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李無憂點頭道:「此事我也知道,據說這些功法,多是以妖族功法為基礎,所以煉體的多了不少。」

「李兄,煉體之人血氣充足,是妖族最好的血食啊」

李無憂聞言,眉頭一皺,問道:「大公子的意思是?這大比另有圖謀?」

「妖族雖被迫與人族定下協議,十年一比,決定界域疆土,其實還有著另一層意思,為兩族挑選出更優秀的子弟,為妖族提供血食。」

說到這裡,莫重霄面色凝重,不無悲傷的嘆道:「還有,便是為大宗豪門剷除異己威脅。」

聽到這些話,李無憂當然明白,為何好多世家子弟損失慘重,為何如莫家這般的世家一直只能蜷縮一城。

「這一次,莫家被盯上了?」李無憂低聲問道。

莫重霄搖搖頭道:「樹大招風,不得不防啊。」

他看向莫重閣,又道:「我莫家長輩,多在大比中喪生,所以我們只敘年齡長

幼,不看親疏嫡庶,都是兄弟相稱。」

莫重閣點點頭,目中有著一絲恨意。

果然,人心更比妖獸可怕。這些世家雖能高人一等,可是卻被一茬一茬的剪滅,不能有絲毫壯大的機會。

「李兄,你不是我恆悅城之人,他日或許也會離開北域。這一次,不如,我們來一票大的?」

之後的數日時間,李無憂幾乎沒有出房間,不是研習新得的秘籍便是繪畫符。

而莫重霄則每日早早出門去,到深夜才悄悄回來,然後來看看李無憂的進度如何,又是一番驚嘆之後,第二日又是早早出門。

如是四五日之後,互市結束,各家將自己所需之物差不多都備齊了。望嵐宗發布的各項寶物也被換取完了。

望寅城門口,各家隱晦的交流一下,約定大比之日相見,便各自告別。

行出數十里,莫重霄下令修整。

「諸位,回程一路,想來不會太平,若是有什麼事情,還望大家同心協力,共渡難關。」

婚迷心竅:大叔,晚上見 莫重霄站在一輛馬車之上,高聲道。

「大公子放心便是,若是有賊人前來,不用大公子招呼,我們定叫他有來無回。」

眾人都是連聲應道。

其實這不是一家如此吩咐,幾乎所有的世家都會有這個打算。

來此之時,大家雖然也帶了不少財貨,但畢竟不是什麼太珍貴的東西。但回程就不一樣了,不少寶物只有望嵐宗才會有,只有互市才會得到。

回程路上,李無憂被安排在馬車上。一來莫重霄怕他這幾日連續畫符太耗費心神;二來,他自己也趁著這個時間,想將那本《白虎煉》吃透。

行程路上不好修習秘籍上的招式,李無憂自有辦法。他將秘籍攤開,拿一卷白紙,細細抄錄起來。

那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宛如鐫刻一般,被他謄抄在紙上。

而他自己則放空心神,猶如當年神秘空間中一樣,將那些招式、秘法慢慢回憶,一點點從陌生到熟悉。

一連兩日,李無憂沒有離開馬車,他的心神都在一筆一劃之中。

「小李啊,下來休息一

會吧?」胡叔拉開馬車的移門,見李無憂正在仔細抄錄,便開口道。

李無憂抬起頭,胡叔看到他的眼睛,似乎有些空洞,心中一愣。再定神一看,只見那黑眸之中,彷彿有無數人影閃爍,想看卻看不真切。

忽然,彷彿虛空之中有一隻吊睛白額猛虎,向他撲過來。

那虎兇猛而強悍,似乎一口便將他撕碎一般。

「啊」

胡叔大叫一聲,從車架上滾落下來。

其他人一見,連忙過來扶住,連聲問怎麼回事。

胡叔心有餘悸,看向剛剛從車廂中探出身來的李無憂,見他毫無異樣。

李無憂走下車來,歉聲道:「胡叔勿怪,我是研習功法太過投入,沒有嚇到你吧?」

「呃,沒有,沒有。」胡叔連忙搖頭,雖然心中震撼,卻不好表現出來。

李無憂將手中拿著的一捲紙遞給胡叔道:「這是我根據《白虎煉》整理出來的一套功法,算是簡化版吧,胡叔可以和眾位兄弟看看。」

眾人聞言,個個雙目放光。

《白虎煉》這份秘籍乃是這次互市最大的收穫之一,等帶回莫家之後,定是先讓老祖等人過目,然後再安排莫家子弟習練。他們這些部曲,想要習得一招半式的,不把腦袋提在手上立功,怕是一時都沒有機會的。

