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小子瘋了不成?萬法宗聖子那可是開闢出金丹異象的蓋世天才,道天域年青一代里,可與之爭鋒的那是寥寥無幾,屈指可數,來日一定是位列巨頭領域的超級強者,這小子天人境十重的修為,也敢辱罵萬法宗聖子?」

……

寂靜之後,殿內是一片的嘩然。

萬法宗聖子的額前黑線密布,前所未有的凜冽殺意,在他胸膛中咆哮。

流淌在他身外的金丹異象,九天神河!也是散發映照出萬道的神光,無窮的毀滅!

「聖子殿下稍安勿躁啊,這小子這般猖狂,且不過是依仗著瑤雪仙子庇護。雖然不知道瑤雪仙子為什麼要來庇護他這樣的螻蟻砸碎,可從瑤雪仙子為了庇護這小子,不惜出手的情況來看,聖子殿下在出手的話,瑤雪仙子一樣不會袖手旁觀的。

這裡還有太玄門的陣容在,聖子殿下您一旦和瑤雪仙子交手,坐收漁翁之利的還是那太玄門的寧川啊。」

在萬法宗聖子暴跳如雷,殺機愈烈時,站在萬法宗聖子背後的一個萬法宗弟子,修為不俗,僅次於萬法宗聖子的傳音道。

「那你有什麼好主意?」萬法宗聖子切齒的壓抑著滔滔怒火,道:「此寮猖狂,不看到他粉身碎骨,魂飛魄散,本聖子決不罷休!」

「呵呵,那就由我出手好了。」那個萬法宗弟子,神色冰冷的笑道:「聖子殿下只要盯住那瑤雪仙子,我這金丹境七重的修為,要抹殺這個天人境十重的螻蟻小子,那還是綽綽有餘,輕而易舉的,要是聖子殿下答應的話,我這就宰了他!」

萬法宗聖子皺了皺眉頭的思忖了霎那:「好!那就有勞武雲師弟了。」

蕭塵漠然的打量著從萬法宗聖子身後走出的青年。

不超過二十歲的墨袍青年,修為徘徊在金丹境七重的地步,眼神明亮,氣機飽滿,姿態超凡,毅然是一個頂尖的超級天才。

王爺的傾城小琴妃 「小子,我叫武雲,為萬法宗真傳弟子,你這卑微之軀,螻蟻修為,竟敢在眾目睽睽下冒犯聖子殿下,這已經是罪不容誅,要是你還有一點悔過之心的話,那就給我跪下磕頭,也許聖子殿下一時仁慈,還能饒你一條狗命。」

聲如蒼雷的,那墨袍青年吼道。

蕭塵好笑:「你還是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要是那萬法宗聖子出手,蕭塵還忌憚幾分,這個武雲,金丹境七重,嚇唬一下普通的天人境十重修士還行,要來嚇唬蕭塵,那可就大錯特錯了。除非這個武雲和姬瑤雪,萬法宗聖子一樣,都是開闢出了金丹異象的金丹天才。

要不然,這幾個小境界的差距,蕭塵還是可以橫跨過去的,退一萬步說,這裡是充斥著聖道威壓的秘藏古殿,在這大殿里,聖人威壓束縛著現場所有人的法力修為,肉身力量則是不會受到太大的壓迫,蕭塵最為引以為傲的,那正好就是肉身力量!

青帝長生體一開,金光咒加持之下,蕭塵的肉身之力,近距離的碰撞下,能夠橫壓金丹境十重巔峰的大修士,要不是如此的話,那姬瑤雪怎麼會讓蕭塵一個天人境十重的修士,和她這個風華絕代,冰清玉潔的神女宮聖女一起來到這古代秘藏里呢。

「狂妄!」

「我看你小子是不知道「死字」有幾筆啊。」

氣勢勃發,目光嗜血的,那武雲身形一躍,宛如一隻金翅大鵬鳥一樣的襲向了蕭塵。

「死字有幾筆,我不用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活不成了。」

蕭塵沒有調動體內的法力能量,在這聖道威壓橫亘的秘藏古殿里,蕭塵能夠調動的法力能量也沒有多少!他神念一轉的,運轉的是無塵無垢,神聖璀璨,耀古爍今的青帝長生體!無邊的木系能量,木系神華,在這一瞬間的綻放在蕭塵的軀體肉身外!

