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了,對你沒興趣。」

女人眉頭一皺,顯然是生氣了,說道:「難道我不夠性感嗎?」

朱浩睿走到一張椅子前坐下,道:「世界上的美女千千萬,何必在你這一顆樹上弔死。」

女人氣的渾身發抖,旋即破口大罵:「你少裝大頭蔥,天底下追我的男人多了去了,能得到我看上眼的都是得到鑽石般的價值,你算什麼東西。看你悶悶不樂的樣子,肯定是家裡人都死光了。」

竹馬鑲青梅 這個禁忌立刻點燃了朱浩睿心中的怒火,自己的妹妹四歲被殺,父母被殺。這件事情對他來說就相當於他的殺戮屠刀,誰要是提起,必定後果很嚴重。

朱浩睿強壓心中的殺意,雙拳緊握,渾身顫抖。

女人得意的冷笑道:「看來被我說中了。」

「哈哈哈哈!」

女人滿臉怒容的回過頭,看見正在哈哈大笑的鴻紫桖,不滿的說道:「你笑什麼?」

鴻紫桖抹掉自己笑出的眼淚,道:「我笑那小子不懂得欣賞你的美貌和身材,活該他單身。」

這句話聽得女人更加得意忘形,說道:「你很識趣嘛。」

「不過嘛。」鴻紫桖立刻的眼神立刻變得冰冷異常「你可以說他是人渣,可以盡情的踐踏他的人格,但是,你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觸怒了一個善良的死神。」

朱浩睿雖然令鴻紫桖討厭,但是能成為自己對手的人,他向來都是當做朋友看待。

女人噗呲一笑,道:「就他?一個小白臉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鴻紫桖搖了搖頭,道:「你太把自己當成一回事了,你聽過一句話嗎?」

「什麼話?」女人滿臉不在乎的說道。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鴻紫桖故意將「死」字下了重音,強調女人已經被死神鐮刀架在了脖子上。

可是她卻滿不在乎,依舊悠哉悠哉的說道:「他也配?」

「呵呵,信不信由你。」鴻紫桖懶得跟這種人糾纏,反正被盯上的人不是他。

正在這個時候,一名身著奢華服裝的男人從一扇門裡走出來,看著女人滿臉不高興的樣子,立刻說道:「寶貝兒,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男人滿臉寵愛的表情走到女人面前,摟住她的腰,對她說道。

女人見到了他立刻撒嬌道:「你還好意思叫我,你看著兩個垃圾,竟敢騎在我的頭上。」

男人看著鴻紫桖兩人,眼神立刻變得陰冷起來。安撫了女人,走到鴻紫桖兩人面前,道:「你們兩個是什麼人?」

「你有資格知道嗎?」鴻紫桖反問道,語氣平淡無奇。

「我叫寒成,天島市第一大富豪的兒子,你們兩個垃圾敢欺負我的女人,今天不給老子一個說法,休想活著出去!」男人冷聲道,一聲令下,數十個保鏢頓時將鴻紫桖兩人圍住,面露凶光。這些人名義上是保鏢,可實際上是幾個懂得武術皮毛的跳樑小丑罷了。

鴻紫桖心中苦笑,怎麼現在的人都這麼自以為是。

「叫你們習哥出來。」鴻紫桖淡然開口。

這幅不把人當回事的表情讓小弟們很不爽,但寒成沒有開口,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寒成冷哼一聲,道:「他不在的時候,老子就是這裡的掌管人!」

寒成開頭用的是「他」,而不是「習哥」等一系列尊稱,顯然這個傢伙根本沒有把習天明當回事。他也下定決心,這個人,必須讓他滾蛋!

