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爺爺,我聽說蘇沐當時是親自進去說服那個路霸的,而且那個路霸的手中當時是有著槍和土製的紅衣大炮。這樣的膽量,這樣的膽識,絕對不是京城那些官二代們能夠相比的。」徐春廷說道。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說起這個我倒是對蘇沐又愛又恨,希望他能夠那樣做,卻又擔心他那樣做之後會有所受傷。不過幸好他還算是安全,沒有什麼意外發生。

傳話給蘇沐,告訴他,就說是我說的,我給他的手槍不是讓他當擺設的,那把手槍他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我這話之前說過一次,他小子要是再敢讓我重複的話,我就會將他抓到京城來,好好問問他是怎麼想的,想要氣死我這個老頭子不成?」徐中原傲然道。

「是!」

………

燕北省省政府。

早上的時候龍震天並沒有在省公安廳那邊,而是出現在省政府省長辦公室內,為的就是向葉安邦彙報蘇沐他們的行動。這件事情畢竟是屬於跨省聯合辦案,怎麼都要讓葉安邦知道下。

葉安邦安靜的聽龍震天說完之後,臉上毫不掩飾的露出一種讚賞和肯定的神情。

「這件事情蘇沐做的太對了!像是那些所謂的車匪路霸是絕對不允許存在的。那是國家修建的道路,憑什麼讓他們中飽私囊!他們那些人的行為就是犯罪,蘇沐能夠這麼雷厲風行的將這事給辦了,辦的好,辦的相當好!」葉安邦大聲道。

「是,蘇沐這樣做的確是深得人心的。之前他向我做彙報的時候,我是真的沒有想到,蘇沐他們會這麼利索的就開始了,我還想著是不是需要省裡面給些支持那。看來這傢伙無時不刻不在創造著奇迹!」龍震天笑著說道。

葉安邦當然知道龍震天當著自己的面,如此推崇蘇沐的原因是因為什麼。怎麼說蘇沐是自己准女婿的事情,在燕北省的省級層面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

當然這裡面除卻這個原因外,還有更為重要的就是蘇沐的確很為爭氣。如果蘇沐是一個扶不起來的阿斗,龍震天會這樣說嗎?

「等到這件事情有所結果之後,就讓省電視台的人前去進行下專題報道。有可能的話,你們省公安廳要將這樣的行動,作為一次市縣級聯合跨地區作戰的範例來進行研究。」葉安邦說道。

「我已經在這樣做了!」龍震天說道。

「那就好!」葉安邦笑道。

………

渾然不知道因為昨天晚上的舉動,在無形中已經成為名人的蘇沐,這時候突然接到了皇甫青庭打過來的電話。 懵懂中,蕭寒只感覺到自己置身於一個奇異的空間當中,周圍一片青色,不錯,那正是青色的風系魔法元素,濃郁魔法元素差不多到了可以液化的程度。

怎麼回事,我怎麼不能動,蕭寒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被捆束了四肢,動彈一下都不可能!

我不是重傷昏迷了嗎?這裡又是什麼地方,難道說這裡是我的意識空間?

蕭寒有些明白過來了!自己恐怕還處在昏迷當中,也許今後就跟植物人似的,要過幾年才能我看醒過來,或者永遠都蘇醒不過來!

蕭寒不知道的是,這些青色的風系魔法元素正在不斷的改造著他那副重傷的軀體,風本無形無相,改造后的蕭寒配合斂息術,主神級別以下的高手都別想發現他的存在!

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蕭寒對待生死態度已經變的很淡了,只是他唯一擔心的就是碧落等幾個心愛的女人,萬一自己死了,她們該怎麼辦?

也許,她們會找個更好的男人嫁了吧?

哎!一聲嘆息!