他的瞳孔和頭髮,都因為這無窮無盡,純粹澎湃的木系能量而蛻變成了妖異明亮的碧綠色光彩,這還沒完呢,在蕭塵這寶相莊嚴,極致升華的青帝長生體外,很快的又是蒙上了一層照破萬界,諸邪避讓,無上玄妙的金色神光!

這是「金光咒」,能夠大幅度提升一個人的肉身力量,血氣能量,法力能量,乃至於連精神能量也可以增加。

「什麼情況?」。

撲到了蕭塵跟前的武雲,目睹著蕭塵一夕之間的光芒衝天,崢嶸爆發,心臟是控制不住的跳動起來。

…… 萬法宗,為道天域古代大教!

金丹境七重的武雲,在萬法宗弟子一代里,那是出類拔萃,首屈一指的天之驕子,晉陞金丹境領域時,雖說沒有一步登天的開闢出舉世矚目的金丹異象來,但也不是什麼樣的年輕天才就可以相提並論的!

可在這時候,上一秒還氣勢洶洶撲殺蕭塵的他,這一秒種是在蕭塵跟前面如死灰,心驚肉跳!從蕭塵那披著一層不朽熾烈金光的無暇肉身內傳盪出的血氣聲,那是如海如潮,狂霸無邊!渾如一頭人形真龍!

在蕭塵這一具完美璀璨,亮如天日的肉身軀殼,舉手投足間灑落出的哪一種神聖禁忌,亂天動地之威,那也是淋漓盡致的霸道無雙!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小子的肉身力量,怎麼會強大到這樣的程度,這不可能啊!」

無以言表的驚恐震動著,武雲的瞳孔收縮成了針眼

但見身披金光,肉身超脫的蕭塵,那麼直截了當,霸絕天地的一拳轟出,不帶任何花里胡哨,繁雜奧妙,就已然透出一種毀天滅地,驚鬼泣神的無敵之勢,這一拳,不似凡人能夠駕馭,而是那通天徹地,傲古爍今的古代神明發出的一記審判!

「……不!」

死亡的味道,附骨入髓的刺透了武雲的身體。

面對那奪盡了天上地下光芒的霸烈拳光,武雲倉皇的激發著全身上下的法力能量,可他這一身修為法力,遭到這殿內充斥的聖道威壓封印,釋放出的這一股法力能量,還不及全盛時期十分之一,看起來還是挺恢弘磅礡的,

但也只是須臾之間,就在蕭塵的蓋世一拳下分崩離析,灰飛煙滅。

「嘩啦啦~」

蕭塵目光漠然,黑髮飛揚,氣壯山河,唯吾獨尊!

那承載著蕭塵肉身力量,血氣力量,大勢意志的狂霸拳印挺近,繼而落在了那武雲的胸膛上,誕生出的一幅畫面,是全場肅然,血腥悚然的。

凄厲的慘叫聲里,那金丹境七重的武雲,吐血如泉,斷線風箏一樣的橫飛出去,狠狠的砸在遠處的殿柱上,還能聽到噼里啪啦的骨斷筋折聲,他胸膛哪裡,模糊一片,血流不止,還能看到一根根白骨斷裂破出皮肉的畫面!

在蕭塵的一拳下,他這個金丹境七重的萬法宗真傳弟子,險些要一拳打爆成碎片啊。

「……我……我是在做夢?」

「天人境十重,一拳打敗了金丹境七重?」

「這也太妖孽了點吧?那武雲可是萬法宗真傳弟子,萬法宗以萬法無邊聞名於世,法力能量,一直都是傲視同階,萬法宗的弟子,戰力也都是卓爾不凡。這武雲位列萬法宗真傳弟子行列,碾壓橫掃一般的同階天才,那是探囊取物一樣容易,

居然要天人境十重的修為一拳秒殺?」

……

看著一蹶不振,氣息奄奄躺在那血泊內的武雲,震撼之聲,在這秘藏聖殿內彼此起伏的響徹了起來。

「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此人的肉身品質,可謂宇內無雙,世所罕見,天人境十重,就有這樣的肉身品質,連我也是自愧不如啊。」那太玄門的寧川,眸子閃灼,語氣惆悵的道:「也不知他是如何淬鍊出這麼一具超脫無敵的肉身軀殼來的。」

