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多少人不清楚,最少也有幾百人。不過一千人,暫時沒有現飛機!」警衛緩了口毛,才回答道。

「一千人?戰鬥力怎麼樣?」朱奇皺了皺眉頭,一千人敢闖他們這裡。這讓朱奇有些不可思議,總不能對手不是美國人,可這個時候除了美國人還有誰會偷襲到他們這裡來。 大口大口的嘔吐起來,不知為何,他感覺到眼睛的淚腺已然崩潰,眼淚如同決堤一樣狂涌而出。

胃部開始痙攣,胃液立刻倒流,令人噁心的胃酸逆流到嘴裡帶來一股酸臭的味道。

渾身就像是從水中出來一般,被汗水浸濕,粘稠而又無力。

張開嘴巴努力呼吸,可是周圍的空氣放佛已經完全凝固一樣,塊狀的氣體被卡在喉嚨,灼燒般的痛楚折磨著大腦。

無止境的惡意,無止境的悲鳴,巨大的慘叫聲撕裂了自己的耳膜,令人恐懼的腥臭味液體開始從視線上方漫流下來,帶著腐爛的氣息充斥整個視界。

聽不到周圍的聲音,感受不到周圍的溫暖亦或是冰冷的空氣,只有自己沉重而又嘶啞的呼吸聲。

雙手撐在地上,不斷顫抖的手臂如同隨時都會倒塌的建築物,一旦折斷,所有的一切都會跟著崩碎。

身體只有靠著這柔弱的雙臂來支撐,佝僂著全身就像是一蹶不振的失敗者,就算想要站起來,自己的腿部也拒絕聽從這邊的號令,頹喪地緊緊黏在地上。

眼前的場面再度使得他開始嘔吐,原本就空空如也的腹部變成了一點不剩的胃袋,空虛和無助的感覺從那裡開始蔓延,逐漸侵蝕全身。

在這裡,說說某個人不想要回想的過去好了。

這是故事開始之前的那段時間,身為普通人的他的過去。

是在從『拯救』家人那一刻之後,所經歷的故事。

人會下意識的害怕單獨一人。不管是在任何地方。只要獨身一人。時不時就會產生這樣的想法,覺得後方有某種盯著自己。

覬覦自己的血肉,貪婪的舔舐嘴唇等待撲過來享用的那一瞬間。

於是,他,就被這麼丟在了空無一人的荒郊野嶺之中。

那個時候,只是一個算是普通的小孩子而已,孤身一人,被落在了這裡。

回想一下之前的情況。那是和家人一起出來野營的事情。

被叫住的他在雙親的命令下去森林裡面撿柴火,等到回來之時,原本在哪裡的家人,全部消失了。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手中的柴火全部散落在地上,就算呼喊也聽不到任何人的回應。

這並非失蹤或者是神隱,而是拋下自己離開了。

因為在無盡的山野裡面,回應自己的是那帶著煙塵跟引擎聲遠去的房車。

被丟下了,一瞬間他這麼想到。

可是為什麼呢?

明明保護了家人,殺死了兇手,可是為什麼會被討厭和丟下呢?