「小子,你嘆息什麼?」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

「誰,你是誰?」蕭寒大驚,還有人能進入別人的意識海里說話,肯定是個精神系魔法的高手。

「臭小子,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一聲帶有一絲責怪卻充滿欣慰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蕭寒再聽出來,那可真的是蠢蛋,心中一喜道:「是風神前輩嗎?」

「廢話,不是我,還會有誰?」風神瑞根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可是,前輩你不是已經?」蕭寒疑惑不已道。

「已經煙消雲散了,是不是?」風神瑞根替他說道。

「是。」蕭寒老實回答道,他與風神雖無師徒之分。卻有師徒之情。

「其實我差不多煙消雲散了,只不過現在還能跟你對話,都是因為我送給你的那顆風神之心。」風神瑞根道。

「風神之心?」蕭寒想起來了,道,「風神前輩。它在我的身體內,我好像感覺不到嘛?」

「風神之心是我一身修為的精華所在,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能激發它為你所用。」風神瑞根道,「所以,你當然感覺不到它地存在了!」

「不過,你小子運氣不錯。」風聲瑞根話音一轉道。「居然以聖階的修為激發了風神之心的改造之力。本來這還要等到你突破神級才能辦到的。想不到你提前就做到了,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快就說上話了。」

若是沒有與葉浩這一場實力懸殊的生死之戰,蕭寒只能按部就班地修鍊到神級,才能激發風神之心的改造之力,所以這是禍兮福所倚,大難之後必有後福呀!

「蕭小子。你這副身體比大陸上尋常人類大不相同,好像跟那龍人一族差不多,但又有些詫異,怎麼回事?」風神瑞根突然驚奇的問道。

「風神前輩,不是告訴你了,我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嘛?」蕭寒翻了翻白眼道,幾萬年的老怪物自然健忘了。

「哦,對了,我差點把你的來歷給忘記了。嘿嘿。」風神尷尬地笑聲傳來。然後道,「不過蕭小子。我發現你這副身體怕是比我當年修鍊之時地天賦還要好很多,至於好在哪裡,我也說不上來,日後等你進入神級,自己摸索吧!」

修鍊,有地人追求的是無上的力量,有的人追求的是永恆的生命,有地人追求的是天道,而有的人則最求的是生命的奧秘,而風神瑞根追求的與心愛的女人逍遙天地之間,但是他沒有能做到,最後身隕,當他明白之後站在天地最頂端的時候才能做到逍遙天地之間的道理地時候已經晚了!

「蕭小子,我交代你地事情查的怎麼樣了?」風神瑞根問道。

蕭寒報以苦笑道:「一點頭緒都沒有,事情都過去快一萬年了,大陸上分分合合地,當年大戰的見聞記錄啥的都差不多沒有了,幾乎沒有人知道當年大戰的具體情形,在風神前輩你身隕之後,大陸上還連續打了幾百年才停了下來,不過當時的格局與現在也大不相同了。」

「沒關係,不要灰心,這萬年來,我也在努力回憶當年大戰的每一個情節,當年邪神東格的死,我覺得異常的蹊蹺。」風神瑞根道。

蕭寒也是心中一動,順著風神的話往下道:「神王不可能不知道殺了邪神會可能引發神魔大戰,那邪神東格正如前輩所說,是魔尊最疼愛的兒子,心愛的兒子被殺,魔尊豈能善罷甘休,而後來神魔大戰,以及神王和魔尊之間的大戰,之後他們一起失蹤,這裡面若是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秘密,說出來都沒有人相信!」

「原來你也是這麼想的?」風神瑞根驚喜道。

蕭寒不禁有些訝然,這種情形,在地球上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看出些端倪來,這風神瑞根居然思考上萬年才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不知道該說他太笨了呢,還是腦筋太遲鈍了呢!

