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事實上,法國當局也沒有理由跟共和國作對。

別的不說,在聖誕島與拉羅湯加島落入共和**隊手裡之後,就演算法國控制著共和**隊進軍南美洲的必經之地,共和國也沒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向法國做出太大的讓步。甚至可以直接出兵控制法幕波利尼西亞。從大局考慮,在共和國肯定會贏得太平洋戰爭的大前提下,法國更加沒有理由以共和國盟國的身份來反對共和國在太平洋上的作戰行動,並且由此對法國的根本利益造成致命危害。

勁年5月底,法國當局同意協助共和國在東南太平洋上的作戰行動。

當然,法國當局做的不僅僅是開放法屬波利尼西亞的軍事基地。畢竟在這座位於世界角落的群島上也沒有幾處像樣的軍事基地。當時,法國政府做了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那就是出面遊說英國政府,要求英國當局向皮特凱恩群島的駐軍下達投降命令,以此挽救上千名英**人的生命。為了說服高傲的英國人,法國當局在共和國這裡獲得了保證,即英**隊投降的話。將切實保護英軍戰俘的基本權利。當然,法國當局在與英國政府接觸的時候也做出了保證。即法國將向共和國提出看管英國戰俘的要求,並且在戰爭期間切實保證所有英軍被俘官兵的人生



問題是,當時被俘的、或者說註定被俘的不僅僅是皮特凱恩群島上的那如多名英軍。

根據共和國當局公布的戰報,到2o引年5月底,在戰場上被俘的英軍過島萬,至少有們萬在共和國的戰俘營內。也就是說,英國政府要求的不僅僅是犧多名英軍被俘官兵的人生權利,還有其他幾十萬被俘官兵的基本權利。

可以說,這也是法國與共和國在戰爭問題上的最大分歧。

到勁年5月底,也就是法國做出讓步的時候,共和國當局只同意按計共、分步驟的將包括英國在內的西約集團歐州成員國的被俘官兵移交給法國、德國等歐洲大6國家。而且要求法國擔保在戰爭期間不會遣返俘虜,並且在戰爭結束之後。按照共和國的要求分批遣返戰俘。

正是如此,英國當局才會在鑰份讓皮特凱恩群島的守軍在必要時可以停止抵抗。

受此影響,勁年6月丑日,共和國6戰隊第三集團軍的先頭部隊在沒有任何威脅的情況下登上了皮特凱恩島。在,曲多名英軍官兵中,只有守軍最高指揮官布魯斯上校在下達投降命令之後吞槍自殺,其餘官兵均在未做任何抵抗的情況下做了戰俘。

可以說,這是太平洋戰場上少有的一幕。

當然,對雙方官兵來說,這絕對是最好的休戰方式。

到這個時候,共和國離控制整個太平洋就差最後一步了。

問題是,6戰隊在到達皮特凱恩群島,並且控制了附近的幾座主要島嶼之後,比如東面的迪西島與東北的亨德森島之後,沒有急著進軍復活節島。原因很簡單,在佔領皮特凱恩群島之後,共和國6戰隊的後勤補給線已經長達烈四千米,即便從斐濟群島出,也接見凶。千米。繼續進軍的最大問題不是進攻兵力夠不夠、也不是火力支援艦隊是否強大。而是有沒有辦法保護這條漫長的後勤補給線。

更重要的是,這條後勤補給線並不安全。

勁年初,受美國的戰爭生產潛力全面爆影響。在太平洋戰場上活動的美軍攻擊潛艇比初增加了將知倍,總量過勸艘。 極品神印少主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排水量在勸燉以下的小型攻擊潛艇,而且大都執行破交任務。更要命的是。因為戰場分散,共和國海軍的護航力量相對減弱,所以美軍攻擊潛艇的戰損率反而有所降低,加上強大的生產力量,到幼,年中期,美軍在太平洋上的攻擊潛艇數量比年初增加了,達到,四艘。雖然在這些潛艇中。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絕大部分是不具備反潛能力。只能攻擊水面艦船,特別是那些沒有自衛能力的商船的小型攻擊潛艇,即作戰能力低下的潛艇,但是巨大的數量彌補了質量上的差距,使得共和國在太平洋上的數條戰略保障線得脆弱不堪。