「李,先生。」胡叔這時已不好再喊李無憂小李了。「這個,大公子他們」

其他人也是有此疑慮,沒有徵得莫重霄的同意,李無憂若是私自將這秘籍中的功法傳出來,到時候怕是會有麻煩。

「無事,這套功法雖說是脫胎自《白虎煉》,卻與其大不相同,更重團體協作,大夥都去參詳一下吧。至於大公子那裡,我自會前去解釋。」

李無憂朗聲回應,將眾人的疑慮打消。

「李兄如此為我莫家著想,我帶眾兄弟謝過了,回到恆悅城,我定當在老祖當面為李兄請功。」

莫重霄帶著莫重閣趕來,見到如此場面,笑容滿面,對著李無憂拱手道。

三人走到一旁,莫重霄低聲道:「李兄,可是有什麼發現?」

「嗯,這一路來,我們後面已是綴了不少尾巴了。」 雖然沒有見過李無憂出手,但是他能繪製出那麼多的符,神念定是不簡單。

莫重霄隱隱約約感知到身後有人綴著,但卻不敢確定,所以才來這裡詢問。

沒想到,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那怎麼辦?我們加快速度?」莫重閣有些焦慮的開口道。

「不可!」莫重霄道。「此時若是快馬加鞭,不但走不脫,反而會打草驚蛇。」

「大公子說的有道理,不過,打草驚蛇一下也好。」

李無憂點頭道。

「李兄何意?」

李無憂抬眼看向身後遠處,他的神念可以感知到數十里之外的情形,但是那邊的修士也不差,已將他的感知屏蔽了,讓他難以知道他們的身份。

「此時大概有四方勢力來此,但似乎互不統轄,也沒有什麼交集。但彼此間已是有了一些接觸。」

李無憂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圈划,將後方情形標識出來。

「我們要打亂他們的計劃,不然他們若是串通起來,一起合圍,那我們便很難走脫了。」

莫家兄弟點點頭,莫重霄低聲問道:「李兄智機過人,不知可有辦法?」

「此事容易,派人回去送信,其他人大搖大擺的回去便是。這樣兵分兩路,他們必然慌了手腳,一時間不知要不要分兵,也搞不清哪邊真,哪邊假。」

李無憂輕鬆說道。

「李兄,我們人數不少,他們若不聯合的確吃不下我們。但是若派人送信,他們必將派人攔截。如果被發現送信之人身上並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那他們回過頭來將我們圍住,那怕是差翅也難飛了。」

