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少人見到槍身上奇怪的獸時,都眉頭凝重了起來。

「饕餮。」有人驚呼

饕餮,神龍的第五個兒子,被世人稱作凶神。

因為饕餮本該屬於神獸級別,就像是小不點那樣的,但是因為在久遠的歲月中墮落了,嗜殺成性,成了遠古相傳的大凶獸。

既是神獸又是凶獸,所以最後被世人傳作凶神。

傳聞,一般能夠雕刻上饕餮的兵器都是大殺器,威力堪稱驚世。

因為一般兵器只要以雕刻上饕餮會自主的崩裂,根本承受不了饕餮的凶氣,而能夠使用這樣武器的人,也非常人,至少渾身的凶氣必須強過饕餮,不然會慢慢的被饕餮的氣息吞噬掉,死於非命。

而這把槍就叫做饕餮,趙驥能夠使用,是因為他本身就勇猛無敵,常年征戰沙場,煞氣十足,再用饕餮配合著那一身的凶氣,實力更加強橫。

蕭元望著那把長槍饕餮,眼中精光一閃,憑藉強大的感知,他已經感覺到這把槍的不凡。

並且他還隱約的察覺到,那些凶神圖案之下,宛若隱藏著一股龐大的力量,只是像被封印起來了一般。

就好似龍蘇煙體內也封印了一股力量,非常強大與恐怖,也好似霂寒,那冰色大刀內宛若藏著什麼絕世力量。

看來他趙驥年紀輕輕都當上了大將軍,當真有些不簡單。

而在青光爆發的這一刻,炎汐的柳眉也微蹙起來,因為她察覺到了趙驥和往常有些不一樣,具體哪裡不一樣卻一時說不上來,不過她敢肯定,是因為那長槍上那些凶神的緣故。

「放心吧,你的蕭哥哥雖然還未進入武神,但卻能夠抵擋住武神的進攻,想要擊敗趙驥,應該不難!」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腦中,只見一個雞蛋大小的金色小蛋,跳進了她的懷裡。

正是死纏爛打要跟著一起來玩耍的小不點,此刻她縮小到了雞蛋大小,就這麼在炎汐手裡不停的跳動!

「可是…!」炎汐啞然。

「沒什麼可是,相信本姑奶奶,那小子不會有事的!」小不點的聲音雖然還是有些稚嫩,但話語間卻顯得極為的老氣橫秋。

對此,炎汐只能點了點頭,選擇相信小不點的話,隨後目光望向了大殿之外。

小不點雖然出現在炎汐手中,但卻並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為小不點隱藏著自己的氣息,還有就是,所有人此刻的注意力都放在蕭元和趙驥身上。 ?青光瀰漫,凶氣盤旋,宛若一張絕世凶口隨時會吞噬而下。

見趙驥運轉著絕強靈力,認真了起來,蕭元也認真了,只見他緩緩的從袖袍的空間布袋中抽出了青虹劍,道:「如若趙將軍真能殺我,儘管放馬過來便是!」

「哼,你以為我怕你不成?真是在這裡打勢必會將我的府邸化為灰燼,我們到城外打吧!」趙驥神色冰冷,知道在這裡打鬥的話,不僅會將他的府邸毀於一旦,也會傷及無辜的!

若是傷到了哪一位皇親國戚,或者公主皇子的,那可真不好在聖上那裡交代。

「好…!」蕭元點頭,身形陡然一掠,率先朝城外飛掠去。

趙驥也大腳一跺,跟了上去。

而對於兩個猶如神話般的人物比武,這些人自然想觀看的,但是想要靠近,但卻被太子攔在了千丈之外!就這麼遠遠的看著猶如螞蟻一般的兩人。

因為在此的不是朝中大臣就是皇親國戚,若是被兩人戰鬥的餘波波及,那可不好,到時炎九陽肯定會治太子一個管理不善之罪!

城外的兩座山峰上,蕭元和趙驥相對站立,就這麼冷冷的注視著對方。

蕭元手握青虹劍,靈力涌動,自靈竹域修鍊以來,他使用青虹愈發的得心應手,想來應該是因為自己師尊唐正宗教導的緣故。

還有就是,蕭元也發現,自己的青虹劍內也有著一股絕強的氣息,如若猜測得不錯,應該是他師尊唐正宗封印在青虹劍裡面的。

所以,自靈竹域回來,蕭元幾乎就沒有使用青虹劍!一直都在仔細觀察著那股力量。

「哼,蕭元,終於讓我有了這次機會,你死定了!」趙驥手握饕餮,面色冷靜得可怕,哪裡還有一點之前暴怒的模樣!