「我還懷疑那邪神東格還沒有死!」風神瑞根繼續道。

這倒是蕭寒沒有想到的,看來這萬年來風神瑞根並非只想到了上面這一點點。

「如果沒死,那這個邪神會藏在什麼地方呢?」蕭寒順著風神瑞根的思路往下道。

「不知道,這只是我的猜測,還需要蕭小子你去證實。」風神瑞根苦笑道。

「我現在神級還沒到,就算找到了有如何,前輩修鍊了幾萬年才到那個境界,沒有實力,別說你們神魔兩界的事情了,就連我自己給都難保!」蕭寒有些憋屈道。

「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了這風神之心,只要你踏入神級,修鍊速度就會大大的加快,用不了一萬年,就算達不到我以前的境界,起碼二級主神的實力肯定是跑不了的,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風神瑞根不滿的語氣道。

「一萬年,豈不是等到下一次神魔大戰?」蕭寒嘀咕一聲。

風神瑞根訕訕的語氣傳來道:「嘿嘿,一萬年是太長了一點,不過以你現在的進步速度,一千年差不多能達到吧。」

「一千年?」蕭寒耷拉著腦袋。

「別哀聲嘆氣呀,上一次神魔大戰將神界和魔界的通往蒼茫大陸的通道給破壞了,經過我的測算,大概需要一萬年左右的自我修補,通道將會重新開啟,將三方連通起來,到時候你想想,以神魔兩界的實力,你身處的這片大陸會怎麼樣?」風神繼續道。

好在這是意識對話,消耗微乎其微,只要在蕭寒的意識海,便可無限制的對話下去,直到風神之心徹底的被他融合,風神瑞根才會徹底的消失於天地之間!

「神魔兩族從大陸上消失了將近萬年,蕭小子,你說會發生什麼?」風神瑞根問道。

「在神魔兩族的眼裡,人族都是他們奴役的對象,魔界條件惡劣,神界我想資源也不怎麼樣,神魔兩界必然會為爭奪蒼茫大陸而再一次打起來!」蕭寒分析道,其實神魔兩界為爭奪蒼茫大陸的控制權而大戰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了,只是沒有像一萬年前打的那樣慘烈而已,幾乎這片空間所有的種族都參與了進來,連只有不死生物的冥界也攪和了進來,最終將神、魔和冥界的通道給毀掉了,三界想要進入蒼茫大陸變的異常困難的多了。

人類和在龍族和精靈族以及部分不願意看到大陸毀滅的神族的幫助下終取得了和平發展的一萬年,但人族在大戰中元氣大傷,龍族和精靈族也不例外,各自退到自己的棲息地修養生息,形成了現在蒼茫大陸上的格局!

在蕭寒的眼裡,什麼神族還有魔族不過是比人類或者其他種族掌握了更強力量的種族罷了,其實正邪是部分種族的,沒有哪一個智慧種族天生就是邪惡的,因為需要,他們才會並定義為光明或者黑暗!

魔族和神族對蒼茫大陸的企圖沒有本質區別,目的都是想奴役蒼茫大陸上的智慧種族,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奴隸,為他們服務而已。

有了風神的指點,蕭寒得以更好的吸收風神之心發散出來的改造之力改造自己的軀體,如果是被動的改造的話,起碼要浪費掉大半的改造之力,但是主動的話就不同,尤其是蕭寒自己那創造性的功法,居然可以吸納改造之力進入自己的經絡之中運行並且壯大,因為改造之力與風元素魔法力本屬同源,自然就不相排斥,反而可以相互轉換!

改造之力這可是主神級別的神族才能擁有的,而現在居然出現在一個聖階之人的身上,風神除了大嘆蕭寒身體異於常人之外,其他的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擁有改造之力的蕭寒可了不得了,他可以講一個資質平庸的人變成一個天才的風系魔法師,假以時日,完全可以打造一支風系魔法軍團,當年風神瑞根自己也不過擁有一百人的風系魔法軍團,全部都是上位神級的實力,施展風系魔法「湮滅之風」,幾十萬魔族軍團瞬間化成灰灰,憑藉強大的戰力,他才一躍成為神王之下第一人,也不會被神王立為下一任神王的繼承人了! 「庭哥,這件事情我知道了,真的是多謝了。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了。」蘇沐肅聲道。

「所有的證據我早都已經準備妥當,現在已經派人給你送過去。算算時間的話,差不多現在你很快就能夠收到。證據你想要怎麼用隨你,我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而我保證除我之外,再沒有第二個人知道這件事情,所有負責審問的人也只是在那個火哥剛要說出的時候,知道性質的嚴重,後續的倒是不知道多少。」皇甫青庭說道。

