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現在可以肯定,今天在拍賣會上,就是這兩個傢伙,沒想到他堂堂霍武龍,居然被兩個武祖六重左右的傢伙給震住了。

若論身份地位,這兩人最多是個帝子,但是他霍武龍,也是帝子!

「我帶來的,大千珠。」

武帝最先出手,拿出了一個珠子,放在桌上,這個珠子散發著柔和的白光,裡面光影綽綽,像是有著無數個幻境。

烏輪法王等人,頓時到吸了口冷氣,武帝就是武帝,出手就是不凡。 說話間,一雙美目便漸漸紅了,似是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林逸受不得女孩子在他面前哭,連忙開口寬慰:「我沒事了,讓大家都跟著受驚嚇,實在是抱歉。」

簡依依作勢擦了擦眼睛,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還好大家都平安無事。」

夏清歡當下深深看了一眼簡依依,盡量讓自己語氣聽上去平緩一點,開口道:「簡依依,你們家溫泉酒店的應急措施也太差了吧?別墅都燒成空殼子了消防車都沒上去,昨晚上就見到了幾個空著手趕到現場的員工,有什麼用?」

夏清歡無意責怪簡依依,雖然這一切都是簡依依安排的,但昨晚的事只是一個意外,簡依依自己也深陷危險之中,很多事情不是她能控制的。

但就事論事,簡氏集團的白雲山溫泉度假酒店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消防措施根本不過關,單是昨天這一件事,就能讓整個酒店關門整頓。

而且這還是在他們都沒事的前提下,但凡出了人命,這個度假酒店就等著關門大吉吧。

夏清歡雖然盡量控制了自己的語氣,但這話說出來聽在簡依依的耳朵里,卻還是像在責怪她。

簡依依表情一個委屈,又要哭了:「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件事……真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給大家安排最好的住處,真的對不起……」

夏清歡見狀不禁內心大翻白眼,這個簡依依到底聽不聽得懂人話,她根本就是對事不對人啊。

簡依依當下一臉不知所措,目光落在林逸身上。

林逸自然知道夏清歡的意思,當下便是微微嘆了一口氣,對著簡依依輕聲道:「清歡並不是在責怪你,相反,她其實是好意在提醒你,你家的溫泉酒店消防不夠完善,若不及時整改,日後難保不會再發生其他悲劇。」

不知簡依依是不是故意的,彷彿別人說的話她都聽不懂,只有林逸翻譯一遍她才能明白。當下便乖乖的點頭:「我知道的,等我爸爸回來之後,我一定會跟他說這件事的。」

「你好好休息吧。」閆天站起身,淡淡的看了林逸一眼:「我和清歡去高陽家一趟,晚上就不過來看你了。」

林逸聞言點了點頭,又看著簡依依道:「你也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簡依依本想著閆天和夏清歡走了,她終於能和林逸獨處了,卻沒想到林逸親自下了逐客令。

他不是喜歡自己的嗎?

心裡雖然有些意外,但簡依依還是點了點頭:「那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會幫你跟孫老師請假的。」

「謝謝。」似是不想再多說其他,林逸將身子躺下去,直接閉上了眼睛。

三人一起出了病房,待門關上之後,夏清歡抬眼看了一下簡依依。

心裡掙扎了一番,還是走到簡依依身前道:「剛才可能是我語氣不對,希望你別介意,我沒怪你的意思。」

昨晚的事太恐怖,夏清歡怕簡依依因為自己的話自責,那樣難免會不停回憶。眼下跟簡依依開口道歉,也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儘快把昨天的事情忘掉。 第九百九十二章無面人像