朱浩睿先起身,扭動了一下身上的關節。

鴻紫桖眉毛一挑,道:「多久?」

「十!」

「十分鐘?」

「十秒足矣!」

寒成臉部微微抽搐,吼道:「給老子打!」

十幾人幾乎同時出手,拳頭髮出陣陣風聲,鋪天蓋地的朝朱浩睿砸了過去。

朱浩睿根本沒動,而是瞳孔不斷掃過所有人的攻擊動作。

在他接收到眼睛所看見的動作后,龐大武學系統立刻給出對應的方案。

接下來,幾乎每一秒就會有一兩個人被轟飛,亦或者直接被朱浩睿打趴在地。

一套動作下來,總共用時十秒零三。

看著滿地哀嚎的小弟,朱浩睿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坐回椅子上,連一口粗氣都沒喘。

鴻紫桖說道:「超出了三毫秒,你不行啊。」

「今天沒有活動開。」朱浩睿立刻懟了回去。

看著滿地打滾的小弟,寒成立刻變得震驚不已,沒想到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小白臉,竟然有這樣的驚人戰鬥力。

…… 寒成見識到了朱浩睿的實力后只能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一個情商極高的人看見這一幕,肯定會被笑死,狗眼看人低的人都懂得上前巴結大人物,怎麼到了寒成這裡就變成了木魚腦袋了?

但像寒成這種從小活在奢華而往來無白丁環境下的人來說,這種場面他見多了。天島市首富的兒子,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保鏢們都被抬下去治療了,寒成口中的「寶貝兒」女人看見朱浩睿的實力后,更是想要和他纏綿。對於這種女人痴人說夢的想法,是個男人都會將她看成一張白紙。

又過了近半個小時,習天明從大門口走了進來,看見寒成氣呼呼的看著鴻紫桖兩人就知道出事了,他可不敢得罪他們這兩尊大佛,鬼知道做錯了事聯合組織會對他有怎樣的要挾。

習天明快步走向三人。

寒成率先看見習天明,立刻起身道:「習天明,這兩個垃圾到底是誰?跑到總部撒野。」

習天明一聽到「垃圾」兩個字立刻流了一身冷汗,心說你媽的寒成,老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習天明沒有理會寒成的小報告,而是黑著臉走到鴻紫桖兩人身前。

寒成見到這一幕還在心裡沾沾自喜,習天明親自出馬,看不把你們就地正法。但是接下來的一幕他差點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只見習天明走到鴻紫桖兩人身前,立刻畢恭畢敬的叫了一聲:「鴻哥,天哥。」

寒成臉上的冷笑瞬間凝固。

什麼?鴻哥?天哥?

他扭頭震驚看著正在低頭玩手機的兩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心想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為了確定,寒成還發出疑問:「習天明,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你叫這兩個垃圾是哥?」

習天明立刻滿眼寒氣的瞪了寒成一眼,沉聲道:「有眼無珠的東西,都說了能進入總部的人不是普通人,你還對鴻哥兩人看不起,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寒成心中頓時平地驚雷,啥玩意兒?難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

「鴻哥,你們沒事吧?」習天明怯生生問道,他生怕有什麼事情得罪這兩位天神。

鴻紫桖這才放下手機,故作意外說道:「喲,天明,去哪玩了?我們能有什麼事,只不過拿你的幾個人練了練手,可惜不行啊,連天道都打不過。」

習天明冷汗立刻再次覆蓋了一層,這麼說他們已經動手了?不過還好沒有傷到他們,否則,麻煩大了。他也在心裡問候了寒成他八輩祖宗。

可朱浩睿就不樂意了,鴻紫桖的話不是刻意強調自己不如他嗎?當即反駁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你?行啊,我們就拿他來練練手,看誰先把他打到求饒,誰就贏。」他用手指了指一臉苦瓜相的寒成。

「別別別,兩位大哥我錯了,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是我該死。」寒成一聽這話立刻就慫了,要知道十幾個保鏢都不能從朱浩睿手裡存活二十秒,肌肉健碩的鴻紫桖就更不用說了,他能不害怕嗎?

「你看,都還沒開始呢就已經求饒了。」朱浩睿說道。

鴻紫桖懶得和他爭,說道:「得了得了,談正事要緊。」

地下撞球室,習天明三人坐在一張大桌子前,正準備商討影監今後的程序。

「鴻哥,今天海子出事了。」習天明率先開口說道。

鴻紫桖看著他陰沉的神態,說道:「他怎麼了?又惹事了?」

「不,這次更嚴重,昨天騷擾你弟弟的海子以及那幾人……都被殺了!」習天明沉默了片刻后告出了實情。

鴻紫桖和朱浩睿一聽立刻坐直了身子,面面相覷。要知道在灰色地帶里殺人可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是誰這麼大膽子敢動手呢?

