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句輕飄飄的話語,令周天浩有些惶恐,這說明唐元坤有意見了,也是,唐元坤是清楚蔡裴琳很看好自己的,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原因,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本意是不想給唐元坤添麻煩的做法,在唐元坤看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唐秘書長,因為崗位調整了,所以,我很少給您請示彙報了,特別是後來,政研室和綜合科調整了職能,我還沒有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本來是想著,按照領導的安排,到下面去做好調研,為市委決策提供正確的依據的。」

「呵呵。我一直都沒有和你聊聊,調整到政研室去了。你是什麼看法啊,哦,不能說看法啊,就說說你是怎麼想的。」

「我是真心感謝您和其他領導對我的關懷和照顧的,還有一個多月,我就在市委辦工作一年時間了,我的每一次進步,都是您關懷的結果,這一次,我能夠到政研室。擔任副主任。進而解決了住房的問題,根本就沒有想到的,和市委辦不少的同事比較起來,我是非常幸運的,工作上的調整。我服從領導的安排,沒有任何的怨言。」

周天浩說的很真誠,他清楚,唐元坤可能是有些想法的,一定也知道有些情況,比如說蔡裴琳提出來的建議,一定是直接給唐元坤說的。所以,在唐元坤的面前,自己要說的實在。為什麼沒有怨言,為什麼服從安排,住房的理由足夠了。

「呵呵,解決了住房問題,不錯啊,好了。既然你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和認識,我也放心了,有些時候,我們不能被外界的議論干擾,該做什麼事情,就認真做好,組織上需要你做什麼,愉快接受,當然,待遇問題,組織上也是會考慮的。」

說完了這些話以後,唐元坤稍微嚴肅了一些。

「小周啊,是不是考慮一下,回到綜合科繼續工作啊。」

「這、我真的沒有考慮,也沒有思想準備,不過我服從您的安排。」

「哦,那你考慮一下,級別已經解決了,住房問題也解決了,接下來,就要考慮工作了。」

回到辦公室,周天浩有些鬱悶了,辛辛苦苦設計,到了政研室,解決了級別問題,現在又要回到綜合科,這是什麼意思啊,回到綜合科,當然不可能擔任科長了,人家曾良平上任的時間不長,又沒有出現什麼原則性的錯誤,憑什麼讓賢啊,再說了,後面還有孟義毅和馬貴鳳的影子,自己回去了,依舊是副科長了,無非是文件上就一個括弧,保留正科級的級別。

周天浩不會同意這樣的做法,因為政研室和綜合科職責調整的問題,人家綜合科科長曾良平已經有意見了,雖然表面上不會說,但辦公室裡面的議論多,畢竟傷了顏面。這個時候,自己回到綜合科去,豈不是成為了人家的出氣筒,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副科長是要服從科長領導的,如果自己不服氣,和曾良平經常的爭執,那更好了,正好給了人家把柄,隨意在領導面前說話了,自己都承受不住的,丁進林想著偏袒自己,基礎也不牢固了,關鍵是政研室和綜合科職責的調整,讓上上下下對丁進林的看法,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周天浩想到了,一定是有領導,對政研室和綜合科職責調整的事情,產生不滿情緒了,唐元坤可能是頂不住,計劃做出來改變,而這樣的改變,讓自己再次成為了出頭鳥。

周天浩不服氣,憑什麼每次都是自己來承受後果啊,難道有能力、表現好和低調,就是理由嗎,雖然領導說了,在市委辦,一切都要以工作為重,但是,下面幹部的情緒,領導也需要考慮啊,不能夠因為顧全大局,就什麼都不管了,就用行政命令來要求一切啊。

周天浩不會坐視不理,這件事情,找其他領導,沒有什麼作用了,只有找到蔡裴琳,才可能有實際的效果,如今已經是六月了,頂多半年的時間,自己就要堅決離開市委辦公室,到下面去工作了,剩下的時間裡面,自己不想找事情做,更不想嘔氣。

