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這些要怪誰呢?只能怪奧森艾瑪了,因為家族中的奧森艾瑪背叛母星,才會使得他們這些在『外魔』集團工作的族人受到一些不公平待遇,這最近老是分配蜂毒就是其中的一小件事情。

所以說,一切自有因果輪迴。

「可就是這樣你也不能這麼做,我不管,你給他解毒!」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知道有了老和尚在,現在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所以也不怕這克里斯丁了,說起話來也硬氣了許多。

而且,方才老和尚也說了,要解毒是需要她和克里斯丁出手的,所以,現在她委居二線,把克里斯丁推到了救人的最前線。

「什麼啊,關我屁事,我為什麼要獻身救他,而且你知道這蜂毒有多厲害,真獻身要救他是會被他給一十死的,我才不要,我還是個是個…」最後她都羞於開口了,這一刻,她真的有些後悔追上來這救生船,現在就算想要逃走,恐怕也沒辦法了。

因為她們這艘救生船離海上軍艦是很長一段距離了,她現在就算施展自己的身法,也絕無可能回到海上軍艦上去,一定會在中途因為力竭而掉進海里。

可是現在不離開,留在這裡是會被人給糟蹋的,那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們就不要爭了,反正吶,你們倆要是不救我徒弟的話,那他等會肯定是要爆體身亡的,你們也放心,在解毒之前,我會給你們吃下這枚丹藥,可以防止你們在解毒過程中,因為不能力敵我小徒兒而被活活一十死的。」說著,老和尚不知從哪裡摸出來了一枚金色的丹藥出來。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這個…好,我來!」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看到施恩如此難受的樣子,而且讓克里斯丁去解毒的話,好像也有些不合適,要是對方乘機拿出一匕首往施恩的脖子上一抹,那不就完犢子了嗎?

終於,她還是點了點頭,伸手去拿過老和尚手掌里的金色丹藥,然後在準備伸手去解施恩的衣帶時,卻是被克里斯丁給叫住了。

「你是不是真的為了救他,要把自己推向一條不歸路,你明明知道,像你這樣血脈純正的『外魔』貴族,若是真的把身子給了這麼一個大明朝男子,以後會受到怎麼的懲罰,可是比你叛變的罪行還要重!!」

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真的沒有想到,對方真的會為了這個男人做到這一步。

要知道,奧森艾瑪在母星之上的地位是有多麼之高,可以說就像是這大明朝的公主一般,甚至還比這公主還要更有權利。

縱然她做了盜取母星寶石,作出背叛『外魔』八大族的行為,可是最多就是接受監禁的處罰,還不足以處死。

可若是還背上這麼一條與大明朝男子私通的罪行,那麼這罪就大了,嚴重了說,她是會被剝奪貴族這一身份的,打入奴隸這一行列,從此受盡貴族們的凌辱,直到她身死,更是會被挫骨揚灰,不配沾染他們母星的一塵一土。

當年她們的姨娘,若不是在最後驗明她的身子還是完璧之身,恐怕也會被降成奴隸身份的。

「為了救他,我什麼都願意,我,奧森艾瑪,即刻脫離『外魔』八大族,生生死死都絕不再踏入母星一步。」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眼神異常的堅決。

當年她姨娘被抓回母星后,一直推掉了不少追求者,獨自一人守著她的院子到死,她臨終之前,正是奧森艾瑪在其身邊,她聽到她姨娘人生最後一句話便是:若有來世,想給你有個孩子。

她現在已經有了叛族之罪,被抓回去的話,肯定會落得個監禁的懲罰,最後或者她的族人會托關係幫她疏通,然後像她的姨娘一樣被帶回去,一直在那間小院子里孤獨終老。

不要,不要,絕對不要。

奧森艾瑪不想步上自己姨娘的後塵,她喜歡施恩,她是真的喜歡上了施恩。

從未有這麼一個男子,為了救她敢不顧與整個『外魔』集團和『外魔』八大族為敵。

哪怕是她當年的騎士軍團也做不到這一點。

在施恩出現在香江島的那一刻,她已經將這顆心都交到了施恩的手中了。

現在,是她報答施恩的機會了。

「好,好,好,你要瘋,那就去瘋吧,希望這個男人可以保護你到永遠,否則,一旦你被抓回母星,那麼,你將會被打入無盡深淵,再也不可能摘掉奴隸這個身份了。」見到勸說無用,作為她的妹妹的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偏過頭去,再也不再理會這破事了,甚至還把自己的耳朵給捂住,開口道:「你要做就快點,還有,別忘了這是在床上,動作不要太大,不然翻船了我可不救你。」