「鴻哥,難道是你帶來的高手嗎?」習天明怯生生的說道,他並不怕海子幾人就這麼死了,而是怕這個兇手是鴻紫桖兩人請來找麻煩的。

「你不用懷疑我,我可以將他們打傷打殘,殺人這種事情我可沒這個權利,也沒這個膽子。」鴻紫桖當然知道習天明話里的意思,但對他而言,殺了海子幾個人,他自己動手就足夠了,哪還要找人幫忙。

「有兇手的殺人器具嗎?」朱浩睿做警察多年,還是比鴻紫桖懂行。

習天明立刻拿出自己用的手機打開圖片,道:「我拍下來了,也不知道哪個兇手這麼猖狂,竟然敢把殺完人的兇器留在案發現場。」

鴻紫桖一把搶過手機,才看上一眼,旋即表情立刻就凝固了。

朱浩睿也一樣。

因為圖片上出現的殺人兇器正是冥海市屠殺案兇手所用的奇異匕首。

習天明看著兩人越來越凝重的表情,心裡不由得擔心起來,什麼樣的人才會讓鴻紫桖表現出這樣的表情,除了強敵,就是更強的敵人。

「為什麼會是他?」鴻紫桖自言自語道。

「鴻哥認識他么?」習天明試探性的問道。

鴻紫桖深吸一口氣強壓心中的震驚情緒,道:「不認識,但他是神州冥海市的屠殺案兇手,我搞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出現在米爾亞利洲的天島市,而且還殺了海子他們幾個。」

朱浩睿想了想,說道:「他很有可能是因為小妖才這麼做的。」

「為什麼這麼認為?」鴻紫桖不解的問道,為了冥小妖而殺人?對方可是屠殺案兇手,難道是個女的?因為冥小妖長得太好看了所以看上他了?

「你想想,之前在冥海市那幾個異能學院的學員招惹了你們后第二天就被他殺了,你要知道,那天受傷最重的是冥小妖,而這次海子幾個也是因為欺負了冥小妖,這兩件事情都是以冥小妖為中心,所以說,不是為了冥小妖難道還是為了我們?」朱浩睿分析道。

這的確沒錯,如果說冥海市那幾個被他殺的幾個同學是巧合,那麼這次絕對不會是因為巧合這麼簡單。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巧合,如果是這樣的話,人人都不用去工作掙錢,直接買彩票都能發家致富了。

鴻紫桖道:「的確可以這麼理解,但是,如果真的是為了小妖,那麼冥海市前面的那些案子該怎麼解釋?」

習天明聽著他們的對話,聽的是一頭霧水,但是屠殺案這樣的恐怖案子,該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就是我要說的另外一點,你仔細看看這些匕首,是不是很熟悉?」朱浩睿指著屏幕上的照片說道。

鴻紫桖翻了個白眼,道:「廢話,這不明擺著的嘛。」

朱浩睿搖了搖頭「你再仔細看看,是不是和那個人的武器很相似?」

那個人?那個人?

「難道是?」 惡少的毒愛 鴻紫桖立刻瞪大眼睛看著朱浩睿。

「很驚訝對吧?我也不敢相信,但是兇手和他同樣是異能者,而且他也能將自己的異能變幻為無數這種匕首,從那天晚上就能看出來。」朱浩睿特意用「異能者」這個名詞來強調「他」。

那天晚上,是血月銀雷的夜晚,極雷瞳最後用自己的異能能力變幻出無數把與圖片中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幾率的匕首對冥小妖進行壓制。

而朱浩睿口中的「他」自然指的就是極雷瞳。除了他,很難找到與他相似度如此高的人了。而且詰師傅還說過要保護好冥小妖,即便付出生命。極雷瞳作為他的徒弟,自然會聽從師命為冥小妖討回公道。難道說打一開始,在冥海市他們就已經知道了冥小妖的秘密?