不過是在殺人之後保持冷靜。沒有哭泣和打鬧罷了,但是就是因為這樣被當做了異類。

沒有感情。

記得他被這樣評價。所以那個時候,才會變成『被落下』『單獨一人』的情況。

那麼要怎麼做?他已經想到了。

不,是反射性的決定了。

哭吧。

一邊哭著一邊尋找回家的路。

衣服被劃破,皮膚被割裂,全身染上淤泥也沒有停下,不斷的哭泣,無止境的流淚,直到眼睛通紅,眼眶乾燥,流光所以眼淚為止。

這樣的他,奇迹般的走到了家門口。

敲響房門,引發他們的悲鳴,造成自己的哭泣,瞬間感覺到成就感的他往前踏出了一步。

最終,獲得了能夠繼續待在那個家裡的許可,一直待在房間,沒有出去。

不是不想出去,而是無法邁步。

害怕一旦自己踏出去了,就再也無法回頭,無法得到那最低限度的承認。

人類大多數都是笨蛋,自己也不例外。

當時不會覺得有任何痛苦和不解,只是認為惡作劇有些太過離譜了。

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那正是不被需要的證明。

可是這裡,這個世界需要自己。

趴在地上,繼續哭泣。

像個小孩子一樣,就像是回到了曾經被拋下的原野一樣,將所有的感情宣洩出來。

自己的前方,魔法陣的中心,躺在那裡的她們的胸口被利器貫穿,帶走靈魂的死神在周圍即將宣判。

這個世界就如同戲言,不管怎麼做都無法改變這個戲言般的故事。

世界會修正,修正除了自己以外的東西。

人也好,物也好,都是如此。

死亡的人終究會步向死亡,存活的人終究會得到活下去的資格。

真是不公平。

被決定好的未來無法改變,這到底是什麼規則呢?既然以及得知未來,就可以改變吧。

人生就像是一盤棋,充滿了無數的可能性,但是最終總會分出一個輸贏。

勝利者高舉雙手而歡呼,失敗者垂下肩膀而悲戚。

中間的過程,在結果面前顯得毫不重要。

這一切不過是早已註定的東西而已。

愛麗絲菲爾和久宇舞彌,前者的腹部被一把利刃撕裂,後者的胸口被幾把長槍貫穿,都是致命的傷口。

大片的血液蔓延開來。

趕過來的夏目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不要哭泣。

和原本的過去不同,這位和少女同齡的愛麗絲菲爾伸出了左手緊緊抓住他的左手。

不要這麼悲傷,戰鬥還未結束,你的職責也——

是的,還不能夠流淚啊,不需要露出痛苦的表情。

久宇舞彌的臉上掛著微笑。

從漫威歸來的銀河之力 不管你是什麼人,就算是虛假的存在也沒有關係。

貴妃每天都在努力失寵 吃飯也好,戰鬥也好,對話也好,都是如此。

所以——

這個時候,請重新站起來。

哪怕是散發著惡意之人,也擁有能夠成為英雄的才能。

望向身後的敵人,提著燈的代行者也同樣看了過去。

兩者視線交匯,夏目聽到了這樣的話。

她們的悲劇,也是你惡意造成的結果,無意識的往外擴散的悲劇開始污染世界,在那尚未得出結果的戰爭中,作為隱患而存在的東西,就是這樣來干涉周圍。

世界線有著自己的發展方式,不斷往未來延伸的它也會被影響和修復。

而影響和修復的情況會體現在現實之中。

扭曲之後可能被矯正,矯正之後也會被扭曲,兩者相輔相成。

但是這也證明了一件事情。

努力地支撐起身子,再度拿好武器。

戲言的世界,存在著無數變數,哪怕死去之人,也會擁有重生的可能性。(未完待續。。)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三十三章微型高爆炸彈

「戰鬥力很強,我們的損傷很以總司令咱們懷是公…!」

警衛員急急的點著頭,剛才入侵的敵人戰鬥力的確很強,警衛員出去的時候就見到前面的傷員不斷被人抬到後方來,短短的時間內受傷的就已經有二三十了。

「老闆,您看呢?」朱奇回頭問了吳庸一下,池自己本人是不想撤退的,但是他必須考慮吳庸的安全。

「不撤,這股敵人既然這裡厲害說不定已經在我們後撤的路上安好了埋伏,這個時候撤反而可能是最危險的!」

吳庸搖了搖頭,朱奇和志明都略微點頭,對方的人數明顯不是很多。又沒有空軍支持,吳庸說的還真的有可能,他們就是想把吳庸給逼出去,外面不見得比老窩裡安全。

「那好,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看究竟是什麼人摸到了這裡來!」

朱奇點頭應道,又親自到外面去布置警戒,敵人還有一段距離才能到這裡來,儘管他們不會撤,但是該做的防護還是要做的。

「老闆,要不我親自出去看一下吧!」

看了看彩霞,志明突然對吳庸說道,警衛剛才只是探查了敵人的初步消息,到現在敵人的來路和具體數量還不清楚,志明想親自出去把這些情報打探出來。

「也行,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你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

想了一下,吳庸終於點頭答應,讓志明去也好,這裡是他們的地盤。志明的身手又那麼好,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師妹,保護好老闆,我先出去了!」志明轉身對彩霞低聲說了一句,一道淡淡的影子閃過,人已經離開了房間。

有軒轅彩霞在,志明很是放心吳庸的安全,這個師妹的恐怖他是最為清楚的。

志明出去之後仔細分辨著槍的聲音。靠著山谷的一腳快步向前奔跑著。行走了一百多米就感覺到了前面的混亂,雇傭兵守著制高點正在阻擊偷進入到山谷的敵人。

停下來仔細感受一下后志明才放開速度朝前衝去,志明要先仔細分辨一下敵人的位置。

三百米的距離志明放開速度兩個呼吸間便走過了,世界短跑冠軍恐怕見他志明這種速度會把跌掉眼睛。他們在怎麼刮練也不可能追的上志明這種速度。志明如果去當運動員,至少短跑世界記錄以後很難有人在打破,他們那些普通人是永遠沒這個機會的。

「好嚴密的站位?」

志明心裡升起一股驚訝,眼前的敵人不少,至少有兩三百人,在他們尊后還有一批人在狙擊後方的雇傭兵。這兩三百人每個人之間的相隔非常的合理,志明一時之間沒好找機會下手去抓一個活口回去問話。