「嘿嘿,徒媳婦,這個你放心,等會老和尚我會幫你們解決這個問題的,還有一件事情,我跟你說,之前交給你們的那本『劉備』書你們沒有丟吧,你有沒有拿去看過,有的吧,有的吧,有的吧,別害羞不承認了,有的話就更好,記得把上面的動作用上,對你們兩個是有很大作用過的。」

老和尚這貨,不是不要臉,是真不要臉,跟這麼一個小女孩講這些東西,丟不丟人啊他。 「老師傅,你怎麼可以如此…如此…」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羞得都不知怎麼說好了。

那本『劉備』書她的的確確是有瀏覽過,但是她怎麼可能親口承認這事兒吶。

而且還要她按照『劉備』書上面記載的動作,將其實施在施恩的身上,這簡直就是…羞死人啦。

「嘖嘖嘖,我這小徒兒的氣息比剛才還更微弱了,而且心跳也緩了下來。」老和尚來到了竹床這邊,他馬上就注意到了施恩右手掌上面的黑魔氣,眉頭頓時皺成一個川字,搖了搖頭,開口說道:「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不僅在抵禦體內的蜂毒,還要分心來控制這黑魔氣,本來就已經嚴重受創,精神方面怕是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徒媳婦,你要是不抓緊時間幫他解毒的話,解毒后他的身體也會受到很嚴重的副作用的。」

「啊?那我現在就…」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一咬牙,說道:「要不,老師傅你先迴避一下,我…」

「哦,對對對,差點忘了,來來來,我已經給你們找了一個在合適不過的地方。」只見老和尚的手臂一揮,忽然,只見救生船前進的放下出現了一道小光門,正在緩緩地打開了。

「進去吧,我就不陪你們了,拜了個拜。」老和尚腳下一蹬,竟是離開了救生船,整個人懸浮在高空之中,朝著救生船上面的二女揮揮手告別,卻是在看到坐在船頭的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之時,一拍自己的額頭,大悟道:「哦對了,為了防止這丫頭乘機殺掉我的小徒兒,我免不得要先封住你的修為,還有你身上的利器。」

緊接著,就看到老和尚虛空一指,一束金光就從他的手指身寸出,進入到了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的身體內,將其的所有特殊能力全部封印住,甚至將她的體能也給限制了一大半不能發揮,還有她身上藏著的安歇匕首也全部被老和尚給沒收了。

「嗯…想了想,還是覺得把你弄暈了比較妥當,不然在關鍵時刻搞搞震,我小徒兒的第一次可不能留下什麼不好的回憶和陰影啊。」老和尚沉吟了片刻,便決定把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給先弄暈再說。

隨著救生船駛入那道小光門裡面之後,老和尚手一揮,那道小光門就緩緩的關閉。

老和尚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小徒兒啊,陰陽調和,春宵一刻,你也是時候長大了。」

而當救生船駛入小光門之後,救生船卻是不再正常運作了,因為他們到的地方乃是一間小茅屋裡面,而不是在海里。

「這…這裡是…」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看著四周,她怎麼也想不到,在進入小光門后竟然會來到這麼一個地方,從四周的擺設不難看出,她們正處在一間茅屋裡面,而且這茅屋非常的簡陋,還很破舊。

不過,雖然破舊,卻一點也不髒亂,看得出這地方有人在近期打掃過。

「滋滋…」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不小心將自己的手按在了施恩的手上,立時便感到一股火燙炙熱感。

「施恩,施恩你怎麼樣?你聽得到我講話嗎?施恩…」女『外魔人』奧森艾瑪輕輕地搖晃了一下施恩,可後者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徒媳婦,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小徒弟就要爆體而亡了,你看看他的下面,抓緊時間辦事吧,記得服下我給你的那枚金丹,它能助你在解毒的時候不受蜂毒的影響,快點吧,你放心,我現在遠在千里之外的地方,現在是用的秘法傳音給你說一聲,就這樣了,姑丈我喝花酒去了。」