蔡裴琳似乎是知道周天浩會找到自己的,在周天浩進入客廳以後,毫不客氣的開口了。

「小周,你每次到我這裡來,我就知道,一定是有事情的,你大可堂堂正正的來,不必要像地下工作者一樣,生怕被他人發現了。」

周天浩很想解釋,自己只是正科級幹部,按照要求,是沒有資格拜訪您這位正廳級市委書記的,如果堂堂正正,恐怕別人都以為,工作不到一年時間,就成為正科級幹部的周天浩,是不是想當官想瘋了,直接去找市委書記了。

但這些話,周天浩不能說。

「蔡書記,昨天,唐秘書長找我談話了,我有些想法,專門給您彙報一下的。」

「好吧,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不要拐彎抹角的,我不願意捉迷藏。」

「是這樣的,我調到政研室工作之後,可能是為了方便工作,政研室和綜合科調整了一些職責,主要是起草材料的工作,政研室暫時負責了,所以,現在我繼續起草材料了,領導這樣安排,我沒有意見,反正都是工作,不過,昨天唐秘書長的意見,好像是讓我繼續回到綜合科去,您知道,好馬不吃回頭草,我離開沒有幾天的時間,回去實在是不好開展工作的。」

「哦,辦公室的事情,我管不了那麼多,你有這樣的想法,可以直接給老唐說啊,為什麼到我這裡來反映情況啊。」

周天浩裝的更加的可憐了。

「蔡書記,您是知道的,我在市委辦工作快一年時間了,您這樣的關心我,還有唐秘書長,我已經是正科級的幹部了,和市委辦很多幹部比較起來,非常不錯了,要我在唐秘書長面前說這樣的話,我實在是不好開口的。」

「小周啊,你這意思,是我好開口說了啊。」

「不是這個意思,鼓打千錘,不如雷吼一聲,您說出來了,唐秘書長一定會照辦的,再說了,我是小蘿蔔頭,要是這樣說了,被訓來訓去的,實在是不好想的。」

蔡裴琳忍住了笑容。

「看來,你害怕老唐批評你,就不怕我批評你啊。」

「不是,您是市委書記,批評我的話,人家一定高看我的,市委書記都批評我了,是對我最大的關心,要是唐秘書長批評我了,那就麻煩了,一定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好,我還要想著做出來檢討的。」

「你這小子一天到晚都想些什麼啊,在市委辦工作不到一年的時間,也學會了油嘴滑舌了,開始琢磨事情了,不想回到綜合科工作,就不回去嘛,多大的事情啊,裝的可憐巴巴的,還要我這個市委書記親自解決問題,好啊,我現在給老唐打電話,當面說清楚。」

「蔡書記,您千萬不要打電話,要是這樣,我心愿回綜合科去工作的。」

「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我早就給你說過,在市委辦這樣的地方工作,要有自身的認識,該堅持的事情,一定要堅持,如果老是害怕得罪人,不僅做不好工作,還會引發很多的矛盾,你不是想著到基層去工作嗎,會遇見更多這樣的事情,當然,位置不同,表現出來的底氣也不一樣,但是你要記住,該堅持原則的地方,絕對不要退讓,你在鄉鎮工作,縣裡的領導開口了,你怎麼辦,找市裡的領導主持公道嗎,你到縣裡工作了,市裡的領導開口了,你怎麼辦,難道你去找省里的領導來主持公道嗎,按照你這樣的思維,到了市裡工作,豈不是要找中央領導了。」

周天浩低著頭,沒有說話,他覺得,蔡裴琳說到的,是好辦法,沒有辦法的時候,就是要這樣找領導。

「特殊情況下,可以找,但更多的時候,需要依靠自身的智慧解決問題,否則,要你負責工作幹什麼,都是上面來做,多簡單,這方面,你還要多思考,不要辜負了宋主任和我對你的期望。」 小軍回到xg,下飛機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機場的公用電話,撥打了軍安局基地的電話,簡單明了的一句軍安局內部通用暗語,意思就是讓龍一三人其中一人來一趟xg。