這一邊,明眸善睞,顧盼生輝,傾國傾城的姬瑤雪,嘴角掀起了一抹欣慰的弧度,暗忖的道:「很好,他的肉身力量在這一座古代秘藏里可以派上很大的用場。」

全場諸人表情各異,詫異不絕的期間,一襲黑衣拂動,綠髮妖異璀璨,兩點眸子也是宛如兩顆碧綠妖星的蕭塵,那五官外沒有半分的驕傲得意之色,一拳打敗這個金丹境七重的武雲,那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也可以說,蕭塵是佔據著一些地利優勢的,那武雲空有金丹境七重的修為,卻受到這殿內聖道氣機的壓迫,而不能調動所有的法力能量,肉身軀殼又不像蕭塵這樣曠古凌今,霸道絕世,在蕭塵這一記威凌天下的凶拳下,可不就吐血三升,骨斷筋折了嗎。

「你……這妖孽!膽敢把武雲師弟傷成這個樣子!我要你不得好死啊!」

嘶吼聲刺耳,那萬法宗聖子氣焰蔽日的咆哮道。

「呵呵,這可都是你的責任呀,在這和我嗷嗷什麼。」蕭塵付之一笑的聳肩道:「要不是你這個萬法宗聖子的授意,他會跳出來與我嘰嘰喳喳,舞爪張牙嗎?他現在半死不活,血里呼啦的,那還不都是因為你嗎?另外動手之前我也提醒過他了!」

萬法宗聖子的臉龐陰沉到極致,他修鍊以來,第一次這麼怒不可遏,想要殺人。尤其是想要殺的人,還是一個修為落後自己那麼多的卑微螻蟻!

「此事,到此為止吧。」

姬瑤雪兀的開口道:「這一場摩擦,從頭到尾就是不應該發生的。」

「那瑤雪仙子的意思是,他把我萬法宗的真傳弟子傷成這個樣子,本聖子卻只能視而不見,置身事外了?」握著拳頭的,萬法宗聖子質問道。

姬瑤雪不為所動,衣袂飄飄的道;「你萬法宗的真傳弟子是什麼修為,他又是什麼修為?高出了六個小境界修為的狀況下,還敗得這麼凄慘,傳出去怕也不是什麼佳話。蕭塵是本聖女邀請來輔佐我的修士,你要是還想追究他的話,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萬法宗聖子不甘,眸子冷如深淵的盯著蕭塵,道:「本聖子發誓,遲早會要你死在我的手中,躺在我的腳下!」

「好,我等著。」蕭塵無所謂的笑著。

「兩位請看,這些壁畫似是隱藏著什麼啊。」

道袍陳舊的寧川,此刻突然的站在不遠處的牆壁前,喊道。。

一時間的,姬瑤雪還有萬法宗聖子是一起走了過去。

蕭塵也看向了那一面牆壁,在這光華似錦,流光溢彩的牆壁上,篆刻著九幅古怪而原始的圖案,乍一看不覺得有什麼,可在這九幅圖騰里蘊含的大道神韻,是無法描繪的吸引人心。 一共有九幅圖案,意義深遠,古怪迷離的烙印在那牆壁上,仔細之下,耳邊還有著宏偉神聖的太古天音聲鼓噪起伏。

姬瑤雪美目一亮,道:「這是一門功法!」

「瑤雪仙子明鑒,與我所見一般。」那最先發現了這九幅圖案的寧川,溫潤平和的道:「不止是功法神通那麼簡單,在這九幅圖案里,還融入了大道規則,想要窺伺到這一門神通功法的奧義真髓,就必須先把把這一層大道規則領悟看透。」

留下這秘藏的,是涉及到聖道領域的古代強者,這九幅圖案還湧入了天地大道規則,那就更加證明這九幅圖案里隱藏的哪一門神通不是尋常法門了。很快的,現場的所有人都是聚集在了那牆壁前,想要參破那一層大道迷障,獲得這九幅圖案里隱藏的神通法門。

蕭塵則不然,他身上流淌的是太古靈寶天尊的道法傳承,這一具青帝長生體,還是太古青帝所創!