「我有一株千葉花。」

「這大千珠是好東西啊,老朽這裡一把古劍,不知前輩是否看得上?」

「前輩,我這裡有三滴六道水。」

烏輪法王、霍武龍等人,都是迅速出手,拿出了一件件的異寶。

「秦南,這大千珠是個好東西,對我有用,我去換了啊。」司馬空眼巴巴的看著秦南,畢竟明正五龍令,是屬於秦南的。

「跟我說幹什麼?少客套。」秦南沒好氣道。

拍賣會上所得的四件異寶,雖然都是極其罕見,功能非凡,但是真正適合秦南的,幾乎沒有,所以讓自己的兄弟,拿去換合適的寶物,他不會皺半點眉頭。

司馬空嘿嘿一笑,摸了摸腦袋,取出了一株輪迴花。

看到這輪迴花,烏輪法王、霍武龍等人都是目光一閃,現在對這兩人的身份,已經百分百肯定。

「這些東西,還不夠。」神秘武帝淡淡道。

烏輪法王和白髮酒仙等人眉頭皺了起來,大千珠雖然極其非凡,但是再拿更多的異寶去兌換,他們覺得有點不值。

「前輩,我在加五滴六道液!」霍武龍咬了咬牙,道。

這大千珠,對他所修鍊的功法,非常有奇效,所以他想拿下。

「我加一門古卷,前輩應該能看得懂來歷。」司馬空揚了揚頭,拿出了一張古卷出來,上面有著七滴藍色鮮血的痕迹。

霍武龍神色微變,沒想到司馬空和他競爭。

「好,我和你換。」神秘武帝看向司馬空,點了點頭,司馬空臉上立刻露出了抹喜色,有了這大千珠,他離盜神的路,又進了一步。

「你們兩人,我不管你們的父親,是哪位大帝,但是你們的身份,最好別給我查出來了,否則我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痛苦!」

霍武龍看向秦南和司馬空,傳音說道,聲音冰冷。

先是被欺騙了一次,顏面大失,現在又被搶走了寶物,他豈能不怒。

「霍凌大帝一生傳奇,沒想到生出來的兒子,居然這樣丟人,仗勢欺人,現在公平競爭,爭不過就威脅,不嫌丟人嗎?」司馬空冷笑一聲,回擊道。

霍武龍臉色一變,神色變的陰沉下來,恨不得立刻出手。

但是,最後他忍了下來,畢竟這裡不是鬧事的地方。

至於秦南,都懶得看他一眼。

接下來白髮酒仙,霍武龍等人,也紛紛拿出異寶,開始交換。

秦南心裡暗暗讚歎,但是略微有點失望。

這些寶物的效用,非常恐怖,可是他根本用不到,只有那種可以提升武祖之樹,亦或者是對帝術帶來妙用的東西,他才會感興趣。

「嘿嘿,這是老夫在半神之國偶然所得的一件無面人像,根據我的探查,這裡面具備了一股非常強大的武道意志,應該與某個傳承有關,大家看著拿出點東西來。」

烏輪法王怪笑一聲,拿出了一尊半丈高的雕像,沒有臉龐。

霍武龍和另外一名帝子,心臟加速一跳,這個東西,果然真的存在,還在烏輪法王的手裡!

「靠,居然是這個東西!」司馬空臉色一變。

「嗯?你看出來了?」秦南運轉左瞳,掃視這無面人像的時候,發覺了一點熟悉的氣息,但是又說不上來。

「無面人像天幽深,苦海無水九字來!這個無面人像,很有可能,與一萬年前的九字武神,有這關聯!嘶,這傢伙肯定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不然不會拿出來換。」司馬空聲音中的震驚,還未退卻。

「九字武神? 巫女的時空旅行 九字真言?」秦南眼睛一眯。

他沒有想到,這個無面雕像居然和宮楊有著關聯,要知道宮楊,就是九字真言的傳人!

「前輩,我們出一株碧玉花,一本古窯書,換你這無面人像,如何?」霍武龍聲音平靜道。

烏輪法王眼睛一亮,正欲答應。

「萬年帝血參,換你這無面人像。」秦南開口道。

如今宮楊雖然不知在中州何處,但是看到了這無面人像,他必然要給宮楊拿下來。

「哦?」烏輪法王看向秦南的眼神,瞬間順眼多了,沒想到這小子會出來抬價,而且這萬年帝血參,對他的作用都很大!

「你什麼意思?」霍武龍和那名帝子,臉色一變,難道這個傢伙,知道了這無面人像的價值?

要知道,他們得知無面人像的事情,都是極其偶然所得。

當然了他們知道的,沒有司馬空這樣清楚,如果知道是和傳說中的九字天神,有了牽連,必然會請來自己的父親。

「我們再加一顆陰陽轉生丹,三顆雷仙丹,以及一門古陽玉牌!前輩,你覺得如何?」霍武龍和那帝子對視一眼,開出了一個極其驚人的價格。

這是他們三大帝子籌齊的全部財富!

在場不少人都是一愣,沒想到開出了這樣的價格。

「我在加一株冰雪鳳蠶木,以及這五佛珠!」秦南神色不動,直接將拍賣會所得的剩下三件寶物,全部拿出。

「我跟你換了!」烏輪法王聽得此話,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將無面人像遞了過來。

能換到這三件異寶,而且全部都是他想要的,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想要的。

「你!」

霍武龍和那名帝子,臉色勃然大變,沒想到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一件異寶,落在了秦南的手中。