毫無疑問,南太平洋上的這條

受此影響,2傷年6月底,共和國海軍開始加強反潛作戰投入,將原先派去掩護兩棲艦隊、火力支援艦隊與運輸船隊的反潛戰艦派去執行「圍獵任務」使得6戰隊無法獲的足夠的反潛保障,也就無法繼續進攻。

當然,6戰隊也參加了反潛作戰,比如在控制的島嶼上修建反潛巡邏機基地。

總而言之,到勁年下半年的時候,共和國在太平洋戰場上的重點,由戰略進攻轉變成了「戰略反潛」而其中典型戰術就是「圍獵」這種專門用來對付美軍小型攻擊潛艇的戰術並不複雜,即由專門的運輸船隊充當誘餌,讓高反潛戰艦與度更快的反潛巡邏機協同行動,圍剿上當的美軍攻擊潛艇。

可以說,這是在反潛力量不足的情況下,不得不採取的作戰行動。

按照海軍的戰略規,到短年初。隨著更多的反潛戰艦服役,就不再需要用這種重點圍剿的方式來對付美軍潛艇了。

問題是,在勁年下半年,仍然的把反潛放在要位置上。

要想對付出o艘潛艇,光在面積接近引乙平方千米的太平洋上部署反潛力量,以及起反潛作戰行動,肯定沒有多大意義。從根本上講,對付美軍潛艇的最佳辦法,就是堵住美軍潛艇進入太平洋的大門。從戰略上講,這就要求共和**隊做好兩件事情,一是摧毀美國西海岸地區的主要港口與造船基地,二是佔領巴拿馬運河。雖然美軍潛艇可以繞道麥哲倫海峽與合恩角,但是這條航線過於漫長,而且沿途需要經過由共和國海軍與阿根廷海軍控制的馬爾維納斯群島海域,所以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受此影響,在勁年下半年,即共和國天軍的戰略轟炸機部隊結束了在西南太平洋上的戰略轟炸(準確的說,是結束了大規模戰略轟炸)之後,海軍將2座海上基地群、以及正在組建的第三座海上基地群派往中途島海域,讓戰略轟炸機部隊以此為基地,對美國西部地區進行戰略

炸。

轟炸行動第一階段的主要任務就是摧毀美國西海岸地區的港口與造船基地。

必須承認,轟炸美國本土,要比轟炸美國的盟國困難得多。

前面提到過,在轟炸澳大利亞與紐西蘭的時候,共和國天軍的戰略轟炸機主要使用射程在勸千米左右的戰術彈藥,並沒有大規模使用重型巡航導彈。受此影響,天軍也沒有大規模儲備重型巡航導彈。在轟炸美國本土的時候,天軍立即現,使用戰術彈藥的話,轟炸機的損失率將高得無法承受。比如在前5次轟炸中,總共出動近刃力架次,就損失了心架轟炸機,損失率過甥,而正常情況下,轟炸機的損失率應該不到院。過毖就意味著轟炸失去戰略價值。

解決辦法並不複雜,只是需要時間。

當時,天軍緊急訂購了一大批重型巡航導彈,只是沒有哪家軍火廠能夠立即調整生產計劃」完成天軍的緊急訂單。受此影響,直到幼年口月底,針對美國西海岸地區造船工業的轟炸行動都不是很密集,而且轟炸機的損失率高得嚇人。根據美軍戰報,在這階多月的時間內,總共擊落了變凹多架共和國的轟炸機(共和國天軍公布的戰損數字要比這個數據少得多,只有沏多架)。

直到勁!年舊月份,隨著大批重型巡航導彈交付給天軍,局面才出現改觀。

當然,到這個時候,海軍已經向中途島海域部署了第四座海上基地群。

也就是說,只要天軍願意,而且有足夠多的轟炸機,一次能夠出動勾刀架轟炸機,同時攻擊的處地區。對美軍來說,要攔截這麼多的轟炸機。至少需要的刀架戰鬥機,而且的將這些戰鬥機部署在戰場上。