聽到了老和尚用秘法千里傳音傳來的這段話后,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小臉火燒般地,就要滴出血來。

看著躺在竹床上的施恩,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咬緊牙關,她並沒有抱著施恩去裡面的床上,而是將竹床放平,攤開成足夠二人床位,她坐到施恩的身邊,臉上帶點一點膽怯,畢竟她也是未經處事的姑娘家,自言道:「我知道,你的心裡一直藏著一個女人,那個人不是我,所以,幫你解毒這件事,你永遠不會知道的。」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拿出了老和尚給的那枚金丹,仰起頭將其服下后,不到半會,她感覺自己的體內竟是湧起了一股超強的能量,背後更是有一對火紅色的炎屬性飛翼和天藍色的冰霜屬性的飛翼生出,巨大又夢幻。

若是女刺客『外魔人』克里斯丁醒著的話,應該會認出奧森艾瑪背後的這對飛翼乃是天使之翼。

且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額頭上更是有淡青色的六芒星印紋閃現。

而這個時候,身負彈傷,昏迷之中的小豬,似乎感應到奧森艾瑪的變化一般,它耳朵上面別著的蝴蝶結裡面,那玉蝴蝶之中的能量寶石也開始釋放出一部分能量來。

這股能量首當其衝,給最接近它的小豬修復身體上的創傷,甚至引導它作為菊花豬的傳承血脈,喚醒它血脈之中的種種信息。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並沒有關注到小豬那邊,她現在正全神貫注地準備為施恩解毒,她一邊把身上的衣物全部除去,立時顯現出一具完美無暇的玉身區來。

「施恩,我,奧森艾瑪,馬上要與你相結合了,我,我的心意,你或許早已察覺出,又或者沒有察覺出,我想說,無論生老病死,無論貧窮富有,無論健康疾病,無論以後是順境逆境,我奧森艾瑪都願意永遠陪在你身邊,都願意把一切都奉獻給你,為了你,我願意放棄原有的世界,來到你的世界里…」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手足支撐在竹床之上,趴在了施恩的的身上,把自己額頭上閃現著的淡青色的六芒星印紋,輕輕地抵在了施恩的額頭之上。

淡青色六芒星印紋緩緩地旋轉了起來,有一股能量從六芒星印紋流自施恩的全身,幾乎是同一時間,施恩丹田的黑色火焰印紋也開始旋轉起來,很快的他的周身也遍布火焰印紋了。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背後的那對飛翼伸展開來,然後連同整張竹床給包圍了起來。

她伸出了玉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施恩的臉,同時張開了她的櫻口,掩住了施恩的唇。

昏迷中的施恩,他並沒有辦法睜開自己的眼睛,但是他感覺到自己的口中,似乎有一股極其甜美的甘泉湧入他的喉間,而且嘴唇的那種觸感,很想在『不幹所』的時候,舒小小偷偷親吻自己的感覺那樣,讓他整個人身心為之舒暢。 躺在竹床上的施恩,不知為何,竟是不受控制地,貪婪地吸口允著對方口中的甘泉。

這讓清醒中的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一陣錯愕,隨即身子愈發柔軟,她也絲毫沒有親口勿的經驗,當被施恩一陣吸口允得情難自禁。

而且,從她額頭上的那個淡青色六芒星印紋,源源不斷地傳遞能量進入施恩的身體之中,助他快速地恢復著身體,還有以往戰鬥時所受的內傷。

置身黑暗之中的施恩,漸漸地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是溫暖,不再是之前Hantai般的炙熱,他的手腳也漸漸地恢復了一絲氣力。但是,不知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那昂揚之物,給他一種要爆炸似的感覺,極度難受。

冷情總裁的玩寵 到底,是誰,與自己唇舌纏綿的人,到底是誰?