莫重霄有些擔憂,而且派誰去送信呢?這可是一趟送死的任務啊。

「大哥,李兄所言不無道理,若是任他們串聯好了,我們便真的沒有機會了。」

莫重閣出言道「不如我去送信,想來他們也不會派太厲害之人前去攔截。我也不糾纏,我跑的越快,你們便越安全。」

「不行,你不能去!」

莫重霄面色一變,斬釘截鐵的說道:「便是要去,也是我去才是。」

「你去不得,你

若是去了,那這些財貨和兄弟們誰來保全?」

莫重閣的話讓莫重霄啞口無言。

「我陪三公子去吧,你們只管悠閑上路,其他的我們來解決。」

李無憂突然出言道。

「李兄,你」

莫重霄不知如何說,在他看來,李無憂這般的繪製符的高手,若是能籠絡到莫家來,那莫家的實力至少也要上一個台階。

如果可以,他是絕不會讓李無憂去送信的。

「大公子放心,我們只管逃命,想來,他們也攔不住。」

李無憂開口言道,面上雲淡風輕,渾不似大難臨頭模樣。

「李兄高義,我莫重閣沒看錯兄弟。」

莫重閣激動的說道,他沒想到危險時刻,李無憂會站出來。

「好,李兄既然決定了,那邊如此。」莫重霄見二人心意已決,便點頭道。

「不急,這幾日都沒有顧得上吃飯,我們先修整一番,吃飽了肚子再走。」李無憂輕輕一笑:「也給他們留點串聯的機會。」

神念感知中,雖有人相互走動,但此時還沒有真正接觸。李無憂要給他們多一點時間,以便讓他們的意見出現分歧。

「李兄弟,我也是好久沒有吃過你做的吃食了,快點,想想都流口水了。」莫重閣忽然嬉皮笑臉的說道,一幅急不可耐的模樣。

「齊管事,他們果然派人先回恆悅城了。」

數十裡外,一處隱蔽之地,十幾位幹練的高手正在休息,一位前去探查之人過來回報。

「探查清楚了沒有?是他們莫家主事之人回去,還是別人?」

那位養著一縷山羊鬍的乾瘦老頭便是齊管事,他睜開眼睛問道。

「是莫家三公子莫重閣和一個背劍武者一起,他們一人雙騎,快馬加鞭,毫不停留。」

「莫重閣?不是莫重霄?」齊管事沉吟片刻,眼中精光涌動:「好個莫家大公子,果然是壯士斷腕啊,對自己的弟弟也下得去手。」

「那我們怎麼辦?」

「呵呵,我們

去將這位莫三公子截下,萬一他身上有我們要的東西呢?這邊的莫大公子可是塊硬骨頭,留給別人吧。」

齊管事一招呼,其他人都站了起來,將兵器持在手上,也不作聲,催動身形向側面奔去。

「齊家出動了,去攔截莫重閣了。」

不遠處,有人低聲說話。

「沒事,我們就在這盯著好了,自然會有人過去湊熱鬧的。」

果然,不過一會,隱蔽處的另一隊中,有幾人身形閃爍之間,消失了蹤影。

李無憂和莫重閣也不體恤腳力,只將「踏雲獸」催動的飛快。

其實若是御氣而行,比「踏雲獸」還快些,但是那不持久。若是力竭,那變成了人家的靶子了。

「李兄,這一次是我莫家的事,若是最後事有不協,你先離去。」莫重閣在起伏的妖獸背上,對著李無憂朗聲道。

「莫兄,你以為我要來送信,是為了讓你送死的嗎?」

李無憂轉首笑道:「既然我提議兵分兩路,便會將此事辦妥。」

莫重閣沒有再言語,李無憂既然如此說,必有他的考量。

兩人四獸,不一會便穿行幾十里地,其中更是越城而不入。

一處山谷,低矮的荒草剛剛沒過獸蹄,「」清脆的聲響傳出老遠。

忽然,遠處大路之上,一塊巨石將道路阻住,那巨石怕有萬斤之重,突兀的立在那裡。

巨石之上,站著兩位黑須黑袍的老者。

李無憂二人一拉韁繩,停在相距不過十丈之地。

「兩位前輩,我莫家一直都是秉承煉丹師之道,與人為善。這北域的恩怨是能躲就躲,不知兩位為何要阻住我們去路?」

左邊那位略微胖些的老者面上表情嚴肅,淡淡道:「莫家的名字倒是很響,可惜我們不吃你這套。也別攀什麼交情,交出我們要的東西,你們便可以走了。」

「不知前輩需要我們交什麼?」

莫重閣抱拳問道。

「你莫家財大氣粗,將城主府近半的寶物都兌去了,你拿出來,我們挑好了就走。」

右邊老者臉上消瘦些,說話似乎有些溫和。 莫重閣與李無憂被攔住去路,兩個老者要他們交出東西。

「兩位前輩,還望今日網開一面,我莫家定有重謝。」

莫重閣再次抱拳說道。

「呵呵,此時都不願交出東西,我們會傻到等你們回去之後的厚報嗎?」

高瘦些的老者冷笑一聲,輕蔑的看著莫重閣。

「速戰速決,他們在拖延時間。」李無憂伸手拔出長劍,對莫重閣低聲說道。

說完,他身形一閃,已是來到半空,長劍一圈,刺向剛剛出聲的高瘦老者。

那老者,喝一聲:「來得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