這凡塵世俗間的神通如何耀眼璀璨,舉世無雙,那也不能吸引到蕭塵的目光,倒是此刻所有人都聚集到那牆壁前,蕭塵就有了進入這秘藏宮殿深處的,探索其他造化的機會了。

可蕭塵方才要走入秘藏宮殿深處,那姬瑤雪居然是回過頭來,眉黛緊蹙,檀口輕啟的啐道:「你鬼鬼祟祟的打算做什麼啊。」

蕭塵哂笑:「我鬼鬼祟祟了嗎?聖女殿下你會邀請鬼鬼祟祟之徒來輔佐你嗎?」

這樣的質問,姬瑤雪都是無言以對,別有風情的哼了一聲,傳音道:「你要是對這九幅圖案內隱藏的功夫神通不感興趣,那就給我老老實實站在那裡。要是有其他心思的話,那萬法宗聖子恨你入骨,要打要殺的,我可不攔著。」

寧負韶華不負君 「區區一個萬法宗聖子,何足道哉。」蕭塵不以為然。

姬瑤雪翻了個白眼:「那你也給我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記住,你是來輔佐本聖女的,不是一個人來這秘藏之中挖掘機緣的。」

蕭塵頭疼,都在想要不要撕破臉皮,各走一邊了。

「不行。此刻撕破臉皮,保不齊這女人會和那萬法宗聖子一起打壓我,我可以無懼那萬法宗聖子一人,可要是這個女人也攪和進來,那就不好說了。」無奈的,蕭塵生無可戀,弔兒郎當的坐在了地面上。

……

時間如梭。

三天三夜過去,那姬瑤雪,萬法宗聖子,太玄門寧川三人,還是他們一起的年輕天才,紛紛從參悟內醒悟過來。

「看樣子,每個人只能在這九幅圖案前領悟三日,三日之後,就沒辦法在沉浸到這九幅圖案里去。」那舉手投足纏繞著一種自然氣息,超脫光芒的寧川,講道;「不知兩位參破了幾幅圖案?我先來說吧,我領悟了七幅。」

萬法宗聖子眉頭冷厲:「我也是七幅。」

「我多參悟了一幅。」輪到姬瑤雪時,她不驕不躁,脫俗絕代的道。

「瑤雪仙子的悟性讓人欽佩啊,第八幅神通圖的大道迷障,再給我半日,我也許都慘不出來。」寧川微笑的道。

「哪裡,只是運氣好而已。」姬瑤雪看向了那三天下來,已經是平躺在大殿地面上,彷彿睡著了一眼的蕭塵,哭笑不得的傳音道:「你這模樣,與你意氣風發,睥睨一切時可是天壤之別啊。另外,這九幅神通圖內隱藏的神通,你就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嗎?」

蕭塵散漫的直起了身子:「聖女殿下要是想說,那就說,不想說的話,我們就麻溜的進入這宮殿下一層,我還想早些探索完這一座古代秘藏,再去尋覓其他的機緣造化呢。」

姬瑤雪莫名的惱火,年青一代間,還沒幾個敢在對她說話時,一副消極頹靡的臭德行。

「這門神通叫做「天玄三變」!第一變,可以要人釋放出自身一倍的攻擊力,第二變,可以要人釋放出自身極限之力的兩倍攻擊,以此類推,到了第三變,那就可以發出超越自身極限力量三倍的攻擊!」

仙顏冰寒的,姬瑤雪道。

「哦?提升攻擊力的神通秘術?」蕭塵瞅了眼那牆壁上的九幅圖案,這與「金光咒」有些相同,但金光咒提升的不光是戰力,還有血肉防禦。

「怎麼、後悔了?」姬瑤雪嗤笑。

「我有啥後悔的。」蕭塵詫異那九幅圖案里隱藏的神通,居然是提升戰力攻擊的神通秘術,可這「天玄三變」又怎麼能與「金光咒」相提並論。

「這傢伙……」姬瑤雪心中狐疑,涉及到戰力攻擊的神通,在任何地方都是罕見稀有的秘術功法,這樣的功夫,沒有人不感興趣。想想看,在關鍵時刻,一個人驀然爆發出自身兩倍三倍的力量,那往往是可以出奇制勝,化險為夷的。