施恩的身體恢復得非常之快.可是他的神智方面卻是越來越迷失。

漸漸的,在迷失的意識世界里,他好像又來到了那道黑色巨大石門前,這道巨門他再熟悉不過了,之前就來過兩次了,這次是第三次。

這一次,沒有任何的阻礙,他直接就衝到了對面那道黑色巨大石門面前,他的手剛碰到這門上之時,忽的,只見到門緩緩地打開了一條縫隙,緊接著,無數的黑手伸出,將施恩給團團包圍住,隨即用力一拉,竟是將其給拉進了這道黑色巨大石門裡。

「噗通。」

施恩感覺自己掉在了一張軟綿綿的大床上面,而且床上除了自己,似乎還有其他人的樣子。

房間里是一片黑暗,只能依稀辨認出這是一間非常非常簡陋的房間而已。

他想起身去打開床邊柜子上的檯燈之時,卻是被一隻手給阻攔住了。

「開燈幹嘛?這麼晚了?明天還要上班吶,別開燈了…」

一個非常熟悉的女聲響起。

這個聲音施恩他是再熟悉不過了,這是舒小小的聲音,

「舒…」他的話才剛說出口,立時就感到有一張嘴巴堵住了他的嘴,更是將他要說的話全部給用舌頭給推回去。

「你個小淘氣,看舒姐今晚怎麼收拾你,嘿嘿嘿…」

施恩此時也不願意費勁去想為什麼會來到這麼個地方,他只想好好地擁抱著懷中的這個人兒,然後,再好好與她纏纏綿綿。

彷彿,只要置身於在她的懷中,才能感覺到安全和溫馨之感,身心有一種令人無法形容的愉悅之感來。

小小,不在你身邊的這段日子,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然深深地愛上了你,已經到了無法離開你一刻半步的地步了,所以,求求你,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好嗎?

他的手漸漸有了氣力,摟住了對方的腰身。

一觸對方的肌膚,頓覺溫膩如玉,滑潤得讓施恩整顆小心肝都在驚嘆,這是怎樣的一種舒感。

他也不知,自己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初哥,怎麼在這個時候變得如此的猴急和大膽吶。

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脫離自己的控制蠢蠢欲動。

他的那雙大手已經漸漸地不滿足於撫摸對方的纖纖細腰了,而是一探到底,順著腰部來到了對方的圓月。

在這昏暗的房間之中,施恩想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甚至是自己的一切,全都奉獻給舒小小的。

這,或許是命運的安排吧。

現實之中,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玉身區遍布細汗,更是霞飛雙頰,她額頭上的六芒星印紋更是在飛速地旋轉,而施恩的黑色火焰印紋也是在旋轉著,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現在正處於那種結合后的暈眩之中.因為極度的滿足以及那從未有過的快咸心,使得她情不自禁地產生了暈眩之感,所以根本就沒有去關注身邊產生的異像。

她只覺得,自己在這一刻,與施恩只擁有彼此,除了對方.再無其他之物。

只見在施恩的強健的身體,忽的散發出紫黑色的真元力來,緊接著,一道黑色的火炎柱衝天而起,這道黑色火炎柱直接穿透這間茅屋,在天空中異常的引人注目。

且,在這道黑色火炎柱的周圍,出現了一隻前身雪白,羽毛淡青色的青鸞鳥來,它繞著這道黑色火炎柱不斷地盤旋著,最後一頭鑽入了這道黑色火炎柱之中。

而在西方的某個名為不夜之島的地方,在一座古老且輝煌的宮廷之中,一尊巨大無比的神像開始在顫動著,似乎是由於地面傳出的陣陣震顫而引發的這一異象。

不多時,那尊巨大的神像轟然崩裂,倒塌、碎裂開來,一道白色的光柱自這尊神像的底下冒出,也是以衝天之勢出現在了宮廷所有人的面前。

而此時,被封印在神界和暗界的神族和魔族,也出現了一個令他們振奮無比的現象。

只見封印住他們的十顆能量晶球,其中那顆白色轟然碎裂。

「哈哈哈,出現了出現了,神諭之子終於出現了,哈哈哈,封印就要被解開了,我們神族就要重返凡間了,哈哈哈….」

一負責站在封印口的老神官,在看到能量晶球爆裂的瞬間,立時睜開惺忪的眼睛,驚愕了半晌后,才興奮地高聲大叫起來,更是轉過頭去,對著其他神仆交代道:「來人啊,速速將這好消息通告給神王大人,快去!」

而魔界那邊,一位老魔師在聽到魔仆傳來的消息后,率先趕到封印口,一看碎成渣渣的白色能量晶球,登時露出了獰笑來,口唇更是激動地顫抖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玄門那邊,同樣看到了這一異象的玄門門主,不自覺地淚水滾滾而下,自言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終於,終於可以再見到您…」