一行人回到昊雨影視,迎接他們的是全體員工的祝賀,昊雨影視的一個作品,就能夠得到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和最佳劇情片攝影兩個獎項,不僅給張言這個導演樹立了信心,同時也給整個昊雨影視的工作團隊注入了公司發展前景空前美好的信念。

而李聯傑,無疑是超過張言這個最佳導演的存在,在xg,也有不少的民眾通過tvb的轉播,觀看了頒獎典禮,那段謀殺無數人眼球的表演,同時也征服了x一些對於李聯傑電影中展示的功夫抱有懷疑態度的觀眾。

一天之內,成千上萬的信件淹沒了昊雨辦公樓的門衛接待室,等到李聯傑回來,這幾包信件,擺在他的面前,而熟悉這個小老弟的工作人員們,則等著看他驚愕的神情。

可註定要讓他們失望了,李聯傑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只是叫人把這些信件都搬到一間休息室中。

「大明星,現在真的有明星的派頭了,面對這樣的情形,竟然一點情緒都沒有外露。」幫著李聯傑搬運信件的工作人員開著他的玩笑。

「我在天京的時候,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信件,是這裡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專門空出來一個房子裝這些信件和禮物。都裝不下。你說我現在還會吃驚嗎?」李聯傑撓了撓頭,略帶著靦腆的說道。

小軍走上前,對著眼前這些生在xg,長在xg的員工說道:「這都是小意思,知道華夏全國各地有多少地年輕人看過《少林寺》后,興起了學武地念頭嗎?知道現在嵩山少林寺山腳前的景象是怎樣的嗎?全國各地,不下幾千人不遠千里。跑到嵩山,想要學習哪裡的武術,那種景象才叫壯觀,這個嘛,小意思!」

以點影響面,這是在場多數人都想到的小軍說過的一句話^^一部影片。對於人的影響會有這麼大?這也是習慣了拿電影當作消遣地xg人,無法想象的事情。此時,他們多多少少有些理解小軍那句話中的一點意思。

電影是娛樂,是消遣。是職業,同時也是一種文化,一種可以用來傳遞給更多人的途徑,它不僅僅只能傳播暴力、笑料、娛樂,也可以是一種娛樂文化的啟迪,在影片中,帶給觀眾更多的正面遐想,也能通過電影中地人物或是一些事件。給予觀眾一些小小地正面啟迪。

問過薛雨龍和李澤明的秘書。二人自然又陪著那個索菲亞和吉普森在xg進行所謂的社交和休假。

坐在辦公室中,給幾女打電話。算是彙報己的行蹤,也跟幾女分別地黏糊了一會,連連保證自己會儘快的回去,才算過關。

臨下班前,龍一就到了xg,小軍把下午從腦海中整理出來的文字消息,交給了龍一。

「絕密文件,回去直接遞給首長!」小軍鄭重其事的囑咐道。^^

龍一點頭,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我馬上坐下一班飛機回去!」

看著龍一上飛機,小軍才迴轉身返回公司,雖然左一等人在小軍的心中對於他們的信任程度沒有問題,但這畢竟是公事,所以小軍沒有帶任何人,獨自開車來與龍一見面。

車子剛開到公司的樓下,就看到李澤明的車停在公司地門口,看到小軍地車子,車窗搖開,李澤明的臉露了出來,對著小軍揮了揮手,示意他上車。

「什麼事?」小軍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今天吉普森以索菲亞地名義,邀請一些名流,開了一個派對,何家也來人了,這不去看看?知道你回來了,阿龍特意讓我回來接你,怎麼樣?去嗎?」