顯然,美國還沒有這麼強大的實力。或者說在美國西部地區部署缸刀架戰鬥機是非常不現實的事情。

同樣的道理,在4座海上基地群部署凹刀架戰略轟炸機,也是不太現實的事情。

受此種種因素影響,針對美國西海岸地區的戰略轟炸進行得並不順利。至少在2傷年年底之前,轟炸收到的效果很不明顯。

當然,轟炸是天軍的事情,與海軍的關係不是很大。

對共和國海軍來說,當時間走向力引年底的時候,最關鍵的任務已經不是如何奪取瓦胡島,而是什麼時候才能攻佔至關重要的中美州地區,佔領巴拿馬運河。受此影響。在天軍轟炸美軍西海岸地區的時候。海軍則在為如何進軍愁。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除了以登6中美洲、控制巴拿馬運河為主要戰略目的之外,海軍內部肯定在其他進軍問題上存在分歧,比如有沒有必要北上攻佔阿留申群島與阿拉斯加,並且由阿拉斯加進攻加拿大,以及有沒有必要提前進軍南美洲,還是像之前計劃的那樣,以阿根廷為基地。從南大西洋北上,盡量避免在遠離本土的南美州大6上樹敵,更加的避免在這塊廣袤的大6上與美軍屢戰。

總而言之,海軍必須為進軍美國本土製訂一份詳細的,而且明確的戰爭計刮。

正是如此,在全世界都認為共和**隊會垮過太平洋,攻打美洲大6的時候,共和國6戰隊卻在幼年底結束了進攻行動。因為大的戰略方向還沒有完全明確,所以共和**隊在其他戰線上的進攻行動也停了下來。一時之間,戰場上平靜了下來。 重生包子買一送一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這種平靜,是在為最後一輪戰略決戰做準備! 隋德華面露驚愕,蹭的就從座位上站起來,從來都是遇事冷靜的他,此刻眼珠瞪圓,臉上布滿難以置信的神情。

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怎麼就給發生,這是誰做得主?是誰下的命令?難道說你們不知道,在公交這塊我要是不點頭的話,你們就沒有誰能做主嗎?你們這樣做是想要挑釁我這個一把手的權威嗎?

果然有后招。

吳慶亮搖搖頭,只要蘇沐想做的事情就沒有說做不成的。而這事不要說是你隋德華在阻擾,即便是我都別想影響到。

要知道這事是在市委常委會上通過的,隋德華你到底有什麼能耐能對著來?最簡單的處理方式就是,你隋德華既然沒有能力做成這事,就老老實實的讓一邊去,市裡面自然會換更加合適的人選上來頂替你。

地球離開誰都會轉動。

我就納悶了,一向是保持中立低調的你,怎麼就能做出這種糊塗事?我知道你是想要保留你的那些既定利益,但要清楚一點,那就是既定利益的保護也是有限度和有原則的,你不能這樣盲目的去保護不是。

當著蘇沐的面玩弄那些小心眼,人家沒有揭穿,你就在這裡沾沾自喜,殊不知道你的心思蘇沐早就看在眼底。

說到玩弄政治權謀術,你隋德華差蘇沐不是一兩個檔次。

吳慶亮搖搖頭,嘆了口氣起身向外面走去。

「吳書記…」隋德華急忙喊道。

「德華啊,沒有什麼可說的,這事是你惹出來的你就自己想辦法擺平吧。要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的嵐烽市不要說你,就連是我都要低調做人做事,你一向的謹慎都到哪裡去了?不要為了那些所謂的利益而丟掉你的身家前程。」吳慶亮挑眉道。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走出茶館。

隋德華滿臉蒼白。

難道說自己這次真的是做錯了?

不應該啊,以前都沒事,怎麼這次會變成這樣?要是說這次真的做錯,以前為什麼就都能安然無恙?這裡面是肯定有說法的,莫非是蘇沐要故意針對我嗎?還有到底是誰讓那些公交車上路的?這個不通過我就想要做成這事,整個集團中都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難不成是?

想到那個人名。隋德華就滿臉憤怒,最好不要是你,不然我和你賈衡水勢不兩立。

整個集團中只有賈衡水這個黨委書記敢和自己叫板,要是說誰最有可能下達這個命令的話,肯定就是他。

就在隋德華心中對賈衡水痛罵的時候,他的手機再次響起,只是這次那邊響起來的是一道他都不敢大聲喘息的聲音。

「隋德華,你現在就給我滾過來。」楊春怒喝道。

「是。」隋德華趕緊道。

這事怎麼還驚動楊春了?楊春是誰?楊春就是嵐烽市國資委主任,是他的頂頭上司。

之前還有些僥倖心理的隋德華。此刻是瞬間就陷入到最為崩潰的狀態中。他忽然間意識到一個最致命的問題,自己得罪的是蘇沐,蘇沐不是以前那些人,那些人能被他的遊刃有餘所忽視掉,但蘇沐卻是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主兒,自己敢那樣忽悠他,欺騙他,後果必然會很嚴重。