「好好好,你們兩位,今天真讓霍某大開眼界!廢話不多說,等此事結束之後,我們三位,定然全力追查你!」霍武龍和那帝子,同時厲聲傳音。

秦南和司馬空這次都懶得回他,把這兩大帝子氣的更是想要吐血。

異寶的交換,還在繼續。

秦南和司馬空,身上雖然窮了,但是在這裡,觀摩諸多異寶,也是一件頗有意思的事情。

「也差不多了。」過了三個時辰后,那神秘武帝突然淡淡道:「今天就在這裡結束吧。」

他站起身來,身形一震,一股偉岸的帝威,就將這黃泉小店的所有異象,全部震碎。

在場所有人,都重新回到了明正古城。

此時,已是天明,明正古城已經開始熱鬧起來。

「那三個王八蛋,現在肯定是氣急敗壞,哈哈哈,秦南,現在事情告一段落了,你有什麼打算?」回到客棧后,司馬空直接問道。

他這次收穫了大千珠,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重返盜帝傳承了。

「準備去一趟禁地。」秦南沉思了一會,道。

妃常霸道:皇上請下嫁 這次明正古城之行,雖然對於他的修為,沒有帶來多大的好處,但是幫到宮楊和司馬空,他已經滿足,不過他接下來,是要去一些禁地,開始閉關。

「好,先就此分別。」司馬空眨巴了眼睛,身形一晃,沒入人流。

秦南笑了笑,同時走出了客棧,準備離開明正古城。

然而,就在這一刻,秦南的腳步,突然一頓,神色一凜。

「這是……」

他的目光,看向了路邊的一個攤販,一張古怪的寶塔上面。

這一刻,天空深處,響起了一道炸雷。

秦南怎麼也不會想到,正是因為他這一次停步,遇到了難以想象的事情。 第九百九十三章兩大武魂

這寶塔約有半掌高,分為了六層,用的是某種古老黃銅煉成,上面已經銹跡斑斑,靈氣稀薄,雖然可以看出它生前是一尊寶物,但是現在已經完全落寞。

秦南動用戰神左瞳掃視時,沒有在這塔內看出半點的端倪,但是不知道為何,他始終在這塔內,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氣息。

這種奇特的氣息,像是一個陌生的熟人,非常玄妙。

「不管了,買下它再說。」

秦南心念一動,立刻與這攤販交涉,最後花費了三縷鴻蒙之氣,將這寶塔換了過來。

換完寶塔后,沒有逗留,直接離開。

乘坐陣法,來到小鎮之後,秦南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沒入了天邊,飛行了大約數千里之遠,落在了一個沙漠之中,除了滾滾黃沙,連妖獸的身影都無一個。

「來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何來歷。」

秦南取出寶塔,觀察一陣之後,就發現在它的底部,有著一個殘缺的陣法,秦南手掌內靈力運轉,準備灌入其中時,卻突然頓住了。

不知道為何,他有種錯覺,似乎只要把靈力灌入裡面,就會發生不太好的事情。

「能讓我生出這種錯覺的事情,少之又少,不過今天,我就偏要看看,你這塔內,到底是何物!」

秦南眼神變得銳利起來,靈力灌入其中。

轟隆!

寶塔驟然碎裂,一束光芒,衝天而起,竟然是幻化成為了一尊人形虛影,蕩漾著極其可怕的威壓,四周的黃沙像是遇到了屏障,再也無法吹來。

「嗯?」

秦南左瞳紫光閃耀。

在這寶塔裡面,殘留的居然是一縷意志?

不過這意志威壓,如此強橫,由此可見,本尊必然是極其恐怖的修士!

「等我足足三十天,這個寶塔,終於被打開了啊!我今天倒要看看,那個老傢伙,是不是在騙我!」人影掃了一眼四周,雙手負立,宛如天神,低頭看向秦南,聲音驟然拔高:「你是中州的天才吧,叫什麼名字?」

整個天地彷彿響起了一道無聲轟鳴。

一股更為恐怖的威懾,直接沖入秦南的心靈,就好像他的面前,站著的是一位武神!

「我什麼名字,與你何干?」秦南神色不變,道:「不過我倒是好奇,你這縷意志,與我有什麼關聯,為何會吸引我?」

「吸引你么?看來要找的人,就是你了!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讓我見識見識,你是怎麼超越武道規則的!」人形虛影淡淡說道,話音剛落,他的大手忽然伸出,朝著秦南,直接拍來。

剎那間天地色變,無數的風沙,匯聚而來,竟然凝成了一尊長達百丈的風沙大掌,狠狠拍下,修為恐怖!

「超越武道規則?」

秦南神色一變,這個傢伙怎麼知道他超越了武道規則?

腦海中閃過疑問之際,秦南瞬間動了,戰意提升到了極致,左瞳觀察四面八方,在發現毫無退路之後,他身形一縮,直接抬起右臂。

砰!

大地坍陷,風沙飛揚,玄光爆裂,秦南的身影,已經不見。

「嗯?死了?」虛幻人影有些詫異,他這一擊雖然可以碾死武祖七重的強者,但是眼前之人,若真是他要找的,應該不會死的這麼快才對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