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隊伍中,不知誰喊了一句。

其他的傭兵,紛紛哄然大笑。

錢澤的面容,立即陰沉了下來。

這幾天,錢家連續遭受重大的打擊,族中精銳損失慘重,不然的話,給他們十個膽子,這些傭兵也不敢如此的放肆。

「你們這些傭兵,不要多管閑事,小心惹火上身!」錢澤怒斥一聲。

「錢澤公子,其他事情我們管不了,不過,今天青蓮姑娘雇傭我們來協助她採集藥材,所以,青蓮姑娘今天的安全,我們必須保證!」

大家紛紛叫喊道。

「誰敢插手,就休怪老夫不給面子了!」

這時,從錢澤的身後,走出兩位發須花白的老者。

正是錢家那兩位執事!

「蒙執事、宋執事,這位就是青蓮姑娘!」

錢澤趕緊躬身說道。

「原來你就是青蓮姑娘!」

宋執事走到青蓮的身前,看著青蓮秀美的面孔,眼中竟然閃過了一絲隱晦的邪惡。

「對,我就是青蓮,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

見人家已經找上門來,青蓮有些不耐的說道。

「呵呵,錢家的事情,你應該都聽說了,我知道兇手不是你,不過,我們懷疑,整個事情的起因,和你有一定的關係,所以,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我們!」

宋執事眼中閃著精光,徐徐說道。

「呵呵,宋執事,你這樣說,怕是有些不妥吧,我向來和錢家不來往,這事情怎麼會和我有關係!」

青蓮將頭轉向了一邊。

「聽錢澤說,錢陌那日是跟蹤你之後,才被殺身亡的,後來,連屍首都沒有找到。」

「再後來,錢家就遭受了一系列的打擊,你說,這事情和你還沒有關係么?」

宋執事不慌不忙的說著。

「宋執事,我已經說了好多遍了,錢陌跟蹤我的事情,我並不知道,況且,我也沒有那個實力將錢陌毀屍滅跡,你找錯人了!」

青蓮據理力爭。

前妻,請留步 「哈哈,青蓮姑娘,若是沒有點證據,我們也不會一直揪著你不放了,這些,是我從你家找到的,這你怎麼解釋?」

宋長老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盒中放著的,正是一捧骨灰!

總裁跟我回家吧 看著這捧骨灰,青蓮的臉色,也微微一變。

當日,錢陌是莫雷用火元素直接焚燒為了虛無,在現場,並沒有遺留下其他的東西。

可是,這骨灰,卻多多少少的留下一些,雖然青蓮後來小心的清理了一番,但沒想到居然還有遺漏。

「青蓮姑娘,是不是沒什麼話說了?根據老夫的判斷,擊殺錢陌的,應該是一名火系法王吧!」

從氪金開始砍翻世界 「不過,在錢坤家主死亡現場,我們還發現了木系元素以及金系元素等,所以,這人,應該是一名法王級別的陰陽法王。」

「這一點,你應該沒什麼反駁的話吧!」

宋執事緩緩的說著,密切注視著青蓮神色的變化。

「宋執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這骨灰從哪裡來的,我並不知曉,而且,錢坤家主為何身亡,我也不知道,總之,這件事情跟我沒有關係!」

輕輕撩了撩散落在臉龐上的髮絲,青蓮淡淡的說道。

「哈哈,青蓮姑娘,你這樣的說辭,可打發不了我們,要不,你就將兇手的身份說出來,要麼,就麻煩青蓮姑娘跟我們走一趟了!」

見青蓮略微有些遲疑,宋執事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說了,這件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現在,我還要採集藥材,所以,對不起了!」

青蓮說了一句,拿起地上的背簍,就要離開。

「青蓮姑娘莫不是做賊心虛了?」

宋執事雙眼一眯,手掌伸出,朝著青蓮的肩頭抓去。

「你敢動青蓮姑娘,我們就和你拼了!」

傭兵之中,不乏一些實力較強,而且對青蓮有愛慕之心的人。

看著宋執事的動作,一名實力在六七段魔法師的中年,馬上召喚出一跟木系藤蔓,朝著宋執事的手掌纏去。

「誰敢插手,死!」

手掌輕輕一拍,那綠色藤蔓便化為了一團粉末,散落而下。

宋執事看著那名出手的傭兵團,眼中寒芒閃爍。

「有本事你們把我們全殺了!」

可是,宋執事明顯小視了青蓮姑娘在傭兵們心目中的地位,他的話才剛剛落下,更多的傭兵跳了出來,將青蓮姑娘保護在了其中。

「你們最好想清楚了,你們這是在和我們孫家作對!」

宋執事的臉龐,徹底陰沉了下來。

宋執事和蒙執事,只是孫家的客卿執事,平時在孫家,基本沒有什麼話語權。

所以,藉助這次的事情,兩人很想好好表現一番。

沒想到,這些傭兵竟然如此的煩人! 「孫家怎麼了,孫家也得講道理啊。」

那些傭兵紛紛大聲吆喝著,反駁著宋執事的話。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宋執事徹底被這些傭兵激怒,手掌一揮,錢家的族人,便團團的圍了上來。

護送青蓮的那些傭兵們,也不甘示弱,紛紛取出了法杖,和錢家的人對峙了起來。

場面變的極度的混亂,大家的情緒都十分的亢奮,隨時都有大打出手的可能。

看著場上的局勢,朱帥不由的搖搖頭。

雖然這次護送青蓮的傭兵,足有數百人之多,在數量上絲毫不落下風。

可是錢家,有著兩名法王級別的高手,若是真動起手來,吃虧的還是這些傭兵。

朱帥之前在秀木城的時候,和傭兵們的關係相處的挺融洽,再加上這些人都是為了保護青蓮才和錢家對立,所以朱帥並不想將他們牽扯進來。

「哈哈,宋執事,你們要找的,莫非是我們倆?」

想到這裡,朱帥便拉著莫雷,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大家紛紛側目,注視著朱帥莫雷兩人。

那些護送青蓮的傭兵們,這才發現,隊伍之中竟然有兩名面生之人。

而青蓮看清楚朱帥與莫雷的面龐之後,更是驚駭的張大了嘴巴。

他們兩個,怎麼也跟著來了?