小軍明白李澤明的意思,與何家的關係,因為察因的存在,可能會造成一些明面上的對抗,而這個索菲亞此來的目的多數也是針對自己。^^

呵呵,怎麼自己總是遇到聯合這種事情,小軍心中暗笑,遂點頭示意李澤明,可以開車了。

「去看看熱鬧!」小軍淡淡的說道。

純西方式的派對,而今天來參加的人也不再少數,高鼻樑藍眼睛的西方人則是這些人中的多數。

一走進這樣的場合,小軍就感覺了不適應,這種比較虛偽的派對中,人與人之間,那種偽紳士,那種偽熟悉,那種偽熱情,都讓小軍對於這樣的派對沒有一絲好感。

小軍的到來,使得場面頓時出現了一瞬間的寂靜,有心人早就注意到了這樣一個現象,自從索菲亞公主和吉普森伯爵到達x后,除了第一天的碰面之後,無論什麼樣的場合,都沒有再遇到,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的迴避,更多人認為是刻意的迴避,因為只要這個左少在xg,薛雨龍、李澤明、左昊軍,三人幾乎都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一些場合,都是齊到場,而這段時間,薛雨龍和李澤明一直陪著索菲亞出席各種宴會,左少卻一次沒有出現過,不能不讓人有些猜想。**

何妮蕊自從出了那件事情之後,就一直沒有離開過am,這次也是因為索菲亞的到來,央求父親,才得到這次出來的機會。

何鴻也知道大女兒徹底的得罪了察因,連帶著也得罪了左昊軍,在xg,急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夥伴,對於這個大女兒,何鴻也格外的疼愛,也默認了她這種四處奔走尋求助力的舉動。

看到小軍,何妮蕊有些尷尬,同時也有些懼意,不知該如何自處,完全沒有了當年的意氣風發,躲在家中的一段時間,心中一直忐忑不安,有對察因未來可能實施的報復的恐懼,也有對左昊軍那曾經血腥屠滅華海幫的暴虐的懼怕,最重要的,就是要同時面對這兩個人。

還有的就是妹妹最近的崛起,跟這個左昊軍是分不開的,那個被自己欺負和壓制了多年的妹妹,現在竟然爬到了自己的頭上,這更讓何妮蕊的自尊心受不了。

索菲亞的到來,何妮蕊看不太清她來這裡的原因,可並不代表父親看不清,當她聽到父親分析這其中的厲害關係后,心底再次升起了希望,如果真能與y國皇室公主索菲亞取得良好的關係,別說是左昊軍不需要在懼怕,就是察因,也不會因為那曾經過往的瑣事,來得罪一個強國的公主。

「左董事長能夠到來,真是讓這裡添光不少啊,自從當日匆匆一別,一直沒有機會與左董事長把酒言歡,今天我們可要好好的喝一杯!」 腹黑萌寶:孃親帶球跑 吉普森沒有了當日的高傲,面對小軍,也用略顯生硬的華夏語交談,看來他對華夏也有研究,還能說兩句成語。

在經過幾天的透徹了解后,吉普森才對小軍在xg的地位有了全面的了解,這個來自華夏權貴家族的代表,在這邊,不僅僅是昊雨服飾這個已經步入國際企業的大公司董事長,不僅僅是薛李兩家的座上賓,當年還曾經在x作出血洗華海的壯舉,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給人感覺文質彬彬的成功商人,還有著這樣的暴虐行徑。

而與此同時,從y國也傳來了這個左昊軍最新的資料,華夏最年輕的將軍,至於一些背景,都已經被這將軍二字掩蓋住,而這將軍的由來,也配備著一些資料,yn戰場上的輝煌戰功,都為這最年輕的將軍身上的含金量,不再有所懷疑。

一切的一切,都讓索菲亞和吉普森認識到,這個左昊軍,在華夏的地位和影響力,絕對不比索菲亞這個正牌公主要差,怪不得兩人出來時,有些人看二人的眼神那麼的怪異,原來這個左昊軍有著這樣的背景。

索菲亞和吉普森此時也意識到自己還是太年輕了,底蘊和人脈網也差了很多,本以為憑藉二人的身份,來到這裡,只當是一場鍍金的表演,誰知道局面是這個樣子。

收起輕視之心,再次面對小軍,吉普森也不敢再擺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態度也熱情了許多。

