要吹一個齊天大聖孫悟空出來。」

「吹糖人算什麼,我喜歡的是那個,在那麼小的透明玻璃瓶裡面作畫,經典啊。」

「還有蜀綉,最為傳統的蜀綉。」

……

從早上八點鐘這邊開始古廟會後,便真的是處於最為熱鬧中。這種熱鬧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雜亂不堪,到處都是井然有序。除卻那些古色古香的技藝外,在這裡還有其餘的,像是雜耍,像是老戲…只要是你所能夠想到的。在這裡都是應有盡有,真的就像是在電影電視中看到的那種場景般,很為繁華。

在知道這裡要舉辦古廟會後,整個商禪市的人都開始興奮起來。

沒有事情做的老人們是早早的就過來轉悠,他們心中對這樣的事情是有一種懷舊情緒。在他們小的時候。是經常會看到這個。只不過如今隨著社會發展,已經是很少能夠欣賞到這種場景。當心中的記憶逐漸被喚醒時,沒有誰能夠忍受住那種思念,他們全都在古城街道上隨意走動隨意閑逛,臉上布滿笑容。

而說到那些有工作的人,儘管說心中也是很想要過來。但想到他們是要工作就只能夠是將這個念頭抑制住。只不過他們都在等待下班,只要下班后他們就會過來的。他們會喜歡這個,他們的孩子也會喜歡這個,平常就算是帶著孩子前去什麼趕集,孩子們都會激動,更別說像是這樣的畫面出現。

既見君子,何必矜持 你看街道上那些滿面笑容的孩子。那四處奔跑的勁頭就能夠看出來古廟會的舉辦是如何深入民心。

蘇沐就在這條古城街道中隨意走動。

「很不錯,古廟會舉辦成這樣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就應該是這樣,絕對不能夠搞那些所謂的冠冕文章。只有這樣才能夠讓這種文化生活深入到每個行業中,才會讓我們的人知道,什麼樣的優秀文化是需要我們繼承的,我們國家不是說沒有國學。我們的國學是超越任何一個國家的,我們必須提煉出來。」蘇沐邊走邊說道。

「交通和安全準備的怎麼樣?」

「我們在交通和安全方面是重點下足功夫的,像是交通因為這裡肯定會聚集起來很多人,所以說我們是有著很為清楚的劃分界限,確保不會他們超出界限之外,只要在界限內,就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到時候誰要是想離開的話,就能夠按照之前的規劃坐公交車離開。

至於說到私家車的話,我們那邊是有著停車場的,但數量卻是有所限制。畢竟這裡是繁華地帶。就算是平常這裡的私家車都不會太少。為此我們在古廟會開始的時候,提倡的就是坐公交車前來。蘇市長你也看到了,這裡是有交警的,他們每時每刻都負責督導交通。

安全方面這裡的派出所已經全都開始出動民警過來幫忙維持秩序,只要出現任何治安事件。他們都能夠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來。還有就是除卻這個外,我們在附近還準備有110的急救車。每隔一段時間還會有公共廁所之類,總之我們是盡最大可能滿足古廟會的成功。等到晚上結束后,會有清潔工第一時間過來打掃衛生。」

李霄雲作為古廟會的負責人當然是要跟隨在蘇沐身邊,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出來,也只有她才能夠知道這裡的每個布置,對每處情況都是了如指掌,不會出現任何疏忽。

蘇沐滿足的點著頭。

李霄雲將很多細節都考慮到位,這是蘇沐最為滿意的地方。要是說李霄雲不能夠做到這個的話,那才真的是會讓他有種說不出的失望。如今既然李霄雲能夠做到這個,那還有什麼可說的?

再說眼前這種熱熱鬧鬧的場面,原本就已經是達到了蘇沐最初想要的效果。蘇沐相信只要經過這次古廟會,不但會讓每個人心底對古代那些傳承手藝有所喜歡,更為帶來經濟發展。

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你們不用陪著我,我隨便走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