青蓮一時間居然無比的擔心。

青蓮是融水鎮中,唯一一個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只要她不說,沒人會懷疑到朱帥和莫雷的身上。

可是現在,朱帥居然自己站出來將事情擔了下來,這讓青蓮略微的有些著急。

「你們兩個又是什麼來路?」

看著主動行出的兩人,宋執事的臉上,滿是疑惑。

兩人的年紀,都在二十歲上下,看起來還略微有些稚嫩,並不像是實力強勁之人,所以,宋執事一時間有些發懵。

「哈哈,宋執事,你不是一直在逼問青蓮姑娘兇手是誰么?沒錯,人就是我們倆殺的,有什麼事情,沖我們來就行!」

朱帥的臉上,掛著一抹不屑的笑意。

「你們兩個不要逞強,我不需要你們維護,這件事情和我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你們趕緊回去!」

見宋執事似乎並不相信,錢家的人是被朱帥兩人所殺,青蓮的心中,浮起了一抹欣喜。

腦袋吭哧吭哧快速轉著,青蓮趕緊為兩人開脫。

「呵呵,青蓮姑娘,謝謝你了,不過,這件事情,遲早都得解決,既然如此,我們也不用繼續隱藏了!」

朱帥徑直來到了宋執事的身邊。

就在宋執事與青蓮等人對話的時候,朱帥已經對宋執事兩人的實力進行了一番分析。

這個宋執事,實力應該是在三段法王級別左右,莫雷完全可以應付他。

至於那名蒙執事,實力還略不如宋執事,大約只是二段法王的實力。

這樣說來,朱帥和莫雷,完全可以應付的了兩人,所以朱帥才決定出來承認這件事情。

「你確定你剛剛所說的話么?」

宋執事這時才反應了過來。

這兩名年輕人,是想把這件事情扛下來!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錢家的那麼多高手,會是被眼前這兩人所殺。

不過,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何如,既然有人願意背鍋,也算可以給錢家一個交代了。

「宋執事不相信么?那好,那我就給你講講事情的原委!」

朱帥笑著說道。

「三天前,錢澤和錢陌,帶著人去青蓮姑娘的符咒店中鬧事,青蓮姑娘離開之後,錢澤給了錢陌一張三星隱身符,偷偷跟蹤著青蓮姑娘,想要以一些卑鄙的手段,逼迫青蓮姑娘就範。」

「不巧,他們的對話,被我們兩個聽到了,所以,在半路上,我們就把錢陌給截殺了!」

「當然,殺了他之後,我們用火系元素,將錢陌的屍體焚燒,所以你們才找不到錢陌的屍首。」

「本來,這件事情,隨著錢陌的身亡,就可以這樣過去了,可是錢家的人居然注意上了我們,還派人跟蹤我倆。」

「正好我們也知道了其他的一些事情,所以就順帶手的解決了錢家的一名長老。」

「再後來,錢家惱羞成怒,派出了數隊人馬,在魔獸山脈中尋找我們二人。」

「所以我們二人就將錢家那些追殺我們的人,也一併解決了。」

「昨天的時候,我們趁著錢家大部分人不在,族中防禦空虛,又偷偷的潛入了錢家的府邸,將錢坤擊殺。」

「事情的經過,基本就是這個情況。」

「錢澤少爺,不知道我講的對不對?」

朱帥看著錢澤,臉上浮著一抹笑意。

聽了朱帥的講述,那些護送青蓮採集藥材的傭兵們,都驚駭的張大了嘴巴。

朱帥剛剛所說的事情,和他們聽到的消息,基本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難道,錢家的那些高手,真的是被他們兩個所殺?

可是,他們的年紀!

傭兵們只感覺有些不可置信。

「看來,暗中偷襲我們錢家的,果真是你們兩個了!」

錢澤的雙眸,瞬間緊縮起來,直盯著朱帥與莫雷。

「哈哈,男子漢敢做敢當,這事情,的確是我們兩個所為,和其他人,沒有關係!」

朱帥點頭承認。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們回錢家走一趟吧!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錢澤的雙拳,緊緊的握了起來。

「哈哈,就憑你們這些人,想要我倆殺人償命,怕是有些不夠啊!」

「再者說,你們錢家行事向來囂張霸道,我這頂多算是為民除害!」

朱帥卻淡淡的笑著說道。

「小子,不要狂妄,我們孫家在此,你還敢如此放肆!」

「乖乖的跟我們走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朱帥的態度,也引起了宋執事與蒙執事的不滿。

「哦,差點忘記了,這裡還有孫家的兩名執事,不過,加上你們兩個,也沒什麼用。」

「我們既然敢出手擊殺你們錢家的人,就不怕你們的追殺!」

「好了,我也懶得和你們玩了,有本事,你們就把我們兩個帶回去!」

霸寵一生 大笑一聲,朱帥拉住了莫雷的胳膊,體內的元素之力流動,兩人的身形,已經籠罩在了一道金光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