「伯爵先生的邀請,怎敢不從命!」小軍客套的與吉普森握了下手 時間慢慢流過,周天浩最終還是在政研室工作,職務沒有變化。之後,唐元坤沒有繼續找周天浩談話,不過,在機關會議上,唐元坤很嚴厲的批評了單位出現的一些議論,特別是說到了工作職責和分工的問題,說是有些人,不好好的工作,想到的就是議論這議論那,似乎自己才是真正的領導,什麼市委領導、辦公室的領導,在他們的眼裡,都不在話下,他才是最聰明的。唐元坤提出了嚴厲的警告,說是今後聽見這樣的議論了,會追查到底,不要以為隨便議論沒有事情,這是自由主義的表現,性質是很嚴重的。

在那次的會議上,馬貴鳳和曲達彬兩位副秘書長,也講話了,批評了這樣的現象,說這是典型的自由主義,作風散漫的表現,參與議論的幹部,要深思,今後不要繼續參與這類的議論了。

丁進林是很高興的,這是他最願意看見的情況,會議以後,丁進林在辦公室走路的時候,都是抬著頭的,似乎要那些議論的人看看,領導到底是支持誰的。他和周天浩的接觸,也更多了,無形之中,秘書科受到了極大的冷落。

幾個月時間過去了。

國慶節快要到了,這是舉國歡慶的日子,當然,周天浩最為關心的,還是國慶節放假的事情,當然,現在還沒有長假,不過,國慶節能夠休息三天,也是很不錯的。

不過,一件事情的出現。令周天浩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

他習慣看報紙,特別是黨報黨刊中間的文章,這些文章,反映了中央的思想。包括對時局的分析和判斷,特別是社論,實際上就是反映中央多諸多事情的看法的,說的不客氣一些,有些社論,就是中央領導的看法和意見。

國慶節之前,一般都會出現諸多的社論,或者是說形勢很好的。或者是說幹勁很足之類的評論,而且,對經濟形勢也會做出來一些評論的。

今年的經濟形勢,發展的勢頭很猛。但危機重重,特別是房地產的泡沫,幾乎達到了頂峰,炒作土地的事情,在發達地區。比比皆是,大量的土地被圈佔,不少的開發商,專門做土地生意。購買土地之後,坐等漲價。賺取中間的差價,房屋價格更是高的離譜了。這種情況是很不正常的,房地產業,發展速度驚人,已經超出了地方的需要,有著畸形發展的模式了,處於這樣的情況下,中央應該要果斷下決心,政府介入,開始整頓房地產市場了。

中央禁止房地產公司上市,開始控制銀行的資金進入房地產行業,這已經是非常有力的信號了,在周天浩的印象裡面,房地產泡沫破裂的時間,就要到來了,當然,徹底的破裂,還有一段的時間,實際情況,是已經走到了危險的邊沿,銀行成為了最大的房地產企業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經濟學界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聲音,新自由主義的思潮,在隱隱出現,什麼政府不能過多干預市場,讓市場來調節市場等觀點,也時常能夠看見。周天浩清楚,這樣的觀點,純粹是瞎扯淡,屬於極不負責任的說法,如果中央政府不出手干預,後面到來的亞洲金融危機,將使國家陷入到災難之中。

因為清楚歷史的走向,所以,周天浩不是很著急,隨便有些人怎麼叫,歷史的發展證明,中央政府是英明的,實現了經濟的軟著陸。

偏偏在這個時候,周天浩看見了一篇文章。

這篇文章,刊登在某個中央級別的黨刊上面,周天浩讀過足足三遍了,從字裡行間的熟悉程度,他發現了導師宋功倫的影子,偏偏這篇文章,是隱隱支持新自由主義的,縱論了當前經濟發展的勢頭,稱讚的同時,強調市場調節的重要作用。 巴山劍場 雖然說的比較隱晦,但熟悉經濟的學者和中央領導,是能夠看懂的。不過,這篇文章裡面,有著一個很不錯的觀點,那就是沒有否定政府的作用。