如果真的是那樣,這件事情又有太多疑點,極雷瞳既然是為了給冥小妖討回公道,那除了這兩件案子外,其他案子他為什麼會參與?那些人根本沒有得罪過冥小妖,極雷瞳沒那個理由去殺了他們。再一點,以前的案子里被殺的人都是情侶,根本與這個沾不到邊。

「如果真的是那樣,以前的案子又和這個沾不到邊,實在是傷腦筋。」鴻紫桖說道,如果真的是極雷瞳,那麼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反而會多一個朋友,無法理解的就是那些被他殺的情侶。

「不管怎麼說,如果真的是他,可以說是半敵半友吧。現在已經可以鎖定兇手是誰了,只要找到足夠的證據,就能實施抓捕。」朱浩睿說道,這件案子已經快困惑了屠案組快半年,總算是有些眉目了。

「抓他?你們有信心嗎?」鴻紫桖苦笑道。對於極雷瞳那種掌控自然界元素的異能者來說,想抓他,就等於和自然對著干。多少探險者揚言要征服自然界,可無一例外都是以失敗告終,甚至丟掉性命。

三人將這件事情暫放一邊,開始開始討論影監接下來的安排。

根據神州的要求,總部里的人需要全部查視后嚴格挑選,其他人都得被迫撤出組織。這件事情要達到標準效果,最少也得幾個月。

除了這件事情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物資的需要清單,做完這一切,影監也就能成為合法化的維和組織。

臨走時,鴻紫桖對習天明說道:「對了,那個寒成,想辦法踢出去,他的性格會影響組織今後的發展。」

習天明立刻面露難色,道:「可是,鴻哥,我們有兩家公司都和他們寒氏集團有合作,如果把他踢出去,公司恐怕是保不住的。」

鴻紫桖當然清楚,天島市首富的兒子,說白了就是習天明總部的資金鏈,沒有了他,就等於自掘墳墓。

「你是不是傻?等組織正式運行起來后,別說是錢,整個神州的銀行都得給我們送資金和物資過來,到時候還怕他寒氏集團幹嘛?」鴻紫桖說完,揮了揮手,和朱浩睿頭也不回的走了。

想明白的習天明頓時激動的一蹦三尺高,要是心態不穩的人恐怕早就得心臟病了吧。

…… 寒氏集團公司大樓,董事長辦公室里。

「爸,這回你可得為你兒子我做主。習天明那個垃圾居然把我踢出來了!」一臉憤憤不平的寒成坐在沙發上手舞足蹈,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寒成他爸寒馳是個講道理的人,凡事都要問清楚才下決定。

寒馳一邊整理自己桌子上的凌亂文件,一邊問道:「他不會無緣無故把你踢出來的,要知道寒氏集團可是天島市第一大公司,他沒有理由無緣無故把你踢出來,你小子是不是在外面惹了連他都害怕的大人物了?」

寒成想了想,除了鴻紫桖兩人還真沒有其他人了,莫非真的是因為得罪了他們?

「也沒有什麼,就兩個垃圾而已。」

寒馳冷哼一聲:「如果真是兩個垃圾,他就會把自己的資金鏈砍斷?寒成啊寒成,我不止一次兩次警告過你,雖然你是富二代,但是有很多人都不是你或者整個寒家能得罪的。這件事情你自己想辦法解決,以後這種事情別來找我!」

寒成咬牙切齒的出了公司,自言自語道:「老不死的,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的位置搶過來!你等著吧!」

回到寒氏別墅區的寒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旋即大喊大叫起來。

這不禁引起他母親邂盈的注意,邂盈是一個護犢子的女人,想必寒成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就是被他媽媽慣的。

「兒子,怎麼了?發這麼大火。」 總裁,隱婚選我我超甜 邂盈一臉關切的走到寒成身旁坐下問道。

寒成一看救世主來了,立刻告狀道:「還不是那個習天明,他竟然為了兩個垃圾把我踢出來了!」

這一嗓子直接將寒成的其他幾個兄弟姐妹給吸引了過來。

「你先別急,習天明不過是個地痞流氓,沒什麼好怕的。」邂盈故意說習天明不是好東西,這也在字面上安慰了寒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