蕭塵能對這「天玄三變」置若罔聞,要麼是腦子進水了,要麼就是不需要這樣的戰鬥秘術。

太玄門的寧川,這時帶著太玄門的弟子們走向了聖殿下一層。

姬瑤雪不再多想,也是帶著神女宮的弟子們,走向了聖殿的下一層。

……

沒有人知道這聖殿有幾層,在所有人魚貫而入的到了通往聖殿第二層的通道里的剎那,後方的出口,落下可一塊大石。

「金剛石?」

「嘶,這可是最堅硬的一種神材了,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是鍛造頂尖法器的絕好材料。」

「如此巨大的一塊金剛石,只有大能巨頭才有可能擊碎吧。」

「那我們豈不是出不去了嗎?」

看著被那大石堵死的出口,置身於這通道里的眾人有些慌亂了起來。

「慌什麼!」

萬法宗聖子喝道:「在這宮殿盡頭,必然有其他出口。就算是沒有,這金剛石也不是說就堅不可摧,固若金湯了。」

議論逐漸平息,事到如今,眾人也只能期盼著這宮殿盡頭會有其他出口了。

蕭塵此刻琢磨的是,這麼一大塊金剛石,可否收入自己腰包呢??

姬瑤雪彷彿覺察到了少年的心思,好笑的道:「就是可以收走,也輪不到你,別看了!」

…… 通往秘藏宮殿第二層的通道出口被那一塊晶瑩璀璨,熾盛無匹的金剛石給堵上了,一點縫隙也沒有留下,片刻的躊躇議論后,眾人穿過這條通道,來到秘藏宮殿第二層,見到的是一座盛大如玉,清澈見底,雲霧裊裊的神秘海洋。

壯麗遼闊的汪洋大海,給人一種視覺上,心靈上的雙重震撼,駭浪滔天時,更是有著衝擊天穹日月的恢弘之勢。神女宮,萬法宗,太玄門三方陣容,鼎足而立的聚集在這一座神秘海洋前,那萬法宗聖子眉頭冷厲的,吩咐了一個金丹境四重的萬法宗弟子,前去探查。

只見這個金丹境四重的萬法宗弟子,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飛到了那海面上空,漸行漸遠,從頭到尾也沒有什麼變故從那海面下爆發出來!

可就在這個萬法宗弟子準備原路返回時,彷彿是有什麼肉眼看不到的力量,洶湧澎湃的鎮壓到了他的肉身軀殼外,慘叫了一聲的,這個萬法宗弟子措不及防下的跌入了海水裡頭,不一會,就被浪花捲到了岸邊。

「怎麼回事!」

萬法宗聖子上前詢問。

「……我……也不清楚啊。」

那金丹境四重的萬法宗弟子,含糊不清,驚魂未定的道:「我只覺得突然有著一隻大手按在了我的肩頭,然後我就跌入了那海水裡去。」

對於這含糊不清的解釋,萬法宗聖子也是摸不著頭腦。

往下的一個時辰里,接二連三有著神女宮,太玄門,萬法宗的弟子飛到那海洋上空去,無一例外的,只要是遠離岸邊千丈範疇,真正的置身於那一望無際,壯闊波瀾的海洋上空,就會有著一種莫大虛無的壓迫力降臨!

並且隨著深入這座海洋,那壓迫力還會有所提升。

「我去。」

聲如仙樂,婉轉動聽的,那姬瑤雪蓮步輕移,腳踏虹光的飛到了海洋上方,當那一股神秘詭異的壓迫力,降臨在女孩那娉娉婷婷的曼妙身姿外,姬瑤雪並未受到多大影響,也沒跌入海面里去,那一股壓力雖說詭異,可還沒到壓垮姬瑤雪的地步。

飄在海面上方的盯著那浪濤重重,跌宕起伏的遼闊海面看了一會,姬瑤雪回到了岸邊,道:「這或許是開闢這秘藏宮殿的古代強者留下的一道考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