這類的文章,往往容易引發爭執,於是,接下來會有一系列的文章跟進,包括作者自身,也會繼續發表看法和文章,論證自身的想法。

周天浩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他跟隨宋功倫那麼長的時間,知道宋功倫的看法和想法,經濟學者,總是有些單純的,認死理,資本主義的經濟理論,確實有他先進的地方,但有些理論,確實不適合照搬照套的,不適合國內的情況。

宋功倫卓絕睿智,學識是不用說的,但人無完人,周天浩知道導師的缺點,或許不能說是缺點,就是對學術鑽研的執著,對基層的情況不是特別熟悉,學習研究西方經濟史的時間很長,這樣的不足,在大學裡面,無所謂,在中央工作,肯定是不行的。學術研究失敗了,可以從頭再來,失敗乃成功之母,但官場上,跌倒一次就完了,沒有重來的機會。

周天浩實在有些不明白,自己在演講中間,已經提到了這個問題,做出來了預測,為什麼宋功倫就是不注意呢,依舊堅持自身的觀點。周天浩知道,宋功倫是他最有力的依靠,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的閃失,否則,他自身的仕途,也將受到巨大的打擊。

這不是小事情,周天浩迅速做出決定,馬上到京城去,就是和導師面對面的爭論,也要說服導師,走到正確的經濟軌道上面來。他清楚,這次的行程不簡單,想要說服宋功倫,有著很大的困難,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9月30號下午,上班不久,周天浩給丁進林彙報了,說自己想著回家去看看,提前走了,丁進林笑著說早去早回,一路順風。周天浩隨提前給向琳打了招呼,即購買了車票,直接到省城,接著到飛機場,購買了翌日最早的航班。

到達京城機場的時候,周天浩看了看手機,還不到11點鐘。

一應的路徑,周天浩都很熟悉,來到宋功倫家裡的時候,才12點半種。

宋功倫在外面吃飯,沒有在家,向紅麗在家裡,看見了周天浩,大為吃驚,得知周天浩還沒有吃飯,她趕忙給周天浩做飯,周天浩也進入了廚房幫忙。

「天浩,這次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師娘,我確實有些急事,您知道導師什麼時候回來嗎?」

「這我不是很清楚,他現在的時間也說不準了,本來是放假的,單位組織去看了升旗儀式,可能就約到一塊,去外面吃飯了,你也是知道的,調整了單位之後,工作緊張了很多,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一切都是很準時的,唉。」

周天浩知道,這一切的變化,都是正常的,不過,他很快想到了,依照宋功倫的身份,一般是不會在外面吃飯的,難道是因為文章的事情,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宋功倫有這樣的習慣,每次到研討學術的時候,都喜歡和人爭論,很多的時候,在一起吃飯,爭論某個焦點問題,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

「師娘,這篇文章,您知道,是導師寫出來的嗎?」

快速吃飯的周天浩,拿出來了雜誌,遞給了向紅麗。

「你說這篇文章啊,是他寫出來的,修改了好幾次的,我都看見了,在書房修改的,我沒有打擾他的。」

「師娘,這次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這篇文章的,我不同意導師的有些觀點,所以,是專門來和導師爭論的。」

向紅麗看著周天浩,感覺到很是驚訝,為了一篇文章,專門跑到京城來,這是多大的事情啊,有這個必要嗎。向紅麗從來不關心政治,所以說,對經濟領域發生的一些爭論,以及出現的一些情況,都不過問。

「天浩,有這個必要嗎,為了一篇文章。」

「師娘,您聽我說,這篇文章的有些觀點,按照我的看法,和中央的要求,不是很一致,純粹的學術研究,寫出來這樣的文章,沒有什麼問題,但導師的身份不同了,不應該寫出來這樣的文章,我看過了,估計這篇文章,會引發一定的爭論,所以說,我一定要將自身的看法告訴導師的。」