「其實無所謂的,只要等到我這邊布置妥當的話,就算是有著其餘人知道都是沒事的。」蘇沐平靜著道。

「那行,我這邊也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了,你那邊同時舉行吧。」皇甫青庭說道。

「庭哥,這事多謝了!」蘇沐說道。

「和我這麼客氣做什麼!」 總裁前夫出局了 說著皇甫青庭就掛掉了電話,這邊的蘇沐將手機放下之後,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按捺不住的憤怒,想都沒想變將桌上的一份文件直接甩出去。

「書記?」

就在這時候慕白剛剛敲門進來,看到神情嚴肅著的蘇沐,在看了看甩到地上的文件,不由一陣疑惑。

「慕白,現在馬上通知縣委副書記費默,徐炎,縣紀委書記顧演里,縣委組織部部長潘蔚然過來一趟。」蘇沐沉聲道。

「是!」慕白趕緊道。

慕白是真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夠讓原本應該是高興著的蘇沐會一下子變成這樣。要知道稍後就是縣裡面組織的新聞發布會。距離發布會開始也就只有不到半個小時。

到底是出什麼事情了,能夠讓蘇沐如此著急的將徐炎給喊過來?要知道這可是徐炎露臉的時候,錯過去實在是可惜的很。

但慕白卻清楚,真的是出大事了。

五分鐘之後!

隨著徐炎最後一個走進辦公室,在蘇沐的會客區,幾個人已經是全都坐下。幾個人誰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蘇沐會突然間喊著他們過來。但看著蘇沐的神情,就能夠判斷出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蘇書記,怎麼了?」顧演里問道。

「顧書記,你們縣紀委對水槳鎮的領導班子有著什麼樣的舉報信沒有?」蘇沐直奔主題。

水槳鎮!

當這樣的地名說出來后。顧演里的心跳陡然加速。 謹以今生許予你 難道說蘇沐是聽到了什麼風聲不成?說實話對水槳鎮的情況,顧演里是知道的。

但因為對方一直是保持著很為低調,再加上縣紀委這邊又沒有多少能夠夯實的證據,所以一直沒有動手而已。只是現在蘇沐既然這麼問。難道說蘇沐在昨晚的行動中。是發現了什麼端倪不成?

真要是那樣的話。那水槳鎮的問題就真的是遮掩不住了!想到這裡,顧演里果斷的開口。

「蘇書記,水槳鎮的領導班子中。鎮黨委書記林維東存在著嚴重的違法亂紀問題,但那些證據卻並沒有多少站住腳跟的。但是如果要對其進行雙規的話,倒也是可以的。」顧演里說道。

「只是這些嗎?」蘇沐問道。

「是的,暫時只有這些,水槳鎮的鎮長楊萬聯倒是不錯的。」顧演里琢磨著說道。

「潘部長,你們縣委組織部是負責鄉鎮幹部調查審核的,你給我說說,水槳鎮的林維東和楊萬聯,你知道多少?」蘇沐問道。

「這個…」

潘蔚然稍微遲疑了下,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蘇沐的態度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也就保守的回答著。