這一刻。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隋德華真的後悔了。

但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他起身趕緊向外面走去。不管如何說,先將眼前的這關應付過去才是。不要說楊春那邊自己都擺不平,那樣的話才是真的災難降臨。

安排新能源電動車運營的人就是賈衡水。

這個在公交集團公司身為黨委書記的人物,在接到蘇沐電話后就第一時間趕過去,從蘇沐嘴裡知道是什麼事後,他是有些驚愕的。

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隋德華這個傢伙敢如此大膽。連蘇沐都欺騙。不過在驚愕過後,賈衡水就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機會。自己想要將影響力在公交集團提升的話,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隋德華,多謝你給我提供這麼個踩你的機會。

「市長,這事沒有隋德華說的那麼複雜。其實很簡單。只要讓原本應該值班開車的司機轉移到這些公交車上,然後在前面懸挂上一個車次牌子就行。那些司機都知道路線,都知道站點,運營起來是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的。當然惟一的問題,就是不知道那些新能源車上有沒有安裝收費裝置?」賈衡水果斷接下這差事。

「這點你不用擔心,這十輛新能源車開動的目的就是為了能讓市民們認識到這種車,所以說今天下午是不會收費的,至於說到以後會怎麼做,就要上會討論下。我這裡有份說明書,有每輛公交車充滿電后所能運行的公里數,你安排著看看怎麼樣做最合適。只要到晚上停止營運時,你能保證十輛新能源車在咱們嵐烽市的主要街道能走個兩遍就成。」蘇沐笑道。

「沒問題,請市長放心,我負責安排好。」賈衡水想都沒想便答應下來。

「真的沒問題嗎?要知道剛才在你的位置上,你們公交公司的隋德華同志可跟我說了很多困難要克服的,你這邊卻是答應的這麼利索,確定能做到嗎?」 撒旦哥哥放開我 蘇沐眼神玩味。

賈衡水心思急轉,急聲說道:「我保證可以完成任務,不會有任何困難。」

說完這個后,賈衡水又補充了句,「市長,說真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他說的那些困難其實都很好解決,或者根本不能算是困難。」

「嗯,那就辛苦你了,抓緊去落實吧。」蘇沐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

「是。」賈衡水點到為止,他是清楚眼前這個看似年輕的市長,心思有多深,他可不敢像是隋德華那樣在這裡耍心眼,該說的點到為止后,剩下的就是保持服從狀態就成。

這事就這麼在悄無聲息中敲定。

世界上就沒有不透風的牆,即便蘇沐沒有將這事說出去,但你架不住這人心是會亂想。

能不亂想嗎?在公交集團中誰都知道賈衡水和隋德華的關係不怎麼好,蘇沐在將隋德華喊過去后,又將賈衡水叫去問話。而從賈衡水的口中發出來的是要讓十輛公交車進行運營的命令,你說這事裡面有什麼貓膩,還用多猜嗎?還難猜嗎?

一時間議論聲在各個機關部門中出現。

「你們說隋德華是想要怎麼樣?竟然連蘇市長的命令都敢違背嗎?」

「他這簡直就是找虐的節奏。」

「再說這事又不是什麼壞事,是有利於咱們嵐烽市環境改善的大好事,隋德華為什麼要唧唧歪歪的磨蹭?」

「這你們還不知道嗎?公交集團這些年全都在隋德華的掌控中,能沒有點貓膩嗎?」

「你們還不知道吧?我聽說公交車要加油都要在指定加油站不說,他們內部成立的加油站更是有說法。」

……

隋德華根本就不知道蘇沐如今在嵐烽市的地位有多重,不知道在市民的心中蘇沐的形象是什麼樣的。

只要他一句話說出來,甚至都不用說出來話,光是靠著這種猜測形成的口水都能將隋德華毀掉。自以為是的他,要是說還保持以前的那種低調,什麼事都不會有,但他真的是走錯一步,結果現在是步步錯。