原來,這不過是他設下的局,見蕭元將炎汐帶走了,假裝無比憤怒,好讓蕭元以為自己失去了理智,然後才好答應應戰!

「呵呵,原來你是裝的,看來你並非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而對於趙驥如此冷靜,蕭元一點也不驚訝,因為不管是裝的也好,真的也罷,有真正的實力才是一切!

「哼,本將軍不過是將計就計罷了,你真以為你那點小把戲就能將本將軍激怒?」看著一臉淡定的蕭元,趙驥繼續冷笑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趙將軍,你始終還是太過急躁了!你就那麼相信自己能夠打敗我?」蕭元同樣冷笑了起來。

「試試不就知道了么?在這之前我要你搞清楚,最後哪怕是你認輸,我也會毫不留情的殺了你!」趙驥緩緩舉起了手中的饕餮,那股絕世凶氣再次散發了出來,隱約間,能夠見到他身後有著一尊千丈龐大的凶獸凝聚。

凶獸的巨嘴深處,有著滔天的魔威散發。

感受到這股龐大的凶氣,蕭元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當下湧入青虹劍的靈力更甚。

「吞天黑龍槍!」趙驥猛然大喝,頓時虛空上響徹起一道龍吟之聲,他手中饕餮震動,一道漆黑的猶如龍一般的影子陡然射出,化為了巨大的槍影,飛撲向蕭元。

雖然是一道槍影,但是蕭元卻覺得有著一個地獄深處的惡魔跑了出來,正張牙舞爪的殺向自己。

這把長槍不愧叫做饕餮,也不愧能夠承受住饕餮的凶氣,一擊之下居然有著如此威力。哪怕是蕭元在這一槍之下都驚駭無比。

不過蕭元的驚駭是一閃而過的,片刻就恢復了鎮定,甚至連避讓的意思都沒有。

他舉起了青虹劍,輕輕的斬落而下,頓時就有著一道百丈龐大的劍氣斬了出去,瞬間就破開了虛空,斬在了巨大的黑龍之上。

「砰砰….!」只見劍氣斬進了黑龍的身軀內,一連發出無數的爆炸聲,頃刻間,巨大的黑龍就被劍氣切割成了碎片。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驥身形化作了殘影,來到了蕭元身後。

槍尖上已經凝聚了恐怖的靈力,毫不猶豫的就刺出了。

對此,蕭元頭皮炸立,驚駭無比,他實在沒想到,趙驥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連自己的神眼都有些看不清蹤跡,只能看到一片殘影。

當下本能的就將青虹擋在了身後,而當青虹擋在身後的剎那間,趙驥的身影又來到了他的頭頂之上。

這一刻,蕭元才明白,為何趙驥如此有信心,敢說將自己斬殺的話,那手中的長槍不但威力驚人,能夠抵擋自己的劍氣!並且他的速度也是這般快!讓自己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對於頭頂上的一槍,蕭元不敢遲疑,接連退了數步,但是仍舊被槍影刺傷了肩膀,頓時就見到血花四濺。

不得不說,這趙驥的實力當真恐怖,若是說蕭元能夠和武神周旋一二的,那趙驥至少能夠接下一些較弱的武神的攻擊。

而就在蕭元被刺殺的瞬間,趙驥的身形又已經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那槍尖也幾乎抵在了蕭元的心臟處。

「哼,當真以為靠著這兩手就能自以為是了?笑話!」接連被壓著打,蕭元很不爽,不過他不得不承受趙驥的實力!的確夠強。

當下他大手一揮,運轉起百萬斤的力量,在加上那恐怖的靈力,直接朝饕餮劈斬了出去:「太上虛空劍!」

「轟!」巨大的聲響響徹虛空,饕餮和青虹碰撞在了一起,陡然發出猛烈的爆炸,蕭元略勝一籌,直接將趙驥的身形震飛了出去。

趁機,蕭元運轉全部的念力,然後祭出攝魂槍,飛射向趙驥。

這個時候的趙驥還在倒飛之中,根本來不急躲避攝魂槍的攻擊。

「哼,九龍鼎!」趙驥冷哼了一聲,體內居然有著另外一種氣息散發,與念力極為相似….而這股氣息出現的瞬間,一道漆黑無比的銅鼎陡然出現。

銅鼎之上,雕刻著九條栩栩如生的神龍,還有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那些龍嘴裡喊著龍珠,做仰天咆哮狀。