看了看眼前這些人,志明突然揚出去一團石子,這是志明事先準備好的石子,一共三十六個。

不過三角州特種兵成員所在的位置讓他沒有辦法一下子打中那麼多人。只能擊中其中的十二個。

十二斤,人還無法全部打死,最多能打死其中的九個,剩餘的三個沒給志明留下一擊致命的位置,不過重傷他們志明還是有把握的。

三聲悶響在三角州特種部隊成員間響起,三人都拖著劇痛的身子猛然一個打滾,有九個人已經軟軟在栽在了那裡。

「媽的,好機靈的人!」

志明爆了句粗口急忙掩棒住自己的身體,這些人不簡單,別看他們人少,可各個不比雇傭兵的特種兵差,危險性極高。

「有敵人在附近,大家小心!」一名受傷的隊員對著通話器急忙的喊道,卡本和其他的隊員急忙改變了位置,在改變位置的時候又有兩個三角洲特種兵被雇傭兵的子彈打傷。

卡本此時心裡也有些焦急,儘管他來之前把雇傭兵的實力估算的很高了,可還是低估了這些雇傭兵的實力。

他們是成功躲過了雇傭兵的第一二道哨所進入到山谷,可隨即被第三道哨所的暗哨給發現,這是卡本之前所沒有想到的,雇傭兵中居然有暗哨的隱藏功夫讓他們所沒有發現。

被發現后卡本當機立斷換了作戰方案,強攻,山谷內只有三千左右的雇傭兵,對付這些人他們並不怕。

可是隨後的戰鬥再次讓卡本驚訝。這些雇傭兵的作戰力比他想象的要強大的多,他們是打死打傷了很多雇傭兵,可他們自身的傷亡也不小,在志明沒來之前已經有十幾個特種兵陣亡,二十多個受傷,雇傭兵的傷亡最多也不過一百個左右。

「隊長,他們是被人用類似滾珠的東西貫穿了腦袋,絕對不是子彈!」

名隊員冒著危險觀察了同伴的屍體,又急忙跑到了卡本的面前,他們前面和後面前有雇傭兵,相比之下前面的雇傭兵更強一些,後面的都走過去兩斤,哨所的雇傭兵,數量和戰鬥力上都比不過他們面前的這些。

可是他們的任務目標都在前面。已經到了這裡,卡本根本不想放棄這次的任務,況且卡本非常的清楚這次任務對國家的重要性。

「看出是什麼東西嗎?」卡本急忙問了一句,眼睛四處緊張的觀望著,他們附近還有一個毒蛇般的存在,隨時可以要掉他們的性命。

「看不出來,也沒看出用什麼做到的!」那名隊員搖了搖頭,志明的手法要是被人隨便能看出來他也不是華夏數量極其稀少的內家修行者了。

「隊長,怎麼辦?」另一名隊員也急急的問道,他們不怕眼前的敵人。可是對於未知的敵人誰的心裡都有一種恐懼,這是人類的本能反映。

「誰去做引子,把敵人引出來!」

只是沉思了一下,卡本便沉聲的說道,所謂的引子和敢死隊差不多。實際上是一個人冒著所有的危險把未知的敵人給引出來。

「我去吧!」

卡本身後一個隊員站了出來。這些特種兵和那些沒上過戰場的美國大兵完全不一樣,他們都是經歷過生與死考驗的人,並不怕死。

「兄弟,保重!」卡本重重的錘擊了他一下肩膀,那名隊員對著所有人點了點頭,突然跳了出去。

「出來的好,正愁著你們不出來呢!」

志明趴在一個大岩石的後面把他們的話全聽引」這此敵人身年不般,而且帶著一股彪悍的戰風,忠明圳一汰隨意的讓他們發現自己,不然以他們的身手還真有可能傷到自己。子彈在這些人手裡等於是長了眼睛的,這麼多人志明無法一次全部對付,一旦讓他們知道了自己的位置那就凶多吉少。

那名隊員的身手特別的敏捷。因為他們是特殊行動所以三角洲的隊員穿的都是沒有任何標識的緊身衣,武器也是抹掉痕迹的普通武器,志明無法從他們的外表上看出他們的來歷。

這名隊員小心的向前靠近著,突然前面雇傭兵的子彈打了過來,其他隊員都急忙使用重火力掩護這名同伴,眼前的這些雇傭兵也讓他們有種難纏的感覺。

卡本有一點不知道,吳庸身邊確切來說只有放口人,這飛四人全是最早的雇傭兵,其中有三百人都是各國退下來的特種兵,即使不是特種兵的那些雇傭兵並個人作戰能力也是極強,他們就是被德國一名特別擅長潛伏的特種兵暗哨給發現的。

這匆口人平日也是雇傭兵里的驕傲,向來都是他們以少勝多,這次被卡本他們打的灰頭灰臉的火氣早就上來了,對卡本他們的進攻也更加的猛烈,卡本他們任何一個人稍微有點疏忽都有可能把命直接丟在

里。

志明一直趴著,只是用自己超長靈敏的感官感受著外面的一切,那名做引子的特種兵已經距離志明不足十五米,放在以棄志明早就有了行動,可現在他還在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