十輛公交車在賈衡水的安排下接連開始上路。

誰都能看出來這十輛公交車是很新的,和以前那些公交車相比就相當於是一道漂亮的風景線。但從外表你要是看的話,是發現不了什麼端倪的。

沒有誰知道這些車是用電能當做能源,不過當他們坐進車內后就知道。因為車輛是免費的,自然就會多問一句為什麼免費,那麼肯定就會說這輛車是什麼性質的。

實際上當這些新能源車開始運轉的時候,車內的媒體就開始滾動播放,詳細的介紹著新能源汽車的相關情況。

在不掏車票的情況下,所有人都開始爭先恐後的想要感受下這些車輛的不同,每輛車的空調都開放著,清爽的涼意和外面的炎熱是兩個世界,坐在這裡面,你心情不由自主的就會變的很明快很輕鬆。

「不錯不錯,還是這樣的新能源電動汽車好啊,多環保。」

「沒錯,就是環保,咱們嵐烽市現在是大發展中,以後車輛會更多,要是說多些這樣的沒有濃濃尾氣的新能源車該有多好。」

「說的就是,我可不想要咱們嵐烽市也被霧霾遮蓋。」

……

如今這個年代是個開放的年代,是個科級日新月異的年代,在這樣的年代中,人們接受新鮮事物的速度會很快,不會像是以前那樣對新鮮事物有所質疑和抵觸。

再說只要這些新鮮事物對人們是有好處的,他們為什麼要去抵觸?國家如今都在鼓勵新能源電動汽車的發展,嵐烽市中又不是說沒有這種類型的私家車。雖然說還沒有形成規模,但多少還是有的,這就讓這裡的人更容易認可這種新型汽車。

炙熱的陽光在午後猶然照射籠罩著整座嵐烽市,而十輛新能源公交車已經開始在市區的主要街道上行駛。嶄新的外貌,載著滿滿的乘客,沒有一縷黑煙,都不用打廣告,光是這樣便是最直觀最有效的宣傳。(未完待續。。) 平洋戰場卜講行戰略調整的時候,其和國在其他戰蚓但洲刊紋獲重大戰果。

因為俄羅斯已經戰敗,大陸戰場上的戰鬥已經結束,所以在田年與勁年,中東成為主要地面戰場。

很多人都認為,共和國陸軍會在田年打贏中東戰爭。這也是很正常的想法,強大的俄羅斯都沒有能夠頂住共和國陸軍的進攻,哪怕以色列與土耳其得到了美國的支持。也不可能是共和國的對手。事實上,在歐州以共和國盟國身份參戰的情況下,哪怕沒有因此向美國宣戰、美國也全力以赴,在中東戰場上取勝的希望都很渺茫。問題是,整個2沏年。共和國陸軍在中東戰場上也沒有動一次像樣的戰略進攻,大部分時候都是在修復戰線,即營造進攻氛圍。而不是動進攻。

可以說,這一局面很難讓人理解。

當然,冉題不在李東石的身上。作為戰區司令,他可以指揮進攻,卻無法決定在什麼時候起進攻。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不能怪袁晨皓。雖然根據相關資料,在喲年的時候,確實是袁晨皓下令不要急於動進攻。讓李東石不得不用調整戰線來消磨時間,也讓部署在中東戰場上的百萬大軍無所事事,但是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決定暫緩起進攻的不是袁晨皓,而是裴承毅。更重要的是,裴承毅決定暫緩動進攻的主要原因不是兵力不夠,也不是物資不足。而是四年的國際局勢對共和國不太有利,或者說,不宜在的面戰場上動大規模戰略進攻。

說得直接點,根源就在大陸戰場上。

眾所周知,歐洲在幻年初參戰,關鍵原因不是歐洲國家想從中撈取好處,而是只有參戰才能確保絕大部分歐洲國家的利益,特別是法德意的利益。受此影響,歐洲在參戰之前與共和國簽署了幾份非常重要的秘密協議,其中包括如何戈小分佔領區、俄羅斯的戰後地位等等。問題是,仍然有一些非常關鍵的問題沒有得到落實,而且很多問題無法通過秘密協議得到解決。

這些問題,使得共和國與歐洲的關係變得非常微妙。

田年2月初,也就是俄羅斯當局宣布投降之後不久,共和國當局就對外宣布,應蒙古國邀請,向蒙古國派遣駐軍,並且全權負責蒙古國的安全防務。雖然這種軍事行動與政治上的吞併沒有直接關係,但是誰都知道,這是共和國「收復」蒙古的第一步。