而那另外一種氣息不是念力,蕭元感覺到,那應該是靈魂者獨有的氣息,就如同樓簾鳳和龍蘇煙。

難不成這趙驥也是一個靈魂者?但這是明顯不可能的事情啊。

「鐺!」攝魂槍撞擊在銅鼎之上,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音波震得虛空扭曲,大地搖晃。 ?「噗哧」攝魂槍與漆黑詭異的九龍鼎相撞,蕭元和趙驥皆是噴出了大口鮮血。

顯然,撞擊之下,兩人都受到了創傷。

當下,蕭元的眼中充滿了驚駭之色,他雖然不相信趙驥能夠同時有著武道和靈魂者的氣息,但那的確就是靈魂者的氣息,讓他不得不相信。

而且這道靈魂的氣息,至少也在六級甚至更高!

這怎麼可能啊?讓人根本不敢相信,但是蕭元一想到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自己有了奇遇,才能夠修鍊多種職業,而說不定

這趙驥也有著一定的奇遇呢?

不僅是蕭元驚訝,在那遠處觀戰的所有人也無比的驚訝。

甚至就算是太子也深深皺起了眉頭,他自認為趙驥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但卻從不知道,趙驥還是一個靈魂者!

林烈同樣是眉頭緊皺,那眼中精光閃爍,像是要將趙驥看穿一般。

還有炎汐,她幾乎可以說是和趙驥一同長大的,但一直都只知道趙驥是一個武道修鍊者!

但是眼下,居然也有著靈魂者的氣息,完全違背了常理,怪不得敢說要和蕭元決鬥的話。

這一刻,趙驥顯得更加引人注目,所有人都認為,這個趙驥藏得太深了….說不定這場比斗他真的會擊敗蕭元。

這道強大的靈魂氣息,極有可能就是趙驥的底牌啊。

「哼,能擋下九龍鼎,你足以自傲了!接招!」倒飛的途中,趙驥面色陡然一冷,大手震動,只見九龍鼎陡然發出驚天的龍吟,震得虛空一陣搖晃。

而在這龍吟聲下,蕭元只覺得自身的靈魂在顫抖,在搖晃,仿若要脫離出身體一般。

當下他毫不猶豫的運轉歸元神術,將躁動不安的靈魂鎮壓了下….不過體內的氣息和念力依然都受到了不小的震蕩。

但是那九龍鼎依舊不停的發出驚天龍吟,剛剛鎮壓而下的靈魂又開始不安起來!

就在蕭元凝重之際,那手腕上的黑色印記閃出了一抹黑光,將這些龍吟之聲當作靈力一般完全吞噬了去。

直至龍吟完全的結束,那黑光才散了去。

對於這樣的一幕,蕭元自己非常驚訝,沒想到這平時一直溝通都不回應的印記,居然自己動了。

不過蕭元也知道,眼下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所以待黑光將龍吟全部吸收后,他便冷眼盯著趙驥。

「趙將軍真是好手段,不過如若只有著這兩手的話,可不夠看!」看到一臉冷意,依然在運轉著靈魂力的趙驥,蕭元直接冷笑道。

其實,此刻蕭元的心中凝重無比,因為眼前的這尊九龍鼎實在有些邪門,居然差點就讓他的靈魂離體了,哪怕運轉歸元神術都有些壓制不住。

最後還是手腕上的黑色印記發出黑光,破解了這個危機,不然靈魂離體,被打散的話,那就真正的隕落了。

這一刻,蕭元真正感受到了靈魂者的可怕。

其實,趙驥的心中更加震驚,這尊九龍鼎,他可是在龍之谷內機緣巧合下得到的!曾用來擊殺過武神!

所以趙驥才敢這般有信心的說能夠殺掉蕭元,但是現在看來,九龍鼎好似並沒有什麼作用。

而龍之谷,傳聞是埋葬龍的地方,裡面有著黑漆漆的氣體遮掩著一切,乃是龍死後化作的怨氣,而這九龍鼎日日夜夜被龐大的怨氣卒煉著,堪稱威力驚人。

因為每條龍生前都是靈魂至強者,也對修鍊靈魂一途的人有著極大的剋制,所以,那九龍鼎發出的聲音都能震得靈魂搖顫。

剛才若不是蕭元承受的這道音波,換做任意一人,恐怕都已經隕落了。

即使遙隔千丈之外,那些觀戰的人,他們依然在那龍吟之下,感覺到了心悸。

………………..