「就像是顧書記所說的那樣,在考核的時候,林維東的風評是屬於那種比較強勢的,在水槳鎮之中隱約中有種建立一言堂的架勢,將楊萬聯壓制的有些狠…」

潘蔚然的這話還沒有說完,蘇沐便搖搖頭,瞧向了費默,「費書記,你說說吧,水槳鎮的領導班子,你知不知道他們的情況?有什麼說什麼,不必有任何的顧忌。」

「這個的話…」

費默如何敢上來就直接說,說真的,費默對水槳鎮的情況還真的是知道的不多。畢竟之前這個鄉鎮輪不到他插手,蘇沐過來之後又是那樣的強勢,為了避嫌,他也沒有對水槳鎮如何。

現在你讓費默猛然說出水槳鎮的領導班子情形,費默真的是沒有多少的把握。

沖著費默的態度,蘇沐就知道了他肯定是不知道多少內情。想想也是,倘若說真的知道內情的話,又怎麼會這樣。

其實這件事情如果說不是從皇甫青庭那裡聽說,而恰好又是被抓住的火哥為了戴罪立功主動交待出來的,就算是蘇沐都難以想象,竟然還有著這樣的事情。

「你們都別說了,我知道你們現在所說的,都是你們知道的。但我現在要說的,絕對是你們所不知道的。現在我還沒有確鑿的證據,但相信很快證據就會送過來。」蘇沐緩緩道。

證據?

什麼樣的事情需要用到證據?

現在真的要說出來嗎?真的要是說出來的話,能夠保證一點風聲都不泄露出去嗎?是的,就是現在要說。從將他們喊過來的那刻起,這件事情已經是沒有必要再商量什麼。

皇甫青庭已經將證據送過來,想必很快就能夠拿到手。而拿到手之後,就是動手的時候,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再掩飾什麼。

咚咚!

隨著蘇沐的話音落地,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已經提前得到吩咐的慕白,手中拿著一份包裝相當嚴密的公文袋走了進來。蘇沐接過之後,沖著慕白說道:「安排下來人!」

「是!」慕白點頭道。

蘇沐當著四個人的面緩緩的將公文袋打開,當他快速的掃過裡面裝著的東西后,臉上的神情已經是變的要多陰沉有多陰沉。看來皇甫青庭昨天晚上回去之後,真的又是花費了很大功夫的。

不然不可能將火哥所收集到的那些證據也都給拿了過來,這裡面裝著一個賬本不說,還有著幾個u盤,哪怕是不看裡面的東西,蘇沐都知道絕對是像皇甫青庭所說的那樣。

啪!

蘇沐將所有的東西全都扔在桌上,「你們自己先看看這些東西,這是昨天晚上擒拿住的火村的火哥團伙后,從那裡搜查出來的。看完之後,再給我說說你們的想法。」

在座的沒有誰是弱智,他們每個人在瞧到眼前這些東西后,臉上就露出一種若有所思的神情。 豪門隱婚:帝少的囚寵 而等到他們將桌上的證據拿起來之後,看到的第一眼神情不由大震。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

「蘇書記,他們這簡直是無法無天的很你,像是這樣的事情必須嚴肅處理。沒有想到一個車匪路霸事件,背後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驚天大案,真的是夠匪夷所思的!」費默越看臉色越凝重。

顧演里和潘蔚然的臉色更是早就陰沉的可怕,這兩人一個是縣委組織部部長,一個縣紀委書記,確切的說都是管領導幹部問題的。就在剛才他們還說著水槳鎮的好處,在為鎮長楊萬聯說話。

而現在那?

發生在眼前的這一幕,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的嗎?事情已經嚴重成這樣,還有必要多說別的嗎?

「蘇書記,我要向組織承認錯誤…」

顧演里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蘇沐強行打斷,這時候的蘇沐神情還是像剛才那樣嚴肅著。

「我知道你們現在的心情肯定是和我一樣的,憤怒中帶著一種失望,沒有想到我們殷玄縣之內,竟然還會有著這樣的幹部。說真的,我在知道這個消息的瞬間,是真的不願意相信的。

但現在有著這麼多證據在,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大可對這些u盤進行觀看,我想肯定也是如此的。真的是沒有想到,水槳鎮的領導班子竟然腐爛成這樣。

林維東這個鎮黨委書記到底是怎麼想的?自己做出了這種糊塗混賬的事情不說,還將其餘的人也都給拖下水。而楊萬聯別看明面上和林維東是如何的不合,實際上那?他們竟然是狼狽為奸!

林維東是蛀蟲,楊萬聯的性質更為惡劣。像是他這樣的人,是必須嚴肅處理的!整個水槳鎮的領導班子,除卻有數的四個之外,其餘的竟然都牽扯到其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