同樣的,在琅嬛福地秘境之中,也有不少跟隨柳月娥偷偷進入這裡修鍊的上古宗門弟子,他們也注意到了在茅屋這邊出現的異象,因為擔心這裡發生什麼意外,所以將這消息通知給了在宮殿裡面的巨石階梯修鍊的柳月娥等人後,便紛紛往這茅屋這邊趕來。 藥香卿王妃 雲雨過後,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伸出手,輕撫了一下施恩的頭髮,又輕輕地撫摸了一下他的後背。

威受著懷中的這個人兒在自己懷中趴著熟睡,擠壓得她月匈前的二兩肉、這種充實感,使得她非常舒心,感應著對方的火熱還在自己體內留守著。

羞死人了都。

但是,看著這麼一張臉,頓時一股女性所特有的母愛油然而生。

「真是個大孩子,以後不要總做些讓我擔心的事情了,好嘛?」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抱住了施恩,恨不得天天把他保護在自己的懷中,就像現在這個樣子、才會讓自己擔心他在外面跟誰戰鬥,受沒受傷。

可是,她卻比誰都更加的明白,施恩現在,因為強行入侵香江島,在以後的日子裡,將會被『外魔』集團不斷地追殺。

只有經歷更多的歷練.施恩才會有更大的提升。

自己能帶給他的.也許除了關懷、安慰,還有默默的守護之外,或許再也無法給予他更多的了。

琅嬛福地秘境的茅屋裡,施恩還在深度的沉睡。

可是,因為神喻之子的問世,大明朝所在的東方大陸以及海的另一邊西方大陸也都掀起了一陣瘋狂。

西方大陸盛行的是魔法、鍊金術,很快地神諭之子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西方大陸上所有的國家。

一夜之間,各國的國王都知道了這麼一件大事件發生,神諭之子問世了。

西方大陸的聖殿之中,彙集著數十位各國國王、各城領主和當世魔法王者,甚至是來自西方最神秘的天空之城之中的熾天使也都降臨在這聖殿之中,可見對於神諭之子的問世,天空之城也是多麼重視。

西方大陸的天空之城之所以派出熾天使,是因為他們發現不夜之島的光明女神的神像被震碎的事件,知道推動神諭之子問世的,應該就是光明屬性的神諭力量。

其實,上一代的神諭之子在封印了縱橫東方大陸的神魔二族后,他本身的十二種屬性能量被分裂開來。而其中之一的光明屬性的神諭力量降臨西方大陸的不夜之島上面的一位普通少女身上,這位少女更是成為了不夜之島的島民生生世世供奉的光明女神,在臨終之際,光明女神將這股神諭力量封印在了神像底下。

沒曾想到,再過去這麼多年之後,這股神諭力量竟是被啟動了,似乎找到了新的宿主了。

天空之城派出熾天使是準備與西方大陸各國國王商量,一起度過這片海域前去圍殺神喻之子。因為在古老的神諭之子,這位神諭之子將要推翻這世界的一切,建造一個全新的世界。這是他們這些位居高位,凌駕世人之上的權威者不想看到的,他們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被推翻,所以,必須將羽翼未滿的神諭之子殺掉或者俘虜起來。

神諭不可違,但是,卻能迂迴處理。

畢竟,又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上一代的神諭之子,不就是在羽翼未滿之際,強行封印東方的神魔兩族而身隕的嗎?那麼這一代的神諭之子,也曾也不能殺掉。

神諭不可違,但是,卻能迂迴處理。

畢竟,又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神諭之子在未徹底達到神諭之中的實力之時,便被外在原因給迫使身隕。

東方大陸,那個組織的基地里。

獨臂的老人家久久地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默不語。

而一眾獵命師們也坐在左側的一列位置之上,當他們的組織接收到了來自魔界那邊傳出的關於神喻之子問世的消息后,便立即召集組織的所有高層過來開會。

但是,獨臂老人來了之後,就這麼靜靜地坐著,而且這一坐,就是坐了一天一夜。

「爺爺,神諭之子已經問世了,我們可得抓緊時間找出對策來啊。」少年郎不覺開口問道,他在這陪著獨臂老人坐了一天一夜,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本來,這個神諭之子跟他們推翻大明朝朱家是沒有一毛錢關係的,但是,奈何他們與這獵命師互相合作,而這獵命師跟這位神諭之子是有很大的淵源的,所以不得不幫他們一塊謀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