趙驥凝重之下也注意到了先前蕭元手腕上散發的那抹黑光….

那種氣息,他分辨不出來是何種力量,是傀儡?是武道?是靈魂?這世間可從未有過這樣的氣息。

當下趙驥沒有繼續使用龍吟音波攻擊,而是大手一轉,掌控的九龍鼎翻轉,直接朝蕭元蓋去。

而九龍鼎翻轉而下的瞬間,就陡然暴漲成了數丈龐大的銅鼎。

見狀,蕭元面色冷冽,繼續祭出攝魂槍,將其化做百丈龐大,而又直接以念力化作一隻大手,握著龐大的攝魂槍朝趙驥砸去。

而他自己,卻是提著青虹劍,朝九龍鼎掠去。

面對八級魂器的攝魂槍,趙驥的面色居然沒有任何變化,直接拿出了一塊類似骨頭一般的東西,朝攝魂槍扔了出去。

這是一塊龍骨,也是他在龍之谷得到的,上面還有著龍紋。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只見攝魂槍在碰到龍骨時,上面所散發的攝魂力陡然全部消失,而攝魂槍也像是失去了主人一般,就這麼搖搖欲墜,朝地上掉落而下。

如此一幕,讓蕭元面色大變,他急忙運轉念力想要收回攝魂槍,卻發現完全和攝魂槍失去了聯繫。

而就在蕭元變色的瞬間,那九龍鼎也將蕭元完全的籠罩住,直接將其死死的壓迫在了地面上。

當下,蕭元斬出無數的劍氣,但是都不能撼動這九龍鼎,最多就是在上面留下一道淺淺的印記,幾個呼吸又消失不見。

穿越紅樓之庶長子 而在鼎內的蕭元,四周變得漆黑無比,宛若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黑暗。

鼎外,太子一眾人等見蕭元被黑鼎罩住,臉上都浮上一層驚訝,但是更多的是喜悅,希望趙驥能夠趁機將蕭元斬殺掉。

至於炎汐秦遙,卻略為凝重和擔憂。

特別是炎汐,緊繃到了極點。

「哈哈…,蕭元,這可是經過龍之谷內的怨氣數萬年卒煉的九龍吞日鼎,就算你是武神也修鍊從裡面出來!」趙驥冷笑不已,手上湧出一抹靈魂之氣到鼎上:「今日,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頃刻間,蕭元只感覺到鼎內瀰漫出一股強大至極的攝魂力,這是那九條龍散發出來的剋制靈魂的氣息。

氣息虛無飄渺,在這猶如黑暗深淵的鼎內,即使蕭元以神眼都捕捉不到。

而蕭元也感受到,他猶如深處地獄之中,靈魂飽受煎熬,開始不安躁動起來。

「再送你一程,饕餮吞鼎!」只見祭出九條龍的攝魂力后,趙驥面色一寒,在饕餮之上凝聚著恐怖靈力,猛然敲擊在了銅鼎上。 ?饕餮化做千丈龐大的槍身,狠狠的敲擊在了九龍鼎上。

竹馬青梅 「哐鐺….!」

頓時,驚世的巨響席捲大地,將大地之上的飛禽走獸都嚇得魂不附體,紛紛逃離。

而九龍鼎內,陡然響起了顫抖的響聲,這響聲不似震耳欲聾一般,但卻卻是連綿不斷,猶如顫抖的音符,將蕭元本來就躁動不安的靈魂震得差點離體。

那巨大的撞擊聲,猶如水波一般,一圈圈的不斷在鼎內重複擴散,讓蕭元的靈魂越來越難受。

這一刻,蕭元很希望他的靈魂並不是他的,因為這鼎內的煎熬實在太難受了。

當下,蕭元不敢怠慢,不留餘力的運轉歸元神術,鎮壓著躁動不安的靈魂,手中的青虹劍也瘋狂的揮斬出強猛的劍氣。

但是,哪怕他竭盡全力的運轉靈力所施展出的劍氣也根本無法破開這九龍鼎。

反而那些劍氣被鼎壁反彈而回,又化作靈力,不停的增強著那鼎內的音波,也就是攝魂力。

這讓蕭元的身軀上立刻顯現出另一個透明的身影,顯得極為驚慌失措,想要逃離蕭元的身軀。

顯然,蕭元的靈魂快要承受不住這鼎內的攝魂力了。

感受到靈魂深處傳來的驚恐,蕭元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這九龍鼎到底是什麼等級的存在啊?竟有著這樣恐怖的威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