向紅麗也是知道事情的,她看了看周天浩,神色變得嚴肅了。

「天浩,你是說,這篇文章,有可能會出現什麼問題,是嗎?」

「師娘,還沒有這麼嚴重,導師完全可以繼續寫文章,對其中的意思加以解釋,特別是強調政府在宏觀調控中間的作用的,或者什麼都不說了。」

周天浩的解釋很認真,他知道,向紅麗能夠對宋功倫產生影響,而且是很大的影響,在爭論開始之前,得到了向紅麗的支持,自己就有了一定的把握,否則,和宋功倫的爭論,可能沒有那麼容易的。

目前的情況下,周天浩想不到好的辦法,他在春山市工作,說是著眼全局,顯然是不可能的,出現這樣的問題,他只能是採取最笨的辦法了,那就是和宋功倫爭辯。

向紅麗不再說話,她有些明白了,事情肯定是有些緊急的,周天浩一定是擔心宋功倫出現什麼錯誤,所以專門到京城來了。

向紅麗轉身到客廳去了,她要給宋功倫打電話,要宋功倫馬上回家 早就決定了對立的位置,還要如此虛偽的客套,這讓小軍心裡有些抗拒。

這兩個小白痴,被人家當了槍還不自知,這邊的事情,是你們這兩個沒有實際職位的皇室子弟可以做到的嗎?

小軍看著索菲亞和吉普森那張還帶著些許稚嫩,卻還表現出一副老成模樣的臉孔,心中暗自為他們兩個惋惜,y國的政治鬥爭,看來也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竟然連xg這個小地方也成了他們角力的地方。

薛雨龍引領著帶著甜甜笑容的索菲亞走到小軍的身邊。

「左董事長,您好!」索菲亞公主沒有如以往一樣的高高在上,而是主動的跟小軍來了一個親近的貼面禮。

這也讓派對中的y國官員吃了一驚,索菲亞是誰,是女王陛下的小女兒,做出如此超出普通社交禮節的舉動,顯得有些親密的態度,如何能讓他們不吃驚。

都說秀色可餐,可這個索菲亞,不愧是y國皇室中最美麗的一朵花,不僅是外表無可挑剔,到了近處,那如雪般白皙滑嫩的肌膚,一點也不像西方人那粗糙的皮膚,身上淡淡的清香,也不是用香水點綴出來的味道,更像是自身的體香。

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似天真無邪,可小軍知道,這個看似天使的魔鬼,剛剛兩人分開時,那雙大眼睛明顯拋了一個媚眼給自己,清純在外。妖媚在內,尤物啊尤物。

離她遠一些,只是小軍告誡自己的話,這個女人,比薛雨煙那種沒有什麼心計地天生媚態,索菲亞,則更像是利用天生那副天真爛漫的外表,來掩飾那身體內的後天練成的妖媚。$

「左董事長,聽說你車技高超,什麼時候能讓小妹感受一下呢?」相比較吉普森。索菲亞對於華夏語的掌握和運用,都要強上很多。而這句話。看似是索菲亞天真無邪的孩子舉動,其中的意味就深長了。

重生之寵愛 哼,小丫頭,雖然對於權謀的運用,你已經算是不錯了,可任何的東西,都是需要實踐來作為依據,變通作為戰術。而你,看來憑藉出眾的外表,無往不利,就真地以為自己可以了嗎?幼稚。

小軍的心中雖然對於索菲亞在自己眼中顯得有些卑劣地演技很是不屑,但不可否認,這種在旁人眼中不露一絲痕迹地偽裝表演,還是有著很大的殺傷力的。

「公主如果喜歡,小軍隨時奉陪!」小軍如剛才應對吉普森一般,客套的回了一句。這種話,也就是在眾人的面前表現出二人關係還算不錯的一種虛偽。

誰知道索菲亞竟然一反常態,好像一點沒有拿小軍的話當作客套話一般,連連點頭:「那就今天晚上吧,都說xg的黑夜,是飆車一族地天堂,還請左董事長帶小妹見識見識嘍!」

薛雨龍皺了下眉頭,從旁開口解勸:「公主身嬌肉貴。還是不要參與這樣危險性極高的活動吧?尤其單獨出去。安全也無法保證,還是算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