因為歷史上蒙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刃世紀初,蒙古仍然是中國的行省,加上蒙古國與內蒙古地區的民族關係,以及這幾十年來,共和國與蒙古國在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密切往來,所以共和國吞併蒙古國還不算什麼大事,至少沒有讓太多國家感到反感。問題是」個月之後,共和國當局宣布在俄羅斯的薩哈林州包括庫葉島、千島群島與南千島群島、濱海邊疆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猶太自治州、阿穆爾州、赤塔州、布里雅特共和國、伊爾庫茨克州、烏斯季奧爾登斯基沛里雅特自治區、圖瓦共和國與阿爾泰共和國等。個地區實施特別管制,隨即出台了相應的軍事管制條例。

這一舉動,立即在國際社會上引起悍然大波。

要知道,共和國這麼做,等於在肢解與吞併俄羅朱

雖然在歷史上,俄羅斯確實侵佔了中國的大片土地,但是共和國當局早與俄羅斯達成了具有法律效力的邊境條約,即承認了歷史事實,兩國之間不存在領土爭端。按照相關國際法,就算共和國打贏了戰爭,甚至佔領了整個俄羅斯,也不能拿歷史問題做文章,也就不能肢解與蠶食俄羅斯。更重要的是,共和**隊並未佔領整個俄羅斯,仍然有部分地區在歐洲軍隊的控制之下。也就是說,只要歐州不肯鬆口,即不肯在現有的基礎上與共和國瓜分俄羅斯,那麼俄羅斯就仍然是個現實存在的國家口如此一來,共和國肢解與蠶食俄羅斯的行為都不具備法律效力。

與這種說法講理的事情比起來。共和國此舉的政治意義更加重大。

在戰爭宣言中,共和國當局一再宣稱,這並不是共和國起的戰爭。也不是共和國願意參與的戰爭,共和國被迫捲入這場戰爭,只是為了捍衛本國與盟國的利益,只是為了懲戒那些蓄意製造與起戰爭的罪犯。因此共和國不會在這場戰爭中,以武力的方式吞併其他主權國家,也不會因此而佔領其他國家,共和國在戰爭中進行的軍事行動都是暫時的。且以反擊為主要目的。總而言之。共和國當局在參戰的時候就承諾。不會藉此機會擴大領土,即戰爭不以拓展疆土為目的。

由此可見,共和國在俄羅斯遠東的區的所作所為,基本上與宣言背道而馳。

受此影響,在3月。日,法國就代表歐洲集體安全組織正式照會共和國,希望共和國當局對已經採取的行動做出明確解釋。

共和國當局給出的答覆也很簡單。即俄羅斯的問題由俄羅斯人解決。共和國只為解決問題提供便利條件。共和國在俄羅斯的遠東與西伯利亞地區設置特別管制地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解決俄羅斯的民族問題。不管怎麼說,俄羅斯是一個典型的多民族國家,而且佔主體的俄羅斯人主要集中在歐洲地區,亞洲的區大都是少數民族,而這些少數民族的利益長期沒有保障,出於民主、自由、人道等,共和國當局有理由在條件成熟、且充分尊重當地居民意願的情況下,幫助數千萬人走出困境。創建更加美好的未來。

顯然,這種純粹的外交說辭無法讓歐洲國家感到滿意。

更重要的是,共和國的這一說辭實際上證明了歐洲國家的擔心,即共和國會趁此解俄羅斯,即便不在戰爭期間紋么做,也會在戰爭暫朱乏心,利用佔領軍的便利條件將俄羅斯打回原形。

從某種意義上件,出現這一局面,並沒讓歐洲的政治家感到意外。

早在戰爭爆前,即法德意主導的歐洲集體安全組織與共和國簽署安全條約時,就有人問過法國總統,如果共和國與俄羅斯爆戰爭,並且利用戰爭肢解與蠶食俄羅斯的話,歐洲國家會不會為了道義加以制止?雖然當時法國總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是從法德意等國的表現來看。至少在2回年底,也就是中俄關係急劇惡化的時候,歐洲各國領導人就對戰爭展有了明確認識,並且知道在戰爭期間,共和國很有可能以戰勝國的身份肢解與蠶食俄羅斯。

英鍵就在這裡,即歐洲領導人明知道這個結果,為什麼還要與共和國合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